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11

不是当老师的料

By xrspook @ 9:52:1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我总跟某些人有严重的代沟,之所以这样,大概很早以前已经铸成了。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不喜欢跟比我小的人玩,哪怕那人很想跟我玩,貌似也很懂事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瞧不起他们,但我就是不喜欢比我小的。比我小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跟我同年的,和我是同学的,我不会有那个感觉,但到底小多少才算是小呢?这个我也说不准,可能是几岁。对一个还不满10岁的孩子来说几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为什么我会不喜欢跟比我小的玩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比我大的孩子也不怎么愿意跟我玩,但碍于大人的命令,不得不那样,所以我小时候的那种做法大概是一种报复。小时候我觉得自己分得清谁比我小,谁比我大,甚至小多少我也能估得出来,但后来,长大了,就变成了《木兰辞》里的那句“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有时性别尚且难分辨,更何况是年龄。

长大到一定程度,人的经验、技术和能力就再也不跟年龄挂钩,年轻可以是个精,年长可能什么都不懂。我依然不喜欢跟某些人相处,但分界线再也不是那人是否比我小,而是我们能否顺利地交流。能否顺利地交流,语言貌似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实际上不然,语言不过是个工具而已,最核心的东西是内在的那些东西。

在一个问题上,有人问我该怎么办,一开始我会愿意回答,但如果我发现你根本无法理解我到底在说什么,究其原因是你根本没有任何能理解我所说的东西的基础的时候,我就会不屑解答下去,因为那是个无底洞。那些人通常在提那个问题的时候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类型的结果。这样的提问是完全没有结果的,情况就像跟普通的小学一年级学生讲大学的微积分一样。这个懂不懂?分解下去,下一个懂不懂?可能再分好几十层依然没有结果,这个问题根本没必要解释好吗,直接放弃下一个算了。我们不会无端端地让小学生去理解高等数学,但现在的某些成年人在做某些事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这般无聊。我承认我是一个非常没有耐心的人。如果我心情好,我会尽我所能把问题以最浅显的方式表达出来,让别人明白,但如果别人还是不懂的话,通常我会立马直接不管了,不懂就拉倒。所以呢,老师这项工作不适合我,我也从来没有过要当老师的志向。我想当医生、科学家、警察,但老师,千万别。小时候玩过家家,我永远做学生,我表姐永远做老师。

还记得我某个当小学数学老师的姨妈说过,学生的领悟能力真的可以相差很远。悟性高的,一说就懂,不用说第二遍,悟性低的,怎么说都不懂,说几遍还是记不住,所以如果教的学生里有那种悟性低的,真的是吐血都搞不定。悟性这种东西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或许那些悟性低的不是真的一定就是智力有问题,而只是因为他们的心思完全不在那里面。还记得某次我姨妈给我表姐讲上下车的数学问题,说白了就是上车多少人,下车多少人,车里还剩多少人的东西,但我表姐就是不懂,好几遍了,还是不懂。我比表姐小2年,但我听一遍就懂了,表姐她妈不着急,我在旁边我都急了。当你懂的时候你真的无法理解别人为什么就是不懂。至今,我仍然会为这个着急,但或许再过些年,我就会看开了,但也许我一辈子都看不开。

大概我天生就不是当老师的料。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