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
1

魔幻的11月30日

By xrspook @ 10:10:30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11月30日,这是一个魔幻诡异到极点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月末我都是忙得要死,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全部都遇到了。比如11月29日傍晚靠泊了一条省储的船,30日早上扦样,30日下午检验结果出来可以卸货。这就意味着这条船肯定得做到晚上11点,11点肯定没有卸完,于是月末的数据我至少得等到晚上11点才能全部得到,前提是其它都在这条船结束前结束了。正常情况下再往后,凌晨1点之前能睡觉已经算是个奇迹。之前我已经预测到了这种焦虑,但当你真遇上的时候,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这仅仅是诡异事件的开始,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和同事突然跟我说江泽民去世了。这个消息挺震惊,但是考虑到曾经的领导人现在已经96岁,所以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还记得邓小平去世的那一回,那天早上我像平常那样早起看电视,却看到每个电视台都在播着各种形式的讣告。我还记得那个早上是某次期末考之后,是个阴雨天。这一次江泽民去世,我们刚好遇上寒潮,24小时之内气温骤降,温度湿度都下降剧烈。前一天才冲破30℃,湿度达到90%,而现在湿度直接打了个5折,温度到半夜的时候估计不仅仅是5折那么简单。

最让人觉得意外的是广州多区突然宣布要严格执行二十条,所有临时管控区全部解封。前一次当我看海珠发布的时候,还说要严格执行二十条的精神,下一次当我再看的时候,就发现海珠区那一片已经封了一个多月的区域终于全部解封了。除了高风险区域,整个海珠区都是低风险区域,但起码意味着人和物可以流动,生产也恢复正常了,但这是因为疫情真的好转了吗?我觉得从数字上说不是这样的。每天广州出现的那些社会面感染者数字一直在高位波动。起码我个人觉得那是一个高位,厉害的时候接近三位数,一般般的时候也有50人以上。海珠区那些重点区域,每天的新冠阳性接近7000人,怎么保证这些区域旁边的区域解封了以后不会出现失控扩散呢?当初没有把海珠区这片区域静默下来,没有用一些很强硬的手段封闭,扩散很严重,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以这么说,花了一个多月,效果依旧不是太显著,虽然的确是有效果的。所以现在的放开我感觉就像是给这么长时间这么努力的那些人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他们拼死拼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没日没夜工作,最后换来的居然是突然躺平。管到没法管的时候就直接不管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多年以后,当我们回看个这段经历的时候,不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感受。快下班的时候我妈跟我说,理论上他们今天下午3点到5点要做核酸,但实际上没有做,后来通知不用做了。连续一个多月。天天都要做核酸,突然解封了,没有临时管控区域,低风险区域的人也不用做核酸。大概还有愿检尽检,但是那些大规模的应检尽检没有了。

这真的是一场梦吗?这是愚人节的某个恶作剧吗?最终是大家有病就去看医生,没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真的这样吗?因为据说连时空交集者也不会被判定为密接了。那么也就是说不会有很多黄码了,即便是密接你也可能不用被拉去集中隔离了。在这种貌似躺平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用什么去保护我们的老弱群体呢?

难道现在我们就要做好双十二的血拼计划——人手一台制氧机吗?

2022-11
19

PQ显身手

By xrspook @ 10:11:4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也说不准什么时候问题会向我袭来,比如周五的上午,我正在做着普通的事情,突然就被一个同事叫去了,问我某个关于固定资产的Excel文件到底是什么情况。在我印象之中,我折腾过那个东西,但是具体做了什么,我还真想不起来,因为那是一个非常定制的效果,所以我在那里做了什么我实在不知道,因为完全是根据需求去做某些设定的。明细数据一看就知道肯定就是一开始的表格,但除了那个表格以外,后面的东西是手动输入的还是关联的,我就真不记得了。用的人说那个是关联的,但实际上又好像看不出什么苗头。其中一个肯定是自动生成的,因为那是数据透视表,数据透视表之后,有一个打印的表格。那个东西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打印的表格里又分了两个超级表。后来在折腾另外一个表格部分数据透视列的时候,我才想起打印的那个表格当年是我用Power Query设定过的。跟数据透视表比起来,那个东西更适合用来做列表类的东西,因为原始数据的编号是空值,所以如果有某两条记录完全一致,数据透视表估计就会把他们组合起来。所以当年我就想出了一个用其中一个超级表作为条件录入另外的那个大表作为数据筛选。这样的好处是除了明细表格以外,其它表格的数据都是查询生成的,虽然他们的表达形式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定制式的。

