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
16

非得折磨我

By xrspook @ 8:45:29 归类于: 烂日记

近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慵懒的感觉,什么都不想干,很困很困,但实际上当我动起来的时候,我又不是那种很累的感觉。虽然说不算太累,但好像总感觉差了点什么。每天晚上还没到点,就已经很想睡觉。每天到吃饭的时候都在想着要不要把那天晚上的晚餐也报了。感觉到困感觉到饿,什么都不想干,这种状态真的好颓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月的姨妈又不正常了。已经推迟了好多天,于是我又落入了那种这个月的大姨妈会不会不来的恐惧,因为至今为止好像都没有什么姨妈要来的迹象。对我来说什么都不可怕,姨妈不来最恐怖,因为无论我多么努力减重,只要姨妈不来,一个月不来重两斤,这种现实是很难让人接受。不来就重两斤,如果推迟来的话可能重一斤到一斤半,这些恐怖的事实让人觉得好沮丧。每当姨妈不来的时候,我就会想,为什么单位的人就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他们就不可以在晚上11点之前结束所有,那么我也可以早点睡觉了。

昨天稍微算了一下数,即便我把可以做到事情都提前做完了,在完成单位的那些东西之后我至少还得花30-45分钟完成我自己的事,然后我才可以睡觉。首先从办公室结束工作到锁门走人,回到宿舍这需要5-10分钟。如果我恋恋不舍那个电脑再浏览了两下网页的话,加个10分钟进去很正常。回到宿舍我得先把洗衣机的衣服晾了,如果衣服比较少,5分钟之内就能搞定,但是遇到打篮球的天,我洗了很多衣服,那可能就需要10分钟。接下来我会做个平板支撑,6个20秒,20秒之间有个10秒的间歇,之后我会在地上可能躺个一分钟。接下来我会做10个标准的俯卧撑跟20个跪式的俯卧撑。俯卧撑的过程很快,虽然合计30个,但是两分钟之内绝对可以搞完,但问题是俯卧撑之后还有一些拉伸拉,伸的动作耗时要比俯卧撑本身长。这些结束了以后,如果我还得到床上做一个腹肌九部曲的话,整个过程下来又需要5-10分钟。所以除非我能把俯卧撑以及腹肌九部曲改在其它时间,否则这里不放个20分钟进去是不可能的。幸运的是,即便我在睡觉之前做了这些东西,但只要我很困,我依然可以秒睡,问题只是睡到半睡半醒的时候,我得转一个身,因为我睡觉的时候浑身都是汗,完全不盖被子,过一段时间等凉下来以后我就得开始盖被子。

即便单位的东西可以准时在11点结束,我也得在后面加个40分钟才是我睡觉的时间,况且他们不可能在11点就准时结束。运气好的话。可能在11:15之前,但运气不好的话,那可是12点的节奏,12点才结束他们的作业就意味着即便我动作再快,我也得再往后推个10分钟才能结束工作,所以这就意味着那天晚上我得1点才睡觉了。一两个月之前我觉得这实在太折磨人了,但是现在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虐。但是习惯归习惯,大姨妈不习惯这些,所以大姨妈迟迟不来。

每当大姨妈不来的时候,我就会怨恨单位的人……

2021-09
2

月初吐槽

By xrspook @ 14:29:22 归类于: 烂日记

又扛过了一个月末的疯狂。每到月末我就会莫名地紧张。月末前的5天,我已经在纠结,虽然那些纠结一点用都没有,因为不到最后一刻,再纠结也做不了任何事。那么到底怎样我才不会纠结呢?或许这根本不会发生。因为我总想在月末的那一天就结束所有,但以现在的业务量看来,这根本不可能。

月末那一天的确可以结束那天的事情,但是跟其它日子一样,只是那一天的,其他的呢?其他的东西我越发觉得是个无底洞。越来越多的乱七八糟,越来越多的核对,实际上无论核对什么,无论需要什么数据,始终是来源于最基础的那些。只要把最基础的那些整理好,其它东西都好说。这种事解决的办法就是做一个系统。从底层开始就把基础数据处理得当。现在我们的确是有系统了,但是有系统跟没系统没什么区别,之所以要做系统是为了把基础数据规范起来,然后进一步让基础数据适应各种的汇总口径,接着我们只需要制定汇总的格式,就可以把所有东西套进去。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实际上我们用了好多时间才仅仅保证了基础数据没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错误,而那些错误我们根本说不出原因。

