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3

撕掉结痂

By xrspook @ 14:37: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前天我已经发现结痂那里裂开了一道,昨天裂开的位置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3/4个。结痂是很坚硬的,但是里面刚长出来的皮却很嫩。如果我任由其不管的话,可以移动的结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戳破那很嫩的皮,造成二次伤害。结痂刚刚开始裂了一道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因为天知道那是因为伤口愈合了,所以结痂裂开,还是因为伤口里面感染,所以结痂裂开,这两种情况之前我都遇到过。据说从前用紫药水和红药水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外面已经结痂了,但里面还在发炎的情况。直到后来我知道结痂里面是干的,结痂裂开越来越大,已经能看到里面的小鲜肉了,我才终于觉得安稳。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两只手的多个伤口,居然是之前伤得最重的地方先开始把结痂撕掉。因为那个地方的结痂首先自动裂开分离。其它地方的结痂还都贴得紧紧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开始的时候,伤口的那个部分流出的组织液是最多的,一直保持在湿润的状态。难道湿润真的非常有利于伤口愈合?如果这样,为什么不开发一些凝胶状的半固体的涂抹在伤口上面呢?都说伤口结痂这种东西要等它自己剥落,而不是手动撕开,但是几乎每一次我都忍不住。出于职业习惯,一开始的时候,一些很细小的东西就已经被我留意到。显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那些东西。所以当手上有伤口的时候,我忍不住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去看,其实看不看都一样。如果双手是好的,我肯定不会去看。不只是看,我还像狗一样用鼻子去嗅。尤其上周当一只手在不停的流组织液,而另一只手几乎不流的时候。我总是嗅完这一次就嗅那一只,试图从气味上分辨出二者。正常来说,没有发炎的手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因为无论是碘伏还是那种很贵的抗菌敷料,都没有味道。如果闻到了蛋白质的味道,就意味着可能有麻烦了。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组织液还没有收干的时候,有些时候,那个伤口会有点味道,弱弱的蛋白质味,但有些时候却没有。一天之内,这种情况可能会出现交替出现。在消毒换药的前后,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我实在说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有细菌附着在组织液上,但那只是很表层,甚至只是液体表面的微生物繁殖?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那个味道即便组织液还没有完全收干,也会自动消失呢?这个东西很费解,我至今都没想明白。

昨天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小鲜肉露出来了,但问题是露出来以后,我又有另外的烦恼,因为小鲜肉太脆弱,所以,某些手指的动作会导致那里有不适的感觉。尤其是小鲜肉外围一圈的其它结痂还没有掉。硬邦邦的结痂和软绵绵的小鲜肉碰撞,会出来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与其说那是痛觉,不如说那是触觉。看到新长出来的皮就只有非常薄的一层,感觉一戳就会破的样子。昨天下午撕掉结痂后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贴上了止血贴,覆盖住那个柔弱的地方。然后在晚上洗澡之后,把它撕掉,因为基本上晚上不会有太多的动作。今天早上我再次贴上止血贴。记得上一次烂手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也不得不进行这个操作。大概这种事要持续一周或者以上。

时间是神奇的魔术师,一切都会好起来。

归档:2017-07-13 舞王

2017-07
8

儿时味道的药水

By xrspook @ 18:06:13 归类于:烂日记

每一天都在吃饭吃药睡觉之间不断循环。前两个是必不可少的步骤,最后一个睡不睡得安稳,还得看情况,非常有可能躺在床上辗转,无论如何都睡不着。那意味着可能我在发烧,又超过38℃了。在其它情况下,如果我觉得自己在头痛,通常意味着我也在发烧,但如果没有伴随肌肉酸痛之类的,可能是低烧38℃以下。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烧持续时间可以这么长,但你又说不准体内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发烧持续。

先是趴街把双手给摔烂了。然后是喉咙不舒服,接着是发烧外加上呼吸道感染。昨天连大姨妈也光临了,所有东西都叠加在一起,没有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想想都醉了。但其实如果不是这个步骤,而是有些颠倒的话,我又能怎样呢?如果手摔烂后的一两天大姨妈就来了,我一定会郁闷死,因为当时的手相当不方便。如果是发烧之后才趴街,有可能伤口感染的几率会大增。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西要一起出现来折磨我,但我知道这大概已经是最坏的状况。以前这些糟糕的事也曾分别在我的人生里出现过,但叠加起来还是头一次。我试过外伤,然后伤口感染,但没有发烧。我也试过发烧,持续好段时间,但当时我没有外伤。大姨妈这种事正常的话每个月都会发生,即便你非常不喜欢。

