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
1

干活

By xrspook @ 22:40:04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的第1天果然我又不得不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工作。月末、年末所有东西叠加在一起,虽然我已经没有遇到什么幺蛾子了,但是依然花了不少时间。总的来说我觉得2021年年末的那些数据获取过程还算比较顺利的。经过这一年的调试以后,我觉得有些东西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再加一些判断,这样的话我获取数据的时候就可以更便捷,另外一些之前我有些想法要快速实现的功能,实际上一年下来几乎没有用到,又或者说根本没有用到,所以在2022年就没有必要继续背着那个包袱。自己制定规则,执行一段时间检验这个规则到底好不好,最终决定要不要对这个规则进行修正。没有时间的积累,这种东西根本做不了。没有用心去考虑,这个也不可能发生。

别人工作也就只是为了应付上面交办的任务,而我则从来觉得完成上面交办的工作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而已,应该轻而易举就能做到,虽然有些时候会比较繁琐,但是那个并不是让我觉得工作让我快乐的原因。我之所以会觉得工作让我着迷,是因为我自己完全陷了进去,我在那里脑洞大开,做我想做的事。当我想做的事跟上面的意图一致的时候,效果会非常完美,但是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工作的时候不去思考为什么要做这些?为什么要这样做?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的回答通常是上面叫我做我就做,上面说要这样做我就这样做。至于怎么做才更好,这个问题根本不由得我去选,即便我觉得好上面觉得不好还是不能干。我觉得这样的思路纯粹只是在推卸责任,这种人是不可能在工作上有所作为的。因为他完全处在一个迷糊的状态。万一上面叫你做的事是不对的呢?万一这种方法是很不靠谱的,但明明又有另外一些很靠谱的办法呢?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间上面会突然问你,你觉得这个工作可以怎么改进。那个时候你该如何回答呢?当然,如果你回答得头头是道,这就意味着可能大批量的任务会朝你汹涌而来,你肩上的责任更多。可能会有很多的项目,也有可能要去很多地方出差,非常有可能你不得不面对一些之前你从未遇到过的问题。最让人绝望的是,即便你比别人多做很多,但实际上到手的那个钱还是差不多。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你还愿意主动迈出第一步吗?

于是这又带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到底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我们不为工作活着,我们为生活活着,但生活需要钱,钱来源于工作。所以实际上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某些网友会一直很厌倦工作。当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他们也一样厌倦学习吗?对我来说,跟生活中的其它比起来,工作在我人生中占的比例更大。不开玩笑的说,我觉得毕业以后工作在我生命中占的比例绝对是大部分的,虽然我也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如果人生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做自己厌倦的事,日子还怎么过?反过来说,人生中有可能大部分的时间不在工作吗?

2021年那21天灵魂出窍式的出差让我深切的明白到,工作可能很霸道,生活中的其他东西,那些曾经觉得不可能放下的东西,原来不是非如此不可。

2021-12
31

心事重重

By xrspook @ 8:23:5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要去打球,但从3楼走到1楼才发现没带球场的钥匙,所以不得不回去拿钥匙。钥匙拿好了,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才记起自己没带腰包。没带腰包的后果是什么呢?非常有可能我打球的时候我无法随身带手机,所以那些步数全部都废掉了,唯一能尝试而且必须得成功的是我把手机塞到紧身裤后腰的口袋里。幸好昨天我穿了一条有口袋的裤子,但问题是那个口袋能不能塞得下那么大的智能手机呢?如果裤子的口袋是在大腿右侧的,如果那是一条长裤,通常都能塞得下。显然我从来没试过在那条紧身裤的那个口袋里塞手机,因为我曾经试过,好像不太行,因为没带腰包,所以不行也得行。最后我成功地把手机塞了进去,一开始感觉怪怪的,有异物感,虽然那条裤子有松紧带,但我还是怕手机太重,会让我不得不过一段时间就得提裤子,但显然我想太多了,因为我不是一个瘦的人,而且只要出汗了,裤子和大腿贴合在一起,没那么容易掉裤子。去打球的时候丢三落四这种事对我来说偶尔会发生,这主要取决于去打球的时候,我有没有在想其它事情,比如说昨天我的脑子里就一直在想着某件事。去打球的时候在想,打球的时候也在想。三分球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的脑子总算清空了,但是只是清空了一小段时间,其余时候我依然在想那件事。

