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
30

我懂她们

By xrspook @ 8:15:43 归类于: 烂日记

无意之中在微博上看了一篇南方窗的长文,说的是某些女孩从小县城里出去读书,最后又考公回到了小县城,结果发现她们所经历的那些,可能根本不是她们想要的。

对老一辈来说,如果在小县城,只有在有编制的地方工作才算是稳定,才算是脸上有光。以她们的学历以及所读学校的名气,她们知道自己很难在大城市混好。可以养活自己,但是要在那里成家之类的,简直是空想,所以她们就只能通过考公,回到小县城。但是小县城的公务员的职位又不是她们想象的那种,一杯茶一张报纸然后上班等下班,总有无数那么多的事情,重重复复、形式主义、除了工作本身还要替领导干不计其数的私活,所有的这些全部都只能默默承担。这些工作,根据她们的描述,随便找一个高中生过去也能做,但是为了那个公务员的职位,她们得通过笔试面试一系列筛选。工资只有那么一点点,饿你不死,但是也没什么希望。虽然说是小县城,物质生活客观条件肯定没有大城市好,但关键是物价水平一点都不比大城市低。对女性来说,当然还有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需要。小县城的有志青年,尤其是男性,如果是出去读书了,出去闯荡了,也就不会回来了。留在小县城的那些可能跟自己差不多,正在从事一些有编制的工作。

结婚讲究门当户,有编制的瞧不起没有编制的,有钱的看不上穷光蛋。某个统计调查发现小县城的编制女性剩得越来越多。所以这可以怎么办呢?在决定到底要往哪里发展?要从事什么工作的时候,家人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会让女孩选择稳定的那个,但是稳定的那个实际上又原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混过去,又或者其实女孩也不想一直在那里混。她们可以接受辛苦,但如果这种辛苦是没有尽头没有结果的呢?

我不知道其他人到底是怎么看的?就我工作的这些年,我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这种东西越发深恶痛绝,可能因为我在体制内,但估计即便我不在这个体制内,也有其它让我厌恶的东西,比如各种小团体。体制内也有各种小团体,只不过我主动忽略而已。

一个普通女孩的人生,应该是怎样的呢?在工作之前,其实我没有认真的想过。快毕业的时候,我就只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能养活自己,不要再给父母负担。虽然那个时候,我隐约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在什么方向努力,但实际上,在生活面前,你毫无选择余地。因为在那个时候,其实人是有点担心的,万一那个选择是空想呢?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别人就能遇到那个人。我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也能轻而易举地沉迷进去和抽身出来。但是我却觉得遇到那个人的概率跟中彩票,而且是头等奖没什么区别,所以为什么别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我来说会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呢?当然,前提是我也从未主动的在这方面发起进攻。

可能对某些人来说,理所当然真的不是理所当然的。

2024-05
23

自相矛盾扯淡

By xrspook @ 8:34:41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我越发觉得,我的某个领导经常说话的时候,准确来说是他要训你的时候总是前言不搭后语。在他的眼里,他永远都是对的,你永远都是错的,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从暗地里、从明面上都表明了我不吃他那一套,我就不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在做某些事的问题上,你可以说了算,但在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问题上,我说了算。在如何做人的问题上,他总觉得我做得不对,我没有为别人着想,尤其是我没有对那些错误、对那些不正确的事视而不见,是我不对。如果某一天我真的成为了那么一个人的话,我自己也接受不了我自己。

