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
4

查缺补漏回头看

By xrspook @ 9:26:44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通关了但没有三个星星全满,之前我试过重新回到那些星星不满的级别里重试,结果发现还是不满。我不知道星星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满,反正如果走到最后一步才完成任务,星星肯定是不满的,但是也有一些即便还有很多步就已经完成任务,星星仍然不满,什么时候才会满星,貌似我没有看出个所以然。大概不是因为我真的没看出,而是我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上面。游戏就得有规则,但消消乐的游戏规则是什么呢?貌似我没有在游戏的界面看到。通常来说,游戏的某个地方会有一个说明,但消消乐没有。大概它的说明在每一级升级之前或者之后的动画里,只是我一直都没有留意。比如说,连续下5个就可以来个花,比如说来个十字消除就可以有炸弹。那些炸弹可以上下左右移动是我妈告诉我的,之前我就只会让炸弹在原地引爆。为什么她知道而我却不知道呢?搞不懂。在不知道炸弹可以移动的时候,炸弹合体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但实际上那才是最大的威力所在。

当我回过头来玩那些没有满星的游戏的时候,我的心情平和了很多。跟挑战那些新的级别感觉完全不一样。挑战新的级别过关了,消耗5个体力就会还给你5个,但是查缺补漏这种事,消耗5个体力只会还给你2个。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在淘宝的省钱消消乐里,我发现即便我没有输,体力也会一直减少,而在支付宝里面,只要过关,就打个平手。为什么查缺补漏的时候体力不能打平手呢?这又是什么游戏规则?游戏规则不确定,所以导致各种不知道,但如果游戏规则说得很明白,大概就变成一个真正的攻略了。我不知道围棋很厉害的人玩消消乐的时候会不会特别厉害。玩五子棋很厉害的人,估计消消乐也不错。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我们都在玩五子棋,通常不会用塑料的玩具,因为那个太少了,还没分个输赢就已经结束。一盒围棋,可以跟很多人一起玩五子棋。低手相遇,没玩几个就已经结束战斗,没啥意思。但高手的对决,可能会布满大半个围棋盘。之所以玩五子棋,是因为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也和我们一起玩。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当年数学老师不过来跟我们玩呢?可能数学老师更厉害。如果没有那个语文老师,大概我的五子棋不会被启蒙。五子棋的造诣我觉得自己很一般,虽然不算非常渣的水平,但完全算不上是有点意思。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我纯粹只是靠感觉和自己的经验,没有真的系统学过技巧。玩五子棋需要技巧,消消乐也一样,要怎么预判那些东西?我总觉得应该是有某种规律,不只是看到发现那么简单。某些即将或者已经形成的形状就必须合并某个道具。在道具的生产方面,我总觉得自己是个渣。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高级的游戏里,我寸步难行,因为那些级别不靠道具根本没法玩。

从前该掌握的我没掌握,所以现在就要补回来了。

2020-12
2

写字

By xrspook @ 10:01:3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貌似我再也不用从单位领的笔,我纯粹只是用我自己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迷上了用钢笔,因为用钢笔写的字和用中性笔感觉很不一样。习惯了用正姿的钢笔以后,让我换回中性笔,我简直不知道如何写字了。写字这种东西,最重要的是人,其次才是笔。我是那种不拿钢笔就不知道怎么写出些靠谱的字的人。我觉得应该不是错觉,当我拿中性笔写字的时候特别丑。拿其它笔写字的时候也很丑,最丑的字估计得是银行卡后面的签名,那个东西我永远都写得相当难看。因为只有少数的笔可以在那里签名,那些少数的笔在家光滑的表面简直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写字。拿起钢笔的时候,我自然会进入一种慢写的状态,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的字才稍微好看一点。我不知道那些喜欢用0.38,甚至更细的笔写字的人到底是如何拿捏的。我的感觉是,如果笔不够粗,我直接不会写字了,普通中性笔因为是滚珠的,所以根本写不出笔锋。不知道现在如果要我用秀丽笔写字会是什么效果?

