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23

大口

By xrspook @ 9:54:11 归类于: 烂日记

同时打开两个手机做任务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具备了这个能力。现在,如果让我一只手画圈,一只手画方,估计我都能做到,虽然我还没这般尝试过。如果不是两只手同时操作,打卡这种东西实在太浪费时间,比如说,在搞这篇blog的时候。我一只手正在做着京东的打卡。京东打卡估计是做不完的了,又或者说不是做不完,是我不想再做下去了。其实打卡送什东西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如果我是一心一意的去做的话,但问题是,通常我都不会一心一意去打卡。因为我要得到的是打卡的福利,而不是要买路过的那些东西,又或者其实我也是会买那些东西的,不过几率极低。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想试试,知道有那么个东西而已。打卡路上,我遇见了很多东西,才知道了原来我有那个需要,大概他们要我们做那么多任务,就是为了这个吧。当你不知道,你就不会有购买欲,当你知道了,你就会有一种试一下的欲望,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你居然就买了,实际上那个东西可能你根本用不着。所以有时,也说不准到底是我们捡到了便宜,还是商家用他们的规律,套住了我们这些鱼。

上班之后让我最不习惯的,居然是再也没办法,过一段时间无聊的时候,叫一下我妈“大口”。认真的时候不会这么叫。我叫我妈大口,她叫我肥牛。之所以叫他大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的口很大,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这么称呼她。因为在我的亲戚里面,还有一个从前被这么称呼的人,所以如果我在其他人面前这么称呼她的话,别人会误会。那个亲戚是我的姑婆,一直以来,无论是姑婆,还是其他人,都觉得我妈的性格跟她很相似,但实际上。她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的那个姑婆实际上是我的曾外祖父捡回来的。其实也说不上是捡检,是姑婆自己的选择。父母放弃了她,所以她也放弃了自己的父母,来到了曾祖父的那个家庭。

在《你好,李焕英》那部电影里,说到了女性为了孩子付出了非常多,那个人通常是妈妈,但实际上为了兄弟姐妹,为了自己的后辈,女人也会无私的,付出非常多,比如说,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姑婆。她自己省吃俭用一辈子。虽然结婚了,但是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孩子。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她的兄弟姐妹以及他兄弟姐妹的子子孙孙。在困难时期,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日子会过得很苦。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她也是一个非常无私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来到了我们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可以扛起一切。她的老公很爱她,虽然在娶她之前,她老公已经和其他女人结过婚,生下了孩子。是什么样的福气才让她有那样的老公?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她的老公依然全心全意地照顾她。在大陆最艰难的时候,她一直在帮助我们。到她老的时候,香港没有退休金这种说法,她也没给自己留下多少积蓄,每个月就只是靠生果金过日子。她来的时候只身一人,她走的时候,也两袖清风。她是一个我又爱又怕的长辈。大概在她心目中,我也是一个她最喜欢的孙辈,正如在我妈那辈人里,她最喜欢我妈。

当我们觉得,自己应该孝顺长辈的时候,通常都已经太迟了。

2021-02
15

第一次在家吃麦当劳晚餐

By xrspook @ 22:42: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回家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因为每天基本都以吃为主题。

今年在家吃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零食。春节的零食从来都不缺,量很足,而且卡路里也很高。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年春节虽然不太冷,但我们已经打过起码两次边炉。点都德的外卖也叫了两次。前几天我自提了两个10寸的尊宝披萨回家。今天晚上的晚餐是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我甚至都不记得我爸到底吃过汉堡了没?薯条他肯定吃过了,因为围餐的某些菜式里也有薯条,但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他吃过了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自提外带麦当劳的经典三件套回家当晚餐。我喜欢吃麦当劳的汉堡吗?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重温了麦辣鸡腿堡。今晚,我吃的也是麦辣鸡腿堡,因为板烧鸡腿堡的套餐只有两个。单买一个麦辣鸡腿堡基本上价格已经等于我买的那个麦辣鸡腿堡套餐。59块9买了三杯中可乐,一个大薯条,一个小薯条,两个板烧鸡腿堡和一个麦辣鸡腿堡,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或许你会说,这样的配置,为什么我不买个套餐呢?套餐里,通常如果只有三个汉堡,都包含了两个麦辣鸡腿堡,我知道爸妈不吃辣,所以麦辣鸡腿堡只能由我去吃。板烧鸡腿堡我一直都觉得是麦当劳不错的出品,但我却一直没吃过。让我意外的是,我妈吃板烧鸡腿堡的时候跟我说,那个东西有点辣,我跟他说,大概那是黑胡椒吧。

