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16

她的梦想成真了

By xrspook @ 11:21: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无意之中去看了高中同学和她老公合伙开的民宿的介绍。我感觉很复古很个性,这就是我同学的作风,但我感觉很奇怪,与其说那个人是她老公,不如说那个人是她爸爸。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走在一起,我们已经有这种感觉。这么多年过去,据说他们已经有了一对儿女,但是他们给我的仍然是那种父亲和女儿的感觉。我同学的梦想是自己开一家有自己特色的小旅馆。关于这个梦想,大概很早以前就有那个苗头了。我还记得高中时候有一次的美术作业是老师让我们设计一个小房间。材料不限,风格不限,大小不限。大家一起脑洞大开完成作业。有的同学家里比较富有,所以她买了很多套的那种微型积木然后拼凑起来。颜值相当高,但我那现在开小旅馆的同学用的是很普通的卡纸。她选的颜色是粉蓝色,经过她的手出来的东西真的很神奇,让你感觉出了美感。卡纸本来是硬邦邦的东西,但是她的确就让你感觉出了柔软感。而我呢,那次作业我用的主要材料是好又多和家乐福的宣传册,以及一些没用的纸皮,样子不好看,但环保。

大学的时候,她选择了一个建筑专业。在往后的日子里,她做了更多模型和设计。现在,她直接把模型和设计变成了现实。看了她的故事以后,自然我就会回问自己一句,我想做什么样的人呢?我的梦想是什么?跟她那么现实的梦想比起来,我想做的事真的比较杂乱,比较没有规律、多点开花,但这不代表我就真的没有什么认真的追求。我花在那些东西上的时间不比我那同学少。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那同学是那种认真得有点过于较真的人。是那种可爱之余你不敢去招惹她的人。大概对美的追求,一直都藏在她心中,只不过因为高中的学业比较繁重,所以她不容易表现出来。她走的是设计路线。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大大咧咧的逻辑。她所追求的美,在别人眼中那叫做艺术,而我最擅长的感性在别人眼中只是泪点特低。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甚至曾经生活在一起,但不得不说,人与人真的很不一样。从那个民宿的介绍可以感受出他们正过着挺快乐的生活,但是如果要我过这样的日子,我会快乐吗?显然,我不是那种人。

昨天我心血来潮做了一个即将上映的印度先生电影的预告片翻译。平时做这些的时候,我不会把片名也顺带想出来,但这次我自然而然就想好了,其中一个原因让我无需纠结的是片名的那个印地语我根本不知道意思是什么。我的确有去查过,但是出来的东西可能不准确,所以很无厘头。因此我就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按照预告片里给我的那种思路,把中文名字整出来了。几分钟的预告片翻译说起来很简单,但有些时候会比正片还要难把握。因为如果是完整的片子,你还可以根据上下文猜一猜,但预告片是高度浓缩的剪辑。如果你get不到那个意思,没办法再从那些经过高度压缩的东西里抽取出更多的意思。不是所有预告片都会让我有翻译的冲动,但是昨天看过那个以后,我真的觉得很好玩,然后就动手了。那估计只是一个小成本的小众片子,目测可能不会在中国上映,但是如果片子的剧情、对白以及动作表现都让我笑个不停,让我乐在其中,为什么我不再多走一步为他们做宣传翻译呢?遇到一拍即合的东西就应该好好把握。

同学的那些生活让我觉得她真的很厉害,但是这些无厘头蹦出来的额外小任务却让我觉得很开心,很有满足感。

人各有志。

【中文字幕】《冤家姐妹花》Pataakha 2018 官方预告片,后来才知道原来这部电影的导演很有名,拍过很优秀的经典作品(《海德尔》,《奥姆卡拉》,《麦克白》,《恶棍无赖》),看来我的直觉还是不错的嘛。

2018-08
14

红花油的记忆

By xrspook @ 10:25:19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所以里面放肆地飘散着我的味道。我是什么味道呢?从中午开始是正红花油的味道,傍晚六七点的时候加入了劲凉六神花露水的味道。正红花油加六神花露水的味道,真的是让人醉了,这个也是典型的老人味。有些老人会用正红花油,有些老人会用活络油,有些老人喜欢用万金油,幼儿园的老师喜欢用万花油,有些人肚子痛喜欢用万金油,而我家通常用的是保心安油……还记得小时候去邻居家玩的时候一进门就会闻到一股油的味道,因为他家有个老奶奶,腿脚一直不好,那老人家我们称她为“肥麻”,记忆之中她是我小时候见到过最胖的老人。我外婆的腿脚也不好,所以外婆年轻一点,还能感觉到痛的时候,她经常往膝盖涂抹各种油。只要有人去香港,总会给她带回来一些。后来,慢慢地,她的感觉器官退化。以前痛的时候还得做家务,还得照顾一个家,但现在绝大多数时候她只是坐在那里,或者躺在那里,所以外婆家库存的那些活络油也都只是静静地立在某个角落。上周回去的时候,我本打算随便拿走一瓶,反正那些东西放在那里也只是放着,但看了一圈以后,我没有拿,因为不知道拿哪一瓶。有些闻上去味道好一点,有些已经出现了好像油脂腐败的味道。那些活络油的盒子都很厉害,什么老虎、熊胆、蝎子……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而且基本上都会写着星加坡。估计那些是前十几年前亲戚去香港或者去新加坡的时候带回来的。

