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10

回到我身边

By xrspook @ 22:54:28 归类于:烂日记

我已经不记得外婆的照片我是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也不记得那个相框我是什么时候买的,但是我记得当我把相框和照片都弄到位以后,我把那放在家里的客厅。大概一周之后,我妈把那个照片反过来放,因为她觉得那样不吉利,好像外婆一直在盯着我们。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不理会什么吉利不吉利,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也没有人告诉过我为什么这样不好。就这样过去半年,外婆的照片一直背对着我们,直到昨天,我终于把照片和相框都带回了单位的宿舍。折腾一番以后,终于把那固定在书桌上方托板的下面。之所以放在那里,是因为放太高了我看不到,放在桌面上,天天擦桌子,我觉得挪来挪去不好。如果我有冲击钻,我早就在墙上打个洞,然后装上螺丝了,但显然我没有那种东西。我总觉得我迟早会买一个冲击钻,就像之前我觉得自己迟早会买一个万用表一样。现在,万用表买了,但冲击钻还没买。

当我坐在书桌前,打开托板下的酷毙灯,开着风扇吹头发,拿着手机记录blog的时候,我终于又见到外婆了。她发自内心的微笑着,看着她的那一刻,我觉得时间仿佛凝固了,我想象自己能够穿越回到照相里的时光。

昨晚拖地的时候,我在单曲循环着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其中有这么一句歌词“你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这一句歌词,在那首歌里显然说的是他们单恋的女朋友,但对我来说,不时就会让我想起的是过去那个健康能干的外婆。只要有她,哪里都是家。今年春节,广州迎春花市开的第1天,我们就去了海珠花市,当时我问我妈,要不要顺便去海幢寺,我妈说那样不好。不能提前那么多,应该初一才去,结果至今我们仍然没等到海幢寺开门。广州的其它寺庙也都一样,因为疫情而关门大吉。如果新冠疫情继续下去,连清明节的祭祖也会成问题,因为那一定意味着人流聚集。在祭祀的场合戴着口罩那真的好吗?正常情况下,去祭祖就意味着一家人在那里吃吃喝喝,但现在这种事显然不能干了,祭祀过后的聚餐也不能干。为什么年前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去海珠花市之前先去一下海幢寺呢?我没有什么预感,但是我觉得应该顺便这么干,反正之前我们已经在去佛山的时候顺便把祭祀用的白糖糕买回来了。对我来说,去海幢寺看外婆为的不是上一炷香,那纯粹是为了看一看,虽然放在灵位上外公和外婆的照片不是我最喜欢的,但是有空路过的时候就进去瞧一瞧,我觉得是应该的,会让我快乐。我不理会那一天黄历上适宜的是什么,我也不会理会到底那是农历多少号,是不是应该去祭祀,对我来说,那不是祭祀,那不过是看看老人而已。回家看望老人的时候,我们会挑个好日子再去吗?想去就去了。又或者我想去海幢寺看外公外婆根本不是想不想,可是那已经成为了过去几十年的习惯,是我妈让我养成过去几十年周末都要去探望外婆,为什么外婆走了以后,她甚至不让我在家里的当眼处放一张照片?为什么只能把外婆藏在相册里?

我只想经常见到她。

2020-02
9

大概是焦虑症

By xrspook @ 14:34:22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天晚上睡到某个时间,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醒过来。四周一片寂静,基本上没有什么声响,所以只要是发声的东西,我都听得很清晰。接下来我会听到我妈的咳嗽声。她一直以来都有慢性支气管炎,所以咳嗽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起码在我记忆之中,她一直都这样。还记得我小时候,她总会去省中医院看一个医生,后来她没去了。看那个医生,的确会让她的症状有所好转,但长时间的坚持证明那个东西还是不能根治。所以我妈的做法是见招拆招。情况跟现在的医生面对新冠肺炎一样,病人出现了什么症状,就用对应的方法去处理。绝大多数情况下,我妈都不会去医院,而会去单位的医疗室。那里的医生熟悉她的状况,而更重要的是,单位的医疗室其实就相当于一个社区医院,药价比三甲医院便宜。根据社区医院不一样的是,医疗室开的药物可以相对多一些,也可以开一些不同品种的。我妈不是那种要把医保卡里面的钱每月都光掉的人,所以即便开一些其它药,也只是用来看门口而已。

我觉得支气管炎和鼻炎对我妈来说简直就是一对好基友,而鼻炎和支气管炎这种东西受天气和环境的影响很大。有时候可能并不是真的细菌感染,纯粹只是因为过敏反应,所以过敏的药物在我家通常都会有。