要在现在中国麦当劳的汉堡里找不辣的热销款大概就只有巨无霸了。麦香鱼麦乐鸡吉士汉堡都不辣,但在我脑海中,现在套餐里的汉堡通常是麦辣鸡腿堡又或者板烧鸡腿堡。我妈跟我说,今晚的汉堡还挺好吃,那个肉挺好吃,我跟她说,因为那是整块的鸡腿肉,之前的汉堡里通常都是剁碎的牛肉。就品质来说这块鸡腿肉更实际。我妈说,麦当劳的面包好像好吃了,但我跟她说,其实麦当劳的面包一直都是嘉顿的。不知道超市里买的嘉顿汉堡面包是不是和麦当劳同款呢?通常,我们都不会买那款面包,因为我们不会在家里自己做汉堡。

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吃的是什么,而我又吃了些什么。我只有一次非常模糊的记忆,他们带我在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喝了一杯草莓奶昔。奶昔这种东西已经彻底从中国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了。

我妈说今晚的晚餐是西餐快餐,有时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西餐。我一直都默认这只不过是个快餐而已,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麦当劳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金拱门。中国的麦当劳有很多东西都是辣的,鸡翅是辣的,汉堡是辣的,薯条的蘸酱也是辣的。某次的会员日,他们推出了油泼辣子新地。除了辣,还有麻,他们推出过藤椒鸡腿堡。又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来个老干妈鸡腿堡。外国人的汉堡里少不了生洋葱,酸黄瓜,番茄酱之类的东西,但中国人的汉堡里,貌似少不了的是辣。在春节的金拱门菜单里,甚至有了肉夹馍。还是记得从前,有人问过,其实汉堡是不是就是中国的肉夹馍。

正统的西餐,吃一顿饭有很多刀叉杯子,需要很讲究,我从未体验过,估计我爸妈也没体验过。我们一家人,也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盛宴,但可以肯定的是海鲜盛宴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爸经常性习惯性的痛风,所以我们不得不永远否定那个选项。

没有鞭炮声,没有冷风细雨,这个春节我们只有阳光明媚地吃吃吃。

2021-01
24

要买糖

By xrspook @ 21:46:4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妈突然问我那600块钱的扶贫年货里面有些什么东西。之前,我已经给她说过一遍,其实连我自己都数不清到底有什么,只知道个大概。今天她叫我把那个清单调出来,再给她说一遍。米面粮油都已经有了,但她发现少了一个东西——糖果。无论是那600块钱的年货,还是昨天在招商银行拿回来的那个零食大礼包,里面都没有糖果。之所以要有糖果,是因为外公喜欢吃糖,所以过年去拜祭的时候要把糖带上,哪怕只用几个。知道那个以后,我就去搜索糖果的货品。结果发现原来嘉顿的糖果挺贵的,虽然嘉顿的糖很好吃。我想都没想过要买徐福记,所以第二个我搜索的商品是瑞士糖,接下来是阿尔卑斯,然后是大白兔。阿尔卑斯的价格不错,但问题是那是实体店的价格,如果网购的话量太大,所以我直接叫我妈去超市里买糖果。我妈跟我说,去到超市里直接买散装的就行了。之前,我从来不买糖给自己吃,单位发的贺年礼品里面通常都有糖,可能是瑞士糖,也可能是不知道什么味道的徐福记。就我个人喜欢而言,我还是最喜欢吃嘉顿的糖以及阿尔卑斯。

