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
4

停电2天

By xrspook @ 15:45:33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微信说单位的早餐要推迟,因为停电了,停电这种事足足持续了两天,到昨天晚上12点时间还没有恢复,于是整个单位就处在一个瘫痪的状态,办公楼和宿舍的用电可以通过柴油发电解决,但是现场的作业这一点办法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呢?影响的单位只是我们吗?我之所以有这个疑问,是因为无论是前天晚上还是昨天晚上,我都看到赤湾灯火通明,他们的工作塔全部都亮灯了,而我们这边除了路灯以外漆黑一片。连续两天什么都干不了,大家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更无奈的是前一天为了要迎接检查,而且刚好是周末,所以我们停掉了大多数的作业,但接下来就发生这种事。难道赤湾用的是别的供电线,又或者说他们除了一条主力供电线以外,还有另外一条线路可让他们正常作业?为什么他们有,而我们却没有?供电线路排查这东西真想不到麻涌用了两天时间居然依然不能修复。光是排查哪里出了状况,就起码用了一天多的时间,好不容易到昨天下午发现是哪里的问题以后。修理测试又花了好长的时间。开始以为昨天傍晚就能通电,因为那个时候在现场监督的同事已经发微信过来说叫大家准备关电脑。但很多人把电脑关掉了以后,却迟迟没有等到那条即将换电的通知,到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再去问,依然还在胶着中。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有人宣布昨晚12点之前供电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大家可以收工洗洗睡了。

麻涌真是一个很离奇的地方,明明在广东省,明明就处在广州旁边,而所属的也是广东的第三大城市东莞,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每到季节交替的时候,就会有这样那样的爆水管,水管有可能一天就能修好,但有些时候可能得修几天。是不是因为麻涌这个地方水网过于复杂而又是软基地块,所以水管特别容易爆裂?如果这样的话,一个地方的供水是不是就不应该只有一套管网。主管发生状况了以后,还有有临时的顶替方案?经常停水是肯定的,但这一次连续停电两天,实在太让人惊讶了。于是我们负责买柴油的同事不得不经常去油站买,上午去一次,下午再去一次,天天都这样。但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连办公用电都无法保证,那么我的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在一个工业如此发达的地方,在一个交通路网如此密布的地区,停水停电却经常发生,而这种停电还不是因为限电之类的要求,而是因为出状况了。在我印象之中,我住在广州的时候,无论住的是哪个区域,近20年来停电这种事极少发生。即便偶尔出现,也不是市政的问题,而是小区或者某个片区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说野蛮施工而导致的。在广州,我住的地方或者说我过生活的地方停电这种事通常不会超过一天。现代人根本离不开手机,手机也离不开网络。如果WiFi没了,基站的信号也没了,那可真完蛋了。

2021-06
21

麻涌爆雷了

By xrspook @ 10:31:3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东莞麻涌爆雷了,新华学院的一个学生确诊。他是之前东莞南城那一例新冠的密接者。一夜之间,麻涌又开始了大规模核酸检测,不仅仅是麻涌,整个东莞市也开始了干这种事。昨天傍晚当我知道新华学院有一个学生中招的时候,我还在想周一回单位以后估计没有大半个月我出不来了。

但就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收到了中国移动的信息,抬头写的是广州疾控,说我到过重点区域,需要我尽快去做核酸,但如果近期我已经做过核酸,可以忽略那条信息。看到这条信息之后,我赶紧打开自己的健康码,幸好还是绿色的,毕竟这条信息跟我之前收到那条告诉我我的健康码已经转黄的那一条完全不一样。遇到这种事肯定得向上级报报告,报告完以后发现原来很多人都这样,很多广州的同事都收到了这条信息,但不是所有人都一定收到。单位办公室的回复是周一不用上班了,居家隔离,三天两检,都是阴性以后上报并获批后上班,我隐隐觉得这有点奇怪,因为那条信息是说72小时之内没做核酸的才去做核酸,但实际上周六我就做过核酸了,所以我的核酸报告是48小时之内的。带着这个疑问我就去找公众号上的官方消息,被告知我收到的那条短信有两个解读方式,如果我仍然是绿码的话,而我在收到短信前三天就做过核酸,那条信息可以忽略,我不需要隔离,也不需要再做核酸,但如果我收到信息的时候我是黄码,我就应该立即去做核酸,而且必须自我隔离,进行三天两检。但是办公室根本不理会这些。当我一再跟他们强调这是分情况的时候,他们沉默了一阵。在我找到那条官方的短信解读的之前,办公室让我不要上班,不要到东莞,而之后他们就改成了可以回库区,但需要在宿舍隔离,同样进行三天两检,这样的话在家里隔离和在单位隔离有什么区别呢?最大的区别在于在单位隔离,三天两天我去哪里做核酸呢?做核酸这种事要自己搞定,离单位最近的核酸检测点医院在10公里以外。公交不让搭,他私家车没有,我可以怎么去做核酸呢?所以在宿舍隔离且要求你三天两检还不配备相应的措施,这根本是无法实现的。于是大半夜在单位的大群里,我就跟他们较真了起来。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你必须要执行规定,你就要想好得用什么措施去配合才能让那条规定真正实施,而不仅仅是走过场折腾人。

