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30

态度与能力

By xrspook @ 9:51:25 归类于:烂日记

光提出问题而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我觉得是流氓。如果你只是个孩子,比如还读幼儿园或者小学,这种行为我们还可以理解原谅,但如果你已经是个初中以上的,甚至已经工作好几年甚至几十年还犯这种错误,那是不可接受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我觉得原因有好几个。首先是因为他们的责任心不强,他们就没想过要把问题解决掉,他们只是想着把东西推卸给别人,减轻自己的负担。懒惰是所有人的天性,但一开始就投降,让懒惰控制自己和与懒惰作对、把那种负面的东西控制在一定程度完全是两码事。第二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也想去把它解决掉,但是以他们的能力、他们的知识决定了他们没办法考虑得那么周全,所以他们没有解决方案。但其实解决方案并不一定很具体,哪怕你想到从哪些方向出发就已经能起到一定作用了。如果你甚至不去想,当然也就没有了然后。有时我会很纳闷那些光提出问题而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到底是如何安稳地睡着觉,难道他们把东西都推卸给别人以后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吗?

上面我提到了造成只提出问题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的两种可能性,要把这个恶习改掉。我觉得也应该从这两个方面着手,一个是态度,一个是能力。态度方面如何改变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因为那可能不是法律法规层面上的硬性要求,那是道德正法方面的自我提升。如果那是测验考试之类的,你不懂你就没打通过的话,大概他们不会那么容易犯这种错误,但问题是绝大多数时候,提出问题和给出解解决方案是主观选择,你甚至可以不提问题。生活之中绝大多数的人甚至不会去提出问题,因为他们就从未在某件事上用过心仔细琢磨过,尤其是那些一直干重复性工作,劳动密集型的人。你或许会说她们的工种决定了他们不需要在这个东西上面费神,但如果要更进一步考虑的话,他们也必须这么做才能跟上一层楼。作为上一层的管理者,这种能力就更加是必不可少。如果你当的是管理者,但是却一直抱着这种偷工减料的心态,我几乎可以断定你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管理者。每当遇到这种人的时候,我就会感到非常郁闷,我会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当初我们把他选上去?!相比于精神层面的东西,知识和能力方面的缺失貌似更容易补足一些。但问题是如果一个人被懒惰控制了,他还会去孜孜不倦地吸取各种知识吗?或许他已经默认觉得自己比谁都厉害,知道的简直是大海无量那么多。一辈子都保持自知自己无知是非常重要的。人的知识构成应该不止在一个层面上不断深入还包括在那个知识的广度上不断扩充。这对我来说天生不太难,因为我的兴趣爱好总是很跳跃性的,我总是对各种未知的东西感兴趣,但当然不是所有未知都会让我产生要去琢磨探索的心理,但只要那个东西我觉得有必要,我就会去主动掌握了解清楚,而不会选择找一个大神过来支撑完成本该是我的工作。别人不可能帮你一辈子,这就决定了自己一定要成为自己的英雄。

既然有些事情别人这么做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很生气,觉得他们这么做不好,我们自己就不应该去做那些事。

2019-03
25

谁的错

By xrspook @ 20:32:04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感觉很不好,好像作感冒的样子,大概是昨天晚上打卡的时候衣服穿太少,着凉了,那时又是风又是雨。到达一定程度我衣服外面和里面都是湿的,外面是因为被毛毛雨飘湿了,里面是因为汗湿。所以打卡走到一半我就把外套脱了绑在腰间,只穿一件短袖,可能就因为这样着凉了。今天一整天感觉我都在发烧。早上还有一些干咳,喉咙不舒服,但没有流鼻涕,整个人感觉在发烫,尤其是头部。理论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主动量一下体温,但是放在办公室的体温计已经拿回家了,所以只能回宿舍,但我又不想那么做,于是一天下来我都死撑着。早上起来感觉很困,我觉得自己中午应该睡个好觉,但实际上这个中午我几乎没睡觉,而是全心工作去了。但花掉了几乎一整个中午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个未解之谜,之所以完成不了,是因为之前总公司给我们的那些文件并不齐全,有两套文件,理论上选哪一套都可以,但实际上具体要用哪一套还是得由上级决定。如果用总公司发文的文件,但实际上那没有我填写那个表格的具体内容,所以挺纠结的。最终我选择的是下午一上班就去找办公室负责收发文的同事帮找我原始文件,但可以料想到,其实她也非常有可能从未收到过。

