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4

RUN NOTE

By xrspook @ 22:50:56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二 2019-06-04 19:56
平均心率111,最高心率121,平均配速546,原地跳。昨天下了一个下午猛烈的雨,于是单位的业务只能全部都挂在那里,什么都干不了。连续三个月,简直就像世界末日那样雨下个不停,简直是让人醉了。而我呢,为了维持原地跳,隔天就得去找合适的电影,现在我越发觉得找靠谱的资源困难了啊啊啊。#xrspook未行够#

2019-05
27

RUN NOTE

By xrspook @ 22:23:54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一 2019-05-27 20:21
平均心率114,最高心率125,平均配速540,原地跳。我彻底不知道这个夏天我是不是全部都得这么干了。有真下雨的,有据说要下雨实际上没下的,我一直在被打乱计划和放弃室外计划结果没下雨之间度过。今年广东的雨水也太丰盛了吧!是我的主观懒惰让我觉得客观条件在考验我还是倒过来呢?我脑子里真的有了买跑步机的念头,但买回来以后放哪里呢???#xrspook未行够#

2019-04
1

小雨纷纷

By xrspook @ 16:21:10 归类于:烂日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今天早上起来出门的时候我有这种感觉。昨天晚上睡到半夜的时候,下了场很大的雨,于是我就起来把房间的窗户关小了。关窗的时候我有想过,如果早上我出门的时候还是那么大雨的话,显然就很麻烦了。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麻烦担心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因为无论天气怎样,我该出门的时候还是得出门。为什么从前我就没有愁过这个东西呢?现在回想起来,上学的时候非常恶劣天气的次数极少。我说的是非常恶劣的天气,比如回到学校以后全部湿透,无论是鞋子还是衣服。的确有湿过鞋子,但还没到完全湿透的程度。相比之下,傍晚回家的时候湿透的概率大很多,尤其是鞋子。

今天早上下着纷纷小雨,非常神奇,因为雨滴的大小都堪比灰尘级别,跟平时的很不一样,就像用雾化器喷出来的一样。今天从家里出发,下楼梯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大概10年以后我的感觉会很不一样,因为到那个时候,我家就再也没有一家三口了。我甚至不敢去想15年甚至20年后会怎样。因为父母晚婚晚育的原因,所以我的人生就像被用了加速卡一样。即便我现在结婚生孩子,我的父母估计也不能看到孩子初中毕业,而现在我还没想过要结婚生孩子。我的同学,无论男女,大多都已经结婚生孩子,有些二胎都出来了,大的那个已经读小学。所以现在他们发愁的是怎么赚多一点钱好领着孩子参加各种各样的培训班。有些培训班是他们强迫孩子去的,而另外一些是孩子强迫家长带他们去的。我不喜欢培训班这种事,我小的时候就很抗拒培训班。小学的时候我的确有参加过,当时我觉得别人这么干,我也这么干,但是到了初中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我的同学觉得带孩子去培训班是不得不干的事情,因为人人都这么做,你不这么做就会差人家一截,但我并不这么觉得。大概因为这样他们在走着普通人的路而我确实奇怪的人。人人都觉得结婚生孩子跟上培训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我却要问一句,为什么非得这样?有些事情我不理解他们,而有些事情是他们不理解我。比如我是怎么把一个blog写了15年,而且每天都有输出的呢?!我觉得这就是我跟他们其中一个区别很大的地方。因为我每天都要写,每天我都得思考,无论那个东西是直接陈述出来还是个议论文甚至是有点哲理的那种。当你每天都对生活有感而发,而其他人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种事,区别就在不知不觉之中产生了。小学的时候老师要孩子们写日记,是为了让他们学会观察生活。有没有感悟我不知道,但显然对低年级的学生来说起码你要知道主动去观察,然后把那表达出来。至于观察些什么因人而异,用什么方式也是八仙过海。但起码你不能对生活无感。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没有体会到,但后来我觉悟了,但是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察觉到这个东西。

幸好现在还不是10年以后,还没轮到我不得不欲断魂。

2018-09
3

水啊水

By xrspook @ 16:08:09 归类于:烂日记

不停息地下了一个周末两天的雨之后,星期一的早上总算不下雨。从早上6点多出门的情况看来,可能较早之前还是曾经下过雨的。本来天气预报说周末雨间歇,但完全没有这回事。周末下的跟工作日一样凶,甚至更凶。关于下雨这件事,大概我不能抱怨更多了,因为对我来说,下雨顶多是不能出门而已,但我所生活、工作的城市还不至于有严重的内涝导致财产损失,或者一日三餐都有问题。

