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
17

好难

By xrspook @ 14:25:27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过去半年来我都没有像过去一周那样说过那么多的话、进行过那么多深入细致的观察与思考。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从上周二开始有几个实习生来我们科室实习,最终我们要从这些人里面挑选一些。因为这样,外加其中一个员工的某件意外事件,进而引发的一连串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让我们4个平时从来没有聚起来说过那么多话的人进行过那么多分析、分享、聚集。这种聚集可能发生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任何的形式。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就拉了个群聊。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一件事,能让我们科室的这4个女人聚在一起讨论过那么多与我们工作生活相关的东西。

以前我觉得招聘这种东西是办公室的事。大概就是走一下流程,进行一下简历的筛选。然后是笔试面试。以前也会有实习生来我们这里实习,但那通常都只是其他科室来一些大三的学生,顺便完成他们的实习任务。我们可以顺便在里面挑一些我们需要的人,如果他们也有留在我们单位的意向,接下来的事情就只是等待那个学生毕业。有时这种事是我们单位自行开展的,但更多时候是总公司统筹安排,虽然要选择哪个学生、哪个学生要选择在哪个库点工作是双方的意愿。在我印象之中,我们就从来没有试过让某个专业院校以外的人在得到我们的offer之前,先在我们这里实习两周。虽然实际上回想当年,我也是被这么招回来的,但是我又跟他们有所不同,因为相对而言我是属于原始股。在我的那个年代,先投简历,然后是面试,接下来按这个单位的要求来实习。笔试不是一个必选项,但现在要进入我们这个单位的话,笔试是必须进行的。从前这个单位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校招、都是到各个招聘会碰运气。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虽然现在我们也会把招聘信息发布在各大院校,但是我们也会把那些信息放在一般的招聘网站,于是这就意味着能看到我们招聘信息的人更多了,我们所能获取到的生源更广泛了。

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实习生在我们的科室实习过,所以在她们到来之前,我没有做过任何确切的准备。到底要给她们安排些什么工作,也不好估算她们得花多长时间才能完成那些事情。不过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到交给她们的就只能是一份任务而不能真的把我手头上的工作分给她们完成,因为这意味着很大的风险,意味着我必然得再次加工。与其这样不如从实际工作中截取其中一部分让他们完成,这样的话我也好把握完成的整体思路以及需要达到的效果。最终我给了她们一道综合大题。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里面到底有多少坑,因为我自己没有准确算过,但是我是知道里面一定是有一些小细节需要注意。我没有期待她们能给我些什么完美结果,因为我更看重的是她们的工作方式。跟结果比起来,我更在意她们到底是如何完成任务的。就这样,我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侦探式的存在,不断地从各种细节之中发现问题。从而发现这个人的能力、态度。让我惊讶的是,之前我从未做过这种事,但原来在做这个的时候我是很有一手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就像水到渠成一样自然。

最终的结果依然让我们4个女人很忐忑。我们已经做出了我们的选择,但万一领导的想法跟我们不一样怎么办呢?如果我们不曾在这个问题上用心的话,领导交给我们什么人我们就怎么用就好,但问题是因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投入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喜好厌恶选择已经出来了,万一那个结果不是我们想要的,接下来该怎么办?

2022-06
12

哪都不敢去

By xrspook @ 20:31:18 归类于: 烂日记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那种自由好像再也不存在了,周六的早上我妈跟我说,她的初中同学约好了啊那天要搭地铁去顺德。她兴奋地跟我说,要不我们也去。我冷冷地回了一句肯定不行,现在去顺德,万一那个地方出现了什么问题,那我又麻烦了。现在这个时候,实在说不准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爆雷。我妈是个退休的,所以即便她和健康码变黄了也无所谓。那顶多意味着她不要四处乱逛了,那些天除了去做核酸,就好好待在家里。但是如果我变黄了,那7天里其中5个工作日就意味着我不能上班,只能用我的假期去顶替。虽然已经在这个单位工作了10年以上,但是我的年假也仅仅只有10天而已,所以如果是黄码又不被扣工资的话,我只有两次机会。因为这种原因而不得不用年假去顶替,就意味着这5天里我只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能去。如果我是在回去上班之前就已经黄了,那么5个工作日我要待在家里。万一我是已经回东莞上班了,在东莞的时候才黄了,我还得在东莞直接待上7天。这7天里每天都只能待在宿舍。同样,5个工作日依然要用年假去抵消,虽然实际上在宿舍的时候我依然干单位的活。因为这种去一趟顺德,惹出了麻烦,单位的领导又会各种抱怨,因为这是非必须的。如果因为我自己去了某些地方不导致黄码,导致无法上班,你已经扣了我工资,但是却依然对我有意见,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挺冤的。为什么我下班以后就不能做我想去做的事情呢?的确很久以前某个单位的文件说过要实行两点一线,开始的时间定了,但这个规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没有人曾经说过确切的时间,也正是因为没有明确的说明,所以这个时间没有尽头。于是这也导致了他们必然会扣除你的年假同时领导也会对你有意见。

