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4

主动做某事

By xrspook @ 9:22:18 归类于:烂日记

义气这种东西,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跟谁才能真的去谈。但我发现一个现象,越是有钱的人,你也不能跟他们谈那个东西,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用钱去衡量的,而义气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计成本,无论付出多少金钱、精力或者时间。

我觉得义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大概是因为还是少年的时候,我武侠小说看多了,但实际上,在我看看武侠小说之前,那个东西早已扎根在我心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大概是因为我还是少年的那个年代社会主流的风气就是那样,所以当时的电视剧和动画片潜而默化地就会给我们灌输那种东西。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怎么才完美?

我觉得现在的人的价值观跟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现在我该怎么跟00后,10后他们谈什么是义气呢?他们还小的时候,家长就用无数物质上的奖励诱导他们做些什么或者不做什么。比如我的一个同事,儿子四年级了,有一次家里吃饺子,她出20块钱让儿子包10个,也就是包一个饺子两块钱。我跟我的同事说,我可以给你包100个,你给我200。她跟我说用不着,因为他们吃不完。在我那个年代,孩子为家庭做事是理所应当的,当你不自觉去做的时候,你就会被责备。孩子的天性是贪玩图新鲜,所以看到大人干那些的时候自己也会恨不得帮一把。我小的时候,更多情况是大人不让我帮忙包饺子,因为他们觉得小孩子包的不好,老是散开,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但是,当我读小学以后,尤其是初中以后,家里包饺子的操作基本上都由我一个人负责,如果我躺在床上没及时起来干活,我妈一定会把我骂死。我妈从来不会恐吓我说如果我不去包饺子我就没得吃,要自己顾自己。在她的狮吼之下,我也不可能一直躲在被窝里不起来。在家里,我妈没有一天是不吼,所以我觉得被她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从来没想过吃饺子的时候我不亲手去包。从前我妈觉得她包得比我好,但她后来觉得无所谓了。还记得大学某次班级活动包饺子,我居然成为了同学的师傅,原来无论男女都有很多没包过饺子。但这也说得过去,因为我们是南方的孩子,所以我们没有在某些特定节日吃饺子的习惯。我熟练的手法把他们吓了一跳,因为他们觉得这跟我平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场很不一样,在他们眼里包饺子是很女人的事,但在我心中,工作无所谓男女,只要力所能及,那份工作就可以做。为什么包饺子这种事情就一定是女性独有的活儿呢?虽然在包饺子这个问题上,我包得很在行,但我不会擀饺子皮。在南方,我们的饺子皮是从外面买回来的,不需要自己擀,所以如果你让我整套流程下来,包括馅料调味以及从面粉开始做饺子皮,这些步骤我肯定不在行。但只要给我几次学习以及练习的机会,我必定能把那掌握好。倒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或许在以后会成为我的谋生手段之一,而只是觉得掌握这种技能挺有趣。

如果孩子必须得用各种物质奖励的手段诱使才会主动去干某事,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没救了。

2019-08
9

缝衣服

By xrspook @ 8:44:35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傍晚回宿舍,我补了一下内裤,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内裤上的洞洞了。修补方式是在内裤的外面用封口的针法(在外面才不会顶着自己),这样的好处是缝过的地方不容易散开,即便遇到的是非常容易散口的布料。但显然,这种针法相当的耗费线材。还记得第一次学这种针法大概是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当时某个手工劳动的作业是绣一条手帕。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在一块布上面用一些针法用线拼凑出一些图案,但实际上,那个作业除了名字我以线的方式绣上去以外,核心部分的那朵花我用的是封口的针法缝上去的。当时我有质疑过我妈这样做到底还叫不叫绣。理论上家里应该有绣花箍,但当时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于是就只好大概了,结果是缝出来的那个东西皱巴巴的。但即便这样,那个作业获得的分数好像不低。至于为什么,我至今没想明白。那外框方形的布片是我妈用缝纫机缝出来的。中间那个红色绒布的花也是她剪出来的。我已经不记得她给我示范缝了多少个花瓣,反正不同师傅的手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封边锁针的缝纫方式直到我工作以后,闲得无聊缝了一大堆小东西以后,我才算是掌握了。当时我找来了一大堆的小布以及一些纽扣。然后用封边的方式缝了一大堆鱼。之所以可以一大堆,是因为每条鱼的结构都非常简单。最用心的地方大概是每条鱼选择的布料以及纽扣组成的眼睛。那一堆鱼我直接送给一个同学了。为什么要那么干?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记得在缝那一堆鱼之前我先缝了一个大细超。而之所以缝那个东西,是因为我的一个同事包包的挂饰有好几个那种东西,所以我就自己缝着玩了。同事的挂饰用的不是普通布料,而是皮革,但我没有皮革,也就只能用普通的布料了,而且我还没有那种不容易散口的布料,所以也就只能拿到什么用什么了。显然用不容易散口的布料比用一般的布料缝出来的效果好很多。

