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

再三校对

By xrspook @ 10:39:2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洗过澡后,干了些单位的事,算是非常顺利了。因为我完全没有遇到阻力就完成了,所以在晚上11点之前我已经收工。我大概是晚上9点多开始干的,虽然做的事很简单。但是也耗了一些时间。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之前一直没犯错误的话,事情就应该这么简单。但实际上有些事件,是很难说清的。最后出来的结果和理论上最乐观的结果一致,我觉得这算是比较走运了。

还记得,不知道从哪一次统计分析开始,我觉得校对完以后我就会把那丢给一个从前我做字幕的时候专门做审核兼压制的朋友。最近的几次,不知道是他很久没有做了,还是看得没那么仔细了,又或者是我的纠错能力提升了。连续两次,他都没有找出毛病。把稿子交上去之前,我要普通检查两三遍,用讯飞语记朗读检查起码两三遍,最后我或许会把稿子打印出来,再读一遍,又或者我看着电子版读一遍。我总觉得把稿子打印出来,朗读检查会发现一些之前我完全没料到的事。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审稿的,反正如果要我做这种事,肯定效率会非常低。对我来说,经常一个下午,用讯飞语记校对两遍以后,整个下午就没了。一开始的一两次校对总会很花时间,后面的那些的确速度上去了,但是某些小瑕疵还是会让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为什么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的毕业论文又或者是平时的作业,又或者是测验考试老师布置的作文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这样呢?如果我能在作文上这样,我也能在其他科目上这样,估计我的学习成绩会很不错。但话说回来,如果一辈子都能这么认真的话,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神奇了。毕竟如果不是写一篇很长的统计分析,我不会把稿子校对一遍又一遍。可以肯定的是,单位里的其他人也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写的时候已经很严谨,又或者是他们校对一两次以后效果一定很好,而是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他们的确没有我认真,因为他们总觉得把稿子交上去以后,领导还会批改,而却我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了。我觉得,需要修改的东西应该完全就在我这里结束,别人收到的是一个我觉得已经完美的成品。毕竟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小学生了,不是做完作业以后都得给家长检查一下,然后交给老师,若老师发现什么问题,责怪的不是写作业的那个,而是检查作业的那种。同样的道理,把一篇东西交上去给领导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抱着把领导也拖进水的心理,虽然那篇东西不完全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去了单位。当一个我顺从的领导会很省心,首先,他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而操心,而且我还会想更多,于是他其它工作也会更轻松。要做到这点,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你信任我,其次是你值得我的信任。如果那是一个我根本不信任或者我很鄙视的人的话,我绝对不会为他劳心劳力。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是为人民币服务,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纯粹是为某些人服务。

有些人穷其一生,或许都掌握不到认真和专注。对我来说,很久以前,我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但是我却不会在任何地方随意使用,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是有限额的。

2019-12
19

基本上写完了

By xrspook @ 10:10:4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叫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完成了一篇5000多字分析的两次校对,虽然其实每次需要修改的东西都不多,但是只要还有修改的内容,我就得一次又一次校对,最终一篇文章要校对多少遍才算结束我也说不准,我经常觉得校对这种事比写文章更痛苦。因为写文章的时候只要来劲了就可以滔滔不绝,但校对的时候因为所站的角度不一样,所以经常会发生各种纠结。我花了一个下午仅仅完成了文字方面的校对,图表上面的表述到底有没有问题我还没有研究过。我一直觉得图表的标题经常是一个让我很头痛的地方,因为我总不知道该如何起名。这大概是因为我看图看表的时候通常都不会留意他们的名字,但也有一些情况就是那不是专业的论文,所以根本就没有图表的标题。我更愿意花点时间在把图标本身搞漂亮上,而不是在那标题上花心思。我觉得只要我系统地学习一下,我大概就能很轻松地搞定这个,而不需每次都为这个头痛。在内行人眼里,我就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图表的展示方式没有问题,甚至有时还会有惊艳的效果,但图表的标题就像一个幼儿园没毕业的一样。

总的来说,我觉得这个星期我的各种东西推进的速度还可以,因为我前天已经完成了个人的工作总结。虽然前天一整天都被各种东西烦恼着,我甚至有段时间想去找同事要两个降噪耳塞。因为办公室实在太吵,我完全没没办法静下心来写东西,而且工作总结这种东西又跟我平时写的blog不一样,平时的blog我尚且可以行云流水轻易地整出来,但工作总结不能这么随意,所以在没有写出感觉之前,起步相当困难。但最后我总算搞定了,因为的确这个2019年我做过了不少东西,而且那些都是些大事,我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参与者,但永远都不是最重要那个。可以这么说,我参与的那些大事属于我的那部分我都已经很好地完成了,期间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而且我还在里面不断地帮其他人擦屁股。这些大事里的个人部分,我几乎都是最快最干净完成的那个。但显然在那些大事里,无论你多快多干净别人都看不到,别人在意的只是整体的效果。反正我也没希望过要在这里得到些什么,被别人认可些什么。自己做得怎样天知地知,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也就够了。我不只是做了一些别人要求我去完成的任务,我还主动做了一些别人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之所以要这样,完全是因为我对自己有要求。之所以要有要求,是因为一定程度上我有紧迫感,万一某一天我不在这个单位工作呢?我要在外面跟别人争饭吃,我必须得有核心竞争力。在这个相对安逸的单位,如果我对自己没有要求的话,那就相当危险了。所以准确来说,我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我是在保护我自己。虽然最后说不准这些努力最后会不会用不上,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学到的东西,别人永远拿不走。你们不创造机会让我进步,我就只能发挥主观能动性了。