于是这就落入了一个死循环。一直以来我们都按照总公司的指示干活。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开始,我们默认总公司有完备的规章制度,只要全部执行就没问题。通常,检查我们的是我们的上级总公司,做符合他们要求的事当然没事。但工作时间长了,见识的东西多了,遇到的检查频繁了,就慢慢发现其实总公司也有很多问题。他们看上去貌似很合理的架构和工作流程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摆设。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找你要同一样东西,今天可能是这个部门,明天可能是那个部门,甚至同一个部门的两个不同的人今天和明天会要你填写几乎完全一样的数据表格。不只是数据报送无比八股,那些从前让我觉得很合理严谨的规章制度从宏观大局考虑其实设定也是不合理的。就像今天中午填写时让我纠结的那些计划文件。理论上,我们作为总公司的下属单位我们应该填写总公司发文的文件号,总公司的文件里引用了粮食局、发改委、农发行的联合发文,但那只是引用部分内容,并不是全文搬过来,所以联合发文里的某些内容我们是无法得知的,而且两个文件的发文时间也有区别。总公司的人修改储备计划肯定是按照联合发文的发文时间,但实际上我们这些下属单位只收到了总公司的发文,这就有了时间差。的确,总公司的发文里讲清楚了下属单位应该知道的主要内容,但一些细节的东西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比如轮换还有超期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不是在运作动态轮换,不自己承担风险,竞价交易轮换完全是由总公司掌控的,什么时候拍卖和采购取决于总公司的决定以及财政给出的价位是否合理。我们这些下属单位从未见过“架空期”这东西,但我估计联合发文给总公司的那个文件里有说,每次都有说。现在好玩了,总公司让我们把表格填完以后交上去,但实际上我们根本从未见过文件里有提到架空期的计划文件,既然没见过自然不会执行,这般下来违反规定这到底的谁的错?!

独立思维任何时候都要有,不能因为信任,做事的时候就不经大脑直接盲从。

2019-01
4

我的长处

By xrspook @ 10:04:38 归类于:烂日记

有没有认真自己知道,别人看到的可能是你认真了,他们不觉得那有什么;你不认真,是剽窃回来的,他们居然没看出来。但这种事,人在做天在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过得了自己良心的那一关。

从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但是现在我却慢慢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又或者在学习上。从前我的这个特点并没有很好地展现出来,因为大家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人太多,空间太小,时间太紧迫,根本出不了什么特点。这个事实一直贯穿于我们的学生生涯,从进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都是这样。大学的时候,可能会好那么一点点,但是被束缚了那么久,即便给你自由,你也搞不出什么花样。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是认真,在某一个问题上不断地钻进去,并不是因为领导要求我这么干,也不是因为这么干了我知道自己能拿到什么好处,我纯粹是觉得我应该这么干,我觉得这么干有意思。所以,当我耗费几十个小时做一件事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考虑过效果会怎么样,我只是让自己竭尽全力地做,做到不会有后悔,至于往后的事,到底别人觉得怎么样,那就与我无关了。要做到别人也觉得好,首先我得把对自己的要求提高,而且理论上要高到有点超乎他们的想象。显然,要判断别人到底想要些什么,别人最期待的是什么,什么才会超出他们的意料,这实在太难了。所以实际上我没有考虑过。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我不讨厌抄袭,长大了写文章的时候,我也不喜欢参照自己从前的作品,除非某些情况下,我觉得那根本没意思,想糊弄一下。但即便这样,我参照的也不过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不会直接在百度上搜索然后复制粘贴。

