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31

心事重重

By xrspook @ 8:23:5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要去打球,但从3楼走到1楼才发现没带球场的钥匙,所以不得不回去拿钥匙。钥匙拿好了,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才记起自己没带腰包。没带腰包的后果是什么呢?非常有可能我打球的时候我无法随身带手机,所以那些步数全部都废掉了,唯一能尝试而且必须得成功的是我把手机塞到紧身裤后腰的口袋里。幸好昨天我穿了一条有口袋的裤子,但问题是那个口袋能不能塞得下那么大的智能手机呢?如果裤子的口袋是在大腿右侧的,如果那是一条长裤,通常都能塞得下。显然我从来没试过在那条紧身裤的那个口袋里塞手机,因为我曾经试过,好像不太行,因为没带腰包,所以不行也得行。最后我成功地把手机塞了进去,一开始感觉怪怪的,有异物感,虽然那条裤子有松紧带,但我还是怕手机太重,会让我不得不过一段时间就得提裤子,但显然我想太多了,因为我不是一个瘦的人,而且只要出汗了,裤子和大腿贴合在一起,没那么容易掉裤子。去打球的时候丢三落四这种事对我来说偶尔会发生,这主要取决于去打球的时候,我有没有在想其它事情,比如说昨天我的脑子里就一直在想着某件事。去打球的时候在想,打球的时候也在想。三分球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的脑子总算清空了,但是只是清空了一小段时间,其余时候我依然在想那件事。

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去打球呢?实际上当你把所有精力都用在那个上面的时候,你就可以自然的忘却某些东西,又或者说你不可能真的放下,但起码你有那么一些时间可以按个暂停键。这是我让自己从一件事里解脱出来的技巧。你或许会说,这算不算是一种逃避呢?我觉得,这算是一种留给自己一点空间,当我把自己变成了局外人再去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或许会有一些特殊的解决方案。某些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当然我不能保证每次都有神奇的效果。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今年这个年末好像真的好难过,12月一个坎,1月一个坎,2月一个坎,连续三个月连续三轮惊心动魄。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因为我们被竞价交易这种东西绑架了,被那些客户绑架了。还记得不知道哪次检查,过来检查的人说竞价交易相对公平,邀标那种东西说不准会有什么猫腻。以前我也这么觉得,但今年经历过这些东西以后,我觉得邀标有可能是我们得益,但是竞价交易,我们非常有可能很受伤。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直以来总公司都没有非常严格执行合同。合同制定出来肯定是为了保护双方的利益,但问题是你一再让步,没有底线地让步,最终就导致客户完全吃透了你特点,于是他们就在那里我行我素。如果可以你好我也好,当然最完美,但某些情况是大家都觉得很受伤,客户觉得他赚的钱少了,而我们所要承受的后果更加是不可估量。如果客户意识到,如果我们真不行了,他们也就少了一个可赚钱的地方,他们仍然会这样欺负我们吗?

不知道上面的人到底拿了多少好处,反正我们这些基层的人一直很被动,一直非常被动。

2021-09
24

运动时,我在想

By xrspook @ 8:30:0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什么东西是不辛苦的呢?所有东西当你到达一定程度以后都是辛苦的。一开始的时候或许还有新手的运气这种东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就像是两口子过日子一样,无论一开始热恋的时候爱得多么的死去活来,但是见多了、接触多了自然烦心事就会发生,于是接下来的就是忍耐。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任何东西只要长期相处到最后,如果关系依然能维持下去的话,忍耐必不可少。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从忍耐之中要继续爱得深沉呢?当你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缺点上面的时候,实际上日子过得还是挺舒坦,但是人就是那么犯贱,当你觉得不爽的时候,满眼都会是不好的东西。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跟你作对。那种念头挥之不去,会去一直折磨你。

