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6

装逼加班

By xrspook @ 8:49:12 归类于:烂日记

真搞不懂现在的电商为什么每个节日都可以被他们变成买买买的日子。从前我们只有一个双十一,后来我们有了个双十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618,现在816也有了。816的出现,难道就只是为了跟618倒挂吗?如果说要倒挂的话,是不是也要来个918呢?不知道那些节日是如何出现的,反正电商就是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让你买买买个不停。唯一的遏制方式是把手机丢一边,直接不去看,但即便这样,如果你要用电脑,再加上你清闲的时间很多,没事可干到处乱逛,最终还是会被各大电商掏了腰包。没有闲暇的时间、没有浏览就没有往后的购买,对女人来说,一次浏览意味着接下来无数个小时的纠结。因为当我们看中了一个商品以后,还得到处去比较。要纠结价格,纠结型号,纠结颜色,还得纠结如何凑单。这些纠结的东西加会填满我们所有生活。无论是无聊的时间,还是应该做正经事的时候。

在上班时间,在没完成工作之前,我是不会到处乱逛的。即便有时我已经逛到天涯海角了,只要有工作,我还是会马上回来。至于下班时间,如果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搞定,我会继续把它做完,而不会下班了就真下班,但前提是那是我上班没搞定的。我最讨厌那些晚上九、十点,甚至十一二点给你发个东西。通常我会对那些完全置之不理,因为显然那已经不是工作时间该去整的东西了。如果他们真的想把工作做好,就应该在工作的时候把东西摊出来,而不是神经病一样占用你的时间。之所以这样,以我狭隘的胸襟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故意整你的,遇到这种人,我的做法是不理他们。稍微脑子正常的人都不应该在那种时间折磨别人。如果他们觉得其他人这么折磨他们,他们也要这般折磨我,这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对不起,我就是不吃你们那一套,因为那是不对的。上班的时候在浪费时间,不提高工作效率,只是在那里装模作样地度过那7、8个小时。下班时间给我搞各种下班玩意。我非常蔑视这些人。他们喜欢把生命浪费在这一份所谓工作上面,但我不会这么干。上一代人总跟我说,不要做得太特别,因为枪打出头鸟。但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年代了。温水煮青蛙,一直觉得自己没问题其实就是最大的问题,没办法把自己独立出来,用旁人的眼光去中纵观整个事件,揪出已经出现或者即将出现的问题。这必将导致最后的失败。总觉得之前没错,一直沿用下去就好,实际上是没有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因为得过且过的心态一直占主导,所以当然不存在什么创新精神。从前我还有点忌讳,但现在完全没有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不能拿我怎样。因为他们的传统决定了他们没办法拿我怎样。一方面,我们蔑视他们的潜规则,而另一方面,我在利用他们的潜规则。

开心就好,我把这些都吐槽完毕以后,又可以清空脑袋搞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了。

2019-07
4

该有什么表情?

By xrspook @ 8:26:0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当我随口问今年新招来的小妹妹晚上在宿舍有什么做的时候,她跟我说,她今年要考注会。当时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天以后,我才突然意识到,也许对她来说,这个单位就只是一个中转站,以她的学习能力及考试能力,在两年之内结束战斗是绝对有可能的。我们这个单位能留下一个注会吗?别说我们这个小单位,即便是我们上级的总公司,会计人员里也从来没有过一个有注会头衔。考证最厉害的那个只考到高级,但她已经在几年前去世了。现在的总公司,甚至拿不出一个有中级证的人。但偏偏就在我们新招回来的人里面,有一个要拿下注会的妹妹,而且她完全有能力做到。我该有什么表情呢?从她的角度考虑,这种思路完全没问题。国有单位的压力没那么大,时间比较多,她可以投入到她的学习中,专心考试。这种单位不会让你很富,但是收入和福利肯定是有保证的,而且在这种单位,几乎不会被辞退,这个由我们的体制决定,即便是申请辞职,也需要办很多手续,就更不用说在合同期内不可能随便辞退。还记得几年前,单位的财务科有一个男同事辞职,因为他考到公务员了。现在我所遇的东西,显然要比那个高端得多。但是这非常有可能纯粹是我想多了。考取注会或许只是小妹妹的一个追求,就像从前我要拿下工程师是我小时候开始的一个追求,但估计这个世界上没人像我这样有纯粹的梦想了。跟当工程师比起来,我更希望自己当个科学家或医生什么的,但因为我不是学霸,我尤其讨厌测验考试,所以我没办法通过层层的考核成为那些。