至于后来盘点账之类的东西,实际上就是实物账的某一列要进行透视拆分。他们当时根本就没想过可以怎么实现这个功能。无论是之前的使用者还是现在的接收者,都搞不懂实物账跟盘点账有什么不一样。如果只是要把一列透视,自我感觉应该是很简单的,因为以前我就经常用PQ比做这种事,但现在用起来又好像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结果发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以前我用的那些通常都要对数据进行合并。无论是求和类的还是计数类的,通常以求和类的居多,现在用的是不聚合的功能。最终我想出增加一列。然后以那一列不聚合符号作为透视列的依据,然后我再把那些空的单元格全部用空白填充。这样的话就做到了原始数据在一列里有三个分类,目标数据把那个分类分成了三列,最后的效果要在三列对应的单元格上打上勾。效果就是原始数据某一列全部都有三个分类的其中一个,目标数据每一条数据对应的某个分类都有一个勾。说很容易,做我感觉也是很容易的。要实现这个功能,会有一点点绕。用人的思路考虑就是把一个一维表变成一个二维表,实际上也正是在干这种事情,但因为三个分类的对应单元格显示的不是某个数字,而是某个符号。一般的数据透视表不可能实现,经过一些高级设定后Power Pivot可以实现。如果你要用数据透视表表达课程表,一般的数据透视表是无法实现的,因为数据区域是一个标量,只能是数字,不可能是文字,但是在PP跟PQ可以做到。

我的同事的那种烦恼,在我们的这个单位,大概也就只有我能解答了。也不是说我们这个单位的人的能力不行,但是我估计他们不会在Excel的这两个隐藏高级技能上曾经狠下苦功。

2022-10
15

休假期间的烦恼

By xrspook @ 20:08:42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的手机依赖症到底有多重呢,当我认真起来,当我专注在做某事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我没有任何的依赖症。某次我发现如果我登录了PC微信,但是手机微信却一直没有登出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在电池电量方面微信会消耗很大,甚至超过了显示屏,这意味着我的电量不是因为我主动操作手机消耗的,而是因为微信后台在不断交互数据。于是我就直接主动地把微信踢出局了。上班时间,只要我坐在电脑旁边,我就把微信关掉,这样的话一天下来就能省下很多因为微信数据交互而导致的电量耗费。或许你会说为什么我直接不关掉手机的WiFi呢?因为有些时候我还是要偶尔用一下手机的,比如说用支付宝喂个鸡,又或者去淘宝打一下卡,但是相对微信一天到晚都挂着,操作那些的时间很短。正常情况下都很短,一两分钟之内就能完事,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时候会在上面摸鱼。

微信是一个很作死的存在,因为那个东西让我们变得任何时候都在工作,没有工作时间和非工作时间,没有休息日跟非休息日,比如周五,理论上我休假了,所以我人不在单位,我回家了,但问题是从早上8点多开始微信就响个不停,全部都是跟单位相关的东西。几乎可以这么说,如果我的微信响起的话。95%以上都是因为单位,余下了5%是我妈。之所以工作日上班时间微信的交互量会这么大是因为各个群都在那里噼里啪啦的发相关工作的信息,不仅仅是文字的,可能还有图片的,语音的,又或者是各种链接。除了单位的群会不断地有消息涌入以外,公众号也有很多消息,但是相对于单位的那些消息来说,公众号上面的算不怎么占地方了,因为如果不打开的话,那就只是个标题图片以及文字链接。