一开始,我觉得有了基础,数据汇总就很好实现,在这个方面我们的系统几乎可以这么说,是完全没有作为的。这些基础数据也东一片西一片没有连成一个有关联的网络。这样的话就意味着即便你把数据拿过来,你还得自己去做关联。除了关联以外还有一些必要的信息上面是缺失的,于是又只能手动把数据搞回来以后人肉添加上去。或许你会说,其实这样也不太难,的确如果数据少的话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的数据是我们兄弟单位的起码10倍甚至20倍以上。我们用的是同一套系统,他们觉得没问题,我们可能就问题很大了。反过来说,如果解决了我们这么复杂的问题,他们应该就没什么烦恼了。一开始设计的时候的确是这么期望的,但实际上软件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哪怕是最基础的需求。我们经常被那些不稳定的错误搞得瑟瑟发抖。

仅仅是每个月都要人肉输入的账本而已,居然使用了一年,依然不稳定,依然会有各种奇怪的错误。所以他们这软件是怎么开发的呢?又或者说是他们故意这么干,让我们一直持续的给管理费吗?如果是其它公司,而不是一个店大欺客的浪潮,估计我们早就已经用得很爽了。现在完全是恶心。如果完全由我们自己懂行的人去研究去开发,这些问题不会存在。或许会有其他的问题,那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我们觉得很棘手、我们觉得能解决,但是他们又不给我们解决的问题不会存在。

我的月末纠结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我感觉到某一天我们的系统已经很成熟,又或者说我已经处在那种可有可无状态的时候,我的纠结就会告一段落。但是,要等多少时候才会这样呢?我感觉这是一个无底洞。

2021-08
13

睡觉这件事

By xrspook @ 8:46:50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晚上做完运动就早一点回宿舍,然后洗完澡之后回到办公室,做完数据以后再回宿舍。之所以不像从前那样,如果晚上10点多作业还没结束,我就直接回宿舍,然后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继续工作,是因为现在的数据太多了.用笔记本那个小小的数字键很不方便,而且宿舍的光线不怎么好,长期专注做仔细的工作,眼睛会不舒服,所以我宁愿运动早点结束,然后早点回去洗澡,接着回到办公室干完再走。这样的坏处是出门的时候衣服还在洗衣机里洗,所以回去以后我还得晾衣服,还得做一些睡前的运动。虽然这用不了多少时间,但是花个15分钟还是需要的。很早以前我就是这么干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了不再回到办公室,我选择了在宿舍用笔记本电脑,但那个时候我会在办公室尽可能待到我实在待不下去了再回宿舍。这样的坏处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那就意味着可能我很晚才洗澡,比如说10点30以后,甚至11点以后,如果我真的11点以后再回宿舍洗澡,即便单位的作业很快结束,洗完澡以后头发没干,我还是不能睡觉。

12点之前睡觉就像个梦一样。在偶尔情况之下才能做到,所以当新闻说苏炳坚10年如一日晚上10点之前就睡觉,睡觉的时候关手机,一定程度上我是很羡慕的,因为要做到这样,不仅仅跟自律有关,也跟你的生活和工作有关。我单位的工作在晚上10点的时候还远远没有结束,如果我不是有很高的效率的话,每天晚上估计我得12点30-1点才能睡觉。所以10点就睡觉,对普通人来说就像梦一样。我没有那么高的要求,我只想11点之前就睡觉,但现在这对我来说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已经给自己放宽条件,在12点之前睡觉。有时单位的作业会仁慈一点,11点多一点就真的全部结束了,甚至10点30多一点就结束了,但是作业结束归作业结束。工作干完了,但又到我自己想自由发挥。轻松地看一下视频,但这种事情一旦开始就很难收住,半个小时是起码的,有时会甚至超过一个小时,结果12点之前睡觉又成了屁话。我最害怕自己就是在11点以后突然产生什么新灵感,一旦那样的话,即便我不马上去实施,我也会满脑子那个东西,睡觉的时候想让自己睡着,但实际上脑子却会不自觉地往那件事情上靠。

