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
1

神经质

By xrspook @ 15:47:09 归类于: 烂日记

从前我很讨厌月末出现在周末,但现在我发现,原来出现在工作日的月末更加讨厌。当然,如果月末出现在星期天,我星期一要上班,那是最讨厌的。上个月的月末就出现在周二。我总感觉这个星期很太漫长,因为虽然是周二,但实际上已经上了三天的班。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拼凑那些所谓的小长假,与其要拼凑出来,不如直接不放。其实以现在的状况,多放一天的公众假期也没什么问题。如果每个小长假都这样,肯定不行,但如果三天的小长假直接放假,不调休,5天以上的调休,这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为什么我会觉得连续上三天的班很累?首先因为这三天里其中一个是月末,一大堆的事情都堆在月末,另外一个是我们单位自找的麻烦。每个月我们都得去5个地方监管,一个月至少去一回。一个月有30天左右,但是却偏偏等到最后几天才安排去。这样就非常被动,因为要去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起码4个人。月末这种东西对财务来说是很烦恼的,也忙得要死,在这个时候抽人实在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明明每个月除了第一周和最后一周以外中间还有两周,从两周的时间里抽出两天去5个点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偏偏他们总是喜欢把那两天堆砌在最后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的最后两天。

我觉得从前的自己没有那么神经质,月头要交的报表我会在第1天之内完成,绝对不会拖到第2天才交上去,但现在我已经神经质到要在月末的那一天就搞定所有,然后在月初的第1天的一上班就拿去签名,解决所有步骤。这样就意味着我不可能不加班。单位的业务从来不会管你到底是月头还是月末,也不会管你那到底是不是假期。所以就像这个6月的月末,白天没什么作业,但是在下午6点以后却开始装船,装一条不到1000吨的船,到了晚上10点多。通常来说这条船应该只涉及一个仓房,但实际上这条船要调用两个仓房的粮食,于是我就非常被动。即便我把其它所有东西都搞定了,但是这个数确定不下来,最后我的报表以及账本就无法完工。我的神经质迫使着我得等到他们作业完成,然后先搞定当天的数,接着再把月度的数也搞出来。从理论上说,也就是两个数据的变动,无伤大雅,但实际上,大数是由小数构成的,是牵一发则动全身的道理。对我来说无所谓小,对我来说,只有有变动更无变动的区别。我根本不可能奢望他们在月末最后一天少安排作业,尤其是不安排在下午5点以后作业,这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有大船来,情况会更糟糕,他们会作业到晚上11点,那么我就得等到11点过后才能有全套的数据。为什么我要这么逼迫自己呢?我也不知道。大概我觉得我逼迫了自己以后,我赢得的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我赢得是别人的无可挑剔。我不过是在他们不工作的时间仍然在工作而已。

一个月神经质起码得神经质一次。

2020-06
25

睡觉

By xrspook @ 11:38:2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很困很困,洗完澡9点看视频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困了,那个50多分钟关于日本的猫的视频,期间我无数次看进度条,希望能快点结束。看完那个视频以后,我的脑子里面除了睡觉已经啥都没有了,当时才10点多一点,我知道单位的数据没那么快出来,头发还没干,虽然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我就趴在床上眯了一阵,眯了一段时间以后头发好像干了,于是我就干脆躺下睡觉。我觉得如果单位的作业结束,同事发微信的那个声音能把我吵醒,结果我根本不醒人事。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多。迷迷糊糊之间,我爬起来,把单位的东西搞完,然后睡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那么快就清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我搞完以后为什么回到床上根本不用三秒就再次睡着。为什么我会那么困呢?至今我都没搞明白。平时的空调,我开的是28℃的制冷,但昨天晚上我开的是27℃,全程不觉得冷,早上也不觉得热,感觉非常好。今天是端午节,但却是个星期四。所以我的闹钟还是平时工作日的那个6点20第一个闹钟,闹钟我第一反应是打开支付宝喂鸡,但过了以后我才记得,我应该是6点30那个闹钟才开始喂鸡,因为下一个闹钟是7点整。鸡已经喂了,收不回来了,多10分钟就多10分钟呗。

从昨晚上10点多一点睡到今天接近9点我才起来。真搞不懂我自己为什么能睡那么长时间。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但是上班的时候,我早上却不会到该起床的时间仍不省人事。中午的午休或许有些时候我也会进入那种睡不醒。不想起来的状态。但是如果我有个目标,我有些需要完成的任务,我就会快速清醒过来。中午之所以老睡不醒,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拖沓。所以我老是过了中午1点才开始睡觉,如果麻利的话,我完全可以早15甚至20分钟开始。话说回来,午休的时间太长,人也是很难清醒的。有些迷迷糊糊也没什么事干的下午,我甚至会再迷糊个一个多小时。

