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24

我的老房间

By xrspook @ 9:18:27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的孩子,通常都会有房间,即便孩子没有出生,父母已经规划好了他们的房间。但是,小的时候,我却没有。虽然从前我家2房1厅,父母的房间和客厅是用隔板间隔开的,而我的那个所谓的房间,里面堆满了杂物。直到大概我10岁,才开始渐渐把那些东西给挪出来,但即便那样,无论是床底下还是书桌底下,都塞满了东西,都塞满了可以称之为垃圾的东西。

从前我的房间很小,宽度只能容下一张床和一个书桌。要把腿伸进书桌下面,就必须坐在床上,然后再伸进去。当时,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想到可以换一张小一点的桌子,比如说那张桌子的长度只有本来那一张宽度?如果是现在的家长,肯定会这么想,但那时,我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哪里来的。反正我记得我妈说,那张桌子是外公用单车运过来的。至于是从哪里运过来的,我毫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觉得那张桌子很重要,而且也完好,当然要用。那个年代,大概书桌都那个模样,不过有的大一点,有的小一点,而有的人,就像我那样,放下床和桌子,根本就摆不下椅子。我的床底下,从来都是我爸乱七八糟的工具,具体有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垃圾一大堆。说是说那是个房间,但跟不是房间没有区别,因为只是空间结构上貌似隔开了,有个门,有些窗,但实际上。门框上没有门,所以不存在任何隐私。那个屋子里。除了大门和阳台门,其他地方几乎可以说没有门这个概念。厕所的那个门从我有记忆起,向来都是烂烂的。为什么烂烂的木门他们也不换一个呢?如果我去规划的话,毕竟洗澡的时候之所以要关门,不过是尽量不要厕所里的水飘到外面而已,为什么他们不弄个防水的浴帘呢?我的房间从空间上说放不下一个门,因为如果有门的话,东西直接就不知道该怎么摆放了。实际上,我的房间其实也可以用从前很流行的珠帘隔开,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那个房间到底有没有5个平方呢?我觉得差不多大概也就那样,在那5个平方的房间里,还放着个冰箱。除了个冰箱,还有个老掉牙的柜子。那个柜子据说是马师僧送给我爷爷的。我爷爷是他的保镖。在我出生之前,那个房间是我奶奶的,但我三岁的时候,她就已经去世了。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才知道那个房间之前是她的,但为什么我知道了以后也好像没害怕过呢?大概因为让孩子感到恐惧的东西实在太多,曾经的亲人还不算是恐惧系列里面的一种,而且那个亲人,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小时候,我经常缠着外婆让他给我讲家族从前的故事,比如说她有多少个兄弟姐妹,外公有多少个兄弟姐妹。比较年轻的时候,外婆会一五一十地给我讲。虽然,我通常会一问再问,今天问了,明天继续问。为什么我就没有记下来呢?但即便这样,外婆每次都会耐心地跟我讲。与这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爸从来不给我说他家的事,他甚至从未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小时候我老是缠着我爸,叫他给我讲中国古代的故事,但是他却从没给我讲过他自己的故事,他明明可以给我讲。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都觉得他很陌生的原因。我对某个明星的了解,比我爸还多。

回忆从前的东西,一切都已模糊了。

2021-02
23

大口

By xrspook @ 9:54:11 归类于: 烂日记

同时打开两个手机做任务对我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具备了这个能力。现在,如果让我一只手画圈,一只手画方,估计我都能做到,虽然我还没这般尝试过。如果不是两只手同时操作,打卡这种东西实在太浪费时间,比如说,在搞这篇blog的时候。我一只手正在做着京东的打卡。京东打卡估计是做不完的了,又或者说不是做不完,是我不想再做下去了。其实打卡送什东西耗费不了多少时间,如果我是一心一意的去做的话,但问题是,通常我都不会一心一意去打卡。因为我要得到的是打卡的福利,而不是要买路过的那些东西,又或者其实我也是会买那些东西的,不过几率极低。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时候我只是想试试,知道有那么个东西而已。打卡路上,我遇见了很多东西,才知道了原来我有那个需要,大概他们要我们做那么多任务,就是为了这个吧。当你不知道,你就不会有购买欲,当你知道了,你就会有一种试一下的欲望,于是在不知不觉中,你居然就买了,实际上那个东西可能你根本用不着。所以有时,也说不准到底是我们捡到了便宜,还是商家用他们的规律,套住了我们这些鱼。

