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
14

三分开窍

By xrspook @ 9:19:32 归类于:烂日记

23岁的身体加33岁的经验,我觉得现在的我真的过得很爽,以前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没有目标,要做某件事的时候很茫然。在做之前,不会先理清思路,而只是别人让我去做我就跟着做了,但现在很不一样,在我开始之前,我首先会想这样做可不可行,如果可行应该用什么方式。在做的时候,应该有什么步骤。结束的时候我应该得到什么效果,如果里面有什么问题,会大概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影响有多大。这些我都会全盘考虑。经验并不意味着在做某事之前我就一定曾经做过那些事,而是做其它事的时候积累回来的套路,可以用在我新接触的所有事情上。互联网盛行的今天,大大方便了我们,从前当我们不懂怎么做的时候,我们只有去找书或找人,但现在把问题打上搜索引擎,通常大概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虽然那些东西未必靠谱,你要提取出恰当的关键词,可能得用各种语言去搜索。这样下来,起码当你开始的时候,你就不会再那么茫然了。

过去几年我发现自己做的事情越来越顺畅,虽然那些东西是我之前没遇到过的,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能用正确的方法很顺利地完成。当我还只是20出头的时候没有发生过,也正是因为30岁左右我突然领会到了这个,一次又一次成功以后,让我积累了不少信心。我不一定一开始就知道的比你多,但我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大。可能我的天赋不如别人,但通过后天的经验和坚持,我可能会比别人掌握得更快更好。

昨天晚上去国丰打篮球,只是我们自己单位的人在练。在打球之前,中间休息,和练习结束以后通常我们都会投篮。昨天一个晚上,我投进了三分球比我过去一辈子曾经投进过的还要多。而且我用的不是乱来的套路。之所以可以这样,是因为过去几个月,我已经稍微掌握了中投的柔性手感。在罚球线两端,我可以用稍微屈膝弹跳的方式投进。在那个位置投进与否与我出手有没有偏有关,力度是刚刚好的,而昨天白天,在还没有开始尝试三分球之前,我就已经在网上搜索过,也根据自身条件去考虑过我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投三分。三分和我中投比较有把握的地方相比,大概远了一两米。在中投的地方,我轻轻弹跳就能命中。在远一点的地方,我能不能用更猛一点的弹跳去支撑呢?的确,昨晚我就是这么干的。一开始我尝试的是垂直方向猛一点的弹跳,这样的结果是我的球还是离篮筐有半米到一米的距离。然后,我尝试在三分线把重心降低,以接近立定跳远的方式给自己一个向前的力。在开跳的一瞬间同时把球推出去。腿部的推力足够大,我的球就会完美的进入篮筐,那个抛物线刚好。如果有些时候歪了,可能是左右手的力度不完全一致,或者出手的角度有一点偏移。这样的三分效果,我很满意了,因为对其他三分不擅长的男同事来说,这样的抛物线,这样的命中率,他们多年以来都不曾做到过。这样的动作,我必须依靠腿后蹬发力,而且重心很低。这就意味着,我前面必须有很大的空间,而这种事在打比赛的时候通常极少发生。但说不定某一天,我会拿到一个压哨的球,然后我就可以表演一下了。即便不能命中,而偏出打在框上,我也觉得很满意了。你或许会说,如果早一两个月我就知道可以这样,大概现在我的球队就不是现在的打法,我自己就不是现在的这个用处了,但是一两个月之前,我还没能很好地掌握柔性的手感。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真正指点过我应该怎么去投球,应该用什么力度角度以及出手方式去投球。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进。突然之间,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有了比较大的飞跃。我觉得这倒不是因为我在球场上遇到了什么高人,可是生活中做其它事的经验让我在自学的层面上长进了。我不只是学,我还会把我想到的应用起来,用无数次尝试去实现我的目标。

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大,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个遇强越强的人。

2017-10
1

成长的代价

By xrspook @ 17:34:3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用了接近三个小时才终于到家。坐在同事的车上,塞在沿江高速,想死的心都有了。区区大概四公里的路程我们用了接近一个小时。等了半天,原来还没有出麻涌。到终于看到东莞欢迎你再来标志牌的时候,离广州的南岗出口大概有两公里。其实昨天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们已经发现要从麻涌出去已经无路可走。尤其是从麻涌到广州方向,无论是沿江高速还是广深高速。记得我第一次在接近五点的时候看沿江高速,从广州一直塞到了麻涌第三小学。过了几分钟,塞到了大盛。又过了一些时候,直接塞到了麻涌服务区。可以这么说,沿江高速通车以来,我从来没见过塞车能塞成这样。后来同事说,这大概是因为出口堵车造成的。每到法定节假日,高速就会免费,免费之前收费站要调整收费方案,这样就造成了大塞车。用ETC进入高速基本没什么问题,但出的时候即便是人工读卡也相当慢。天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种事一年遇上好几回还是这样。现在私家车上安装ETC的越来越多,所以可以料想往后会塞得更严重。但其实就像双11,有很多秒杀,但通常天猫淘宝京东之类的都不会塞车塞成这样。在秒杀的那一分钟或许会有些load得很慢,但几分钟过后,你基本不会感觉到网络堵塞。所以有时我还真挺佩服马云。塞车的时候,我们在车上吹水吹到口都干了,还没塞完。

