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4

羁绊

By xrspook @ 8:20:43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宿舍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昨天把那些10年来的数据整理出来的图表贴到Word里以后,没什么感觉吧。把东西贴过去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少?第二个感觉是,怎么没什么亮点。平时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写的东西都是一年内甚至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原因,我还可以绞尽脑汁想一想,但过去10年,我根本就不记得那许多东西的来龙去脉。更何况中间有几年,我把统计工作交给了别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在这个单位,但是因为工种不一样,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上心。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大概是从2013年秋天开始跑步的,到2015年左右的时候状态到达巅峰。我是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这份工作的,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我的跑步激情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不干统计的那几年,有些时候的确很忙,但有些时候我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之中,可能是研究运动编排,可能是分析各种伤病的缘由以及解决办法。如果当时我有统计这个包袱的话,大概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那么一根筋地投入到疯狂的运动之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几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返老还童,甚至可以这么说,当我真正年纪轻轻的时候都没有过那样的精力和体力。

现在我的状态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懒惰所以不想动,还是因为心里面有各种数据的牵挂,所以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全情投入了。当时对我来说,上班就是在歇,下班是在疯狂的运动。而现在,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单位的那些数据,有可能因为业务太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钻自己的牛角尖。就像当年对运动的疯狂投入一样,现在我对数据也是,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在数据方面投入的时间多了,运动的时间自然就会被碾压。缺乏运动的人,其实脑子是不好使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真正让我可以放轻松的不是去睡个觉,而是进行一次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运动。但现在,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么尽兴了,因为可能运动过后我还得拿起笔和纸,还得继续敲键盘,做平时苦逼的事情。如果我过于努力,拿着笔的手在抖或者敲键盘的时候手指不听使唤,那真不行。

真心想回到过去,那个黄金的时代,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我人可以早起去晨跑,即便我人能跑18公里到达大元帅府,然后在10:30之前去麦当劳,但我再也没办法把续杯的咖啡带给家里的外婆了。

2019-05
24

内部混乱

By xrspook @ 10:00:52 归类于:烂日记

这几天感觉老是睡不醒,总是非常困,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我的确睡得比较晚,都是晚上11:30之后才睡觉,有时甚至超过了12:00。之所以这样,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在家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整的,反正很多灵感我都是10:00过后才有,在单位,没超过8:30才开始跑步已经算是很早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原因有可能是这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统计分析这个调调里,只要那个东西的初稿没写完,我就放不下那个包袱。虽然就现在来说,那篇东西是无论如何不能定稿的,因为数据还不全,但如果我要等到数据全部出来了再去写的话,我个人觉得那就太迟了,因为那时才开始操作,估计得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之后才能交作业,对我来说那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数据全部出来以后三天之内就得交作业。没有人强迫我必须得这么干,但是我觉得就应该这样,只有这样,那份东西才有新鲜的热度,否则放凉了,谁都不记得了,谁都会觉得无所谓。

他们没有给我额外的工资去完成这份东西,同时,无论我把它做成怎么样,他们也不会扣我的钱汇给我加工资,但之所以我会那么投入去干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这个东西做好了,或许往后我们的工作就不会那么被动。我这里说的是被动,并不是轻松,或许在总结了这一次的经验以后,往后我们要在流程上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参与或者监督。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多做一点事可以让我们避免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而那种错误,就今年而言,对我们来说很多都是躺着中枪的。一直以来的惯例,都是这样,但实际上那样的做法真正用各种规律去公证衡量的话,并不正确。也就只有跳出那个习惯的框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我们才可以把自己纠正过来,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对我们来说,可能以后要管同样大的一盘棋,但我们的参与度就可能要比现在更大、监督覆盖范围也要更全面。也不完全是因为害怕过来检查的人会揪住我们的毛病,而是因为只有这样做到了,我们才可以问心无愧。如果自己已经想得很全面、做的很周到,但别人还是觉得不满意,我们也可以觉得无憾了。但显然,就我们现在的管理模式而言,我们离问心无愧还差非常远。尤其是我们团队里面的某些人所犯的那些错误简直让人觉得完全没办法接受,完全让人想象不出来,他居然能做出那样的事。而且,他犯的错误还不只是一时半刻,是一直以来都犯错误,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没问题,而昨天发现了的问题更加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无语。于是大家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他有权利去做那种事,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没有人去管或者投诉?接下来的那个问题就是,他这样一个脑子经常进水的人,到底是如何爬到他现在那个位置的?从前我没跳出那个框框的时候,我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但现在,我知道得越多,跟所有人的关联越多,我发现的问题自然就会多如牛毛。

