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1

别了,蚂蚁森林

By xrspook @ 17:24:5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卸载了小米运动app,今天早上在蚂蚁森林种上第二棵小梭梭后我关闭了蚂蚁森林。5月2号种上第一棵梭梭树,7月11号种上第二棵梭梭树。因为有小米手环的加入,所以第二棵小梭梭种植的时间要比第一棵短很多。但为此我也献上了自己的双手。如果不是要种树,我就不会重戴小米手环,小米手环自然就不会在跑步的时候因为不舒适而不得不调整小米手环和臂式心率带。没做那个拘束双手的动作,我大概也不会失去平衡而摔倒。当然,这一堆东西只是一个假设,即便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能那天我要摔倒始终还是会摔倒。这一次算是我运气好,除了双手以外其它地方几乎没什么事。但无论有关没关,从心理上来说总会有点怨恨。人人都戴手环的时候,我也想玩玩,但自己戴了一段时间以后,我觉得那东西除了每天都让我成为数字的奴隶以外没有什么别的,所以我把它摘掉。接着蚂蚁森林出现了,大家都在种树,我也去种树,每天都固定一个7:10的闹钟去收取前一天的行走能量球。除了这个7:10的闹钟以外,我的其它闹钟都不是每天都有的,而这个闹钟无论工作日休息日都会存在。神经病一般为了自己的行走能量球不被最喜欢偷能量球的好友偷走,我还得把他拉为黑名单。为什么一定要戴手环、一定要比拼步数、一定要比平种了多少棵树呢?!这都为了什么?说实在的,我不能从其中获取什么好处。而且还会每天神经病地耗费流量去关注那些app。其实这种做法跟沉迷打游戏没什么区别,这其实也是一个游戏,制定一个规则,你去遵循,获取所谓的成就感。我不觉得自己必须得在这件事上获得成就感,所以我脱离了这个规则,我不玩这个游戏了。

双手废掉的这些日子让我重新考虑跑步是不是唯一的选择。如果我得出结论,跑步不是唯一的选择,那么我就得用另外一套评价体系去衡量我每天的运动量以及每周的运动量。既然我已经不打算参加任何的跑步比赛,我当然没有必要把周末的长跑定为18K。与此同时,我也不需要闲暇的时候去迪卡龙或者美津浓看他们天猫或者京东上有没有什么特价。我的时间应该用在其他我觉得我需要付出的地方。为什么非得用160K的月跑量来束缚自己呢?我只想做一个健康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但那不一定就必须得是跑者。跑步应该是件欢乐的事,但是如果我一直都只是被数据所控制,我没办法享受真正的快乐。对我来说这是一种矛盾。因为我觉得如果要认真投入,就得做到可测量有目标有计划有努力方向,只有这样人才能持续进步。而这所有的这些必须用数据说话。如果完全抛开数据,我怎么衡量我的运动成果呢?开始的时候跑步对我来说不是为了晒单,到现在为止也不是,那是一种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行为。理论上说情况就像是我摘掉小米手环一样,无论我有没有戴小米手环,有没有开着小米运动我都能保持每天一万步以上的运动量。不是因为戴了手环才一直监督着我要这么做到。跑步估计也一样。但问题是如果不记录时间,不记录里程。那么鞋子的耗费程度就是个谜,很难说得准什么时候该换掉。一开始对我来说所有东西就不是凭感觉的。现在如果让我把所有东西都回归到凭借直觉这貌似有点难。想跑多少就跑多少,想跑去哪里就跑去哪里的确很自由,但却有一定的安全风险,尤其在夏天。

如果要做出改变,在我的双手痊愈之前,我就要做好打算了。

2017-07
3

肌效贴云云

By xrspook @ 8:25:38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我终于去了迪卡侬买肌效贴,之前我还不知道原来迪卡侬有这个东西,在网上对比过价格以后觉得5cm宽5m长的东西在迪卡侬只卖25块钱不到,这已经算很便宜了,当然如果我在网上其它店买,二十八九块钱可以买到同样长度和宽度并且包邮的产品,至于哪个更好不知道,反正我有迪卡侬的优惠券,不用白不用。结果星期天的下午我去了西城都荟的迪卡侬,然后被告知40块钱的优惠券只能一次用完,所以我好不容易兜了两三圈才终于很不情愿地找到了凑单的东西,但其实当时我的算盘是打错的,肌效贴是24块8,40块钱余下15块,但是我的脑子里却一直觉得那是25块。在实在没有什么可买的情况下,我买了一件女版成人的徒步速干T恤。但其实可以选择的话,我会选择女童14岁,因为成人的要29块9,儿童的只要19块9,14岁的女童我穿上去比成人的更合适。通常来说,所有门店都会码数颜色齐全,但偏偏那家西城都荟女童的所有尺码合计加起来剩下不到三件,当然也就没有我想要的那个尺寸。所以最终一卷肌效贴和一件T恤加起来,我合计给了15块钱不到。