到家的时候,我已经很困。在吃晚饭之前,我已经尽量把纸质单据都核对了一遍。昨天的总数也都出来了。可以昨天不在单位搞的事情,我也都留到家里再弄。所以回到家以后,我把后续的东西都搞完。于是,9月的帐终于可以结了。如果不是到昨天下午5点下班全部人的业务都结束收工以后我才能开始最后的结账,我肯定不会这么狼狈。有谁会愿意把东西带回家做,又有谁能真的做到无论在单位还是家里,工作都可以无缝衔接。过去的几天,我耗在统计上的时间非常多。无论是上班那七个半小时,还是下班无法计算具体多少,我没要他们一分钱的加班费,他们也不会因为我很努力额外给我什么奖赏。如果真的要把所有工作都留在工作时间,我这份工作连做到上级觉得合格都很难。别人在干活的时候我也在干活,别人干完的时候我还得继续,因为只有当他们干完了我才能把他们的结果拿过来进行下一步的处理加工。这就是我很尴尬的地方。所以在工作时间的某些时候,你可能看到我很闲,但是我加班的时候你却看不到。这其中的得与失很难去衡量。这样干到底值不值,纯粹要看个人的价值观。

以前的那份工作我总觉得很限制我的发挥,因为根本就没有让我用尽全力的机会。现在这份工作,有些时候我觉得即便我拼尽全力还是不够。这其中有我自己的原因,也有别人的原因。我可以优化某些步骤让自己更顺畅,但别人因为一开始没有考虑周全而制造的麻烦,我却很难避免。很多时候我不得不给别人擦屁股。我为了可以少给别人擦屁股,所以我要想得很深远,连别人那一份也要一并考虑。大局思维和无私奉献都很重要。这份工作一方面需要爆发力,因为有些东西是必须在短时间里快准狠完成的,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很有耐心,因为爆发过后很多东西都是重复再重复,不难,但是很烦。在很多年以后,我突然觉得,我又需要去思考了,而且是思考我的工作,而不是把我的精力放在其它地方。正是因为有了过去几年的离开再回来,而且遇上了这样的挑战,否则我也不会如此急速成长。

机会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至少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

2017-04
13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5:05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四 2017-04-13 17:47
平均心率159,最高心率177,平均配速534。今天有种完全豁出去的感觉,因为一路脑子里都是米叔相关的东西,足足想了10K,直到最后几百米才终于得出了个肯定可行的方案。神马朋友啊,神马路线啊,神马我需要不睡觉做什么啊都想遍了。今天跑步右膝盖外侧疼,看来我不能太随意跑了。#xrspook未行够#

2017-03
18

写blog这事

By xrspook @ 20:51:17 归类于:烂日记

一整天我都没有想好今天的blog应该写些什么内容,直到晚上我回到家这已经是摆在日程上必须得完成的事。通常来说,很少情况会这样,即便我写blog的时间是早上刚起床以后,人不算太清醒时。话题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是一个你不去真的下笔有可能你还是把握不到,但当你开始以后,就会像行云流水一般。对blog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但如果这是一篇文学作品或者特别有用途的东西,显然这不是应该有的思路。结构很重要,逻辑也很重要,正是因为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所以通常来说,要我写东西,我都不会事先在那些东西上花时间规划,因为我觉得如果一旦我花时间去先做结构,我就不知道该如何往里面添枝加叶了。那就像是思路被控一样。在我的blog里经常会发生,一开始我在说某件事,但是说到某个程度,我又话风一转,到别的东西上面去了。而且这个大转弯还不是随便聊聊别的然后再拐回来,而是一去不回,而且是越说越兴奋。