单位的工作起码11点30才结束,对我来说也是有一定好处的,因为我会赶紧在12点之前也结束每一天我应该做的事。这样的话,每天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根本不想再碰那台手机,所以睡前玩手机,而且玩到不知时候这种事再也不会在我身上发生。以前睡觉之前看一下公众号,看一下视频,不知不觉就耗费了很多时间,现在睡觉之前这些东西已经彻底不存在。

我的生活再次变得非常的单纯,运动工作学习,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迸发出来的强烈下载收藏欲。

2021-07
29

我也不想熬夜

By xrspook @ 8:54:51 归类于: 烂日记

晚上10点30回到办公室,工作要折腾到晚上11点30才算结束,搞完正经事以后去洗了个杯子,回到宿舍晾了个衣服,坐下来以后已经11点50。语记才刚开始,但我已经又困又累,想到语记之后还有平板支撑和俯卧撑,刹那间觉得如果现在可以直接让我躺下睡觉,我可以秒睡着,但显然我还不可以,就像我明明知道单位的东西要折腾到很晚,但我还得扛到那个时候,我还不能不清醒。

前天晚上很屌丝,10点不到半几乎所有作业都结束了,唯独装船的。通常来说11点就应该结束,但实际上那条船晚上9点30过后才开始装。到11点的时候,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因为如果装船要11点停的话,11点之前某个时间就会停止,但是那条船过了11点还在装。我每过几分钟去看一下那个数量,然后我知道了他们是要把那条船彻底装完了才结束。那条船要装1100吨,理论上如果装得足够快,的确可以在凌晨12点之前结束,最终他们也做到了,在12前点前的5分钟结束。但结束这种事他们没有通知我,我只有不断地在那里刷系统,凭我的感觉判断他们什么时候结束。

10点多我就已经在碎碎念那帮小子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11点的时候,我继续碎碎念,虽然我知道那个结束时间肯定不会比12点少多少,但我依然在碎碎念。因为除了碎碎念,我还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因为12点过后他们依然要装船,为什么要纠结着把这条船在12点之前搞完呢?理论上11点就结束战斗实际上就像放屁一样。12点之前跟12点之后彻底是两种不一样的东西,因为跨天了。如果是其它时间段的话,无论你怎么折腾,你甚至可以往后拖延几个小时,但12点这条门槛不能逾越。他们在离12点不到5分钟的时候结束,于是剩下给我可以刷系统的时间就只有5分钟,如果我不能在5分钟里完成所有的话,我将需要进行一个比较复杂的流程才能获得我想要的东西。这一次还好,我还有5分钟上,一次我只有不到20秒。那完全是一个秒杀的节奏!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最后一条记录。我也很牛逼,在4分钟之内就结束了战斗。但那些在操作装船的人最终给出结果已经是第2天的凌晨,00:04。如果我真的等到他们的结果报出才去做的话,没有个15分钟以上是无论如何做不完的,所以这也正是我跟他们的区别。在这些卡脖子的问题上,我必须得超前,否则的话,折腾的人依然是我自己。

上周五去体检,这一次的体检结果很神奇。比如说血液的指标和尿液的指标,几个小时之内结果就出来了。无论是非常普通的血常规还是另外一些听上去比较高大上的血液指标都很快出来了。从前要看到那些指标结果唯有等我们钱都交完了,领到纸质报告的时候才能看到,而这一次广州健康通直接通过微信推送过来。我的异常指标里面有一个偏低的项目。稍微度娘了一下原因,第一条结果就是过度熬夜。如果要我不熬夜,可以给我配置一个夜班统计人员。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和生产班组对应上一个白班一个夜班。哪怕夜班的人跟白班的人需要过一段时间就交换一下,但那起码不用一年365天都是我一个去熬夜。

