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18

自己埋单

By xrspook @ 11:56:16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不知为何老是做错事,打计算器打错,搬字过纸搬错,能被搞错的几乎都搞错过了。但实际上我觉得自己的心态又很平静,没什么起伏,也没什么一直牵挂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之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是因为我心里在想着很多东西,不平静,所以犯错误,这次是为何我没想明白。跟平时有差别的还有今天我写在纸上的字很丑,数字丑到在难以辨别的边缘了。自感没问题,但反映出来的状况有问题,这是为什么呢???

昨天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跟领导说把我要买的3本Excel教程单位报销,实际上今天在我再三思考过以后觉得如果书买回来他们愿意埋单那就报,如果他们不愿意我觉得更心安理得。我喜欢看自己的书而不喜欢借别人的书,尤其是教科书。虽然通常我不喜欢在书上面涂改,但如果那书不是我的,看的时候会有些奇怪的感觉。所以通常来说我不会去借书看,而会选择自己买书。大三大四的时候我的确从学校图书馆借了很多书来看,那是因为我觉得那些书有的我已经不可能买到(老版本的马尔克斯系列),有的看完就看完,就像过眼云烟一样,之所以选择那些书纯粹是因为觉得做事要做全套,完成任务而已。我自己喜欢的、我觉得有用的书无论第一次看的是什么版本,最终我还是会入手纸质图书,有时甚至不只入手一个版本,中文版、外文版、中文新版…… 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从前粉JEA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他很喜欢看书,从很小开始就一头扎在书堆里不能自拔,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总幻想自己是那些魔幻故事里的骑士,在和怪兽战斗,长大了以后他娶了老婆(准确来说是第一任,有没有第二任我不知道,反正这个老婆已经是过去式了)也是很爱书的。所以他们家的书房很大,两人不只喜欢看书,还喜欢收集各种版本的同一本书。后来,连我自己也这么干了。收集同一本书的多个版本与其说是在乎书内容本身不如说是一种收藏癖,一种情结的追求。每本书都有每本书的回忆,什么时候入手,在什么情况下阅读,哪个版本让我印象深刻……《百年孤独》最终成为正版书的时候我入手了第一版第一次印刷的其中一本。那一本的装帧跟现在还在热卖的看上去没有区别,但对我来说“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和“第一版第N次印刷”不是一回事。

Excel是我自己想去深究琢磨的,和单位支持不支持没关系。如果单位报销了,有天我要离开,他们会让我把书也带走吗?既然我学习各种编程语言都是自己买书,为什么这个我要例外呢?虽然到那个时候估计没人会记得这本书的归属,而且除了我以外估计其他人会觉得这几本书和废纸没啥区别。武功秘籍用在恰当的人身上,那必将会发扬光大,但如果被目不识丁的捡到,估计只能用来烧个火做个饭或者取个暖。

技术上面投入的时间、精力、金钱一个都不能少。

2017-04
5

无谓的怨恨

By xrspook @ 10:25:2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看米兰·昆德拉的《不朽》的时候,看到了如此一段话。

阿涅丝完全可以肯定,她父亲就是厌恶这种亲密。船上的人推推拉拉,挤在一起,使他非常腻味,他宁愿淹死拉倒。和这些相互打斗、践踏,把对方往死里推的人肉体接触,要比独个儿死在纯净的海水里更加糟糕。对父亲的回忆把她从满脑子的仇恨中解脱出来,慢慢地,那个拍打自己的额头的男人恶毒的形象在她的脑子中消失了。她突然想到了这么一句话:我不能恨他们,因为没有任何东西把我和他们连在一起,我们毫无共同之处。

现实中的确就是这样,有些无端端的侵犯也说不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可能是一句话,是一个眼神,是一个动作。一晃而过,你甚至没有看清或者听明清。但潜意识里,你就是觉得那是对你不好的,你不喜欢,所以怨恨和愤怒由此而生。但是,做人有必要这样吗?那些不喜欢的东西,为什么就不能让它们左耳进去右耳出来呢?

