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
5

只有一个娃娃

By xrspook @ 18:09:14 归类于: 烂日记

估计没有多少个孩子不喜欢娃娃,我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当别人拥有的时候,我没有,但是我却没想过要把他们的要过来。我知道我不会主动跟家长说我要这个东西。我到底我又有多么想要那些娃娃呢,我自己也说不准。

还记得小的时候我家就只有一个娃娃,准确来说是一只粉红色的熊。是什么熊我也说不准,因为理论上熊不应该是那个模样的。我直接把那个东西当做是我的沙包。很久很久以前那两根象征着是熊的嘴巴的毛线就已经被我搞掉了,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熊的两个眼睛也被我挖掉了,但是那只熊居然没有散架,有时候我会拿个绳子挡住熊的脖子把它挂起来,成为我的沙包。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的时候父母为什么居然没有阻止。那只熊还真的顽强,除了某些东西缺失了以外,居然没有散架。更多时候那只熊都是两条腿和身子会被折叠起来成为我们一家三口的枕头。其他女孩子大概不会这样玩娃娃吧?如果我拿到的不是一只熊而是一个娃娃的话我还会这般虐待吗?估计那个时候我就不敢这么做了,因为我那一整只熊里面天塞的都是海绵,除了眼睛以外没有硬的地方,但娃娃的话起码脑袋跟四肢理论上应该是硬的。

那只熊是我妈的一个同事送给我的,具体是谁我已经不记得了,但如果问我妈大概她仍能记起。除了那只熊以外,我就再也没收过什么娃娃了。爸妈从来不会买这种东西给我,大概因为他们看到了那只熊的遭遇以后,觉得千万不能这么干。但起码我没有拿什么锐利的东西切或者剪那只熊,所以虽然已经过了30多年,那只熊现在还现在还依然挤在我的衣柜里。之所以说挤,是因为它被塞到了一个理论上它应该塞不进去的地方。

还记得从前某次我妈的某个同事搬家,她家有一个很大的毛茸茸的娃娃,是白色的,具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那个东西的造型你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别人搬家不想要是因为体积太大了,根本没法洗,洗衣机塞不进去,即便塞进去了也洗不了。当时我爸在印染厂当质检,他的那个地方有个很大的洗衣机。除了洗衣机以外还有烘箱,所以那个东西就被我爸拿回去洗了。洗完以后可以怎么做呢?只能把那重新用胶纸封起来放在那里。弄脏那个白色的东西太容易,但是要洗那个东西又太艰难。我们搬家的时候貌似把那个东西丢了,因为实在没办法继续款待它。

在外面看到一些大娃娃的时候我会不会心动呢?可能有那么一下,可能会觉得可爱,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去宜家的儿童区的时候,那里有很多娃娃。我会过去把它们虐待一番,但是如果你让我挑一个走的话,我好像哪一个都没有太大感觉。当我看过它们的价格以后,就更加对它们没感觉了。

到底别人把娃娃买回家以后是怎么对待的呢?只是把它放在那里吗?还是说就像孩子过家家一样,要和它们开展一些故事呢?小孩子玩过家家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现在再让我做那些事的话,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我是一个注定了不为娃娃所动的人。

有话要说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