上班之后让我最不习惯的,居然是再也没办法,过一段时间无聊的时候,叫一下我妈“大口”。认真的时候不会这么叫。我叫我妈大口,她叫我肥牛。之所以叫他大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她的口很大,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的,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这么称呼她。因为在我的亲戚里面,还有一个从前被这么称呼的人,所以如果我在其他人面前这么称呼她的话,别人会误会。那个亲戚是我的姑婆,一直以来,无论是姑婆,还是其他人,都觉得我妈的性格跟她很相似,但实际上。她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的那个姑婆实际上是我的曾外祖父捡回来的。其实也说不上是捡检,是姑婆自己的选择。父母放弃了她,所以她也放弃了自己的父母,来到了曾祖父的那个家庭。

在《你好,李焕英》那部电影里,说到了女性为了孩子付出了非常多,那个人通常是妈妈,但实际上为了兄弟姐妹,为了自己的后辈,女人也会无私的,付出非常多,比如说,我之前提到的那个姑婆。她自己省吃俭用一辈子。虽然结婚了,但是并没有留下自己的孩子。她把自己的一生都给了她的兄弟姐妹以及他兄弟姐妹的子子孙孙。在困难时期,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们日子会过得很苦。她是一个很强势的人,她也是一个非常无私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来到了我们的家庭,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可以扛起一切。她的老公很爱她,虽然在娶她之前,她老公已经和其他女人结过婚,生下了孩子。是什么样的福气才让她有那样的老公?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她的老公依然全心全意地照顾她。在大陆最艰难的时候,她一直在帮助我们。到她老的时候,香港没有退休金这种说法,她也没给自己留下多少积蓄,每个月就只是靠生果金过日子。她来的时候只身一人,她走的时候,也两袖清风。她是一个我又爱又怕的长辈。大概在她心目中,我也是一个她最喜欢的孙辈,正如在我妈那辈人里,她最喜欢我妈。

当我们觉得,自己应该孝顺长辈的时候,通常都已经太迟了。

2021-02
18

是公安还是警察?

By xrspook @ 23:04:27 归类于: 烂日记

前两天我选了一个比较冷门偏僻便宜的电影院和我妈去看《你好,李焕英》。通常我都不是那种喜欢纠结于文字的人。或许是因为本来我就没有多少知识储备可以让我去纠结,无论别人说的对不对,实际上我都不知道。但这一次我就看出了一个好像不大对的点。在1981年,大概在中国警察还不叫警察,应该叫公安吧。派出所可能还是叫派出所,但是在我记忆之中,好长一段时间,我们称呼的都是公安,而不是警察。在我记忆之中,公安同志穿的是橄榄绿色的制服,臂章上只有大大的两个中文字“公安”,当时我还不认识英语,虽然那里写的已经是police,直接翻译过来是警察。这世界范围之内,估计都把police称为警察,唯独从前的中国会称之为公安。当然了,实际上世界上某些地方也是叫公安的。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又特意去查了一下资料,里面并没有说清楚公安和警察到底是怎么转换过来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99式的制服,也就是现在常见的黑色警察制服统一之后,臂章上警察两个字才变得显眼,警察之后还有司法,公安之类的小字。可以看出,实际上警察的范围是大于公安,公安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在1981年的中国,在老百姓口中,那种维持社会秩序的人,应该称之为公安同志吧,但是我又不是非常确定一定就是这个样子。因为小时候有个儿歌里面唱的是“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交到人民警察叔叔手里面”。为什么那里说的是警察叔叔呢?在我印象之中,派出所好像都有两个很大的字“公安”,是我记错了吗?

