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15

如果我妈走了

By xrspook @ 8:59:15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我妈的关系不像母女,而像姐妹了。37岁的年龄差,貌似根本没有那么悬殊。我跟我妈的状态,就像是我们各自都比实际年龄小了10年。我知道这种美好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有一天,我妈离开了,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我简直不敢去想,因为我实在不想一个人对着我爸。就来对我来说,我爸就像一个陌生人。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他从前的故事。跟我相处的这30多年,他没有什么存在感,就像透明人一样。所以,当我妈不在,我要独自面对我爸的时候,估计我会直接把她送去老人院。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但我觉得,他应该愿意,因为在那个地方,他再也不用自己做饭。也不用自己洗衣服,一天到晚他都可以投入到他想做的事情里。跟其他人比起来,他绝对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典范。电视里里说国家勋章或者国家荣誉获得者的故事的时候,总有这么一句话“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我爸就是那样的人,他一辈子就只是研究他的文字。我从来没有了解关心过他这么纠结有什么用。我妈更是任何时候都会不留情面地骂他只认识那几个字一点用都没有。当我爸也走了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把他的手稿拿去烧了,让他的东西继续跟着他,还是把他的手稿拿去给某些文字协会之类。反正我是看不懂,也用不着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爸太孤独了,几乎没有人过来找他。一年到头,他主动去找别人只有在过年的时候,给他的哥哥姐姐们拜年。

所以我觉得当我妈走了以后,家这种东西算是已经没了。家这种东西,只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从前我爸不给我讲他的故事,以后同样不会。我对我爸的了解,甚至不如我粉的某个明星。他的人生挺失败,我默许这种情况存在,不努力去改变,我也很失败。所以有时,我真的想不明白女强人到底应该搭配一个怎样的丈夫。如果我爸不是这样,或许我妈就会跟那个人不仅仅是吵架,更有可能打架。我爸不烟不酒也不聚会,一年到头不花几个钱,每个月都规矩地把所有收入全部上缴。地球上估计不会有多少个男人会这么干。我妈不喜欢我爸是显而易见的,我也不喜欢我爸,但是在外人眼里,我爸其实不算糟糕。这大概是因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不是365天面对面过日子,所以感受不到那种痛苦。当我们吐槽我爸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考虑其他男人可能会糟糕到什么程度。试想如果我爸是抽烟的,我妈又长期慢性支气管炎,那会是一个多壮烈的场景。如果我爸是那种很活跃经常到处去玩的人,大概那些我需要背书的晚上,我就找不到家长帮忙了。

我不知道其他小孩有没有过这样的念想,总是觉得自己的亲生爸爸另有其人。

2020-09
6

从检验员到车工

By xrspook @ 16:35:1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昨天突然跟我讲起,从前她最讨厌当工人,所以她初中毕业报的第一志愿是师范,但不知道为什么师范没有录取她,反而被石油中专录取了。到了石油中专,她被分配到石油检验,总算是不需要当工人。中专毕业以后,她被分配到龙川县。那里的石油厂只有几个烂罐子,而更重要的是那家厂没有女工,接着我妈就被分配到当地最大的国营器械厂。然后,她就成为了一个一线的工人,工种是车工。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我妈是个车工,但是她为什么会成为车工,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直到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全盘托出来了。

从石油检验到生产零件,完全是两件不一样的事。这其中的完美转变,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有身边的人的教导;其次,也有她自己的努力。虽然在那个机械厂有师傅带着她,但实际上教会她更多的是身边来自于轻工学校的学生,而让她真正能上手这份工作的是她的自学。她说那时的中专、大学出来的学生,就能独当一面。中专生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培训就能把工作做好,而大学生到了他们那里,可以把新的理念和技术带入到工厂,改变那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效率。我妈说,当她从那个机械厂回到广州的石油修配厂之后,她才意识到,这边的修配厂比那边低端很多。工人的技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边的人基本上都是通过吸收附近的农民,靠着传帮带,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但师傅实际上也没有经过规范的教育。我妈说,在她的那个年代,中专生已经很了不起,领导知道单位来了个中专生会非常的高兴,当时的中专生和大学生的确配得起这样的期待。当时有名的中转比师范和高中难考很多!家境不好的聪明人都去那里了,能不好吗!

