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
28

沉迷于消消乐

By xrspook @ 22:50:5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玩消消乐,于是我也一起玩,感觉真的好无聊。虽然觉得做那种事很浪费时间,但是我今天还是花了个把小时在上面,刷了50多级。有些升级一次搞定,而另外一些,真是折腾了好长时间,要5次以上才能过。所以每当新的一局出现的时候,我都会莫名紧张。最后步数不够的时候,我也会莫名紧张。有时候,你明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过的,但是还要把最后几步走完,会感觉挺无奈。有些之前怎么都过不了的等级,但在某一次却变得非常简单。这其中有我能力的问题,也有一些是因为运气。那些我很多次都过不了的等级,某一次,突然间会出现很多炸弹,然后突然间通关变得非常的简单。

一开始我是不知道如何用那些炸弹,不知道可以移动它们。我只知道双击会爆炸,但我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但是,她却老是分不清要消除的方块,然后我就会笑她是色盲。那些蓝色的半透明方块,两个叠加起来会变成浅一点的蓝色,三个叠加起来会变成白色。那些圆形的褐色物体,我称之为奥利奥,两个叠加起来,就会变成褐色加白色。让我觉得最搞笑的是,我妈居然不知道有个游泳圈的是鸭子。大概她应该戴个眼镜才能看清。但她搞不清的那些半透明蓝色方框,估计戴眼镜也没什么用。我玩游戏是不开声音的,而我妈会一直开着声音,她说那样才爽。鸭子掉到红线以下的时候,会发出洗澡那种小黄鸭的挤压声,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听不出其实那就是鸭子。当然那种声音不是真正的鸭子,而是橡皮小黄鸭,是玩具的声音。

前两天晚上,当我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妈发个微信,告诉我支付宝的消消乐很好玩,然后我给她一个挖鼻的表情。她问我挖鼻是什么意思,我想了好一阵子,回复了她一个“嫌弃+囧”。但实际上我也不确定挖鼻是不是就是那个意思。这个表情被我用得很多,但是叫我解释的时候,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某些场合,我觉得挖鼻还有“我那个去”的意思,又或者是“什么鬼”。当我妈跟我说消消乐很好玩,我给她一个挖鼻表情的时候。我觉得用的是“什么鬼”的意思。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支付宝的蚂蚁庄园多了消消乐这个游戏。我知道它的存在,但我没有进去看。很早以前我就知道淘宝有消消乐这个游戏,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淘宝人生打卡的其中一个任务是进去那个游戏。之前我玩过淘宝的消消乐,因为是被迫进去的,所以玩了一下,然后就出来,接下来每天都只是进去一下就出来。前几天无聊,我进去玩了20多级,然后就觉得玩不下去了,不玩。今天因为我妈在玩,所以我也去玩,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想做到等级比我妈高。我的确在一天之内我就做到了,但做到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现在才70多级,但我的淘宝好友有些居然已经700多级了。神一般的差距,让我直接放弃治疗。赢了我妈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把这些时间省下来。

玩物丧志啊!

2020-11
3

如果你不在了

By xrspook @ 19:20:12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我妈不在了,不会有人和我一起疯狂地去做双11和618的任务。不会有人任何时候当我把链接发过去,都会第一时间马上点开助力。或许你会说,很要好的朋友也能做到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朋友的心中,你是其中之一,但是在你妈心中,你是唯一。发链接过去的时候,也完全不需要考虑对方会不会按,会什么时候按,只有妈妈能做到。无论你做任何事、任何时候,她都会站在那边。

当《风犬少年的天空》做到老狗他的老汉去世那一集的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咪咪的父亲住医院,老爸给了咪咪一个盒子,里面全是保险以及各种银行卡。每张银行卡外面都包着一张纸,写着账号密码,也写着那些钱是做什么用的。但是相对于后面的老狗的老汉离开,咪咪的那个故事只是一个开胃菜。老汉离开的时候,老狗觉得他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了。那句他看不见。实在让人很揪心,因为的确就是那种感觉。我的妈妈从来不正面表扬我,即便我做出什么成绩,她会因此奖励我些什么。从来她都不会把我的成绩跟我能得到的好处或者礼物挂钩。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所取得的成绩在她眼里都是理所当然的正常事件。后来,我发现我的好通常被她用在跟别人的交流之中,就像老狗的老汉那样。老汉从来不当面表扬老狗,但是他会在街坊朋友那里不停地称赞他儿子。他对老狗的爱不挂在嘴边,但旁人都看得很清楚,唯独老狗自己一直都感觉不出来。大概我在经历着同样的事。也许多年以后,当我妈过世了,我才能充别人的口中知道一直以来她口中的我到底是怎样的。老狗觉得老汉不在,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因为再也没有人会因为他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乐半天。这个故事让我明白到,即便我们最亲的人已经不在了,但他们仍然希望我们好好活着。

在写这篇的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哭了好几张纸巾。我不知道这些演员但看到剧本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状态。要NG多少次才能把应该有的台词表达出来。编剧和导演又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这些东西给写出来。对我这个泪点非常低的人来说,无论是写这篇,还是校对这篇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