现在我们招进来的人大多是自己开车的,但是从来不会有一个地方要求你去那里上班,你就必须得自备交通工具,而且那个交通工具还得保证你能实现一定的出行距离。这根本就是一个很荒谬的假设。大概因为我是一个一直都住在大城市的人,公交系统能够实现我的任何出行需求。在大城市里搞私家车纯粹是自己折腾自己。公车改革的时候,他们开心得要死,因为终于不用考虑谁开那台其实大家都不怎么愿意开的公车作为班车了。但实际上无论有没有公车改革,班车这种东西是为方便员工上下班而准备的,这是一个必然的需要,不是为了制造某些小团体的利益。

单位的折腾搞到晚上12点多,想到我回去以后就好久都不能回家,而网友又很想继续看EcoModa,所以我就翻出了自己的记录本,也翻出了那一叠一叠的CD刻录光盘,把里面的EcoModa一点一点拷贝回电脑里。我打算通宵把那8GB多的东西上传到115。虽然我不确定这么大的量,到底能不能传得完,因为我6点多就得出门上班,我只有大概4个小时的时间。让我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视频秒杀传完了。这意味着之前有人上传过,所以大概在凌晨2点的时候,我居然可以关电脑睡觉。

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小程序看一下自己的健康码是不是绿色的,保住那只绿马现在比什么都重要。

2021-06
20

爆雷了

By xrspook @ 10:17:25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回家的时候还一切正常,之所以决定要回家,是因为好像广州的疫情算是大部分过去了,起码上周有两个工作日是没有新增新冠确诊的,而我又对家里那台电脑念念不忘,所以我得回家,但是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同事的截图,说东莞南城确诊了一例新冠。南城确诊新冠,从地理上说跟麻涌差得比较远,但问题是南城那名患者过去14天的生活轨迹把麻涌、道滘、洪梅全部都踩了一遍。于是东莞疾控连夜就把好几个镇的人全部列为需要全员核酸检测。因为东莞的好多个镇都是连接高速公路的,除了高速公路以外,其他道路的出入其实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以某条信息说19点30就要封闭所有高速路口,只进不出。19点30的时候我刚到家不久。所以如果周五晚上我再迟一点才走的话,估计就走不了了,单位的同事、住在东莞的同事当天就要进行核酸检测。因为东莞的命令是星期六早上9点之前就要全部做完,但接到通知时已经是晚上了,所以核酸这种东西必须在半夜就要排队去测,而且是不落一户、不漏一人。之前虽然东莞也做过全员的核酸检测,但是他们的那个命令里面没有这句话。于是呢,单位的同事只好晚上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去测核酸,又或者早上5点多就爬起来去测核酸。因为如果是太早的话人会很多,同样太晚的话也会那样。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噩梦般的晚上。

如果只是测个核酸也就算了,因为那个确诊病例在麻涌的时候去过某个购物广场和某个小区,而我们的某些同志又曾经可能跟她的行程有交叉,所以就收到了短信,可能连粤康码都已经变成了黄色。测个核酸不需要隔离,但如果收到了短信又或者是粤康码直接变成了黄色,就意味着这个同事需要隔离,需要进行三天两检。我们的单位就在麻涌,虽然位置比较偏远,但是年轻的同事们还是要去镇上活动一下的。所以呢,这就意味着我们好些人被隔离在宿舍里,于是我们的作业也就不得不受影响了。好不容易这周供电局才说不需要限电,可以正常作业。我们上周四决定周六我们要花一些时间去调整一下我们的码头钢斗,但周五晚上突然爆雷。这导致所有东西都乱套了。大家要半夜去测核酸。有些人还不得不在宿舍自我隔离,送饭这种事是没办法了,所以唯有在饭堂打包,然后自行取回躲在宿舍吃,不能在饭堂里集体就餐。

东莞暴雷这种事实际上也不意外,毕竟东莞是广东省第3个千万级人口的城市,前面两个是广州和深圳,前面两个都爆过雷了。东莞报什么时候爆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总在河边走,哪会不湿鞋?

