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6

从检验员到车工

By xrspook @ 16:35:1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昨天突然跟我讲起,从前她最讨厌当工人,所以她初中毕业报的第一志愿是师范,但不知道为什么师范没有录取她,反而被石油中专录取了。到了石油中专,她被分配到石油检验,总算是不需要当工人。中专毕业以后,她被分配到龙川县。那里的石油厂只有几个烂罐子,而更重要的是那家厂没有女工,接着我妈就被分配到当地最大的国营器械厂。然后,她就成为了一个一线的工人,工种是车工。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我妈是个车工,但是她为什么会成为车工,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直到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全盘托出来了。

从石油检验到生产零件,完全是两件不一样的事。这其中的完美转变,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有身边的人的教导;其次,也有她自己的努力。虽然在那个机械厂有师傅带着她,但实际上教会她更多的是身边来自于轻工学校的学生,而让她真正能上手这份工作的是她的自学。她说那时的中专、大学出来的学生,就能独当一面。中专生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培训就能把工作做好,而大学生到了他们那里,可以把新的理念和技术带入到工厂,改变那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效率。我妈说,当她从那个机械厂回到广州的石油修配厂之后,她才意识到,这边的修配厂比那边低端很多。工人的技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边的人基本上都是通过吸收附近的农民,靠着传帮带,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但师傅实际上也没有经过规范的教育。我妈说,在她的那个年代,中专生已经很了不起,领导知道单位来了个中专生会非常的高兴,当时的中专生和大学生的确配得起这样的期待。当时有名的中转比师范和高中难考很多!家境不好的聪明人都去那里了,能不好吗!

反观现在的大学生到了一个企业以后,能干些什么呢?即便专业对口,但是到工作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很多的未知,而这种未知往往都是通过师傅带徒弟去解答疑惑的。在陈腐的晋升制度里,晋升跟成绩没有必然的关系,反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荣誉会让你升得更快。没有上升的空间,只有一并重复前人做的事,渐渐地,那些人就没有了自主思考,又或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自主思考,工作就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我妈说,当时她工作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虽然读了12年的书,但好像都不知道。所以那个周末她去了附近的新华书店,把相关的书籍都买回来,然后,上班的时候就自己看书学习。看到不懂的时候,就去现场看一下师傅们是怎么做的。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像我妈当年那样,现在的很多企业就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冥冥之中我觉得,我的人生路就像是我妈的一个复刻版。在学生的年代,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医生,或者科学家研究员。但实际上,我到了一个企业当检验员,然后又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工作偏向于统计方面,最后被调到了财务科。相比之下,我的跨专业没有我妈那么遥远。如果我妈当年被调回来的时候,要她再次去做石油检验,估计她仍然可以胜任,但之所以她生命中没有发生这种事,大概又是某个选项出了状况。

我跟我妈的特点是做每一件事都要把它做好,从来不会因为被分配到一个不是我们心仪工种的时候就自暴自弃,得过且过。要做得更好,不是因为别人有要求,而纯粹是因为我们内心想做到,而且我们知道自己一定能做到。

昨天之前,我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她有过这样的人生,这估计叫做命中注定的传承。

2020-07
29

垃圾表格

By xrspook @ 10:49:2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看到一张单,上面的东西几乎没有一样是对的。表格的设置一团糟,里面的数据牛头不对马嘴,简直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填表的。他们到底是如何从一个路人甲,长进到知道该如何填那些表格的呢?为什么他们填那些表的时候不觉得那个表有问题呢?收表格的人看到表格里信息乱七八糟,对不上的他们也没有上心。明明知道错的,也不叫填表的人去改。真的没办法改吗?如果没办法改的话,为什么没有多一个审核人呢?让我觉得最郁闷的是,那个表上面居然没有一个制表人!没有打印出来的名字,也没有手签的名字。要找人负责,应该找谁呢?是因为没有制表人的签名,找人负责的时候不知道找谁,所以谁的脸都不丢吗?!自己的脸不丢,单位的脸丢光了,为什么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呢?外面的审计单位,如果真的翻到这些东西。他们肯定会觉得我们极端好笑。一张这么简单的表上面都错漏百出,其它地方出现幺蛾子太正常了。表里面的数据前后对不上,就更加不用说这张表跟那张表,今年的表跟去年的表能不能衔接,能不能对上。如果这一套东西毫无逻辑可言,这套东西想不出错实在太难了,而且也是根本不可能不出错的,而且出错的东西简直是随机播放,挑战你脑洞的极限。上周我去检查别的单位,同一个数据用在三个地方,三个不同的结果,已经让我很震惊了。一直以来,我们都用昨天我看到的那套莫名其妙的表,要不出错根本是不可能的,出错的效果可能会比上周我去检查的那个单位还要夸张、还要严重。做毫无逻辑可言的事情,即便你再勤快,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你的勤快都不得用在考虑非标上面。没有规则,所有东西都是特例,这工作还怎么进行得了!

