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3

我们永远期待的人

By xrspook @ 14:46: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小的时候,我非常盼望四姑婆从香港回来。我小的时候并不知道四姑婆在香港是做什么工作的。后来我大概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她主要在别人家里当佣人。老了以后,她在街边摆个小摊。即便只是做这些比较低收入的工作,但是她在香港打拼,却能帮补广州这个家。她人在那边,但心一直都在广州这边。每次回来,她总会带很多东西,我们的邻居朋友会羡慕不已。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她带回来的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新奇有用的。那段日子,如果没有她源源不断地带货。我们这边的日子估计会更加艰难。当她渐渐老去以后,我们发现她那边的生活只要没有了收入,一切都变得很艰难。跟这边的老人退休以后睡醒一觉就有钱不一样,她那边如果年轻的时候赚不够钱,老年的时候将悲哀。我没问过长辈为什么四姑婆当初要选择去香港。跟这里很多人是偷渡过去的不一样,当年四姑婆是正规途径申请去香港的。大概因为那段时间香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非常需要廉价劳工。据说年轻的时候四姑婆是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家里的人做好食品,要拿去外面卖掉。每个人都拿一些出去卖,四姑婆总是最快卖完的那个。因为她是我外公的姐姐,所以她是我的姑婆。姑婆这个名字,在广州这边有另外一个意思,指那些终生未嫁的人。四姑婆她嫁人了,但是她却没有生育儿女。她有子女是因为她嫁给的那个人之前就已经有过老婆。后妈这种角色永远会默认打上歧视烙印。四姑婆是摆小摊卖货的,丈公是理发的,他们两个的收入都不高,但丈公的子女依然会紧盯着他们仅有的财产,光是乡下的那栋老屋就已经吵过无数遍。四姑婆跟丈公不一样。四姑婆的老家广州这边无房无物。在她还能走动,还能回来的时候,基本上她就已经把她多年积蓄下来的各种首饰之类分给了后辈们…… 财产该如何分配那是长辈的决定,后辈嚷嚷争吵太过分。

小时后我从来都盼望四姑婆回广州,因为那肯定有好吃的好玩的漂亮的衣服之类的东西。这是我的感受,但是对我的外公外婆来说,可能不这样。因为这意味着狭窄的家里又得多住两个人,而且吃饭之类的东西又要张罗得更多一些更丰富一些。其他亲戚知道四姑婆回来了,也会过来串门,所以家里总是人人人人。平时在家里,基本上说不出谁是一家之主,外公和外婆貌似谁也没想凌驾在谁头上,他们在不同事情的掌控上轮流坐庄。但是姑婆回来以后,她就是一家之主,她掌管一切。感觉就像她是个毋庸置疑的女王。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有点怕她。在四姑婆面前,我永远都规规矩矩。她一辈子都在默默奉献、不求回报。不知道她最大的人生动力到底是什么。如果她曾有过机会,她一定能闯出一番事业,但她却为了家人,甘愿平凡。在我的印象之中,她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是选择性的记忆让人变神了,还是说其实从前的他们的确就是我们生命中的神。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