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1

除夕抢红包

By xrspook @ 23:05:24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除夕的晚上变成了单位同事群里的抢红包大战,所以一个晚上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早知这样,很多事情我就不会等到晚上再安排,我会白天就把它做完,比如购物APP的打卡,比如我自己的日志。红包这个东西,其实也没抢到多少钱,数量再多的红包,也不如家人一个那么大,但是单位的同事微信群却会闪个不停、响个不停,你可以把那屏蔽掉,但那样的话如果之后忘记开启,问题就大了。单位微信群的抢红包晚上7点多就开始,持续到9点多。当然到了后面纯粹调侃的多,真正红包的少,因为群很大,红包数量很少,都是几秒就没有的节奏。显然我不是那种快手抢红包的人,所以如果红包数量不很多,人人有份的那种,基本上是跟我绝缘的,哪怕是人人有份的红包,我的运气也一般。以前单位抢红包的这种事会发生在吃团年饭的时候,有可能是中午,也有可能是晚上,反正是吃饭吃到一定程度,领导就开始发红包,然后就开始一轮接一轮地传下去,但问题是因为新冠疫情,今年单位没有团年饭。今天和明后几天单位都有作业,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农历新年的正日有作业,也因为疫情,有不少同事春节没有回老家。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单位作业的关系,他们无论发生什么还是会回去的。于是,这也有了除夕晚上单位的茶话会,也有唱K,不过跟平时比起来,参加的人少了很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单位的大会议室里面配备了唱K的机器,其实就是一个点歌的东西,因为大屏幕音响以及麦克风我们一直都有。大领导今天没有在单位,不过他远程视频了。前所未有地,单位今年的除夕反倒有了年味,而之前,在没有八项规定之前,顶多是领导中午回去和留在单位值班的人吃个饭而已。

外婆不在以后,重大节日再也没有大型的家庭聚会。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打过边炉,所以今天晚上我一家三口吃得很普通,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甚至比普通的周五还要简单一些。过年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路上的小店几乎都关门了,所以那些留在广州过年,但是单位又没有任何节目的人,甚至可能叫个外卖都不行,因为那些提供外卖的小店都关门过节了。我搞不懂是因为小店都关门了,所以外地人没饭可吃,非走不可,还是因为外地人都走光了,做外地人生意的小店不得不关门休息。无论到底是鸡先还是蛋先,反正哪怕现在宣传就地过年,媒体也在说多少人留在了广州,但实际上呢,虽然我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已经走了不少。不过,可能今年走了的人,再也不是去国内国外游山玩水,而是回家和家人在一起了,因为其它地方通常都不能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2021-02
7

假放假

By xrspook @ 21:21:48 归类于: 烂日记

提前放假这种事听上去很爽,但实际上一点都不过瘾。同样不过瘾的还有节后继续休假,因为这意味着在别人上班的时候你正在休假,但是工作是不会考虑你正在做什么,所以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你总会被骚扰到。从前当QQ还是我们的办公用具的时候,我不得不在手机上装个QQ,但现在有如果QQ没有反应,大家通常都会在微信上找,所以现在或许还真不需要那个东西。其实有些时候我想,为什么QQ就不能成为微信的一个小程序呢?哪怕不能实现QQ的所有功能,但起码对话和普通的小文件收发可以做到,毕竟很多场合微信已经成为了一个结所有功能于一身的综合体了。正是因为有小程序的出现,让微信的聚合成为可能。QQ和微信都是腾讯的,如果微信里有QQ的小程序,可能那就意味着QQ挂了。

为什么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用QQ呢?估计如果只是聊天,大家会用微信,但实际上,就聊天本身和聊天相关的花销功能,QQ比微信全面,虽然有很多功能现在已经被渐渐遗忘,甚至被阉割。还记得从前大家都很热衷于在QQ上偷菜,还有就是把自己的QQ空间打扮得很漂亮。因为QQ聊天的时候会有一个形象,所以不少人会花钱买装扮。当然也会有不少人喜欢玩QQ游戏,以上说的那些我都没做过,对我来说,QQ就只是聊天,还有传送文件。

很多东西的登录都可以通过微信扫码,然后绑定账号,但貌似QQ登陆依然需要账号跟密码。为什么就不可以有一个绑定微信,然后扫码登陆呢。正是因为QQ正常情况下用的都是账密,而当你从一个地方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通常QQ会提醒你账号异常。因为你在异地登陆了,于是,有些时候,QQ会把你的账号锁定,这就意味着经常出差的人会很头痛。在QQ横行的年代,智能手机还没出现,甚至说,手机都没有完全普及。所以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有没有用手机接收验证了。这种事情可能有,但是不普遍,QQ不是非得绑定手机不可的东西,所以异地登陆,要解锁的时候还不能用手机,大概只能回答那几个安全问题。又或者在备用邮箱里接收验证码。验证码这个东西,因为时代的发展,已经从有邮箱接收变成了用手机接收,我们的智能手机就像微信一样,变成一个聚合体,变成一个全家桶。的确很方便,但是在无形之中却延长了我们的工作时间。如果是从前,离开了那台电脑,登录不了QQ,访问不到里面的文件,下班也就下班了,如果要加班,就必须在那个地方,但现在,所有设备通常都能访问到我们需要访问的资源,当然这个也是要部署的,起码对我来说,可以做到。这就意味着,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我都可以处理所有相关的事情。放假不再纯粹,下班时间不再自由。这到底是好啊还是不好呢?但起码,如果能做到这样,被隔离的时候,还能正常工作。

