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
18

快乐后的悲哀

By xrspook @ 12:58:37 归类于:烂日记

和同学去shopping当然是快乐,但悲哀恐怖的事发生了。
    快乐了一整天,回到碧桂园,妈说小狗Boby今天又抽筋了,而且还很厉害,这次是连续不断地抽,我七点多回到那,Boby已从4点多抽到那时了,如果是人这样子抽筋,早死了。当我出去露台看它时,它奄奄一息,轻轻地呼吸着,我盯着它,但最多五下呼吸,它的口不再张大缩小了,肚子不再一起一伏了,也许是睡着了,不知谁说,但谁的心里都清楚知道它去了,在辛苦了一整个下午后,终于被上帝召去了。谁都不愿意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可爱的小狗一睡不起了。最后,妈终于说了句:“它可能真去了。”没有人提出异议,爸还不死心,把手放在它肚子上,说:“他好象还有呼吸。”又过了好一阵子,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它还活着,是不可能的。
    我上午出门的时候它还好好的,但如今……今天我帮它打第8支针,想不到就是我跟它打的最后一支针,我进碧桂园住,不能离开,是因为我要帮它打针,但如今……它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抽筋,医生也说它已好了,是个医学的奇迹,这种病毒曾在非洲大草原上杀死了不知多少狮子,它已柔弱的身躯,熬过了,大家都认为它会“大步跨过”、“大难不死,闭有后福”但如今……它去了,与人为的过失无关,但我又有很强的悔疚心理,如果我今天没出去,即使地提出安眠药的说法那么……但现实不相信如果,一大堆的偶然造成了如今的结果,一切都太晚了,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了,我不知到如何接受,我不知到为什么要接受,主人们不会因此而责怪我或对我产生厌恶,但我自己恨自己,他们放过我,但我不能放过我自己,我不该,即使我臭骂自己一千次、一万次,小Boby再也不能起来了。
    小Boby是我的第一个打针的对象,是第一个我看着它去的生命。昨天,我还因为它不听命令而对它呼吓,还因为它跟着我尔头疼,但如今……从前的烦恼,如今已烟消云散,记住的是它的种种好处,种种可爱的地方……人总是到失去的时候才会珍惜,就如长辈离我们而去的时候。人啊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呢?
    它再也无法挽回,珍惜眼前的人,珍惜眼前的物,珍惜眼前的一切一切,人啊,你什么时候才会成熟?!人少不了悲伤。

2004-06
17

上网no way第二天

By xrspook @ 12:57:18 归类于:烂日记

一早醒来,看见电脑,知道自己又不能上网,睡醒了还是昏昏欲睡,我还能干什么?
    天还是那样,灰蒙蒙的,厚厚的云压下来, 气压高,天气热,屋里弥漫着狗的气味,大狗Jacky还是每天过来跟你打招呼,要握手,然后要马上洗手,因为那股异味真的很重。小狗Boby还是要打针,今天就像是昨天的重复,日子在兜圈子。
    希望在明天吗?

2004-06
16

我渴望——上网

By xrspook @ 12:55:48 归类于:烂日记

到别人家里住,用别人的卡上网,总有靠不住的时候,这不,钱用完了,只能坐在电脑前发呆。上高三以来,上网一直是我的生命,即使是学习再忙,也得偷偷上一会,如今,哎!!
    广州碧桂园,多少人梦中的家园,我却被困在这了,着叫不叫“折堕”呢?水我可以乱用,电视我可以随便看,电话我喜欢打就打,但偏偏我最爱的上网,我却做不到,习惯了在网上写日记,现在却不能如愿以偿。一天不上网,浑身不自在。
    一天到晚只可以睡觉,然后吃饭、看电视、洗澡、帮狗打针、看书,最后又睡觉,一天到头不知干了些什么,我的天!
    Ask for more, 我渴望——上网,完完全全的、无拒无束地上网!!!

2004-06
15

儿童时期——朋友?

