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12

有空就多回来看看

By xrspook @ 9:27:50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在离开外婆家的时候,她说了一句:“有空就多回来看看。”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通常这种事大家是说不出口的。只有第三者才能把这句话讲出来,虽然这是事实。如果话由当事人讲出来。我们会觉得好意思吗?!当外婆还年轻一点的时候,她不会讲这句话,虽然她心里就是这个意思。都说返老还童,到了一定程度,老人家的口就变得毫无遮拦。我觉得这反而是件好事。被告知这句话了,我们又能怎么做呢?我妈笑着回答一句:“我每天都回来。”的确,我妈每天都回外婆家,因为要给保姆和外婆买菜。之所以外婆说出这句话是因为姨妈好几天都没回去了,因为她要去做一个微创的卵巢切除手术。如果大家一直都在,外婆不会说这句话,但是因为她大女儿好几天都不见人了,所以她就蹦出了这一句。

有些时候,我真的觉得,现在成家以后,大家就分家了。一个家庭/家族不住在一起,老人家自己住,这很奇怪、很不恰当。父母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然后你飞走了,到他们年老时需要你照顾,你却连人影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鬼?也许你会说,欧美都这样的,但是我会说,那为什么亚洲国家不这样呢?这些东西,我觉得还是依照国情比较好,依照我们的传统比较好。毕竟欧美国家的那种独立一定程度上在我们国家也不存在。我一直觉得,无论是影视作品还是文学作品,欧美那边的人情味始终没有亚洲这边这么浓的。人情味是个好东西,我们不能荒废。如果我们一直有和外婆住在一起的话,外婆不会说出这种话。,当她还年轻一点的时候,她选择一个人住,她觉得那样比较自由,但现在如果再让她选择的话,估计她就不这么认为了。虽然清醒的时候,她仍然知道现在的自己比较麻烦,如果跟女儿们一起住会拖累她们。

人生说白了就是一个互相拖累的过程。不是你需要我就是我需要你,两者都不需要、平等相处的日子很短。甚至对某些人来说,平等根本就不复存在。读书的时候、开始工作的时候需要家人的支持,当自己赚到钱以后就开始打造自己的家庭,然后把以前的那个家丢一边。为什么我们还小的时候父母会无条件地养育我们,但当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很多却选择视而不见?!钱能解决很多问题,养老金以及老年福利的确可以解决很多基本的问题,但心灵层面的需求没办法用钱去满足。你可以每个月丢几万块钱到老人那里,然后为他们请几个保姆,配备一切高端的仪器设备,但是他们想要的不过是见你一面而已,见一见那个从前他们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孩子,但这些一定程度上却变得非常的奢侈。见了一面以后还想多见几面,因为天知道有生之年还能见上多少回。我们生活在这个社会,实际上我们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我们总是跟别人有意无意地建立了某些关系。

我是那种向来不善于长期维持某些后期建立关系的人,估计在往后的日子里,我要努力的改变这个了。

2018-03
13

寻找南园四街

By xrspook @ 10:36: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的梦非常神奇,里面的主角除了我以外还有外公外婆,另外还有两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鬼。很确切地,我梦到鬼了!但是他们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他们也想帮助我们,而我们也只想可以帮助别人。梦里的外婆身手矫健,不止走路很快,而且跳跃动作还非常灵敏。

梦的主要内容是某些殡仪馆的人员要到南园四街去收某个已经过世的人的尸体,但是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南园四街到底在哪里,于是我就跟外婆随着我上一次在南园新村逛的时候的记忆去寻找南园四街。在我印象之中,的确是有南园四街,但是那条街跟其它比起来只有非常短的一段。从西向东,南园新村的主干道分别是南园大街一街二街三街以及康公街,四街位于三街和康公街之间。我很确切地觉得,四街是存在的,但是那早已被人遗忘了。我跟外婆就像探险一样在南园大街寻找南园四街。我们一起路过很多地方,记得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外婆好奇地问那些东西是不是陶瓷的,并用手去摸。我觉得她那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我一看就知道那是纸做的。外婆知道那是纸做的以后完全没兴趣了。那些纸像白报纸,那些饰物是可以3D展开的。其中有一盏非常精致的纸火水灯,我很久都没见过火水灯了!但这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外婆跟我说,其它都不好,光有这个就足够了。那些东西像是纸扎品,她在暗示我往后只需烧那个给她?我和外婆来到了一个多层迷宫,虽然那也算不上是个迷宫。我们从上面走楼梯下去,从下面的某个洞里钻出来。外婆走在那里的身手啊,我自愧不如。与其说那是个迷宫,不如说那是个立体的街心建筑。但为什么下部出口是个要钻过去的洞,而且还湿湿的,我搞不懂。

