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
11

谁毁了我

By xrspook @ 15:04:39 归类于:烂日记

检验回来发现桌面上有张“关于开展职称评比动员会的通知”,感觉好笑,相当好笑。过去5年里一直要我检验和统计兼做,一直不给我确切指明到底我要向哪个方面发展。直到今年初才终于卸掉了统计的工作,开始纯粹做检验。2008年毕业,2009年开始兼统计,2014年初终于回归到单纯的检验。你们拖沓了我多少青春呢?那些最激情燃烧的年头都被你们毁掉了,还好意思说什么动员?!还好意思说什么我们不努力不上进?!领导的目光短浅,领导的贪图方便不知道毁掉了多少人,反正我肯定是其中的一个。那是一种什么状态呢?怀着梦想来到这个单位,事实告诉你不能太努力,太努力就会被那些习惯于吊儿郎当的人定为眼中钉,会各种不顺,于是,力量就不能发在该发的地方,对我来说我没有直接让力量逐渐消亡,而是转移到别的地方继续狠狠地燃烧。先是GA,然后是WWE,接着是ADR,现在是跑步。在我自行选择的领域无论我多优秀就不会招来羡慕嫉妒恨,当我“移情别恋”的时候也没有人会跳出来呼天抢地大骂我的不是。对我来说自由和激情谁也不能少了谁,没有自由激情没有可爆发的空间,当激情起来以后,自然而然地就需要更多的自由去扩充发展。理论上,现在我应该已经是工程师了,但实际上,现在我还不是,这能怪谁呢?!

从前我觉得工程师的头衔相当重要,但现在,我觉得无所谓了。就像我四六级考试成绩都很糟糕,但这并不影响我在英语的世界里随便乱逛。看电影电视也好,做摔角手的翻译也好。标准模式考试下我的成绩是很恶心,但这不代表我的能力就真那样。谁叫我天生不是一个擅长考试的机器,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总是让我发挥不对头。我不是统计专业的,我也不是计算机专业的,但我在有需要的时候开挂能力足以把那些“名门正派”扯下马来。纯粹是看你有没有用心。工程师也好,不工程师也好,明明是我的,但我却没有,当然让人觉得气愤,但如果你明白到有跟没有都一个样的时候从心理上说显然会好过很多。

昨天在ADR上花了点时间,花了点时间看他被解雇到底是什么原因,进而心痛地知道了在上周(还是上上周)他居然在墨西哥版的Raw里做平时Ricardo Rodriguez在做的后台访问,因为RR那时已经离开WWE了。上个月底(七月底),ADR在某次dark match和Dolph Ziggler的Street Fight里弄断了肋骨,这是近两周的事而已,但近两周从TV录影比赛数量和质量来说,断肋骨也好,眉骨处缝7针也好根本不妨碍他的超水准发挥。还记得有段时间,那些长舌的说ADR是个玻璃人(那段时间他刚好脑震荡),甚至拿他跟Rey Mysterio脆弱的膝盖相比,当时虽然深深不忿,但也没什么可反驳的。TIME WILL TELL,这4年来,持续不断的workhorse表现,高强度高水准长时间的压力并没有把ADR摧毁得怎样。残害肯定是有的,但不太明显,或者说摔角手自己掩盖得太好不容易被观众察觉。还记得2010年的时候,在没经历过任何特殊规则赛之前,我非常怀疑ADR的抗击打能力和忍耐力,但几年下来,在这方面根本完全就不需要我去担心,他杠杠的,绝对配得上相当tough这个评价。ADR在WWE当摔角手的时候我很少对他发出全正面的评价,我总要挑刺,但他离去后,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他一个“优秀”的tag,哈。

今晚将是我第一发间歇跑训练,3*1600间歇400,我应该用什么速度去跑呢?或者说我能跑出个什么速度呢?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