在进行blog数据转换的时候,我更加明白到执行标准的重要性。blog是一篇一篇的写出来的,但是,要让一个blog真的体现出价值,必须积累到一定程度。这个积累必须有一定的规则,内容可以天马行空,但是组织方式得有一个套路。哪些元素是一个模式的,哪些地方不能用奇形怪状的符号,这些都是规则,只有把这些规则都严格遵守了,一篇一篇的blog加起来才是一个知识体系。只有每篇blog的内容都符合系统的识别要求,不让系统有歧义处理错误,这些文章叠加起来才能真的起到作用,而不会在往后的使用过程中导致各种瘫痪。我是个标签狂人,我会用你想到想不到的东西做标签。从前我的标签非常五花八门,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号都有。这让我在数据转换过程中尝尽苦头。如果我单纯地只用中文或外文的组合没有问题,因为在数据转换过程中,不会让系统产生歧义。但如果我用了一些我觉得很普通的标点符号,问题就会很大,制造出来的麻烦超乎我想象。这就是规则的重要性,如果当初我知道这些规则,我绝对不会用那些符号作为标题、分类或者标签。我知道了这些东西的危险性,所以我不用了,但我的那些同事,根本不知道他们那个非标表格的危险性,还继续一直套用。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瑟瑟发抖啊!

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工作问题上斤斤计较。随大流是绝大多数人的做法。没有进行拿来主义的经验做法是害人害己的,用之前想一想,就那么难吗?

2020-07
1

神经质

By xrspook @ 15:47:09 归类于: 烂日记

从前我很讨厌月末出现在周末,但现在我发现,原来出现在工作日的月末更加讨厌。当然,如果月末出现在星期天,我星期一要上班,那是最讨厌的。上个月的月末就出现在周二。我总感觉这个星期很太漫长,因为虽然是周二,但实际上已经上了三天的班。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拼凑那些所谓的小长假,与其要拼凑出来,不如直接不放。其实以现在的状况,多放一天的公众假期也没什么问题。如果每个小长假都这样,肯定不行,但如果三天的小长假直接放假,不调休,5天以上的调休,这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为什么我会觉得连续上三天的班很累?首先因为这三天里其中一个是月末,一大堆的事情都堆在月末,另外一个是我们单位自找的麻烦。每个月我们都得去5个地方监管,一个月至少去一回。一个月有30天左右,但是却偏偏等到最后几天才安排去。这样就非常被动,因为要去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起码4个人。月末这种东西对财务来说是很烦恼的,也忙得要死,在这个时候抽人实在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决定。明明每个月除了第一周和最后一周以外中间还有两周,从两周的时间里抽出两天去5个点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偏偏他们总是喜欢把那两天堆砌在最后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的最后两天。

我觉得从前的自己没有那么神经质,月头要交的报表我会在第1天之内完成,绝对不会拖到第2天才交上去,但现在我已经神经质到要在月末的那一天就搞定所有,然后在月初的第1天的一上班就拿去签名,解决所有步骤。这样就意味着我不可能不加班。单位的业务从来不会管你到底是月头还是月末,也不会管你那到底是不是假期。所以就像这个6月的月末,白天没什么作业,但是在下午6点以后却开始装船,装一条不到1000吨的船,到了晚上10点多。通常来说这条船应该只涉及一个仓房,但实际上这条船要调用两个仓房的粮食,于是我就非常被动。即便我把其它所有东西都搞定了,但是这个数确定不下来,最后我的报表以及账本就无法完工。我的神经质迫使着我得等到他们作业完成,然后先搞定当天的数,接着再把月度的数也搞出来。从理论上说,也就是两个数据的变动,无伤大雅,但实际上,大数是由小数构成的,是牵一发则动全身的道理。对我来说无所谓小,对我来说,只有有变动更无变动的区别。我根本不可能奢望他们在月末最后一天少安排作业,尤其是不安排在下午5点以后作业,这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有大船来,情况会更糟糕,他们会作业到晚上11点,那么我就得等到11点过后才能有全套的数据。为什么我要这么逼迫自己呢?我也不知道。大概我觉得我逼迫了自己以后,我赢得的是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我赢得是别人的无可挑剔。我不过是在他们不工作的时间仍然在工作而已。

一个月神经质起码得神经质一次。

2020-06
25

睡觉

By xrspook @ 11:38:2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很困很困,洗完澡9点看视频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很困了,那个50多分钟关于日本的猫的视频,期间我无数次看进度条,希望能快点结束。看完那个视频以后,我的脑子里面除了睡觉已经啥都没有了,当时才10点多一点,我知道单位的数据没那么快出来,头发还没干,虽然已经差不多了,所以我就趴在床上眯了一阵,眯了一段时间以后头发好像干了,于是我就干脆躺下睡觉。我觉得如果单位的作业结束,同事发微信的那个声音能把我吵醒,结果我根本不醒人事。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多。迷迷糊糊之间,我爬起来,把单位的东西搞完,然后睡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那么快就清醒过来,我也不知道我搞完以后为什么回到床上根本不用三秒就再次睡着。为什么我会那么困呢?至今我都没搞明白。平时的空调,我开的是28℃的制冷,但昨天晚上我开的是27℃,全程不觉得冷,早上也不觉得热,感觉非常好。今天是端午节,但却是个星期四。所以我的闹钟还是平时工作日的那个6点20第一个闹钟,闹钟我第一反应是打开支付宝喂鸡,但过了以后我才记得,我应该是6点30那个闹钟才开始喂鸡,因为下一个闹钟是7点整。鸡已经喂了,收不回来了,多10分钟就多10分钟呗。

