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
14

少年重生

By xrspook @ 8:28:38 归类于: 烂日记

洗完澡还没来得及坐下,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超过了凌晨12点,又是一个晚睡,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超过晚上11点30才从办公室回宿舍,随便洗个澡以后妥妥的超过了12点,虽然我觉得自己洗澡已经飞快,但是我洗澡的步骤最后还得包括把洗手间的拖地,虽然耗不了多少时间。但正是因为有这个操作,所以基本上每次从洗手间出来我都是全湿的,就像没洗过澡一样。我只是在自己屁那么点大的宿舍洗手间这么干,但是全天下无数个家庭无论洗手间有多大,总是会有个家人做这种收尾的工作。跟他们比起来,我这又算是什么?之前我可一直都没有想象过他们做完这些收尾工作,虽然洗完澡,但是从洗手间出来会是个什么状态,或许某些人不像我这样随便一弄就浑身大汗。

在同一个地方用同一台跑步机,而且还加快了速度。10公里之后,配速步频提升的前提下,心率下降了,无论是机器上显示的数据还是我自己的感觉,这是一个好的兆头。本来40分钟的HIIT,先被我加了10分钟的kickboxing,昨天晚上我又把10分钟的力量训练,但是结束的时候我却依然觉得自己生龙活虎,累什么的根本不存在。跟一两个月前的自己相比。可能肉眼的差别不太明显,但是内在反映出来的东西已经足够让我兴奋,这才是我想要的自己。几年前的我也正是现在这种可以敢于挑战任何东西的状态。痛什么的,累什么的,都只是暂时的,喘过了一口气,过上10分钟,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我确信我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接下来的一两天。酸得个死去活来,让我不得不记住自己曾经做过某些运动。这种活力四射的年轻感觉真好。就是因为年轻,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累,所以非常容易会过量,但是过量这种东西只要不是一次就结束,而是慢慢地加上去,总会有适应的那一天。过去这一两个月,我一个星期最多只做一次那套HIIT,但是我真切地能感觉到一次比一次状态好,直到昨天我把全套加长版一口气干掉了。这野心有点大,但我还能承受得起。毕竟当年是我觉得40分钟好像不够意思,才最终把那加到了一个小时。

星期天的晚上在家里我自己房间的床上往天花板扔篮球,当时我觉得右臂就像开挂了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星期一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那种感觉不是肌肉酸痛,而是那种骨头某个地方有点涩涩的卡住。但我觉得那应该跟骨头没什么关系,所以星期一的早上我抹了一次扶他林,因为我知道星期一的晚上我要在跑步机上跑个10K,如果右肩膀持续那种感觉的话,10K下来的摆臂,我必死无疑。要用起扶他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东西今年5月就过期了。那一支扶他林是外婆最后的日子里,从医院里开的。因为她老是在说浑身痛,于是医生就给她开了那个,一开就很多,外婆走了以后还剩下不少没用过的。我知道伏特林在缓解肌肉酸痛方面很有效。还记得某一年春节之前我在外婆家用砂盆擂糯米糕。第一天没搞完,第二天还得继续,当时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是我去操刀,而不是外婆,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外婆年纪已经大了,有段时间她肩膀使不出劲。第一天结束回家的时候,我已经觉得手臂不是自己的了,那是我第一次涂扶他林,结果第2天早上我好像一点事都没有了,所以我知道那个东西非常靠谱。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依赖药物。尤其是在缓解酸痛方面。我宁愿用身体去代谢那些堆积的乳酸。星期一晚上的那个10K,我感觉挺好,摆臂不痛苦,左边一点问题没有,右边肩膀有一点点感觉,但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从前跑10K或者更长距离的时候我也会这样。所以这真的是扶他林起效了吗?反正用过一次以后,那个东西又继续躺回了我的抽屉。备在抽屉里是有必要的,但说起使用频率,那可能是几年或者10年以上都不碰一次的节奏。

大概从上个周末开始,我发现自己好像又会写字了,尤其是当我扔完15-30分钟篮球以后我的右手一点都不抖,抓笔很有力,感觉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那种感觉实在太神奇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变化突然就发生了,之前那种手软无力,写字的时候不自觉抖的那种状态刹那间就消失。我觉得人体真的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存在。你说不准痛什么时候就会发生,但是你也预料不到痛什么时候会突然就没了。

逆天这种东西不是靠嘴皮子瞎掰的,而是身体确确实实的感受。当你真的逆天的时候,那种美滋滋的畅快感,无以言表。

打不死的少年重生了!