单位那些小年轻,居然可以晚上八九点就去睡觉,他们觉得很困,所以去睡觉,但是到第二天早上,还是一副没睡醒很累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呢?通常,只有在我不舒服,发烧的时候才会这样,但这种事,毕竟是极少数,但是他们9点没到就睡觉,却是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回。有些人早睡觉,但有些人到凌晨两三点还不睡觉。并不是因为那些人真的不用睡觉,第二天白天,到该上班的时候,找不到人,打电话不通,因为宿舍的手机信号很差。发微信也没有反应,估计是关掉了WiFi,所以该怎么找到人呢?只有去他的房间狂敲门。上班的时候不见人,周末的时候,你更加别想着白天能把他找到。相比于之前那种早睡的人,这种晚睡,而且完全把正常人的时间观念撇一边的人实在非常恶心。前一种人顶多说他们有点特别,后一种人,可以选择的话,千万不要和他们交朋友。

睡觉是人的本能,通过睡觉可以看出一些东西。

2020-06
15

太难了

By xrspook @ 10:52:17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向来非常讨厌临急抱佛脚的人,虽然这句话在学生时代我经常被我妈这么教训。因为那个时候,我实在没有时间兼顾那么多科目。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学生时代,或者也可以不临时抱佛脚,但只是为了某个考试,考试影响的只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话,抱一抱,即便搞砸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工作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临时抱佛脚这种事,因为通常来说时间都是充裕的,如果时间不充裕,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自己没有把握好,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上心。所以要交作业的时候,交不上去。我身上不会发生人家明天来检查,前一天晚上10点有些东西还完全没有准备。这种事情绝对是神经病的,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肯定是因为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块,后来又被别人要求必须得这么干。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不好,之所以会这样,也不能完全怪别人,为什么自己不多想一些呢?临时抱佛脚这种人,我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拉一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不会理会他们。要背的锅,他们自己去背,不要把我牵扯上。该报的数据早就报了,该检查的东西为什么半年下来你们都不过问。你觉得自己的管理没有问题,你就不要怀疑下面的人,否则不如自己来做。

这个周末我过得相当不愉快。在周末开始之前,我还是有点计划的,我要去某些事,但实际上我想做的事没做成,但是却被别人拖下了坑。这个周末我过得有点忐忑,因为周六早上的基础体温已经有37℃。这就意味着白天的时候我体温会更高。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这跟我大姨妈快来了有关。这么高的体温上街,一旦被测温,我就囧了,半天都解释不清。虽然现在介绍街上的测温基本都不会测额头,而只会测手臂。手臂的温度比额头低很多,外加一出汗温度就更低了。出汗和不出汗,体表的温度是相差不少的。周末两天,我额头的温度基本上都在在37℃以上,但不会超过37.3℃。我周六买了个额温枪,周日就送货到了。我感觉那个东西挺准确,因为我腋下用水银温度计测得的温度也差不多。那个红外额温枪的质量超乎我想象。检测很快,得出的数据很靠谱,只要你的测量方法正确。如果觉得不大对劲,连续多次测试,就可以有更大的把握。

周末的连续了两个早上,我都是被同事气醒了。早上6点半我会有个闹钟,提醒给支付宝蚂蚁庄园喂鸡,但当我打开手机流量以及WiFi,微信就响个不停。因为我那个同事每次都是半夜过了12点才干活。周日早上跟是凌晨4点发数据。幸好我是开飞行模式关WiFi睡觉的人,否则,我岂不是要半夜起来骂人。因为他的描述个他的数据都很不靠谱,看过那些东西,我无名火起三千丈,直接就醒过来了,而且是完全清醒的状态。既然这样,于是我就干脆起来,开始618的各种打卡。618的打卡很累。跟我那个半夜才出没,白天找不到人的同事一起干活更累。618的打卡是我自找的,但是和他共事却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从前我不觉得这个人有多极品,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实在觉得他非常恶心。

做个心安理得的正常人就这么难吗?

2020-06
13

幸好断网睡觉了

By xrspook @ 20:14:0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单位的数据出的来得早,所以我11点之前就可以结束战斗去睡觉了。昨天晚上接近10点的时候,我又接到一个新任务,但显然要完成那件事,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我的那份我已经完成了,但另外两个队友,显然,估计还没开始干,所以那份作业该如何交,我彻底不知道。昨天晚上不到11点我就睡着了,跟之前比起来早了很多,因为过去一周的工作日,我一天比一天晚睡觉,最晚的时候超过了12点。昨天晚上我真的觉得很困很累。但是今天早上6点半闹钟醒来喂鸡,打开wifi的时候才发现微信叮叮咚咚响个不停。原来昨天晚上10点半单位的作业还没结束,但是其中一个同事就把数据发上去了,让我觉得已经结束了,结果半夜另外一个同事又发过来,说我报上去的数据以外还有一车。什么时候结束,什么时候没结束,他们现场的人居然把握不准。之前好几天被迫结束,是因为下雨,但昨天天气好得很,为什么下半夜又不干呢?说好了要干到凌晨4点点。另外一个是临时任务中一个队友居然提出一个猪问题。问得出那个问题,完全是因为他脑子短路了。让我生气的,是他居然把那个问题放在群上问,而且为了解答他那个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还建议大家回去加班。看到他的信息后,我第一个反应是要回去加班,你回去,我用不着,而且也不应该付给你加班费,因为这事明明可以在正常上班时间里完成。