绩效贴这个东西在好几年前,我还在看WWE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娜娜哥的手臂做完手术回来手肘的地方去贴了个像一个蜘蛛网一样的东西。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那个就是肌效贴,但是从那以后我们经常在各种体育比赛的时候看到运动员贴得满身花花绿绿的。不止是专业运动员,连参加各种跑步比赛的大众选手也总是把自己贴满了那种东西,到底这有没有效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种东西的粘性一定非常厉害,所以要撕下来的时候,如果毛发多,肯定会撕心裂肺。如果那个东西在你这毛发多的地方反向撕下来,估计比各种脱毛贴还厉害。因为那个东西实际上要在你的肌肉拉伸到最大的情况下,以一定张力贴上去,如果贴得正确,需要起效的地方那你的皮肤应该是和那个东西完全贴合,姿势回正后形成皱折。可想而知这个东西的粘性得多么好!一般的膏药产生了皱折,就意味着那个地方将会是最薄弱的环节。哪天胶布掉了,大概就是从出现皱折的地方开始的。一般的胶布一湿水就完蛋了,但是肌效贴本来就是针对运动人士,所以汗水也好,洗澡也好,即便用上沐浴露之类也不会掉。但昨晚我就遇到这么一种烦心事,那些东西洗澡的确没问题,但问题是洗完澡以后,毕竟那是胶布,是布,所以有一定的吸水性,之后你明显感觉到那是湿的,但是却很难擦干。即便我拿电吹风对着那个位置吹。因为我贴的位置是肩膀和脖子,那个地方如果一直凉飕飕的,而且是又湿又凉,我必定着凉。怎么解决呢?洗完澡后把那个东西弄干对我来说是个问题。

肌效贴买回家以后,当天晚上洗完澡,我就让我妈看了一段该怎么贴的视频,然后让她给我贴,神奇的是某些肌肉酸痛的部位贴上以后马上就起效了。天知道那是不是心理作用。你的确感觉到那里有东西被拉扯。接着酸痛感消失了,于是我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些人喜欢把腿贴得花花绿绿。但我觉得贴这个东西只是一个辅助手段,尤其是当你只是酸而不是痛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过度依赖。我之所以在酸的地方也贴一贴,完全是为了试验一下它的效果。

落枕,至今已经足足一个星期,到今天早上为止我才感觉基本上算是好了95%。但是还有那么一丁点的异样感觉。

2017-02
3

记忆与被记忆

By xrspook @ 17:34:03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大概十点我就上床睡觉了,在真正睡觉之前,我看了半个小时的书,是马尔克思的《苦妓回忆录》。在我已经买回来还没有开封的书之中还有很多是马尔克斯的。昨天在登记《族长的秋天》阅读完毕的时候,在豆瓣上我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去年内读完的书真的很少。但实际上我买的书不少,我开始读的书也不少,只是很多都没有真的读完。书读得不多,电影看得不算太疯狂,运动时间也在压缩减少,我的时间去哪里了呢?大概很多时间都用在研究剁手方案上了吧!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主动删掉手机上的天猫和淘宝app,只有那样我才能遏制住让自己闲得蛋痛时候疯狂袭来的剁手欲望。

虽然昨晚很早就上床了,但是今早真正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也就是说我躺在床上的时间接近十二个小时。是慵懒让人越来越不想干其它事。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你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不想动,或者动起来的时候要比平时吃力,这不是一个好兆头。每次放长假,我都有相近的经历。比如说,如果时间超过一周,那么我的跑步欲望和运动能力就会明显的下降。具体表现出来的征兆是不想去跑,或者你会把跑步时间推迟再推迟,从早上变成中午甚至是下午。如果直接推到了晚上,那么跑步肯定不会发生了。因为晚上在这座城市里,独自跑步有危险。我的感官不特别迟钝,但是我没有问题,不代表别人也没有问题。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在人们灯红酒绿的狂野过后,实在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今早其实我可以早点起床的,但是我就是赖在床上不起来,其间脑子里划过了很多很多念头,有一些记忆,也有一些新的想法。不知道为何我脑子里出现了很多初中时的画面。与其说那是真实的记忆,不如说那是我记忆和想象拼凑出来的合成东西。据说人的记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调用以后就会变样。这就跟某句话通过人传人的方式不断往后传播,可能最终变成完全不是开始时的那个意思。现在要我回想起小学初中时的某些细节,我实在已经做不到。甚至连那时很讨厌的值日到底是以一种什么规律进行我也想不起来。更加不用说课室里课桌的一些具体模样。我似乎还能记起同学的样貌,但实际上要我具体描述出来我也是做不到的。只有影像资料、文字资料,以及其它被确切记下来的东西才能反映真实的过去。但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比如在看某场节目的时候如果你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拍摄上,即便你录到了一些很好的镜头,或者抓拍到一些非常好的瞬间,但是却这意味着你在观影过程会走神。那个时刻你的心思都用在使用技术手段上,而不是欣赏节目本身。他们放弃了自己的观影感受,而把那一时刻的精彩保留了下来,让往后的人有思考和遐想的空间。当然了,我并不提倡对各种商业表演进行录影,那种行为是禁止的,而我这里所指的那种录影是某个生日会或者某场毕业典礼之类。回想当年,如果智能设备也能像现在这般被广泛使用,我大学本科的那一次毕业答辩被录制下来翻看的时候估计会很有趣。感情和技术在很多时候,你都不可能同时拥有,所以如果你真的要用心去感受某样东西,你就不能放进太多的技术敏锐思考。因为显然那些很理性的东西会让你分心。所以我没办法在某个很重要的场合既当技术员也当纯粹被感动的观众。如果要这两种事都发生,我就只能去两次,第一次去用心感受,第二次用技术手段把它记录下来,但是这种事,通常不会发生,因为越是珍贵的东西越只会发生唯一一次。