外婆去世以后,我妈不时会给我谈起外婆的往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地回忆起自己的妈妈。从前我妈从来不会跟我说她小时候是怎样的,她经历过怎样的人生,但现在慢慢地,我觉得那些故事逐渐浮出水面了。我努力地想象我妈当年的模样,但我妈总说,相隔太遥远,我根本想象不到。但万一我能想象得到呢?还是说其实她已经对自己的回忆有点模糊了。我妈总说她跟外公很相似,所以说不准什么时候她就会老人痴呆。面对一个老人痴呆的妈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显然,这种事情不是想就能想得出来的。

当你觉得很舒服不可缺少的时候,或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爷就会给你一个暴击。

2020-09
25

吃饭直落

By xrspook @ 8:53:0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吃饭出去嗨,原因有两个。一个之前就有,和另外一个近期才突然冒出来。本来是打算出去吃饭要好些时间,结果我们很快就吃完了,于是就直接继续下去卡拉OK。吃饭吃的是火锅,没想到这么快就吃完了,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这帮年轻人点菜居然可以完全不点蔬菜。虽然我对蔬菜也没什么爱好,但是我总觉得一顿饭里少了那个东西总不大对劲。6个人吃火锅,一盘肉下去。几秒就涮好了,接下来,一分钟之内分完,吃的过程更快,可能只需要几秒钟。因为这样惊人的进度,所以感觉东西很快就被我们干掉了。虽然上菜已经不慢,但是我们吃得更快。不只是吃的快,而且不知不觉之中也吃了很多。主食只有一个炒粿条,没有蔬菜,只有肉类,所以感觉很快就结束战斗。这顿饭不便宜,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到高潮就已经结束,大概是因为除了吃饭以外,我们没什么不断聊下去的话题。记得上一次去这家店吃饭的时候,我们有另外一个同事也一起,那一次感觉吃了好久。

接着,我们就去了旁边的K房唱K。唱K这东西,我一直都没什么感觉,有些人对这个项目非常痴迷。无论是唱歌本身,还是唱歌以外的游戏,又或者是唱歌的吃吃喝喝。很多K房,与其说是K房,不如说很多人是为了去那里吃自助餐。有些人听到唱K就会两眼发光,但对我来说,唱K不过是吃饭以外延长相处时间的一个项目。昨天的那个K房,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包间里面的洗手间没水,不只是包间里面的洗手间没水,据说外面的也没有。抽水马桶没有水,你或许会怀疑,是不是马桶坏了,但洗手盘都没有水的话,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评判。因为我对唱K不感冒,所以我也没有一些自己很擅长的歌,与其说我真的没有,不如说我不知道我擅长些什么。我喜欢听什么不意味着我一定就能把什么唱好,而那些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自己擅长,甚至说全曲我都没唱过的歌,或许跟我合拍。一个喜欢唱K的人,拿起麦克风的时候,不会没有自己的歌库,但显然我就没有。不知道唱什么,也不知道点什么。我们昨晚上唱K,除了唱歌本身,还玩了一些其他项目,比如说骰子,也比如说其它类型的东西,反正那些的结果都是输了的人要被罚,喝东西,可能是啤酒,也可能是饮料。他们玩骰子的时候我不玩,我在唱歌,因为我对骰子完全不感冒。玩其他的时候,我凭借能力加运气,让我成为全场唯一一个从未被罚的人。如果游戏时间再长一点,我那弱不禁风的能力肯定不会再起作用,但也正是因为我玩得少,所以昨天我有运气的加持。为什么唱K的时候要玩这些项目呢?为什么唱K的时候就一定得跟喝酒之类分不开呢?有男的参与的唱K或许一定得有酒,但纯粹只有女的唱K,很多时候会跟吃密不可分。我妈年轻,她还在职的时候(当时的休假是周末1.5天),某段时间,周六下午,单位就会开放活动室,那是个舞场,他们会请老师回去,教他们跳交谊舞。那里也有一个小房间,可以在里面唱K。唱K这种东西,在我妈年轻的那个年代,通常都是在家里进行的,但一直我都挺抗拒那个项目。我觉得做那种事很烦,所以当他们跳舞或唱K的时候,我会跟其他孩子在工厂的其它地方瞎玩。我不知道当时的家长们为什么这么放心,不怕我们去捣乱,实际上,我们没有、也没想过要捣乱。

这些或许是工作之后最基本的社交,无论当我是孩子,看着我妈去做,还是我自己亲身经历的时候,我都毫无感觉。

2020-09
15

如果我妈走了

By xrspook @ 8:59:15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我妈的关系不像母女,而像姐妹了。37岁的年龄差,貌似根本没有那么悬殊。我跟我妈的状态,就像是我们各自都比实际年龄小了10年。我知道这种美好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如果有一天,我妈离开了,我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我简直不敢去想,因为我实在不想一个人对着我爸。就来对我来说,我爸就像一个陌生人。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完全不了解他从前的故事。跟我相处的这30多年,他没有什么存在感,就像透明人一样。所以,当我妈不在,我要独自面对我爸的时候,估计我会直接把她送去老人院。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但我觉得,他应该愿意,因为在那个地方,他再也不用自己做饭。也不用自己洗衣服,一天到晚他都可以投入到他想做的事情里。跟其他人比起来,他绝对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典范。电视里里说国家勋章或者国家荣誉获得者的故事的时候,总有这么一句话“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我爸就是那样的人,他一辈子就只是研究他的文字。我从来没有了解关心过他这么纠结有什么用。我妈更是任何时候都会不留情面地骂他只认识那几个字一点用都没有。当我爸也走了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把他的手稿拿去烧了,让他的东西继续跟着他,还是把他的手稿拿去给某些文字协会之类。反正我是看不懂,也用不着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爸太孤独了,几乎没有人过来找他。一年到头,他主动去找别人只有在过年的时候,给他的哥哥姐姐们拜年。