比较搞笑的事情是,他一直反复的在强调,你没必要跟大家搞得那么僵,然后我跟他说,不是我搞的僵,是他们做得不对,在他们做得不对这个问题上,我的领导是认同的,因为他也觉得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对,但是他又没有很明确跟我说,要选择视而不见,要附和他们,要跟他们同流合污。你是领导,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我就是一个基层员工,我天天跟他们打交道,跟他们有交集的地方经常出现各种问题,让我根本没办法做好我自己。老是说换位思考,他有没有从我的角度去考虑,我可以怎么做?在别人已经把事情搞砸的前提下,我怎么可能把我自己做好?他所说的那种解决方案就是直接不管,把这个包袱丢给别人,这种做法我不认同。既然我可以再主动一点,去改变这个错误,为什么我要选择撒手不管?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做好,却选择不去做,选择所谓的妥协,这是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风,但这不是我的作风。发现问题我一定会风风火火地把问题暴露出来,但是暴露出来不是重点,重点是怎么可以把那解决,怎么可以杜绝这个问题再次发生。我是这样的人,所以这肯定避免不了跟无数那么多的人产生矛盾。这个单位,有些人又是那种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有问题,即便自己真的有问题,也会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故意犯的人。我为什么要认同这些人?我为什么要妥协于他们的行为?不可能。

接下来他又把他那只是个本科,但年薪拿了百万的儿子作为例子,然后马上被我扔出了一些月薪只有几千块的打工者为例,于是他马上闭嘴了。攀比这种事情,有意义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你儿子有年薪上百万,你自己有这个价吗?接着他又拿他儿子跟单位召回来的研究生对比,你儿子是你生的、是你培养出来的,这没有问题,但那些研究生也是你亲手招回来的,他们有问题难道你没责任?如果你觉得那些研究生那么的不堪,为什么你要把他们召回来,还花那么多钱呢?所以这个领导的思路是处处矛盾的。以前我会选择沉默,但从某一个时点开始,我选择直接告诉他,我不认为你说的是对的。

还有一点就是,其实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舒服,接着他会又会马上话锋一转说别人都觉得你不好,你为什么要这样呢?然后我就会马上接上去跟他说,别人觉得我怎么样不重要,我尽我所能做到最好,让我问心无愧,每天晚上都能安稳睡觉,好好做人,这就够了,别人怎么看,无所谓,反正这个单位的现实也就那样了,我不觉得自己在这个单位会有什么发展,你们那伙人也不会让我有什么发展。我是绝对不会当你们的舔狗。最后这句话我没有在他面前说,但是在他不断重复他那套矛盾的理论的时候,我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对我来说最佳的发泄方式就是发现问题的时候把他们骂一顿,又或者是运动的时候狠狠地忘我一番。至于其他人高不高兴,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别人事情没做好,你不去责怪他,你反倒教训一个把事情做好了,但没有照顾那些把事情没做好的人的自尊心,因而觉得我不会做人。我永远都不做他想我做的那种人。

2024-05
20

被雨水耽误了

By xrspook @ 9:48:56 归类于: 烂日记

周日几乎一整天都没怎么下雨,但就当吃完晚饭我要离开的时候,雨开始下大了。也不算很大,但起码得称呼为中雨或以上,于是我不得不坐在那里等待,等待雨小一点再走。在等待的时候,自然会有各种的焦虑,什么事情都不想做。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知道我肯定赶不上18:35那趟618了,因为那意味着我在17:50分之前就得坐上开往黄埔新港方向的地铁。接近17:40的时候,我还在家里等待着,雨稍微小了一点。如果一路通畅,江海大道中搭上公交车最快7分钟就能到达猎德地铁站,但实际情况是通常等车时间都不只7分钟,而且7分钟是一个极限的速度,正常情况下需要10分钟,路况不太好的时候需要15分钟以上。所以简单来说,就是在猎德地铁站上了开往黄埔新港方向的地铁5号线之前,我都没办法预测出站的时候到底是几点。搭不上18:35的618就意味着下一趟理论上应该是18:50。从当时的情况看来,那一趟也变得比较悬了。再往后的那趟车以前的发车时间是19:12, 但因为已经比较长时间没有搭过那趟车,不知道现在变化成什么样子。

坐在那里等待,什么都做不了,听天由命。广州这边白天的时候没怎么下雨,当东莞那边,从单位的作业情况来说,雨好像一直都没有停过。中午之前去看的时候发现直提的车只出了一台。从中午开始,一直没有开展过直提的作业,这意味着东莞的雨一直没有停下来过。理论上4天就能完成的直提作业,一个星期能搞定已经算一个小奇迹。