外公还在的时候,每到过年,他就会偷偷从果盘里拿糖吃,一颗接一颗地吃。当时的糖基本上都是硬糖,通常只有两种,一个是五颜六色的水晶糖,另外一个是椰子糖。我不知道他更喜欢吃哪个,反正是糖他就喜欢。水晶糖他还不挑味道。我还记得从前水晶糖广告的那句歌词“一闪一闪亮晶晶,到处都是小星星”。不同牌子的水晶糖味道不一样,有些味道我不喜欢,但外公从来不挑剔这个。外公吃糖的时候通常都是放在嘴里慢慢把那个东西融化,而我通常都吃得很暴力,都是用咬的,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都这样。从前外婆家还要买糖的时候,每次我都会买上几根棒棒糖。那些完全是为我准备的,因为客人通常不会吃。过年的时候有人来拜年,小孩子想吃,但家长不让。家长自己绝对不会主动吃棒棒糖这种东西。说起棒棒糖,大概我初中的时候吃的最多,吃的都是真知棒,但过年的时候,超市里卖的棒棒糖通常是阿尔卑斯或者是徐福记的。同样是奶糖,如果让我挑的话,我宁愿选大白兔也不选旺旺。还记得从前过年,我都会买两大包的旺旺,一个是仙贝,一个是雪饼。一天要吃好多个。虽然已经吃得很猛,一个春节下来那堆东西好像仍然吃不完。我一点都不抗拒吃糖,但现在回想起来,貌似我通常不怎么主动买糖吃。我经常买口香糖。好长一段时间我买的都是薄荷味的益达,其它味道我不怎么喜欢。还记得从前益达的口香糖不是一粒一粒,而是一片一片的时候,要比现在这些软很多。跟绿箭比起来,当时的益达很贵。现在的绿箭,虽然任由一片一片的,但是也已经出一粒一粒的了。

即便现在准备好了糖果,但实际上春节的时候,宗教场所开不开放也是个问题。万一那些神经病又去抢上头炷香出现防疫上问题呢?那就很麻烦了。

2021-01
21

不会睡不着

By xrspook @ 8:56:52 归类于: 烂日记

晚上睡不着觉到底是种什么感觉?绝大多数时候对我来说,这都是不复存在的。这通常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失眠,所以我无法理解别人为什么会失眠。有些人在很安静的时候会睡不着,有些人很吵的时候根本无法入睡,我属于那种什么场合都可以睡的人。

小学的时候,晚上9点半之前我就必须睡觉,所以电视台,9:30-10:30那一档的节目我从来都是没法看的,又或者只能听个主题曲开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还记得大概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某个暑假我要看晚上12点播的《龙珠》,好不容易挺到接近12点,但是当我快要开始看的时候,却被我妈狠狠地批了一顿,然后把电视关了。黑暗之中,我一个人在客厅里哭了好长时间,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去睡觉。那个时候,电视就是我的所有娱乐,而之所以挺到12点,是因为那是个暑假的周末。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那些动画片要放到12点以后才播,《龙珠》是这样,《幽游白书》也是这样,是不是因为那些动画片相对而言比较暴力呢?但是后来《龙珠二世》放在周六晚上10:30-11:30那个档了。《龙珠》这个动画片的确挺暴力,但是,我感觉到没必要划分到那个程度。因为通常12点过后的电视是成人节目,不再是PG家长指引,而直接是M。

