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19

好个屁

By xrspook @ 9:08:13 归类于: 烂日记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活在和平年代,战争这种东西,离我很远。那只是历史书上的事件,只是影视作品里面的情节,但现在,我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一些水深火热。这种事不是天灾,都是人祸,是某些霸权大国策划出来的。昨天在我的blog上看到有人写了两条评论,一看过去,根本不需要细看,显然很不妥,于是,我马上把那定义为垃圾评论。的确,那就是垃圾评论。他们觉得正在说一些很公义的东西,但我觉得,那纯粹在乱吹。在某些人眼里,他说的是大实话,但是,我生活在这里,我过着怎样的生活,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如果我离开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不觉得在世界上的其它住所,我一定能活得更好,尤其是那些他们认为是天堂的地方。我生活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没有人能把我从家里赶走,但是别处不一样,不一样的肤色,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思维方式,不一样的生活习惯,你就是一个异类。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时候,一切都还好,但是,当出现状况以后,你永远会被排挤。但是在家里,不会发生这种事。

在新冠疫情之前,我没有感知到外国有多么的排华。有些地方,甚至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事。新冠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就像一种催化剂。把大家的本性加速体现出来。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不讲道理,又或者会去做一些毫无逻辑可言的东西。但是,当人处在应激环境,当人处在危难之中,又没有任何办法能扭转这种局面的时候,肯定会有人诉诸于暴力。

从前,我真没感觉到社会主义制度到底有多好。我的国家到底有多好。但近些年,我真的觉得,资本主义不好。大概是从乱港事件开始的。看到好端端的香港变成这样,实在让人很心痛。现在,因为某些事件,导致种族主义被推上了浪尖,然后,我们在某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那些被很多人想象为天堂的地方,也看到了跟香港非常类似的事件。香港的那些乱七八糟显然是被精心策划的,而现在,某些国家里面的那些事情呢?没人会相信那纯粹是自发的,而之所以要策划出这么道德沦亡的事情,是因为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某些人为了上去,不择手段,就像印度的影视作品里面,经常反映为了拿到票数,某些政党,某些参选人会以各种方式贿赂或者逼迫选民投票。某些人总是说社会主义没有自由,但是,资本主义又真的有自由了吗?他们看到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相吗?当你手中的票可以说了算的时候,你真的会凭你的良心投票,而不会因为得到了眼前的某些小利益而做违心事吗?每到选举年,就会腥风血雨,选举之后,那些之前许下的各种承诺灰飞烟灭,迷迷糊糊的熬过一两年之后再次进入一心只为灭掉对手、即便要栽赃陷害的选举年。最终获益的是谁呢?那些觉得自己有自由选票的一般民众吗?上去的人从来都是财团,从来都是有权有地位,更重要的是有钱的人。阶级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分明的。只要你的肤色不对,只要你的血统不对,你根本上不去,无论你用多少辈子。活在一个一出生就被定性了的国家,怎么他们就不觉得可悲!

人类少做一点孽,不行吗?

2019-10
7

这都是些什么鬼

By xrspook @ 22:40:45 归类于: 烂日记

某个公民如果在他的国家侵犯了法律或者违反了规章制度,就应该受到惩罚。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某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稳定。所以理论上,无论到了哪里,人都应该遵守那里的规矩,自由不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大家都有所让步,才能让绝大多数人的自由得到保证。今年国庆大阅兵结束之后,我才知道了警察和解放军的区别。解放军针对的是国外侵略者的,而警察做的是国内维稳。二战之后,某些国家已经被禁止拥有军队,所以日本的军队只能叫做自卫队。在某些特殊的地方,他们只有警察。但如果警察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内部的混乱,还有一些外部势力干涉呢?比如恐怖主义已经介入了呢?那是不是国家的军队要履行职责了?

当一个国家地区的管理者不再为这里的人民着想,而只是想着自己捞便宜。打着保护人民的旗号伤害人民,制定出来的某些条例根本不执行,起做不到震慑的作用。为什么这些管理者居然可以存在呢?

