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
13

一直挣扎

By xrspook @ 14:27:3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看我妈去看了香港电影《妈妈的神奇小子》。在去看之前我一直没有跟我妈说那到底是什么电影。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如果她知道这是一部香港电影,没看之前估计已经才跟我碎碎念了,而当我跟她说女主角是吴君如的时候,估计她那碎碎念会更加强烈。所以我宁愿直接不说。上个星期我才知道这部电影上映了,但是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天,所以我只能这个星期再去看。我非常清楚这样的话,让我选择的机会会少很多,因为首映的第一周排片是最多的,而且优惠肯定有。这不是一部大片,但我确信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片子。因为从月度的口碑排名看来,它排在第三,在两部进口片之后。看之前,我不想了解太多关于这部片的各种细节,但从演员的配置以及故事主要内容我确信这必定是一部好片子。里面除了几个老演员以外,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看到这部片子里的吴君如,让我想起了《女人四十》里的萧芳芳。香港的女人莫名强大。香港电视剧或者电影表现的女人,并不是因为她们能力上有多么的过人,而是因为她们的勤劳、她们的无私付出、她们即便很苦也一直迎难而上。在这之前我已经在《岁月神偷》里见识过当妈妈的吴君如。从前听到吴君如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会自带那种无厘头的念头,跟周星驰类似的感觉,但经过《岁月神偷》和《妈妈的神奇小子》以后,我实在太佩服这位女演员了。

同样是一部运动电影,跟《摔跤吧!爸爸》比起来,《妈妈的神奇小子》里面我感觉有更多的无奈。比如说在1985年的香港,一瓶皇冠盖的玻璃瓶汽水也要两块钱。但是2000年以后,居然政府给残障运动员每个月的补贴只有3000块。3000块在香港等于是300块,几乎等于没给钱。所以这跟香港的老人领水果金有什么区别呢?我不知道他们健全的运动员每个月的补贴有多少?但即便残障运动员已经是奥运会、破世界纪录的的级别,政府也仅仅资助3000块钱。别说用来训练,哪怕是用来吃饭都不行。吃饭都没办法保证,怎么进行全职训练?为了能进行全职训练,运动员不得不自己想办法、找经理人、代理各种商品,拍各种广告,但这样必定让运动员分心。让人无奈的是,如果他们不这么干的话,他们就没法继续下去。残障运动员跟一般的运动员在这部电影里,我觉得最大的差别可能是残障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更长,有十几年,如果早出道的话,甚至会有20年。这20年靠那一丁点的政府津贴以及即便拿了奥运金牌也只有正常运动员1/30的奖励,他们能继续坚持下去真的是个奇迹!十几二十年的运动生涯,只能纯粹靠家人养着,这实在太难了。

我是看着香港的电视剧和电影长大的,所以我明白主角生活的那个社区那个那种房子意味着那一定是一个公屋屋邨。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家庭收入一定很低。在《摔跤吧!爸爸》里,当女儿们打出一些成绩以后,虽然片子没很明显地说到他们的生活有明显的改善,经济水平有所提高,但起码当女儿们的竞技水平到达国家甚至者国际层次的时候,有国家的资助、有更好的运动场地、更科学的教练团队。但神奇小子这么多年跟的都是那个教练,都是在那块场地。当运动员很不容易,当残障运动员更加不容易。即便他已经是那种世界纪录保持者的水平,他依旧不得不为他的基本生活挣扎。

《阿甘正传》涉及的深度广度更大,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香港片《妈妈的神奇小子》。

2021-07
4

戴好口罩,走路回家

By xrspook @ 17:39:4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走了一条堪称神经病的路线。首先,第一站我们搭地铁去了康王路的城光荟剪头发,5月15号我们也干了这事,但就因为我们去剪了个头发,然后去旁边的和业广场的麦当劳吃了个午饭,结果穗康码就变黄了。但实际上龙津路的那个阿婆发病的时候离我们去城光荟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6天。也正是因为5月中旬的那个经历,让我们测了很多次核酸,进行了好些时间的隔离。虽然这都不是被运到某个地方的硬隔离,但是光是心理上已经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现在广州的新冠终于连续好几天清零了,重症的也全部解除了。昨天搭地铁的时候也只需要过安检,不需要亮健康码了。星期五我回家的时候进入南岗地铁站,他们不仅仅要看我的健康码,还要盯着看那个时间,以防我是截图骗过他们。