我喜欢折腾数据,但我不喜欢文字校对。

2018-12
25

挤不出来了

By xrspook @ 8:33:30 归类于:烂日记

天天都在写东西,写到我都觉得自己有些江郎才尽的地步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分心去做其他事,比如看一下书,又或者是看过电影,但问题是我这么做死逼自己,一直都写各种总结,写各种报告,写各种分析,到最后我都已经不知道如何再继续榨干自己了。昨天下午我把自己的年终总结写完了。写完以后觉得字数有点多,所以今天可我可能还得砍掉一些昨天我意气用事写上去的东西。其实去年我写得比今年长,但我觉得今年的表格好像不太够用。写那么长,读的时候也麻烦,毕竟只是读一读而已,没有人会真心去看。今天我要删掉的主要是一些细节类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并不需要明摆出来。

写完今天的年终总结以后,我还有一篇国粮局直报系统的分析要写,但那个东西我实在不想花心思了。按照去年的套路,直接把数据改掉,把某些句子调整一下也就可以了,因为相对于其他的分析,我觉得那个纯粹是一个多余的存在,因为按照他们的套路出牌根本不可能整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东西。有意义的东西我在其它分析里早就挖掘过、写过了。之所以还得写这篇,纯粹是完成一道手续。其实我觉得那篇分析是没必要写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最最基层的单位。上一次的统计培训也说过,国粮局那些人没想过我们这些基层单位能写出些什么。因为我们手头上的数据就只有我们自己的,应该认真地去写这篇分析的起码得是一个地区,比如说一个市或者一个省的相关负责人。做这些事的都是公务员,而且还是相关专业毕业的高材生,他们肯定能写得出来,但是他们愿不愿意写那有是另外一回事,又或许他们只想让下面的人写上来,然后他们各种复制粘贴。虽然我知道直接这么干一点意义都没有。对他们来说,我们交上去的东西,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让我们交上去呢?他们让我们按时交数据,这个我没意见,但为什么我们也要把分析交上去呢?虽然很不愿意写那篇东西,但是工作还是得完成,那我就只好以应付的方式凑一下数。一定程度上,即便是我用来凑数的东西,通常也会比其他人好那么一点。

以前我觉得写分析之类的东西是水到渠成的事。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从原始数据的生成到最后的成文都由我亲自完成。分析和写作是最后的步骤,相对于前面的原始数据生成,后面的算是简单多了。现在情况不是这样,原始数据我需要收集汇总挖掘。的确,数据不是我生成的,但如何通过各种手段发现其中的规律就是我的工作。可以这么说,以前我从来没有非常纠结过数据背后的那些东西,但现在我手头上的数据多了,显然只是简单的罗列出来没有一点意思,但怎么才能找到我自己觉得有意思,别人也觉得有意思的东西呢?或许如果我经过专业的学习,我不会这么彷徨,但现在,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该从哪些方面出发、有针对性地挖掘出某些观点。

新招聘回来的那些大学生到位以后,我真的要虚心的请教一下专业领域的他们。

2018-12
13

改进

By xrspook @ 10:14:35 归类于:烂日记

总是抱怨别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其实不如抱怨自己,到需要采集数据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一些设置不完善。有些数据需要聚合,有些数据需要拆分。到底如何把握那个度,至今我仍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把数据聚合起来的确可以让我省事。有些要拆分的东西如果不把那分开,根本没把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但是如果把数据拆分得太多,到聚合的时候你又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规则是我定的,但当我自己整理的时候也发现问题,理论上这个东西可以通过设计好正确的逻辑去避免,但问题是,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我怎么能要求别人做出我需要的效果呢。今年的数据收集我基本沿用的是去年的方法,但明年我会对数据进行一些增加或者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工作量,完全就不需要一再重复了,这样可以减少我每天处理基础数据的时间,而在一些没办法通过基础数据整合出来的东西,我必须用更详细的方法记录下来。今年让我很麻烦的那些拆分与整合的数据,是因为今年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做好收集工作,而是过了大半年以后我才开始着手慢慢找回来。虽然这样也行,但是数据多的时候自然就会默认产生惰性,批量生产的时候人难免会犯错,那个错误到底在哪里,你又实在是说不清。