我们经常会听到,某个国家的军队发生叛变。因为他们的统帅要推翻某个政权,所以可能一夜之间就去做些颠覆的事,但貌似近年这些事都没有成功过。

现在我们看到的状况是某个地方的执法者很努力,但是司法部门却像一坨屎一样。执法者只能一直无奈地在做无用功。真心想象不到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21世纪。作为旁观者,我们甚至要用软弱无能去形容他们。倒不是因为执法者真的无计可施,又或者他们因为懦弱所以选择逆来顺受,而是因为貌似攻击他们的人,又或者是他们为之服务的司法者其实都是他们的敌人。绳之于法这句话就像放屁一样。那个号称最廉洁公正的地方现在几乎可以这么说,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笑话。每天都在发生着恐怖主义事件,但是某些人却仍然要颠倒黑白。大概在他们眼里,这跟打吃鸡游戏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比刺激游戏更能激发起他们的肾上腺素而已。估计他们唯一觉得不够爽快的是至今还没整出人命。难道这种事真的要出了人命,真的game over的时候,才算是个头吗?如果惩罚一个人,就可以起到震慑作用,为什么就不能马上判刑一个呢?所有人都能轻松地以白菜价的金额保释,而且在保释期间,他们居然还可以周游世界散布近乎邪教的虚假言论。这种事发生在文明社会很正常吗?越是文明的社会,越是会这般荒唐吗?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土著部落,那个人早就被处决了。这让我想起了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包含了什么内容的满清十大酷刑。不知道那种人如果在清朝会被干脆地斩首,还是会被凌迟处死,又或者是被诛九族,全家一起都死路一条。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语文老师给我们讲起如果在新加坡随地吐一个香口胶,就要被判处鞭刑。要罚三鞭,但是不是一次性完成,而是一下鞭刑好了以后,才开始下一下。现代文明的新加坡居然还有这么残忍的事情,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但就是因为他们敢于这么严厉,而且真的会这么执行,所以才让人连想做那种坏事的念头都不会有。如果像某个地方一样,吐了个香口胶,先交300块钱保释,然后可以压后审判,最后可以不了了之,估计现在的新加坡和离它不远的印度的卫生状况不会相差多远。

近几个月,跟我说着同样母语的同胞正在煎熬着,这让我真切地明白到繁荣昌盛来之不易,而这个必要以国家强大为前提。

2018-05
7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By xrspook @ 10:05:07 归类于: 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为什么第一次看《古拉姆》的时候我没有吐槽那个“神奇”的中文字幕,我理论上应该会觉得那个东西牛头不对马嘴的。2015-07-19第一次看完的时候,我的评价是这样的;

我太爱这种underdog小混混角色设置了!估计跟我叛逆青春期刚好碰上香港古惑仔片大行其道(和这电影的上映时间差不多)有关,青春期的时候我想看但看不成,成年以后我把香港古惑仔的片子都刨完了。自然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会对这种话题电影情有独钟。还记得初中某次物理课女老师骂我们班上的小混混头目不知道啥,我(班长且成绩最好无可挑剔)很大声地顶了一句:“如果你生活在他的家庭,你不比他好多少!”全场看着我,呆了,那老师没再说什么。该片一开头女律师说那些话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出于正义,也出于同情。米叔和火车迎面赛跑的那一段简直就是惊心动魄!!!!!!拳击擂台上完全放弃进攻纯粹挨打以及最后的被大boss怎么揍也打不死虽然很假很理想化,但人心肉做,不可能不为这位少年动容。

大概当时我只是看得热血沸腾,但三年后当我要在1个多月内把《古拉姆》全片重新翻译出来的时候我有了更多的感触。可以把《未知死亡》定义为动作片吗?如果按照那个套路,《古拉姆》也应该是动作片,但在把片子翻译了一遍、校对了一遍后我觉得这根本就是实打实的剧情片啊!我不知道1998年这部电影在印度上映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反应,当然了,这种反应我可以翻查资料得出,但如果他们的人民在看完片子后有所觉悟的话,其实这部片子的影响应该完全不亚于多年以后久久被赞颂的《芭萨提的颜色》(2006年),只不过《古拉姆》里说的是一个青年,而《芭萨提的颜色》说的是一群青年。故事的最后《古拉姆》的那位青年挺住、赢了,而且他的行动也感染到了身边的人,让他们也奋起反抗,最终大团圆结局,推翻了黑社会老大的暴政。

