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
5

搬书回家

By xrspook @ 11:09: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周回家的时候,我把15公斤的金庸全集全部带上了,那刚好是一箱书,外面是一个官方自带的箱子,也就只有在箱子外面才能展示出这套书的全部信息:2020年版广州朗声的金庸全集,定价为1280元。15公斤这个重量,如果是一包米,对我来说,扛回家还是可以的,如果那是两个哑铃,更加是一点问题没有,但问题是那可是一箱书,而且用的是超轻纸,所以重量摆在那里,体积也摆在那里。那箱书的宽度比我的肩膀还要宽,所以当我双手托底抱着的时候,我的双臂不得不一直被箱子的棱角顶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可能搬太长的距离,所以在我回家之前,我就已经预先叫我妈拉个拖车到车站等我。

如果回家的时候我还得从南岸下车,然后走15~10分钟到地铁站,我肯定搞不定,所以我只能搭同事的车到一个公交车站,在那里直接上公交车回家。这周回家的时候除了一箱金庸全集,我的背包里还有一个笔记本电脑,一本插画版的《百年孤独》,一本新版的《族长的秋天》以及一本《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所以跟平时比起来,其实我背包的重量也不轻。胸前抱着一箱书,后背又背着好几本。我明明可以不一次性这么干,我可以分开,比如说这周我先搬一箱书,下一周再把余下那几本带回去,但我偏不这样,我非得一次性要搞完。我觉得胸前那箱书才是重点,所以当我抱着那箱的时候,背上的重量已经没有太大感觉了,大概也正是因为我前面一箱后面一堆才会让我觉得比较平衡,否则的话只有单向,我的身体就不得不前倾或后倾了。

虽然天气预报说近段时间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下雨,而且会下得很凶,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我们的车到达广州,就看到天色暗了下来了,同事说天河那边已经在下雨,而且下得很大。我们一路向西开天色越来越暗,还没到达三溪就开始泼水般的雨。当时我们正塞在路上,天气预报说大概得下30分钟。广州的这种夏天我实在太了解了,这种狂暴的雨不可能下很长时间,因为根本没那么多的水气。又或者说其实有可能连续下,甚至下上个好几个小时,但那种雨不是在现在这个时候下。超级台风来袭的时候才会有。现在的雨有可能下比较长时间,比如说接近一个小时,但不可能一直都是大雨。顶多下个15~20分钟就会转小,然后慢慢停。到我平时下车的地方,虽然雨已经是若有若无的样子,但问题是前段时间实在下的得凶了,所以路面积水。在我平时下车的地方,马路上的水有几米宽,深度超过了脚背,显然我的同事很难把车停到人行路边上让我下车,但如果不那样的话,我也不可能淌水过去,所以只能再向前开一点。明明那个下车点离我可以上车的公交站,这只有不到100米的距离,但是因为地上的水坑,所以我觉得那段路走得特别费劲。很难的还有我下车的时候,如果那是一辆公交车,我直接跳过去就可以了,但小车不行。我只能我先下车,站在人行道以后,然后再把书搬过去。同事只能尽量的把书推给我,但是从人行道到车的后座。15公斤的东西从不得不把手伸直才能够到。这个操作实在太难了,但幸好最终我还是成功了,虽然很狼狈,虽然很辛苦。如果书上有捆着绳子之类的东西,估计我有个抓手,但是因为怕下雨,在下车之前我在箱子外面套了一个防水的罩子,这就让箱子更加的滑溜。经过了一路折腾,当我妈在车站接上了我的那箱书的时候,这个战斗总算是几乎结束了。最后的困难是我要把书扛上没有电梯的6楼。这的确不容易,但总的感觉不算非常的糟糕。虽然上楼的速度不快,但是上去以后还是有点心跳加速。那我觉得还可以,因为左大腿没有明显地感觉到很不适。拿着那么多的东西上之前好几天都没有一次性上过的6层楼,我的左大腿既然感觉还行。这让我觉得很感恩了。

有些人的家里可能没几本书,但是我觉得我的家里估计得预留好几堵墙,全是书柜。但我接受不了完全镂空的设计,因为我是个讨厌搞卫生的人。所以那些书柜必须是可以覆盖的,且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如果是从前,可能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用玻璃。但估计现在又或者未来会有更好的代替。