憋了一个多月,我觉得我跟我妈都憋疯了,所以剪完个头发我们就下去家乐福逛了一圈。出来了以后,决定我们要走路回家。从那个地方回家,我们就必须跨过珠江,而我们计划的方式是走那条刚开通不久的海心桥。因为我在城光荟看的时候,海心桥还有很多预约名额。但是当我们走到二沙岛,我们确切某个时间段能到达那条桥的时候却发现名额几乎没了。有一个时间点,我已经抢到那个号了,但问题是抢完以后发现因为太急,我把自己的身份证号写错了。所以我只能取消预约重来,再进去以后发现那个时间段的名额没了,往后的时间段也没了。二沙岛我们已经走了一大段,如果真的不能走那条桥回家,我们就只能走广州大桥。但就在我们快要到广州大桥的时候,我终于抢到了上桥的名额。我不知道那些名额到底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放几个出来,大概是因为有些人觉得自己时间不合适,所以取消预约了吧。反正我们的运气就是这么好,踩着最后15-16点预约名额尾班车抢到了上桥的资格。

我们从城光荟出来,然后一直向东走,先是穿过龙津路,然后是惠福路,接着进入文明路,之后转入文德路、万福路。在惠福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家尊宝,所以进去吃了个午餐。因为这个7月特价的是10寸的海鲜 pizza,日历价只需要21块钱。海鲜披萨如果放在周二会员日,要22块9。如果不是大夏天,一个披萨也就能解决问题。但因为太热太渴,所以我又买了两杯杨枝甘露。换做是平时,我妈也不会问吃披萨的时候我们要不要买些饮料。既然她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她是有需要的,所以我就买了。

吃过午餐以后我们继续出发。在惠福路上的时候已经偶发阵雨。当我们走完全程都有骑楼的万福路,到达越秀南路的时候,突然间雨就下大了。从若有若无的飘着几滴雨到下得很大很残暴是刹那间的事。越秀南路上几乎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但幸好狂暴了一阵以后又稍微少消停了一下,所以我们赶紧前进。当我们从越秀南路转入东沙角路的时候,雨又开始狂暴起来,于是我们在越秀时光的那个楼盘的临街商铺那里等了好一阵子。当时的彩云天气说雨大概还要下40分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接下来会放晴。我感觉我们没有在那里等40分钟那么久,因为当天还飘着小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离开。我们从东沙角路进入沿江路,然后一直向东,进入二沙岛。沿着大通路一直向东,然后进入砥柱街,来到了二沙岛的江边。我是在进入了晴波路以后才开始去预约海心桥,接下来就遇到了我上面的囧事。或许你会问为什么我不早点预约呢?因为根本判断不到我们到达海心桥的时候是几点?这有吃饭的因素,也有下雨的因素。如果不是因为要避雨的话,我们起码可以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海心桥。那样的话,预约时间就应该是14-15点,但总算我们如愿上桥了。其实海心桥也不是真的非常的特别,对我来说那就是一条跨江桥而已,不过相对于其它桥来说,好像那个过江的跨度比较小。我不知道这条桥是不是一直都要预约下去,如果这样的话对跑者来说就很不友好了。

从海心桥下来后,我们走的 是平时回家的路线,但在回家之前我要先去做个核酸。因为麻涌昨天要进行第5次全员核酸检测,我们这些不在单位的人也要带着昨天以后才出的核酸报告回去上班。做完核酸,我们又兜回去四季天地的百佳转了一圈,然后去赤岗的麦当劳吃了个买1送1的麦旋风。如果广州塔下面的那个麦当劳有这个买1送1的麦旋风,我们早就吃了,但问题是不知道那家麦当劳为什么没有。吃过雪糕后,我们真的就高兴地回家了。

早上9点多出门,下午回到家的时候接近傍晚18点。这期间我们走过的路肯定也会让人震惊得目瞪口呆,在盛夏,在全程规范戴着口罩的前提下这般玩!我们大概合计走了14K的路,现在大概也只有我妈肯跟我在广州城里折腾走这么远。

要珍惜那个肯跟你瞎逛一天的人。

2021-02
23

大口

By xrspook @ 9:54:11 归类于: 烂日记

同时打开两个手机做任务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具备了这个能力。现在,如果让我一只手画圈,一只手画方,估计我都能做到,虽然我还没这般尝试过。如果不是两只手同时操作,打卡这种东西实在太浪费时间,比如说,在搞这篇blog的时候。我一只手正在做着京东的打卡。京东打卡估计是做不完的了,又或者说不是做不完,是我不想再做下去了。其实打卡送什东西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如果我是一心一意的去做的话,但问题是,通常我都不会一心一意去打卡。因为我要得到的是打卡的福利,而不是要买路过的那些东西,又或者其实我也是会买那些东西的,不过几率极低。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想试试,知道有那么个东西而已。打卡路上,我遇见了很多东西,才知道了原来我有那个需要,大概他们要我们做那么多任务,就是为了这个吧。当你不知道,你就不会有购买欲,当你知道了,你就会有一种试一下的欲望,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你居然就买了,实际上那个东西可能你根本用不着。所以有时,也说不准到底是我们捡到了便宜,还是商家用他们的规律,套住了我们这些鱼。

