2019-02
16

和妈一起到处溜达

By xrspook @ 19:20:3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我妈大概2点半从家里出发,5点半多一点的时候到达我的单位。我先把她从新宿舍旁边的门带进去,带到我的宿舍房间,然后我去饭堂打饭。通常,晚饭饭堂5点半开饭,我大概只是晚去了15分钟,居然已经没什么可选,让我很惊讶,于是昨晚我们吃了没得选的芹菜炒田鸡和另外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吃完晚饭,本打算等一等,等天黑了,单位在新宿舍楼下吹水的员工回宿舍了,我就和我妈去逛一下单位。在去之前,我先把昨天单位的生产数据整理一下,结果却发现我的荣耀笔记本Office365里面的Excel操作界面居然从中文变成了英文。神奇的是只有Excel发生了这种事,Word和PowerPoint都是好的。英文界面也没什么,因为我知道那些功能在哪里,而且我的英文也足够让我继续操作,但问题是,当我用某些功能的时候,居然提示出一些我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那个东西如果我仔细研究一下,我肯定知道那是什么,但显然对我来说,最让我心烦的是那个不对劲的界面。为什么这个正版软件自己突然从中文版变成了英文版?!

去网上查找了一番以后还是没找到原因,据说很多预装了Win 10和家庭版Office 2016的笔记本电脑都遇到了这个问题。遇到这种问题的人很多用的是华为的笔记本,也有些是用戴尔,连微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也会出现这个问题。这个东西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因为突然间,某次使用的时候就发生了,原因可能是系统自动升级打了某个补丁。网友们的建议是去微软商店更新一下所用的软件,但问题是我打开微软商店,根本就没找到微软自己的Office 365软件,华为的官方回复是把软件卸载了,然后重新下载安装。显然卸载再安装我觉得有点麻烦,所以在那个之前我又试了很多方法,结果还是无能的,因为那些方法针对的不是Win 10系统下的Office 365。最后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把Office卸载了,然后重新去微软那里下载了离线的Office 365安装包。这么折腾下来,我无端端浪费了一个多小时。

搞完了Office 365以后,我带着我妈逛了一圈我的单位,整个过程大概走了4000多步。然后我跟我妈回宿舍洗澡,我洗完以后又赶紧出去进行单位的打卡,于昨天晚上我同一条路线走了两遍,第二遍的路程比第一遍长一点,因为有些打卡点必须折返完成。

今天我和我妈吃过早餐以后从单位出发,先去了东莞麻涌的华阳湖,然后我又花了三块钱,辗转了三辆公交车以后,去华农看樱花。去年我们一家也有去华农看樱花,但却没有看到盛放的情景。今年,我和我妈也去了去年去过的那些地方,樱花还是稀稀落落。但是,今年我们又特地去了另外一个地点,那里的樱花现在开得最灿烂,虽然有部分已经凋落了,因为已经出了新叶子。现在华农樱花开得最灿烂的地点在动物科学院的温氏楼前到草坪上,那个地方正是我大三大四学生宿舍楼的正对面。从前那个地方就只是一个山岗,有一个小卖部,是卖华农酸奶的,我们最喜欢在那个小卖部买韭菜盒和土豆卷。现在那个小卖部已经没有了,那片山岗被铲平为一个斜坡,上面建了一个感恩亭,也种了一大片的樱花。那片林子大概是2016年种下的,而我第一次在那个地方附近生活,大概是林子开发的十年前。

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能像昨天今天那样和我妈到处溜达打卡。

2019-02
14

妈不过来了

By xrspook @ 9:09:0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傍晚的时候我就问了我妈,这周五要不要过来我单位睡一晚?她的回复很简短,只有五个字“不要,太远了”。收到这条回复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可惜,但同时也觉得如释重负。因为她不过来,我就不用张罗准备些什么。

