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
24

姨妈居然回来了

By xrspook @ 8:24: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一次的姨妈我觉得非常不规律,从基础体温完全看不出逻辑,从我的个人感受,尤其是乳房胀痛也没有遵照一般的规律。我觉得会不会这一轮的姨妈会错过呢?结果在11月的末尾,跟上一次一样,在40天的时候居然就来了,但跟上一次不一样的是上一次来的时间点我是能感知到的,比如说基础体温一直处在高位,乳房胀痛没有消失,一直存在。这一次体温从低到高又从高回落到低,乳房胀痛从一开始有感觉,感觉比较明显,再到慢慢的消失了。体温降低了,乳房胀痛消失了,但你姨妈还没来这种事情我之前从未经历过。还有一个我之前从未经历过的就是这一轮姨妈周期期间我经历过好几天特别夸张的白带。没有异味。无色透明,但是量却很大,大到我觉得每天洗澡之前,内裤上那些粘稠的东西都得搓半天才终于稍微的去掉,最后我不得不在那里喷上衣领净,静置一段时间,然后再做处理,因为如果不是这样,我真觉得那些蛋白质我实在没办法光靠手搓把它洗掉。那个时候我甚至在想,是否跟那个卵巢囊肿有关呢?那个囊肿的水破掉了吗?然后就慢慢的分泌出来,所以就这个状况?如果是真是这样,又没有其它影响的话,实在太好了。但从下腹部的围围度看来,跟平时没什么区别,所以肯定是我只往好的那方面去想了,实际上并不这样。

因为才第一天,所以我不知道这个周期的姨妈效果会怎样。因为从一开始的状况看来好像不太热烈,但这个我完全控制不了。

自从知道那个卵巢囊肿没有缩小,还有增大趋势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跑步了。头几天我甚至连动感单车都不敢太剧烈,但后来我渐渐就忘却了那个东西的存在。有可能是主动忘掉,也有可能是已经习惯不当一回事,但是跟之前的强度相比,现在的动感单车我的确不感那么凶了。相对于跑步来说,我感觉动感单车在做规律的圆周运动,就震荡感来说,要比跑步要低。虽然现在我的跑步姿势已经很固定,重心无论是上下还是左右都不会变动太多,但是跑步导致女性胸部震动这种东西肯定是存在的。所以既然胸部会发生那种移动,卵巢里的那个东西也会。动感单车相对于跑步来说踏频要比步频低很多,所以我不得不主动暂时放弃跑步这项运动。

通常情况下野小兽的健身运动速度都不快,以力量为主。而且很侧重单侧身体的锻炼。但有一次我主动尝试了一些新的东西。在做钟摆跳的时候,我的动作很漂亮,的确可以做得很流畅,感觉我就像整个人被挂了起来,腿在那里晃。但是渐渐地我感觉有些不对路,所以后端我再也没跳起来。没有跳起来以后,那种不大对劲的感觉慢慢消失。幸好那种感觉消失了。

吃饭很规律,睡觉基本都在12点之前,运动一直在保持。估计我已经两个月都没有测过体重,相比之前,我感觉现在有所上升。每个月除了工作很忙的那几天,我天天都在学习,之前DAX,但是现在是Python+Excel。晚上睡觉之前我还会看一下小说,现在看的是《公羊的节日》。

我的日子过得这么规律,姨妈如果仍然耍脾气的话好像有点真说不过去了。

2022-09
29

颠覆自己

By xrspook @ 8:13:54 归类于: 烂日记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大脑会越来越卡顿不好用,尤其是当你要学习一门新东西的时候。或许一直以来的经验会对你有所帮助,在运动层面上我感觉是有帮助的,即便你从未接触过这项运动,但是你之前做过的其它运动会在你掌握这项运动的时候让你稍微容易入门一些,但是也会存在这么一个怪圈,因为之前已经接触过其他运动,于是你就自动进入了某种套路,但是那个套路不利于你在这项运动上进步。比如大学的时候,我的选修体育大一是网球,大二是羽毛球。学网球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手腕要固定,挥拍靠的是肩膀的力量,还有整个躯干的力量,不要试图用手腕,因为网球拍太重,而且无论是正拍还是反拍,都要学会收拍,否则的话,肘关节也很容易废掉。但是到大二学羽毛球的时候,却变成了羽毛球用的就是手腕的力量。后来我感觉到,尤其是在扣球的过程之中,手腕的力量尤其重要。所以这还真挺矛盾的,当我习惯了不用手腕之后,突然又要我开发手腕这个技能。但幸好总的来说,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并不算太高,比如跑步积累回来的经验在其它运动上基本上都用得着,比如心肺能力,也比如清楚自己的极限,以及当前所处的运动强度的感知。