理论上8小时以外的时间就是我自己的,既然周末是双休,去哪里、什么时候去也是我自己决定的,但就是因为新冠疫情这个羁绊,让我好长一段时间都如梗在喉,哪里都不敢去。除非接下来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休假,比如说3天以上甚至7天的时间,那么头一两天我还可以去一下,因为即便算起7天来,也只会有比较短时间的影响。

当我们被关在家里的时候,我们想着出门,当我们可以出门的时候,我们就想跑得远一些。当自己所居住的社区已经不能满足要求的时候,我们想到这个城市的其它地方逛一逛,接下来就是到省外到国外,甚至到宇宙之中。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在这个新冠疫情底下,我们那些天马行空的念头全部都变得苍白无力,甚至无法存在。我们一再的缩小那个梦想的圈圈。但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毫无底线地一再降低要求,直到最后没有任何要求。理论上应该由我们自己跑的路,最终都变成了快递小哥,又或者是外卖小哥帮我们跑。

现在这个龙舟水的季节,除了新冠疫情不让你出门以外,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劈头盖脸的狂风暴雨也会让你哪里都去不成。难啊!

2022-05
31

四马分尸

By xrspook @ 10:26:45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到月末我觉得自己都会患上焦虑症。首先是工作上的事情好像永远都做不完,因为的确有很多。

这个月除了工作,令我焦虑的东西有一些是意料之中的,有一些是意料之外的。

我这个月末叠加了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我不想加入,但是却忍不住加入的淘宝618。这么多年这么多次下来,我很讨厌团战这个东西,我很讨厌拉人,但是不拉人连个人赛都玩不下去,这实在太让人绝望了。对我来说,淘宝就只是每天都去种一下树,和我妈两个人合种的话,大概一个月多一点就能种完一棵,然后我们就可以收到两箱水果。还有每天都进去左上角签到打卡,一开始时间会短一点,但现在对我来说已经变成了28天。每天只是进去一下就出来,28天以后就有5块5的红包,而且是无门槛天猫淘宝通用的。就时间精力成本来说,这样拿到5块5,比做618或者双11的那些任务划算多了。但是当618或者双11的任务出来以后,我又忍不住要加入。大概只有当我没有每天都打开淘宝习惯的时候才能彻底戒掉做任务这个毛病。

这个月底除了工作,除了618以外,还有一个野小兽的夏日乐园闯关活动。对我来说那是一个要拼了命死磕的东西,虽然实际上他们的设计不是这样的,他们没想过让你一天之内上两次三次甚至N次课程。30多天的时间完成15次指定课程也就是大概两天一练的节奏,但实际上当你真的踏好节奏两天一练,非常有可能因为这样那样的变故导致你无法完成15次。所以要不天天练,又或者是像我这样一天练N次,拖下去只会让你无法完成任务。5月27日开始到昨天为止,4天我已经搞了8次。之所以这么牛逼,因为我仅仅有一天只练了一次,另外两天各练了两次,而昨天更是破天荒地一次性连续3次,外加参加了一个10分钟多一点的HIIT的课程。一个晚上扔了接近两个小时进去上了4次课,4次课全部三星通过。你说我在拼命嘛,我的确很拼,但是不是最高程度的拼呢?肯定不是。因为我明知我要上很多门课,我不能把体力全部耗在前面,所以我得把体力留到最后。合理分配体力也是一门学问。这样的确可以让我高分通过所有课程,但是这样的训练方式却不是我喜欢的。30分钟也好,45分钟也好,在一门课里面拼尽全力,我才会觉得爽,把自己虐死也就是那不到一个小时的事。现在把训练时间延长到两个小时,我不得不把每次的输出控制在百分之六七十。对我来说,我只想快点搞完这15次指定课程,然后继续上我自己喜欢上的课程。不用天天都在那里动感单车。每天我都觉得左大腿不对劲,但是却不得不天天过度运动。

