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
7

进化出来的认真

By xrspook @ 9:12:27 归类于:烂日记

小时候妈妈总会担心我的学习不够认真,比如说叫我去复习功课,我15分钟就告诉她我搞完了。那15分钟如果是复习语文,我的确把那篇课文看完了一遍,也把之前之后的那篇课文也看完了一遍,仅此而已。数学是几乎不用复习的,除了要迎接奥数的考试。因为奥数平时听课的时候虽然也有听,但肯定不是百分百专注,那也比学校的复杂,所以在考试之前,奥数的资料需要重新琢磨一番。起码要搞清楚每个技巧的思路是怎么样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备战奥数的考试有点像备战大学的考试。我也试过不复习就参加奥数考试,结果非常惨烈。最后那一次,我复习好了去考试,结果成绩惊人,居然排名全班前五。那次以后,我总算有点知道,当我认真起来的时候,的确挺可怕。但问题是就学生生涯来说,我知道得太迟了,因为那时我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离小学毕业的考试不远了,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其它科目上这么干。

小学就发现了这个,但在我初中高中或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把认真贯彻到平时的学习中,因为跟小学类似,到期末考试之前才发现得认真,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了。高中的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但是大学的时候,人人都临急抱佛脚。如果平时大家就用考试之前的那种认真去对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学生,个个都是精英级的科学家。初中的某段时间,我的确认真过。因为莫名其妙就试过一次全级第一,至于全班第一这种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为了捍卫这个头衔,我就必须得努力。光是搞定老师教的远远不够,所以我会额外加码。那种事在我小学的时候没干过,在我高中的时候没有时间干。高中的时候我没时间看,但我的同学却有很多时间干,于是他们比我厉害,那实在太正常了。高中的时候,某些同学的天赋确实很高,一些复杂的逻辑题目,他们看一眼就有答案,普通人可能看上几小时都未必整得出来。当时我有这么个疑问,难道教授的孩子跟普通工人的孩子就相差那么远吗?后来,我慢慢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教授的孩子从小接触的东西跟工人的孩子不太一样吧。在某些领域,的确教授的孩子会有一些很神奇的能力,但在另外场合,可能工人的孩子会靠谱些。

我觉得,认真这种事是在我工作以后、发展兴趣一定时间以后才慢慢成为我特性之一的。小时候我妈总是担心我不够认真,现在她是担心我做什么都过于认真了。比如说运动的时候过于拼命,于是就会造成各种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伤病。她担心我篮球练习的时候太拼,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那些伤害会陪伴我一辈子,影响我的生活质量。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拼是一种寻求刺激,如果不竭尽全力,过后我会很后悔。至于过度的认真造成的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相比于那些兴奋感,我宁愿伤害也一起过来,毕竟伤害这种事虽然不怎么好,但总会有解决办法。不断地遇到,不断地积累经验,不断地解决问题,人才会成长。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过一生,我觉得挺没意思。

趁着我还年轻,让我去疯吧。

2018-06
3

求下雨 盼早睡

By xrspook @ 11:03:45 归类于:烂日记

天气预报总是说今天会下雨明天会下雨,以后也会下雨,但实际上没有下雨。不只是没有下雨,而且太阳还很大。今天早上理论上我是要去跑步的,但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因为没调闹钟。起来的时候七点多,吃过早餐再去跑步可能就得九点多开始了,但那个时候,太阳已经很猛。我可以怎么办呢?理论上今天是要下雨了,但却没有。所以有时我真渴望现在就电闪雷鸣下个雨,又或者雨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从前,尤其是小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烦恼,每一天我都希望是个晴天,是个好天气,但现在我却希望可以下雨。现在,看着外面的大太阳,我莫名的就有点怕怕,于是我就只能躲在家里,开着风扇,甚至开着空调,躺在床上睡个觉。我觉得这种生活挺颓废的,当然我也可以在家里做些运动,也可以做得很激烈,但是无论做什么运动,都不能代替跑步本身。心理上我知道自己要去跑步,但是我又有点怕跑后的结果,挺矛盾的。年轻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些,因为身体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但现在我不得不用各种其它手段去辅助。我才刚刚30出头,但却已经有点感受到衰老的力量。昨天看龙应台的《野火》,里面有一篇是其他人评论龙应台的,其中都有一句说在香港见面的时候,龙应台说过一句,这里的蝉鸣真够放肆的。这句话是不是这么说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我只记住了放肆这个词。写这篇blog的时候,我也听到了广州放肆的蝉鸣。还记得从前那些夏天晚上路过华农主校区某片区域的时候,我能听到牛蛙放肆的叫声。小时候,我只是觉得蝉鸣是夏天的一部分,是一个白噪音之类的东西,但现在那些东西叫得越响我就越是心有余悸。这天也热得太猛了吧。

