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23

集合

By xrspook @ 18:25:51 归类于: 烂日记

星期六的下午我不过是睡了个午觉而已,居然是哭醒的。梦里我去了广州的某家医院,看的依然是大姨妈。这次找的是西医的妇科医生,是个年轻的女医生。她直接给我开了黄体酮,说大姨妈来了以后再复诊做B超。我告诉她B超我半个月前做过了,没有问题,但那个报告我没带在身上,也没有拍照留电子版。但不知怎的,我居然翻出了电子版,但医生还是觉得那是其它医院做的,不能算数。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带着麻涌医院的病历,也顺便给她看了(明明B超的结果就贴在麻涌病历的后面我怎么会找不到呢???)然后她问我为什么还看骨科,问我为什么3个月不来大姨妈不去看西医而去看中医。我跟她说2年前我也是3个月没来,中医3付药就搞定了。她给我的表情里混杂着惊讶与不屑运气。然后不知怎的,她给我示范带一个像领子一样的东西,之所以梦里有这个,是因为春夏的太阳非常容易就会让我的脖子晒出汗斑,那个东西发作起来除了皮肤变白以外还会无限瘙痒。抓破了其它皮肤以后,附近的也变白了,也开始痒了。戴了那个比较滑稽的领子,貌似就不容易被太阳直射,但那个东西的质地好像是针织或毛线的,不热死才怪啊啊啊。最后,当我要离开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看了她一眼后我差点就想给医生介绍说这是我的外婆,今年100岁了,但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外婆去年已经去世了,永远定格在99岁,刚刚进来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外婆。当我扭头看第二眼的时候,发现那的确不是我的外婆。我把这个告诉医生,医生眼睛红了,而我则哭了起来。这之后,我就醒了。醒来的时候,我仰面躺在床上,盖被子的地方出着汗,没盖被子的地方凉凉的,眼角还有泪水,还处在抽噎之中。

大姨妈迟迟不光临是近期一直烦恼我的事。光过敏出汗斑是近3年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念外婆。3年后我还会继续想念吗?5年后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现在不记录下来,每多一次想念,外婆就会多一次记忆变形,最终记忆中的外婆将不再是最开始的那个,其中会多了很多我想象的成分。

一个普通的周六下午,外面有丝丝的凉风,妈妈开着她房间的窗户,那刚好正对着小区的绿地,白兰花已经长到了接近6楼高,现在开得正灿烂,每次微风吹来,都会夹带着花香,而我妈总把白兰花说成木兰花(为啥她不说花木兰呢?),就像她总把家乐福说成好又多一样。年纪大了记忆衰退不可逆转,说不定某一天她会进展到外公当年的地步。1年半前,妈妈失去了她的妈妈,那时,我将失去我的妈妈……外婆的长寿和我妈的晚婚让这两个失去可能会变得挨得很近。我妈和她的妈妈一起生活了71年,我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的妈妈,一个是我的外婆。

妈妈走了的时候,我会像想念外婆那样想念她吗?我可以不去设想这个吗?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