有些路是我自己选的,但有些路走下去完全不由我。

2021-02
5

出去看看

By xrspook @ 17:00:1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去了一天的广州,跑了两个地方。具体那两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我实在记不起来了,因为都是质量安全监督所之类的名字,不过一个是针对食品的,另外一个是针对农产品的。从前我并不知道这两个地方的存在。又或者说其实其中一个我是知道的,而且还经常路过,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把他们当一回事。很早以前我就知道磨碟沙那里有个蔬菜研究所,到底是市的还是省的我一直不知道。之所以会对那个地方有印象,因为很多年以前我曾经去过那里吃过饭,当时他们在磨碟沙还有一个很大的地。他们在那里有一块很大的菜场。你可以在那里买菜摘菜,也可以在那里吃饭。之所以在那里吃饭,因为他们提供的东西跟其他地方很不一样。他们最大的特色是有一桌你甚至叫不出名字的蔬菜。除了蔬菜当然也有肉类,比如说鸡窝什么的,虽然那里只有几张桌子,但每到吃饭的时候总会饱满。我们之所以去那里,是因为亲戚介绍。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吃的大概是套餐,100多块钱三个人,但我们只去了一次,就再也没去过。我们的一些亲戚,从前经常去那里,而之所以他们去那里,其中一些原因可能是那是蔬菜研究所,而我们某个亲戚是农机研究所的。二者在业务上有往来。至于那是我的亲戚退休之前的往来,还是退休之后才了解到,这就不太清楚了,

昨天是我第一次进入到那个农产品检验中心参观那栋楼,外表看上去还行,但是里面已经很陈旧了,跟之前参观的那个单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是新生代的代表作,而另外一个则是传统经典款,甚至还有点日落西山的感觉。好几层的检验室,居然没看到几个人。显然那个农产品的检验中心大多数人都是老人家,而之前去参观的那个地方绝大多数人都是近几年才新招回来的,所以200多号人平均年龄居然只有31岁。在年龄上,他们的区别非常大,也正是因为这种年龄差,所以某些方面差别也非常大。那个老单位的好些人已经是某些认证的评审员,但显然,新单位的那些虽然制定过很多标准,申请了很多专利,也写了很多论文,发表了一些著作,但是他们却没说自己这个单位里面有多少个评审员,显然,资历这种东西是要用时间积累回来的。有时候我会觉得很惊讶为什么第二个单位现在居然能继续存活下去。如果没有政策支持,他们仍然能够这样吗?但换个思路考虑,如果我们单位没有政策支持,我们也扛不下去。前面一个单位有200多人,但第2个单位只有20多个,这就是区别所在。前一个单位的高端仪器塞满了各个房间,房间里的高端仪器可能各个牌子各种型号都有,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卖仪器的地方。后一个单位机器都很齐全,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已经是老古董了。老古董也好,最新款最高端的东西也好。只要能做出准确的结果,一切都好说。东西很多,人也很多,如果工作没多少,根本活不下去。第一个单位的爆发,说明他们刚好碰上了一个好机会,当年我来这个单位的时候,就设想有一天我们也能这样,但实际上,我被耽误了十多年。现在,终于有向那个方向发展的苗头了,但是,我却不再做检验。

人生就是这么喜欢跟我们开玩笑。

2021-02
2

多管闲事的人

By xrspook @ 9:58:40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的日志谈到了我的工作,非常容易被别人连累,如果别人错了,我就只能躺着中枪。他们犯的错有些时候,是我根本无法预判或发现的,于是,也就只有多管闲事连他们的规则也一并制定,才能避免他们踩雷,然后顺便把我拉上。的在写到那一句“多管闲事”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不是跟“长臂管辖”有点类似呢?长臂管辖这个词,我2020年才第1次见识,这个经常被用在中美贸易摩擦上面,每当说起美国的恶劣往事,总少不了这个词。法国的阿尔斯通、日本的东芝都是赫赫有名的受害者。也正是因为有了长臂管辖那一条,这两个企业才中招。所以我在想,我说的多管闲事跟长臂管辖是不是一回事呢?从出发点看来,显然不是一回事,因为我不是为了害他们。之所以我要多管闲事,是为了你好我也好,既然你们不为自己着想,我又必须得为自己着想,所以我也不得不为你们着想,而美国的长臂管辖显然是通过蚕食别人增加自己的利益,我完全没有想过要这么干。我做那些事,看到的就看到,看不到的也无所谓,反正我不是做给你们看的,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心安理得,每天都能舒坦地睡觉,不用胆战心惊。