除了以上三项以外,还有一个米叔新电影《阿辛正传》的宣传杀过来了。之前的宣传说5月29日在他们进行某场板球决赛的时候,《阿辛正传》的预告片就要放出,但是那场板球是印度时间晚上8点开始的,北京时间比印度时间早2.5个小时,也就是开场的时候,我们这边已经是晚上10点30。他们没说是具体什么时候放出预告片,给出的规则是第1次得分以及第2次暂停的时候。板球比赛这种东西什么时候得分我一点概念都没有。虽然看了多么多印度电影,看过不少板球的场面,但实际上我却从来没有看过一场完整的正式板球比赛。不知道预告片什么时候放出,我只知道那一定会很晚,所以等单位的作业结束,我去看了一眼预告片没有出来,然后我就去睡觉了。预告片仅仅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很多歌舞,还有很多相关的花絮之类的东西。米叔对上一部电影《印度暴徒》感觉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印度暴徒》在中国上映的那一年,外婆去世了,之后米叔也一直没有新电影上映。外婆的去世让我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再提到米叔,再提到他的上一部电影,依然会勾起我的往事。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但原来那个痛根本无法痊愈。

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正在被生活中的各种羁绊弄得快四马分尸了。

2022-04
29

摆烂可耻

By xrspook @ 11:06:1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个单位的某些人会那么的躺平、那么的摆烂、那么的得过且过、那么的应付工作,因为一直没有被批评,更不用说处罚。他们一直都这样,他们的工作纯粹是为了满足领导各式各样的要求,仅仅为了完成任务而已。怎么做得好一些不是他们的考虑范围,首先是因为他们没有时间想,其次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他们所做的也仅仅是应付要求。高中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有句很经典的话用来概括学习数学的几个境界——不懂不会,会而不对,对而不全,全而不好。对其它单位来说,他们的规模少,他们的人也少。他们的人员构成远远没有我们这么丰富,所以他们各种能力的储备显然跟我们很有差距。他们其中的有些可能仍然处在最初级的阶段“不懂不会”,只是跟着做,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些稍微好一点,可能可以做到,属于“会而不全”,因为相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业务简单一些。当然这种简单不是绝对的,比如我们单位没有储存大米,而他们有,储存大米有各种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们在这方面一片空白,但是他们已经摸索了好些时间,已经得出了一些心得。在筒仓的储存,在大型机械设备的运行及维护,以及码头的运作与调度方面,我们比他们多太多经验,因为正如我们没有储存大米一样,他们有些库点根本没有码头。

筒仓出入对机械设备要求很高,筒仓储存对他们有些单位来说仅仅是这几年才刚刚起步。他们所处的水平是学习怎么用这些东西,而我们则是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研究怎么提高效率,怎么节省费用,怎么解放人力,怎么提高智能化水平。用我们的优势去跟他们相比,这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如果要在这些方面对比,我们要和国内顶级的物流企业对比,我们要和国内最优秀的散粮码头企业对比。在起点不一样,实力悬殊的较量中占明显优势,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我们当然要知道自己的闪光点,但是让我们一直进步的是我们孜孜不倦地对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不断地琢磨改进。我们要做到最好,但是我们仅仅是“全而不好”。为什么我说不好呢?作为一个这么大的粮食企业,必然得经历非常多的各种检查,这是显而易见的,那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我们要以常态化的心态去对待,但实际上我们现在表现出来的是每次都手忙脚乱、战战兢兢、乱七八糟,毫无组织可言。最要命的是作为门面的自查报告居然一团糟,而这个一团糟还从未被重视过。没有人因为这个被批评,所以这个一团糟的状态一直持续下去。