还记得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每周一下午的第3节课是文艺班。从一年级到三年级,我选的都是书法,与其说是我选的,不如说是我家长选的。同学用的是白色的毛笔,而我用的是褐色的,因为我爸妈觉得我写字很用力,必须得选一些毛比较硬的。人家套毛笔套的时候小心翼翼,不会让毛分叉,但是。无论我多小心,带上笔套之后,毛笔总会分叉。我不知道为什么同学的墨没那么臭,也没那么容易打翻,而我的那个墨盒,永远都很臭,而且打开的时候经常会弄到一手都是。我对书法这种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那些东西只是用来上课,回家以后,那些纯粹是摆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爸妈为什么没有辅导我写毛笔,又或者强迫我必须练习。如果当年他们真那么干了,大概我的字就不会这么丑。写字丑不丑,我觉得要注意两点,一个是观察,一个是控制。首先要知道从哪里开始到哪里结束组合起来比较好看。知道那么组合好看,但落笔的时候却心手不一是经常有的事。观察和控制都做到以后,接下来就是要多练习形成条件反射。在我慢慢写字的时候,我觉得有时还挺好看。当我觉得某个字自己无论如何都写得不好看的时候,现在我会在Word里面把那个字用各种字体展示出来。然后选择一种我最喜欢的字体,研究每个笔画的相对位置。经过研究以后,与其说我在写字,不如说我在画画、在临摹。经过一番练习以后,我也可以把那个字写漂亮。从前,当我还是个孩子、学写字的时候,显然没那么多的时间给我这么折腾。

我还记得从前的某个下午,我爸在外婆家教我写自己的名字,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写,但是第二天去幼儿园,那一天,我们一整天都在写自己的名字,那个时候我又会写了。所以可能不是我真的不会写,而是我不愿意写,不愿意在家里写。在家就应该是用来玩,至今我都这么觉得。有时,我会把工作带回家,甚至在吃饭洗澡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工作,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把那当做是我游戏的一部分了。

2020-11
20

机箱碎碎念

By xrspook @ 9:25:27 归类于: 烂日记

一直以来,我都不是那种热衷于经常重装系统的人。如果最终我要换掉系统,绝对不是因为病毒导致我的系统崩溃,病毒这种东西,我总会找到解决方法。当年的金山毒霸让我无数次蓝屏,也是因为金山毒霸,我才最终从无限蓝屏中解脱出来,在Win98和XP的年代,蓝屏是再经常不过的事。但在我印象之中,Win7好像很少出现蓝屏,对上几次经常出现蓝屏大概是因为,我的SATA数据线松动了。近几天当我搜索资料的时候,才发现有人吐槽SATA据线的设计不好,易松动,硬盘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停转,然后就死机蓝屏了。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硬盘数据读不到,自然不受主板的控制,CPU管不了,不死机才怪,蓝屏是主板的警告。我不知道发生这种事对硬盘有没有伤害,但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或许硬盘有个保护机制吧,因为在我蓝屏之前,通常画面会卡在那里动不了。其实以前的蓝屏也这样,但近期我觉得卡住的时间长了,比如说要几分钟,然后才挂掉。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内存的问题,但后来发现大概不是那样。因为内存这种东西,要挂的话,可能机都开不了,以前的机箱经常会因为内存的金手指脏了,开机的时候有警告音,听到那个声音,就意味着要打开机箱清理一下了。