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南园四街,回到南园大街和南园直街的交汇处,外婆想跟殡仪馆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了,但殡仪馆的人说他们找了3天都没找到,那个尸体已经放在那个地方3天了!我于心不忍,于是一个人又继续回去找。我又回到康公街和南园三街的交界处,我记得我就是在那个地方看到过一块小小的牌子,标明了南园四街在那里,那里貌似是个老人活动中心,因为有人在里面打麻将打扑克之类的。站在那个点上,我向右回头一望,发现了一栋貌似危房的东西,那栋建筑非常破旧,完全处在飘摇之中。房子外部有脚手架,但那都已经烂烂的了。要进入那栋房子和旁边正常房子之间的通道并不容易。通过仔细打量以后我站到了一个视线比较好的位置,隐隐约约地看到破旧房子上有个蓝色搪瓷牌写着“四街”,四街前面应该还有“南园”,但因为锈蚀严重我实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在蓝色搪瓷路牌旁边的一片墙上,写着“二十七号”,难道说这就是南园四街的二十七号?那栋破旧得完全不成样子的房子里真的有人居住?没人知道南园四街在哪里,但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给殡仪馆说南园四街有个老人在三天前去世了,需要他们去处理呢?那种破败被遗忘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我总算大概找到了传说中的南园四街!

故事打断于我找到了南园四街之后,往后就轮到外公出场开始新的部分。

离清明节还有大半个月,为什么我已经在做这种梦呢???

2018-03
3

周六

By xrspook @ 21:30:2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星期六,我照常去了外婆家,但跟往常不一样的是吃了个午饭我和我妈就走了。我们去了逛街,先是去了东站的宜家家私,然后去了猎头的迪卡侬。去东站的时候也顺便去了东方宝泰的吉之岛,在里面买了个菠萝,因为较早之前去家乐福的时候看到都乐的菠萝29块8 500克,但是吉之岛只需要11块8就有一整个。天知道为什么家乐福和吉之岛的都乐菠萝价格相差那么远。除了价格相差很大以外,菠萝的数量也相差很大。同样有明显区别的是吉之岛的都乐菠萝可以现场为你分切,服务态度相当好。但在家乐福,即便愿意给你切开,那个价格可能买菠萝的人可能要排长长的队伍等分切。买完菠萝以后,我们在吉之岛里面的某个餐区把一整个菠萝吃完。

其实昨天我已经一个人去逛过猎德的迪卡侬,但今天和我妈又去了一遍,我依然什么都没买,但是我妈买了差三毛钱满一百块钱的一套衣服。价格不合适尺码不合适,我感觉我跟迪卡侬仿佛渐行渐远了。晚上回到家以后,我们是煮面吃的。感觉这真的是周六吗?平时我们的周六都不是这样的。平时的周六我们会在外婆家吃两顿饭。晚上吃过晚饭再离开。但因为从上星期开始,给外婆请了一个24小时的保姆,所以我妈觉得终于不用长时间都呆在外婆家了。于是,她又可以想去哪里逛就去哪里逛。今年70岁的她就像回到了从前五六十岁的样子。但即便是外婆生活还能自理的前十几二十年,周六我们也是吃完晚饭再离开的。当时并不是因为觉得外婆必须时刻有人照料,而是因为觉得周六或者说休息日就应该多陪陪老人。虽然那个时候所谓的晚上再走也是中午吃过午饭就去逛,然后到傍晚的时候再回去吃晚饭。你能从老人的脸上看出当你说不吃饭就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就会从高兴的脸色变成不爽。现在我还太年轻,我还没有觉得团聚有多么让人感到兴奋和高兴。哪怕只是最简单的吃一顿饭或者呆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也不做也总比亲人不在身边好。大概对外婆来说,我们就是她现实生活中的全部期待。如果我有幸到达她那个年龄,我还能对生活有什么期待呢?基本上已经不能自主出门,也不能控制生活中某些很简单的东西。唯一还有主动权的大概就只是别人吃饭的时候问你要不要,你可以有两个选择。当她还年轻的时候,她是生活中的主导,她命令所有人做她想要他们做的事。但现在,一切都反过来了。怎么才能接受这个一点都不愉快的转变呢?如果是我的话,一定有非常强烈的抗拒心理,外婆其实也是这样,不过她在恰当的时候才表现出来,更多时候她把那些不满意藏了起来。