前段时间上级领导过来绩效考核,顺便给我们讲党课,不知道是在哪个大会上,我们这里的第一任主任说了一句意思大概是这样的话:不要老想着自己的事,要为单位的事着想,你为单位的事着想的时候,领导就会为你着想。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他把我们新调过来的主任作为例子了。在公示前,他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到我们这里来当副主任。从理论和辈分上说,的确轮不到他,但是这种事真的发生了。我的脑子就那么一点点,我不可能不为自己着想,但有时,我会不知道该为自己着想些什么。通常来说,让我卯足劲、努力干、奋不顾身的,通常都不是自己的事。在我自己的事情上,貌似没有一些让我非常痛苦、锲而不舍才最终做到的事,在多管闲事的路上,莫名其妙插一脚,哪怕只是帮到别人一点小忙,我都会有幸福感、成就感。之所以这么干,倒不是因为我希望得到什么奖赏,我只是想那么干而已。虽然一开始干的时候,可能我也预测不到最终的结果,到底能不能行。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种性格,所以如果我真把你当朋友的话,为你两肋插刀时,你绝对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是,当我执意要与你为敌的时候,你的日子很难过。我不会在乎那个敌人是谁,哪怕那是我的上司。大概我是那种对事又对人的人。因为某件事我会对某些人非常反感。要让我从对某个人的反感中慢慢转变过来需要一段非常长的时间。事实证明,这也未必做不到。与其要做咸鱼翻身,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和我闹僵。为什么非得把我跟我闹僵呢?我又为什么非得跟他们过不去呢?大概因为我是一个非常直的人,从来不拐弯。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我知道这样的性格,某些时候我会很碰壁,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所以我会一直这么继续下去。

大概我是那种在多管闲事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的人。

2021-02
1

月末碰上星期日

By xrspook @ 17:36:59 归类于: 烂日记

谢天谢地昨天晚上9点多单位的作业就结束了,这就给了我一些时间去做月报。如果是晚上11点才结束,我必须只能过了12点才能结束战斗了。必须一定得做的东西,我几乎10点之前就完成了,余下那些可以今天再完成。有些东西是需要很在状态动脑子,我昨晚10点过后就像梦游一样,所以那些不是非如此不可的东西我就没有纠缠了。结果今天发现之前的工作还是出现了几处纰漏,但不完全是昨晚的问题。明明昨晚我没有发烧,但那种神奇的感觉就像平时我发烧那样,为什么会这样呢?

最后一天才出货,而且是剩下那些说不准要不要做损耗,这种东西我很讨厌,同样让我厌恶的就是月末才增加品种。增加单位无所谓,但增加品种我就得重新设置公式,之所以要设置公式,因为导出的数据用的是品种明细,但很明细的东西根本没用,99%的场合我们只需要一个大类,明细当然能加出大类,但如果一个小麦也分好几个小品种,别人问的时候就只问小麦,明细简直就是多余,我只能对那一列数据用公式清洗。品种有这个烦恼,但单位没有,单位名称只要没写错就不会有第二个版本,单位名称是唯一的,不需要公式处理,也就没有需要再加工的折腾烦恼。继续让我很厌恶的还有合同还没正式出来就开始作业。这种先干活后补手续的事永远让人措手不及。没见到合同,不知道条款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一些汇总的细节。到底要以什么方式结算?以什么为批次?要不要把船号分清楚?这些东西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一切都好说,因为明细数据从一开始就清洗好了,但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瞎弄,然后再事后补救这个就很恶心,而且容易出错。别人的工作不理顺,我们的工作就永远都会被牵连,也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中枪。管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根本不够,要高枕无忧就不得不多管闲事。当然,不是人人的工作都像我这样这么容易被影响,也不是人人都在乎自己有没有出错,尤其是那种错是完全因为被拖累。

所以月末在哪一天我会稍微好过些呢?我感觉月末如果是星期五或者星期六我的时间会充裕些,因为第二天我还有不少时间慢慢折腾。月末在星期日是很痛苦的,因为第二天还得早起赶车上班。今年1月的月末是星期日,2月和10月也是,谢天谢地的是12月的月末是星期五。

为什么月结这种东西我要必须在真的月末就做完呢?这种要求对我现在这个单位来说不加班是不可能的。每次都要加班,问题只是加班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持续多长时间。现在还好一点,如果库存从现在的50万吨变成100万吨,这个加班将是个无底洞。现在1个小时估计能做完所有最基础的,往后可能得用2个小时甚至3个小时,所有东西做完倒不会让总时间翻倍,但因为基础工作时间翻倍了,所以总体时间估计会变成现在的1.5倍以上。到那个时候,我还要像现在这般无私奉献吗?

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在这般自我折磨之前我是怎样做的了。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