首先是吃饭问题要解决。如果她过来,星期五晚上我就要去饭堂打包。我还得考虑洗澡的问题以及睡觉的问题。因为现在我只有一个枕头,我要去哪里找第二个呢?要不从我的压缩袋里把枕头拿出来,要不把现在我睡午觉的那个的枕套洗干净。还有被子的问题,现在我的床上有三床被,一个是棉被,一个是拉舍尔,一个是空调被,显然太占位置了。如果我妈过来也不需要盖那么多被子,所以我今天就要把拉舍晒好,然后收起来。但如果今天或明天是阴天呢?我该如何操作呢?显然这是个问题。从天气预报看来,近段时间是阴天或者下雨。虽然近段时间温度很高,不需要拉舍尔,一个棉被就足够了,但谁知道往后会怎样呢?毕竟这个春节北方大部分地区都下了场大雪,虽然远在广东的我们根本感觉不出来。但无论怎么说,估计还是会有点余威的。回到吃饭的问题上,除了要考虑星期五的晚餐,还得考虑星期六的早餐,那也得打包。除了吃饭睡觉的问题以外,还有就是我妈过来了以后她要干嘛呢?之所以这个周五晚上我不回家,是因为晚上10点之后还有一个值班打卡。通常来说,遇到周末我会跟别人换掉,但既然这只是一个周五,也就算了。如果要跟别人更换,也是可以的,但既然我力所能及,我又不那么迫切,周五晚上回去跟周六搭好多个小时的车回去区别不大。从距离上算,从单位到家其实不远,大概不到50公里,但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实在太绕了,尤其是麻涌的公交,特别是我搭的那台611。有句流行语叫“明明可以靠颜值,但是却要凭能力”,对611来说是“明明20分钟能走完的路程,却要走上接近一个小时”。几乎可以这么说,麻涌没有一台车是不绕的,其实我也说不准,广州的公交车是不是也绕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都是公交出行,不知道如果自己开车会走什么路线靠谱些。在广州,公交车除了逃避不了的红绿灯问题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塞车,但在麻涌,红绿灯很少,塞车几乎没有。在麻涌塞车,必须肯定是发生事故了,否则那是不会有的,但如果一旦发生事故,那种塞车肯定不一般。

我妈说来我单位很远,其实也不是太远。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我自己来回的时候是不得不这么干,而她可以选择。对我来说,其实从家里去海鸥岛,跟从家里到我单位折磨程度差不多。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家里去海鸥岛很大程度你是没有位置可坐的,但是从家里到单位,你总能找到一条让你全程都呼呼大睡的路线。现在回想起来,原来我妈从来没试过一个人来我单位,第一次她跟我爸一起来,第二次她跟我一起坐同事的车过来。对我来说,一个人上班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时间有点长而已,但是对她来说,她为什么要受这个罪呢?难道以后她就不会再来我的单位了吗?这倒不一定,但估计那要等到莞佛轻轨开通了以后。要等到那条路线开通,又得等两年。我是个急性子,不想预测两年之后人会发生些什么变故。

这已经是我工作的第11个年头,从理论上说,买房买车我都是可以做到,但我都没做,我同样没做的还有没有结婚生孩子。按照一般人的生活轨迹看来,我绝对是个逆天的存在,但也正是因为有逆天的时间和经济自由,所以我能做出些他们做不到的东西。

2019-01
31

整理老照片

By xrspook @ 10:06:1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中午没有睡觉,直接把时间都用在过塑上面,但最终我还是有14张照片没能完成。因为我的五寸护卡膜不够了,也就是说我已经用完了300张,想想都觉得非常变态.原来家里没有过塑的老照片,居然有那么多。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妈说她结婚的时候,他堂哥送给他的那个相册居然能放108张照片。其实那不止108张,因为一开始的几格放五寸照片的地方放了好几个黑白老照片。最终我把那些黑白照片排列组合为三份。跟五寸相册我妈消耗掉的空间一样多。做的时候我在考虑做完以后要裁剪一下,但做完以后我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如果不裁,放在五寸的地方非常稳固。放了108张照片的相册,里面的照片绝大多数都是我妈的,其次是我跟我妈的,接着才是我爸的照片。我爸的照片几乎全部都只有一个表情。那个表情也是我从小到大最擅长的。当我完全没有表情的时候,我就是那个表情。所以难怪我妈把我生出来,护士把我抱到外面的时候,她会一眼就认出哪个是我爸。我非常明白在做人做事方面自己不能成为第二个我爸,但是外貌和面部特征,这根本不由得我选择,除非我去整容,但整容这种事我觉得是完全没必要的,我跟我爸简直一模一样。颜值的确很重要,但是我的内在绝对不是我爸的款式。