很多女孩子小的时候都玩过洋娃娃,但不是每一个都会为自己的娃娃做衣服,而且不只是做一件而是做一大堆。帮我的洋娃娃做衣服的人不是我妈妈,而是我外婆。我还清楚的记得外婆没读过书,不会写字,但她可以在布料上剪出他想要的形状。外婆的手指比较粗,所以她做出来的那件衣服的袖子都比较粗,因为如果再细的话,她的手指就通不过了。对某一个娃娃来说,那件衣服有点宽大,但是那件衣服可以通用给我好几个娃娃穿。后来外婆还给我的娃娃做了裙子和裤子。我妈不屑给我的的洋娃娃做衣服,但是外婆却很乐意这么干。我已经不记得一开始是我央求她给我做还是她主动这么做的了。在我的记忆之中,外婆没有给我做过衣服,但是我妈在我小的时候经常给我做衣服、裤子、裙子之类。我至今不会做给人穿的衣服,但我却可以像当年外婆那样,在不用尺子丈量的情况下做出和我的娃娃相匹配的衣服,虽然我的手工向来都不好看。在拿针线方面,外婆是我的启蒙老师。她没有教给我系统标准的东西,但是她的那种无招胜有招对我影响很大。

对大多数人来说,缝纫的效果必须得好看,但是对我来说,缝纫最重要的是实用。别人通常觉得我大大咧咧,所以他们不会想到我在缝纫手工方面有一手,无所谓,反正我不是做给他们看的。

2019-05
10

妈妈多舛的命途

By xrspook @ 21:18:08 归类于:烂日记

我妈今天跟我说,她有可能在小学的时候留过一次级,之所以那样是因为那一年她根本就没上过课,一整年都病了,而且一直不见好转。但是她也记不清到底是不是发生过这种事,因为别人好像也没有提起过。自己有没有留过级种事理论上是不可能不记得的,但实际上就是这样。她说那一年她都在咳嗽,怎么看医生都不见好转。家里是做粮食运输的,所以她就一直在家里那条船上,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她说现在她老是咳嗽的慢性支气管炎就是当时落下的病根。她不说,我根本不知道曾经有过这种事,我出生到现在从未听说过她留过级。虽然外婆外公把妈妈的三姐妹都养大了,但一个落下了咳嗽的病另外一个缺维生素,所以曾经有段时间试过失明。老大的跟排第二的都有过这些毛病,最小的暂时我还没听说过在身体上曾出现过什么状况。也不能说最小的那个智商有点不如大的,但是我就觉得在某些事情上她会缺心眼。这些病这些颠沛流离都是那个时代穷的产物。没人说得清为什么那些病会找上他们,但显然如果当时她们的家庭经济条件好一点,父母的知识多一点,大概就不会到达那个地步。

我妈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年病了一整年,初中毕业的时候外公跟她说因为家里没钱,所以无法供她读高中,于是她只能去不用给学费、有生活费、毕业后还包分配工作的中专。中专毕业后,刚好遇到文革,于是她不得不上山下乡,被分配到广东省偏远的地方。文革结束,高考恢复了却被告知初中生可以考高考,高中也可以,但偏偏就是中专的不行,因为他们已经有工作了。鬼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规定。就学习成绩来说,我妈其实挺聪明,但因为她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遇上了特殊的事情。