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去打球呢?实际上当你把所有精力都用在那个上面的时候,你就可以自然的忘却某些东西,又或者说你不可能真的放下,但起码你有那么一些时间可以按个暂停键。这是我让自己从一件事里解脱出来的技巧。你或许会说,这算不算是一种逃避呢?我觉得,这算是一种留给自己一点空间,当我把自己变成了局外人再去思考这件事的时候,或许会有一些特殊的解决方案。某些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当然我不能保证每次都有神奇的效果。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今年这个年末好像真的好难过,12月一个坎,1月一个坎,2月一个坎,连续三个月连续三轮惊心动魄。但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因为我们被竞价交易这种东西绑架了,被那些客户绑架了。还记得不知道哪次检查,过来检查的人说竞价交易相对公平,邀标那种东西说不准会有什么猫腻。以前我也这么觉得,但今年经历过这些东西以后,我觉得邀标有可能是我们得益,但是竞价交易,我们非常有可能很受伤。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一直以来总公司都没有非常严格执行合同。合同制定出来肯定是为了保护双方的利益,但问题是你一再让步,没有底线地让步,最终就导致客户完全吃透了你特点,于是他们就在那里我行我素。如果可以你好我也好,当然最完美,但某些情况是大家都觉得很受伤,客户觉得他赚的钱少了,而我们所要承受的后果更加是不可估量。如果客户意识到,如果我们真不行了,他们也就少了一个可赚钱的地方,他们仍然会这样欺负我们吗?

不知道上面的人到底拿了多少好处,反正我们这些基层的人一直很被动,一直非常被动。

2021-12
25

高速推进

By xrspook @ 11:43:0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简直不知道这一周到底是如何做的。做了图标,也整除了最终7000多字,接近8000字的分析。那的确还需要仔细微调,但是总体架构和主要内容也就那样,我用了三天多的时间。我运气很好,这三天多里我没有受到太多的干扰,做完平时那些日常工作以后就可以开始了。然后我又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把自己的年终总结也写了出来,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写,但是每到年终总结的时候,总不得不欲言又止,因为篇幅有限,的确我把那东西粘过去的时候,可以把字体搞小一点,但是这又何苦呢,始终要读出来。东西写得越多读得越痛苦,而且不知道是谁做的先例,从去年开始,在开始批判大会之前就要把年终总结先交上去。平时还可以把那很长的文字跳着来读,但交上去以后所有问题都被暴露出来了。最终结论就是要读多少就写多少,不想读的部分就不要写,啰嗦的东西也要删掉,所以我觉得年终总结这个东西是我写得最卡顿的文章,经常是写了一大段话以后觉得还是不要说的好,又或者是写了前半句觉得表述有问题,于是重来。其它时候从来不会发生这种事,无论是在写日常日志的时候还是写专业的文章的时候。因为我的思路不会被打断,我不需要思考别人会怎么看待这个东西。写我自己日志的时候,我就是主角,我想怎样写就怎么写,流水账也好,中心思想散漫也好,那都是我个人的喜好。至于专业的东西,在写之前就已经理好所有的思路。框架定下来了,逻辑定下来了,然后就是在恰当的地方填东西,看到什么就填什么,填到某个位置觉得需要继续扩展就赶紧收集资料。正常情况下,收集资料应该在动笔之前就已经完成,但是也不排除到了某个部分才发现需要用其它资料继续扩充。

但总算2021年的年终总结我写完了,也不管那到底好不好,反正年终奖多少又或者说他们要不要奖励你跟年终总结写得怎样没有半毛钱关系。年终总结写的再好,别人的却不理会那个东西,所有努力都是徒劳,而且我一年所做的事又怎么只是年终总结上所写的那么一丁点呢。我还做了很多,做了很多对我自己或者对我身边的人很有用的东西,但是却不适合在单位的工作的年终总结上表达出来,但那些东西恰恰是我觉得最有代表性的,最能体现我价值的部分。当个人的兴趣而工作能融为一体,当然很好,但现在我觉得不融为一体也没什么所谓,只要你还能做到能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对得起你拿到手的工资就已经足够了。因为我发现原来现在的年轻人非常容易对某些东西失去兴趣,万一失去兴趣的是工作的话。后果非常不堪设想。不过话说回来。其实真没多少人会为工作那么拼命,所以这个单位能招到我这种死心塌地的人,他们真的很幸运。别人的变心是正常现象,我的死心塌地非常不正常吗?对与错我觉得不重要,我根本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那只会让我觉得不爽。

既然认真做事可以让我感到快乐的话,当我不爽的时候,我专心致志做某事也就得了。

2021-12
15

终于爆炸了

By xrspook @ 8:34:40 归类于: 烂日记

该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即将发生,其实这东西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已经考虑过。还记得某一年我跟我妈在某次搭车去芳村的路上,我们就已经在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已经不记得那一次是去石围塘还是去滘口的花卉市场,可以肯定的是当时的花卉市场还在滘口车站旁,而不是现在的那个地方。那些事情肯定会发生,只是迟早的问题。

我们这个单位肯定可以留住人,但是一些我们感觉上很厉害的人,我们不可能把他们留住。你凭什么去留住这些这么厉害的人呢?我不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所以我没走,因为我习惯了安逸。当我一心都只在工作上,我根本没有时间去精力考虑其他东西。包括跳槽,包括跳到哪里去。显然我不是那种到了某个年龄就一心想着结婚生孩子,建立家庭,然后跟工作完全脱节的人。相反我觉得自己估计是那种一辈子都不结婚,把一辈子的所有都花费在我的兴趣爱好以及工作上。因为我就是个这么变态的人,所以我明白我不能要求别人和我一样变态,如果人人都这么变态,我的这种变态也就没有半点特色可言了。