我最大的特点是我会喜欢不断地刷新自己的极限,无论那件事是不是我真的没办法做到。从前我以为大概别人也有可能这样,但是从我现在的观察看来。当他们遇到问题,更多时候,他们选择的是退缩,是丢包袱,直接不管,直接把本应该是他们做的事全部丢给你,或者在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找各种借口让自己离问题远远的。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承担,重大责任?!简直是想想都让人心慌。别说大责任,即便是小任务,在那种不断丢包袱的人,小事情也会出错,小事情错了,积累起来就会有大问题。我真心不知道如何改造这种人,这种人应该放去哪里才能把我们的风险降到最低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他们只是在混日子,他们在得过且过。我觉得如果天天都活在自己犯错,可能会被挨骂的氛围里,日子舒服吗?其实他们明明只需要再多做一点,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人人都想少做点,人与人之间的那个间隙就会变得越来越大,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之所以会有别于他们,是我不仅把自己要做的全部做好,而且我还会没有限度地往四面八方扩充,于是即便他们在不断缩小自己的责任,但有些时候,我把我扩张的东西直接伸到他们那里去了。我觉得跟他们合作我很辛苦,但是他们觉得和我在一起实在太舒服了。有些时候,我会觉得非常的心理不平衡。他们既然这样,那么发工资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应该把一部分钱给我呢?幸好这种心理不平衡只会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干扰我,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至于提升之后能不能打胜仗,显然,那就不是我的考虑范围了。

2018-12
13

改进

By xrspook @ 10:14:35 归类于:烂日记

总是抱怨别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其实不如抱怨自己,到需要采集数据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一些设置不完善。有些数据需要聚合,有些数据需要拆分。到底如何把握那个度,至今我仍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把数据聚合起来的确可以让我省事。有些要拆分的东西如果不把那分开,根本没把得到一个正确的答案,但是如果把数据拆分得太多,到聚合的时候你又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规则是我定的,但当我自己整理的时候也发现问题,理论上这个东西可以通过设计好正确的逻辑去避免,但问题是,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我怎么能要求别人做出我需要的效果呢。今年的数据收集我基本沿用的是去年的方法,但明年我会对数据进行一些增加或者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工作量,完全就不需要一再重复了,这样可以减少我每天处理基础数据的时间,而在一些没办法通过基础数据整合出来的东西,我必须用更详细的方法记录下来。今年让我很麻烦的那些拆分与整合的数据,是因为今年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做好收集工作,而是过了大半年以后我才开始着手慢慢找回来。虽然这样也行,但是数据多的时候自然就会默认产生惰性,批量生产的时候人难免会犯错,那个错误到底在哪里,你又实在是说不清。

我觉得最应该改变的是我要把正在使用的Office系统换掉,从2003换成2016,因为在数据查询方面,2016加的某些功能是2003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比如说数据的不聚合功能,通过那样的方法可以轻松地对文字进行数据透视,但2003的数据透视表就只能把所有信息用数字的方式表达。明明可以通过窗口界面进行的外部数据联合查询,但是在2003里就只能使用脚本编写,虽然也能达到类似的功能,但显然这有点繁琐,而且必须小心翼翼,稍有差错就没有然后了。2016很早我就想换掉了,但是我需要使用的电脑是我家里那台跟我单位工作的这一台。该怎么说服领导让他给我买正版软件呢?或许别人会说用WPS不行吗?显然,Office跟WPS不是一回事,差太远了!专业的人不会用WPS,因为那只是一个高仿,核心的东西他们永远放不完全。2016这个东西貌似网上没有一个完美的破解版。几乎所有破解的版本最后只能过一段时间就去注册一次,才可以让软件继续使用。与其这么麻烦,不如直接买正版。半年之前,到处都可以买到2016的正版,但现在,微软官方商城的价格被提到非常高,而其它我知道有卖正版的地方貌似都已经不卖了,至于为什么,是因为微软在推他们的Office365。他们希望你每年都为软件给钱,而不是一次性地把软件的使用权买断。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一直赚钱,同时也保证了你可以一直使用他们的更新服务,让你的软件随时保持最新版本。对联网的人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在中国这种特殊的国情之下,有些时候,我们的网络真的不怎么好,虽然理论上的网速很快,但实际上让人很着急。使用盗版软件是我们一向的作风,使用正版软件还是得每年都给钱,这会让人有点难以接受。我个人觉得给钱买服务这完全是可以的,但估计我的领导不这么认为。虽然,只要我提出要求,估计他们会允许我在这方面每年都投入几百块钱买正版软件。别人不会向他提这个要求,因为他们的工作不会迫切地需要用到这个。这也是我跟他们很不一样的地方。但同时我也会遇到这么一个问题,领导会不会说你找一找有没有破解版本,那么就可以省下一笔钱了。虽然即便那笔钱省下来了,还是不会到我的口袋里去。既然付得起钱,为什么要用盗版软件呢?破解版某些功能是憋足的,你得到完整的售后服务,何必呢。