在给老照片过塑的过程之中,我发现有一些照片能勉强的塞进五寸的相册,但问题是那些东西其实是跟五寸的护卡膜一样大的,所以要过塑就必须裁掉。那些照片是我爸妈结婚的时候照的,他们没有大摆宴席,而是直接去旅行了。那几张照片是他们去黄山,去杭州时候的照片。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一些已经拿去过塑了,就相册上的那几张来说,我真心觉得少得可怜,因为他们度蜜月的合影居然只有一张。那些照片从背后的文字看来,貌似不是在中国晒出来的,而是拿到香港晒的。但我不确定是否真的这样,因为我妈曾跟我说过这种事,但这些照片是不是这个生产流程,暂时我无法确认。那个能放108张照片到相册里,我妈跟她同事的合影最多,那是他们单位外出活动的各种合影。每一张合照里我妈最大的特征是笑得非常灿烂,口非常大。要认出我妈,直接选那个露牙最多的就是。显然,照相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这种风格。甚至可以这么说,我不懂得如何那样笑。我妈除了笑得非常灿烂以外,她各种动作也都摆着很有心思,你甚至可以用妖娆去形容,虽然还没有到达芙蓉姐姐的那个水平。我照相的时候这种事情也几乎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我某张照片不是很正经的,我摆出来的表情大都是恶搞。要不面目狰狞,要不装可爱。我做不出外公那种深邃的远望表情。整理了这么多天老照片,我越发觉得外公很帅,他不只长得很帅,而且他拍照的时候更是有一种模特的气质。从小到大,我对我的外公总是又敬又怕,估计原因就在这里。我崇拜他,是偶像,倒不是因为他有钱有地位,是他的气场让我尊敬。

相遇是一种缘分。

2019-01
16

必备技能——操作缝纫机

By xrspook @ 9:05:0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突然发现我是个几乎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的人。如果说到现在为止我还有什么很想去做但没有去的,大概其中一个就是使用缝纫机。小时候我看着妈妈给我用缝纫机做衣服做裤子做裙子。家里的缝纫机我妈会用,我爸也会用,我的一些姨妈更加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虽然不是那种可以把衣服缝好拿出去卖的那种。这个机器对上一代人来说,貌似是人人都会的,因为衣服大都不是直接买回来,而是去买布料,然后自己动手做,现成的衣服估计也有,但是价格很贵。我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时装这种东西,知不知道有流行这回事,我也不知道他们衣服的款式到底是按照什么来的,不过一些比较正式比较贵的布料,他们就不会自己动手,而会去拿给裁缝给他们定做。小时候在我心目中,缝纫机是一个神奇的存在,每次我都只能远远地站一边看,因为当我稍微靠近,或者稍微触摸的时候,我妈就会很凶地把我叫住。因为那个东西的机关很多,活动起来更加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中招,所以一直以来那个东西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东西。虽然缝纫机很重,但是搬家的时候必定要搬走,到了现在这个家的时候,缝纫机一直放在阳台,使用的频率很低,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很少自己做衣服,而是直接去外面买了。这其中一个原因是买布料比买衣服更麻烦。以前之所以有很多布料,是因为我爸在一个印染厂工作,经常会有一些小块的布板,那是些下脚料的东西,没有瑕疵,但相对于整块布料来说只是微不足的一小块,那个东西是用来检验的,而我爸在他退休前的十几二十年做的正是工厂的布料检验。

还记得小时候我妈给我做衣服的时候步骤很多,比如说选布料选花边选配件,还要画一个纸样,然后把布裁好,最后缝起来。她的作品之一是一套母女两人的睡袍。她个人感觉非常好,但是我很不喜欢,因为在腋下的部分为免走光她搞了一圈蕾丝边的橡皮筋。我不喜欢被那个东西勒着,我宁愿穿普通的衣服和裤子,但即便我很讨厌那个东西,我还是不能把不喜欢说出口。小时候,尤其是幼儿园的时候,我妈给我做了很多裙子,在别人眼中,那些都非常漂亮,但实际上我很讨厌穿裙子,所以当我有权利决定我穿什么的时候,我从来不会穿裙子。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星期一早上有个升旗仪式,必须穿礼仪服,但班里的女生几乎都是上半身穿衬衫,下半身的裙子到快要去准备仪式的时候才套上去,然后把里面的裤子的裤腿拉高。升旗仪式完毕以后回到课室,我们就开始脱裙子。虽然裙子里面有条长裤,但是我们那个死脑筋的男物理老师兼班主任还是觉得我们的这种行为非常不雅观。为什么穿裙子穿高跟鞋打扮得像鸡一样那样就叫做雅观呢,他的那种大男人主义我非常讨厌。从前因为是他的学生,所以我虽然心里有气,但我没有直接跟他怼,如果现在他依旧那么大言不惭,我必定要跟他干一架。