我知道自己要早点睡觉,但实际上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接近11点才关灯睡觉。虽然关灯以后我可能在30秒以内睡着。如果能把这个时间提前30分钟,可能会好很多。我觉得自己的大姨妈正常与否与我晚上上床睡觉的时间有非常直接的关系。如果都是11点过后再睡觉,要大姨妈过来基本没戏。这种坚持在晚上11点之前睡觉不能只是几天,而是要一直都保持那样。这真的有点折磨人,但是实际上我又未必真的做不到。只要晚上睡觉之前我丢开手机,我基本就可以把睡觉时间提前15分钟甚至半个小时。这样的好处还有我可以减少自己的额外花销。因为到了晚上那个时候,要不我就是在看微信上的公众号,要不就是在网店里瞎逛,而这些事情都不是非如此不可的。在睡觉之前阅读,时间其实很有限,因为累了就自然会停下。只要你不是在看一些故事性很强的东西,或者一些需要非常努力用脑思考的东西。有人觉得睡觉之前看美食公众号会让人很折磨,但是我却完全没感觉,我对那些东西仿佛一点兴趣都没有。所有网红产品我几乎都不感兴趣。美食这东西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了。看到吃不到,并不会让我觉得很惋惜、很纠结,于是想用其它东西吃下去报复一下。渴了自然要找东西喝,饿了自然要找东西吃,但那时我的身体给我的反馈是我都不需要,所以那些东西,对我没有吸引力。小时候看到什么好吃的都想吃一下,但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个欲望了。抱着好奇的心理,可能会尝试一两口,但往后的不必了。在吃这方面,一定程度上,我已经到达了无欲无求的境界。

我是个佛系少年吗?

2018-05
31

信任

By xrspook @ 9:24:02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觉得自己很奇怪,到底有什么事是我不会认真去做的呢?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认真地去做事,但是到了现在,完全反过来了。问题是,学生的年代,老师和家长的要求跟现在成年人的要求完全相反。这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一直以来的教育都让我们要认真,但实际上到了工作,别人却想你不要那么认真。因为你努力,就会显得他们不努力了,他们躺着也会中枪,为了让他们可以闲一点,所以你也不能太高效。

我就像个万金油一样,在任何场合,只要有需要,我都可以顶一顶。表格有问题,叫我去调教一下;文章有问题,让我去写一下或者修改一下;计划有问题,可能让我直接给个方案;篮球比赛缺人,让我上去跑。基本可以确定这么一个事实:这些事情,都不是以我为核心的,我都是那个奇招,突然被叫过去,解决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既然我具有那么神奇的能力,为什么我不是某个事务的主持人呢?从前的确有过这演的机会,但是我不怎么喜欢那个项目。

在工作上,我的确没当过什么核心角色,所以,在自己的生活里,有时我会把那个揽着来做。比如说,做字幕的时候,我永远都是把杂七杂八我能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高难度的丢给有能力的人。换位思考一下,其实,这不就是我工作时反转过来的情况吗?别人或许会觉得,让我在关键时刻插一脚是因为觉得我厉害,所以他们把下手工作都搞定了,把最关键的留给我。当然这只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实际情况肯定不是这样。我喜欢去了解工作的整个流程,包括所有细枝末节,哪怕是很低级的东西,我也想去了解。就像做字幕一样,基本上我把做那个的整个流程都弄得非常熟悉,大概有些关键技术类的技巧我还没能掌握,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自己去摸索,没有高手指点。也正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战斗,所以全套的东西我都必须得知道、必须得懂,即便不能算是精通。当我不想一个人把所有事都干的时候,其实我完全可以把工作分拆出去,让其他人去做,但这样又会存在一个问题,那些被我分派工作的人我能不能去信任呢?几乎可以这么说,暂时来讲我还没有真的信任过一个新人。从认识到信任需要一个过程,你得证明给我看,你值得让我信任,否则我不会把手头上的工作交出去。一定程度上,我把这个看成了是非常严格的传承。如果他们搞砸了,我觉得我有责任。但我又是一个很懒、不想去翻工、不想去帮别人擦屁股的人,所以有些时候我宁愿自己干,也不把工作交给一些我不确定可以信任的人。到底谁才是我可以信任的人呢?我觉得在不同场合,这个人是不一样的。在生活上,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妈,所以如果我妈不在了,生活上我就真不知道该去信任谁了。大概到那个时候,遇到任何问题我就只能去网上搜索一下。至于工作的烦恼,运动的烦恼,电脑的烦恼,又或者是编程的烦恼,我会去找不同的人。说来也奇怪,那些我非常信任的人,通常都是在他们各自的领域经验丰富的。我认识他们的时候,在我眼中他们都已经是大师级的了。所以一定程度上,我的信任是不是建立在一定的崇拜上了呢?可能真有点这个意思。我是怎么取得别人的信任呢?显然,我不是靠口吹的,我是用我的实际行动去证明的,但是这样可能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如果对方没有在我身上放精力,大概他们永远都不会察觉到我的闪光。