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次是我们再次经历,我不禁要问。到底我们顶多能留住怎样的人呢?的确在招人的时候我们会到各个学校去碰运气,各个学校的人也会来我们这里找机会。好不容易我们找到个合适的,但是合适的人可能手里远远不只有我们这一张牌,即便他真的选择了这里,也不过可能只是个暂时落脚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很厉害的人跟我们所想的东西可能根本从来没有同款过。他们来我们这里可能只是一个过渡,又或者是一开始时候他们没想过是过渡,但是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们会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又或者这份工作不能让他们有成就感,再或者是这份工作跟他们所期望的某些东西有冲突。如果所有东西都未曾开始,也就无所谓伤害,但是有些东西已经成为了习惯,现在又得把它分离开来,显然就很痛。现在我已经感觉到这种痛了,虽然实际上那种真正的痛大概在两个月之后才会真正爆发。这种痛其实大概两年前我已经预测到,现在才发生,其实跟我一开始料想的那个周期比较雷同。当时最坏打算是这种痛一年之后就会发生,而在不久之前我又把这种痛定位为大概会推迟1-2年也就是现在算起的一年之后。为什么这件事会来得如此的突然呢,我搞不懂,大概得找当事人聊一下才能知道原因。

本来统计就只有我一个人去做,后来变成了两个人,不久之后又会重新变为我一个人,但是现在跟当前增加人手时的工作量已经不能同日而语。现在起码是当年的双倍甚至三倍以上。这就是我所痛的原因。但是痛归痛,我知道自己还是能扛得过来,只是不知道这种临时的扛到底要持续多长时间?

2021-12
12

人算不如天算

By xrspook @ 12:20:31 归类于: 烂日记

9-10月的时候我拼死拼活地抓紧时间学《西班牙语初学者手册》,希望自己能在2021年里把那本书学完,结果我还是没办法做到。就只剩下最后两三个单元了,但是10月下旬开始连续不断的出差让我彻底梦想破灭。按照正常进度,如果时间充裕,大概两个星期我就可以完成一个单元,所以只剩下两三个单元的话,还剩下两个半月,我是可以做到的,但问题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曾经有想过把书带在身边,路上也学习,但是经历过第一次出差以后,我根本不敢那么干了,因为我没有时间,我也没有精力。

就花在路途上的时间而言,第一次出差是用的最多的。我们一起共同经历了好几个500公里。第二次出差,一头一尾两段花的时间非常长,其它时候大概车程就一个小时左右,短途的话可能30分钟,长途的话也不会超过两个小时。第三次出差相比于前两次来说,坐车时间已经算温和很多了,连一个500公里都没有,最长的那一段大概就只有300多公里。唯一不同的是前两次出差都是租车,都是专职司机,最后这一次出差是粮食局自己的司机。专职司机不会给你抱怨什么,但粮食局自己的司机,而且是一个很年轻的司机,所以他不时就会埋怨他不想开这么辛苦的车。

第一次出差毫无准备,想都没想过我要在车上办公,而实际上在车上办公得最多的也是在第一次出差的时候。第二次出差,我真怕我得自己一个人打滴滴到蕉岭,所以我准备好了充电宝,但是那一次我却没有用过。那个充电宝是我很多年前买的,充电比较慢,所以在第三次出差之前我买了新的充电宝,虽然容量只有之前的一半,但是充电速度快了接近一倍。因为有了之前车上办公的经历,所以第三次出差我准备好了USB便携灯,以防在天黑车里没灯光的情况下我可以照亮我工作的区域。

USB的便携灯没用到。新的充电宝我自己也没用到,但是充电宝却借给了两个人,所以那个快充的充电宝以及那个专门用来装快充充电宝的那个便携包真的起到了作用。我想不明白那种手机电量只有5%,甚至只有1%电量的人,为什么居然还不慌张?别说剩下5%,如果我的电量只剩下50%,我就已经开始在那里不淡定了,当电量降到30%以下,我必定要找地方充电,无论以什么方式,可能到达一个什么地方就赶紧找个插座补充一下能量。之所以手机电量剩下不到10%都不紧张,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即便手机没电也没什么,但是这完全是天真的想法,因为现在无论去到哪里都得要查看你的健康码。即便你不需要用手机工作,但是进入某个场所,又或者去服务站上个厕所,你依然要带上你的智能手机,没电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是从前,如果现在不处在疫情防控期间,的确手机没电也没什么,但现在我们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手机没电。也就更不用说,其实让手机的电量完全耗尽,是一个伤害手机电池的行为。

不知不觉之间,我已经放下了西班牙语学习接近两个月了。之前攒了好几个月,才好不容易积累回来的一点感觉现在又好像变得有点荡然无存。同样让我觉得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还有我挣扎了好几个月才让自己重拾当年的身材、体脂状况以及运动习惯,仅仅过去一个多月,我又不得不把那些都还回去了。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工作这件事这么残忍。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