天气好的时候,没什么作业,下雨的时候无论是车还是船都堆积在那里,一点办法都没有。快到六一儿童节了,按照往年的经验,理论上应该是闷热的天气,但今年4月下雨下狂了,5月份下得也不轻,之前那个也不知道是什么雨,反正正常情况下龙舟水要来了。为什么所有的雨都需要在我们这里下呢?龙舟水这个东西,以前的经验是泼开水,现在下完雨,在户外吹个风,穿个短袖,你甚至会觉得有点凉。这到底是什么风格呢?我们这里下雨下疯了,肯定意味着中国或者世界的其它地方没有雨,干旱得要死,热浪逼人。广东这边河流的警戒水位一次一又一次亮红灯。山体滑坡、泥石流、洪水。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上新闻。就更不用说那些以前听都没听过的强对流天气,比如居然可以把高层建筑的门窗都吸走。以前也几乎没有听说广州会出现龙卷风,现在冰雹龙卷风好像不时都会出现在我们的警报中,虽然这些东西我都没有亲身经历过。

一直都在下雨,人的心情不好,单位的狗心情也不好。你甚至不需要询问他们,观察他们的眼神,你就能看出他们很不开心。

2024-05
17

得彻底大改了

By xrspook @ 8:24:30 归类于: 烂日记

之前说到了某个Power Query的方案,有两列新增需要填写的部分可能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之前我的理解是,新增的那两列填写的内容跟前面的进出数据对应。如果没有进出,那两列也就没有数据。因为一直以来,在我印象之中。那套表格需要关注的重点就是期初数以及期间的变化数而已。周四下午的某个时点,我突然意识到,其中一列需要填写仓号的那个部分实际上要求的不是那一天的仓号,而是对应有库存的仓号。如果只是很简单一两个仓,那么即便有变动,填写也不会太困难,但是我们单位与这数据相关的仓号有超过20个。哪怕一天变动几个也不得了。因为一个变动就一味着一段时间都在变动。一个需要在A4纸上打印的表格,一个表格里面的某个单元格要填写20多个仓号。首先,就这个填写方式来说,已经是不是给人看的,没人会去看那么密密麻麻的东西,根本就是瞎整。

在我印象之中,以前去做代储监管别人的时候,代储单位很早以前就需要填写仓号这个东西,他们的操作是什么时候变动就什么时候增加或者减少仓号。对他们来说,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同一时间变动多个仓号。他们代储的数量不多,所以涉及的仓号也不多。没有变动的时候,直接一大片合并单元格。变动的期间可能就那几个仓,所以也是合并单元格。总的来说,因为代储单位需要使用的仓房不多,所以还能表达出来,但显然对我来说就不太行,对那些储存大米的单位来说,一个大仓里还得分到不同堆位,采购成本不一样。同一天,可能有多个堆位发生变动,所以我那二十几个仓以每个单元格都填写的方式去处理是不可能的,对那些一个仓房里面有十几个堆位的大米仓来说,更加是会让人发疯。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赶紧给集团公司的相关人员打电话,然后被告知,实际上这个表增加填写内容也是被迫无奈的选择,所以仓房那里实际上并不需要考虑变动这个问题,反正把那个月涉及的所有仓号都写上去就可以了。因为仓号那里主要想考核的内容是那些仓号是不是已备案的账号,有没有把粮食放在别的仓房里,因为如果那样就违反规定了。听到那里的时候,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要把所有仓号都填上去比较容易,首先我要获得期初有库存的仓号,然后把本期有变动的仓号和期初合并,最后做一个去重,我就可以很容易地获取那一大批的仓号。