以前我没有什么办法,但现在我发现疯狂运动好像能让人暂时忘却那些,尤其是你一边运动,你还得一边还得思考运动本身的时候。对我来说,去投篮球跟跑步不一样,因为我已经跑过很多路了,而且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在慢跑,所以我会进入某种境界,到达那种程度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考虑跑步之类的东西,我只要一直条件反射继续下去就可以了。但即便在初级的阶段,我也能达到冥想状态。也只有在我累得要死要活的时候,比如说节奏跑又或者间歇跑的时候,我才会稍微在跑步的时候想跑步本身,但实际上那个时候我觉得大脑是有点缺氧的,所以我想的可能只是要怎么熬到那个我设定的休息点或者终点,并没有考虑我跑的时候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纠正可以做得更好。心率这种东西不是我考虑的范围,拼命跑就对了,尤其是在间歇跑的时候。步频这种东西,我也想快点啊,我已经很努力的蹬地了,但问题是气都喘不过来,那是无能为力的节奏啊,尤其是已经跑了几组以后,那是脚软的赶脚。

但是我去投篮球的时候不一样。投球的时候,我在一直思考为什么会中?为什么会不中?不中的原因是什么?我可以怎么纠正过来,如果我的球是一直中下去的话,大概我会落入跑步的那种冥想状态,但幸好我的水平比较低,我无法做到一直中下去。不同的距离用不同的方法,为什么有些中有些不中,为什么有些会打框,有些直接飞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必须满场飞捡球,一开始我觉得捡球这个操作实在太痛苦了,但是两个多月下来以后,我觉得捡球其实还行,捡球这个步骤为我赚了很多步数。大概是持续时间比较长,所以投篮积攒回来的步数比跑个10K还要多,虽然我不觉得自己走了多远。大概跳的时候、碎步或者跨步把球逮住的时候积攒了很多步数吧。所以当我一个人去投篮,我总得把手机放在腰包里捆在腰上。因为我有些紧身裤有口袋,但有口袋不一定就放得下手机。有些口袋在侧面,虽然手机不太重,但长期的话还是会有影响。有些裤子口袋在后腰,那个位置非常容易被汗水湿透,我的手机是不防水的。综上所述,我只能把手机放在腰包里,而且那个腰包还必须比较贴身的绑在身上,因为太松的话。手机在里面晃,非常容易就会导致各种不愉快的问题。比如之前我用从前跑步的那个腰包,但是里面的橡皮筋已经老化,长期的摩擦废掉了我的手机保护膜。

我不知道别人运动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对我来说,做不同运动的时候,我脑子里思考的东西可能完全不一样。脑子好使的时候去工作,脑子不好使的时候去运动。

2020-06
5

上路

By xrspook @ 8:29:07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已经不记得对上一次,写python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感觉好遥远,起码一个多月以前。具体时间,我实在记不清了,但是我依然记得,上一次我卡在了哪里,我应该在哪里重新开始。当时我看到的是第14章,但实际上第13章的内容我还没有全部消化掉,前面的那些我花的时间还多一点,后面的那些简直就是囫囵吞枣。第13章最后一道练习题,我觉得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去想的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题目到底要我做些什么,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的数学学得不好,所以我无法理解题目的意思。但是倒数第二道题目,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是一道从一本书里随机的选择某些单词组成一些可能有意思的句子。随机拼凑句子语意当然乱来,但是如果能保证单词前面和后面相对稳定,那么起码单词组合起来会有某些意思,虽然可能句子的意思还是很无厘头。随着前面后面单词的整体性加强,整个句子的意思也会越发明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靠着前缀找后缀的运行模式。开始的时候默认的前缀是两个单词。由前面的两个单词找出后面一个单词,然后再利用后面的两个单词找下一个单词,如此类推。这种方法理论上可以扩展为结合前面N个单词找后面一个单词,然后再撇掉第1个单词,继续找下一个。思路不复杂,但是该用什么实现这个呢?的确是需要点心思的是Think Python那本书没有把所有方法都告诉你,在最终写出这道题目的解答之前,我看过他们的答案,但我觉得自己没看懂,因为里面加入了很多书里之前根本没说过的东西。里面默认带入了很多他们认为你必须知道,所以无需解释的东西。如果这是一本传统的教程,这简直让人日子没法过了!做这本书的习题的时候,我也吐槽过无数次,他们会无底线地超纲。但也正是因为这些说来就来的超纲,让你除了要看这本书以外,你还必须动脑筋,还必须自己手动去搜索解决方法,找那些他们觉得你一定得懂,但实际上他们又没说的东西。最终我写出了我想要的东西,至于结果跟他们的差多远,我没有比较。很多人说python是一种类似于乐高积木的编程,是一个模块叠加一个模块的。但是里面的递归却让我很头晕,所以当参考答案用上全局函数,用上递归的时候,我选择的依然是循环,依然是在主函数里输出那些东西,同时也在一句话里面嵌套了好几个我想做的事。我当然可以把我嵌套的东西单独出来定制一个函数,但是一句话能说清的事情我不想再写几行,虽然在用的时候,多写几行可能会调取得方便一些。现在我之所以不这么干,是因为我要实现的功能暂时来说还很简单。我用一句话就实现了,只不过嵌套了好几个参数而已,Excel的函数也是这么玩的。虽然有些时候,我也会狠狠地吐槽那些几万公里那么长的Excel函数公式。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在半天之内解决一个之前我曾经想过但是却没想出解决办法的问题。