我还记得,我读幼儿园的时候,家里有一瓶没有标签,而且瓶子里只剩下一点点的红花油。那个味道我至今记得。但那到底是红花油还是正红花油,我不知道。现在家里已经找不到那个东西了。

记得小时候有次吃早餐的时候,外公开了罐炼奶,当时我在桌子的旁边排了很多个凳子,在那里爬着玩,但我滑了一下,想起来的时候,不小心一手按在打开的炼奶盖上,于是手指开始飙血。第一个感觉是痛,痛的自然反应就是甩,所以那一次我甩得十平方的屋里都是血,斑斑点点有点恐怖。我已经不记得外公外婆是怎么把地方重新收拾干净的了,我也不知道外公是从哪里找来了棉花和纱布把我的手指包起来,我只记得自己哭得很厉害。因为直接接触伤口的是棉花,所以当血凝固了以后再要分开有点恐怖。还记得回到家以后,妈妈花了很多时间用棉签一点一点地把棉花和那一条伤口分离开来。那种场合,理论上按照现在的习惯,应该是涂上碘伏,然后找个创可贴或者纱布固定在上面,但当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用的是棉花加红花油以及胶布。大概用红花油是因为她不想棉花再次粘在伤口上。昨天,我发现正红花油的说明书里分明写着,开放性伤口不能用正红花油。当时直接涂红药水或者紫药水或许更合理。我还记得清洗伤口的不是用双氧水,而是凉开水。如果用的是双氧水,估计我会痛得跳舞了。第二天去幼儿园,别人看到我这样,老师以及其他同学的家长就给了我一些创可贴,当时我觉得创可贴是很高大上的东西,因为我家里只有胶布。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这般处理,不感染实在很奇迹。我还记得妈妈从一大块药棉里面撕出其中一小块,然后卷在牙签上。一大块的药棉是经过消毒的,但这般处理以后,显然不干净了。回到正红花油的话题上,之所以开放性伤口不能用正红花油,因为那个药里有很多刺激的成分,比如辣椒油,所以直接用在开放性伤口上,不痛到跳舞才怪,但为什么当年我没有遇到这种事呢?是因为我现在回忆的东西已经不清晰了?还是用红花油的时候我的伤口已经初步愈合?

那一次是我读小学之前印象最深的受伤。不是每个小孩都会遇到这种事。比如现在再遇到的几率就很低了,因为现在已经很少人会喝罐装的炼奶,或者拿那个涂面包,而且那个罐还是那种必须用开盖器才能打开的罐头炼奶。那个年代,炼奶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比较高级的东西了。那一次,外公外婆大概会很后悔。不应该让我在桌子旁边玩,又或者不应该把打开了的炼奶放在我手轻易能触碰的地方。傻瓜也不会一下子按在那个上面,但那一次,真的就那么巧合。接近30年过去了,愈合的伤口现在还隐隐约约的能看到疤痕,但显然现在已经半点都感受不到当年的痛,也没有什么后遗症。唯一让人心里不好受的只是外公已经去世了,外婆已经年事已高不能自理,妈妈也不再年轻。如果我再犯这种错误,只能我一个人去扛,只能去医院找专业人士帮忙。

