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
10

脾性

By xrspook @ 9:44:54 归类于: 烂日记

每个人的阅读都有其习惯和喜好,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那种比较喜欢看故事的,有描述、有对话、有心理活动,但是我受不了那些一句话里面定语状语用很多的文章,也就是有很多形容词去表达某种东西。大概因为我的想象力没那么强大吧,当你用几行字才说完一句话,但是定语和状语足足花了几行字才写完,我就会把核心部分忘记了。同样,即便没有那么多定语跟状语,但是几乎每句话都在游云展开想象力的话,我也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弯来。还有一种就是每段话基本上都会说到某个人名、他的某个作品,又或者他的某些理念。这些东西也会让我觉得很难理解,因为如果那里有注释,一篇文章我得不断地点开注释,于是主体部分我又忘了。但是如果不点开注释,就有可能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非常有可能写的是像某某人某某书里面说的那样,或者是里面的某个观点。我不知道这种写作方法到底是怎么来的,感觉就像是把科技论文最后面引用部分挪到前面。但是如果那是一篇科技论文,那会直接陈述某个观点或某个结论,然后给你一个标识,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结论到底是怎么来的,可以自己去找那个参考资料。当某些人在谈作品、谈感觉的时候不断地引用某人、不断地引用他们的某些观点,又或者不断地引用某些作品的话,会让我觉得他们这是不是在炫耀他们的学识很渊博,而我这个读者非常之低层次,根本看不懂那在写什么。

当我去看一些我提不起兴趣的东西的时候,又或者我根本对那个观点持反对意见的时候,我会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所以我很难理解语文老师到底是如何海纳百川地去读同学们的作文的。一开始的时候写记叙文还好一点,说明文我感觉是相对简单的,理论上是最通俗易懂的,但也不排除有些人写出来的东西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写什么。议论文是我们最后学习的文体,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如果某个同学写的那些东西老师根本不同意或者持反对意见的话,老师是怎么控制住自己不发飙又或者不给那个同学打低分呢?我是那种看到自己不喜欢就有不想看的冲动,又或者想快速飞过的人,但是老师不能这样,所以如果EQ不好又要当文科老师的话,估计会很痛苦。我爸理论上是一个语文老师,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批改过我的作文,起码在我印象之中从未有过。即便是看过又或者是修改过,大概也是因为我里面有些错别字又或者是词语搭配不当,他从未在我的作文里主动让我修改某些观点。但我妈不一样,她是那种当我写作文的时候,恨不得把我全盘推翻,要我以她的观点以她的风格把东西写出来的人,所以当小学的时候老师要求写完作文才能回家的时候,我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在家里写作文,即便我好不容易憋出来了,也会被我妈一次又一次推翻。当我妈觉得那篇作文写的终于OK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不知道那写了什么,因为那根本不是我写的。

我妈是那种有强烈控制欲的人,一定程度上我也遗传了她的这个特点,所以当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又或者修改或者给别人的统计分析给意见的时候,我也自然而然会这样。错别字和词语搭配这种东西很容易就可以改过来,但是有些时候除了这些鸡毛蒜皮的部分以外,还有一些观点需要充实,又或者是某些部分不应该写出来。以前当我批改的时候,我觉得就应该以我想的那样,但现在我会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完全遵循作者的意愿了?但换个角度考虑,某篇东西交出来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团队的结论。如果想少绕弯路,一开始我就得制定好思维导图,确定整体方向以前某些细节的展示方式,但这样显然就会限制了其他成员的想象空间。一开始我是这么做的,但是后来我放手了,不过当我放手了以后我又发现,因为经验上的确有差距,所以他们没有意识到一些我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于是最终他们只能按照我的风格去修改完善。对他们来说,可能会产生我小时候的逆反感觉;对我来说,我也很矛盾纠结。

所以啊,能纯粹为自己而写真的很幸福。

2022-02
16

包饺子

By xrspook @ 8:50:26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当要进行集体活动,要包饺子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身边很多人都不会包,无论是我的大学同学,还是工作以后我的同事。我的同学不会包饺子这个还可以理解,因为南方人通常来说吃饺子的几率不高,北方人逢年过节必定吃饺子,但是南方人几乎没有这些习惯。大学的时候,我的同学绝大多数都是广东的,所以为什么他们要搞包饺子这种集体活动呢?