2019-03
30

态度与能力

By xrspook @ 9:51:25 归类于: 烂日记

光提出问题而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我觉得是流氓。如果你只是个孩子,比如还读幼儿园或者小学,这种行为我们还可以理解原谅,但如果你已经是个初中以上的,甚至已经工作好几年甚至几十年还犯这种错误,那是不可接受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行为我觉得原因有好几个。首先是因为他们的责任心不强,他们就没想过要把问题解决掉,他们只是想着把东西推卸给别人,减轻自己的负担。懒惰是所有人的天性,但一开始就投降,让懒惰控制自己和与懒惰作对、把那种负面的东西控制在一定程度完全是两码事。第二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也想去把它解决掉,但是以他们的能力、他们的知识决定了他们没办法考虑得那么周全,所以他们没有解决方案。但其实解决方案并不一定很具体,哪怕你想到从哪些方向出发就已经能起到一定作用了。如果你甚至不去想,当然也就没有了然后。有时我会很纳闷那些光提出问题而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到底是如何安稳地睡着觉,难道他们把东西都推卸给别人以后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吗?

上面我提到了造成只提出问题不提供解决方案的人的两种可能性,要把这个恶习改掉。我觉得也应该从这两个方面着手,一个是态度,一个是能力。态度方面如何改变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因为那可能不是法律法规层面上的硬性要求,那是道德正法方面的自我提升。如果那是测验考试之类的,你不懂你就没打通过的话,大概他们不会那么容易犯这种错误,但问题是绝大多数时候,提出问题和给出解解决方案是主观选择,你甚至可以不提问题。生活之中绝大多数的人甚至不会去提出问题,因为他们就从未在某件事上用过心仔细琢磨过,尤其是那些一直干重复性工作,劳动密集型的人。你或许会说她们的工种决定了他们不需要在这个东西上面费神,但如果要更进一步考虑的话,他们也必须这么做才能跟上一层楼。作为上一层的管理者,这种能力就更加是必不可少。如果你当的是管理者,但是却一直抱着这种偷工减料的心态,我几乎可以断定你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成功的管理者。每当遇到这种人的时候,我就会感到非常郁闷,我会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当初我们把他选上去?!相比于精神层面的东西,知识和能力方面的缺失貌似更容易补足一些。但问题是如果一个人被懒惰控制了,他还会去孜孜不倦地吸取各种知识吗?或许他已经默认觉得自己比谁都厉害,知道的简直是大海无量那么多。一辈子都保持自知自己无知是非常重要的。人的知识构成应该不止在一个层面上不断深入还包括在那个知识的广度上不断扩充。这对我来说天生不太难,因为我的兴趣爱好总是很跳跃性的,我总是对各种未知的东西感兴趣,但当然不是所有未知都会让我产生要去琢磨探索的心理,但只要那个东西我觉得有必要,我就会去主动掌握了解清楚,而不会选择找一个大神过来支撑完成本该是我的工作。别人不可能帮你一辈子,这就决定了自己一定要成为自己的英雄。