小时候的我觉得外公外婆比我的亲生爸妈更像我的父母。

2018-07
28

免费麻麻黑

By xrspook @ 23:59:57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薅了肯德基的羊毛,这个星期薅麦当劳的羊毛。这个星期,我跟我妈的手机都有一张免费的麦当劳芝麻味圆筒冰激凌的券,外加上个星期用我妈的手机注册麦当劳支付宝小程序的时候送了五张优惠券,其中一个是三块钱买一个小薯条,于是今天我们就两人花了2块7毛4,吃了两个芝麻味的圆筒冰淇淋以及一个小薯条。之所以是2块7毛4是因为我妈还有,一个两毛六的支付宝实体店红包。这样的人均消费,居然也能把我两个吃饱,真是绝了。这种好事当然不是任何时候都会有,什么时候能撞上很难说,还记得上周我拿着我妈的手机在支付宝上注册麦当劳的时候,她说她不会去吃那些东西。但实际上,那五张优惠券真的很划算,比如说用六块钱就能吃到麦旋风。对我来说,唯一郁闷的只是离我家最近的麦当劳有接近一公里远。为什么我家附近有那么多的肯德基,但是却没有麦当劳呢?!幸好麦当劳送的是圆筒冰激凌,如果上周圆筒冰淇淋是肯德基送的,大概我就不喜欢了。因为我从来都不喜欢肯德基的冰淇淋,总觉得他们的冰淇淋不够细滑,总是会有颗粒的冰渣。已经不记得多长时间没有吃过新地,但印象之中,肯德基的新地总是太甜。雪糕够不够细滑,跟那个雪糕机有关系,还跟做冰激淋的奶源有关系。如果奶源均质不好,制成雪糕当然有冰渣。还记得大学选修的那门乳产品工艺学,我们就自己做过软质冰激凌,出来的效果就是很多冰渣,因为虽然我们进行了均质,但是显然均质不到位。宜家家私的一块钱圆筒冰激凌我感觉要比肯德基好,但是相比于今天麦当劳的那个芝麻味的圆筒冰激凌,的确我又觉得麦当劳的好吃一点。在甜品站,芝麻圆筒冰淇淋的价格是五块钱,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薅了至少十块钱的羊毛。芝麻味跟甜味都恰到好处,感觉就像在吃冰冻的芝麻糊,的确很不错。从分量上说,我觉得麦当劳的好像要比宜家的大一点,毕竟那是五倍的价格。我妈口里说她不吃那些东西,大概意思只是她不会一个人去吃。但是当真的吃起来的时候,其实她还是很有兴趣的。这些东西不是经常吃,只是很偶尔才吃那么一次。一整年下来,加起来吃的圆筒冰淇淋估计不会超过五个,其中绝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是在宜家家私整的。夏天去宜家家私,看到有一块钱的圆筒冰激凌,真的会舍不得不去吃一个。所以很多时候,在宜家家私什么都没买,就只是出来的时候吃了两块钱的冰淇淋。除了圆筒冰淇淋以外,宜家家私的咖啡粉也非常让我妈着迷。那是其他地方买的咖啡粉都做不出的味道。宜家家私,顾名思义理论上是应该是卖家私的地方,但是我们却几乎只在那里消费一些生活的小杂货以及食物。我最喜欢在那里临期特价的黑麦脆饼,也喜欢买他们特价的巧克力,但买得最多的肯定是咖啡粉。几乎可以这么说,每次去宜家家私,我们都会在零食屋里消费,哪怕在宜家家私的主卖场里我们一分钱都没花。

吃是人类的天性,如果遇到的是两个女人,那更加是没救了。

2018-07
26

公式变体

By xrspook @ 9:35:01 归类于:烂日记

从完全不懂得如何还原魔方到可以完全不看武功秘籍还原三阶魔方,用时四分钟不到,我用了接近五天的时间。完全是靠自己看武功秘籍。前两层一些技巧性的东西没有人指点,只能靠自己摸索,虽然很简单,但是要把握先后顺序还是得思考一下。至于顶面的还原,至今我还没有100%的把握能快速做到,但总算有一点点技巧。就是把尽可能多的黄色方块放在左前侧。经常会用到左上右下,到了一定程度以后,我可以捏住其中两个方块进行扭转,所以最后两个动作是一气呵成的,不会过了或者没到。大概对高手而言,几乎每个旋转的动作他们都可以做到这样,因为即便是对我这个只玩过一个星期的人来说,无师自通的时候,我也已经掌握了这个。自己摸索回来的经验总是觉得很好用,如果那些都不是自己经过实践学回来,而是通过老师教授的话,大概我会觉得玩这个东西真烦,因为要记住很多口诀。现在我记住的只是最基础的东西,那些N多的口诀如果都能记下的话,大概很多情况我可以秒杀完成,但显然一直以来,我会不怎么喜欢魔方了,就像高中的时候学数学或者物理,同一条公式能推导出很多个变体。

还记得高一的物理老师兼我们的班主任总是想让我们记住每个公式的变体,我很烦他这种做法。如果我是记忆力牛逼,记住那些当然不成问题,但如果本来我的记忆力就很一般,要同时记住很多个科目的很多东西,我怎么可能把物理的一个简单公式推导出来的各种变体都完全记住呢?!如果我记不住那些变体而又乱用,最终只会导致那道题目我彻底没有分。相比之下,我们的数学老师他也可以根据函数公式推导出非常多变体。但是他没有强迫我们一定都得把变体全部都记住。记不住变体但是却一定要知道变生成的套路,根据原始的公式只要套路正确,肯定能得到正确的变体。的确,记住那些变体在数学方面,尤其是对付选择题方面,可以把很多东西都秒杀掉。但是,对我来说,记住那些东西实在太难了。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如果要让我记住那些东西,唯一的方法只能是我通过题海战术经常使用到它们。就像一开始玩魔方的时候,刚刚接触左口诀跟右口诀,我总是一步一步慢慢来,但是到了现在,那两个口诀对我来说基本上已经成为了条件反射,刹那之间已经做完。做的时候有时甚至我不知道自己具体在做什么,反正手就能做出那些东西。这是因为我已经练习过非常多次了。相比之下,还原魔方的顶层的凹口诀和顺时针口诀每次我都要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来,现在出错的几率已经比较低了,但是在使用那两个,比较长的公式的时候,我还是会放慢速度。口里一边默念,我需要做的动作,然后手跟着脑子做。如果熟练到一定程度,我觉得在完成那些操作的时候我可以做到像现在用左口诀和右口诀一样。