上班之后让我最不习惯的,居然是再也没办法,过一段时间无聊的时候,叫一下我妈“大口”。认真的时候不会这么叫。我叫我妈大口,她叫我肥牛。之所以叫他大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的口很大,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这么称呼她。因为在我的亲戚里面,还有一个从前被这么称呼的人,所以如果我在其他人面前这么称呼她的话,别人会误会。那个亲戚是我的姑婆,一直以来,无论是姑婆,还是其他人,都觉得我妈的性格跟她很相似,但实际上。她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的那个姑婆实际上是我的曾外祖父捡回来的。其实也说不上是捡检,是姑婆自己的选择。父母放弃了她,所以她也放弃了自己的父母,来到了曾祖父的那个家庭。

在《你好,李焕英》那部电影里,说到了女性为了孩子付出了非常多,那个人通常是妈妈,但实际上为了兄弟姐妹,为了自己的后辈,女人也会无私的,付出非常多,比如说,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姑婆。她自己省吃俭用一辈子。虽然结婚了,但是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孩子。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她的兄弟姐妹以及他兄弟姐妹的子子孙孙。在困难时期,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日子会过得很苦。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她也是一个非常无私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来到了我们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可以扛起一切。她的老公很爱她,虽然在娶她之前,她老公已经和其他女人结过婚,生下了孩子。是什么样的福气才让她有那样的老公?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她的老公依然全心全意地照顾她。在大陆最艰难的时候,她一直在帮助我们。到她老的时候,香港没有退休金这种说法,她也没给自己留下多少积蓄,每个月就只是靠生果金过日子。她来的时候只身一人,她走的时候,也两袖清风。她是一个我又爱又怕的长辈。大概在她心目中,我也是一个她最喜欢的孙辈,正如在我妈那辈人里,她最喜欢我妈。

当我们觉得,自己应该孝顺长辈的时候,通常都已经太迟了。

2021-02
15

第一次在家吃麦当劳晚餐

By xrspook @ 22:42: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回家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因为每天基本都以吃为主题。

今年在家吃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零食。春节的零食从来都不缺,量很足,而且卡路里也很高。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年春节虽然不太冷,但我们已经打过起码两次边炉。点都德的外卖也叫了两次。前几天我自提了两个10寸的尊宝披萨回家。今天晚上的晚餐是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我甚至都不记得我爸到底吃过汉堡了没?薯条他肯定吃过了,因为围餐的某些菜式里也有薯条,但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他吃过了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自提外带麦当劳的经典三件套回家当晚餐。我喜欢吃麦当劳的汉堡吗?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重温了麦辣鸡腿堡。今晚,我吃的也是麦辣鸡腿堡,因为板烧鸡腿堡的套餐只有两个。单买一个麦辣鸡腿堡基本上价格已经等于我买的那个麦辣鸡腿堡套餐。59块9买了三杯中可乐,一个大薯条,一个小薯条,两个板烧鸡腿堡和一个麦辣鸡腿堡,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或许你会说,这样的配置,为什么我不买个套餐呢?套餐里,通常如果只有三个汉堡,都包含了两个麦辣鸡腿堡,我知道爸妈不吃辣,所以麦辣鸡腿堡只能由我去吃。板烧鸡腿堡我一直都觉得是麦当劳不错的出品,但我却一直没吃过。让我意外的是,我妈吃板烧鸡腿堡的时候跟我说,那个东西有点辣,我跟他说,大概那是黑胡椒吧。

要在现在中国麦当劳的汉堡里找不辣的热销款大概就只有巨无霸了。麦香鱼麦乐鸡吉士汉堡都不辣,但在我脑海中,现在套餐里的汉堡通常是麦辣鸡腿堡又或者板烧鸡腿堡。我妈跟我说,今晚的汉堡还挺好吃,那个肉挺好吃,我跟她说,因为那是整块的鸡腿肉,之前的汉堡里通常都是剁碎的牛肉。就品质来说这块鸡腿肉更实际。我妈说,麦当劳的面包好像好吃了,但我跟她说,其实麦当劳的面包一直都是嘉顿的。不知道超市里买的嘉顿汉堡面包是不是和麦当劳同款呢?通常,我们都不会买那款面包,因为我们不会在家里自己做汉堡。

