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12

收起骄傲吧,少年

By xrspook @ 21:23:16 归类于: 烂日记

高分低能这种东西,并不是某些个例,甚至我觉得,这可能是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分数到底能代表些什么东西呢?还在学校的时候,或许这个东西真的能让你不断地爬上去,尤其是在纯粹的理论学习领域。但实际上,我觉得某些东西是没法用分数去衡量的,而有些东西发展到一定程度,再也不应该由别人制定的规则去衡量。打破常规,创造出某种东西,那个东西的价值,不在评分体系里,超过了那些制定框架人的想象。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别人能给你打多少分?在那种情况下,分数毫无意义。如果某些人一直只停留在拿高分这种癖好上面,我猜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那种打破常规,给别人创造惊喜的快感。但我又不能很铁定地说,高分就一定低能,有些人很高能也能拿很高的分,那是神一样的存在。但貌似。在我过去30多年的人生经历里,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必须得接受这一点。但是,我们却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完美。变得更完美,相比于追求纯粹的高分,我觉得那时更应该作为每个人的人生追求。

在追求更完美的路上,首先,我们得承认自己的不足。我们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别人就是不满意我们?他们都不满意,他们的唠叨到底我能不能改,应该接受还是漠视那些东西?或许在别人首次说我们有问题的时候,我们会无视,但是,当那种事情一再发生,显然,那就不是别人偏见的问题了。为什么这种问题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而不出现在别人的身上呢?或许我们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已经非常厉害了,已经厉害到可以傲视群雄,打败其他人了。但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这种绝对优势的沾沾自喜上。我们或许知道自己很厉害,别人也或许知道我们很厉害,但是评判一个人,不仅仅是在某个点上。在别人的眼中,或许他们更愿意把关注点停留在某些我们做得不够好,有些我们甚至做得比他们还差的点上,而那通常会变成他们对我们的总体印象。正如我们总是把他们不如我的某些地方,作为他们的特点一样。

在研究的路上,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全身心专注在某个点上,但是,当我们到达一个平台,当我们要向更高的水平迈进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接受别人的意见,甚至从某些完全不相干的地方获取灵感。

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是一个跨学科的项目,或者说其实那不算跨学科,但问题是,微生物的老师没往那里想,工程的老师想到那个点,但是,他对微生物不算非常了解。正是因为乘着这个跨学科的东风,在那个领域,我可以自由地思考和探索。如果有微生物老师的进一步指导,我肯定可以更进一步,但也正是因为有工程老师的支持,我开才可以在那个课题上迈出第一步。那是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原来交叉的世界那么伟大。今天晚上的新闻里,说到华南理工的开学典礼,华工的领导说要培养跨学科的人才。那一刻,我再次明白到,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幸运,遇到了这么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导师。这是一个值得我感恩一辈子的经历。

承认自己的不足,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2016-11
18

分数神马

By xrspook @ 7:49:4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继续做梦,但起码不像前两晚一样有人挂掉。所以今天早上醒来,觉得睡得比较充足。醒来的时候看了一下手表,5:56离我的闹钟6点还有4分钟,自然醒了。那4分钟感觉挺漫长的。同样还有我夹下体温计以后等待的10分钟。我总觉得闹钟怎么还不响,是不是也像昨天那样没响呢。真不知道,昨天早上是闹钟真的没响,还是我太困不知道响了,按掉了。昨晚做了什么梦?我没有任何记忆。睡眠时间充足。睡眠质量好。早上醒来的时候,自然就像鬼灵精一样。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虽然自己跟自己说,我不要跟别人攀比。但到了某个时候,看到某些事情以后,你自然而然的就会对比起来。这根本就没办法控制。大概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受教育下来,那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条件反射。家长拿我们来比,老师来拿我们来比。什么都可以比。体重可以比,身高可以比,衣着可以比,成绩更加要比。但有些东西其实好就是好,没必要一定分出谁更好。比如说美术作品。还记得初中的时候,美术老师每次来上课都会带一大堆东西,除了他自己的用具以外还会带一大堆从前学生的作品。每次他都会把好的学生作品留下来,等到一届的时候拿出来展示。当然,其实每个作品都已经被老师评过分,但他给我们展示作品的时候,我们却不知道那个分数,我们只知道那个叫做好。我们也没必要理会谁更好,因为那个过程老师不是把所有东西都排列出来让我们打分。这说明了好这种东西,其实是有非常多不同的形态。很多时候,为了可以把不同形态的东西拿来比较,评分系统诞生了。数学和语文根本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些人数学好,有些人语文好,但因为有了分数,所以我们就可以对比,谁综合起来更好,或者谁单科更好。在茫茫人海里要挑选某个人,健全的评分体系显然非常有必要。但更多时候我觉得分数这个东西只会让人活得很累。因为那限制了我们的发展。有些人把眼睛盯在60分,有些人把眼睛盯在100分,60分也好,100分也好,都有个标准,难道达到那个标准,就可以万岁了吗?难道就没有比100分还好的状态吗?如果有些人非常牛叉,随便就能60分,稍微努力就100分,如果TA全力以赴,肯定有200甚至300以上的效果。但就因为评分系统就这样,老师不会给你加分,家长不会给你再多的鼓励,你还会全力以赴吗?

要跳出评分体系,显然这对我来说只是个空想。对自己有一个完备的计划,然后一心一意地去实施。从制定目标开始,我就已经给自己一个评分体系了。只不过那只是一条线,一条合格线,只有两种状态:合格和不合格。如果不合格,我为什么会不合格?我怎么才能做得更好?没有目标就没有追求。合格了并不是说我就可以安稳放松。我从来没有给自己定一个最终目标,到达那个以后,我就可以升仙,我就算是完成了终极的任务。曾经没有,往后我也觉得我不应该设。

昨晚看完了米叔的两个视频,其中有两个部分是我觉得大家都很大同的。一个是在不丹的采访里,采访者问他,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成就,米叔楞了半天,然后笑着说,这些年来,他好像一直都没想过自己有什么成就,但是他却经常纠结自己犯过什么错,为什么会犯错,怎么才能做得更好。我也是这样的人,不过有时候你还得逼自己想自己有什么优点。比如在填写中级工程师各种申请表的时候,你就要挖空心思想自己做了什么,有什么效果,有什么值得牛叉的地方。但其实成绩这种东西不应该由自己说了算,而是应该由外人去评判。由时间说了算,由历史说了算,由人民说了算。另外一个是在Haanikaarak Bapu发布会上,一个小男孩问米叔小时候你有什么梦想?米叔说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快点长大。快点长大这个梦想,今年单位春节的年夜饭上,我们单位四十多号人里有三个写出了这个,我是其中一个。单位还有一些说要说当医生啊军人啊之类的,但是,快点长大这个梦想出现概率最高。米叔说等他长大了,他的梦想就变成了,不想长大想一直都当小孩子。这个梦想所有成年人都会懂。当别人问米叔他是以什么标准去选择电影的时候,他说,随心。首先那个剧本得打动她,让他笑也好,让他哭也好,反正,他得被感染到。一旦他喜欢上了,他就全身心投入去干。至于往后怎么样,这是别人的事了。我觉得随心一种感觉,但随心,不等于随便,实际上那种条件反射是由一定经验构成的。而这种东西由很多很多因素交织起来。如果真要一条一条分开,估计写一本牛津高阶那么厚的书都不够。

今天我打算在微信里咨询Nike Run Club的教练我现在左腿的酸痛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拯救的方法。既然我自己搞不定,我该赶紧找人帮忙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