从来没还原过魔方的,会觉得还原魔方很神奇,现在我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还原魔方,通常来说五分钟之内就可以搞定。如果快的话,甚至可以做到三分钟左右。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提速,而是明白其中的道理,因为只有摸清了其中道理,才能用那六九五十四个方块里设计出自己想要的造型。真正的魔方高手,除了速度以外,也肯定心里非常清楚魔方的各种形状是如何具体生成的,能做到随心所欲拼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我觉得那才是我玩魔方的目的所在。显然,现在我还没能把握好那些公式,为什么会那样?能不能不那样?顶面和顶层遇到某些形状的时候,我该用什么方式快速搞定?即便我不能快速搞定,我也应该知道循环某公式几次才能达到目的。对新手来说,一个高手突然告诉他这些信息,他一定会觉得非常神奇,但是,对老手来说,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应该知道的。

魔方这东西最根本的应该由自己去领会,而不是直接通过背公式去死记。

2018-07
23

欲罢不能

By xrspook @ 11:32:25 归类于:烂日记

现在我觉得之所以基础体温正常并不是因为我做了多少剧烈的运动,而是因为我早睡了。没有晨跑之前,早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因为早上要很早起来,所以晚上也就必须很早就睡觉。比如我打算早上5点多就去跑步,所以晚上8点多我就睡觉了。即便不是早上5点多去跑步而是早上6、7点才去,我也通常会在10点之前睡觉。工作日的时候,时间会往后推一点,但是无论如何不会超过10点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早睡跟晚睡基础体温能相差0.3到0.5℃。如果我的基础体温过低,无论如何都难以进入黄体期,也就是大姨妈无论如何都不会来。对我来说,10点半之前睡觉是保险的,11点已经是底线。但是,这种规律我却用了接近15年才确定。所以真不知道如果要让我上夜班或中班,会是什么状况。为什么有些人天生不会受这些影响?而我却会对这个非常敏感呢?其实,回想当年,我还是个小学生、初中生的时候,也没有这个烦恼。虽然我没有熬夜看《鹿鼎记》,但是我有熬夜看《天龙八部》,而且是在很冷的寒假,因为实在欲罢不能。在没搬家之前,我都是坐在书桌旁看武侠小说的。搬家以后,我就转为躺在床上看。无论以什么姿势,肯定是干到半夜一两点的。当时觉得真没什么,虽然家长一直唠叨不让我这么干,我却偏偏要这么干。我总觉得大半夜看出氛围会好一点。难道一个人的熬夜本钱一辈子有一个固定值,当你过早的消耗完了,往后就再也没有了。

周末的两天晚上我都很早就睡觉了,因为没到10点我已经觉得很困,其中一个原因是看的那部电影,我不怎么喜欢,所以越看越困。有些好看的电影,一开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但有些不喜欢的,是怎么看都看不完的节奏。同样会发生的是越看越困,所以一部电影要分好几次才终于看完。这并不是因为没有时间,而是因为根本不想给它分配时间。有时候看完一部不怎么好的电影,回过头来会发现可能跟演员没有关系,是那个剧本本来就不靠谱。当然,如果演员的表达好一点,可能效果会没那么糟糕。但一部本来就不咋滴的剧本遇上一些很一般的演员,效果可想而知。回想过去,电影的演员到底是谁我不在乎,都无所谓,不认识的反而更好。因为我看中的是故事本身。当我还是个孩子,我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我只注重故事本身。这么多年来,我只看过两个作家的武侠小说,除了金庸以外,我只看过一本温瑞安的《逆水寒》,但是那本书几乎没有让我留下任何印象,现在还唯一记得的是那部小说真的很血腥暴力,要拍出来估计得花非常多的血浆。故事结构、表达方式让我觉得那本小说看得我挺郁闷。不是随便一个写武侠小说的都会名留青史,但金庸他真的是个大师。我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我少年的时候没读过他的小说,往后我的人生、我的写作、我的思维方式会变成怎样。

我的少年、青年期里没有言情小说,也没有青春偶像,只有武侠小说。

Page 1 of 106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