跟运动比起来,要在知识上从零开始学习一门新的东西,我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越难越入脑了。以前很快就上手的东西,现在可能卡在那里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尤其是遇到一些逻辑已经跟之前不太一样的事物的时候。对我来说Power Query和Power Pivot是两个怪兽,它们很强大,但问题是它们使用的逻辑又跟一般的编程,或者跟平时使用的Excel又有很大的区别。你明明知道它们很强大,但问题是要驾驭那种强大,你就得让大脑按照它们的规则去运行。可以这么说,平时你看这个人你是从正面看,侧面看或者后面看,但它们所要求的那种逻辑是让你从头顶往下看,又或者从脚底往上看。从头顶往下看或者你还会遇到过,但是从脚底往上看这种情况,唯有叫那个人站在一个玻璃上面,然后你从玻璃底下抬头看。人还是那个人,但是改变观察的方式你会觉得自己很渺小很无助,但你必须接受这种不一般的视角。情况就好像去做CT。断层扫描之后,人被切成了一片一片的,但那些东西组合起来的确是个人。这样被切片的人跟我们平时所见到的那个人是一样的,但是你能根据某个人的某些切片而辨认出那就是某个人吗?Power系列的某些东西给我的感觉就像CT切片那么神那么玄乎,的确很伟大,但是却颠覆了我一直以来的认知。学习的时候,你当然希望自己能抛开之前的一切,但实际上这又谈何容易。尤其是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你自然条件反射的时候,过往的经验就会自动蹦出一些纠结,为什么居然是这样?

没有人强迫我必须得学习这个,必须得颠覆自己之前所熟悉的那些东西,但我觉得现在是时候直面那些之前我一直在逃避的坎了。

2022-09
23

快乐地玩

By xrspook @ 8:32:40 归类于: 烂日记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每个周末我跟表姐最想做的只去表哥家拿个羽毛球拍,然后在家门口的空地上对打。当时的羽毛球拍没什么科技含量。球拍柄是铁的,抓手是木的,球拍的拍框是木的。我们用的那一副好像还好一点,拉的那些线是纤维的,我用过某一副,连拍线都好像是牛津的。所以可想而知,当时我们用的那副羽毛球拍有多重。羽毛球永远都只有一个,不会打烂,打烂了也换不了。最郁闷的莫过于羽毛球打到树上了,要怎么把它拿下来,这从来都是个问题。幸好表哥家住在1楼,他家晾衣服都是晾在家门口的空地上的,所以有很长的晾衣杆,羽毛球到树上了,只能用那个东西戳。我们运气还不错,好像从来没有试过不能把球戳下来。最后那一次,我把拍子打在了花丛的铁栏杆上,所以木质的拍框断掉了,简单来说就是那个羽毛球拍废掉了。我怕会被表哥责备,所以根本不敢说。那一次我们悄悄地把羽毛球拍放回原处,从那次开始,我们再也没有打羽毛球。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拍子坏了,反正表哥从来没找我俩算账。如果是找我俩算账,所有人肯定都会知道,搞坏的人一定是我。

为什么要选择羽毛球?是因为相对于踢毽子来说好像羽毛球有趣一点。一个人踢毽子,那就只能算个数。两个人的话,要让毽子不落地,感觉要比让羽毛球不落地难更多。小时候我的羽毛球发球像网球一样,把球抛高,然后抽过去。我不知道这样的发球到底是怎么学回来的,现在要我再次做,我也做不到,因为把羽毛球垂直抛高是很不容易的。表姐的发球是球拍从下往上拉,很多女孩子的发球都是那个动作,但是显然那不是很专业的发球,她只是从下往上而已。相比我俩的力度,我的发球更稳更猛。