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吃的是什么,而我又吃了些什么。我只有一次非常模糊的记忆,他们带我在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喝了一杯草莓奶昔。奶昔这种东西已经彻底从中国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了。

我妈说今晚的晚餐是西餐快餐,有时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西餐。我一直都默认这只不过是个快餐而已,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麦当劳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金拱门。中国的麦当劳有很多东西都是辣的,鸡翅是辣的,汉堡是辣的,薯条的蘸酱也是辣的。某次的会员日,他们推出了油泼辣子新地。除了辣,还有麻,他们推出过藤椒鸡腿堡。又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来个老干妈鸡腿堡。外国人的汉堡里少不了生洋葱,酸黄瓜,番茄酱之类的东西,但中国人的汉堡里,貌似少不了的是辣。在春节的金拱门菜单里,甚至有了肉夹馍。还是记得从前,有人问过,其实汉堡是不是就是中国的肉夹馍。

正统的西餐,吃一顿饭有很多刀叉杯子,需要很讲究,我从未体验过,估计我爸妈也没体验过。我们一家人,也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盛宴,但可以肯定的是海鲜盛宴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爸经常性习惯性的痛风,所以我们不得不永远否定那个选项。

没有鞭炮声,没有冷风细雨,这个春节我们只有阳光明媚地吃吃吃。

2021-01
24

要买糖

By xrspook @ 21:46:4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妈突然问我那600块钱的扶贫年货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之前,我已经给她说过一遍,其实连我自己都数不清到底有什么,只知道个大概。今天她叫我把那个清单调出来,再给她说一遍。米面粮油都已经有了,但她发现少了一个东西——糖果。无论是那600块钱的年货,还是昨天在招商银行拿回来的那个零食大礼包,里面都没有糖果。之所以要有糖果,是因为外公喜欢吃糖,所以过年去拜祭的时候要把糖带上,哪怕只用几个。知道那个以后,我就去搜索糖果的货品。结果发现原来嘉顿的糖果挺贵的,虽然嘉顿的糖很好吃。我想都没想过要买徐福记,所以第二个我搜索的商品是瑞士糖,接下来是阿尔卑斯,然后是大白兔。阿尔卑斯的价格不错,但问题是那是实体店的价格,如果网购的话量太大,所以我直接叫我妈去超市里买糖果。我妈跟我说,去到超市里直接买散装的就行了。之前,我从来不买糖给自己吃,单位发的贺年礼品里面通常都有糖,可能是瑞士糖,也可能是不知道什么味道的徐福记。就我个人喜欢而言,我还是最喜欢吃嘉顿的糖以及阿尔卑斯。

外公还在的时候,每到过年,他就会偷偷从果盘里拿糖吃,一颗接一颗地吃。当时的糖基本上都是硬糖,通常只有两种,一个是五颜六色的水晶糖,另外一个是椰子糖。我不知道他更喜欢吃哪个,反正是糖他就喜欢。水晶糖他还不挑味道。我还记得从前水晶糖广告的那句歌词“一闪一闪亮晶晶,到处都是小星星”。不同牌子的水晶糖味道不一样,有些味道我不喜欢,但外公从来不挑剔这个。外公吃糖的时候通常都是放在嘴里慢慢把那个东西融化,而我通常都吃得很暴力,都是用咬的,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这样。从前外婆家还要买糖的时候,每次我都会买上几根棒棒糖。那些完全是为我准备的,因为客人通常不会吃。过年的时候有人来拜年,小孩子想吃,但家长不让。家长自己绝对不会主动吃棒棒糖这种东西。说起棒棒糖,大概我初中的时候吃的最多,吃的都是真知棒,但过年的时候,超市里卖的棒棒糖通常是阿尔卑斯或者是徐福记的。同样是奶糖,如果让我挑的话,我宁愿选大白兔也不选旺旺。还记得从前过年,我都会买两大包的旺旺,一个是仙贝,一个是雪饼。一天要吃好多个。虽然已经吃得很猛,一个春节下来那堆东西好像仍然吃不完。我一点都不抗拒吃糖,但现在回想起来,貌似我通常不怎么主动买糖吃。我经常买口香糖。好长一段时间我买的都是薄荷味的益达,其它味道我不怎么喜欢。还记得从前益达的口香糖不是一粒一粒,而是一片一片的时候,要比现在这些软很多。跟绿箭比起来,当时的益达很贵。现在的绿箭,虽然任由一片一片的,但是也已经出一粒一粒的了。

即便现在准备好了糖果,但实际上春节的时候,宗教场所开不开放也是个问题。万一那些神经病又去抢上头炷香出现防疫上问题呢?那就很麻烦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