优秀不优秀,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要面对自己良心的。

2018-05
30

学外语

By xrspook @ 9:02:37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米叔从演经验的消息,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消息总是一天有一点,就像挤牙膏一样。比如说昨天说的是他记台词很慢,所以在电影正式开拍之前,他要用3到4个月的时间跟导演对台词。而那些有天赋的演员,他们可能看一眼台词就记住了,即便是要学习一种方言,一个星期就可以搞定,他要用四个月。我觉得用三四个月对台词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电影里用的是其它语言,或者是印地语的方言,或者根本就是另一种语言。虽然那些不完全是非常正统的方言,因为过于正统,可能说印地语的人会听不懂。但学习一种方言基本等于是要学习一种外语。学习一门外语用三四个月的时间很正常,那些用一个星期就掌握的是神人。对演员来说,尤其是对米叔那种对自己要求非常高的演员来说,他不仅仅要学会一种方言的发音使用,他还要把感情融入到那种语言里,所以他花的时间比别人多也就很正常了。通常来说,演员不会故意为难自己去学方言。对那些方言就是母语的人来说,其他人说出来的语言总会觉得怪怪的,即便那些人已经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不错了。还记得在电影《失孤》里面,刘德华饰演的是一个农民。他的演技的确已经很不错了,但最大的问题是他一开口就严重暴露了。他的普通话里面有强烈的香港味道,完全感觉不出那是一个农民的口音。如果这样,角色就算失败了。米叔的很多电影里他都必须要面对这样的考验,比如说Lagaan,PK以及Dangal。他为什么要这般折磨自己呢?他完全可以让导演编剧把那些台词都改为印地语,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是米叔。因为他会为每个角色改变,而不是让所有角色都打上米叔的特色烙印。学习外语的那几个月,他失败过多少次?真的,只有跟他一起的人才会知道。对我们这些外国人来说,他说什么语言对我们来说都是鸟语,反正都是听不懂的,最多只能大概觉得那些跟其他人其它电影里说的印地语有一点点区别。

到底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不遗余力地为了各种需要学习外语呢?其实除了他,我也是一个。粤语是我的母语,普通话是我的国家官方语言,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逼迫着得学英语,因为那是考试科目之一。能选择自己兴趣爱好的时候,我迷上了西班牙语,因为我需要的很多都是西班牙语表达的。直白地说是因为我要看的肥皂剧是西班牙语的。我关心的那个演员或那个摔角手的消息很多都是西班牙语的。西班牙语转英语,再用中文去理解,这不是不行,但如果能直接理解那个意思,何必靠那么多中转呢?再到后来,我迷上了印度电影,但一定程度上,我暂时还不能接某些区域的电影,比如说泰米尔语,泰卢固语的又或者孟加拉语,所以我基本上选来看的电影都是印地语的。印地语相比于西班牙语来说,要学会实在太难了,西班牙语怎么说都是联合国通用的几大语言之一。印地语比起来真心是个非常小的小语种。虽然在印度,印地语和英语是他们的官方语言,但是各个地方还是继续使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感激秦始皇统一了中国的文字和语言。虽然我也有方言,但起码我们的文字是一样的,只是发音不同,意思上都是相通的。我也很感谢汉语拼音的存在,让中国的文盲大幅度地降低。虽然在推广普通话的过程之中很多方言被逐渐吞噬失,这的确让人觉得很惋惜,但是有统一的语言,真的让我们很方便。一定程度上我也是个为了各种需要不遗余力学外语的人,而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喜欢,我觉得很有必要。但显然我学的没有米叔那么多、那么系统,因为一路以来我都是自学,而他每一次肯定都有语言老师专业指点,所以他学习那门语言过后,他可以用那个跟别人交流,可以在电影里很流畅的表达出来,而我仍然是继续在半蒙半猜之中过日子。如果他算一百分的话,大概我也有40分吧。跟他比起来,我貌似总是一个半桶水的人。但这也真的不能完全怪我,我也希望把这桶水打满,但是兴趣太多每个都满分,几乎不可能。