当你能感受到老人的可怜与可悲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年轻时为了钱而各种喜怒哀乐是多么低级的行为。

2018-02
19

寻访石围塘

By xrspook @ 21:42:5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一个人去我一直都很想去的石围塘火车站。去之前我已经看过地图,大概知道那在哪里,但实际上也正是因为我看了地图,所以我知道完全按照那个来,要到达那个地方需要走一段比较神奇的路。结果嘛,我真的到达了那个地方,但是却跟我想象中区别很大。如果不是按照地图来,大概我很容易就能找到那个火车站,但也正是因为我在地图上看的位置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深入到了一些地图导航不了的地方,看到了某些如果我直接就找到达目的地,却看不到的风光。那些东西是我希望看到的,比火车站本身更让我着迷。

芳村一直以来对我来说都是个比较神奇的地方,因为去那里的机会很少,但是那里却留给我一些很不平常的记忆。记得两次去芳村都是和妈妈一起,因为当时外婆的单位还没有加入社保,但是那个单位已经破产了。老人们的福利和医药费报销之类的,都要回那个单位。记忆之中,第一次去那个地方走的那条路是在两排仓库之间。第二次去的那个地方比较好找,因为就在芳村大道。后来再也没去过了,因为经过多方努力,那个单位终于把很多的老人推上了社保。所以,芳村给我的记忆跟其它广州老城区不一样。芳村也有老地方,但是它不像西关,可能有上百甚至几百年的历史。它也不像东山,有小资的情调。海珠的感觉是东山跟西关之间,两种风格都有。芳村给我的感觉是有很多很多仓库。无论是滨江路还是沿江路,整个河岸都几乎可以连通走完,但芳村不一样,虽然芳村也有很长的河岸,但现在的芳村河岸线上还遍布着很多码头。有石围塘那样的各种货运都有,有专用的粮食码头,也有其它集装箱。滨江路沿江路准确来说已经成为了城市的一部分,是观光路线之一,但是芳村的河岸,一半以上还继续着货运码头的功能。

我误打误撞闯进了石围塘的小巷小街,里面的风光简直让我大吃一惊。我从来都没有走进过那种小巷。一条街大多只有十几米,然后就要拐弯。里面的房子都是金字顶的平房,只有一层,都有一定的岁月了,外观看上去不算太烂,但是挺破败,让我觉得神奇的是里面居然还住着人家,而且不是零星几户,是一路都有人住。这种风格我从来没遇到过,无论是在城中村还是西关。那种破旧之中仍有人烟的感觉,让我仿佛时光倒流。最后,我到达了石围塘码头旁边的石围塘车站,理论上那是应该是一个客运站,所以我应该能看到一些站台之类的东西,但实际上却没有。中间有一大片围起来的铁路工地。大概那片地方曾几何时真的是个车站。车站没看到,但可能是车站的候车区我看到了,而且我非常有可能看到了当年车站的公厕。不知道我看到的那个公厕有多长的历史,但是从那个标志看来,即便几十年前不是这样,现在我看到的也可能是在原址上重建的。路过那个地方的时候,我还真有点需要,进去以后,简直把我震惊得无话可说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公厕肯定是粪坑型的,但是粪坑全部满了,里面的粪便堆成了山我却完全没料到。到底最后那些是什么时候添加上去的,已经很难说,因为虽然里面的状况很不堪,但却没有苍蝇之类的飞来飞去。既然这个地方的公厕没人清理,为什么不直接把公厕的门给封住呢?今天我看到的那壮观的公厕,是我过去30年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所以,石围塘车站旁边大概也很有历史的公厕实成为了我今天最深刻的印象。