每天都睡很多,我也不知道是药物起的作用还是因为只有躺下什么都不动,我才会好过一点。白天睡觉的确我的感觉会好一点,但晚上睡觉几乎每次都是折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睡太多了,还是因为发烧那种事,对我来说在晚上才比较突出。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好,甚至昨天晚上,小米手环说我连一分钟的深睡时间都没有。

外伤那种事总有一天会结痂会痊愈的。发烧这种事,高了你就用药物把它降低。低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慢慢恢复就会降下去。至于大姨妈来了一段时间以后,她自动会滚蛋。小时候我经常生病,在我记忆之中却没有现在这么痛苦。在儿科诊室你几乎看不到高烧的小朋友会因此而不活泼之类。难道小朋友就不觉得痛苦吗?在成年人的内科诊室外面,你会明显看到发烧的成年人都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这是因为成年人的应急性比儿童剧烈吗?换句话说,小孩虽然还是一样的精力充沛,但实际上他们有可能已经生病了,作为家长必须得时刻留意。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很怕痛,很怕打针,也不喜欢吃苦的药。但实际上这些东西根本避无可避,除非我真的没生病。现在我还依然怕痛,所以当要打PP针,开始用棉签消毒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肌肉收缩。但实际上把针扎下去以及推进的过程并没有那么痛苦。我们只是一直都臆想觉得那会很痛。打针之中最不舒服的皮试,我也觉得那没什么了。这大概是因为我已经经历过比那更痛的东西。但即便如此,在开始之前我还是会怕。但我不能因为害怕就逃避就不去做。前两天医生开的药里面有一瓶让我尝到了儿时的味道。那个味道实在太熟悉了,从前那个罐装在半透明的塑料瓶上,那个瓶子有刻度。通常情况下一次会开两瓶,一瓶是可乐色的一瓶是乳白色的。乳白色的没什么味道,但可乐色的很难喝。而前两天医生开的那一瓶琥珀色的药就是从前可乐色那一瓶的味道。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吃过那个药了。现在估计再也没有从前那种包装形式了,正如从前除了胶囊以外所有药片都是散装的,现在都不一样了。换了个样子,换了个包装,价格贵了不少,但实际上味道还一样。去医院看病绝对是一个花钱买难受的过程。把这些钱都省下来,我又可以买一双新跑鞋。

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只希望现在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倒霉事能尽快过去。

2017-07
1

爸爸送的行李箱

By xrspook @ 21:25:0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我大学本科毕业,找到了工作,即将结束那个几乎不算开始了的暑假,要去单位报到的时候爸爸送了我一个行李箱。为什么是行李箱,我至今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那家离家很近的小超市里那个行李箱算高端了。跟我后来所见到的很多相比,那很一般,完全谈不上档次,甚至可以说完全拿不出手。这跟我爸一向给我的感觉一样,大概他觉得已经给我最好的了,但他的能力所限,实际上那不对劲。今年已经是我参加工作的第10个年头,从那往后我买了很多包包,但再没买过旅行箱,究其原因是我出差的几率非常低。开始那几年单位每年还组织一次国内游,但八项规定以后一切都成了往事。不长途旅行,也不外派出差,我几乎没有用旅行箱的必要。回想当年,虽然再也不能像上大学那样爸妈帮我把东西都带到东莞麻涌的单位,但当时回家的频率是一周一次,每次带一些就够用,没必要动用大行李箱。为什么我爸当年要买呢?现在回想起来我会莫名地热泪盈眶。我小的时候我爸没给我买过玩具或休闲的小挎包腰包之类,我上学了他也没给我买过书包。从前我用的所有包包都完全由我妈包办,无论是自己买的还是用亲戚的二手。但我爸在我得到第一份正式工作的时候给我买了一个比之前所有包包单价都要贵的行李箱!大概他觉得从那一刻起我就会开始自己独立的人生。