我觉得现在自己的境地有点尴尬,因为我似乎已经预测到了她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花了好些时间和精力培养一个人,但是过不久又得从头再来。但如果换一个方向考虑,或许这是上天安排给我的一次机会,让我从她的身上学到那些我从未接触过的专业东西,同时,我也把我最拿手的技术传授给她,最终我们还是要分开,但起码能实现一个双赢的局面。我从来没想过招一些人回来我自己就可以轻松多少,至今我甚至还没想清楚应该怎么划分我的工作,让她去承担其中的一部分。一直以来,我觉得我所做的东西是一个完整的流程,如何才能把某那些东西拆分开来呢?我总不能让他一直闲在那里。倒不是因为只是我做她不做,我心理不平衡,而是因为这么干的话,反而会让她觉得留在这里没意思,又或者被领导看到影响不好。我总觉得,人活在世上,如果要轻松一些,不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而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提升自己上面,谁说1+1必定等于2呢,如果加出负数该怎么办?

还记得招人的时候,领导还美滋滋地跟我说找了个文静的小妹妹给我,叫我不要欺负她,他们为什么就觉得我会欺负她呢?我是那总会把所有责任都丢在她身上不管的人吗?还是说他们觉得我什么都不愿意分出去,让她无所适从。

我无需教一个学霸该如何学习,但或许我可以让她重新感知这个世界很大,我们可以做很多杂七杂八的事,做这些东西不一定会影响我们的主业。非主流的经历会帮助我们在主流的道路上走得更好,但是那种效果可能不像西药那般立竿见影,而是会像中药那样缓慢长效。

2019-06
4

羁绊

By xrspook @ 8:20:43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宿舍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昨天把那些10年来的数据整理出来的图表贴到Word里以后,没什么感觉吧。把东西贴过去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少?第二个感觉是,怎么没什么亮点。平时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写的东西都是一年内甚至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原因,我还可以绞尽脑汁想一想,但过去10年,我根本就不记得那许多东西的来龙去脉。更何况中间有几年,我把统计工作交给了别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在这个单位,但是因为工种不一样,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上心。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大概是从2013年秋天开始跑步的,到2015年左右的时候状态到达巅峰。我是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这份工作的,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我的跑步激情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不干统计的那几年,有些时候的确很忙,但有些时候我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之中,可能是研究运动编排,可能是分析各种伤病的缘由以及解决办法。如果当时我有统计这个包袱的话,大概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那么一根筋地投入到疯狂的运动之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几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返老还童,甚至可以这么说,当我真正年纪轻轻的时候都没有过那样的精力和体力。

现在我的状态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懒惰所以不想动,还是因为心里面有各种数据的牵挂,所以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全情投入了。当时对我来说,上班就是在歇,下班是在疯狂的运动。而现在,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单位的那些数据,有可能因为业务太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钻自己的牛角尖。就像当年对运动的疯狂投入一样,现在我对数据也是,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在数据方面投入的时间多了,运动的时间自然就会被碾压。缺乏运动的人,其实脑子是不好使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真正让我可以放轻松的不是去睡个觉,而是进行一次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运动。但现在,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么尽兴了,因为可能运动过后我还得拿起笔和纸,还得继续敲键盘,做平时苦逼的事情。如果我过于努力,拿着笔的手在抖或者敲键盘的时候手指不听使唤,那真不行。

真心想回到过去,那个黄金的时代,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我人可以早起去晨跑,即便我人能跑18公里到达大元帅府,然后在10:30之前去麦当劳,但我再也没办法把续杯的咖啡带给家里的外婆了。

2019-05
24

内部混乱

By xrspook @ 10:00:52 归类于:烂日记

这几天感觉老是睡不醒,总是非常困,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我的确睡得比较晚,都是晚上11:30之后才睡觉,有时甚至超过了12:00。之所以这样,我也说不准到底是为什么,在家里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整的,反正很多灵感我都是10:00过后才有,在单位,没超过8:30才开始跑步已经算是很早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其中一个原因有可能是这几天我一直都沉浸在统计分析这个调调里,只要那个东西的初稿没写完,我就放不下那个包袱。虽然就现在来说,那篇东西是无论如何不能定稿的,因为数据还不全,但如果我要等到数据全部出来了再去写的话,我个人觉得那就太迟了,因为那时才开始操作,估计得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之后才能交作业,对我来说那是不可接受的,我认为数据全部出来以后三天之内就得交作业。没有人强迫我必须得这么干,但是我觉得就应该这样,只有这样,那份东西才有新鲜的热度,否则放凉了,谁都不记得了,谁都会觉得无所谓。