在广州的大街小巷,如果要找从前那种搪瓷的路牌或门牌会有点困难,但是在石围塘找那些东西,只是抬头间那么简单。那个地方仿佛被城市遗忘了。虽然这么说,但里面的手机信号非常好。石围塘那个迷一样的地方,我还会去。希望下次再去的时候还能让我震惊。

广三铁路一边是石围塘一边是山村,高德地图本来导航我从山村进去,但是我却人肉觉得从石围塘进去会比较近。结果我中招了。虽然只隔着一条铁路,山村这边的状况比石围塘好很多,虽然同样都是有很多老房子,但起码山村这边的金字顶房子是两层的,而且街巷规划也比石围塘好。

今天我用双脚和摩拜在芳村大道这边逗了一大圈。206路车从石围塘站下车,然后就开始一直向东南,最终到达鹤洞大桥下的鹤洞码头,然后过渡到对面海珠区的白蚬壳码头。其实到达鹤洞码头的时候,我并不确定那里还有没有得过渡。如果没有,我就只能踩着摩拜一路上坡,到达花地大道坐69路车回家。从前好长时间,我都一直住在鹤洞大桥的东边,但今天我终于到达了鹤洞大桥西边的桥脚。

过去,父母们口中的芳村一直都不是一个好地方,但今天我觉得芳村真的很神奇。对我来说,那是一个有点记忆,但实际上,却很陌生的地方,我必须再去!

2018-02
10

不好

By xrspook @ 22:26:18 归类于:烂日记

人也好狗也好,一定程度上二者是相通的。比如说你跟他们有联系的时候,当你看着他们,他们也会看着你,当你靠近他们,他们甚至会过来用鼻子或口之类的与你接触。相反,如果你叫他们,或者你希望他们看着你的时候,他们却扭转头不看你,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有时我会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我叫她的时候,她会盯着我看的小狗,现在我叫她的时候,她却歪着头,不正面看我。至于另外一只,他从来都处在有点疯狂的状态,所以当我想让他看着我的时候,他却不看我,是正常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我不知道,虽然我觉得这种转变不太好。另外一些从前她们是从来不会向我靠近,盯着我看的,但现在她们会那么干了,而且还看得不一般的认真。她看着你,你自然也会看着他,我们在互相宠爱着对方。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外婆早早就吃完了,余下三个人继续吃,但我们吃的时候,外婆没有看着面前的饭菜或者看着我们三个人,而是歪着头,看着门口。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今天我所看到的东西,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不太正常的。电视机和门口处在相反的方向。按照我的思路,吃完饭理论上是应该盯着电视机看,而不是看着外面什么都没有的门口。看着门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外婆期待着某些东西,或许是某个人的到来。但实际上,除了正在吃饭的我们三个以外,极少外人会过来。另一个解释是外婆已经有点糊涂了,她把门的方向当做是屋里。无论是哪种情况,显然这都不是什么好事。要如何扭转这种局面呢?我觉得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是跟她说话,而不是我们三个人自己说自己的,让她只有旁听的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说的东西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把新电视买回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希望外婆会被电视吸引过去。那里有变化的图像,也有熟悉的声音,起码会让她不那么孤单,但显然长期以来都没有电视,已经让他习惯了不和那个东西在一起。电视在播,外婆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电视也好,其他人的说话也好,仿佛跟她毫无关系。我觉得这种状态很可怜,但是却没什么办法。因为我向来不是那种善于沟通的人,我的家人也几乎没有善于做这种事的。还记得从前,外婆每天都很迷恋电视的时候,每次回去,她都会跟我说某个电视剧的剧情怎么怎么样,以及好不好看。虽然对她来说,电视台播的电视剧她都没有说不好看的,但起码那个时候,她还会给我复述剧情。我没办法回答她好不好看,因为我根本不看那个电视剧。对我来说,看电视几乎就只有看新闻,其它时候我看电视要不是看体育比赛,要不是看纪录片,跟外婆看的电视剧没有任何交集。当我还小,我们还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记忆之中我们就从来没有交流过电视剧好不好看,也没有评论过中间的剧情如何。大概因为我们心里都知道,如果能坐得下来一直看的话,估计都已经默认我们喜欢那个东西,又或者除了那个选择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的了。

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看,这样的状态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局内人,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变。

Page 1 of 1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