我觉得最应该改变的是我要把正在使用的Office系统换掉,从2003换成2016,因为在数据查询方面,2016加的某些功能是2003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比如说数据的不聚合功能,通过那样的方法可以轻松地对文字进行数据透视,但2003的数据透视表就只能把所有信息用数字的方式表达。明明可以通过窗口界面进行的外部数据联合查询,但是在2003里就只能使用脚本编写,虽然也能达到类似的功能,但显然这有点繁琐,而且必须小心翼翼,稍有差错就没有然后了。2016很早我就想换掉了,但是我需要使用的电脑是我家里那台跟我单位工作的这一台。该怎么说服领导让他给我买正版软件呢?或许别人会说用WPS不行吗?显然,Office跟WPS不是一回事,差太远了!专业的人不会用WPS,因为那只是一个高仿,核心的东西他们永远放不完全。2016这个东西貌似网上没有一个完美的破解版。几乎所有破解的版本最后只能过一段时间就去注册一次,才可以让软件继续使用。与其这么麻烦,不如直接买正版。半年之前,到处都可以买到2016的正版,但现在,微软官方商城的价格被提到非常高,而其它我知道有卖正版的地方貌似都已经不卖了,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微软在推他们的Office365。他们希望你每年都为软件给钱,而不是一次性地把软件的使用权买断。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一直赚钱,同时也保证了你可以一直使用他们的更新服务,让你的软件随时保持最新版本。对联网的人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这种特殊的国情之下,有些时候,我们的网络真的不怎么好,虽然理论上的网速很快,但实际上让人很着急。使用盗版软件是我们一向的作风,使用正版软件还是得每年都给钱,这会让人有点难以接受。我个人觉得给钱买服务这完全是可以的,但估计我的领导不这么认为。虽然,只要我提出要求,估计他们会允许我在这方面每年都投入几百块钱买正版软件。别人不会向他提这个要求,因为他们的工作不会迫切地需要用到这个。这也是我跟他们很不一样的地方。但同时我也会遇到这么一个问题,领导会不会说你找一找有没有破解版本,那么就可以省下一笔钱了。虽然即便那笔钱省下来了,还是不会到我的口袋里去。既然付得起钱,为什么要用盗版软件呢?破解版某些功能是憋足的,你得到完整的售后服务,何必呢。

我需要变好就必须改变,要改变就必须得思考总结。

2018-12
10

事多

By xrspook @ 11:13:4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12月,时间就感觉过得飞快,大概是需要在这个月结束的东西太多。工作上的东西有些一年到头你都做不了,唯有在最后这一个月里开始并结束。以前我觉得写篇东西是很简单的事,但上周结束小麦的分析以后我用了余下的天稻谷的那一份还没好。主要是越是往后做越是感觉有些东西我需要深层次地挖掘,于是,这件事就变得没完没了。在弄那份东西的过程中我觉得其实这样的分析是不是应该用ppt比较合适,而不是写doc。因为满屏都是图表,除此以外,文字其实不多,要说明某些规律,一两句话就够了。这些数据这些图表的思路如果由我人肉去演说显然要比交一份冰凉的文字好,虽然如果我技术足够高超的话,黑白的文字还是能让人有热血沸腾的感觉。要做到这点,我写的时候就应该很有感触,那些部分我应该激动到可以行云流水一般喷射出来,但显然,不断地跳转于图表制作和文字书写我很难为自己营造出那个氛围。搞完这篇稻谷以后我还有至少3篇要写,其中一篇是指定动作,另外两篇我可以合成一篇,但分开也好,合并也好,内容到底要挖掘得多深就完全得靠我肯投入多少,毕竟这个是我自愿的。没人强迫我必须得有写多少,但即便我写得很好他们也不会给我加工资。所以实际上我只是一直都在自己跟自己较劲,如果不能做得更好,人生有什么意思,但要做到这点,唯有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吸收并融会贯通新的东西。

工作上到年底就事多是摆明的,半路杀出来让我觉得事很多的还有TOH要2018-12-28在中国上映。退一步说,那不就是一部印度电影在中国上映,没啥好纠结的。上映之前和上映的时候看准卖票网站去买票也就可以了。但显然我是那种如果自己不超级投入就会觉得自己不够努力的人,所以这就很郁闷了。我可以怎么超级投入呢?我不加入什么粉丝团。曾经,图好玩的时候我想加入,但他们拒绝我,现在我是不屑加入那些东西。我跟那些组织是敌对关系的,即便绝大多数时候我不明摆说出来。我是粉丝,但我觉得粉丝团做的事我无法接受,所以我要以我的方式去做应该做的东西。但我应该做什么呢?做什么不做什么这对我来说得看灵感。灵感来的时候什么都会自动蹦出来,但如果时候未到,那是抓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这次,据说广州是其中一个路演城市。我已经有那天请假的计划了。至于礼物,我的计划是昨天线上广州马拉松的奖牌,因为那个东西很有广州风格,代表了广州这座城市,也代表了送礼物的人的身份——runner。但这东西有个悬念,因为那个奖牌据说是在20日内寄出的,如果真的要大半个月才到的话,肯定会错过米叔来广州的那个点了。所以,计划很美好,实际只能随缘。

我明明可以不过得那么累,但我习惯了什么事都做超量。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