如果还有别的选择的话,可能我们也会打乒乓球,但是在我们能接触的范围之内没有乒乓球桌供我们使用,也没有乒乓球拍。小时候的我们就是这样,没有设备也没有场地,只能拿到什么就玩什么。有时大人在家里裁衣服。我们可能会向大人讨一些粉笔,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在地上画个图案跳飞机。但家里裁衣服画线的那些粉笔很少,所以她们不会轻易的给我们。还在读幼儿园的时候,我们根本找不到粉笔的。读了小学以后却有了,因为学校有很多用得很短的粉笔头。那些东西老师再也握不住,不能继续写,只能丢掉。但实际上我们又不会主动收集那些东西。因为在别的同学眼里,虽然这玩意完全不值钱,只是丢掉的垃圾,但如果把那带回家,就有偷窃的行嫌疑。所以更多时候如果要玩跳飞机,估计是我们在某个地方捡到了一块破碎的红砖。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当年我们真没有什么可玩。但就因为没什么可玩,所以当我们可以玩的时候,我们都会很开心很珍惜。在小小的空间里,除了踢毽子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我只能把无数个小时都堆在踢毽子上,自然在比谁不落地踢得多的时候,我更有优势。之所以这样,因为一个人除了踢毽子,除了那很便宜的毽子以外,我已经没有其它可以玩的体育器材了。篮球足球排球甚至皮球都没有。我们身边没人跳橡皮筋的,羽毛球需要一个比较大的场地,乒乓球需要乒乓球拍和乒乓球,但无论是拍子还是球,小的时候我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当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家长不给我买这些呢,因为他们觉得我只是随便玩一下,我这种三心两意的人更适合纯粹玩玩具吗?

现在长大了,自己赚钱了,可以买我想要的体育器材,但现在我却没有了小孩时候那种只求快乐不求功利的心。

2022-09
11

慢过程

By xrspook @ 20:25:4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感觉多年以来的跑步习惯,让我对距离这个东西有了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的看法。当然这个跑步还不仅仅是普通的跑步,不是学生时代的那个要死要活的800米,也不是50米的冲刺,而是持续时间以小时计算的长距离跑步。因为我知道自己曾经有连续跑两个半小时的能力,所以当我无论做什么运动,只要这个持续时间低于这个程度,我就觉得那是可以接受的。对之前的我来说,连续运动一个小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无论什么类型的运动。如果运动持续时间超过一个小时,我就得准备一些东西,比如说水分,也比如说之前先吃点东西,不能空腹,同时也不能吃太饱,如果吃完饭以后,至少得歇一个小时甚至以上。之前的那些经历让我有了这些习惯,也让我清楚明白到自己身体的各种状况,到底什么时候我可以坚持,什么时候应该停下来,什么时候有什么感觉,之后会有什么后果。虽然运动的时候我可以忍,可能我全部都能忍下来,但其实往后的很多的麻烦我已经能预计到,虽然可能不太准确。