我嫁人的时候我爸会送我什么呢?虽然或许这个角色永远都不成立。爸爸43岁那一年有了我,从那以后他基本把所有都给了这个家,之前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反正在40岁之前他都只是一个人过着自己生活。我这里所说的所有包括了金钱和时间。在我印象之中,我爸总是在家里,虽然他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不能做些其它的什么也是个烦恼。虽然他几乎从来不干涉或者帮助我做些什么。除了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在造句或者写作文的时候不知道某个字怎么写,他总是我的专属人肉字典。不只懂得那个字怎么写,相关的东西他都能一并脱口而出。不是每个60年代大学本科中文系毕业的都可以这样。但换句话说,他的大学同学当中又有多少个不是当官的或者工作比他更糟糕呢?我并不是说当一个普通工人就有多么的不好,但是从年轻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工厂里当老师到退休之前在单位的检验室里三班倒作业。这种逆来顺受在外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一个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居然在退休之前的十多年要服从分配到一个需要三班倒的岗位。如果他不做那个他又可以做什么呢?如果他不工作,靠我妈一份工资我家还能支撑下去,但是我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如果他不接受那份工作,我家的经济情况就会从一般变为略略的潦倒。

父母真的很不可思议,他们明明可以选择一个人过比较舒坦的生活,但是他们却选择了一男一女在一起建立一个家庭,然后生孩子、被孩子折磨起码20年。在被榨干了一切以后可能最后孩子会恩将仇报,到老年的时候将他们置之不理。人为什么要这般一代又一代地自虐呢?

回到一开始,为什么我会谈起行李箱,因为昨天下午搭地铁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的行李箱上面的挽手已经坏掉了,箱子看来已经有一定年月。从他的衣着看来他并不富裕,是个学生,但是现在的行李箱不贵,他完全可以买一个新的,为什么他还继续用这个呢,可想而知行,李箱的背后可能又会有一段故事。

如果人人都是我这种思想,估计这个世界也快倒闭了。

2017-06
24

盗版光碟

By xrspook @ 21:38:0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路过实体的光碟店,我一眼就看到了《巴霍巴利王2》的DVD,然后我才继续看到那个的上面放着《我和我的冠军女儿》的蓝光盘。为什么写的是《我和我的冠军女儿》而不是《摔跤吧!爸爸》呢?大概因为这是台版的。一段时间以前我就听说网上有台版的蓝光资源。但正如台湾网友跟我说的,现在那部电影还在台湾上映,怎么可能会出蓝光光碟呢?!买电影光碟的肯定知道《摔跤吧!爸爸》这两个月以来都很火,随便搞个《摔跤吧!爸爸》的封面显然是很简单的事,那为什么他们仍然用《我和我的冠军女儿》的封面呢?如果用这个片名,某些一根筋的中国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就是那个,会影响他们光碟的销量。无论是制作光碟的还是卖光碟的,肯定会因此受到影响。为什么居然还会这样呢?这不符合一般的市场规律啊!现在什么人还会去买盗版光碟看呢?这部电影都已经在电影院放了超过50天,该去看的都应该已经都去看了。即便不去电影院看,网上那么多免费资源,为什么还要买光碟呢?如果那是正版的,还能理解那些人是为了收藏,比如我自己,但是那不过是个盗版,值得这么做吗?因为不去买,所以不知道售价,但是我记得十几年前,盗版VCD电影得十块钱一部。这么多年来,物价升高了,而且是蓝光而不是VCD,理论上应该更贵。如果盗版的蓝光光碟要20块钱,这个价格完全可以去电影院看了。买盗版光碟的人会在家里播一次或者以上吗?即便不是买盗版光碟,而是下载视频或者直接看在线视频的,会把电影一看再看吗?显然这些通常都不会发生。盗版的光碟看完一次就扔在那里,家里存了一大堆,最后只是当做垃圾扔掉,那还不如直接去电影院看,最后不过是扔掉一张票根而已,省事啊。舍得出钱买盗版光碟而不愿意去电影院,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如果某部电影不在中国上映,那也就算了,但是电影已经连续上映了接近2个月,实在没有什么遗憾可言。