2021-05
31

煎熬着

By xrspook @ 22:58:0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是我穗康码变黄的第3天,我感觉那个东西就没有再变回去的意思了,到底什么时候才变回去呢?没人知道,理论上说明那里写只要检测是阴性,穗康码就会自动变回去,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昨天我妈跟我说,她去家里附近的利口福买早餐的时候人家要求她出示穗康码,看到是黄色就直接不让她进了,然后我妈把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也给她看,那个店员经过了一系列的照相以后,才允许她进去购物。所以黄色的穗康码到底有多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呢?我不知道现在广州有多少人的穗康码是黄色的,难道在荔湾区出没过的人穗康码都是黄色吗?又或者是其实荔湾区几乎所有人穗康码都是黄色的?但是这说不过去啊!如果我要去搭地铁,我展示出黄色的穗康码,肯定又是不让我进的,所以回家这个东西变成了很遥远的事。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一觉醒来,都会有新的变化,肯定又是开了一个发布会,可能又是有什么凌晨通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东西跟打仗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问题只是跟我们战斗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而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大炮子弹。

昨天凌晨广州的海珠区和越秀区都已经宣布了要进行全员的核酸检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核酸检测可能一轮不能解决问题,起码要2-3轮。重点区域的人已经检测了多少次核酸呢?只有他们知道。重点区域的人,尤其是中风点地区的人,估计得一天一次。在这种疫情面前,什么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上班到岗一定程度上已经变得不再可能,如果没有经过去年的磨练,线上上课也很难实现,在一定程度上,经过这一年多以来的纠结好像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事实。在这种东西面前,我们除了努力配合、相信我们的国家以外,别无他选。

广州这个城市现在仅仅只有几例确诊和十几例的无症状感染者尚且要这样。看看国外那些每天新增成百上千例新冠肺炎的国家。他们的管理者对他们的群众做过些什么呢?

去年我就觉得这个新冠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谁好谁不好,高下立分。从前我一直都不觉得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有多么的糟糕,但这一次以后我彻底的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能做到这样,这必须依赖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如果我根本没有那个技术,我也没有那个财力的话,即便我有多好的心都做不了好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难处,还记得外婆曾经跟我说,她当过富人也当过穷人,见过那些钱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她都尝过了。我觉得外婆认为她的晚年算是非常不错了。起码不需要像年轻一样漂泊在船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仅够糊口。有时我会觉得外婆有些时候会怀念她从前当老板娘的日子。那时候好像外公和他的兄弟开了一个铺子,请了几个工人。虽然外婆从未跟我说过,那个铺子生意到底怎样。外公是骑单车的能手,他会开车也会开船,算盘打得尤其厉害。但即便是能力这么强的人,这么努力勤快地为生活奔波,也仅仅只能让家人过活。如果给他换一个生活的时代,情况可能很不一样。外公主外,外婆主内,外婆是做菜的无名高手,同时整理生活中的所有家务也都非常了得。他俩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把情爱这种东西挂在嘴边。一直以来我都对他们尊敬崇拜。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榜样。

希望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噩梦已结束,美梦开始了。

2021-04
11

重游沙园市场

By xrspook @ 21:38:13 归类于: 烂日记

从前,在我心目之中,市场就只有万松园跟沙园,其它的也是市场,但是远远没有这两个市场给我那么深的影响。沙园市场从前在我家附近,但实际上我的家人不经常去那里买菜,但是我知道那个市场很大。至于东西跟其它地方比起来是不是很便宜我不知道。知道万松园市场,是因为外婆家就在附近,她每天都要去买菜。为什么会每天都要去买菜,不是一次性就买很多,不用天天去呢?首先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家里没有冰箱,即便后来有了冰箱,那个冰箱也不大,不可能存很多天的东西。那个冰箱是一个小冰箱,是单门的,可想而知那有多小。冰箱很小,所以不可能像现在的人那样存很多菜。市场就在家对面,为什么不天天去买菜呢?大概当时的人觉得,当天买回来当天做的东西才新鲜。鱼我们不会自己宰,但鸡鸭这东西,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一定不是从外面直接买宰好的回来,而是在某个地方养着好几只,大概到年三十那天宰一部分,然后留下一些年初二再宰。万松园市场还在,但是现在的这个万松园市场已经跟从前有很大区别了。沙园市场还在,昨天我跟我妈去了沙园市场,我感觉跟从前比起来,那里的时间好像流得慢一些。之所以有这种感觉,大概是因为其实相对于万松园市场来说,我不太熟悉沙园市场,其次是因为我真的很久都没去沙园市场了。

