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25

回忆小升初的暑假

By xrspook @ 16:52:55 归类于:烂日记

小升初的那年暑假,我似乎都一个人在家里度过。小学同学有过来找过我去玩或者去游泳,但我都去不了,因为那一年夏天我的大姨妈来了一整个暑假,而且量还很大。后来我妈才发现原因是我一边来大姨妈,一边不断地吃雪条,一天可能吃4根以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的大姨妈根本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当然我就不可以跟小伙伴一起去游泳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年我妈居然没发现这个问题。如果她一早就知道这样,她绝对不会让我吃那么多雪条,也不会一直让家里的冰箱存着大量的雪条。当年我吃的是红豆雪条,从第一橡胶厂买回来的。我妈下班的时候路过橡胶厂,觉得家里的雪条快吃没了,她就去再买一袋回来。当时工厂饭堂自制的雪条没有外包装。雪条从模子里拿出来后用塑料袋装着的。买了以后,我妈得赶紧回家,但即便这样,雪条还是会有一点点融化,所以要把它们分开的时候,会有点难度。当时家里没有空调,打开冰箱,把脑袋探到冷藏室里绝对是爽歪歪的事。我除了经常去开冰箱门拿雪条以外,还经常趁着冰箱门打开把脑袋靠过去探叹空调。

那一年的暑假,我最后一次在那个家里度过,因为接下来的寒假我就搬到了现在住的这个家里了。现在住的地方和从前住的地方隔了好远,所以从前那些小学的小伙伴几乎可以这么说,跟我隔绝了。我再也不可能去他们家里玩,反之亦然。初中的确有一两个同学和我住得比较近,但我所说的那个近,起码也有好几个公交站。从以前的那种同一栋楼的不同楼层,又或者步行5分钟不到的路程变成了现在相隔好几公里,甚至十几二十公里。从前再正常不过的串门变成了不可能的事。对我来说,初中和高中上下学的路上通常都只有我自己一个,即便有时会有同学陪伴,但那不过是部分路程而已。回到家以后,再也不会有同学串门到我家里来。

小学的就近入学让同学之间的串门再正常不过,但现在的人为了让孩子能读上好的学校。不惜一切代价出钱出力,那些孩子上学还得坐起码半个小时以上的私家车,而且这还是在不塞车的情况下。家离学校那么远,同学之间随意的串门变成不可能,而且现在的学生还得参加各种补习班、兴趣班之类。在学习场所跟同学见面是一回事,但是互相到家里玩耍又是另一回事。我觉得在培训场所的相遇即便时间再长,那始终不过是同学而已。那些经常你来我往到家里来的,才会变成真正的朋友。那些从小就把孩子送到很远上学的人。他们有没有考虑过这样的话孩子可能无法交到同声同气、青梅竹马的朋友了?

有时我觉得在成长过程中经常经历搬家的人好可怜。对成年人来说过一段时间就改善一下生活环境很正常,而且有些时候也是迫不得已,但对孩子来说,刚刚交到朋友,但却很快失去,非常可惜。

当一个社区失去孩子们的嬉戏打闹声,那些地方和死城没什么区别。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