书柜的不足,大大地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2022-05
18

不是在动就是在读

By xrspook @ 9:01:2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我都去亚马逊中国看一下有什么kindle特价书,那成了我的习惯。因为每天他们都有好几款特价书,相对于原价来说那个价格非常划算。每天特价书的品种都不一样,所以你实在说不准什么时候会遇到你喜欢的。但话说回来,如果真的遇到某些你想看的书,你根本不会在乎它的价格是多少。如果那本书是有很多个版本的话,或许你还可以挑一下版社、译者或者语言,但绝大多数时候你要看的那个书可能就只有一个版本。以前要我看完一本电子书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我不需要考虑什么时候买下一本书,但现在我发现只要我一直保持阅读的习惯。如果那本书不是很厚的话,一周到两周时间我就可以看完。为了一本以后还有下一本,有规律地物色是很有必要的,当然实际上我存下来的电子书还有很多,但那些书可能只是当初我觉得便宜得太过分,所以就囤下来,有免费的,也有只需9毛9的。

对上一次看《摩诃婆罗多》我已经彻底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也不记得到底当初是被什么东西打断没继续看下去。如果要重新拾起那个故事,我又得从头开始。《摩诃婆罗多》一共有6大本,那时我已经看到第3本了,要决定从头开始真的不容易,但也只能这样了。为什么当年我看金庸的长篇武侠小说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遇到过中断这种事呢?可以肯定的是,当我再次开始看《摩诃婆罗多》之后,我不会再让中断这种事情发生。

前段时间我看书的习惯有点特别,宿舍的kindle一代我看的是《天生就会跑》,办公室的kindle二代我看的是《王小波全集》,宿舍那本纸质书我看的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三本书同时开始看,这有点变态,进度最慢的是王小波的书,但是虽然进度慢到不至于看不下去,但因为是杂文,每篇文章都是独立的,所以中断也无所谓。让我看得最欲罢不能的是《天生就会跑》。所以《天生就会跑》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看完的书,王小波的杂文已经被我放一边。接下来我的计划是把《一起连环绑架案的新闻》看完。完了以后我将重新开始看《摩诃婆罗多》。重新开始《摩诃婆罗多》之后,我大概会同时开始看加西亚·马尔克斯的《活着为了讲述》。那是一部自传式的作品。封闭在单位的4月,我的脑子里就只想希望下次回家能把一些还没看过的书带过来。的确我家还有很多塑封都没拆开的书。因为不知道下一次还得关多长时间,所以我挑了一本厚的。别人写的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传记我已经看过好几本,对他的生平算是有点了解,但这一次是他自己谈自己,估计会有些挺有趣的东西。

当生活被运动和阅读填满了以后,空虚这种东西根本存在,但是这也有个不好的地方,因为好像已经没有时间奇思妙想学习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2022-05
16

硬是啃完了

By xrspook @ 11:22:06 归类于: 烂日记

硬是强迫自己把自己不喜欢的书看完,这种感觉的确很糟糕。我不同意里面的某些观点,当他们说到某些部分的时候,我主观上不想去理解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或者是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我不认同,于是有些时候你会觉得看书的时候,你在跟作者较劲。你甚至恨不得扇他两巴掌。有些时候我会觉得随便他怎么说,反正我不同意,所以书本飞快地一页略过。页数在奔跑,但我根本不知道那说了什么。文字曾经进入过我的眼睛,但是内容却没有在我的脑子里留下任何的痕迹。那种感觉就想当你妈骂你的时候,你左耳进右耳出,她真的骂过,但是你却什么都接收不到。

我到底在说什么呢?我刚刚看完那本著名的跑步著作——《跑步圣经》,我看的是于嘉翻译的版本。这本书的题目如果我有一点点判断的话,我会主动的把这拒之门外,不去接触,但从前的我只是随大流、图新鲜,所以买下电子书。作者老是把跑步这种事情拉高到哲学、拉高到神学的角度,那种做法就让我想起王小波的作品里面谈到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是一个学者,但是在他父亲的那个年代,无论他发现了什么,他都要往那个年代最流行的观点上靠,否则的话就非常有可能踩红线。哪怕他父亲发现的实际上是一些很科学的东西。《跑步圣经》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为什么总要把自己所悟到的那些东西跟之前某些人的哲学,又或者是跟神学上面某的某些观点拉扯起来呢。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自己书读的不多,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不需要把自己的感受硬是变成验证别人的某些观点。