的确,我对很多东西都会莫名地会感到有兴趣,你甚至可以称之为乱七八糟。我在那些东西上面拼命是我惯常做法。但与此同时我也非常在乎我的工作,所以在工作上我也非常拼命,但是这种拼命不会换来更高的收入,或者升职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会开发更多乱七八糟的兴趣,去转移这种糟糕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的怨气。

2021-07
9

我还得写字

By xrspook @ 8:33:04 归类于: 烂日记

又超过了凌晨12点,从一开始的很难接受,到现在的逆来顺受,我感觉自己已经好像吐槽无力了,单位的东西就是这个样子,如果我不在办公室搞到晚上10点30才回宿舍洗澡的话,后面耽误的时间更久,因为办公室用的是台式机全键盘,而宿舍用的是我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是经典的笔记本电脑布局,没有单独的小键盘,所以敲起数字比较麻烦,幸好的是我买了个双飞燕的鼠标。如果光靠笔记本电脑上面的触摸板,需要的时间更久。之前我用的是戴尔的鼠标,发现好像总不大对劲,用了双飞燕以后一切都好了,无论在什么材质的桌面上都没有问题。以前我总觉得自己敲笔记本电脑的数字键上敲数字很慢,我总是得想一想那个数字应该用什么手指去按,但逆来顺受了,好像我已经养成了条件反射,正常的时候我还是要想一想的,但是当脑子已经有点迷糊的时候,我可以很自然地按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按的。

晚上11点多整那些数的时候,我感觉眼皮已经很重了,我想睡觉。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通常做完单位这些事情之前我在做着各种各样的运动,也说不准到底是哪一种。如果只是单纯跑步还好一点,因为再怎么累都跟手没什么关系。但如果是其它,我真不能保证自己拿笔的时候手不会发抖。敲键盘是没问题的,但是抓笔写字显然那就不像是我的字,好像是我幼儿园又或者是小学时候的字,连我自己都觉得丑,但是手在颤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种颤抖还只是因为我一个人在做运动,而不是进行团体运动。如果某天晚上我打了场篮球,戳了个鱼蛋,而且是右手的话我真不知道那天晚上我该怎么拿笔写字。不只是那一天,之后的好多天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拿笔去写字。意外这种东西不可能避免,戳鱼蛋这种东西也肯定会发生。但我还是要写字,还是要用5根手指一起去敲计算器,这是我的工作!。难道我还能控制自己,即便戳鱼蛋也只能是左手不能右手吗?如果能有那样的控制力,我不如直接控制自己绝对不能戳鱼蛋。也正是因为这样,因为晚上在睡觉之前我还得干一两个小时关于数据的活儿,而且那些活儿是要手写的。所以无论之前我练得多疯狂,无论我练的是什么项目,我都得保证我还能拿笔写字。我已经不记得几年前当我的左手无名指戳鱼蛋以后,我是怎么敲键盘的/但我还记得那次以后我的手指抖了好长时间。戳鱼蛋这种事不是一次就完了。因为戳了一次,还没来得及康复又会有第2次第3次。不打篮球过了好几个月,那个无名指才总算可以稍微正常弯曲,又大概过了半年甚至一年以后,那根手指才算是偶尔勉强地能压个指响,但这个指响只是偶尔的,因为直到现在。说不准什么时候那根手指打压指响的时候依然会觉得痛。这东西毫无疑问地给我留下了的心理阴影,又或者说这种阴影不是我臆想的,而是真实存在能确切感知的。我非常明白这种意外是不可能避免的,我也不可能因为害怕遇到这种意外而不去继续干那些事。我该如何说服自己战胜那些恐惧呢?正是因为有了那一次,所以我才会有万一某天晚上打篮球以后,我的右手中招了,我该如何写字的纠结。以前的业务没有那么繁忙,该写的字我在篮球比赛之前就已经写完了,所以即便要写字,那也是第二天的事,我还有缓冲的时间,但现在我彻底没有。

一个是我的主业,另外一个是我被迫要去玩的副业。谁轻谁重,to be or not to be?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