昨天白天,正常上班的时候,他已经在做这种事,至于他花了多少时间进去,我不知道。白天你没完成,别人又急着要这些数据,是你的问题。我那部分的数据,接到任务之后半个小时之内,我已经全部整理出来了。即便跟我不一样,你之前没有数据,但根据你手头上的资料,你接受过的教育,还有你的工作经验,一整天都做不出来?半夜还要问一个,这么短路的问题呢?!之前,我们都觉得,那个同事的沟通方式有问题,主要是他的语言表达好奇怪。这一次之后,我连他的工作能力都要打个问号了。这一次之后,我真的明白到,世界上真有考试的时候开挂,工作的时候白痴的存在。但更准确的是不是白痴,是没有责任心,吊儿郎当。工作由两部分组成的,一个是对事,一个是对人。在对人那方面,我们已经确认他的能力是有问题的,在对事这方面,这一次,我也同样很失望。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一整天都好像很忙的样子,我不知道他是装着很忙还是真的很忙,但如果他真的很忙的话,上班时间当我去办公室吹水的时候,就不会看到他在看足球视频了。我不知道那个是不是直播的,但估计不是社交网站那种很短的类型。如果你把手上的东西都做完了,你做这种事我没有意见,但显然你的工作还没做好,居然就已经在这般操作,我实在无法理解。当他跟我说,因为数据很多,所以没办法这么快就给出结果的时候,我更生气。你到底把多少精力和多少时间用在工作上才导致你的工作出不了结果?!或许在工作的时候他的脑子的一部分还在思考着一些别的东西。

今天一整天,我都没有接收到那个特殊任务的任何数据。我觉得那两个人都是放弃治疗的类型了。如果我们的上级部门真的卡在了这个问题上,只能怪既然他们把这个看得这么重要,但是两天之前他们却没有提出任何硬性的要求。怕别人说你管理有问题,而实际上你的管理就是一团糟,可笑。

2020-01
10

天上地下

By xrspook @ 21:49:10 归类于: 烂日记

去过国企监管,也去过民营企业监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从门面看来。民营企业完全不输给国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服务态度方面,国企相对来说比较正常,不会过于热情,也不会很冷漠,但民营企业很多时候都会走极端,要不就是把客人捧到天上去,要不就是一副赤脚不怕穿鞋的脸面。其实,我也不需要他们的接待有多么的到位,只要他们的工作能符合我们的要求也就可以了。以前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对国企来说,即便有毛病,也只是一些小毛病,但是,对民企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们其中的某些很在乎那些小小的不达标,但是也会有一些完全不觉得自己犯下的毛病有多么的严重,当你要求他们整改的时候,他们还一副高傲的样子,仿佛他们爱鸟不鸟,真的很恐怖。与其用恐怖去形容,不如用恶心。如果我们知道某家饭馆很恶劣,估计我们直接饭都不用吃,可以出来找另外一家了。现在还未被我们确认为代储企业尚且这样,如果我们真的把他们确认了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效果呢?我们如何才能管好他们?万一他们完全不理会我们的指示呢?在我们和他们的协议里,到底有什么条款让我们有足够权力让他们服从我们的管理,以及根据我们的规章制度严格执行呢?没有一定的惩罚机制,根本管不了这些土豪们。如果不想夜长梦多,当然是不让这些土豪加入我们的行列。到底是谁拍板让这些企业成为代储单位之一的呢?从前,我没有见识过这种东西,现在我总算见过了。很自然的我就会想到,到底这其中有什么利益输送呢?

在我们检查他们的时候,我们还在认真地讨论这问题,他们却谈笑风声地岔开话题进行闲话聊天。或许这是他们的策略之一,但显然,就我看来,这是非常不尊重,他们完全不觉得自己有大问题。如果他们只是做自己的生意,没有关系,但是如果那涉及到储备业务,而且是国家性质的,显然他们就不能继续从前的那种吊儿郎当了。这种随意不仅是账目上,还有实际实物管理上。于是我不得不再叹一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去过一些民营企业以后,你会明白到他们的某些真的非常辛苦。他们一个人干了好几个人的工作,你怎么还能奢望他们能把事情做好。好几个企业采取的都是家族管理的模式,下面的人经常是一个人N个角色一脚踢。那种情况就像是80年代初,各家各户都开士多一样,当老板的要入货,卖货,算钱,还要依法跑各个部门完善手续。跟士多不一样,我遇到的那些打工的做的事情复杂很多。只有见识过这些东西以后,才会让人真的明白到什么叫剥削,以及什么叫做生活艰难。同时也让我们感到,原来自己很幸福。就是因为我们过得比他们轻松,所以在完成某些工作的时候,我们理应要做得更好。

生活不容易啊~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