如果人具有长时间持续高强度运动的能力以后,他就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哪怕不正在做那些运动,他也可以把自己生活的可能性扩大。对其他人来说,2公里的距离,有人会选择打车,有人会选择坐公交车,有人会选择踩共享单车,但对我来说,如果我不是很赶时间,我一定只会选择走路。因为正常情况下2公里的距离大概也就不到半个小时的事情而已。也正是因为我有这种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行为习惯,所以我觉得他们那些打车的行为完全是不可接受的,而他们觉得我直接用走路的方式去实现是完全不可思议的。其实即便之前我没有变态的运动习惯,我一直以来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上学的时候就得这样。初中高中大学的时候一直都这样。2公里的距离仅仅只是我用其他交通方式进行了一段以后余下的那些距离,只能用11路车完成。对我来说就是这样,对他们来说,如果是学生时代,父母直接把他的人从家里送到学校,然后再从学校接回家里,哪怕是要去上什么兴趣班,又或者进行什么娱乐活动,全部都是目的地点对点。现在如果家长不在身边,只能靠自己,那么这个点对点很自然就是打车。以前可能只有的士,现在有了网约车这个选择。从小学开始,要去上奥数,要去上英语中心,从来都是我跟同学坐公交,然后外加步行实现。的确有些同学去这些地方都是家长接送,但我们没有那种命,如果我们要去,就得靠我们自己。家长除了给我们车费以外,没有更多的助力了。从那时开始,一定程度上,家长就是以这种方式让我们独立。要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我们会规划公交车的路线,也会规划步行路线。虽然实际上小学的时候,可能那条路线是家长设定好的,我们去执行,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是线路的定制还是执行都完全由我自己做决定。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玩的东西,是一个兴趣点,可以让我兴奋。有些人重复跑同一条路线会觉得很沉闷,但是我却可以一直都跑同一条路线,在那条路线上感觉出不一样东西。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这是一个经典的哲学观点,当我体会到这个的时候,实际上我没有学过哲学,是生活让我体会到了这个。

我喜欢享受不一样的上路,所以当你用某个直接的交通工具取代了这些以后,我感觉无法接受,于是这就奠定了我是个重视过程,而不是结果的人。

2022-07
30

需要自观

By xrspook @ 13:30:05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要给我自己设计一个房间的话,我觉得阳台必须朝东南,而且那是一个落地玻璃的大门。

最好阳台外面可以放一台动感单车,如果不行,纯粹晾衣服也可以,之所以要一扇有阳光的落地玻璃大门,是因为我得确定在我运动的时候我能看到自己。无论是动感单车,跑步,做其他徒手运动又或者瑜伽之类。在没有别人的帮助之下,我只能完全的靠我自己的观察去让自己动作标准。虽然有些事情重复都只是那几件事,但自观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步骤,倒不是因为我觉得无聊了要找个伴之类的。有时你会觉得看着自己很酷。那种酷甚至会让你有点着迷。因为你会觉得你比跟着的那个视频的教练还要帅,但有时你会明显地观察到自己的疲态,所以我觉得做运动的时候如果没有镜子肯定是不行的。因为一直以来我都习惯了这种自我纠正,所以当某个教练要求我这样那样的时候,我反而不习惯。某种叛逆心理会油然而生,为什么非得这样呢?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对?虽然教练说得那样,也给你示范又或者直接纠正你的动作,然后说就是那样的时候,其实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是一个慢热的人。所以如果你要我模仿某种东西,我不可能一开始就做得很到位,我得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反复的练习,才能达到某种境界。在那个之前,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一个渣渣的存在。从渣渣到高手的过程中我必须经历一个自我纠结。我要做到什么程度?为什么我做不到?我要怎么做?这其中原理是什么?这些东西我都会在升华过程中慢慢找到答案。也正是因为我不是一开始就能模仿出来,所以当我真的到达了某个程度的时候,其实我已经积累了不少东西,所以我当别人的教练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有可能我所经历的并不是他们的那些。所以具体情况还是得具体分析。既然我能自学成才,我也觉得我可以代入其他人的角色理解为什么他们做不到,他们要通过什么方式才能做到。

因为我不是一个专职教练,所以当我为别人摸索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功利意图。我没想过通过这样可以得到什么,别人的好处又或者能让自己赚得一些名声。我只是想探索而已,就像我探索我自己一样。我们常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就是有这种探索的兴趣。这种欲望是与生俱来的,有些人只会在某些方面展示出这种欲望,比如说某些数学天才,在数学方面他们的欲望真的非常强烈,但是在生活的其他某些地方又会表现出完全没有欲望,于是在普通人看来,这种人就有点畸形。我是属于那种在任何方面欲望说来就来那种人,哪怕某些方面可能一开始我并没有兴趣,甚至很讨厌,但是因为某些逼迫,又或者因为某些机缘巧合也会让我迷上自己可能曾经很讨厌的东西。当你真的能这般做到的时候,感觉真的很帅。

我是一个喜欢在事情上竭尽全力而不喜欢在人的问题上花费任何心思的人。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