努力调回广州以后,在别人的介绍之下我妈认识了我爸,然后结了婚,37岁的时候把我生下。我刚上初一,我妈就退休了。在我大学毕业之前,她东奔西走做过各种各样的事,首先是因为她还精力旺盛,其次是因为一定程度上这能增加家庭收入。在我工作两年后,我妈被诊断出有结肠癌。首先是手术切除,然后是化疗。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超过5年,一切正常,从医学上说已经痊愈。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命运会如此跌宕起伏、困难重重。如果改编成电影的话,甚至观众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这是瞎掰的。为什么这种主观客观倒霉都会发生在她身上?我刚出生不久以后,因为我妈单位的福利太好,外婆就叫她产假(一个月?)一结束就回去上班,那个时候我开始戒人奶,但是我爸却买错了婴儿奶粉。在理论上身体长得最快的时候,我一个月只长了一斤,几乎没有变大。理论上这种事如果算倒霉,应该算上我的头上。买错奶粉这种事是我爸爸干的,但实际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妈认为这是因为她的倒霉延伸到我身上。

有时我觉得在两件事情上,我妈是不满意外婆的。一个是因为外婆不会照顾,所以小学的时候她病了一年,其次是在我出生不久后外婆就让我妈回去上班,让我开始戒人奶。我妈总觉得如果可以重来,由她做决定的话,估计小时候的我会更强壮更聪明。不是每个小孩都会像我从前那样,一个星期小病一次,一个月大病一次。其实那些记忆我都不大清晰,虽然我知道有发生那些事,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不觉得我要因此怪责任何人。

和我妈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2019-04
20

不想分离

By xrspook @ 17:51:01 归类于:烂日记

把手机的语记打开了好几次,但我仍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不完全是因为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没有什么话题,而是因为有些东西貌似不能谈,又或者我可以直接在和别人的对话里说出来讨论一下,但却不应该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发泄。所以该说些什么?我费了好大的劲都没想好,直到现在开始语记了,我仍然没确定到底主题是什么。

前天晚上我做了个关于外婆的梦,刚才的午睡我也做了个奇怪的梦,近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梦。刚刚午睡的梦里我哭了。我只是流眼泪,我没有哭出声音,而当我真的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自己连泪也没有流过。外婆的那个梦我还隐约记得,因为醒来以后好几个小时我仍然处在低落的情绪里,但刚刚做的那个梦醒来以后,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到底刚才梦到的是什么内容了。

那天晚上做的关于外婆的梦之所以让我有点感觉很低落,是因为那个情景设定在外婆时日无多的时候。首先我们在家里吃完,然后到外面去,外婆首先去了一个店吃吃面条,吃完以后她又飞快地奔到另外一家,我们还没给钱,她已经开始吃别人桌子上的那些东西。那是上一桌人吃剩下的,剩了很多,她看到某些东西很想吃、于是就开动了。店家又好气又好笑,因为那些食物是这样一个出处,所以店家没有收我们的钱。追上去以后我们跟外婆说,以后不能这样,在吃之前要先给钱。吃完那些东西以后,我们来到了一家包子店。我们再三跟外婆说要先给钱点餐了,然后再吃。最后我们点了个大的叉烧包。吃完那个以后,我们继续去另外一家店,但具体吃的是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就是一路吃。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吃得下那么多。外婆不仅仅是吃得很多,而且走得也很快,我要跟上她有点困难,而我妈通常是落后了很多才终于赶到。到某一家店吃完了以后,外婆说她要上个大号。在他上厕所的时候,我妈跟我说不能让她再吃下去了,但我跟我妈说,都到最后的时刻了,你就满足她的要求吧,你也知道人在离开之前肯定要先放下所有的,这一次上厕所估计就。接下来,我们并没有等到那个让人伤心的事情发生。因为没有等到结局,我就已经醒过来了,但那就像一个蒙太奇剧情,即便不展示在你眼前,根据你的联想,你也会猜测到那样的结果。别离这种东西总会让人感到伤心。但现在的我好奇怪,我总觉得相聚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真的让我感到有多高兴,甚至可以说相聚完全无法给我带来幸福感。我只是希望不要夺走一直在我身边的东西,但显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合与分永远都是处在动态平衡之中。这个时候,只有对某件事高度专注才能让我转移注意力,把我从这些有点大学问味道的人生哲学里解救出来。