趁着还年轻,主动多接受些挑战是好事。

2018-05
29

相当失望

By xrspook @ 8:41:27 归类于:烂日记

单位的人雷声大雨点小到了简直让人觉得可笑的程度,让我觉得非常发指。上周才叫教练过来训练了两天,然后这周开始就说因为赤湾边要训练,所以我们改为只有周四教练过来,周二是我们自己练,这分明就是扯淡了。从钱的角度考虑,这等于是少出了一半的教练费用,效果相当显著。但我们自己能训练出些什么来呢?很实在,我不相信单位的那些人,尤其是男的,没有一个可以让我信任,因为从一开始我已经深知他们的执行力非常有限,而他们的毅力比他们的执行力还要糟糕。一开始领导说一周训练一次肯定不行,至少两次甚至三次,当时我就一口回应说三次是绝对不可能的。至于两次,到底能坚持多少回也很难说,能坚持一个月也非常不容易,结果呢,居然是一周。这一周里面第二次比第一次少了多少人,也是很让人呵呵呵的。这帮还算是男人吗?男孩也算不上,因为如果是男孩,肯定被父母逼迫着一定得去,但是这帮任性到了极点的人,觉得自己天下无敌,赢了输了都无所谓,反正地球上就他们最厉害。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们会让我很失望,但现在看来,给他们的评价应该是相当失望。

昨天我跟财务科长说起前两天为什么要找她问发票的事情,当时我在迪卡侬买篮球鞋,显然要预先开着发票,因为到最后,单位那些人肯定又是会买不到我尺码的篮球鞋,这种事情,八年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一开始他们觉得买篮球鞋是相当简单的事,只要选好款式就行,但后来才发现原来根本就没有女生需要的那种尺码。于是他们就随便买了两双跑鞋回来。这到底是什么鬼?跑鞋跟篮球鞋是两回事,即便是凑数也不要这样凑啊,我宁愿他们买两双回力的篮球鞋回来。让我觉得很搞笑的是昨天我跟财务科长说起这件事,然后她问我之前有没有跟他们商量过,然后我跟她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会买不到女生合脚的球鞋,而女生合脚的球鞋要不你就买童装,要不你就得买很贵的。童装的球鞋,通常是200块钱以内,成人恰当尺码的如果不是高仿的,要四位数以上。然后财务科长问我,那你有问过他们预算是多少吗?我当时真的觉得很搞笑,你是财务科哦,你都没有跟领导商量预算是什么你问我知不知道他们的预算是多少?预算多少这种事,是领导拍板的,是财务科长拍板的,不是一个所谓篮球队长自己说了算的。可以确定的是总公司要求的篮球队一共十个人,每个人的预算,不会超过500软妹币,甚至是300。300块钱你可以有什么作为呢?我用了其中的199块钱买了一双很低端的童装篮球鞋,这又怎么样呢?难道他们的预算是每人一百块钱,用二三十块钱买一套衣服,然后用余下的钱买一双回力。如果要抠门的话,这样绝对可以。但我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男的没有一个人会穿回力上场,肯定都是穿自己的鞋。财务科长也问我,有没有跟另外一个女的商量好穿一样的鞋,真搞笑,她的尺码跟我不一样。如果她真的要穿38码半的耐克的话,她可以穿男装的39码,也就是最小尺码的篮球鞋,但我穿的耐克是37码半,我只能用童装的篮球鞋。如果强行用男装,最小的篮球鞋比我需要的大1.5码。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呢?等于在合适的鞋码基础上,鞋子多空出来一厘米以上的空间,这显然是扯淡!两个女生的脚大小不一,怎么可能商量好穿一样的鞋呢?!如果要穿一样的鞋,我们得买情侣装篮球鞋。不得不说,篮球是一个很性别歧视的体育项目,因为其它体育项目你几乎不会找不到合适尺码的女装鞋,跑步也好各种小球也好,你都能找到,但偏偏篮球是例外,因为他默认看玩这项运动的女生都很高大,有39码的需求非常正常。我也是这么觉得,我之所以现在不正常是因为总公司举办了一个很扯淡的活动。单位也是扯淡的,要一个身高是非主流的人去参加,而且还默认这很理所当然。为什么非得穿篮球鞋而不是跑鞋去打篮球呢?因为篮球需要快速的转向,跑鞋的抓地力非常好,但显然那不是为你左右快速转向设计的。另外一个,因为经常需要变向,所以篮球对脚踝的压力大,所以篮球鞋通常都是高帮设计,但是跑鞋几乎一律都是低帮。这两点决定了在不同的场合就得穿适合的鞋。没有痛过的人不会明白到因为急停和转向而导致的脚趾水泡是什么感觉。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初中的时候班里的男生打完一场班级篮球比赛后跑动最多的绝对主力脚底N多水泡,因为他买不起恰当的篮球鞋袜,当时他也不知道篮球鞋除了炫酷以外还有很实在的保护功能。

没有球,没有鞋,没有球场,外加没有训练,你们到底想怎么着?!

Page 1 of 10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