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

2016-12
1

开夜车

By xrspook @ 8:45:4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11点半才睡觉,昨晚我甚至忘记了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晾起来。因为昨天Dangal发布了三个东西,全部都要做时间轴,其中包括一首歌和一个幕后视频。那首歌的东西有两个,一个是MV视频,另外一个是完整歌曲。所有东西加起来,时间轴大概十五分钟不到。打轴很快,这已经是我近期第二首完全由我自己打轴的歌。我已经习惯了那个快捷键,也习惯了卡住单词的节奏。一首歌80%以上可以一次通过,余下的地方不过得多播放一两次而已。但打轴只是个开始,作为偏执狂的我,还得用AE去校正。AE校正只能看个局部,最后你还得把东西放回视频里,一边看一边发现问题。因为只有看完整视频你才知道会不会地方漏掉了,一些词句没有包括在时间轴里。如果那是一首歌,已经有原版歌词,通常不会漏掉,但如果那首歌是翻译的,非常有可能会漏掉一开始和最后的音。同样的情况会发生在对白视频里。打轴的时候你只需把视频过一遍几乎就可以了,做时间轴的时候你需要一句一句起码听一遍,有些做了调整的再听个一两遍也就可以了。最后的视频反复校对,我觉得那是个无底洞。我也不知道自己最终得重复多少遍,才满足我的要求。尤其是当我不只做时间轴还得做翻译的时候。把视频和字幕放一起去播是最直接的方法,只有这样你才能体会到观众看的时候有什么感受。字幕和纯粹的文字翻译不一样。在纯文字的时候,你可以把句子翻译得很长,但因为字幕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那个时间轴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把句子搞得太长,因为那样观众绝对反应不过来。把两句话在一个句子里表达,把长句变短,把文绉绉的东西变成口语化,视频翻译必须得注意这些。而这些又只是最普通的问题,核心问题还有某部分我真的理解不了,我该怎么办呢?如果那个部分属于跟上下文有关联的,还可以联系起来猜一猜,但如果那个部分纯粹是一些专业术语,非行内人真的摸不着头脑。

我知道大半夜如果一开始翻译,我就不可能停下来,我不是那种翻译了一半可以安心去睡觉的人。如果搞一半就去睡觉,我100%会睡不着。但即便昨晚我开夜车,10点多才开始翻译,大概11点之前解决问题。躺在床上后我还是辗转了好长时间才睡着。小米手环说,我昨晚的深睡时间只有四十分钟。除了一开始因为太晚才开始翻译,脑子太活跃刹车不住以外,昨晚,我也跟之前几个晚上一样在做梦。按照正常人的思路,到晚上10点多我就不应该再开始翻译这项工作了。但显然昨天我的状态根本就不正常。继续在做我还一直都在做到,比如说,把一个小时的HIIT,因为时间限制,所以我把一个小时的东西分为两半,晚饭之前搞定一半,晚饭之后,散步过后,再搞定另外一半。如果那不是跑跑跳跳相关,晚饭过后,我可以立马开干,但因为某些动作属于剧烈运动,为了不阑尾炎,必须得歇一段时间才开干。平时要做的我一个都没有减少,至于时间从哪里挤出来完成额外的任务,那就是我个人的能耐。从前在做非常小众东西的时候,我可以慢慢来,因为除了我,其他人不会去做。现在,虽然还是属于小众,但现在关心接触的人广了,如果我不够及时,别人就会赶在我前面。

有些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昨天中午下载区区100MB多一点的东西足足折腾了我三个小时。为什么网速居然可以那么糟糕?为什么平时的下载方法昨天全部都歇菜了?那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在同一天袭来,于是我很多时候也就只能无奈地看着那可怜的下载速度。甚至还得担心即便我肯献上时间,最终仍会换来任务错误的结果。下载很麻烦,上传也很麻烦。平时土豆视频的转码审核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昨天的转码却耗费了很长时间,以至于让我觉得那个视频会不会转码失败?