我们总是觉得,别人的东西会比我们好,但实际上,再好的单位再厉害的团队,关起门其实可能里面都是一团乱账。

2019-05
17

做我想做

By xrspook @ 10:24:15 归类于:烂日记

无论东西什么时候做,终归还是要做的,所以如果做这些事只是我一个做的话,根本无所谓上班时间或者下班时间,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把摸鱼和工作的时间混搭在一起,真正做到了自由分配。闲的时候上班时间在摸鱼,多事干的时候下班时间也在上班,而从来没有拿过他们一分钱。而之所以这样,倒不是因为我有多高的觉悟,有多强的责任心,只是因为我对某些东西感兴趣而已。从性质上说那完全是我的工作,但是我就是想知道那种规律是怎样的,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以前我一直觉得当人们把工作和兴趣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就会变得无比强大。现在在不知不觉之中我貌似正在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目标迈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强迫过我必须去做些什么,而我又有有一些可掌控的时间。如果时间和精力仅仅够应付完成任务,那么我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人无论如何不会有进步空间。一方面有可能是因为那个人完全只是在浪费时间,浪费他自己的生命,赖死在某份工作上混日子。所以即便工作效率可以提高,工作质量可以提升,他也不努力。其次是因为上面领导布置的事情太多,而人的能力也就只能那样了,所以仅仅够完成工作,想再进一步思考或者改进,除非你把私人时间牺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是工作态度不好或者工作效率低下的问题,而是整个体系没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底气。不是所有领导都会有放风筝的觉悟,当然这种“放纵”肯定不能用在所有人身上。底谁有那个自觉性能把控好这种空间,这就很考验领导的眼光,有这两个都恰到好处才能出一些奇迹的效果。

至少要做到怀才不遇是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准则之一。别人有没有发现我那是他们的问题,我做的事不是为了被他们发现,而纯粹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如果我的努力方向刚好是他们需要的,当然一拍即合。但有些时候即便你们的步调是一致,可能好长一段时间你仍然不被发现或者被故意打压。幸好我是那种一直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所以年纪越大奇怪的性格越强烈。以前我还会有点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但现在我彻底不去思考那个东西了。我只是在做好我想做好的事。而通常每次我就只能专注在某一件事上面,所以虽然另外一些事其实我也需要兼顾,比如说运动,但我就会把我是我重中之重的东西放在一边。当我专注在数据上的时候我一整天都可以一动不动,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完全可以听而不闻。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种特性可以抗干扰,但也正是因为我每次只会专注在一件事上,所以要我做那些同时要干很多事,虽然每件事都比较容易的活儿的时候我会出现一些脾气暴躁的不良反应。

能找到恰当的人去完成恰当的事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过去10年里,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去等待被他们发现。同时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在寻找我自己。

2019-05
9

面子问题

By xrspook @ 10:32:59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大清朝的逐步深入,我越发觉得总公司就是一个相当扯淡的东西。因为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别人提出来的问题,尤其是比较大的、我们难以解释或者无法解释的都是因为总公司这个屌丝惹出来的祸。之所以这样,原因是他们把责任下放给我们,但是权力又不给,于是就会存在一种这样的关系——从名义上、从文件上看来,我们是操盘手,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完成我们自己流程的事,而其它做决定或者核算之类的东西完全由总公司负责。

这种狗屁的关系由来已久,因为具体到某个科室内部也存在这种问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一直延续下来的官僚作风。领导有些事情管得太多了,管得太细了,下面的人完全不能发挥主观能动性,时间一长自然会感觉被打压,就会进入一种只是服从命令而不会独立思考的状态。如果那个领导非常牛逼、非常全面,转数很快,而且责任心很强,把所有可能发生问题的细节都考虑过了,可能他领导的那一堆人犯错的几率会低一点,但无论怎么说,总有一天会碰壁,因为那是以一个人的力量跟所有潜在隐患作斗争。当你碰上一个不靠谱的领导那更加是彻底完蛋的节奏,而现在我们貌似就遇到了这种事。