我不喜欢这本书,其中一点是我不喜欢他的这种东拉西扯的风格,而另外一个不喜欢是主要发生在书本的前半部。一开始的时候,作者的叙述会让你觉得除了跑步以外,其它运动都不值得一提。另外一个部分,会让你觉得除了运动以外,生活中的其它全部东西都没什么意义。无论是前一个观点还是后一个观点,我都非常不同意,又或者这两点都只是我理解上的偏颇。当作者叙述到运动员有多么的伟大,运动员离生命的真谛有多么的接近的时候,反抗的声音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他所认知的运动员跟我所认知的运动员彻底不是一回事。非洲的长跑运动员非常厉害,但他们之所以要长跑,之所以要无视疲倦跑下去,要打败所有人,是因为生活的逼迫。为了要养活家人,为了让家人能生活得更好。他们之所以跑,他们之所以要跑得比别人更好,是因为他们要活下去,这跟寻找什么生命的真谛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一定程度上,这本书只是作者以他的观点去抒发他的看法,并不代表很多人的实际状况。之所以这会成为一本畅销书,成为经典存在,大概是因为读者是跟作者的生活轨迹比较类似,但他们正在迷茫,需要某些指引,让他们低头执行。这样就可以不需要自己动脑筋去建立某个方案,然后验证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情况就像是实验方案已经做好了,你们拿去用就可以。

我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看过一本让我如此边看边叛逆的书了。

我喜欢跑步,但我不喜欢比赛,我不需要通过和别人的竞争获得快感,也不为金钱上又或者是明名誉上的奖励。我喜欢运动,喜欢各种类型的运动。因为那会让我发现更好的自己,不同类型的运动会全方位促进我进步,所以虽然即便我在做这种运动,但当我做回之前那个运动的时候,我会发现自己可以表现得更好。我不为比赛而活,不为成绩而活,成绩越来越好那是自然而然的事,我不强求。因为我的运动广泛,所以即便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只能封闭在某个地方又或者某个区域,我依然可以继续下去,继续发现那个更好的自己。

所以,我不需要跑步鸡汤,更何况,那个鸡汤完全不合我的口味。

2022-05
10

脾性

By xrspook @ 9:44:54 归类于: 烂日记

每个人的阅读都有其习惯和喜好,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那种比较喜欢看故事的,有描述、有对话、有心理活动,但是我受不了那些一句话里面定语状语用很多的文章,也就是有很多形容词去表达某种东西。大概因为我的想象力没那么强大吧,当你用几行字才说完一句话,但是定语和状语足足花了几行字才写完,我就会把核心部分忘记了。同样,即便没有那么多定语跟状语,但是几乎每句话都在游云展开想象力的话,我也觉得自己的脑子转不过弯来。还有一种就是每段话基本上都会说到某个人名、他的某个作品,又或者他的某些理念。这些东西也会让我觉得很难理解,因为如果那里有注释,一篇文章我得不断地点开注释,于是主体部分我又忘了。但是如果不点开注释,就有可能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非常有可能写的是像某某人某某书里面说的那样,或者是里面的某个观点。我不知道这种写作方法到底是怎么来的,感觉就像是把科技论文最后面引用部分挪到前面。但是如果那是一篇科技论文,那会直接陈述某个观点或某个结论,然后给你一个标识,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结论到底是怎么来的,可以自己去找那个参考资料。当某些人在谈作品、谈感觉的时候不断地引用某人、不断地引用他们的某些观点,又或者不断地引用某些作品的话,会让我觉得他们这是不是在炫耀他们的学识很渊博,而我这个读者非常之低层次,根本看不懂那在写什么。

当我去看一些我提不起兴趣的东西的时候,又或者我根本对那个观点持反对意见的时候,我会有种看不下去的感觉。所以我很难理解语文老师到底是如何海纳百川地去读同学们的作文的。一开始的时候写记叙文还好一点,说明文我感觉是相对简单的,理论上是最通俗易懂的,但也不排除有些人写出来的东西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写什么。议论文是我们最后学习的文体,这个时候最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如果某个同学写的那些东西老师根本不同意或者持反对意见的话,老师是怎么控制住自己不发飙又或者不给那个同学打低分呢?我是那种看到自己不喜欢就有不想看的冲动,又或者想快速飞过的人,但是老师不能这样,所以如果EQ不好又要当文科老师的话,估计会很痛苦。我爸理论上是一个语文老师,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批改过我的作文,起码在我印象之中从未有过。即便是看过又或者是修改过,大概也是因为我里面有些错别字又或者是词语搭配不当,他从未在我的作文里主动让我修改某些观点。但我妈不一样,她是那种当我写作文的时候,恨不得把我全盘推翻,要我以她的观点以她的风格把东西写出来的人,所以当小学的时候老师要求写完作文才能回家的时候,我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在家里写作文,即便我好不容易憋出来了,也会被我妈一次又一次推翻。当我妈觉得那篇作文写的终于OK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不知道那写了什么,因为那根本不是我写的。