所以我觉得当我妈走了以后,家这种东西算是已经没了。家这种东西,只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从前我爸不给我讲他的故事,以后同样不会。我对我爸的了解,甚至不如我粉的某个明星。他的人生挺失败,我默许这种情况存在,不努力去改变,我也很失败。所以有时,我真的想不明白女强人到底应该搭配一个怎样的丈夫。如果我爸不是这样,或许我妈就会跟那个人不仅仅是吵架,更有可能打架。我爸不烟不酒也不聚会,一年到头不花几个钱,每个月都规矩地把所有收入全部上缴。地球上估计不会有多少个男人会这么干。我妈不喜欢我爸是显而易见的,我也不喜欢我爸,但是在外人眼里,我爸其实不算糟糕。这大概是因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不是365天面对面过日子,所以感受不到那种痛苦。当我们吐槽我爸的时候。我们也没有考虑其他男人可能会糟糕到什么程度。试想如果我爸是抽烟的,我妈又长期慢性支气管炎,那会是一个多壮烈的场景。如果我爸是那种很活跃经常到处去玩的人,大概那些我需要背书的晚上,我就找不到家长帮忙了。

我不知道其他小孩有没有过这样的念想,总是觉得自己的亲生爸爸另有其人。

2020-09
6

从检验员到车工

By xrspook @ 16:35:1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昨天突然跟我讲起,从前她最讨厌当工人,所以她初中毕业报的第一志愿是师范,但不知道为什么师范没有录取她,反而被石油中专录取了。到了石油中专,她被分配到石油检验,总算是不需要当工人。中专毕业以后,她被分配到龙川县。那里的石油厂只有几个烂罐子,而更重要的是那家厂没有女工,接着我妈就被分配到当地最大的国营器械厂。然后,她就成为了一个一线的工人,工种是车工。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我妈是个车工,但是她为什么会成为车工,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直到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全盘托出来了。

从石油检验到生产零件,完全是两件不一样的事。这其中的完美转变,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有身边的人的教导;其次,也有她自己的努力。虽然在那个机械厂有师傅带着她,但实际上教会她更多的是身边来自于轻工学校的学生,而让她真正能上手这份工作的是她的自学。她说那时的中专、大学出来的学生,就能独当一面。中专生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培训就能把工作做好,而大学生到了他们那里,可以把新的理念和技术带入到工厂,改变那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效率。我妈说,当她从那个机械厂回到广州的石油修配厂之后,她才意识到,这边的修配厂比那边低端很多。工人的技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边的人基本上都是通过吸收附近的农民,靠着传帮带,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但师傅实际上也没有经过规范的教育。我妈说,在她的那个年代,中专生已经很了不起,领导知道单位来了个中专生会非常的高兴,当时的中专生和大学生的确配得起这样的期待。当时有名的中转比师范和高中难考很多!家境不好的聪明人都去那里了,能不好吗!

反观现在的大学生到了一个企业以后,能干些什么呢?即便专业对口,但是到工作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很多的未知,而这种未知往往都是通过师傅带徒弟去解答疑惑的。在陈腐的晋升制度里,晋升跟成绩没有必然的关系,反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荣誉会让你升得更快。没有上升的空间,只有一并重复前人做的事,渐渐地,那些人就没有了自主思考,又或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自主思考,工作就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我妈说,当时她工作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虽然读了12年的书,但好像都不知道。所以那个周末她去了附近的新华书店,把相关的书籍都买回来,然后,上班的时候就自己看书学习。看到不懂的时候,就去现场看一下师傅们是怎么做的。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像我妈当年那样,现在的很多企业就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冥冥之中我觉得,我的人生路就像是我妈的一个复刻版。在学生的年代,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医生,或者科学家研究员。但实际上,我到了一个企业当检验员,然后又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工作偏向于统计方面,最后被调到了财务科。相比之下,我的跨专业没有我妈那么遥远。如果我妈当年被调回来的时候,要她再次去做石油检验,估计她仍然可以胜任,但之所以她生命中没有发生这种事,大概又是某个选项出了状况。

我跟我妈的特点是做每一件事都要把它做好,从来不会因为被分配到一个不是我们心仪工种的时候就自暴自弃,得过且过。要做得更好,不是因为别人有要求,而纯粹是因为我们内心想做到,而且我们知道自己一定能做到。

昨天之前,我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她有过这样的人生,这估计叫做命中注定的传承。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