从前的洪水通常都是因为大江大河之类的缺堤。但现在缺堤这种事很少发生了,取而代之的是种蓄水的水库主动泄洪,又或者是城市内涝。再好的水库遇到局部暴雨,完全停不下来的时候,超警戒水位不得不泄洪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从前又不曾有的城市内涝现在去哪里都这么严重呢?难道从前的雨就没有现在的这么凶吗?我觉得不是。城市内涝,首先第一条是那得是个城市,为什么城市有这个问题乡村却没有呢?其中一个原因我觉得是城市的面积越来越大,城市的硬地化也越来越多。理论上,天下来的谁是可以渗透到地里面的,然后经过泥土的层层渗透,那些水最终会变成地下水,又或者汇聚入江河,但现在城市绝大多数地方都硬地化。的确方便了,但问题是城市的地表不吸水了。理论上,地表应该像海绵那样可以吸水,但实际上上面却多了一层防水材料。为了弥补防水材料的缺陷,所以城市不得不建造各种大小的下水道。在外国,比如说在欧美或者日本,他们的下水道非常宽敞,你甚至可以在里面开汽车,又或者那根本就像一个巨大的地下宫殿。在中国,很早以前就已经有水渠的概念,但直到现在,即便在广州这种超大型的城市,下水道的设计还是不足以满足城市的需要。建设的时候,计划能撑几年,但是建设完以后,那片区域的硬地化化越来越多,所以水渠又不能解决问题了。在城市里,找很多空间挖很多个湖显然是不现实的。有些人觉得城市的绿化在地面上和在天台上没什么区别,不就是制造一片绿嘛,但实际上,地面上的绿可以用来吸水,天台上的绿,更多时候只是一种美观。下水道的水到了暴雨的时候不得不立马强排到江河里,于是一定程度就会造成下游城市的烦恼。通过地表渗透的水会不会那么快到达江河,从而也没那么容易让下游城市也遭殃。之前缺水的时候,我们的北方城市,不得不抽取地下水供市民日常使用,但地下水位降低会造成各种问题,比如说沉降,于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哪个地方就会塌陷一大块,而且这种事还不只是发生在某段时间只能靠地下水过日子的北方,连广州这种南方多雨的城市也有。不是因为我们没水,而是因为我们有水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要珍惜和积攒。难道要我们真的没水用,才去考虑如何储水吗?

曾经全面铺开的海绵城市改造根本敌不过纯粹的面子工程……

2018-09
1

3号篮球

By xrspook @ 19:38:41 归类于:烂日记

说好的周末雨渐小,但情况根本不是这样。可以这么说,到下午为止,几乎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雨,从天没亮就已经开始下,而且还下得很疯狂。这个7月感觉下雨下得很变态,尤其是过去的一周,但幸好刚好碰上了我的大姨妈,所以影响不算很大,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到下周一为止,我就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去跑步了。希望明天早上不下雨,那么我就可以去了。因为今年的广马没有中签,所以现在我一点压力都没有。如果广州还有女子半程马拉松,我会去吗?这个问题如果是在从前,根本就不算问题,因为任何时候我都可以跑个半马,但现在我的确有点犹豫了,我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完成半马。因为现在我跑步的频率越来越低,跑步的距离也越来越短。正是因为这样,我的体重正不断地增。不跑步,所以变胖了,因为变胖了,所以更加不想跑步,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夏天真不是一个适合跑步的日子,所以你打算在这个时候开始跑步减肥必然会遭到非常大的打击。对普通人来说,没有空调已经很热,你还得在烈日高温高湿之下跑步,那简直就是自杀。当年我从秋天开始快走和跑步减肥我觉得挺恰当,虽然当时我并没有考虑到天气的因素,我只是随性那么干了。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能让我事半功倍。因为天气会鼓励你走出去跟阳光跟凉爽玩游戏。夏天不下雨的时候干热,头顶是烈日,你甚至觉得神智都不清了。即便没有太阳,是阴天,但是之前下过雨,地表仍很热,那种感觉更死,因为跟蒸笼没什么区别。简单来说,夏天就只有两个模式,要么烧烤,要么桑拿。记忆之中,中秋大概秋风就会有点意思,但现在离中秋还有接近一个月,而且通常来说,即便中秋那一天有那么一点凉风,也只是暂时的,要等到真正的有点凉爽,还得至少两个月。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时间越过越快,比如还是学生要上课的时候,总觉得上课的时候时间过得超级慢。工作了以后,感觉时间过得快了一点,在工作了十年以后,感觉就是夏天等冬天,冬天的时候希望不要太快的回到夏天,但实际上,短袖根本收不起来。

昨天晚上回到家,我找遍衣柜都没找到从前买的那个小橡胶篮球,后来终于在我的床头柜旁边的纸箱里找到了。然后发现原来那是一个3号的篮球。标准的成年男子篮球是7号的,至于直径是多少我不知道。我已经不记得当年为什么要买这个3号的篮球了?当江南西的南丰商场还叫南丰商场的时候,我记得我在那里积分换购过一个标准大小的篮球。那是一个橡胶篮球,橙色的,但后来送人了。至于这个3号的篮球,我也已经不记得是不是在前进路的好又多买的。买这些的商场都已经不复存在。7号篮球无论如何我都拿不起来,但是3号的篮球我却可以做到。左手拿得尤为轻松,感觉没费什么力就拿起来了,但是右手就得花上些力、花上些时间。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我的左手练过尤克里里。我是用左手按弦的,这要求我手指得垂直按在指板上,按弦的力度必须足够大,所以我有专门练过手指垂直按压。不只是按压的力度,还得练习手指的跨度,才能在不触碰其它弦的情况下按住我要按住的弦。大概因为这样,所以我左手手指的力度和跨度都要比右手好。相比两只手,我左手持球的时候手掌跟球几乎是没有空隙的,但右手却能明显地看出空隙。大概这就是问题所在。我已经足足一个多星期没运过球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左手无名指的确已经得到了进一步的恢复,但现在仍然胀痛,不能完全弯曲或伸直,我已经很努力了。

新的月份已经开始,不能再颓废了!

Page 1 of 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