以前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过敏反应。虽然小时候的皮试已经证实了我肯定是青霉素过敏。青霉素过敏,先锋类的药物不能用,头孢的也不行。在病历上,我写着青霉素过敏,开药的时候,医生不会给我开青霉素,但是我还得接下来口头跟他们说先锋和头孢也不行。所以总的来说,我一直都会药物过敏。大学二年级的那一次,我才知道一些莫名的因素也会引起我的过敏反应。那一次,刚好遇上的是四级英语考试。一两个星期下来,感冒药貌似一点作用都没有。回家以后,试了一下抗过敏的药物,两天症状就消失了。虽然这些过敏的事件不是经常发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会出现那么一两回。我试过症状像感冒,结果是过敏,也试过服用了一整盒过敏药,结果出现药物副作用,半夜的时候肚子痛得死去活来。

在白天在清醒的时候,听到我妈咳嗽是一回事,但是当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间醒过来,在寂静之中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因为那个时候人的脑子会一片空白,接下来会感到莫名的害怕,然后胡思乱想就会发散开来,继续发展下去就会让人辗转难眠……

鬼知道为什么我会半夜无端端醒过来。晚上一直无法入睡的人很可怜,但是那种睡到一半突然醒来,然后开始胡思乱想,也很恐怖。这种恐怖不会一直缠着我,但如果某天遇上,仍然很可怕。

2020-01
17

想到旅游就头大

By xrspook @ 13:43:20 归类于:烂日记

其实我并不讨厌上班,而之所以我年前5天就请假的原因是我2019年的年假没用完,如果过年的时候不批量使用的话,在第一个季度结束之前根本用不完。所以我得请假。不是因为我需要,而是因为有假放在那里不用很亏。于是总的来说,我这个春节假期就非常的爽,星期五下班以后,就开始放假了,从1月18号放到2月2号。放两个多星期的假,想想都觉得非常长,但是这么多时间,该去做些什么呢?其实我完全没想好。

上上个周末,我们和我妈已经去了教育路的那一堆旅行社那里拿了一大堆传单回来,但实际上我们只是把那些东西拿回家,拿回家以后看都没看,然后就丢一边了。之前我的打算是一家三口去泡温泉,但要去哪个温泉呢?跟哪个旅行社呢?显然这些我们都一窍不通,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一家三口旅行过。过去这30多年,我从来没有跟我爸两个人旅行在外面过夜。我和我爸两个人的出游,在我记忆中唯有一次我爸单位组织去新开的世界大观。去的时候单位开车,回来的时候自己搭公交。小时候,我跟我妈试过出门过夜旅行,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有试过一起去外面旅行过夜。也正是因为我的家人这样,所以,我对旅行这种东西没什么兴趣。

之所以选择温泉,是首先因为天气合适,其次如果是选择一个登山的,我爸肯定不行,我妈也得打个问号。温泉的选择很多,不同地方的,不同价位的,不同服务的,全部都得考虑,但显然这些东西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抉择。哪些温泉是真的?哪些温泉只是热水?有些套餐含早餐,有些甚至含午餐,但是更多的是什么都没写。如果没有一日三餐的话,去到那个温泉度假的地方我们还得考虑吃饭的问题,显然这就让人太头大了。因为在那种度假的地方,肯定会被砍。所以到底应该如何挑选呢?其实那天拿到那堆传单的时候,我在公交车上已经稍微浏览过一下,但是完全没有头绪。一开始我跟我妈说,我早点放年假,年前我们就去泡温泉的时候,她挺兴奋的,但是后来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而且在看到了有那么多选择,那么多品种,要顾虑那么多东西以后,她不知道该如何做了。毕竟小的时候,我跟着她去旅游,实际上也完全是她单位组织的,很多都是跟旅行社,又或者是单位的人实在太熟了,所以开着他们自己的车就可以到处去玩。以前的跟团游根本不需要考虑吃饭的问题,现在主张自由行,所以除了要考虑车费、住宿费以外,还得考虑饭钱。旅行社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包了车费,把你带到那个地方,然后再把你接回来,至于你在那里要干些什么、吃些什么,还得由你自己决定。显然在这方面,我一窍不通。在广州,去哪里看、去哪里吃,或许我还知道一些,即便我吃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在那些陌生的旅游景点,我根本没办法像其他游人那样玩得那么高兴。

之前我已经叫2019年新来的女同事考虑今年三八节去哪里玩,但是就在前天的总结会上,领导发话了,不应该把三八节变成三八旅游节,我们可以换个方式庆祝,比如请个老师回来给我们讲课。一年到头,唯一的一次旅游也被这么咔嚓掉了。

大概我这个人是注定跟旅游无缘吧。

2020-01
8

三代人的传承

By xrspook @ 10:13:01 归类于: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在数据处理方面有种莫名其妙的痴狂。对正常人来说,遇到那些东西应该是很不想做,但是现在处理数据就像变成了我的一个兴趣,我非常想全身心地投进去,这是一个神奇的状态。不是所有人都会爱上自己的工作,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工作只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赚钱,因为只有钱才能买到各种我们想要的东西。虽然一直都有钱财身外物这一说法,但是真能做到的人没几个。大概我外婆是一个,我妈是一个,我也是一个。我们可能没有多少钱可以给你,你让我们给你钱,我们也不愿意,但是,我们却可以给你一些用钱买不到的东西。劳心劳力这种东西是用钱买不回来的,所以电影里的那些雇佣兵为了钱做丧尽天良的事,天知道他们是什么意图。难道他们就没想过自己可能根本没有命去享用那些钱吗?