昨天是元宵节,单位搞了些活动,比如说包汤圆,比如说包饺子。跟我的大学同学比起来,单位里起码有一半的人以上都是外省的,他们之中的很多都来自河南,但他们居然也不会???最后剩下包饺子的人不多,有些人只是玩一下就走人了。男的不会包,女的也不会包,有些觉得自己会包,实际上那种手法就像是完全不会包饺子的人直接把皮捏起来。直接把皮捏起来这个操作幼儿园的小孩子也体验过,那就是纯粹把肉放在饺子皮里,外面沾一圈的水,然后把皮对折起来。我不记得幼儿园的时候包过汤圆,但我们真的包过饺子,当时老师就是这么教的,绝大多数同学也是这么做的,当然有些很神奇的例外。我算是运气比较好的,因为在幼儿园包饺子之前,我已经在家见识过。但是用那种最基础的办法把饺子包起来,总会被家里的大人笑话。

虽然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但是在我小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吃一顿饺子。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我也不知道,反正过一段时间家里就会包一次,在外婆家包,在我自己家也包。但是我们不像北方人,逢年过节都要吃饺子,对我们来说,饺子不是一种仪式感,是一种比较麻烦的东西,当我们想的时候就可以吃,但不会经常做,因为当时的市场还没有配备绞肉机这种东西,要吃饺子就得自己用刀剁肉馅,显然这个操作很麻烦。而且相对于吃一顿普通的饭来说,吃饺子的时候需要用到的猪肉也比较多。肉的比例比较多,大家吃的量也比较多,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吃一顿饺子费用很高,而且还很麻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用我妈的手法包饺子。然后每次当我提出要吃饺子的时候,我妈就负责准备馅料,我负责包。当我做其它事,不在我妈催促我开始的时候开始,她总会把我骂一顿。当我的饺子包得不够好,煮的时候开口漏馅,她更加会把我骂得死去活来。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包得不好看要被笑话,水煮的时候开口更加会被骂得一塌糊涂。吃饺子是为了可以大口痛快地吃肉,但是在那之前要一个雷都不睬,那真的是很难。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把我训练成我包的饺子外观不错,不会开口,同时速度也很快,因为速度太慢的话,我妈在我包了一半的时候开始煮,如果她煮好了我还在还在包,显然又免不了一顿责备。

北方人包饺子是一大家子,一起开动,有的人和面,有的人擀皮,有的人包,有的人煮,但在我家。饺子皮是现成买回来的,所以就只有一个包饺子和煮饺子的流程。无论是什么牌子的饺子,我一直觉得家里自己包的饺子是最好吃的。韭黄猪肉馅的饺子点酱油和致美斋浙醋的味道至今是我的最爱。

2021-12
10

我没错

By xrspook @ 8:43:11 归类于: 烂日记

憋了一路直到回到单位,回到自己的宿舍,才给我妈发了个日志的链接,然后再补了两句之所以发那个链接的缘由。我妈憋了一整天,直到回到家以后才给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起她昨天获取到的消息,以及她看到我写的东西以后的感受。如果是我自己做错事了,我挨骂受批评种事我不会跟我妈说,尤其是工作以后。

还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本来我是负责锁班门的。因为我家就在学校对面,所以老师委派了这个任务。但是班里有些顽皮的就是放学以后死活也要赖在那里不回家,他不走,我也走不了。在各种催促无效之后,我直接把他锁在里面。我并没有打算把他锁在里面就一走了之,不过是想吓他一下而已。但接下来的那一幕,是我从未想到过的。隔壁班的班主任过来给了我一巴掌,然后训了我一顿,叫我马上把那个同学放出来。当我开门以后,那个同学以箭一般的速度直接冲了出来不见影了。接下来就是老师不断地责骂我。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有没有哭,反正回到家以后,我妈好像觉得我不大对劲。当时我正在看明珠台的art attack,但实际上。我的脑子里仍然是刚刚发生的那件事。最终我妈用巧克力撬开了我的口。我已经不记得有没有因为那件事班主任找我的家长谈话,反正我记得那一次我妈好像没有骂我。小学的时候我妈的打骂是密集型的,但在那件事上她没有。我妈没有,但不代表我的班主任没有,虽然她没有打我,也没有像隔壁班主任那样训斥我,但是她就是默认我这样做不对。自从那一次以后,我不用锁门了,由我的一个同学负责,因为她跟我住在同一栋楼,我们都住在学校对面。我觉得我的班主任对我的责骂更多是因为隔壁班主任向她投诉,更重要的是,那个老师年纪比她大,资历比她老。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原因,所以二年级的时候我得了肺炎,但是班主任却不允许我在自习课的时候请假去打点滴。我打的点滴耗时要比别人长,因为我对青霉素过敏,只能打红霉素,红霉素那瓶药的份量是青霉素的两倍甚至以上,所以我必须得在医院待很长时间,但即便这样,班主任居然不允许我自习课请假。这件事无论什么时候说起,无论是家长还是同学都很不明白,因为当时的自习课就只是大家在那里各自做作业而已,老师不会额外给我们加课。