前几天的新闻里介绍了中国第一位导弹驱逐舰的女舰长。这位神奇女侠说了一句意思大概差不多是这样的话:不是因为她戴了一只价值百万的手表,所以别人觉得她身价百万,她要做到的是,她戴过一只普通的手表,但因为她戴过,所以那只手表价值百万。我非常认同这句话。不是因为我在这个貌似牛逼哄哄的单位工作,所以我就很牛逼,我们每个人要做到的是因为我们都很牛逼,所以这个单位牛逼哄哄。在这个稀奇古怪的单位,到底是谁沾了谁的光我不知道,可能是互相沾光吧,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发光,可能归根到底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摆烂躺平的人一直存在,从未被处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最终那都被我们与生俱来的那些优势闪光掩盖掉了,但是他们的得过且过、侥幸主义的心态给我们埋下了非常大的隐患。我们是一条贼船上的人,但问题是,他们的这些老鼠屎会搞坏我们这锅粥。甚至可以这么说,他们的这种故意不作为,已经不仅仅是工作态度的问题,是道德上的问题了,因为在接受批评的时候,我们是陪同他们一起被丢脸的。一个稍微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一再允许自己犯这种错误?他们就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这些工作态度会拖累别人。

我想视而不见,但是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这么干。

2022-03
22

没办法早睡

By xrspook @ 9:19:02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晚上我很不可思议大概10点30左右就睡觉了。睡觉前半个小时我已经上床,看了一下《罗摩衍那的故事》,然后就睡觉了。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晚上我要在11点之前睡觉,晚上8点多我就得从办公室回宿舍,而且前提是杂七杂八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完,比如说拖地、日志。回宿舍要就只是洗澡、等晾衣服。但实际上每天晚上如果是正常工作日,我接近晚上10点才回宿舍。有时可能更晚一些,这就意味着我洗完澡做完事情以后早就已经过了11点。当我超过11点30才上床,再看一下书,很容易就超过12点。如果要在11点之前睡觉,还有一个我控制不了的因素——说单位的业务的结束时间。在那些忙到飞起来的时候,有可能接近12点才结束,当然这其实概率不高,但是一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正常时候会接近11点结束。如果那天的业务非常多,折腾半个小时,我才能把手头上的事情干完再正常不过。单位早上8点上班,所以正常情况下,我的闹钟是7点10,折腾两下手机,完成必须在那个时候做完的任务,然后7点20起床,吃完早餐回到办公室大概就8点了。每天都有那么一点点差别,因为不同款式的早餐就餐速度会有一点点的区别,比如那个东西很烫的话,我不可能吃得很快,但是如果那个东西已经凉透,我的速度会相当惊人。

当睡眠质的大数据说起大家睡眠时间的分布的时候,我觉得广州的那个时间挺符合我的实际的,因为我大概就是12点左右睡觉,有时会早一点点,但是11点30之前概率不高。11点之前除非非常的偶然,又或者我不舒服,否则几乎不会发生。第2天早上的起床时间,我简直觉得接近8点才起床的四川人简直就是个奇迹。四川人平均8点才起床,意味着那里的人全部都是9点上班的吗?否则的话根本说不过去,我是那种住在宿舍的人,从宿舍到办公室就几分钟,所以不需要考虑通勤时间,但是对一般的上班族来说,通勤时间一个小时很正常。如果宿舍跟工作地点不是在一起的话,单程的通勤时间能控制在15-30分钟已经算非常奇迹了。上班时间回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通勤时间,再回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起床、收拾吃早餐。所以对8点上班的人来说,6点起床很正常。如果要6点起床,睡8个小时,晚上10点就得睡觉,对城市人来说,这怎么可能?

倒不是因为人的控制力很差,而是晚上10点估计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个精力旺盛的高峰期。吃宵夜的才刚刚开始,运动的才刚刚结束,如果晚上10点还得回推一个半个小时不玩手机,那简直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于是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对那些不得不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的穷人来说,他们无论如何无法保证晚上有超过8小时的睡眠时间。他们的食物构成以及休息模式决定了只要他们不处在饥饿的水平,他们就必然意味着要比时间更自由、食物构成更有针对性的有钱人,有更高的肥胖风险。

我没有睡眠障碍,我是能睡且能睡得着的人,但是我的工作和生活没办法给予我那么充裕的睡眠时间。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