在看电影的时候,以及看完电影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在纠结着这个警察是不是警察这个称呼。至今,我仍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答案。也有可能这实际上答案不明确,因为这不是一个标准化的答案,可能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称呼习惯,而且这种习惯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到现在为止,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接近40年。大概现在谁也说不清到底当时是怎么一回事了。反正在那个时候,不管是叫警察还是叫公安,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你好,李焕英》这部电影成为了这个春节档最大的黑马,也让贾玲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票房最高的女导演,或许说得更大一点,她会不会是世界票房史上票房最高的女导演呢?如果再火爆一点,如果一开始的排片能再多一点,这部电影的票房超过《战狼2》也是有可能的。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证明了现在的中国人除了喜欢动作片、科幻片,在感性亲情方面我们也是很买账的。敢拼敢哭的中国人真厉害!通常,感性的电影口碑得分可能会很高,但是票房收入却很难与其它类型的电影相匹敌,但这部《你好,李焕英》战胜了一切。这部电影让大家重新回忆起自己从前那个无所不能的母亲。在风雪中拿包子给女儿送行,然后步行回家的老母亲那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候,我写的某篇日志里面的某个场景。当时,我妈帮我买了一叠教辅的书送到大学宿舍,然后自己搭车回家。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朱自清的背影。让人感动得不能自已的事情总是那么的类似。那些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是或许我们一直都没放在心上,不可能没有发生,只是我们没有用心去发现。

一切都不会理所当然,但母亲这种动物从来都只要为了孩子就无所畏惧。

2021-02
15

第一次在家吃麦当劳晚餐

By xrspook @ 22:42:31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回家这几天,我感觉自己又胖了不少,因为每天基本都以吃为主题。

今年在家吃了很多东西,首先是零食。春节的零食从来都不缺,量很足,而且卡路里也很高。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今年春节虽然不太冷,但我们已经打过起码两次边炉。点都德的外卖也叫了两次。前几天我自提了两个10寸的尊宝披萨回家。今天晚上的晚餐是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我甚至都不记得我爸到底吃过汉堡了没?薯条他肯定吃过了,因为围餐的某些菜式里也有薯条,但麦当劳的可乐薯条汉堡他吃过了吗?可以肯定的是,这是我第一次自提外带麦当劳的经典三件套回家当晚餐。我喜欢吃麦当劳的汉堡吗?我也不知道。不久前我重温了麦辣鸡腿堡。今晚,我吃的也是麦辣鸡腿堡,因为板烧鸡腿堡的套餐只有两个。单买一个麦辣鸡腿堡基本上价格已经等于我买的那个麦辣鸡腿堡套餐。59块9买了三杯中可乐,一个大薯条,一个小薯条,两个板烧鸡腿堡和一个麦辣鸡腿堡,这样的价格已经非常便宜。或许你会说,这样的配置,为什么我不买个套餐呢?套餐里,通常如果只有三个汉堡,都包含了两个麦辣鸡腿堡,我知道爸妈不吃辣,所以麦辣鸡腿堡只能由我去吃。板烧鸡腿堡我一直都觉得是麦当劳不错的出品,但我却一直没吃过。让我意外的是,我妈吃板烧鸡腿堡的时候跟我说,那个东西有点辣,我跟他说,大概那是黑胡椒吧。

要在现在中国麦当劳的汉堡里找不辣的热销款大概就只有巨无霸了。麦香鱼麦乐鸡吉士汉堡都不辣,但在我脑海中,现在套餐里的汉堡通常是麦辣鸡腿堡又或者板烧鸡腿堡。我妈跟我说,今晚的汉堡还挺好吃,那个肉挺好吃,我跟她说,因为那是整块的鸡腿肉,之前的汉堡里通常都是剁碎的牛肉。就品质来说这块鸡腿肉更实际。我妈说,麦当劳的面包好像好吃了,但我跟她说,其实麦当劳的面包一直都是嘉顿的。不知道超市里买的嘉顿汉堡面包是不是和麦当劳同款呢?通常,我们都不会买那款面包,因为我们不会在家里自己做汉堡。

我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爸妈带我去麦当劳的时候,他们吃的是什么,而我又吃了些什么。我只有一次非常模糊的记忆,他们带我在海珠广场的那家麦当劳喝了一杯草莓奶昔。奶昔这种东西已经彻底从中国麦当劳的菜单里消失了。