举个例子,我在淘宝买了一些种子种薄荷,种到一定程度,我就照了一些照片,然后写了一大段话作为评论。某一天,当我打开淘宝的app,有个消息弹出来,通常我不会去看,但那天真的鬼使神差,我打开了。一个路人甲评论说,这些不是薄荷。如果这些不是薄荷,那么这些是什么呢?你能给我展示一下从种子长成的幼苗薄荷到底是怎样的吗?仅仅一句“这不是薄荷”。看到以后,我的怨恨就出来了。为什么会这样?其中的原因可能是这些东西我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但评论的那个人仅仅用了五个字把所有的付出全部都打进了地狱。但其实如果冷静去分析,这是一句中性的话,他不过阐述了事实而已。是薄荷不是薄荷,不是我的错。种子是在这家淘宝店买的,如果种出来的不是薄荷,显然问题就出在种子上面。所以即便评论的那个人在否定,也不是在否定种薄荷的我。但人就是这么奇怪,总是自作多情地觉得自己也被否定了。薄荷这种东西如果真的要从种子种起很难出纯种,因为种子生长的过程中,非常容易会发生变异。所以,即便是完全不同的种子,放在相同的环境下也很难保证出来的东西,一定就不一样。去网上搜索一下种薄荷的信息,你会发现那些种出某个确定某个品种薄荷的人,基本都不是用种子,而是用扦插。一开始就买分苗或者幼苗。那样种出来的薄荷,肯定会更好,品系也会更纯,但那不是我想要的。因为我想经历薄荷的整个生长过程。从种子萌发到最后长成强壮的植株。既然是从种子开始,所以我需要做的使用最快捷优质的方式让种子发芽。然后把发芽的种子放到适合的土壤里,让其生长。尽可能地给予足够多的水分和太阳,使其在生长过程中不出现徒长营养不良。如果从土壤里冒出来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我当然要拔掉,因为那根本就不是薄荷。但如果土壤里出来的东西,基本上样子都差不多,我就默认,那就是种子长大的模样了。至于那是不是我想要的某个品种的薄荷、有没有发生变异,我无法考证。在这之前,我从未听说过,从种子开始种植物会非常容易发生变异。在开始用种子种薄荷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我买的那些品种的种子的成年植株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

很多时候如果做不到冷静地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人生就会过得太被动辛苦。

2017-03
23

王小波,好

By xrspook @ 8:41:35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早了四十分钟睡觉,结果今天早上也差不多早了那个时间醒来。醒来的时候,听到外面的麻雀叫个不停,在等待闹钟响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没有睡着,只是迷迷糊糊。同样,从6:10到6:30的闹钟,我觉得也等待了很久。外面的天色已亮,小鸟还是那么嘈。这种事在家里就不会遇到,因为那边没有那么多麻雀,如果我是被某些声响吵醒的,估计是我妈每天早上原地跑步手机播的音乐,或者是小区里那些熊孩子在闹。一种是人文的,一种是自然的。但无论哪种,前提是我已经在浅睡眠状态,如果我睡得很沉,无论有什么声响,我都一律不会知晓。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神,中午睡觉可以躺在桌子上,趴在桌子上,或者瘫在椅子上。无论哪种姿势,我都能入睡,而且都能睡得很死。我觉得床垫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小时候家里没有床垫。看到别人家有,觉得那很帅,也很想要,但是当我有了床垫以后,觉得,那不过就是个事而已。现在家里的那张床垫,已经用了快二十年。我不知道床垫这种东西的寿命有多长,但是二十年估计已经有点过了吧!所以我总觉得只要时间一长,睡在上面就会腰酸背痛。曾经有段时间我强烈要求我妈不如直接在床垫上面给我铺一块木板,我宁愿睡硬板床。