领导理论上把责任下放了,但实际上权力没下放,所以下面的人还是很蒙圈,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有些东西他们知道的,但我们却毫不知情,所以即便我们想努力一点把事情做完善,也毫无办法,因为有些事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而这个不知道完全是因为领导知道了,但他没跟下面的人说,又或者他根本没觉得他自己或下面的人有知道的必要性。上面的人不进行缜密的思考、周密的部署,下面的人再怎么绞尽脑汁还是会躺着中枪、犯了各种错误都毫不知情。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下面的人不得不对上面的过于信任,其实我们有些时候可以对他们提出质疑,但问题是官僚作风会教育你,即便有问题你也不要说,尤其不要大声说,不要在公众场合说,于是到最后就变成了烂在肚子里,什么都不说。把问题挖出来的时候告诉你这个场合不合适,不应该以这种表达方式说出来,但是如果现在不提出来,那什么时候解决呢?如果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会一直成为隐患。过一段时间不提上日程这个东西就会被忘记,接着变成导火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个大爆发。这又是谁的责任呢?因为面子上的关系一开始不把所有东西都捅出来,这个做法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就已经发现了,而且随着工作时间增加我越发在各个方面都感觉到这种作风。这种为了当好人而降低智商、制造隐患的做法,我相当鄙视。

无论领导还是下属,其实都是一条贼船上的人。让下面的人也用心去为上面的着想,那么领导的工作就可以轻松很多,但貌似能有这种觉悟的领导只是极少数。

2019-05
8

签名的烦恼

By xrspook @ 9:12:21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现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一天,时间过得飞快,很多事情感觉我还没做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当然有些时候也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比如说在等待别人的时候。

自从开始重新做回统计,让我觉得最郁闷的等待莫过于站在单位领导的办公室门外,等他们谈话完毕,然后我进去找他们签名。还记得有一次我知道谈话的是两个主任,所以我冲进去了,之所以这么干不是因为我不知道规矩,而是因为当时快接近上午10:00了,总公司的要求是上午10:00之前要报进度表。我等着领导签名盖章,然后报送资料。我冲进去之前,我已经在门口等了超过半个小时,我实在不知道那两个主任还要聊到什么时候。但即便这样冲进去,我还是不能马上拿到签名,他们会让我放下,然后他们签完再叫我过去拿。知道他们这般操作以后我就明白到我这么做肯定是让他们觉得我不懂规矩。从他们的角度考虑,他们觉得我不应该打断他们谈话,我是在他们谈话的间隙冲进去的。从我的角度考虑,我已经等待很长时间了,而他们的谈话也有一些空档,在空档的时候他们把名签了,然后我就可以继续做我的事,他们也可以一直聊下去,我也不需要在门口被迫偷听了,我根本不想听他们在聊些什么。我只能站在那里,我不能补签名就回去,因为对我来说事情没办完,就是个包袱放不下。每到这种时候,我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有考虑到10:00这个时点的话,大概他们会稍微停顿一下,但是他们不会在意这个,因为那只是我工作,他们不需要完成按时报送的任务。对他们来说报送资料这种东西迟一点也没有关系。如果可以早点完成,我绝对不会拖到最后一刻,但有些人不这样,甚至你要求他在规定时间里完成,他也会拖延甚至干脆耍赖皮不干,又或者在快到期限的时候给你一个根本不算答案的答案。

如果别人做我的工作,遇到签名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处理呢?

我的工作有时候很繁琐,有时候很创新,有时候在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但对我来说让我觉得最不可控的却是找领导签名。正是因为要不断地找领导签名,这份工作很无聊也很特殊,让我觉得没有底,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觉得满意。换做是别人找我签名,有些时候我也挺烦,尤其是当我手头上有很多东西的时候。因为别人找我签名通常我把名字签下去之前必须核对他们拿过来的东西,但如果那个时候我正在思考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又或者正在计算凭证我就会感到莫名的心烦。相对领导来说,我签的名算很少了,而且领导在我做的表格上签名也不需要核对些什么,只有当他们心血来潮的时候才关注一下上面的数字。多年以前当我去找领导签名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会专门考察我对表格上信息的了解。对我来说,虽然很多时候我处理的是数字,但我在意的是那个方法,而不是数字本身。正因为这样,除非那个数字重复出现很多遍,否则我不会有感觉,所以当时找他签名的时候我是心惊肉跳的。

签名到底能代表些什么呢?人为什么要耗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在签名上面?

Page 1 of 26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