这一次当我跟我妈说起我的出差遭遇以后,她好像比我还要气愤。我不知道这是她的真实反应,还是只是在安慰我。其实我这么大个人也不需要安慰,我不过是想找个人发泄一下。某些事情我不能跟身边太多不知情的人说。如果我妈能预料到十几年以后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我确信她当年一定不会找人帮忙。如果我能预料到这个,我也死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帮忙。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很重要,但是如果因为这个无端端要背一辈子的冷眼,我宁愿工作辛苦点,钱少点。

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没有错,但是别人可能不这么认为,我做出来的事不可能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对得起良心,过着快乐,让别人说去吧。

2021-09
13

一直挣扎

By xrspook @ 14:27:3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看我妈去看了香港电影《妈妈的神奇小子》。在去看之前我一直没有跟我妈说那到底是什么电影。之所以不说,是因为如果她知道这是一部香港电影,没看之前估计已经才跟我碎碎念了,而当我跟她说女主角是吴君如的时候,估计她那碎碎念会更加强烈。所以我宁愿直接不说。上个星期我才知道这部电影上映了,但是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天,所以我只能这个星期再去看。我非常清楚这样的话,让我选择的机会会少很多,因为首映的第一周排片是最多的,而且优惠肯定有。这不是一部大片,但我确信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片子。因为从月度的口碑排名看来,它排在第三,在两部进口片之后。看之前,我不想了解太多关于这部片的各种细节,但从演员的配置以及故事主要内容我确信这必定是一部好片子。里面除了几个老演员以外,我根本叫不出名字。看到这部片子里的吴君如,让我想起了《女人四十》里的萧芳芳。香港的女人莫名强大。香港电视剧或者电影表现的女人,并不是因为她们能力上有多么的过人,而是因为她们的勤劳、她们的无私付出、她们即便很苦也一直迎难而上。在这之前我已经在《岁月神偷》里见识过当妈妈的吴君如。从前听到吴君如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会自带那种无厘头的念头,跟周星驰类似的感觉,但经过《岁月神偷》和《妈妈的神奇小子》以后,我实在太佩服这位女演员了。

同样是一部运动电影,跟《摔跤吧!爸爸》比起来,《妈妈的神奇小子》里面我感觉有更多的无奈。比如说在1985年的香港,一瓶皇冠盖的玻璃瓶汽水也要两块钱。但是2000年以后,居然政府给残障运动员每个月的补贴只有3000块。3000块在香港等于是300块,几乎等于没给钱。所以这跟香港的老人领水果金有什么区别呢?我不知道他们健全的运动员每个月的补贴有多少?但即便残障运动员已经是奥运会、破世界纪录的的级别,政府也仅仅资助3000块钱。别说用来训练,哪怕是用来吃饭都不行。吃饭都没办法保证,怎么进行全职训练?为了能进行全职训练,运动员不得不自己想办法、找经理人、代理各种商品,拍各种广告,但这样必定让运动员分心。让人无奈的是,如果他们不这么干的话,他们就没法继续下去。残障运动员跟一般的运动员在这部电影里,我觉得最大的差别可能是残障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更长,有十几年,如果早出道的话,甚至会有20年。这20年靠那一丁点的政府津贴以及即便拿了奥运金牌也只有正常运动员1/30的奖励,他们能继续坚持下去真的是个奇迹!十几二十年的运动生涯,只能纯粹靠家人养着,这实在太难了。

我是看着香港的电视剧和电影长大的,所以我明白主角生活的那个社区那个那种房子意味着那一定是一个公屋屋邨。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家庭收入一定很低。在《摔跤吧!爸爸》里,当女儿们打出一些成绩以后,虽然片子没很明显地说到他们的生活有明显的改善,经济水平有所提高,但起码当女儿们的竞技水平到达国家甚至者国际层次的时候,有国家的资助、有更好的运动场地、更科学的教练团队。但神奇小子这么多年跟的都是那个教练,都是在那块场地。当运动员很不容易,当残障运动员更加不容易。即便他已经是那种世界纪录保持者的水平,他依旧不得不为他的基本生活挣扎。

《阿甘正传》涉及的深度广度更大,但是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香港片《妈妈的神奇小子》。