这周开始如果有时间,我每天都会拿出一个小时来看书,前半个小时,看《王小波全集》,后半个小时看英国DK出版社的《DK跑步全书》。说是说一个小时通常都达不到,顶多只有45分钟到半个小时,不过二者的时间也是对半的。王小波的书可能会让人越看越非主流。虽然,他在说的过去的故事,说文革的故事,说上山下乡的故事,但我觉得那些东西就仿佛发生在我身边。王小波说的道理,王小波吐的槽,很多时候我都无比认同。认同他的除了观点以外,还有叙事方式。我看到第一本王小波的书是《沉默的大多数》,第二本是《黄金时代》,现在就直接不分了,一个《王小波全集》全部搞定。里面大多是杂文,所以无所谓连贯不连贯。至今我都没去搜索过王小波的经历到底是怎样的。他是一个文科生还是理科生。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他应该是一个看过很多文学方面和哲学方面书的理科生。因为从叙事方式来说,文科生会把那称作思路,而理科生会把那称作逻辑。只有真正的科学人,才会把真相和事实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至于其他人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水平够高,还可以把一些什么都不懂的人招揽过来,然后形成所谓的潮流。昨天看到一段,他说大学里的某个数学老师上课的时候跟他们说,现在我教给你们的东西,可能你们一辈子都用不了,但是那是很好的数学,所以我要教给你们。王小波非常崇拜那个老教授。因为一般人可真没有那个觉悟。一般人怎么会觉得某个用不上的数学是好的呢!在追求实用性的年代,如果你真的不是迷上了那门学科,自然会产生反动的情绪,很抗拒学习,更加不用说发掘出其中的好。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那位老教授的这种,可以被称作工匠精神,但绝大多数时候,大家只会觉得那是一个土不垃圾的跟不上时代潮流的老头。好与不好,不同人有不同的评判标准,只要他活得快乐,又没有伤害到别人,那就是好。如果你的某种好是建立在必须得伤害别人身上的,打死我也不认同那真的是好。

王小波已经离去,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另外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吗?如果没有,我主动举手报名好了,虽然我不够格。

归档:2017-03-23 Dangal – 老爸

2017-03
20

兴奋与快感

By xrspook @ 9:45:45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电影只看了一半,但总算把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看完了。这是一本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的书,因为我不知道里面的故事到底纯粹杜撰,还是有一些真实的成分。因为貌似里面的某些章节作者把自己写进去了,到底那个以第一人称写的我是不是作者自己呢?直到我把书看完了,我都还是没有解开这个疑惑。因为只有父亲和儿子那个章节用的是第一人称,其它用的都是第三人称。我觉得这本书里面估计是包含了好几个故事,也就是好几个短篇,但那几个短片并不是完结了再到另外一个,而是互相穿插。这一页说的是第一个故事,两页过后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故事。这些故事混搭起来,感觉就好像作者在里面说的变奏曲。虽然我是个音乐白痴,变奏曲到底是什么我至今没搞明白。但我个人感觉,那应该是一个相对来说很短小的东西。曾经我觉得,短篇小说不适合我,但是在读过越来越多的书以后,我觉得,无论长篇还是短篇,只要故事有一定的吸引力、其中说的道理能打动我,什么形式都无所谓。

其中有一段说性爱的,我觉得非常有道理。你喜欢一个人,你肯定会兴奋,但有可能那只是海报上的东西,你渴望但不可及,所以你无法实现快感。但你可以花上一些钱去发泄你的欲望。如果你遇上一个技术精湛的,于是你就有了快感,但问题是,实际上你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人,也谈不上爱,所以没有兴奋。爱和欲望本来就是两种完全分离的东西。爱被满足了,人就会兴奋,欲望被满足了,人就有快感。为什么爱这个东西如果跟大家分享,那可以永垂不朽、被永远传唱,但如果欲望这种东西,你拿出来给别人分享,人家会觉得你低俗猥琐。爱不能创造世界,爱也不能繁殖后代,但是欲望可以。为什么前者被视为高贵,后者却被视为低贱呢?于是,这也带出书本最后的那个故事。在一个全裸的海滩,你穿着衣服,那反而是一个犯罪,那是一个引诱。躲在衣服后面的身体是罪恶根源。但如果把衣服都脱光了,红果果的在那里,那反而是中性的、无伤害的。之所以这样,我觉得是因为,人类在得不到的时候总是会想太多。但如果所有东西都呈现在眼前,那些也就不能再作为遐想的资本,人自然就会回到一些更应该值得花痴劳神的事上面。如果满大街都是光着身子的人类,大概也就没有什么禁止不禁止的需要了,你可以光明正大看别人,别人也可以光明正大看你,看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