在其他人的眼中,沙园市场简直就是个圣地般的存在,因为跟广州的很多市场比起来,那里的东西非常便宜。之所以很便宜,是因为那里的档口非常多。在我记忆之中,从前沙园市场的规模没现在这么大,昨天我见到的沙园市场有一大个区域主要是卖三鸟的,一大个区域主要是卖海鲜的,一大块区域主要是买猪肉的,一大块区域主要是买蔬菜的。其它市场的占地面积就只有其中一块区域那么大,可想而知,沙园市场聚集了多少当铺,也正是因为聚集的数量足够多。摊位之间的竞争很激烈,价格自然也就下去了。在我记忆之中,沙园市场从前除了一些固定的档口以外还有一些流动摊贩,而且流动摊贩的数量还很多,昨天去的时候我觉得流动摊贩少了很多,固定的档口数量惊人。

昨天我跟我妈说要去沙园市场的时候,她还埋怨我到那个地方还真不知道如何买齐她想要的东西。她不过是想买一束去拜山的鲜花而已。最终我们用同样的价格,买到了漂亮很多的花。进入沙园市场之前,她吃到了她梦寐以求的臭草绿豆沙。她吃的是绿豆沙,我吃的是红豆沙,红豆沙真的很沙,而且里面有强烈的陈皮味,价格只需4块钱,在广州其它地方不可能吃到。因为量很大,味道很正,那家店很小,络绎不绝进去的都是附近的街坊,尤其是老人家。当我妈知道那里有臭草绿豆沙,而且吃到浓浓的臭草的味道的时候,她太开心得像个孩子。星期五那天我妈买了一块猪肉煲汤,那块肉要30块钱一斤,但昨天在沙园市场,同样的猪肉只需要23块钱一斤,于是她赶紧又买了一块。全广州的人都知道,沙园市场是个神奇的地方,我妈不可能不知道,因为她从前偶尔也会去那里买菜,但因为太久没去,她大概已经忘记了那里的神奇。

小时候我很讨厌去市场,因为地上总是湿漉漉的,我很喜欢去逛百货商店,因为那里有空调,而且商品琳琅满目,后来我非常喜欢去逛超市。但现在超市也好,购物广场也好,见多了,好像无论在哪里也都那几个店,也都卖那些东西,厌倦了。经典传统的那些市场反而给我新鲜感。

2021-03
30

没有,就是没有

By xrspook @ 8:34:49 归类于: 烂日记

终于语记从春节的红色色又回到了经典的蓝配色。我一直都不喜欢红黑色,因为我用的是暗黑模式,红黑出来的效果有点恐怖,而且他们做的暗黑模式好奇怪,鲸鱼商城你所有东西都会很暗很暗,效果就像直接在上面加了一块灰色的滤镜。他们要不要这么懒惰呢?那块滤镜做得过于明显,于是你连商品本身都看不清了。所以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做测试的人根本没想过用户会在暗黑模式之下访问那个商城,因为如果他们哪怕测试过的话,就会觉得他们现在做的效果实在完全不可以接受,又或者是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用的是苹果测试,于是他们不知道安卓上的效果很糟糕。不知道为什么,暗黑模式之下,我还是比较喜欢语记的蓝黑配色,大概因为蓝色才是海洋的感觉,才是鲸鱼的感觉,红色的鲸鱼那是因为已经熟了吗?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的偏见,我总觉得语记的红黑配色让我想起了某些恐怖的东西。理论上红黑也能做出喜庆的效果,但实际上,他们给我的不是那种感觉。他们什么都没改,只是改了个配色而已,我觉得挺难接受。所以是不是以后能有这么个选项,即便有春节的红黑皮肤,也可以让用户选择要不要更换。毕竟支付宝就是蓝色的,微信就是绿色的,无论过什么节,给钱的时候,他们依然是他们自己的颜色,不会把什么红色搞在上面,尤其是微信的logo,支付宝的logo或许还会为各种节日加上一点标语,但是微信一直都那样。在我心目中,语记就是鲸鱼,鲸鱼就是蓝色的,为什么他们要把鲸鱼变成红色的呢?红色底中的鲸鱼就像是在火山的熔岩里游泳,显然那是不合理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app的logo以及配色,我也可以吐槽这么久。

昨天同事告诉我今年单位又搞篮球比赛了,对上一次篮球比赛是2018年,为什么我会居然记得这个年份呢?因为那一年在路上我一直都在搞TOH,去的路上再搞,到达梅州在搞,回来的路上也在搞,但显然今年我不会搞了,因为科技上网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我已经没有出去瞎逛,然后把资源带回来的那种热心劲了,而且米叔今年的那部印度版《阿甘正传》也说不准能不能上映。那一年的夏天我一直忙于做各种预告片翻译,也记得那一年的圣诞,那部电影在印度上映,第二年的年初在中国上映。我把那个电影刷了三遍以后就没怎么留意了,也是在同一年,也就是2019年初,外婆去世。外婆在我把电影刷了三遍以后才去世,也正是因为她的离开,让我在刷三遍之后就再也没有对这部电影有太多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部电影的排片很少,因为那个时段竞争很激烈,而且离过年没几天了。春节档的电影一上映,这部电影几乎可以这么说,很快就消失了,没在大家心目中留下什么印象就离我们而去。因为我记得外婆走的那年是2019年,所以反推一年上的篮球比赛是2018年。

