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
31

半路夭折

By xrspook @ 10:27:25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本该计划跑步机的,因为《烈火英雄》已经下载完毕,今晚是最好的机会,但是为了等单位的作业结束,我一直撑到了8:30有多。其实9:00过一点我就可以开始跑步了,但那个时候我脑子里却在想着要买一些或者整一些除螨的东西,因为前天晚上我感觉在睡着之前一直在辗转。床上跟之前不同的唯有我昨天把棉被拿出来了。虽然棉被的被芯和被套都已经被我晒了一个上午,但是我只是在宿舍的阳台以及厕所里晾晒,这两个地方通风效果不错,但是阳光肯定是不足的,做不到暴晒。可以暴晒的时候我觉得太热,不想动。

翻来覆去想半天,单位现在的确没有适合给我晾晒的场所,从前住在旧宿舍的时候,我还可以把东西拿上4楼楼顶,只要把那些绳子、杆子擦干净就可以了,虽然那些杆子基本上是不可能擦干净的。新宿舍的3楼露台也有一块很大的空地,很早以前已经有机修工在那里搭了一个简易的晾晒架子,但那个东西我试过把棉被之类的放上去,等我再去拿的时候那个架子倒了,原因是那个地方风太大,而棉被又太重,同时架子的根基又太单薄。那个架子很大,料也很足,因为晾晒的那个杆机修工用的是一条很粗的方形不锈钢。如果那用的是一条圆形的不锈钢,还稍微好处理一点,夹子或许还能夹稳,但方形的不锈钢真的让我觉得很无语。当时我手头上的大夹子就只有一家家私买的那两个,显然远远不够,再大的塑料夹子在很粗的方形不锈钢面前都一无是处。后来我又买了一批便宜的塑料夹子,结果发现更糟糕,再到后来,我买了一些厚实的塑料夹子,以及一些不锈钢夹子,但大概就是在我买了那些夹子以后,我再也不去3楼的那个露台用那个机修工DIY出来的晾晒架晾东西了。我选择用大衣架在宿舍里自己晾。我有两条一样的长的支撑型窗帘杆,通常我会把被套、棉被之类的东西搭在上面晾干。蚊帐这种东西因为实在太占地方,而且无论怎么折叠只要天气足够干燥、阳光足够好,很容易干,所以我会用衣架把那挂在阳台的晾衣杆上。在宿舍里面晾晒,肯定不会因为风大而落地,但同时,宿舍里的阳光肯定不如露天的好,所以其实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我有想过像从前那些人一样,搞一条杆之类的东西伸到阳台外面晾晒,但这样貌似不太雅观。

虽然被子已经晒过,但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反正昨晚睡觉的时候我就觉得说不准什么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就会痒了。今年夏天,当我还在用藤席的时候这几乎天天发生,因为今年夏天的雨真的下了很多,非常潮湿。我甚至在我放在床上的kindle外皮上看到过书虱。我不确定当时让我觉得很痒的是书虱还是螨虫,又或者是其它我叫不出名字的小昆虫或者微生物。

就是因为昨晚我要去研究除螨的东西,所以一个大好的、可以用来跑步的晚上,就这么被我浪费掉了。今天就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我要抓紧时间了,摆在我面前有几个选择:一个是继续参加瑜伽课,瑜伽课之后跑个6K,又或者是直接不去上瑜伽课,而是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烈火英雄》,一边跑10K,第三个选择是今天单位的业务在一个不恰当的时候结束,所以我又把晚上用来加班,把跑步和瑜伽放一边。

在随意的时候执行计划不够坚决是我的致命伤!

2019-10
30

一试难忘的煲仔饭

By xrspook @ 19:31:32 归类于:烂日记

连续两个星期,我跟我妈都去了佛山,连续两个星期我们都到了一个地方去吃饭。因为在那里吃过一次煲仔饭之后,我妈欲罢不能,但这个星期过去的时候,我们差点就错过,而且彷徨了。上个星期我们到的那间餐厅的时候天已全黑。大概是下午6:30的样子。因为我们从祖庙出来,已经接近6:00,而且我们没有目的,只是随性而走,祖庙是6:00关门的。进入这家餐厅吃饭,纯粹是因为偶然,因为我妈看到里面有个中华名小吃的牌子。那是一家老牌的小餐厅,店员的年纪都已经不年轻,而且他们清一色穿着白衬衫。广州从前的小餐厅,店员都会穿着清一色的白衬衫,虽然实际上,那并不完全是一个款式的。上个星期之所以到那家店里吃饭,完全是因为我和我妈早就已经饿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餐馆,祖庙附近的确有很多吃的,但是,那些都不合我妈的口味。我们在这家店门口看到的首先是粥和肠粉之类的东西,我向店里张望,发现海报上还有煲仔饭,于是我们就进去了。在柜台那里,我们继续翻看菜单。店员让我们先坐下了再慢慢看。菜单上有一列是煲仔饭的,其余的地方是碟头饭炖汤,还有拉肠粥之类的东西。在他们门口的外卖窗口还有馒头、包子、沙琪玛之类的东西。仔细看一看,其实这是一家炖汤店,但貌似他们没有把炖汤当作招牌,而通常把炖汤跟碟头饭合并在一起,做成套餐卖。