现在的孩子大概有点无法想象没有智能手机,电视就是一切的年代。正如我有点无法理解,家里没有电视,有一个收音机已经非常了不起的年代。还记得读小学无数个晚上,我都是听着9点半那档电视剧的片头曲开始晾蚊帐不得不睡觉的。又或者你会说,实际上我可以听电视啊,但显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那么高超的想象力,听不出谁是谁。当时我家很小,客厅和房间只用夹板隔开的,所以我睡的那张床跟客厅的电视只相隔一块不到两米高,中间还镂空开了个窗的夹板。我妈照样看电视,她不会理会我,至于她有没有把音量收小这个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音量收得再少,还是会被听到。即便这样,噪音一点都不影响我的睡眠。在我初中,高中的时候,我妈依然这样,她看她的电视,我睡我的觉。

有段时间我妈非常沉迷当空接龙。当时只有我的房间有电脑,我在睡觉,她就开着台灯,在那里当空接龙。我就这样在亮光下,在鼠标声中睡觉。我根本不知道她是玩到几点才离开的。多年以后,我妈也组装了她自己的电脑,所以她终于不用在我的房间玩当空接龙了。因为她的房间没有台灯,只有一个光管,所以为了不影响我爸睡觉,她不得不早点收。现在,我妈的眼睛终于不太好了,跟当空接龙比起来,现在她更沉迷消消乐。消消乐这种东西在任何场合都可以玩,她尤其喜欢半躺在床上玩。

当我心烦的时候,我会睡不着,但是呢,对我来说这极少发生。

2021-01
18

沉迷游戏

By xrspook @ 21:10:11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段时间我玩消消乐之后眼睛会不好使,比如抬头的时候好像看其它东西对焦的时候不靠谱了,又或者干脆眼花,但现在貌似这种现象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是因为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这种强度还是说我玩得没那么疯狂了呢?

那个东西有时候当我无论如何都通不了关的时候,我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能力有问题,但很多时候当我故意放慢速度,其实我看到的跟系统提醒的是一样的,尤其是当某些特效即将出现的时候。从前我看不到那些东西,又或者是很难发现,但现在我基本已经养成习惯了,问题只是多个特效同时出现的时候我应该选择生成哪个。没有特效是无论如何不可能通关的,哪怕是在最被割断的局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意识到能不能通关其实靠的是运气,又或者说这不完全靠随机的运气,而是靠我到底有没有在淘宝上消费、消费了多少,毕竟这是一个和购物APP密不可分的游戏。游戏本身肯定意图不只是让你耗费时间,更多的是引导消费,让你不知不觉地消费,最终让你感觉到不消费就无法通关了,消费了通关就很简单。这大概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但真的只能用这种方法走捷径吗?我感觉也未必非如此不可,但不这么干的话可能每天就只能通关那么一两个。通关这种东西还可以通过买道具辅助,能买多少道具和金币、阳光有关,那是淘宝另外两个积分系统。之前我没跟我妈说可以有那两个选项,我就是担心她会沉迷,她会挥霍掉长时间我给她攒下来的金币和阳光。在我告诉她的好像第二天,她就把阳光花光了,昨天她又告诉我,好多万的金币她也花光了。游戏赌博到底有多害人之前我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感知,现在我总算有点懂了。我的眼睛葬送在了这个东西上,我妈的虚拟货币也葬送在了这个东西上。一个无底洞式的关卡游戏葬送掉了我俩,厉害!之所以这样大概也因为我们之前完全没有游戏沉迷的经验,所以不懂得控制。

小时候很多同学都有家长限制打游戏的经历,比如每天只能多长时间,又或者是到外面玩的时候只能玩多少个游戏币,但这些在我身上都无效,因为我那时不打游戏。我唯一一拖再拖的睡觉之前看小说,说好看多少页就睡觉,但实际上却非常容易一直看下去。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从前打游戏的不只是孩子,家长也喜欢打游戏的话,他们还能严格地执行他们定下的规则吗?现在的人看抖音的时候也会有类似的沉迷,不知不觉就不断地看下去。相对而言,我觉得看电视反而好那么一点点,因为总要插播广告,因为无论你多么想一直看下去,每天播多少集全部都是设定好的,根本不由得你无限拖延。

大概有一填,我会突然厌倦了消消乐,彻底不想玩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尽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玩。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