在我读大学的年代,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大家都习以为常。但现在,尤其是我工作以后,这种事几乎没发生过,其中的原因大概也有单位用的都是品牌电脑,风道设置会好一点。哪怕我现在用的那个戴尔迷你机箱,USB口我觉得很不合理,但起码,它的主板位置是干净的,保证了主板的干净就意味着内存的那个地方不怎么容易积尘,不积尘当然也就没有必须得有开机箱清理这个步骤。这难道就是品牌电脑的优势?印象之中,大学的时候,我的某个同学用的戴尔主机,好像还真没遇到过这种事。通常品牌电脑的主机上面都有一个防撕的东西,把那个东西撕掉以后,大概就不保修了。如果品牌电脑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因为灰尘的问题导致内存需要清理,谁都挺不到保修结束。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品牌电脑在控制机箱内的灰尘的方面要比我们从前那些杂牌机箱好。现在不是品牌机的机箱也可以非常厉害,那些打游戏的,有的用的是水冷系统,不用风冷的话,里面就不会有灰尘。从前我们的机箱就只是放在一个柜子里或者桌子上,而现在的那些游戏机箱五颜六色,非常绚烂。仅仅是一个机箱而已,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的耀眼呢?我搞不懂,那可不是一个商店的广告牌。开灯看那些东西,不怎么好看,关灯看的话就亮瞎狗眼了,在那种环境下。怎么可能专注打游戏呢?这种机箱肯定不能放在桌子底下的某个角落里,因为那样就完全浪费了漂亮的跑马灯。打游戏的人我不懂,因为我几乎不打游戏。唯一全程体验过的只有仙剑奇侠传,而且还是开了挂才最终打完。在我记忆之中,不开挂打仙剑奇侠传,我只达到了7层塔的塔底,还没遇到那个骷髅头的大boss,光是那些龙就把我搞得半死不活,一个不小心就挂掉。

开了几个品牌机的机箱以后,我觉得折腾那些东西也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他们为什么非得把硬盘光驱之类的东西固定搞得那么复杂呢。除了需要智力,也需要蛮力,明明普通机箱上4个螺丝就解决的问题。他们非得用暴力掰或者是螺丝刀撬。他们的脑子我不懂,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机箱很结实。

开机装机是个不错的学习机会。

2020-11
16

硬盘屯货碎碎念

By xrspook @ 10:55:31 归类于: 烂日记

为什么家里电脑的硬盘没问题,单位电脑的硬盘却有问题呢?这估计是概率问题,因为电子元件这种东西好不好就像中彩票一样。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就有同学嚷嚷自己电脑的硬盘不好,出现了坏道什么的。大学4个人一个宿舍的时候,我的一个舍友电脑的硬盘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状况,出状况就会黑屏或蓝屏,折腾到了大三才终于确诊是硬盘抽风。我运气好,自己的电脑一直都没有遇到过让我无法继续下去的硬盘问题。或许从前我的硬盘也有问题,但不至于到蓝屏黑屏用不了的地步。电脑用了几年后速度变慢,因为内存的原因做什么事都很卡我早已习以为常。在我记忆之中,电脑卡住90%的原因都是内存不够,虽然我的CPU也不高端,但内存的问题更显著。大学的时候,我用40GB的硬盘下载了估计超过4TB的东西,依旧没事。从前大家总说用迅雷或BT下载会伤硬盘,但我完全没感觉,因为当时我用得最多的是eMule,那个东西的速度向来非常慢。我不知道最后我的同学是如何解决他们硬盘坏道的问题,迅雷下载会伤硬盘,难道他们就真的限速了吗?很多年以后我意识到再快的下载速度,屯回来再多的东西,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不看的。从前我下载了很多视频,但视频下载回来以后,屯到一定的量我就会刻光盘,只有这样我才能腾出空间来继续下载。下载几个小时甚至几天,下完的时候很兴奋,但实际上我只是打开视频拉一拉瞧一瞧,然后就放在哪里,到要刻盘的时候开始剪刀大法,把体积大的视频剪成适合CD刻录盘的大小。

下载就只是为了屯货,但不屯货又不行,因为网上的资源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没了。那种今天还看到,明天就消失的事情我实在遇到过太多。如果我屯回来了,但我自己搞丢了,是我的错,而且不是故意的,但如果我明明看到却不去屯,最终资源消失了,我会怨自己。但资源到底屯在哪个地方才是相对安全的呢?我早期的刻录光盘已经有10年以上的历史了,里面的东西还能不能读取是个谜。从前没有那么大的硬盘,刻录光盘是唯一的出路。后来出了大的机械硬盘,但机械硬盘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自动挂。固态硬盘相对于机械硬盘来说或许会好一点,但无论哪种方式,要保住过去那些东西都没有绝对这个说法。

所以我该怎么办呢?下载专门用一个几十GB的固态硬盘?坏掉就直接换一个?系统用固态硬盘,这样启动速度快,运行速度也有保证。屯货依旧用机械硬盘?如果只是屯货,不经常擦写的话机械硬盘寿命应该会长一些吧,但有多长呢?20年?30年?还是无论什么方式,10年差不多就是极限了?