很久以前,吃饭这种事,即便是到一个普通的面馆,都是先吃后付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调过来了,而我们也一直把先付后食当成理所当然。这家店居然是先吃后付的。下单的时候,他们并不需要给厨房写纸,他们会拿着一个就像点心卡之类的东西过来,然后在你点的那个餐后的价钱那里画个圈。那张像点心卡的东西上面全部都是各类价格。所以那张纸的唯一用途就是结帐的时候一目了然。我活了3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点餐的。从前的小餐馆,或许有一张有价钱的小票给你,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张点餐单上面全部都是待画圈圈的价格。我妈要了一个牛腩饭,我要了一个冬菇滑鸡饭。过了一阵,厨房就说鸡已经没了,所以我改成了窝蛋牛肉饭。这两个煲仔饭上来的时候,惊艳啊!因为上面的料非常足,而且是足得让人有点觉得不可思议。他们用了上好材料以及非常恰当的烹煮方式,下面的饭做得刚刚好,有饭焦但不烧焦,上面的肉让你非常有满足感。那两个饭我们等了很久,估计是等我们下单可,他们才开始放米下锅开始煮。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吃牛腩的时候别人给你坑腩,但那家的煲仔饭用的居然是白腩。我妈感慨地说,从前外婆还自己去买菜的时候,她经常会买白腩回来自己煮。外婆喜欢吃白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通常外面卖的牛腩粉全部都变成了肉肉的坑腩,外婆的牙也越来越不好,所以吃得越来越少。云吞面和牛腩粉比起来我更喜欢后者,不知道是不是受外婆的影响。我跟我妈说,如果外婆还在的话,她会非常喜欢吃这个煲仔饭,但如果要外婆挑的话,估计她会选腰润煲仔饭,因为我知道外婆很喜欢吃猪腰和猪肝。我那个窝蛋牛肉饭上来的时候我震惊了,因为上面排满了厚切的牛肉。没有花巧的酱汁,但是嫩度刚刚好,和鸡蛋配在一起,实在太完美了。我们两个饭加起来,还不到50块钱。即便是在家里自己做,用上上等的材料,以现在的物价,也起码要30块钱以上。

正因为有了上个星期的美好回忆,所以我们这个星期又去了。因为我妈想早点回广州,所以我们很早就去那里,到达店面的时候大概是下午4:30。让人惊讶的是那家店居然关着门,门上没有写任何公告,上面也没有写营业时间,难道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像这条快子路上其他店那样要关门了?这家店的那栋建筑是一个文物,不过文物归文物,快子路上丢空成危楼的有多少栋不是文物。我们过了条马路,依依不舍地看着那家店,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妈一心就是想过来吃煲仔饭的。那个时候,我们脑子里都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吃的。但过了一阵,我们看到一个开着电瓶车的女过来,把车停在了店门口。他脱下外面的风衣以后,我看到她里面那件白色衬衫工作服。我的直觉告诉我,她是来开门营业的。但我妈那时还不信,我妈觉得她或许只是过来拿点东西。我们站在对面的马路看着她把门打开,然后把特价的广告牌搬到门外,接着继续做一些开门的工作。就差那么一点点,如果那个时候我跟我妈都放弃,马上离开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再次在那里吃煲仔饭了。之前在这家店的经历已经很神奇,而这一次,到饭点才开门同样让我们觉得非常惊讶。不在营业时间的店顶多是只有几个店员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我妈说,她很久都没见过不在营业时间还真的拉闸关门的店了。这个星期。我们要了黄鳝煲仔饭和润肉煲仔饭。黄鳝饭他们居然用豆豉来调味,润肉就是猪肉和猪肝。

佛山这么大,能让我们碰上这个店,真的是运气,又或者说,他们之所以让我们感动,是一种命中注定。2015年的快子路,还被佛山列入老城的旅游路线景点,但现在的快子路,已经成为了一片死城。我不知道这家餐馆还能坚持多久,我也不知道,如果它也消失的话,我应该去哪里找到这种味道。