在没心没肺没有具体话题的时候,我的文章主题通常是吐槽。有可能是吐槽工作上的不顺心,又或者是诉说梦里遇到的种种神奇。如果我的blog不是大清早写的,而是晚上才写,估计我就不会记得前一天晚上我做过什么梦了。所以从前当我的blog都是下午或者晚上才写的时候,我很少会把梦境写进blog里。但如果每天早餐之前就要写完blog,梦境就成为了主要话题之一。什么时候写blog?我觉得这没有一个规定,就像该什么时候跑步才最好一样,没有一个百分百正确的答案,这种事要看你什么时候抽得出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写blog和跑步,是同样的事,尤其是你所进行的那个跑步是慢跑的时候。那都是一个自省的过程,一开始脑子里可能是一团糟,没有具体目标内容。但随着逐步的深入,人自然而然的就会进入某种状态。如果一个人能养成每天都写blog的习惯,我相信,即便他没有跑步的习惯,一旦他开始了以后,他肯定也能一直坚持。我觉得这两个过程的共同点是主动地制造孤独、主动地进行思考或者反省。有些人会把这个过程安排在打坐或者冥想上面。但我觉得,如果二者可以结合起来,为什么我要静止在那里打坐,而不是边跑边想,顺便锻炼身体呢?为什么我要把时间耗在什么都不干的打坐上,而不把那些东西实在地在某些具体介质上输出呢?思考跟输出是完全不一样的两回事,就像我昨天看米兰·昆德拉《笑忘录》其中一篇里面说到:儿子知道很多词汇,但他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都一窍不通,老爸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表达自己,但是他实际上却无所不知。如果光是思考而没有输出,非常容易就会落入这种境地,当你真的想跟别人分享的时候你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现在这个年代,如果你思考的东西没办法让别人理解,那么你所思考的东西就等于白费了。锻炼不一定就有用,把东西都写下来也不一定真的能帮到你。但我觉得,起码在生理和心理方面,这比什么都不干强那么一点点。

今天是3月18号,我终于第一次正面遇上了2017年的一场大雨。

2017-02
10

开会那些破事

By xrspook @ 9:38:10 归类于:烂日记

说好的晴天现在却变成了阴天,而且看样子还可能会下雨。好段时间我都觉得现在的天气预报很准,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晴天他们都一清二楚,但是为什么今天又歇菜了呢?只能说一句,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记得刚刚工作的时候,我非常害怕开会。不知道那些人怎么那么多话说,因为他们负责的事比较多?但是我就那么点事,一天到晚就是没什么进展,我有什么可以说呢?所以当时每到开会,我都非常的烦恼。后来开会的频率降低了,从一天一次变成了一周一次一个月一次甚至几个月才一次。不只是开会的频率降低。在会议上让你发言的频率也降低了,很多时候你不需要说一句话会议就结束了。这没什么不好,我挺喜欢这样的,但可能就是因为这种长期的压抑,所以当他们开会要求你要发言的时候我觉得是一种发泄。如果是从前,我一定会巴结,一定会紧张,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要到先打个草稿,但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我只需要想好我要说些什么,到时候就可以喷出我的东西,可能一开始的时候还会有一点点紧张,但是,越往后越顺畅。之所以不打草稿是因为如果我做了那些东西以后,反而会让那些本来口语化的东西变成文绉绉。说话和写文章是彻底两种不一样的事。什么时候我会打草稿然后在会议上读而不是说呢?只有一年一次的绩效考核批斗大会。之所以那样是因为那份自我评价是要归档的,我要为自己负责。

现在,随便你一个星期开一次会我还是有话可说,虽然有时多有时少,但总能说上两句。因为我有做事我有思考,尤其当你把我忙疯了的时候,我的话更多。很多时候,忙是实体工作,但实际上在忙的过程中,人有很多思想斗争。如果你只是别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做的时候甚至没有一点脾气,没有进行一点思考,你绝对没有什么话可说,因为甚至今天你做完以后明天就忘了今天做了什么。因为实在没有什么东西是你真的在乎、在你脑子里留下什么印象的。显然我不是那种人。随便你今天叫我去扫地,明天开会我可以说这次扫地有什么优点缺点有什么可以改进说一堆。用不用心干是一回事,能不能干得好,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那有个人能力的原因,也有运气的因素,但如果你从未把心放进去,就无所谓计划无所谓执行也无所谓结果。

昨天开会给我一个什么感觉呢?同事在说的是比较空泛的东西,就好像学生在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却没有一个很具体化的应该怎么去做的措施,更加不用说要他们反省过去自己哪里做得不足。领导觉得下属的发言不够高不够拔尖,我们应该研究一些很有水平的东西,不要老纠结在一些非常基础的问题上。但要知道,这些同志最基础的东西尚且搞不定,你就别奢望在高深的问题上他们的思路能有多清晰,条理能有多流畅。说白了,这帮人里面有些其实虽然口上说的是工作,但是他的心却不在那里,他的心用在通过一些非专业的手段爬上去。比如说巴结一下谁,又或者在其他方式拉拢一下人心啊。可以这么说,一个专业的天才在某些方面一定是傻乎乎的。但这个傻乎乎不是一直都那样,而是随着经验的丰富阅历的加深,他可以在管理方面也很有一套。而现在我们这个单位的问题是管事尚且吊儿郎当、推卸责任,管人会是一个什么状态想想都觉得很恐怖。所以领导听到最后我的发言以后,实在忍不住,点出了我们科室去年管理的五个乱,那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去年我们之所以拿到仓储第一名并不是因为我们真的有多NB,而是我们盲拳打死老师傅,纯粹运气。这种管理模式一天不改,我们永远只有天天提心吊胆。

在这种大环境下,实在没有必要再为他们想太多,因为那只会造成更多的烦心。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