每次回到外婆家附近的市场陪我妈买菜的时候,我都会有种过家门而不入的感觉。虽然那个已经称不上是我们的家了,因为里面没有了我们的家人。每次去那里我都会有种莫名的淡淡的伤感。市场还在,街坊还在,但我们的亲人不在。每次回到那里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勾起我心底亲人不在了这种事实。我妈隔两天就会去那里买菜,所以显然她没有我的这个阴影,我到底得花多少时间才能看淡这个呢?

2019-03
22

控制体重

By xrspook @ 22:01:4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回到家上体脂秤,终于显示我的基础代谢高于标准了。体脂秤计算出来我的基础代谢应该达到1324,而昨天我的数值是1331,今天晚上也称了一下,数值是1326。好不容易我终于稍微超过了标准值,但这些都是晚上的测量结果,今天早上起来测量的是1301。为什么我的基础代谢永远都这么低?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是那种喝水都会胖的人。即便不吃多,日积月累下来体重也会慢慢上升,更不用说吃多了会有什么结果。相比之下我妈就跟我很不一样,因为她比她那个年龄段的基础代谢多了100多。但即便这样,她说她也不是真的那种怎么吃都不胖的人,自从外婆去世以后,她说她的体重一直在上升。当然也有偶有下降的时候,但总的来说趋势就像近期的股市一样。

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衡量自己的基础代谢,但我觉得近期当我应该清醒的时候我会精力旺盛,而到该睡觉的时候总是会感到困和立即想睡觉。想睡觉是一回事,身体疲劳又是另一回事,即便到想睡觉的时候,我也没感觉到身体很疲劳。总的来说应该是近期虽然也做了某些挺变态的事,但是却感觉不到身体疲劳,即便有些时候感觉累了,但过一阵又会恢复过来。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身体学会了正确的燃烧。在必要的时候加油,在需要慢行的时候减少油量输出,而不是一直都处于低速浑沌状态。近期我不会觉得早上不想起来,又或者是起来没多久以后就又想再去睡觉。

前几天同事问我是不是慢跑可以减肥,我实在不好回答他的问题。以前我觉得这是显然的,但现在我知道如果慢跑不积累到一定的量效果不太好,而且当身体已经习惯了慢跑那种消耗以后你会感觉停滞不前,也就是俗称的平台期。相对于其它运动来说,慢跑激发出的那种快感会少一点,你或许会得不到其它运动那么大的成就感。相对于其它运动来说,慢跑很耗时间,但是我又不确定如果只做其它运动而不慢跑,会不会效果更差。因为过去几年我从来都没试过完全把慢跑放下,我只做其他东西。我觉得交叉起来会互相促进,但问题是当人懒惰起来又或者是其它事情太多的时候,对我来说凑数慢跑已经不够时间了,我怎么可能再插入其它?我喜欢游泳,喜欢瑜伽,喜欢普拉提,喜欢HIIT,喜欢kickboxing……但时间就这么多,不可能关照所有,更重要的是相比于其它运动,我在跑步上设定了任务底线而其它没有,所以我必须在保证跑步能完成的基础上才去穿插其它。30多岁的人还没成家,没有老公,也没有孩子,父母暂时也不需要我照顾,而且所做的工作也不算压力非常大,我尚且觉得时间不够用,其他人情何以堪。

那些像我一样,喝水都会胖,却一直能够控制好自己的体重,把握好自己人生的人,我非常佩服。因为我深知这其中的自律太不容易了!!!

到底怎么样才算把握好了自己的人生呢?我觉得这个东西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所以当别人跟我说其他人都这么干,你为什么不这么干的时候我会无视他们。

Page 1 of 2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