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
27

妈妈

By xrspook @ 9:59:17 归类于:烂日记

过去几乎每个周末,我跟我妈都会去一些之前我们从来没去过,或者已经很久不去的地方。之前,我们从来都不这么干,因为当外婆还在的时候,每个周六的固定节目就是去外婆家,哪怕只是去吃两顿饭,余下的时间又到处溜达。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当时会把周日改成了周六,因为我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我是周日到外婆家的,而之所以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单休日变成了双休日。那大概是从我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开始的。从只休星期天,到星期六下午不用上课,再到星期六也不用上课。小学的时候,之所以星期天到外婆家,是因为那天上午我要去上奥数。大概从六年级开始,星期天我下午还有一个英语中心的课要去上。初中开始没有了这些羁绊,但是到初三的时候周六又要上一天的课。星期六也好,星期天也好,上一个上午的课也好,下午才能到外婆家也好,过去三十几年,除了一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每个周末,我总会去外婆家。我是外婆三个孙子里面和她见得最多的,每周都要见上一面。虽然只是见一面,但是如果不去的话,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所以,当我没办法继续做到的时候,我真的是觉得生命中缺少了点什么。连续做21天,某件事就会养成习惯,何况这种事我做了30多年。正是因为以前每个周末我们都有一半的时间要去外婆家,留给我和我妈的空余时间实际上就没多少了。尤其是我妈,她得忙外婆家的东西,也得忙自己家的东西,说不准某个亲戚也要找她帮忙,所以即便她50岁就退休了,但实际上几乎可以这么说,忙的时候她比上班还辛苦。

现在我跟我妈每个周末都到处去,说不准去哪里,想到哪里就去哪里。我觉得,她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情况就像她不像我妈,而像我的姐姐。这样的搭配有点怪异,因为理论上一个老人通常不干这种事,而我这个年龄,即便干这种事,伴侣也不应该是我妈,而应该是我男朋友或丈夫。如果外婆早点去世的话,我不肯定现在我跟我妈的这种快活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早点到来,但或许,如果这种自由十几年前就有了,我们不会有现在的这种兴致。

还记得我曾经考虑过要带着外婆搭水吧,去芳村,去黄沙,去沙面,去石围塘,去那她他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但最终,我只是想过要这么干,实际上没完成。外婆的腿一直都不好,所以从时开始,她甚至不能步行去喝茶了。但之后有了轮椅,所以她又可以轻松快活地去喝茶,那几年的时光非常快乐。对我们来说,只不过是推着轮椅比较麻烦而已。当时的外婆就像个小孩,每周都盼着那一天,我妈跟姨妈带她去喝茶。但后来,从腿脚不便,到身体控制失灵,这种事情我觉得来得太快。又或者,其实这很正常,只不过是我不愿意接受这么残忍的事实。

外婆去世以后,我妈再都没有了妈妈,而我也没有了那个像我第二个妈妈的人。不过现在,我仿佛多了个姐姐。

2019-11
23

大夫山折返游

By xrspook @ 21:58:16 归类于:烂日记

广州的美食节每年都要举办好几次,而且总会有主会场分会场之类的,之前我一直没有去过广州美食节的主会场。过去几年,广州美食节的主会场都设在番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那个地方太远,所以想都没想过要到那里去,分会场倒去过好几次,有时是去海珠区的,有时是去越秀区的。但当我去过几次分会场以后,我觉得那些东西翻来覆去大概也就那个模样。如果是一开始的时候去,可能东西还比较真,但是到了后期,某些摊档其实已经退场了,所以一些冒牌的东西就会顶上,给人一种乱七八糟的感觉。这种事情不只发生在美食节的会场,也会发生在各种展销会上。唯一一次给我和我妈都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某次在琶提举行的美食节,那个是海珠区分会场。那一次我跟我妈都吃了很多东西,而且很满意。离开的时候天已全黑,我们走在海珠区这边,但貌似当时正是广州灯光节,所以海心沙那边的灯光非常漂亮。后来我们也去过越秀区西湖东路的美食节分会场,但感觉大概也差不多是那样了,没什么吸引我们的。