这家让我和我妈一再回味的店叫做“雅园餐厅(叙香店)”,地址是佛山市禅城区快子路2号(快子路、升平路、锦华路的交界,传说中的三煞位?)。

2019-10
29

RUN NOTE

By xrspook @ 22:41:58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9-10-29 21:05
平均心率115,最高心率131,平均配速553,原地跳。前天的折返跑10K过后我明显感觉到事后腿的酸痛了,大概是因为户外跑要比跑步机和原地跳多了一个前蹬的动作,最明显的感觉来自股四头肌和小腿跟腱。跟跑步机最大的区别在于,最后1K的冲刺可以真的最大限度使劲。#xrspook未行够#

2019-10
29

外公的典故?

By xrspook @ 10:13:14 归类于:烂日记

外公排行第五。他的大哥叫做何天祥,他叫做何济平,他还有一个七弟,名叫何炳。小时候我就觉得外公的名字很有意思,为什么会用到一个“济”字呢?我真的有一个“济公”。广州的街道很少用到这个字,大概最耳熟能详的就是那个制药企业“陈李济”。除此以外,我就想不出了。

连续两个周末去了佛山以后,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是这个字,“济”字在佛山的地名里挺常见。我妈说,她对佛山的记忆源于小时候每到春节,大人们就会带着他们那帮小孩从石围塘火车站坐火车到佛山火车站,然后下车,走路去探望外公妈妈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姨妈。他们先去探望姨妈,然后去祖庙。她的姨妈住在水棚,我猜她住在汾江或者佛山水道,因为我妈记得升平路,所以从佛山火车站到祖庙他们应该是从中山桥过河的。水棚如果单靠想象,肯定会觉得那是很落后、很肮脏、很狭小的地方,但是我妈说,姨妈的水棚很大,而且很干净宽敞。还记得上个周末去佛山的时候无意中我妈跟某个当地人谈起她姨妈从前住的那个地方。那位阿姨说那个地方现在还在,而且环境很不错。外公妈妈的妹妹我肯定不可能见过,即便是我妈,也只有在她很小的时候才见过,因为她没有说过她小学以后再有什么记忆了。不知道是因为姨妈去世了,还是他们稍微长大了,不再跟着大人去拜年。

我妈小时候去过祖庙,但是她却从来没去过通济桥。佛山有座非常出名的桥,叫通济,而佛山也有一条路,名叫“同济”。何济平这个名字大概外公的爸爸当时想到的是济世和平吧。外公生于1918年,那是一个动荡的年代。外公的大哥比外公大起码15岁。从他们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们的父亲在那个年代的心理变化。我妈跟我说,从前外公的大哥和外公一起出去,别人都会觉得他俩不是兄弟而是父子。虽然伯公是在我出生以后才去世的,但是我对他没有一点印象,对他的了解纯粹是通过看照片。在外公的几兄弟里,我觉得虽然外公的成就不是最大的,但是他是长得最帅的。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外公有一些压抑。比如说,逢年过节他就会梦到他的兄弟姐妹,所以哪怕只是他一个,每年的重阳节,他都要去拜祭一下他的哥哥姐姐。在这方面,我觉得我跟他有点像,但我不是到了节日才会想起故人,而是当我想想起他们的时候,我就会回忆一些。

从前外公两兄弟做了个决定,把手头上的钱全部拿出来买一条船,而不是买幢房子。用现在人的思维去考虑,这显然是非常不靠谱,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房子谁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某个炸弹炸掉,又或者被某些军阀或者土匪之类的抢劫。大概因为他们小时候就一直生活在水边,所以他们觉得行船比住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更让他们安心,而且他们选择了挂靠在某个公司搞运粮。这就保证了即便在饥荒年代,只要船上有货就不会把家人饿到。那个时候,他们考虑的是怎么安稳地过日子,而不是想着如何让家族壮大发财。大概现在我所追求的生活,也是这样。

逛了广州的好些老地方,又逛了佛山的某几处地方。为什么我会觉得,佛山比广州更让我有亲切感?

2019-10
28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3:14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9-10-28 20:02
平均心率153,最高心率182,平均配速631。昨天不知怎的就降温了,下午五点下班就开始下载《烈火英雄》,但到晚上8点还没下完,爱奇艺的速度很烂,单位的网络更烂!秋高气爽,我也想出去外面跑跑,但如我所料,半路遇狗,几K过后开始心惊胆战,原来263一个折返只能缩短到大概230,开跑以后才记得没带计数器[挖鼻] 在室内开跑了以后就只想减量,但户外却是越跑越带劲要增量,无解~ #xrspook未行够#

Page 1 of 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