Ghulam这个词意思是“奴隶”,这是一部关于人民觉醒的故事,而里面的主角Sidhu从表面上看是黑社会的一份子,但实际上他不是,他的确是小混混,因为他不务正业,钱都是从大街上的“移动提款机”要回来的,但除此以外,他不做其它真的称得上坏事的坏事,因为他真没有主动去打砸抢。主角的内心深处他是要当正义好人的,但貌似没什么条件允许他那么干。面对充斥在身边的各种不公和欺凌,他没有落井下石再踩一脚,而是选择沉默地站一边当旁观者。他不确定什么是好,但他知道坏他不应该碰,因为那跟爸爸的教诲相悖。直到有一天生活告诉他不能再沉默,不能再逆来顺受,因为欺凌这种事已经不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他自己也无法置身事外,所以他内心的正义原力算是觉醒了。穷人被欺负不是因为他们没钱,而是因为他们懦弱,反抗就要付出代价,但不反抗就只能一辈子都臣服于魔鬼任由其折磨。主角总算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本来就一根筋的他于是自然义不容辞地去干了。如果他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他的脑子很好使,想的问题非常周全,估计在干不干这个问题上他还得挣扎很久,但也正是因为他比较单纯,在那些直接关乎到自己生命安全的问题上他可以义无反顾,或者说光靠一身热血乱来。正是有这种单纯一根筋的存在,我才真的感觉到了社会的窝心。即便他们真没多少钱,他们也会把自己的东西和你分享。即便他们真的没空,当你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仍然会放下手里的一切帮你的忙。这种事情在中产阶级那里很少发生,我从来就没有交过富人朋友,所以也就无法评论这种事到底会不会在他们身上发生。是这些一根筋让我感觉到了社会的人情味,情况就像电影《起跑线》里主角一家遇到的穷人朋友。我还小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事再正常不过了,但现在,这已经变得貌似比钻石还要珍贵。

近期我一直在看龙应台的《野火》,在家里看,一个星期就只看3个晚上,都是睡觉之前看那么两三篇,所以进度很慢。我觉得《野火》也是一个号召年轻人觉醒的东西,首先你得关心,然后你得有足够多的知识和经验去分析判断,接着是觉得其中有不合理的地方,最后是着手进行改变!我们到达了什么层次呢?我们之所以对很多问题熟视无睹是因为我们甚至连第一步关心都没做,而只是觉得那一直以来都那样,逆来顺受吧,这永远都好不了了。

大概在这个时候,我们应该集体唱一唱我们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第一句是怎么说的?“起来 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不能忘本啊!!!

2018-04
23

唯钱论

By xrspook @ 10:09:13 归类于: 烂日记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句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流行起来,但这就像是一句笑话一样,因为炒的人继续炒,不过是炒得更加疯狂而已。

为什么图书这种东西可以去图书馆,一个月可以借十几本。默认的图书馆可是公立图书馆哦!省级的也好,市级的也好,区级的也好,甚至街道的也好,都是公立的哦!为什么我们就从来没听说过中国有私人图书馆连锁呢?公立图书馆可以红火,为啥私立的不行?!同样的道理,为什么大家觉得去公立图书馆看书、借书没问题,却不问一句为什么就没有足够多的公租房让大家住得舒心如意?既然书可以一个月十几本,为什么公租房我就不能喜欢哪里去哪里,几年在一个城市跳几个地方住呢?要注意,是跳住公租房哦!是自主选择的,不是被迫搬迁的哦!公立图书馆是亏本生意,公租房也是亏本生意,但政府就只会在公立图书馆上投入,让你尝到“社会和谐”的甜头,却不会在住房问题上让你有半点放心自在。按照过去二十年几乎已经绝迹了新增福利分房和公租房理论,为啥我们的社会一直都会在公立图书馆里大量投入,甚至从高层次大范围的大型图书馆推广到个性化小型便民的社区分站呢?图书这东西嘛,你想看去买不就得了。想看的人无论多贵还是会入手的。按照公租房可忽略的原理,公立图书馆也不该投入有木有?!