今天我跟我妈本打算去佛山的西樵山,因为我妈的同学说,西樵山现在不用钱了,但是在去之前我又查了一下,发现西樵山是需要门票的,而且还不便宜,需要50块钱左右。所以我们就打消了去西樵山的念头。显然,即便门票需要50块钱,我妈属于65岁以上的老人,还是会有免费待遇的,但我则必须只能接受全票的现实,所以我们不去那里。取而代之地我们去了番禺的大夫山。之所以去大夫山,因为我知道那个广州美食节的中心会场就在大夫山附近,某个叫做雄峰城的地方,虽然实际上去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个中心会场的所在地叫做雄峰城。

到达那个地方附近的时候,我问我妈,我们是先去美食节还是先去大夫山。后来我们选择的是先去大夫山。我们从大夫山的北门进入,走到了南门。从那里出去,想看一下有没有车回雄峰城,结果发现,的确有这样的车,但是车费要三块钱。不只是车费贵,等了好长时间,终于来了一辆,但是里面的人很多。高德地图说,坐公交车的话,从大夫山的南门到雄峰城需要33分钟,如果走路的话,需要70分钟,走的路线很简单,就是回到大夫山里再转一次。70分钟不只是大夫山里面的步行时间,还包括从大夫山到雄峰城。于是我们就再次进入了大佛山,从南门走回了北门。之前我从来没去过大夫山森林公园,我妈去过,但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经过今天的来回转悠以后,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大夫山的南门或者北门附近很多人,但是大夫山山上的人却非常少。山上的路很窄也很陡,不适合骑车,更没办法开车,只能步行。大夫山南门和北门附近有很多个小湖,那里地势平坦,所以你能看到各种年龄段的人士,但除此以外,尤其是在大夫山的陡坡上,大多你就只能看到中年人。直接穿越大夫山只需一个小时不到,所以那些要在大夫山里跑半马的人,到底走的是什么路线呢?

从大夫山出来以后,我们去了广州美食节的中心会场。那里很大,摊位也很多,但是走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发现没什么意思,因为几乎每个摊位都在卖类似的东西,而且价格很贵。又或者说其实价格不算很贵,但是跟我直接到他们店里去吃没差多少。当你看到满大街都卖类似的食物的时候,你就没什么兴趣了。去完这一次以后,估计我们往后都不会再去这个所谓中心会场。这个地方的人很多,摊位很多,食物很多,但是要找个洗手间却非常不容易。更郁闷的是从那里出来,回家的路线人都很多,而且耗时很长。

大夫山公园,估计我和我妈还会再去,但是广州美食节的中心会场,大概我们不会再去了。

2019-11
3

回忆绿箭口香糖

By xrspook @ 21:05:5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跟我妈第一次去广东省博物馆。有了花城广场以后,其实我们早就去过那片地方,但是我们却没有去过花城广场上的几个馆,比如说广东省博物馆,广州图书馆,广州歌剧院,以及歌剧院旁边的广州市第二少年宫。第二少年宫没去过是很正常的。因为即便是广州市少年宫,从前我也只去过一遍。那是小学某次去旅行的时候去那个地方。之所以我还记得那是小学的事,因为小学的时候,每到旅行我几乎都没有什么膨化食品的零食,我只有一个水果,某些干粮,我经常要吃别的同学的零食,所以每到旅行,我就会带一堆绿箭香口胶。然后我那个小组的人,每个都派一根。这里说的一根,是指一根有5片的那个最小包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会在家里买一板绿箭香口胶。大概她觉得其它东西我都不适合吃。小学那次去广州市少年宫的旅行,我还记得我又带了一堆的香口胶去派。我妈觉得我这个行为真的是好奇怪,而且挺费钱的。但是,她没有阻止我这么干。多年以后,她才跟我说,我这样花费很大。小时候我只知道家里有绿箭香口胶,可以带去和小伙伴一起吃。除了那个,我实在说不出家里有什么零食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绿箭香口胶和其它零食到底值多少钱。因为当时我根本不会买那些零食。还记得某年春节前逛西湖路的花市,某个档口正在卖奇多。我妈给了我买了一包,我兴奋了好长时间,那一包奇多里面,送的是橙色的中国奇多圈。那个时候,能抽到中国的奇多圈属于非常罕见的事,所以有人愿意用好几个其它国家的奇多圈换我那个中国的,但我仍然没有换。因为那些膨化食品,以及其它垃圾食品,我几乎不会吃不会买,所以每当能够吃到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特别幸福。至今我仍然不会经常主动地去买那些东西。当然偶尔还是会买一些的,但更多的时候我顶多会去麦当劳买一些特价的薯条。有可能是因为那段时间薯条买1送1,也有可能是我在网上抢到了什么优惠。反正当那些东西是正价的时候,我对它们完全没有兴趣。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吃那些东西的习惯。