希望东莞的排查很快就能结束,那些风险区域实际上都没事,都可以解封,否则的话下周一我回到东莞肯定就出不来了,而且还说不准要困到什么时候。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广州的疫情才算是有点到头的意思,现在又轮到东莞。

周五晚上东莞几个镇的人要做全员核酸,而我们这些已经回家的人要求要到就近的地方测核酸,回去上班的时候要带上核算报告和绿码,于是这就意味着虽然我们运气好,跑掉了,但是我们依然要在测核酸这个问题上花钱,以及要被护士捅到喉咙痛。

现在这个情况除了服从安排,我们啥都做不了了。

2021-03
18

逛吃逛

By xrspook @ 10:31:2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不到11点就睡了,今天早上果然不出所料没到闹钟的时间就自然醒。昨天是三八活动,2020年初的时候,领导说三八节不应该变成三八旅游节,结果2020年根本没有三八节外出这个说法,憋了一年后,今年三八节外出领导居然没说什么,因为不仅是我们,整个系统其它单位也都在做这种事。不过从前的外出可以跨市,现在就只能在市内。虽然单位在东莞,在一个东莞和广州交界的地方,但一直以来我都对真正的东莞市中心不熟悉不了解。莞城不了解,东莞的其它地方也不了解。对东莞的陌生程度我觉得跟广州以外的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或许可以这么说,我对佛山禅城区的熟悉程度超过我对莞城的熟悉程度,虽然我在东莞已经工作了超过10年。

昨天本来的行程是上午去东莞植物园,中午去吃自助餐,下午去水濂山公园。但实际上,我们的行程是上午去东莞植物园,中午去吃自助餐,下午去黄旗山公园。

广州植物园是要门票的,而且门票还不便宜,东莞植物园居然不用门票。就占地来说,东莞植物园比广州植物园大,但除了大,我真的说不出到底有啥很特别的地方了。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有一片很大的儿童游乐场,显然,广州的公园,尤其是有植物特色的公园景点之类的地方不会这样设计。他们的儿童游乐场很大,因为那里只有非机动的游戏。大概因为我已经很久没去过儿童公园,所以当我看到儿童游乐区里居然有个沙池的时候惊讶了,这种游乐方式实在太经典。东莞植物园的洗手间分布相当厉害,几乎可以说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我们昨天去的主要是他们的新园区——名树名花园。区域很多,但感觉是纯粹是植物的堆砌,他们难道没有用专业的园林设计?大概因为广州市中心空闲的绿地面积不大,所以通常都会很紧凑地设计排布。东莞植物园如果要走完估计得大半天,但我们就只有一个早上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也就只能大概那样了。

中午去东莞国贸的顶楼吃自助餐,那是一个叫做masala的餐厅,大家真的知道masala是什么意思吗?印度经典的爆米花偶像英雄片会被称为masala,意思是大杂烩什么都有,当然了,masala一开始指的就是混杂在一起啥都有的食物。把餐厅的名字设定为这个,估计店长是有点懂行,但我觉得,masala这个词是褒义词吗?我感觉顶多是中性词,甚至有点那个意思。这是我吃过最高级的自助餐,中午的价格是158元/人,里面真的是啥都有了,我吃完第一盘冷盘海鲜感觉已经差不多,但后来我又吃了肉类的热菜,比如说烤羊排和烤牛排,他们的烤羊排很赞。吃到后面,我感觉自己真的是再也撑不下了,我的胃就这么小吗?感觉如果是从前我还能干下更多。吃过自助餐,在国贸转了一圈,已经3点多,所以我们就近去了黄旗山公园。