By xrspook @ 22:49:33 归类于:回忆录

小时侯抱着药煲长大,最经常去的地方不是商场,不是公园,更不是豪华的酒楼,而是医院,医院的儿科,医院验血的地方,医院的肌注室,几乎每个常去的地方,前面都有医院两字。
于是家便是我的天地,门外的世界我不渴望,窗外的孩子我不稀罕。我从不到别人家,别人也从不到我家,日夜对着的只是自己的玩具,和照顾我的大人。我爱哭,因此喉咙常常发炎,不知是哭使我发炎,还是发炎和无聊使我哭,总之就是发炎和哭。他们说我赖皮,说我横蛮无理,对一个长期独处的孩子,她还有别的选择吗?
不知过了多久,表姐放假的时候来了,我有了到门外的世界跟邻居的孩子玩的机会,但我最小,他门嫌我麻烦,而且我一不顺心就哭,走路又容易摔交,他们和我玩要付出代价,因此他们玩的时候常常躲着我,害怕我的加入。现在,我终于明白他们的感受,因为我也不喜欢跟小孩玩,原因也差不多。每当我走近,他们就转移阵地,我再跟上,他们就再走,直到进入一个孩子的房间后关上大门,我又被拒之门外,从走出门到站在别人的门外,陪伴我的始终是孤独。从兴高采烈,到被委婉地拒绝,对一个小孩除了哭,她还能干什么?
直到上幼儿园,开始和我同龄的孩子相处,这局面才有所改进。他们不拒绝我,我们不嫌弃我有病,他们不在乎我常哭,因为他们也是,况且上幼儿园的时候,我除了早上不愿上学而大声嚎叫外,平时是个很乖的小孩,我实际上乐于和他们交往,阿姨说我乖得即使要照顾一百个也不辛苦。我不霸道,我会和他人分享玩具,玩游戏时守规矩,日子过得很快乐。来我家玩的第一个小孩也许是一个叫“吴建X”的男孩,我不晓得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别人,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先来呢?我也不知道。他来我家玩橡皮泥,尽管当时的橡皮泥很臭,但我们不在乎。话小人,我们最喜欢干的是用薄纸印在《圣斗士星矢》上描人,他总是比我画得好,即使我用一大堆夹子夹着,我还是会走样,画着画着线就不对了。他常常来,不知是和我玩高兴还是着迷我家的《圣斗士星矢》,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但也不需要知道了,快乐就是了,管他那么多干嘛。
就这样童年就交了这么个朋友,这些朋友算朋友吗?

2004-06
15

怕怕

By xrspook @ 13:22:11 归类于:烂日记

放假以来我没有一天不是晚上3点睡觉的,但昨天我真的怕怕了。为啥?
    昨天晚上是我第一次为我表哥的拉布拉多Boby打针,Boby才五个月大,上一段日患上了重病,差点就没命了,医生对我表嫂说叫她不要太伤心,当时Boby每隔一小时就抽一次筋,抽筋时手脚蜷缩,面部肌肉收缩,口吐白沫,而且左右前后乱撞,极为恐怖,就像人“发羊吊”。但它挺过来了,医生说这种病只有3%的生还机会。
    因为家人没空,于是我就得帮它打针,打针并不恐怖,它也很听话,没怎么挣扎。但打完后我就有点怕怕了,它动也没动。后来,它走进自己的窝里,我才松了口气。
    夜了,我进房关门上网,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大狗Jacky在我的房门门外睡觉,这是很正常的,因为那懒鬼喜欢叹空调,奇怪的事发生了,大狗吠了起来,然后是小狗的吱吱声,接着是一阵狗的脚步声,声音停了一会,接着又再次出现,我听得清清楚楚,但爸妈没有半点动静,我无奈。声音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密,我进入了极度不安的状态。电脑上花花的页面,我只能看着发呆,小狗不会有什么事吧?我不要成为千古罪人。我无法再上网了,只好抱头大睡,明天才有希望。
    今天一早醒来,一切如常,终于可以呼一口大气,但还有N支针要打,还有多少个不眠夜呢?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