这篇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我本想谈一谈今天我跟我妈第一次去广东省博物馆和广州市图书馆,但显然突然就绕到了小学时候的零食上面了。因为没有零花钱,所以没买零食,因为我没有吃零食的需要,所以我不会找家长要零花钱。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从前对我来说,要不要零花钱根本无所谓,但估计现在的小孩不这么认为。我的钱是我的钱,你的钱我也想当成我的钱。我的钱应该由我掌控该怎么花,你的钱也应该听我的掌控,愿意为我花。现在的小孩是这么认为的吗?我不知道。反正当我小的时候,虽然我不会主动要零花钱,但是当我想要某个玩具的时候,我会在那里赖死不走,又或者大吵大闹。当然这种事都是在我懂事之前干的了。

人生匆匆几十年,眨眼间原来我已经不再是小孩了。小时后希望自己能快快长大,长大以后却希望时间你得慢慢来,哎……

2019-10
11

奶粉啊,麦片啊

By xrspook @ 10:08:4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洗澡的时候已经莫名觉得很困,当我搞完所有事终于坐下来的时候看了一眼手表居然已经11:23,原来困是有道理的。过去几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昨天下班以后做的事,比较复杂,首先我把晚餐吃完了,那是50克的麦片(100mL的勺子一勺),大半勺的小麦胚芽,一点点姜黄粉,再加三奶粉勺的德运全脂奶粉。我喝的德运液体进口牛奶不多,因为别的进口牛奶一箱基本都是12盒,但德运的牛奶只有10盒。通常德运的定价都是99块钱一箱,其它牛奶通常定价都在百元以上了,乍眼看去觉得很划算,但实际上,德运换算成其它牌子的牛奶一箱就得接近120块钱。通常我喝的进口牛奶都不需要120块钱一箱。就液体奶的价格来说,我觉得德运处于中等水平,但德运全脂奶粉的价格我觉得非常便宜。在对比了一番各种奶粉的营养成分以后,从数据和价格上说,我觉得德运挺划算。之前我用110块钱买了两包一公斤的德运全脂奶粉,但我没有那么大的奶粉罐把它塞进去,所以我把奶粉开封了以后,先倒出一些放在密封瓶里,喝完密封瓶的奶粉以后才开始喝900克奶粉罐里的德运奶粉。我大概从今年7月份开始在单位喝奶粉,至今那包一公斤的奶粉我还没喝完一半。现在我的习惯用量是三勺奶粉,但实际上我已经不记得标准用量应该是多少,貌似是5勺还是6勺,但我觉得三勺看上去已经很多了,而我又是个非常懒的人,所以差不多有那个味道就行了。

以前我吃麦片,就只是即食的桂格燕麦片加白开水,不加任何调味,后来有段时间我加了阿华田,但阿华田那个东西因为有糖,所以非常容易受潮,而且当时我也没把那放在玻璃或者铁的密封罐里,所以喝到后来,每次打开张阿华田粉的袋子我都觉得外面粘粘的。开始看印度电影以后,我认识了姜黄这种东西,而且觉得姜黄粉挺不错的,因为我经常看到那些人把姜黄粉加在牛奶里。至于具体在什么情况下使用,多看印度电影就知道了。每次角色拿到那边东西的时候都是很不情愿才喝下去,有些甚至会偷偷倒掉,但我个人觉得,姜黄粉加牛奶其实挺好喝。姜黄粉加麦片和白开水,我觉得味道也不错。这样的组合会有一个问题,吃完以后洗杯子要及时,否则姜黄估计就要给你的杯子添抹黄了。后来我试过在麦片里加一块红糖姜糖,那个味道相当过瘾。可能我是个不怎么挑剔的人,所以哪怕只有一点点味道我就觉得已经很好。别人总觉得麦片是个很难吃的东西,但我没这个感觉,大概是因为我小学的时候吃多。从前我妈最喜欢在快速的桂格燕麦片里加牛奶和鸡蛋。无数个周末去上奥数上课之前的早餐,我吃的是那个。别人是因为麦片健康而不得不吃,但对我来说,之所以麦片是因为这个比米饭更容易操控,而且饱腹感更好。还有一点就是,吃麦片其实很便宜。在单位的晚餐已麦片为主的话,我连饭钱都能省更多(单位晚餐3元/顿)。