但其实《忘笑录》最让我觉得整个人都不好,是那一个杰克寡妇的故事,她一直都在追寻着已经死去丈夫的记忆,但徒劳。到最后,她貌似进入了一个魔幻的世界,她去了儿童岛。在那里,她的经历可以算是结局悲催。她是一个游泳健将,最终,她的结果是淹死。在丈夫死去以后,她也曾经试过想到大海里自杀,但未果。在儿童岛上,她终于做到了。看着昆德拉把这个女人写死,我的感觉非常不好。但实际上我又明白死亡对这个女人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换作是我,我在那个儿童岛上,我也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这是因为成年人实际上真的在很难融入再那些天真烂漫的世界。寡妇没有融入孩子们,所以她的命运是悲惨的。但这到底是她的错,还是孩子们的错呢?我觉得二者都没错。错就错在寡妇无意之中选择进入了不适合她的世界。

应该怎么看书?我觉得那是一个敞开胸怀接受一切的过程。那是试图放低自己的所有主观判断,试着用作的视角去探索世界。如果看完一本书,你觉得完全没有说得,你只有一大堆的吐槽,你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看下去呢!

2017-02
27

写作狂?

By xrspook @ 9:35:26 归类于:烂日记

看完加西亚`马尔克斯的《苦妓回忆录》以后,我开始看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这本书,我觉得是由多个短篇构成的。我看书的习惯比较奇葩,如果开始看一个作者,我就会把那个人的书都借来看或者都买来看,代表作当然是加西亚·马尔克斯。至于米兰·昆德拉的,我也基本上按照那一套书的书单买下来了。但问题是,米兰·昆德拉那一套书,大概是我高中的时候开始出版的,到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才开始去收集。所以有些已经买不到了。其原因是已经出新版。已经不记得米兰·昆德拉的书我有没有买全,反正我好几年才会突然看一下他的书,所以在书柜上他的书一半以上我都只是放在那里,还没有拆开塑料包装。跟之前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族长的秋天》形成鲜明对比,马尔克斯那本书没有句号也没有分段,很久很久才有一个章节划分。但米兰·昆德拉到《笑忘录》,基本上两三页纸就是一个章节。所以看起来觉得进度比较快。这么短就划分一下,会有种故事还没说完,然后就突然不说感觉。

马尔克思的书背景是加勒比地区,而昆德拉的书背景是捷克波西米亚。总的来说,马尔克斯的书里面谈到政治的不多,虽然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游击队或者打仗之类的东西,但给人的感觉是那些都比较儿戏荒唐。但波西米亚这边则完全不同。从前看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的时候,我觉得当时他就能杜撰出这种东西真不容易。但现在当我看多了昆德拉的书以后,我知道那不完全是杜撰。那个时候,在俄国苏联的统治之下,欧洲的那些小国家,命运的确挺悲惨。并不直接把你关进监狱,而是让你活在这个社会上,但你身边的人都不得不孤立你,因为如果他们接济你帮助你,他们也会受到牵连,他们也会被孤立。有住的地方,但经常被监视。活在一个社会,却没有地方肯给他们工作,赚不到钱,怎么才能活?所有一切都在幕后黑掌控制之下。想想都觉得恐怖,相对而言,不过是奥维尔写的《一九八四》来得有点,科幻色彩。我有点同情那个时候的人民的,尤其是那些受压迫的。但同时我也明白到,这种事情,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发生,只不过这种事,暂时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而已,即便是现在,肯定也有人在遭着那种罪。我不知道,不意味着这就不存在。我之所以不知道,是因为我地位太低。有时候某些东西,知道得太多不是好事。因为如果你不知道,你可以完全凭借你的感想乱胡发挥不顾后果,但如果你知道得多了,你要顾忌的,也会很多。你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自由自在了。既然如此,人为什么还要故意知道那么多?

昨天《笑忘录》里我看到了一段关于写作狂的说法。什么是写作狂呢?写作狂就是写出来的东西是为了吸引陌生人看,不为自己而写,也不为自己认识的人而写。我狠狠地对照了自己,发现可能我是半个写作狂。因为我写东西的时候,一半是为了自己而写,而一半是为了服务那些我都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陌生人。我觉得陌生人看到我写的东西快乐,我就算实现价值了。但我不是为了取悦他们,我写出来的东西愿者上钩。因为我的写作不是为了营销,也不图什么金钱或物质上的回报。

之所以喜欢看外国的文学作品,尤其是小说之类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通常那都不会被翻译得非常隐晦,所以直接可以去思考,我不需要先琢磨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古诗词之类的那些东西在我融汇贯通之前还得先纠结理解一番,太费劲了。

Page 1 of 2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