如果说我不紧张,那纯粹是骗人的,虽然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显然事情每一次都会有让你措手不及的新变化。我们之所以为人,有主观能动性,就是因为我们能hold得住这些东西。

归档:2016-12-01 青春的价值

2016-12-01_stamp01

2016-12-01_stamp02

2016-12-01_stamp03

2016-12-01_stamp04

2016-11
15

从来只觉得好玩

By xrspook @ 7:43:51 归类于:烂日记

小孩真是个潜力股,还记得小学的时候,体育课从来都不能让我趴下。我从来都觉得体育课是非常好玩的事情,所以,每次都很期待一周只有两次的体育课。我们恨不得班主任批准,把一些自习课也变成体育课,不过与其说是体育课,不如说是自由活动,但是必须不能留在课室里,要到操场去。初中开始,有了八百米那种东西以后我才开始不喜欢要长跑的体育课。还记得高三的某次,英语老师居然主动把他的连堂英语课拿出一个来给我们自由活动。那可是高三啊!但实际上少四十分钟做听力讲卷子讲语法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多了四十分钟课外活动,就可以让我们一整天的学习状态都不同。没有多少老师可以有这种觉悟,因为他们绝大多数都会严格要求你不准到处跑,只能留在课室里认真学习。

相比于现在我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从前学生时代的体育课根本不算什么。除了某些要跑好几回快速五十米的体育课,可能会让我们连续几天都酸痛不已,其它体育课根本没有任何伤害。哪怕是进行了一场当时我觉得我快死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八百米考试。

如果我小学的时候,学校不是在进行大型基建,没有操场,小学应该有体育校队。而我,应该会被招进田赛组。三年级的时候投掷项目是垒球。当时老师就已经发现了我的潜力,但他也知道,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懂得怎么使劲,从而把垒球扔得更远。所以当时被招去放学以后集训的人里没有我,但我班却有两个女生。我觉得她们的训练好好玩,纯粹好玩,我没感觉到辛苦。大概四年级开始,投掷项目从垒球变成了实心球。我的称霸开始了。考试的时候有三次机会,通常我都是第一下就已经超过了百分线很远,结束战斗。不只是女生的百分线,男生的百分线也轻松完胜。我的神奇不在于老师对我指点的什么,那纯粹是天赋的随手一扔。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同学老是扔不远。大力神一般的表现,不只是在扔实心球上面,连掰手腕也一样。所以轻松可以打赢班里的所有男生。但与其说是我臂力惊人,不如说是我手掌的握力霸道,让我的对手手软使不上劲。六年级的时候,我也被招进校队,当时的项目是铅球。但显然,当时我没有那种觉悟,因为六年级了,学业繁重。我只想在放学回家之前把作业都干掉。但是铅球的训练却要霸占我的自习课或者放学以后的时间。我没有心思放在那里。其中一个原因是当时的铅球队只有我一个女的,另外两个是男的。六年级的孩子,已经懂得男女有别,不能靠太近。有些训练得两个人才能完成,但我们是单数,而且除了我以外都是男的(包括老师),我的不好意思自然会油然而生。跟体育课一样,那些训练并不让我觉得有多痛苦,我仍旧觉得那纯粹是好玩,但我没时间在那里玩。不系统的训练外加我对那些并没有任何热情,肯定在区运会上不会拿到什么成绩。如果拿不到成绩,对我的学业也没什么帮助。还得拿出一天时间去区运会。当时我觉得那根本就是个神经病的决定,不上学并不让我感觉更好。铅球那玩意,你要把那个铁块以某个角度某个方式压紧在你的脖子上,显然,脏兮兮的手和球会弄脏衣服。每次洗衣服的时候我妈都会抱怨,为什么衣服的那个位置会那么脏。我从来都没有跟她解释。但如果她知道了这回事,估计她会让我认真投入到训练之中,而不是看到那里有训练就赶紧绕路走人。我逃避并不是因为害怕训练辛苦,而是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那里。换个说法,如果不是因为小学的时候我妈把我的文化课成绩看得那么重,我可能会觉得体育方面有所作为才是我真正的追求。

那些都只是小学时代的辉煌,到了初中高中大学以后,我就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铅球厉害的大有人在,而掰手腕那种事,当然我也不会主动去要求干架。那些从前的故事成为了美好的回忆,很神奇很不可思议。

如果可以重来,小学铅球队能给我找个女汉子来作伴吗!

Page 1 of 18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