吃完麦片以后,我赶紧回宿舍擦了个桌子拖了个地,然后回去办公室蹦哒个10K,接着马不停蹄的上6楼参加瑜伽课。瑜伽课以后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多一点,开始和同事在库里巡逻值班打卡,整个过程大概50分钟。回到办公室以后坐了一下,发现单位昨天的作业结束了,所以我又赶紧把昨天的数据整理了一下。所以大概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超过了10:30。接着我又折腾了一下下周出差需要带的东西。

好久都没试过安排这么丰富的晚上了。

2019-10
2

从一部不看到全部看完

By xrspook @ 21:50:07 归类于:烂日记

到大学毕业之前,我都从未试过自己掏腰包去看电影。读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各有一次和同学去看电影,但是那都因为同学有票。工作之后,我终于第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当时看的是印度电影《巴霍巴利王》。接着我又去看了台湾电影《一万公里的约定》。这两部电影都只是个开始。2017年接下来的日子,我疯狂的看了很多次《摔跤吧!爸爸》。有可能是我一个人去看,也有可能是跟我的家人朋友去看。第一次是购票看电影是在2016年8月6日。之所以还记得这个日子,因为我留存的票根居然还能隐约地看清。还记得我第一次买票看的电影用的的是票面上的价格。但是因为看了10次上的《摔跤吧!爸爸》,所以让我学到了许多购票技巧。通过长时间的观察与摸索,我总算找到了一些买便宜电影票的套路。至今我没有算过自己到底自费去过多少个广州的电影院看电影,可以肯定的是,让我重复去的电影院不多。之所以重复去那些地方,有些是因为那里的画面、音效很好,另外一些则是因为票价特别便宜。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觉得花40块钱买张电影票是很正常的事,尤其是我看的电影只是个2D的版本。后来我知道了,如果时机把握得当,甚至可以用9块9买到电影票,但通常来说,19块9的价已经算很低了。当看到只需要19块9,而我又有意思去看那部电影,我会毫不犹豫出手。

我去过两次或者以上的电影院有海珠万达,万胜围万达,北京路的星汇,高德的飞扬,广百新一城的UME,花城广场的UA。去海珠万达,因为那里的票价便宜;去万胜围的万达是因为那里的环境非常好;去北京路的星汇是因为那里的环境好,而且观众的气氛也不错;去高德的飞扬,是因为那个地方如果我从单位自己坐车回来,那是一个我能比较及时到达的市中心电影院;去广百新一城的UME,是因为那里离外婆家很近;去花城广场的UA,是因为其它地方不播的电影那里居然有排片。

有一些电影院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比如室内装修非常神奇的广州电影院;无论隔音效果还是音响效果都差得惊人的市二宫电影院;我被乱糟糟的小孩搞得没办法用心看电影的金逸和业店;以及不知道为什么播电影过程中会闻到一股中药味的哈艺时尚影城赤岗店。

之前我听说北京路青宫的隔音效果很不好,所以可以选择的话,我不会去青宫。但今天看到青宫的《中国机长》票价非常便宜,于是我和我妈就临时决定要去那里看一场。结果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觉得那里的画质及音响都还可以,隔音效果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糟糕,起码我没有听到旁边影厅的声音。整个片子下来,观众的素质非常高,几乎没有看到有观众在反映期间明显走动,更加没有看到小孩子坐不住在捣乱。于是今天出来以后,我们又订了明天早上一大早白菜价的《攀登者》。

算上明天的《攀登者》,我和我妈就算是把这个国庆上映的三部主旋律大片都看一遍了。2017年《摔跤吧!爸爸》来到中国之前,我和我妈从来没有一起去电影院看过电影。她总觉得去电影院看电影是很浪费钱的事。但如果要她坐在电脑前看,她又宁愿看电视剧也不看电影,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思路。但其实她去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她内心还是挺激动兴奋的。从不看电影到国庆前后主动掏腰包买票,看完三部主旋律电影,这种变化简直让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

这大概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富裕了,对物质文化的追求也升高了。

Page 1 of 24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