反观现在的大学生到了一个企业以后,能干些什么呢?即便专业对口,但是到工作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很多的未知,而这种未知往往都是通过师傅带徒弟去解答疑惑的。在陈腐的晋升制度里,晋升跟成绩没有必然的关系,反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荣誉会让你升得更快。没有上升的空间,只有一并重复前人做的事,渐渐地,那些人就没有了自主思考,又或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自主思考,工作就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我妈说,当时她工作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虽然读了12年的书,但好像都不知道。所以那个周末她去了附近的新华书店,把相关的书籍都买回来,然后,上班的时候就自己看书学习。看到不懂的时候,就去现场看一下师傅们是怎么做的。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像我妈当年那样,现在的很多企业就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冥冥之中我觉得,我的人生路就像是我妈的一个复刻版。在学生的年代,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医生,或者科学家研究员。但实际上,我到了一个企业当检验员,然后又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工作偏向于统计方面,最后被调到了财务科。相比之下,我的跨专业没有我妈那么遥远。如果我妈当年被调回来的时候,要她再次去做石油检验,估计她仍然可以胜任,但之所以她生命中没有发生这种事,大概又是某个选项出了状况。

我跟我妈的特点是做每一件事都要把它做好,从来不会因为被分配到一个不是我们心仪工种的时候就自暴自弃,得过且过。要做得更好,不是因为别人有要求,而纯粹是因为我们内心想做到,而且我们知道自己一定能做到。

昨天之前,我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她有过这样的人生,这估计叫做命中注定的传承。

2020-08
26

如果我爸是别个

By xrspook @ 15:50:31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几天看到一条新闻说,体育老师终于不被排挤了,我搞不懂为什么体育老师会被排挤。在我的印象之中,我的体育课从来都没有缺少过,即便某些时候下雨,上不了体育课,那节课也会变成体育老师看管我们的自习课。我的体育课不仅仅没有被排挤消失,高三的时候,假期排课,一个上午或者一个下午都是一门课。我的英语老师觉得那样做太变态,他时间不紧,所以他把他的英语课送给了我们,让我们自由活动。自由活动的概念是不能呆在课室里学习,要到操场上去。再多的时间,即便全部都用在文化课上,成绩依然会上不去。找不到学习的方法,耗时间是白搭。厉害的老师都懂得这个道理。那些真正厉害的学生,从来都不会在下课的时候依然埋头苦干,他们会抓紧每一秒钟去外面玩,哪怕只是在走廊里踢个毽子。我还记得我小学的某个班主任让我们下午上课之前早点到,那半个小时全部去玩。那段时间是下午的2:00-2:30,她让我们去操场玩自己喜欢的,有可能是足球,有可能是羽毛球,有可能是乒乓球,也有可能是其它东西。如果你早来了,而你又在课室里学习,她反而会把你赶到操场上去,不是每个老师都会这么干。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命实在太好了,为什么居然可以让我遇到有这种觉悟的老师,而且还不只一个。我还遇到过经常把下午自习课变成操场自由活动的老师。

看到那条关于体育老师消息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年轻的时候曾经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其中一个是体育老师。那个男的年纪比我爸还要大一点。因为他是家里最大那个,要照顾家庭。要让弟弟妹妹先结婚,他才卸下担子,才开始找对象。我妈没跟我说,为什么没看中他,其中一点肯定与年龄有关,其次,如果那人家庭成员很多,其中一个境况不好,显然会被连累,作为老大的他遇到那些事必定不会视而不见。我妈的家庭也不富裕,而我妈的某些亲戚有些家里也有很多口人,他们已经尝尽家里人多,吃不上饭,没有屋子住,要到处找亲戚投靠的日子了。按照我妈的思路,那个人为什么会成为体育老师呢?非常有可能他是运动员退役,运动员总会落下很多病根子,年纪大的时候会很麻烦,而如果那个人比我妈大5岁以上,那么非常有可能,到了一定时候,我妈就得照顾他了,而且不只是他,还得照顾他家里的其他人,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负担。

之所以我会这么猜想,是因为谈到我的对象的时候,我妈总会考虑一大堆对方家庭的问题。家景不好。我们就会成为被拖累的对象,家庭太好,那种高端我们能适应吗?不仅仅是我,我的家人能适应吗?但话又说回来,家境太好的人,为什么会看上我呢?但是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无论家庭好还是不好,我还没看上任何一个。

对小年轻来说,七夕又是一个必须约会,必须花钱的日子,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找优惠的好机会,因为会有各种特价,但说是说是特价,是不是真的便宜,那又得靠自己的火眼金睛。我真心觉得,在这些所谓特殊日子里不得不消费,是免不了被商家坑钱的。

2020-05
25

我爸

By xrspook @ 10:10:42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爸是那种很多东西都不懂,不主动学习,人家跟他说这样不对,要这样做的时候,他又很不高兴的人。一直以来我妈都说我爸是个书呆子。直到前两天我妈才说,从前到我奶奶经常劈头盖脸地骂我爸是傻子。当时我妈觉得奶奶这样骂一个成年人,好像不太好。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相处以后,我妈的确觉得我爸就是那种人。自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是乱来的,还不愿意听取别人的劝告。他不懂,不去学习,而且还放不下那个面子去请教别人。当别人给他意见的时候,他非常不愿意接受。为什么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人呢?之所以这样,有可能是因为他太倔强了,但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倔强呢?于是,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奶奶当年会这样骂他。为什么我妈一直以来在家里都是很强势,就像一直欺负我爸的样子。我跟我爸的话非常少。当我开口的时候,通常都是迫不得已,通常是因为我要骂人了。通常是因为我爸又做错了些什么,然后,我才不得不憋出几个字。真搞不懂,我爸这辈子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和家人相处尚且这样,就更不用说在其他场合,会是一个什么状态。