另外一个需要填写的内容采购成本,既然仓号得这么操作,采购成本理论上也应该是对应那一天库存的平均采购成本。如果所有东西都没有变动,填这个数据完全没有难度,一旦发生变动,这个数据就变成了无解的难题。你要精确算出那个数据要花费很多精力,首先你得把每天出入的那些单价全部都搞清楚,但这只是一个变化数,其它没有变动的你也要获取,打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该怎么办,但是电话挂掉以后,我就想到了可以引用一个期初库存值来解决这个问题。基础数据那里,如果有一个期初库存,也有一个期初采购成本,合并每天进出的变化数就能计算出累计库存以及累计库存值,最后再用一个累计库存值除以一个累计库存,就能得到每天对应的那个总库存的平均采购成本。在有系统的前提下得出这个数据是易如反掌的,但是在纯人肉的操作下,要这么折腾计算,那个数据的准确度基本为零。没有人真的能核算出那个数据到底是不是正确。电话这头的我和电话那头的集团公司相关人员都是这么觉得的。在这个管理办法还没有颁布之前,他们就已经为了这个问题去找过粮食局的人,但是最终的管理办法下来后,发现还是没有把采购成本从每日必须填报的数据里去除。

上面某些人的脑残,真的会让下面那些人没法活。

2024-05
16

上火

By xrspook @ 8:10:39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某一天微博上有人说,她挺羡慕自己的母亲,母亲的工作是一个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准时上下班,还有寒暑两个假期,能规律生活,能规律运动。作者说,她还小的时候,她觉得母亲的这份工作很无聊,但是当她长大以后,她才觉得原来母亲的那份工作真的很好。因为进入到社会以后,你的工作会有无数的未知数,生活和工作渐渐变得分不清。上班时间永远不是理论上的那些,上班或者下班的时候,你脑子里可能依然都是工作的那些事情。所以相对于这些而言,当一个好像非常无聊的图书管理员真的好像非常幸福。

现在我总觉得,工作的某些部分总会让我很上火。虽然我明明知道上火这种东西对自己不好,但我完全没办法控制住不上火。或者有一天当我真的做到了,大概意味着我完全看开了,估计那个时候,我也离退休不远了,但是到底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呢?我不知道。让我非常上火的部分,绝大多数都是与人有交集的那些,那些我不能独独立完成,必须要别人参与的部分。为什么我总是被拖累的那个呢?为什么老是拖累别人的人自己就没有半点的廉耻之心?退一步说,实际上如果都是捆在一条绳子上的人,只会出现两个情况,要不是我拖累别人,要不是别人拖累我。如果我是前者,这一次发生了,这一次结束以后,我就会竭尽全力找原因,然后克服改进,下一次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可能是踩坑的那个。我能控制我自己,但我不能控制别人,别人总是一次又一次在同一个问题上犯错。你一次又一次的揪别人的毛病,每一次都会让我非常上火。为什么你们犯错都要栽在我的手里呢?起码如果犯错的人是我,是你抓到了我的把柄,我不会上火,也不会难过,只会有强烈的改进动力而已。毛病这种东西肯定会有,但一次又一次犯同样的错误,光是一次遇到就让人觉得心烦,经常遇到更加是让人觉得非常愤怒。其他人到底能不能以一种很平和的心态对待这些事情呢?

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老师是很有发言权的,因为当他们批改作业又或者批改试卷的时候,肯定会遇到很多这种问题。他们是如何调整自己,让自己不失控的呢?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居然都会出错?为什么这种错误一次又一次犯?为什么这种毛病很多人都有。一直以来,老师都不是我的志愿,我不喜欢当老师,哪怕是小时候跟其他小孩做游戏的时候。大概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如果真的逼我要当老师,估计没过几天,我就会被那帮学生气得直接上医院。反过来想,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总觉得老师总是发我们的脾气,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老师的老师的脾气不好,但如果反过来,我处在他们的角色上,估计我的脾气会更大。相对而言,他们当时的反应已经很克制了。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得好好向他们学习,才可以让我现在不那么容易上火。

我不是一个愿意躺平的人,但是当你不得不跟一些躺平的人捆绑在一起的时候会让我经常上火,我该如何尽量克服呢?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