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28

RUN NOTE

By xrspook @ 22:11:3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四 2019-02-28 20:00
平均心率153,最高心率176,平均配速615。2月最后一发,死也要死出来。佳明的自动记录和实际距离是有差别的,所以我好像要多跑130米还是230米,自动数据同步的悦跑圈和NRC才够100K,所以我必须多跑。外加昨天从5K开始就不对劲了,往后每1K都要多跑50米以上,想死的心都有了,于是昨晚足足平正常多跑了4圈多,泪奔~#xrspook未行够#

2019-02
28

即将达成目标

By xrspook @ 10:43:21 归类于:烂日记

2月的一开始,农历新年的九天假期,我只跑了一个6K。在一年的月份里,天数最少的月我居然做了这种放弃治疗的操作,所以在农历新年假期结束的时候,我真的有想过2019年的2月我没办法实现月跑量100K这个最低目标了。一年多以前,我的月跑量任务还是在160K,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成100K了,这是三位数的底线,不能再低。或许我还可以继续减下去,把100变成80,因为80K是NRC里单月获得金牌底线,但为什么我要把那个当作是我自己的标准呢?!从160变成100已经是很大的妥协了,更不用说从前我曾经试过单月200K以上。的确那些时候有点疯狂,160K也憋得我够呛。100K正常来说我完全可以做到,如果我实现不了,肯定是因为我太懒了。如果连月跑量100K都做不到,那个时候大概我是彻底放弃不去跑了。

2019年的2月只有28天,也就是四个星期,我废掉了一个多星期以后,接下来的三个星期我必须保证每周有30K或以上的周跑量。这是完全没有退路的,每一周都必须做到,有一周做不到,余下的两周就要跑更多。对以前的我来说,这太轻松了。简直不在话下。工作日轻松地两个10K,周末一个18K,一周下来,随便38K很正常。但我非常明白,自己跟从前不一样,回到家我就非常懒惰,能在楼下跑个6K已经算很给力。哪天心情好要去阅江路跑个13K,那简直是中彩票的概率。更不用说18K几乎已经跟我绝缘。不能用单次长跑凑数,就必须多跑几回,所以每周30K以上意味着每周我至少跑三个10K。到昨天为止,离这个月100K的目标我只剩下不到10K了,再搞一个晚上就能完成。而今天,也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昨晚完成10K之前我依然觉得这个2月份,要完成百公里的目标,不太稳妥,但到今天,我总算踏实了,因为我知道最后这个十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它啃下来。

就跑步这件事来说,这个2月的情节发展有点跌宕起伏。一开始是完全放弃治疗,接下来是凤凰涅槃重生。你越是懒惰,越是不想跑,越是不想跑,身体的状态越是会下滑,但是一旦动起来,莫名其妙就会有无比的动力,你想去做的更多,而且与此同时你居然不想吃了。即便东西摆在你前面,你也没兴趣了。脑子里经常会想起的只是水、茶或者黑咖啡,其它甜的东西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前有空的时候我会去口碑翻一翻他们的特价,但现在连翻那个的欲望都没有了。之前的某一周,我去华润万家买了包山药薄片,过年的时候我几乎至少一天消灭一小包,但那天当我跑完13K回家以后,我彻底对那个没兴趣了,完全忽略了它的存在。当你憋着一股劲要去做某件事的时候,到达一定程度,其实你会上瘾的。我很清楚当人觉得累的时候其实最该做的不是睡觉,而是换个方式继续虐自己。因为那可以让你的某根神经松弛下来,转移注意力是最好的方法。电脑看累的时候最应该去运动,运动做完不想动的时候可以做一些文案的东西,因为那个时候你的效率更高了、点子更多了。

人是犯贱的生物,不虐不行。在30多岁的时候才悟出心里或生理上总有一个要在被虐,我觉得还不算太迟。

2019-02
27

RUN NOTE

By xrspook @ 22:01:46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9-02-27 20:04
平均心率158,最高心率179,平均配速614。昨天总感觉我有点跑得过急了,但当我的步频和音乐节奏对上了以后貌似又好了些。有时我觉得这挺矛盾,的确,音乐会让人舒服些,但不是每首音乐的节奏都会和自己的舒适步频对上,对上的时候当然好,对不上的时候挺别扭的。#xrspook未行够#

2019-02
27

居然还记得

By xrspook @ 9:16:29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妖魔鬼怪,还读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有这么一个神奇的规律。当我受伤的时候,我的脑子会变得更好使,比如说,当我在体育课摔了一跤以后,接下来某个测验我的成绩会比平时好很多。我也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更高度的专注才能抵消疼痛?这种伤不只限于外伤,也可能是有点伤心的时候,但相对来说,伤心这种事比较少在我身上发生。