我爸就像是一个来自火星的人。他与其说不习惯地球的生活,不如说他不愿意跟你地球人一般见识。从一开始,学习习惯地球的生活的大门就是紧闭着的。有时我会想,我爸活了几十年,到底他得到了些什么呢?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爸爸是什么样的,反正在我爸身上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值得我骄傲。在我小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我爸很丢脸。潜移默化的教育之中,在朝夕相处之中,我一直觉得,我爸不好。小时候我经常幻想这个爸爸不是我的亲生爸爸,我有一个真正的爸爸,一个让我觉得骄傲的爸爸,而不是现在这个窝囊。大家总觉得单亲的孩子或者孤儿很凄惨,但其实有这样的爸爸,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跟那些恶贯满盈,还需要你背锅的爸爸比起来,他还没算糟糕到那个地步。

正是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爸爸,所以很多时候,我跟我爸的性格截然相反。某些时候,我有超强的自学能力。因为我觉得我爸的那个行为实在是太恶心了。但有些时候,我觉得我跟他一样,比如我一直性格比较孤僻。有时我觉得,自己属于双重人格。孤僻是我通常的形态,但是让我热烈起来后,我又是一个很健谈活泼的人。相比于严肃寡言来说,我热烈的一面展示得很少。我爸一直都只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我也是,但是相对来说我的世界比他大。在生活方面,我的常识要比他靠谱。我在多个方面,都有很强的自学能力,而他只专注于某一个点。我妈跟我爸吵架的时候,我爸会咒我妈早点死,然后我妈就会跟我爸说,如果她早死的话,他就会成为乞丐。如果我妈真的比我爸早死,我会把我爸送去老人院。如果家里真的只有我爸的话,我真的宁愿我俩分开。我不懂得如何照顾他,因为我打心里不喜欢他。

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像我爸这样的爸爸?

2020-05
23

集合

By xrspook @ 18:25:51 归类于: 烂日记

星期六的下午我不过是睡了个午觉而已,居然是哭醒的。梦里我去了广州的某家医院,看的依然是大姨妈。这次找的是西医的妇科医生,是个年轻的女医生。她直接给我开了黄体酮,说大姨妈来了以后再复诊做B超。我告诉她B超我半个月前做过了,没有问题,但那个报告我没带在身上,也没有拍照留电子版。但不知怎的,我居然翻出了电子版,但医生还是觉得那是其它医院做的,不能算数。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带着麻涌医院的病历,也顺便给她看了(明明B超的结果就贴在麻涌病历的后面我怎么会找不到呢???)然后她问我为什么还看骨科,问我为什么3个月不来大姨妈不去看西医而去看中医。我跟她说2年前我也是3个月没来,中医3付药就搞定了。她给我的表情里混杂着惊讶与不屑运气。然后不知怎的,她给我示范带一个像领子一样的东西,之所以梦里有这个,是因为春夏的太阳非常容易就会让我的脖子晒出汗斑,那个东西发作起来除了皮肤变白以外还会无限瘙痒。抓破了其它皮肤以后,附近的也变白了,也开始痒了。戴了那个比较滑稽的领子,貌似就不容易被太阳直射,但那个东西的质地好像是针织或毛线的,不热死才怪啊啊啊。最后,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看了她一眼后我差点就想给医生介绍说这是我的外婆,今年100岁了,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外婆去年已经去世了,永远定格在99岁,刚刚进来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外婆。当我扭头看第二眼的时候,发现那的确不是我的外婆。我把这个告诉医生,医生眼睛红了,而我则哭了起来。这之后,我就醒了。醒来的时候,我仰面躺在床上,盖被子的地方出着汗,没盖被子的地方凉凉的,眼角还有泪水,还处在抽噎之中。

大姨妈迟迟不光临是近期一直烦恼我的事。光过敏出汗斑是近3年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外婆。3年后我还会继续想念吗?5年后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现在不记录下来,每多一次想念,外婆就会多一次记忆变形,最终记忆中的外婆将不再是最开始的那个,其中会多了很多我想象的成分。

一个普通的周六下午,外面有丝丝的凉风,妈妈开着她房间的窗户,那刚好正对着小区的绿地,白兰花已经长到了接近6楼高,现在开得正灿烂,每次微风吹来,都会夹带着花香,而我妈总把白兰花说成木兰花(为啥她不说花木兰呢?),就像她总把家乐福说成好又多一样。年纪大了记忆衰退不可逆转,说不定某一天她会进展到外公当年的地步。1年半前,妈妈失去了她的妈妈,那时,我将失去我的妈妈……外婆的长寿和我妈的晚婚让这两个失去可能会变得挨得很近。我妈和她的妈妈一起生活了71年,我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我的外婆。

妈妈走了的时候,我会像想念外婆那样想念她吗?我可以不去设想这个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