那些从前当作是宝贝的东西,在岁月的洗礼之中,渐渐就会淡忘,没了就没了吧。

2020-11
13

学首歌都好难

By xrspook @ 8:59:1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我一直都不是MIC霸,相反,我是选择一直不去拿MIC唱歌的那个。我会不会唱?我会唱多少?哪些是我最擅长的歌?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我同龄人非常擅长、非常喜欢的歌,我一窍不通。从前我觉得,分辨女歌手的时候我是个脸盲,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分辨年轻的男歌手的时候也同样是脸盲。搞不清谁是谁,搞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歌。到达某些高潮的时候,我或许能辨认出来。我平时都在听什么歌呢?歌我或许可以哼出来,又或许连哼我都搞不准。因为有些歌里面总喜欢用升调或者降调。印度音乐里有时按黑键的频率比按白键还多,所以我连哼他们的歌有时候都哼不准,就更不用说咬字能靠谱了。一些我听得很多听烂的歌,歌词其实我一直都不大清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我还经常听流行曲的时候,歌词来源于翻版CD的小册子,而那些小册子错字几率太高了。当时,在我印象之中,我就没买过多少正版CD。我甚至不知道该去哪里买正版CD,我觉得那应该是正版的但实际上估计也不是。

还记得我小时候,也就是我小学的时候,有些歌书一整本都是歌词,但我只对其中的几首感兴趣,所以我就从我表哥那个乱七八糟的桌面上找到那本书,然后偷偷剪下其中的几首。那些被我偷偷剪下的歌词,现在到底哪里去了呢?我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跟现在的人比起来,当年我们要学会唱一首歌还真不容易,除了反复听就是反复听。我已经不记得以前那些音乐节目到底有没有歌词字幕了。印象中好像是没有的,因为流行歌手又唱又跳,即便没有跳舞,各种效果也很炫,没有必要在上面加一行字幕上去影响美观。但因为时间太久远,我实在不记得了。对我来说,歌词的另外一个来源是电视剧的主题曲。如果是片头曲,肯定有歌词,但如果是古装片,那些歌词可能是手写版的。因为我看的是香港电视台,所以那还是手写版的繁体字,外加可能用上了一些特殊的字体。从前,我试过严阵以待的,拿着个小录音机在电视机旁边,把主题曲录下来,但即便我录下来,反复听,某些歌词还是不确定,倒不是因为我听力不好,而是因为有些是口语的词,而另外一些是小学的我还不能理解的词语。所以为了搞清那些很复杂的字,我只能每天晚上盯着电视机,看那到底写的是什么。因为字体对我来说太复杂,一个晚上只能盯几个画面。一整首主题曲下来不是一般的折腾。这种事情如果换做是现在,电视剧上映的时候,主题曲的MV就已经出来了。可以一个个画面慢慢研究,MV出来也代表原声的音频也出来,音乐APP自带歌词。让我做得最纠结最痛苦不堪的是1997年版的《天龙八部》主题曲。歌名叫《难念的经》,是周华健唱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那个电视剧的主题曲的歌词写了下来。所以当某一次语文课上,老师叫我们每个人都上去唱一首歌的时候,我的某个男同学居然上去唱《难念的经》,我惊讶得完全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他是怎么搞得清那些对我们来说如此复杂的歌词呢?!当时在班里我算不算学霸,但是长期排在10%以内还是有的,但我的那个同学只处在班的中等水平。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他到底是从哪里记下那些歌词的呢?现在才让我回唱当年的《难念的经》,我依旧觉得有难度,虽然那些绕口的歌词早已成为我的条件反射。

为什么这么艰难都要学会唱一首歌?其实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把精力放在那里,我要把精力放到哪里呢?当年我想那么做,所以就竭尽所能去做了。大概,完成综合题、用发散思维解决问题,很早以前已经是我的一个擅长项目。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