我妈是那种有强烈控制欲的人,一定程度上我也遗传了她的这个特点,所以当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又或者修改或者给别人的统计分析给意见的时候,我也自然而然会这样。错别字和词语搭配这种东西很容易就可以改过来,但是有些时候除了这些鸡毛蒜皮的部分以外,还有一些观点需要充实,又或者是某些部分不应该写出来。以前当我批改的时候,我觉得就应该以我想的那样,但现在我会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完全遵循作者的意愿了?但换个角度考虑,某篇东西交出来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们整个团队的结论。如果想少绕弯路,一开始我就得制定好思维导图,确定整体方向以前某些细节的展示方式,但这样显然就会限制了其他成员的想象空间。一开始我是这么做的,但是后来我放手了,不过当我放手了以后我又发现,因为经验上的确有差距,所以他们没有意识到一些我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于是最终他们只能按照我的风格去修改完善。对他们来说,可能会产生我小时候的逆反感觉;对我来说,我也很矛盾纠结。

所以啊,能纯粹为自己而写真的很幸福。

2022-05
6

一起挣扎

By xrspook @ 9:29:50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五一节最成功的地方在于我拿出了不少时间看书,看完了一本《跑出巅峰》。

当我看完这本书去豆瓣做评价的时候,顺便看一下大家的短评和评论。当然在看之前我会先做出自己的评价。这本书是越野之神K天王的自传式作品。我不知道为什么评论里会有人说K天王玩越野跑,尤其是超长的耐力越野跑,特别是那种海拔变化很大的越野跑,他是毋庸置疑之神,但是在写书方面就有点问题。我个人觉得这本书还行。让我觉得有点别扭的是作者谈到他的谈恋爱的时候,那些对话好神奇,一卡一卡的。不知道原著就这样还是翻译的人加入了一点自己的创造,其它部分我觉得这本书还是挺流畅的。

虽然被别人称为K天王,虽然在别人眼里他无所不能。虽然你看到他好像很平静,实际上,他跟所有人都一样,他跟所有菜鸟曾经遇到的事情都一样。都会有有挣扎,都会犯下一些很低级的错误,比如西部100那一场,为了跟上两个对手,他错过了之前的补给点无论是水还是食物都没有很理性地补充,于是就遇到了很多人,无论是新手还是老手都会遇到的撞墙。对新手来说撞墙非常有可能就意味着放弃,但是对K天王来说,那不过意味着是个痛苦的挣扎。所以那些高手除了身体很强大以外,心理也非常的强大。试过撞墙的人会明白。对我来说,我还算不上遇到过撞墙,算不上天旋地转脑子完全转不过来,但是脑子里经常会只剩下唯一一种声音,一种叫你停下的声音。我倒没试过那种肌肉疼痛到刀割一样,因为我是那种跑得很慢的人,通常呢,先废掉的是我的心肺。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盛夏的时候,自己已经到达某种脱水的程度,但是我依然为18K的最后1K努力冲刺,停下之后能明显感觉到口里的血腥味,恶心干呕但什么都呕不出来。在我觉得自己开始口干,嘴里开始发粘之前,我的脑子里已经开始全部都是水,有可能是白开水,也有可能是各种饮料。如果是饿的话,我脑子里全部都是食物,一边跑一边就在想等一下要去吃什么。人的身体的保护机制真的很强大,要突破某些极限,你不得不把这些都放一边,置之不理。有些时候我跑着跑着会出现这里或那里的疼痛,肚子痛尤为明显,但是只要你不去想你在肚子痛又或者你给自己来些心理暗示,我的肚子不痛,那么如果情况不是很糟糕,这的确会起作用。但是如果跑步的时候肚子痛,最好还是找个洗手间解决一下问题。我规划路线的时候,就要想好如果我要找洗手间,我要去哪里找。如果过了这个洗手间的话,我要跑多久才能找到下一个。对越野跑的人来说,可能没有这种烦恼,因为让那些东西回归大自然就可以了,但是在城市里路跑,必须得考虑这个。不仅仅要知道洗手间还有多远、得花多少时间,还得知道我自己到底还能挺多长时间。

K天王在书里面说了很多自己的艰难时刻,与其说他在表达自己的肉体痛苦,不如说他在给大家分享他的心理挣扎,这个层面的东西你在任何图片、任何相关的视频里可能都无法得知,但是这又是任何一个跑者都必然会遇到的问题。我们老是在这些问题上栽跟头,并不是因为我们很菜,而是因为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