我需要变好就必须改变,要改变就必须得思考总结。

2018-12
11

我的选择

By xrspook @ 11:23:12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高兴,什么是不高兴,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以前我从来都不会去主动判断,即便有时候别人要我去选择,我也会觉得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因为一直以来的教育,无论好还是不好,都不会让我们去做评判。准确来说,所有判定早有一套规矩,而且那个判定人不是我,所以当你叫我去选择的时候,我会不知道该怎么办。例如一个随便的点餐,我也会很彷徨,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些什么。无论你给我吃什么,我都会把那些东西吃完,过后你问我好不好吃,对我来说都无所谓,那些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些吃进肚子里的东西而已。

但慢慢地,我觉得自己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即便别人没让我去判断,我也会主动去感受,然后发表我的意见。这东西是好的,但是如果我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别人都说对,但我说错,我就很容易被别人当作一个怪物般歧视。有些时候并不是他们心里觉得那真的是对的,而是大多数人都觉得那是对,如果举手说那是错的,可能要承受很大的风险,比如会被追问为什么觉得那是错的。有些时候,对与错的判定只是一个感觉,实在说不出理由。对于摇摆不定的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随大流,又或者他们想都没想过要去判断,对与错,就像从前的我一样,大家怎样就怎样就可以。不过我跟他们不一样,小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判断,但我并不会随大流。大多数时候,是家长帮我选择好了,但到我自己做决定的时候,我还是会思考好段时间,然后给出个答案。现在对我来说,给出答案不再需要痛苦的思考,尤其是在别人问我以后才急着找答案是不存在的。通常,他们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有了自己的理由。如果你问我的时候我没有意见,大概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在那件事情用过心,我觉得那是不重要的,当然就不会思考,当然也就没有答案。但我敢大声宣布我的答案的时候,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认真思考过了,又或者那根本无需思考,因为那就是我做人的准则之一,是我一直以来信奉的真理,不容得半点动摇。我做决定的时候,我不会在乎别人怎么想,所以有些人会觉得我过于偏激,过于愤世嫉俗,因为我把他们放在心里不敢说的话都喷出来了。他们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他们觉得说了也没用,而且说了出来会暴露自己跟主流不一致,但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我总是无所畏惧的。主流这种东西总得要有个人去引导,谁说现在的主流就一定是对的呢?!或者某一天我会成为引导主流的人呢?!真正能评判我的,不是现在的人,而是以后的人,是那些在历史上读到我故事的人。我现在做的主要是为了对得起良心。我可以安心睡觉吃好饭过日子,哪怕我拿到手的钱没别人多,过的日子没别人奢华,但是我过得实在,问心无愧。

昨天我把稻谷的那篇东西写完了,接下来我要开始策划全年所有数据的大综合。那才是我最期待的作业。

Page 1 of 6123456»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