我妈说今晚的晚餐是西餐快餐,有时我甚至已经忘记了这是西餐。我一直都默认这只不过是个快餐而已,是中式的还是西式的都无所谓,反正现在麦当劳的准确称呼应该是金拱门。中国的麦当劳有很多东西都是辣的,鸡翅是辣的,汉堡是辣的,薯条的蘸酱也是辣的。某次的会员日,他们推出了油泼辣子新地。除了辣,还有麻,他们推出过藤椒鸡腿堡。又或许某一天,他们会来个老干妈鸡腿堡。外国人的汉堡里少不了生洋葱,酸黄瓜,番茄酱之类的东西,但中国人的汉堡里,貌似少不了的是辣。在春节的金拱门菜单里,甚至有了肉夹馍。还是记得从前,有人问过,其实汉堡是不是就是中国的肉夹馍。

正统的西餐,吃一顿饭有很多刀叉杯子,需要很讲究,我从未体验过,估计我爸妈也没体验过。我们一家人,也从来没有去吃过海鲜盛宴,但可以肯定的是海鲜盛宴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我爸经常性习惯性的痛风,所以我们不得不永远否定那个选项。

没有鞭炮声,没有冷风细雨,这个春节我们只有阳光明媚地吃吃吃。

2021-02
10

福字

By xrspook @ 17:27:3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家上来没有贴福字的习惯,哪怕支付宝今年有个定制手写福打印免费到家的服务。到家以后,我也仅仅是看一看,然后把它放到抽屉里。我觉得,如果是明年继续有这种服务,他们可不可以有另外一些个性化服务?比如说那个福字除了能搞出一张大的贴在门上的尺寸以外,还搞一些冰箱贴。冰箱贴这个东西,巴掌大就可以了,贴在冰箱上。那个东西可以整一年。如果是拼图状的,还可以,多少年加起来以形成一套。就像马拉松的奖牌一样,某个城市的马拉松连续跑多少年就能组成一套。福字这种东西,有些人的家里每年都会买,但是无论是我家还是外婆家,都没有每年贴福字的习惯。外婆家的福字大概是某一年的日历拆下来,然后就一直挂在那里了。通常日历还有另外一个福字,又或者是很多个福字,但是我们却没有每年都特意买一个福字,贴在墙上或者门上。现在支付宝定制的那个福子,我只是放在抽屉里。那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福子。虽然那个图案我也有一个图片版本保存在手机里,但显然如果把手机里的那个字拿去打印,肯定没有现在他们已经定制出来的实物那么好。

不是年年都是牛年,我在今年定制的那个福字上加了一对牛角。一直以来我都不觉得自己写字有多好看,但是看过我自己写的福字和身边的人写的那个福字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字还是写得挺好看的。我选的是最经典的版本,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临摹的字还是可以的,虽然用手指写字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控制,但是在落笔拐弯以及收尾的地方,我的确知道该怎么做。大概毛笔的那种心法我已经记在脑子里了。身边字写写得比我好的大有人在,但是当大家在手机上写福字的时候,效果却很不咋的,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其中大概也因为我写字本来就有一笔一画,如果我随便乱写,那个字就会很难看,但是其他人写字的时候通常都不会一笔一画,而是整个是顺畅地画出来。要我写那种字我不会,但是要他们一笔一画地写出规矩的事,也不容易。支付宝这一次定制的福字除了可以让你在屏幕上发挥以外,实际上上面也有一个标准的字让你临摹。完全依照的那个写出来,再怎么丑也不会太难看,但大家貌似根本临摹不下去,丑也只能怪自己了。第一次临摹那个的时候,我正坐在公交车上,一颠一颠的,根本没法稳定下来,最终我是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写的。就环境和准备而言,根本谈不上。还记得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要交某个毛笔字的作业,首先我们要毛笔字写得很好看的同学给我们写一份,然后我们开始临摹。直接叫我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写,但是,可以给我临摹的话,我觉得自己写得还行。还记得前几年有段时间,我不断地写摩诃婆罗多这几个字,当时用的是钢笔写,这几个字里面我写得最难看的是婆字,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它的结构,也打印了一些灰色的字用作描红。最终那个婆字,我算是低空飞过毕业了。现在,我觉得写女子底我已经有心得了,比如写安全的安字,我挺自信的,因为那一撇非常有感觉。那一撇的感觉完成是练习练出来的。

功夫都是练出来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