从昨晚上10点多一点睡到今天接近9点我才起来。真搞不懂我自己为什么能睡那么长时间。在家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但是上班的时候,我早上却不会到该起床的时间仍不省人事。中午的午休或许有些时候我也会进入那种睡不醒。不想起来的状态。但是如果我有个目标,我有些需要完成的任务,我就会快速清醒过来。中午之所以老睡不醒,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拖沓。所以我老是过了中午1点才开始睡觉,如果麻利的话,我完全可以早15甚至20分钟开始。话说回来,午休的时间太长,人也是很难清醒的。有些迷迷糊糊也没什么事干的下午,我甚至会再迷糊个一个多小时。

单位那些小年轻,居然可以晚上八九点就去睡觉,他们觉得很困,所以去睡觉,但是到第二天早上,还是一副没睡醒很累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呢?通常,只有在我不舒服,发烧的时候才会这样,但这种事,毕竟是极少数,但是他们9点没到就睡觉,却是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回。有些人早睡觉,但有些人到凌晨两三点还不睡觉。并不是因为那些人真的不用睡觉,第二天白天,到该上班的时候,找不到人,打电话不通,因为宿舍的手机信号很差。发微信也没有反应,估计是关掉了WiFi,所以该怎么找到人呢?只有去他的房间狂敲门。上班的时候不见人,周末的时候,你更加别想着白天能把他找到。相比于之前那种早睡的人,这种晚睡,而且完全把正常人的时间观念撇一边的人实在非常恶心。前一种人顶多说他们有点特别,后一种人,可以选择的话,千万不要和他们交朋友。

睡觉是人的本能,通过睡觉可以看出一些东西。

2020-06
15

太难了

By xrspook @ 10:52:17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向来非常讨厌临急抱佛脚的人,虽然这句话在学生时代我经常被我妈这么教训。因为那个时候,我实在没有时间兼顾那么多科目。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学生时代,或者也可以不临时抱佛脚,但只是为了某个考试,考试影响的只是你自己一个人的话,抱一抱,即便搞砸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工作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临时抱佛脚这种事,因为通常来说时间都是充裕的,如果时间不充裕,绝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自己没有把握好,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上心。所以要交作业的时候,交不上去。我身上不会发生人家明天来检查,前一天晚上10点有些东西还完全没有准备。这种事情绝对是神经病的,而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肯定是因为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块,后来又被别人要求必须得这么干。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不好,之所以会这样,也不能完全怪别人,为什么自己不多想一些呢?临时抱佛脚这种人,我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拉一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不会理会他们。要背的锅,他们自己去背,不要把我牵扯上。该报的数据早就报了,该检查的东西为什么半年下来你们都不过问。你觉得自己的管理没有问题,你就不要怀疑下面的人,否则不如自己来做。

这个周末我过得相当不愉快。在周末开始之前,我还是有点计划的,我要去某些事,但实际上我想做的事没做成,但是却被别人拖下了坑。这个周末我过得有点忐忑,因为周六早上的基础体温已经有37℃。这就意味着白天的时候我体温会更高。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这跟我大姨妈快来了有关。这么高的体温上街,一旦被测温,我就囧了,半天都解释不清。虽然现在介绍街上的测温基本都不会测额头,而只会测手臂。手臂的温度比额头低很多,外加一出汗温度就更低了。出汗和不出汗,体表的温度是相差不少的。周末两天,我额头的温度基本上都在在37℃以上,但不会超过37.3℃。我周六买了个额温枪,周日就送货到了。我感觉那个东西挺准确,因为我腋下用水银温度计测得的温度也差不多。那个红外额温枪的质量超乎我想象。检测很快,得出的数据很靠谱,只要你的测量方法正确。如果觉得不大对劲,连续多次测试,就可以有更大的把握。

周末的连续了两个早上,我都是被同事气醒了。早上6点半我会有个闹钟,提醒给支付宝蚂蚁庄园喂鸡,但当我打开手机流量以及WiFi,微信就响个不停。因为我那个同事每次都是半夜过了12点才干活。周日早上跟是凌晨4点发数据。幸好我是开飞行模式关WiFi睡觉的人,否则,我岂不是要半夜起来骂人。因为他的描述个他的数据都很不靠谱,看过那些东西,我无名火起三千丈,直接就醒过来了,而且是完全清醒的状态。既然这样,于是我就干脆起来,开始618的各种打卡。618的打卡很累。跟我那个半夜才出没,白天找不到人的同事一起干活更累。618的打卡是我自找的,但是和他共事却是我不得不面对的。从前我不觉得这个人有多极品,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实在觉得他非常恶心。

做个心安理得的正常人就这么难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