受伤就可以让脑子好使这个也得看情况。如果伤的地方是头部,而且那种痛会不断袭来,显然这就会非常影响我。可能不会影响我的思考,但是却会影响我的条件反射。还记得大二那一年,也是摔了个跤,不过那次是摔到头了。早上一二节没课,所以我和同学去练羽毛球,但就在我们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后退的时候摔下了个台阶,脑袋磕在水泥台阶的直角处。和我一起练羽毛球的同学吓呆了,因为她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我突然消失了,接下来的画面变得非常血腥。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我们的动作可以这么快。因为我俩走去校医院,完成了缝针,又换了身衣服,居然还赶得上接下来的两节线性代数。记忆之中,好像我们居然还没有迟到。那两节线性代数,我就像游云一般,我觉得自己有认真听,我也确定自己不是惊魂未定。但是缝完针以后,医生做的那个加压止血的操作简直就是让疼痛无比扩大且持续,持续到我上线性代数的时候。那天中午没有睡觉,中午我在做线性代数的作业,但是却怎么做怎么错。我越是烦躁,越是做不好,越是做不好,我就越是烦躁。线性代数我觉得几乎不需要思考,但是你却得进行非常冷静的条件反射。那天下午上的是实习课,因为中午没睡觉,所以整个过程我都觉得自己恍恍惚惚。鬼知道那是因为中午没睡觉大脑抽风,还是失血到一定程度人有点飘。如果现在再让我去辨别,估计我能感受的出来,但当时我好像只献过一次血,所以对失血的感觉还不敏感。现在回想起来,即便我中午不做线性代数的作业,我估计也睡不着。当时医生就给我开了假条,那一天和过后几天的课我都可以不去上,但是我没用过那张纸,甚至根本不记得丢到哪里去了。之所以还记得医生开过那个东西,是因为第二天晚上上法律基础课的时候。老师说我们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尤其点名我为什么我趴在桌子上。当时我完全可以拿个假条出去跟他叫板,但我选择的是当他透明。那个娘娘的法律基础老师我们一直觉得他是个怪人。虽然法律基础那门课是开卷考试的,但我们知道一定不容易。我们不喜欢那个老师,或许他会坑我们,但幸好,最终我们都有惊无险地过了。初中高中的政治课,有时我觉得还有点意思,但是到了大学的那门法律基础,我真的是厌恶。所以如果你要我去干法律相关的东西,你不如叫我去死,但偏偏我们那个宿舍里就有一个室友的爸爸是个法官,毕业之后她也的确去了法院工作。

就因为大学摔得刻骨铭心的那一跤,才让我记住了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否则按照正常的规律,那些生活可能早就已经被忘记了。

2019-02
26

三邪

By xrspook @ 8:39:5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相当邪门,邪门到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地步,所有不好的事都在早上扎堆发生了。

首先是上班的时候下了130公交车,我要过一个马路,中间有个绿化带。那个东西大概不到40厘米高,从上面跳下来落脚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妥了。因为感觉左膝盖的深处不知道为什么痛了一下。接下来的感觉就是里面发胀,我从来没有试过这种感觉。我知道碰撞落地是什么感觉,也知道髂胫束综合症是什么感觉,同样,我也明白大腿的股四头肌酸痛是什么感觉,但显然那个膝盖深处的感觉我之前从未有过。但走了两步以后,我又觉得缓过去了,上下一个天桥完全没事。接着,我搭上了同事的卡罗拉回去上班,下车迈出车门的那一下,我感觉糟糕了。那种糟糕比我从绿化带跳下来的那一下还要严重。那种感觉是膝盖的被卡住了。好像里面的韧带不够长,我强行把它拉伸。第一下比较糟糕,但走了几步以后,又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至于让我必须一瘸一拐。吃早餐之后回到办公室,我需要一个蹲下。但就是因为那个全蹲,我觉得左膝盖的糟糕彻底爆发了。因为跟之前的钝物痛不一样,问一下是尖锐的,我意识到昨天一整天估计我上厕所都很麻烦。的确也发生了这种事,我已经不敢全蹲了,所以每次蹲下,我都只靠一只腿撑着。对比左膝盖和右膝盖,显然左边的某个地方鼓起了一个包。所以当我忙完正经事以后,我赶紧回宿舍贴了一发撒隆巴斯。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效,但起码会有点心理安慰。理论上在这种,创伤急性期,我应该冷敷,但昨天我觉得很冷,衣服怎么穿都不够,实在没办法想象再拿个冰块冻在膝盖上会多糟糕。也正是因为我知道这是急性期,所以不能用红花油。云南白药估计可以。但保守起见,我还是先贴了一发撒隆巴斯,反正东西买了回来放在那里不用也会过期。幸好昨天随着时间的推移膝盖逐渐好转,但我仍不确定在那种情况下,我还能不能长跑。最终,晚上我还是跑了个10K。整套拉伸动作下来,除了股四头肌以外,其它都还行。

以上是第一个糟糕之处,第二个糟糕发生在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后。我有大量的Excel表格要处理,但那个时候我的Excel居然打不开,在打不开第一个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某个说加载项不成功的提示,但我没有理会。结果一个文件打不开,所有文件都卡住,打不开的那个文件不打开,打开了的其它文件也无法编辑。星期一早上是最忙的,所以我只能随机应变拿出我自己笔记本做单位的事。当我忙完那些常规项目以后,单位那台机的Excel又好了。

第三个糟糕是我搞完了Excel以后终于可以松口气,打个水擦个桌子,但就在擦桌子的时候,我把自己用了两年多的玻璃杯手一甩打烂了。那是耐热玻璃杯,一落地即粉碎。可能你碰它一下,因为弹性杯子仍会完好,但一旦开始碎裂,肯定救不回来。碎玻璃杯这种事我早就料到,因为我已经碎了很多个玻璃杯的茶隔以及盖子。所以在买之前再用的那个玻璃杯不久以后的双11,我又入手了个备用的。备用的放了一年多以后,终于派上用场。现在去看相近款式的玻璃杯,一律升价了。再也找不到我打烂的那个,那么便宜,那么好看的玻璃杯。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邪门的事会一起袭来,而且是接连不断的。但如果扛过这些以后就会好起来。那么这些东西尽管先过来欺负我吧。

Page 1 of 812345678»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