休息的时候不断有单位的事情打搅,有些事情还是你必须手边有电脑才能完成的,这就让人很不爽。所以当我的同事说为什么你有年休假,却不休,我可以休吗?我越是不在的时候,越是有这种事情往我身上靠,一点办法都没有。经常会发生的是,我在单位上班,但一天下来没有多少人找我。也没有多少必须马上用电脑解决的问题,但是当我休假的时候,这些东西就扑面而来,这到底是为什么?简单来说就是越怕鬼就越见鬼。很多玩意,如果我在电脑边,如果我正常上班,那就只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那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做到,但如果我在休假,尤其是我在外面。得用手机流量,但电话信号又不太好。外加我身边根本就没有笔记本。那些举手就能完成的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复杂。遇到这种事情可以怎么办呢?最省事的方式就是不休假,于是这就导致了为什么去年10天的年休假到最后截止的时候,我依然没有休完。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可以闲得出来休假。当我去休假的时候,我还得忐忑着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当别人休假的时候你也休假,这再正常不过,但这就意味着到处都有很多人,并不是我想要的状态。当别人在上班,你在休假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感觉才是真正的休假。但这种快乐得建立在我时刻都会有加倍麻烦的风险之上,而且这个概率还不低。

2022-09
27

龙哥

By xrspook @ 8:48:00 归类于: 烂日记

做单签名收单数单做核酸。几件事稍微做完,一个上午就没了,但实际上准确来说事情还没有完全做完,但实在是太多了,即便我马不停蹄也做不完。我跟我的搭档把一周五个工作日分为前两个工作日我收单,后三个工作日她收单,但实际上这远远不是两天跟三天的区区别,因为周一就意味着收单的量是三倍。所以从数字上说是2跟3,实际上是4跟3。如果后三天没有拿船单,全部都得到周一的时候我再去拿,那更加是把7天叠加到一天里面去。不知道是我运气太差还要怎么着,反正好像连续两周都是周五到周日很多船单,周二到周四船单很少。如果所有东西都斤斤计较,这就实在太难了。要让别人自觉去拿单,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如果我指定要她这么干,她也会干。但有时我觉得如果我不指定,她也自觉这么干的话会是一个惊喜,但即便这是一个惊喜,我也不会表示出什么欣喜或者表扬之类,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不活在别人表扬下的孩子。对我来说,做对的事情是理所应当的,做不对事情,那就一定会被责备。即便不是当场发现,事后发现可能会被责备得更厉害。

侥幸心理这种东西是我在高中的时候是我的数学老师披头盖脸让我们放弃这个念头的。龙哥的观点是,你越是抱有侥幸心理,有些东西你搞不懂,你希望卷子上不会遇到,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你越是害怕你就越会遇到。老师肯定会知道什么东西是大家掌握得不太好的,那些东西正好用着拉开差距。如果人人都懂,如果所有东西都只是拼细心的话,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越是搞不懂的东西越是去攻克,我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哪怕这个攻克不是立马就可以开展,哪怕这个攻克得花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攻克这个东西如果有个高人指点一下,可能并不需要太折腾,但是有人指点和完全靠自己的摸索得出结论那种喜悦感不是一个层次的。