连续两个月的观影经历让我学会了看票房看排片看上座率。也学会了去哪里怎么买电影票会便宜一点。算上今天去看《冈仁波齐》,我去过11个不同的电影院。有对比有真相,哪些好哪些不好,真的见分晓。总体来说,我觉得飞扬的电影院阶梯高度不够,所以会有前面的人挡住你的风险。金逸的电影院要看情况,有些好,有些没那么好。中影的电影院也是得看情况。余下的电影院有星汇,UME,UA,海珠万达已及市二宫。星汇给我的感觉相当不错。海珠万达我是第二次去,也挺好。市二宫给我的印象是空调非常厉害,但是声效有点奇怪。UME和市二宫刚刚相反,我去的那个厅空调相当糟糕,但音效非常好。花城汇的UA也不错,但是票价不便宜。往后还要看什么电影,我会首选金逸维加斯的早场,因为如果有优惠的话,最便宜能买到13块钱的票。而那个13块钱跟市二宫的17块8相比实在好太多,维加斯绝对是划算的典范!希望往后能有机会用低票价试一下万胜围万达。但要做到这个,那部电影要是万达自己出资的。万达出资的电影真的会让我有值得去看的欲望吗?所以这些东西可望不可求,随缘。

每个月都去看一下电影还是不错的,今天看到预告片,貌似《破风》今年8月份上映,很有兴趣去瞧瞧。

2017-06
21

加工跑偏

By xrspook @ 8:34:10 归类于:烂日记

都说现在已经是自媒体的时代,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个信息的发布点,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发布点不一定位于浏览量很高的论坛或者门户网站之类。每一个blog都是一个自媒体,尤其是那些原创的。必须承认,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很多东西都是抄来抄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起码当我自己写blog的时候,我不用想我写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依据,我是不是纯粹在吸引眼球编故事。起码对我来说如果东西写出来了,我是自己心理那一关不可能过不去。很多的blog并不是自己在默默地耕耘,而是在东拼西凑的把各路东西拉过来。如果那只是图片或视频也就算了,算是一个聚合吧,但如果那发布的是文字,而且还有点新闻意味的非常容易就会误导人。从前我会发布一些教程,非常详细,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所有那些都是经过我自己亲身去试验的,起码在我写文章的那一刻那套方法是可行的。至于在过了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还能不能用。当然就得另当别论。即便可能教程最原始核心的理念不是我自己创造的,但起码那套东西我自己用过,我自己觉得可行很好。现在我越来越少发那些东西了,因为那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做支撑,而我现在越来越懒了。学生时代真好!

除了自媒体,还有全媒体的说法,一个新闻发布出来,通过网络的共享,刹那间就可以传遍全世界,可以通过文字途径,可以通过图片的途径,也可以通过视频的途径。同一条新闻,可以在这个电视台那个电视台同时播放。从理论上说,这的确节约了非常多的人力成本,但这样真的好吗?全世界都一个模样,为什么还得分电视台A和电视台B呢?如果ABC电视台都是一样的,那不如纳入一个旗下算了,但再往深处想,如果电视台都是一个爹妈的,那岂不是全世界就只有一个电视台,那不是形成垄断了吗?没有市场竞争就没有进步,这是显然的,而且他们只会遵循一个价值观,非常有可能会越走越偏。

什么信息是可信的?从前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通常来说都可以。但现在我必须得考虑这个问题了。报纸上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主流杂志上面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电视上说的东西就一定是对了吗?再深一层,教科书上的东西是不是一定就没问题?如果这些都只能回答都必须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尽信,那么就更加不用说社交网络或者各大网站上发布的种种了。为什么会这样?几年前因为ADR要来中国,所以某个体育杂志的编辑找我说要用我曾经翻译过的各种消息组合出一篇介绍的文章,我答应了。如果信息源是我,我当然很自信,因为不确定的东西我不会写出来,我不懂的东西我也不会乱写,而且我必须确信我收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在我的材料上加工,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就发生了问题。那个编辑完稿以后发给了我一份,我看完以后几乎跳起来了。因为她居然把职业摔角的冠军说成是拿奖杯或者奖牌的,知情人士都知道这是扯淡,因为职业摔角的冠军拿的都是冠军腰带。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反馈给她,她说她已经把文章提交给上面,可能已经拿去印了。这种错误我当然不会犯。她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肯定是因为她对这项体育娱乐一点都不了解。她不清楚最基本的规则,也不怎么关注这项运动,甚至可能她连一场摔角比赛或者节目都没看过。她到了那个杂志社,领导分配给她这项工作,于是她就做了。幸好,他们最终出版并把杂志寄给我的时候这个错误改过来了,是她上头改的。也正是因为那个上头,小编才会找到我,可能那个领导已经关注我一段时间了,他在这方面肯定有点懂。最底层的材料是正确的,但是加过程出错了,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也可能发生在其它地方。

现在的人真累啊,看了消息以后还得多一层判断,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这真的程度有多少?

Page 1 of 91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