大概你会说,图书和房子的周转期差很远!有人一天一本书,有人几天一本书,有人一个月一本书,有人一年才几本书,但房子不一样,总不能一周搬一次家吧。但如果我们站在更高的角度,以百年甚至几百年为单位,房子的使用和图书的使用其实没差多少。大概现在跟我一样只爱买书不爱去图书馆借书的人不多了,但你应该不会听说有人不爱住宾馆,而是每去一个地方买一套房子的。我承认,我对图书的拥有观念应该改变,但拥有归拥有,那东西只是我自己觉得很有必要很有价值,而不是因为我为了那东西往后会很值钱所以屯着的。现在的人买房,而且买很多房目的纯粹是用来换手,简单来说就是倒卖一下赚高额利润。什么东西会被倒卖?必须是紧俏的东西啊!紧俏的东西是矛盾所在。演唱会门票被黄牛炒得紧俏,那最多是不去看而已。但春运火车票被炒、房价被炒呢?那可是社会的主要矛盾啊!为什么政府能容忍在这种关键部位不稳健呢?!美其名曰市场经济,但市场经济一开始的原始积累是靠什么换来的?是谁把地价炒贵?是谁在天价地价里直接受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特种邮票是个光明正大的炒作,如果发行量够大家会买不到?如果大家都买到了,为什么还要去黄牛那里高价入手?再深一层考虑,有多少人在黄牛那里入手了高价邮票后是纯粹个人收藏?他们很多时候不过是在等时机当下一个层级的黄牛…… 人人都说小米买手机要靠抢的,是饥饿营销,那么邮局发行的特种邮票呢?那是饥饿营销的鼻祖有木有?!

现在社会普遍的价值观是什么?赚钱,买房,卖房,买房,卖房,买房,卖房…… 畸形到了极点,不是么!

2018-01
2

漆黑的大广州

By xrspook @ 19:39:02 归类于: 烂日记

完全没有路灯的广园快速路,行人道上没有路灯,马路上也没有。这条双向十车道的广州大动脉原来在漆黑之下是这个样子。之前,我从来没有试过早上6点半之前就到达这里。向前向后看去,公交站一个乘客都没有。广园快速路上没有灯,华南快速干线上也没用。我之前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黑,本来很短的一段路,突然变得很漫长。以前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通常已经天亮。即便不亮,不至于像今天一样什么都看不到。我试过,晚上九点十点的时候在这里下车,但是,那时候还是灯火通明的。现在,除了大马路上,呼啸而过汽车车头灯外就在无亮光。眼睛分辨不出只能用鼻子闻,因为来了两个抽烟的乘客。

我也说不准,广州是不是个不夜城,但起码当我晚上11点多离开市中心商业区回家的时候到处都灯火通明。曾经有人跟我说,白天和晚上,他她觉得同样的路不一样了,白天非常容易认出来的东西,晚上会认不出来。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烦恼,但今天我似乎感受到了。而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我的认知能力有问题,而是因为除了车头灯以外我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打开手机,开启语记看了屏幕以后要重新习惯身边的黑暗,只能等几秒。之后我才能看到几米开外原来又来了个乘客。

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怕黑,我也从来不觉得大广州很黑,但是今天的经历真的改变了我从前所有的印象。为什么主干道不亮灯呢?即便是一条小巷,一条双向两车道的小马路,也会在天黑的时候亮灯,但偏偏广州的大动脉就没有?大概是因为我大惊小怪,可能凌晨的广州就是这样子的,只不过我从来都没见识过而已。回想过去那几年,我的确有试过早上四五点钟起来跑步。但是如果在广州跑步,我会等到天开始亮了才出门,因为如果天还是黑的,我妈不会让我出去。在单位我试过在早上天还是全黑的时候开始跑步。在单位跑步,无论是傍晚天黑了还是早上天没有亮,效果都一样,该亮灯的地方会亮灯,不亮灯的地方,任何时候去都不会亮。

不只是广园快速路上没有亮灯,今天搭同事的顺风车回单位的时候,他跟我说内环路上也没有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上个月初,广州开全球财富论坛的时候,珠江两岸的美丽灯光秀夺取了无数人的眼球,但显然,灯制造出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美丽,而是为了照明。在需要照明的时候没有灯,这真的让我觉得很无语。我们给不起那个电费吗?为什么我们就不把主干道的灯亮起来呢?路上的车不得不开着大灯,走在人行道的人,估计到碰面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前面有个人。我觉得路上的灯,不是为了有多少人流才亮起来的。无论什么人在任何时候走过,起码他能看清那条路。跟别人说这就是我大广州,说起来估计没人信。如果小偷强盗之类的在这种情况下作案绝对能得手。但估计那些觉得这些时候路可以不亮灯的人认为,犯案的人不会起这么早,正常的人也不会在那个时间出门。即便不犯罪,我只是在路上放一排粘鼠胶做测试,我相信接近百分百路过的人都会中招,因为漆黑之中谁也看不到路上居然有一道那些东西。

我们不能一直都只歌颂城市的好,发现城市的不足,然后把那些都改进掉,才是优秀城市应有的样子。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