外婆我妈和我三个人,不会直接给你钱,但是给你的那个东西里面,我们其实可能投进去了很多钱。那不只是精力和时间,为了做到某些事,为了做出某些成果,我们还会进行很多消费,但这些东西我们都不会告诉你。不会偷偷的告诉你,更加不会坦荡地跟你说。从前我记得我妈貌似说过这么一句话,爱应该是无声无息的,你完全没有察觉到,但是对方又真的做了,让你舒服,那才是爱。还记得小时候,看武侠小说,里面经常会出现这么一句话“不惜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又或者是韦小宝一直挂在嘴边的那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我们三代人决定要去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们的确会不顾一切,旁人看来,会觉得我们有点疯,甚至到达匪夷所思的状态,因为我们没必要这般付出。以前我不知道,外婆和我妈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当我自己也不自觉做出这种事的时候。我有点意识到,大概她们当年所做的那些事,也是在不知不觉之中让她们着迷。或许一开始的时候,那只是一个任务,但慢慢地,不得不干,尤其是干得起劲以后,人就会在不自觉之间忘却一切。如果做这些事是某些人金钱上利益驱动,大概我们都不会去做。不是所有人都会像我们这样莫名其妙地无私付出,起码就别人看来,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奋不顾身。

当我们去做那些事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考虑过会有什么后果,又或者说,我们就没想过我们会不成功。倒不是因为,那里没有失败的概率,而是因为既然我们在做,既然我们在努力地做,为什么一开始就往坏处想呢?方法总比问题多。还记得做毕业实验的时候,我跟我的导师说,我的一个同学听了我们的方案以后,还没开始做,就问了一句如果失败了怎么办。我的导师听了以后很生气,他说他不当这种学生的导师。当时我觉得导师的这个回答很霸气,现在我明白到他大概不喜欢那种连梦都没有的人。

我很幸运,身边的榜样潜移默化影响着我,渐渐地,我活成了他们想要的那个模样。

2019-11
27

妈妈

By xrspook @ 9:59:17 归类于:烂日记

过去几乎每个周末,我跟我妈都会去一些之前我们从来没去过,或者已经很久不去的地方。之前,我们从来都不这么干,因为当外婆还在的时候,每个周六的固定节目就是去外婆家,哪怕只是去吃两顿饭,余下的时间又到处溜达。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当时会把周日改成了周六,因为我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是周日到外婆家的,而之所以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单休日变成了双休日。那大概是从我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开始的。从只休星期天,到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课,再到星期六也不用上课。小学的时候,之所以星期天到外婆家,是因为那天上午我要去上奥数。大概从六年级开始,星期天我下午还有一个英语中心的课要去上。初中开始没有了这些羁绊,但是到初三的时候周六又要上一天的课。星期六也好,星期天也好,上一个上午的课也好,下午才能到外婆家也好,过去三十几年,除了一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每个周末,我总会去外婆家。我是外婆三个孙子里面和她见得最多的,每周都要见上一面。虽然只是见一面,但是如果不去的话,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当我没办法继续做到的时候,我真的是觉得生命中缺少了点什么。连续做21天,某件事就会养成习惯,何况这种事我做了30多年。正是因为以前每个周末我们都有一半的时间要去外婆家,留给我和我妈的空余时间实际上就没多少了。尤其是我妈,她得忙外婆家的东西,也得忙自己家的东西,说不准某个亲戚也要找她帮忙,所以即便她50岁就退休了,但实际上几乎可以这么说,忙的时候她比上班还辛苦。

现在我跟我妈每个周末都到处去,说不准去哪里,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我觉得,她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情况就像她不像我妈,而像我的姐姐。这样的搭配有点怪异,因为理论上一个老人通常不干这种事,而我这个年龄,即便干这种事,伴侣也不应该是我妈,而应该是我男朋友或丈夫。如果外婆早点去世的话,我不肯定现在我跟我妈的这种快活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早点到来,但或许,如果这种自由十几年前就有了,我们不会有现在的这种兴致。

还记得我曾经考虑过要带着外婆搭水吧,去芳村,去黄沙,去沙面,去石围塘,去那她他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但最终,我只是想过要这么干,实际上没完成。外婆的腿一直都不好,所以从时开始,她甚至不能步行去喝茶了。但之后有了轮椅,所以她又可以轻松快活地去喝茶,那几年的时光非常快乐。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推着轮椅比较麻烦而已。当时的外婆就像个小孩,每周都盼着那一天,我妈跟姨妈带她去喝茶。但后来,从腿脚不便,到身体控制失灵,这种事情我觉得来得太快。又或者,其实这很正常,只不过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

外婆去世以后,我妈再都没有了妈妈,而我也没有了那个像我第二个妈妈的人。不过现在,我仿佛多了个姐姐。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