2021-07
4

戴好口罩,走路回家

By xrspook @ 17:39:4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走了一条堪称神经病的路线。首先,第一站我们搭地铁去了康王路的城光荟剪头发,5月15号我们也干了这事,但就因为我们去剪了个头发,然后去旁边的和业广场的麦当劳吃了个午饭,结果穗康码就变黄了。但实际上龙津路的那个阿婆发病的时候离我们去城光荟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6天。也正是因为5月中旬的那个经历,让我们测了很多次核酸,进行了好些时间的隔离。虽然这都不是被运到某个地方的硬隔离,但是光是心理上已经让人觉得有点不舒服。现在广州的新冠终于连续好几天清零了,重症的也全部解除了。昨天搭地铁的时候也只需要过安检,不需要亮健康码了。星期五我回家的时候进入南岗地铁站,他们不仅仅要看我的健康码,还要盯着看那个时间,以防我是截图骗过他们。

憋了一个多月,我觉得我跟我妈都憋疯了,所以剪完个头发我们就下去家乐福逛了一圈。出来了以后,决定我们要走路回家。从那个地方回家,我们就必须跨过珠江,而我们计划的方式是走那条刚开通不久的海心桥。因为我在城光荟看的时候,海心桥还有很多预约名额。但是当我们走到二沙岛,我们确切某个时间段能到达那条桥的时候却发现名额几乎没了。有一个时间点,我已经抢到那个号了,但问题是抢完以后发现因为太急,我把自己的身份证号写错了。所以我只能取消预约重来,再进去以后发现那个时间段的名额没了,往后的时间段也没了。二沙岛我们已经走了一大段,如果真的不能走那条桥回家,我们就只能走广州大桥。但就在我们快要到广州大桥的时候,我终于抢到了上桥的名额。我不知道那些名额到底是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放几个出来,大概是因为有些人觉得自己时间不合适,所以取消预约了吧。反正我们的运气就是这么好,踩着最后15-16点预约名额尾班车抢到了上桥的资格。

我们从城光荟出来,然后一直向东走,先是穿过龙津路,然后是惠福路,接着进入文明路,之后转入文德路、万福路。在惠福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家尊宝,所以进去吃了个午餐。因为这个7月特价的是10寸的海鲜 pizza,日历价只需要21块钱。海鲜披萨如果放在周二会员日,要22块9。如果不是大夏天,一个披萨也就能解决问题。但因为太热太渴,所以我又买了两杯杨枝甘露。换做是平时,我妈也不会问吃披萨的时候我们要不要买些饮料。既然她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她是有需要的,所以我就买了。

吃过午餐以后我们继续出发。在惠福路上的时候已经偶发阵雨。当我们走完全程都有骑楼的万福路,到达越秀南路的时候,突然间雨就下大了。从若有若无的飘着几滴雨到下得很大很残暴是刹那间的事。越秀南路上几乎没有可以避雨的地方。但幸好狂暴了一阵以后又稍微少消停了一下,所以我们赶紧前进。当我们从越秀南路转入东沙角路的时候,雨又开始狂暴起来,于是我们在越秀时光的那个楼盘的临街商铺那里等了好一阵子。当时的彩云天气说雨大概还要下40分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接下来会放晴。我感觉我们没有在那里等40分钟那么久,因为当天还飘着小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离开。我们从东沙角路进入沿江路,然后一直向东,进入二沙岛。沿着大通路一直向东,然后进入砥柱街,来到了二沙岛的江边。我是在进入了晴波路以后才开始去预约海心桥,接下来就遇到了我上面的囧事。或许你会问为什么我不早点预约呢?因为根本判断不到我们到达海心桥的时候是几点?这有吃饭的因素,也有下雨的因素。如果不是因为要避雨的话,我们起码可以提前半个小时到达海心桥。那样的话,预约时间就应该是14-15点,但总算我们如愿上桥了。其实海心桥也不是真的非常的特别,对我来说那就是一条跨江桥而已,不过相对于其它桥来说,好像那个过江的跨度比较小。我不知道这条桥是不是一直都要预约下去,如果这样的话对跑者来说就很不友好了。

从海心桥下来后,我们走的 是平时回家的路线,但在回家之前我要先去做个核酸。因为麻涌昨天要进行第5次全员核酸检测,我们这些不在单位的人也要带着昨天以后才出的核酸报告回去上班。做完核酸,我们又兜回去四季天地的百佳转了一圈,然后去赤岗的麦当劳吃了个买1送1的麦旋风。如果广州塔下面的那个麦当劳有这个买1送1的麦旋风,我们早就吃了,但问题是不知道那家麦当劳为什么没有。吃过雪糕后,我们真的就高兴地回家了。

早上9点多出门,下午回到家的时候接近傍晚18点。这期间我们走过的路肯定也会让人震惊得目瞪口呆,在盛夏,在全程规范戴着口罩的前提下这般玩!我们大概合计走了14K的路,现在大概也只有我妈肯跟我在广州城里折腾走这么远。

要珍惜那个肯跟你瞎逛一天的人。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