爸妈的年纪都不小了,如果现在还不学怎么使用缝纫机,当他们离开以后,家里的缝纫机就会变成只是一个文物一道风景,而实际上,它代表了一代人的梦想,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

2018-12
29

生日蛋糕

By xrspook @ 22:37:07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对派对那种东西很冷漠是不是因为在我成长过程中,几乎就没有那些东西。今天晚上回家之前在路过珠影沃尔玛的时候,我们下车了,本打算只去那里买两根一块五的油条,但既然丽影广场那里有一家美心,不如就去看一下有什么好买的。因为我发现猎德的美心跟万国广场的有点区别。不知道珠影这家怎样。我们买了一个最普通的原味瑞士卷,二十一块钱。我用了一张20块钱的蛋糕券,支付宝有个一毛钱的红包,所以实际支付九毛钱。在走进美心之前,我妈说她农历生日没吃蛋糕,新历新生日也没有,今天算是补上。蛋糕券是单位今年的新福利,以前都只是发现金,今年开始发蛋糕券,但是蛋糕券的数额会比现金多,至于其中原因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买蛋糕券的时候,他们会满多少送多少。反正那些东西不是我买的,我签收就行。一年380块钱的蛋糕券,如果要买一个大的,根本不够,即便是买一个一磅的蛋糕,也需要花掉一半那么多的钱,但如果只是买一些零碎的东西,380块钱却可以用很久。我已经买过四次,用掉了120块钱。那个蛋糕券是放在一个类似于利是封之类的东西里面的,现在摸上去仍然是挺厚的一叠。如果300块钱直接打到你卡上,那些东西不过是马上被转到理财账号,或者出去搓一顿而已,但是,以蛋糕券的形式,对我来说却可以用好长一段时间。平时我们不怎么在那个地方消费,因为感觉太贵了。吐司的话我们会去家乐福。其它小蛋糕或面包之类的,可能是利口福。偶尔路过江南新地,会去一下雪贝尔。在拿到蛋糕券之前,我还在抱怨可惜我的生日月份太迟了,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美心出冰皮月饼的时候,否则那些蛋糕券可以去提冰皮月饼。但实际上,蛋糕券上说得明白,不能用来兑换年糕、月饼,以及店内的饮料。所以即便我的生日不在12月,而在八九月,我也不可能实现我一开始的愿望。

随便今年的生日之前,我已经拿到了蛋糕券,但实际上我生日的那天没有吃蛋糕。那天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一个普通的星期四,我身边的同事没有一个面对面地表示过什么。那天我本打算去跑个步,然后来个动感单车,但实际上,那天晚上我全部用来加班做统计分析了。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今年的生日,我悄悄地度过了。虽然过去32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因为在我记忆之中,只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家里买了蛋糕,外公外婆来了我家,我还叫上了几个同学。在我的生日记忆中那一次最多人最盛大。为什么那次生日外公外婆会过来,除了那次以后却从来没有过,这个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或许其中原因,我得问一下爸妈。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幼儿园。小时候我希望自己的生日都能像那次那样,但实际上,如果你让我叫上好多同学,我真的做不出来,因为我好像跟他们都不是很熟,虽然在学校的时候,他们都很信任我。而现在,每到生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习惯了低调。我知道那一天的存在,但每到那一天,我总是让自己忘记那一天到底什么日子。在这方面我是好毫无情趣的人。

大概多年以后,当我父母都已经离开。我生日等那一天,回忆起的可能不再是那个记忆之中唯一的生日派对,而是想念那些曾经出现在生日派对上的人。

Page 1 of 21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