黄旗山公园里有个观音庙,据说很灵验,我没进去。我们一半的人选择了登顶黄旗山,到山顶大灯笼那里。为什么要在山顶搞个灯笼?据说很久以前那里有棵古树,内部中空了,很多发光的小动物飞到里面去,晚上远看的时候就像是个灯笼,但后来树枯萎了,这个景也就没了,这可是东莞八景之一。后来人们就在山顶的位置修建了现在的大红灯笼,算是留个念想吧。黄旗山不高,但他们的登山路径设计很作死。你可以全程走台阶,也可以走2/3的斜坡之后走台阶。斜坡横斜,台阶完全没有过一段就缓冲一下的意思。之前去过水濂山,他们上山斜坡的设计也是这样,很陡很陡,而且是一路都很陡,为什么他们就没想过要给点缓冲呢?相比之下,广州的山通常不这样,从心理上说,会稍微舒服一点。

晚上回到单位才5点多,坐在办公室一直等单位的作业结束,但足足等到晚上8点多才完事,昨晚数据汇总后回到宿舍接近9点,但却看到单位群里说2号宿舍楼没热水!这完全是搞死人的,昨天折腾了那么一整天没热水洗澡必死无疑!但幸好热水是有的,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放水起码得先放个5分钟,前5分钟的热水全部都是黄泥水。

单位的群因为没有热水的问题响个不停,以至于我都忘记语记就去睡觉了……

2021-03
16

依旧很难

By xrspook @ 9:26:33 归类于: 烂日记

已经彻底不记得前天晚上到底做了个什么样的梦,反正感觉好像不是件什么顺心的好事,大概因为睡觉之前我看了一集比较悲壮的GA。昨天早上出乎我意料,304上车以后居然还剩下两个位置,在最后一排一左一右,于是跟我一起上车的那个大叔和我都可以坐下来了,连续下三个星期我都遇到那个大叔,我已经连续2个星期一大早搭车都没位坐了。不知道为什么大叔要那么早,和我搭同一辆车,以前我上车的那个时间,不是304的头班车,但估计这几次大的都是304的头班车,所以才有那么多人。

我不知道现在的304有了什么特殊的改动,反正他们最早的一辆车现在估计真的是6点才发车了,所以到达我上车的那个地方已经接近6点30。以前他们的发车非常的变态,6点30估计我已经到科韵路地铁站了。这就意味着我一定是6点之前就上车,然后在6点15左右下车,但现在,我到达科韵路公交站的时候,已经接近6点50。所以现在如果我不是在那个地方等同事的私家车,我仍然要像以前那样转地铁,到达南岗出口还得走20分钟的话,我无论如何没办法准时上班。为什么他们要取消了304从前很早的那趟车呢?难道因为在304天河区的那个总站现在也可以发车了,而从前304所有车估计都从番禺长隆发出为了要天河那边的早班车能准时,所以他们只能在另一这一边的总站非常早发车。以前当我站在江海大道中等车的时候,往番禺方向的304是没有车的,但现在要有了,所以如果某一次我又得赶到南岗,我该怎么办呢?估计那个时候我也就只能很早去打的士到科韵路地铁站。从上车到下车大概只需要15分钟。如果要省一点钱的话,我可以坐到猎德地铁站。希望我不需要用到这些招数,

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因为我没有私家车,因为我住在离单位直线距离26公里,步行距离超过一个超过全程马拉松路程的地方。即便是全程打车,在完全不塞车的情况下,也需要起码一个小时。我那个不是朝九晚五的单位,早上8点就上班,而且单位没有交通车。之所以没有交通车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默认你要从广州去东莞上班,为什么你不在东莞买房呢?你为什么不在单位附近居住呢?如果你要住广州,为什么你自己不买私家车呢?这些东西换做是10年前,全部都不是问题,因为那时的私家车远远没有现在普遍。虽然私家车凤毛麟角,但是路上还是会塞车,而且塞得很严重,尤其是在广深高速上。现在我觉得虽然路上的车多了,大家自己的车也非常多,但因为路也多了,所以反而没有塞得像从前那么变态。但无论是现在还是从前,对我来说家和单位依然是遥远的距离。虽然我工作的这个地方也说不准收到的到底是广州的移动信号还是东莞的移动信号,反正两边的信号都很差,因为在互相争抢。我明明家就在广州,我明明就只和广州一河之隔,但是医保是东莞的,所以在广州我甚至不能拿着医保卡去自费就医。大湾区同城化这种东西很美好,但一年又一年,对我来说,公共交通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优化。刚来工作的时候根本没想过依靠公共交通我就能回家,因为当时单位还有班车,但是当大家的私家车多了,单位的班车取消,当大湾区的交通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的时候。每次上下班都是个劳心劳力的大工程。

有些东西在发展着,有些东西却好像仍是老样子。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