既然有些事情别人这么做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很生气,觉得他们这么做不好,我们自己就不应该去做那些事。

2019-03
25

谁的错

By xrspook @ 20:32:0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感觉很不好,好像作感冒的样子,大概是昨天晚上打卡的时候衣服穿太少,着凉了,那时又是风又是雨。到达一定程度我衣服外面和里面都是湿的,外面是因为被毛毛雨飘湿了,里面是因为汗湿。所以打卡走到一半我就把外套脱了绑在腰间,只穿一件短袖,可能就因为这样着凉了。今天一整天感觉我都在发烧。早上还有一些干咳,喉咙不舒服,但没有流鼻涕,整个人感觉在发烫,尤其是头部。理论上在这种情况下我应该主动量一下体温,但是放在办公室的体温计已经拿回家了,所以只能回宿舍,但我又不想那么做,于是一天下来我都死撑着。早上起来感觉很困,我觉得自己中午应该睡个好觉,但实际上这个中午我几乎没睡觉,而是全心工作去了。但花掉了几乎一整个中午我才发现原来那是个未解之谜,之所以完成不了,是因为之前总公司给我们的那些文件并不齐全,有两套文件,理论上选哪一套都可以,但实际上具体要用哪一套还是得由上级决定。如果用总公司发文的文件,但实际上那没有我填写那个表格的具体内容,所以挺纠结的。最终我选择的是下午一上班就去找办公室负责收发文的同事帮找我原始文件,但可以料想到,其实她也非常有可能从未收到过。

于是这就落入了一个死循环。一直以来我们都按照总公司的指示干活。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开始,我们默认总公司有完备的规章制度,只要全部执行就没问题。通常,检查我们的是我们的上级总公司,做符合他们要求的事当然没事。但工作时间长了,见识的东西多了,遇到的检查频繁了,就慢慢发现其实总公司也有很多问题。他们看上去貌似很合理的架构和工作流程其实很多时候都是摆设。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找你要同一样东西,今天可能是这个部门,明天可能是那个部门,甚至同一个部门的两个不同的人今天和明天会要你填写几乎完全一样的数据表格。不只是数据报送无比八股,那些从前让我觉得很合理严谨的规章制度从宏观大局考虑其实设定也是不合理的。就像今天中午填写时让我纠结的那些计划文件。理论上,我们作为总公司的下属单位我们应该填写总公司发文的文件号,总公司的文件里引用了粮食局、发改委、农发行的联合发文,但那只是引用部分内容,并不是全文搬过来,所以联合发文里的某些内容我们是无法得知的,而且两个文件的发文时间也有区别。总公司的人修改储备计划肯定是按照联合发文的发文时间,但实际上我们这些下属单位只收到了总公司的发文,这就有了时间差。的确,总公司的发文里讲清楚了下属单位应该知道的主要内容,但一些细节的东西我们一直都不知道,比如轮换还有超期这个概念。因为我们不是在运作动态轮换,不自己承担风险,竞价交易轮换完全是由总公司掌控的,什么时候拍卖和采购取决于总公司的决定以及财政给出的价位是否合理。我们这些下属单位从未见过“架空期”这东西,但我估计联合发文给总公司的那个文件里有说,每次都有说。现在好玩了,总公司让我们把表格填完以后交上去,但实际上我们根本从未见过文件里有提到架空期的计划文件,既然没见过自然不会执行,这般下来违反规定这到底的谁的错?!

独立思维任何时候都要有,不能因为信任,做事的时候就不经大脑直接盲从。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