有些老师可能你拿某个问题去找他,可能会把他难倒,有些会陷入自己的圈圈,有些会表示自己要回去考虑一下,而有些虽然他不可以马上给你答案,但是他却可以给你很多解题的思路。龙哥就是那种可能他不可以马上给你答案,但是他却可以给你无数条生路的人,问题只是他只给你的那条路到底你能不能走下去。那条路可能漆黑一片,所以你必须有照明工具,那条路看上去可能根本不是路,荆棘满途,你得有砍刀之类的东西,又或者那条路中间有一条河,你可以选择搭桥,你也可以选择其它方式。但无论是哪一种,即便你已经知道了方向,你还是得有工具才能走下去。龙哥他不仅仅是告诉你方向,他还会给你工具,但问题是那个工具你会不会用,用得好不好就是你的事了。他会给你一个万能工具,到必要的时刻,那个东西就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用途,但是你知不知道那个工具可以变化出那些用途呢?你的确知道那能变换成某个形态,但是你的变换到不到位呢?我永远记得学三角函数的时候,龙哥的变幻莫测让我们眼花缭乱。一个东西可以被他玩出千种花样。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年有更多的时间,能有自己的思考,打开就不会被千万个状态迷惑,估计会以自己的方式总结出那些变换的方法,当年的数学就不会学得那么被动了。对高手来说,对天才来说,所有变换的模式都是条件反射,但是对低手来说,对变化的效果越多越乱套,我就属于后面这种人。所以对我来说最恰当的方式还是解决思路,至于遵循思路严格执行这种问题应该交给电脑。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其实我挺喜欢编程。但是要开启编程,没有过硬的计算基础又怎么可能。

学习广度太大,我们就会迷失自我,只是在人云亦云。

2022-09
22

磕磕巴巴

By xrspook @ 9:10:01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晚上感觉没睡好,做了一个晚上的梦,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虽然起来以后几乎已经记得内容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一件好事,所以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是很困的。我以为这种状况手环监测的睡眠质量就一定很糟糕,但是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手环觉得我睡得挺好。所以说手环数据是一回事,自己的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完全按照手环的数据去评定自己,那就不得不怀疑人生了。但话说回来,手环的数据不一定完全不准确,有些时候跟我自身的感觉还是比较类似的。

我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在筹备某一篇统计分析,感觉好像是上个月底就已经在琢磨。一篇统计分析居然花费这么长时间,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少见。通常来说,做好表以后,三天之内我就可以成文,而且完成校对。但这一次从组织数据制作图表再到完成草稿,花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当然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直都被断断续续打断,有些时候根本没办法抽出时间,所以连续好几天都完全没碰。更多时候工作都是只能抽一个下午,甚至一个下午也会经常被打断。就这样本来我敲键盘就已经有点不顺了,外加各种因素,于是乎我就写得更磕磕巴巴了。那种不知道怎么写下去的感觉就像我不会说话,硬是要我说一样。为什么会这样呢?写了那么多年统计分析,我从来没有试过有这种感觉。无论写的是什么东西的统计分析。这一次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原因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沉迷上了高级图表。高级图表这个玩意就是在一个图里面要堆叠好几类数据。起码两类以上。我明明感觉这些东西组合出来应该是某个效果,但实际上当我用Excel去做的时候,出来却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于是我就得边做边去研究实现方法。的确我一开始的设想是正确的,但是要做到那个效果,远远不是平时那样把数据堆出那么简单。为什么我要这般折磨自己呢?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是一个满足于做好一个框架模式以后就永远套数据上去的人,所以我总喜欢突破自己。突破自己看数据的方法,也突破自己展现数据的方法。高级图表的研究我还是比较有兴趣的,但奇怪的是当我码字成文的时候居然会看着屏幕发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但实际上我是知道我要写什么的,但是就是写不出来。情况就好像我要写一篇外语的东西,我知道中文应该是怎样的,但是用外语表述,我却无论如何整不出来。这个感觉实在太糟糕,但幸好不是全篇都这个样子,有些时候还是写得很顺畅的,但可惜的是那些痛快的时光很短。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统计分析这东西,如果说是因为我太久没写,也说不过去,因为以前我的撰写频率也差不多这样,每年几篇而已。上一次大概是在大半年之前。这篇统计分析其实我早有计划,但是却一直没有明确构思。之所以一直往后拖,是因为8月之前所有工作都得我一个人做,我根本抽不出时间做这事。整个人都处在一个疯狂的状态。8月之后新招的人终于来了,所以我总算有了一点点喘息的机会,但是要把一个人从零开始教会,这又得投入不计其数的精力与时间。所以最终我顶多只能在8月末开始这篇东西。太久没看这类分析类的玩意,我毫无感觉。

但总算那篇东西的草稿已完工,余下的是后期的整理校对。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