他们没有给我额外的工资去完成这份东西,同时,无论我把它做成怎么样,他们也不会扣我的钱汇给我加工资,但之所以我会那么投入去干其中一个原因是如果这个东西做好了,或许往后我们的工作就不会那么被动。我这里说的是被动,并不是轻松,或许在总结了这一次的经验以后,往后我们要在流程上进行更全面更深入的参与或者监督。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多做一点事可以让我们避免犯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而那种错误,就今年而言,对我们来说很多都是躺着中枪的。一直以来的惯例,都是这样,但实际上那样的做法真正用各种规律去公证衡量的话,并不正确。也就只有跳出那个习惯的框框,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重新审视,我们才可以把自己纠正过来,这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对我们来说,可能以后要管同样大的一盘棋,但我们的参与度就可能要比现在更大、监督覆盖范围也要更全面。也不完全是因为害怕过来检查的人会揪住我们的毛病,而是因为只有这样做到了,我们才可以问心无愧。如果自己已经想得很全面、做的很周到,但别人还是觉得不满意,我们也可以觉得无憾了。但显然,就我们现在的管理模式而言,我们离问心无愧还差非常远。尤其是我们团队里面的某些人所犯的那些错误简直让人觉得完全没办法接受,完全让人想象不出来,他居然能做出那样的事。而且,他犯的错误还不只是一时半刻,是一直以来都犯错误,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没问题,而昨天发现了的问题更加是让所有人都觉得无语。于是大家开始反问自己,为什么他有权利去做那种事,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没有人去管或者投诉?接下来的那个问题就是,他这样一个脑子经常进水的人,到底是如何爬到他现在那个位置的?从前我没跳出那个框框的时候,我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但现在,我知道得越多,跟所有人的关联越多,我发现的问题自然就会多如牛毛。

我们总是觉得,别人的东西会比我们好,但实际上,再好的单位再厉害的团队,关起门其实可能里面都是一团乱账。

2019-05
17

做我想做

By xrspook @ 10:24:15 归类于:烂日记

无论东西什么时候做,终归还是要做的,所以如果做这些事只是我一个做的话,根本无所谓上班时间或者下班时间,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把摸鱼和工作的时间混搭在一起,真正做到了自由分配。闲的时候上班时间在摸鱼,多事干的时候下班时间也在上班,而从来没有拿过他们一分钱。而之所以这样,倒不是因为我有多高的觉悟,有多强的责任心,只是因为我对某些东西感兴趣而已。从性质上说那完全是我的工作,但是我就是想知道那种规律是怎样的,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以前我一直觉得当人们把工作和兴趣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人就会变得无比强大。现在在不知不觉之中我貌似正在一步一步地朝着这个目标迈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从来没有人强迫过我必须去做些什么,而我又有有一些可掌控的时间。如果时间和精力仅仅够应付完成任务,那么我觉得这样的安排是人无论如何不会有进步空间。一方面有可能是因为那个人完全只是在浪费时间,浪费他自己的生命,赖死在某份工作上混日子。所以即便工作效率可以提高,工作质量可以提升,他也不努力。其次是因为上面领导布置的事情太多,而人的能力也就只能那样了,所以仅仅够完成工作,想再进一步思考或者改进,除非你把私人时间牺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是工作态度不好或者工作效率低下的问题,而是整个体系没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底气。不是所有领导都会有放风筝的觉悟,当然这种“放纵”肯定不能用在所有人身上。底谁有那个自觉性能把控好这种空间,这就很考验领导的眼光,有这两个都恰到好处才能出一些奇迹的效果。

至少要做到怀才不遇是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准则之一。别人有没有发现我那是他们的问题,我做的事不是为了被他们发现,而纯粹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如果我的努力方向刚好是他们需要的,当然一拍即合。但有些时候即便你们的步调是一致,可能好长一段时间你仍然不被发现或者被故意打压。幸好我是那种一直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人,所以年纪越大奇怪的性格越强烈。以前我还会有点在意别人怎么看我,但现在我彻底不去思考那个东西了。我只是在做好我想做好的事。而通常每次我就只能专注在某一件事上面,所以虽然另外一些事其实我也需要兼顾,比如说运动,但我就会把我是我重中之重的东西放在一边。当我专注在数据上的时候我一整天都可以一动不动,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完全可以听而不闻。不是所有人都具备这种特性可以抗干扰,但也正是因为我每次只会专注在一件事上,所以要我做那些同时要干很多事,虽然每件事都比较容易的活儿的时候我会出现一些脾气暴躁的不良反应。

能找到恰当的人去完成恰当的事其实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过去10年里,我花了好长的时间去等待被他们发现。同时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在寻找我自己。

Page 1 of 26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