2018年我们的三期已经开始,那一年我们把篮球场拆了,开始在原来篮球场的地方建一栋接待楼。三年过去,现在楼建好了,但是我们的篮球场还只是在我们的梦里。如果项目推进得快,估计明年篮球场能回来,但显然总公司的篮球比赛今年6月就要来,也就是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之后总公司的篮球比赛,我们单位里居然连一个篮球场都没有。这在其他直属库和直属单位是不存在的羁绊,哪怕工地再多。一个篮球场才占多少地方而已,有些工地里面甚至板房之中也会有个篮球场,但是我们400多亩地,有作业区有办公区也有很多工地以及很多空地,但是我们却没有留下一个篮球场给自己。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挺可笑的。领导很喜欢篮球,领导很重视篮球,但为什么年轻人招了一大批,却完全不为他们的激情留个释放的地方呢?我们没钱吗?我们没地方吗?我们没有很喜欢打球的员工吗?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一个篮球场呢?正经事很重要,这谁都知道,但让来年轻人保持活力保持兴趣也很重要。中国要发展,但前提是中国人必须健康,要健康就必须得运动!

没有篮球场这种事在我的这一生中,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比如说初中的时候为了建那栋教学楼,但旁边的那块平房的征用又迟迟没有进展。我读的那个初中也是一个职中,一共6个年级,有1000多人,连一个篮球场都没有,体育课得拉到附近工厂的煤渣操场。现在我们单位才百来号人,没有篮球场是很正常的事。

我是篮球场的克星吗?

2021-03
23

如果只剩下我一个

By xrspook @ 18:23:0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早上上班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我落入到一些很不好的情绪里面。上周五我休了个年假。那一天在外面我干的最后一件事是去工商银行拿我的银行卡,因为旧的那个银行卡快到期了,如果不会换的话,POS机或者ATM都用不了,虽然依然可以通过手机银行又或者是网上支付进行交易。我没有仔细留意我的那张老卡已经用了多少年,估计有10年了吧。新的那张卡就厉害了,是到2049年的,也就是能用接近30年。现在这张卡换卡的时候,我和我妈一起去银行,但是当我的这张卡又需要换的时候,我妈肯定已经不在了。今年我妈73岁,我感觉她肯定还能再活10年,但20年30年我不敢保证,因为很多事总会超乎我们的想象。一个70多岁的老人,每到周末就和我一起四处逛。现在我们好像还没感受到时间的残酷,但我很明白那种残酷会在10年之后,甚至不到10年就猛烈袭来。

20年之后会怎样呢?如果仍然按照现在的退休规定,20年之后我该退休了,但是估计到我退休的时候,起码还得延迟个10年。所以简单来说,我妈跟我爸在我退休之前就已经去世了。他们走了以后,我能怎样呢?现在周末回家,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依然是他们在照顾我,他们在做饭,在搞卫生,在洗衣服。虽然我工作这么多年,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找我要过钱,也从来不让我给家用,倒不是因为我舍不得给,而是他们不肯要。所以当他们离开了以后,回家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一个人面对几堵墙,所有事情都得自己干。那个时候,在家和在其它地方没什么区别。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早上这种害怕孤独突然就涌上心头,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不结婚不生孩子,所以对我来说,我的人生当我们的父母离开以后就算是落入一个比较黑暗的境地。起码现在对我来说,那比较黑暗。到那个时候,我的人生还有什么追求呢?退休就到老人院去,从一个饭堂到另外一个饭堂,光是想想就觉得这样的日子比较恐怖。当别人在努力买车买楼炒股票的时候,我无欲无求,因为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都不重要。最终落入那个境地,到底是谁的错?就是因为我没有结婚生孩子吗?估计我要去了解一下那些没有结婚生孩子也过得好的人,这样的话我就不至于老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这种混乱搞得心情低落。

我觉得我人生的转折点发生在外婆去世之后。在那之前我觉得死亡一直都离我挺远,虽然那在亲戚家不时会发生,但依然与我无关。直到外婆去世,我觉得我的世界发生了大地震,一切都不再是从前那个样子。

如果可以重来,早早就寻觅男朋友结婚生孩子吗?但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