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
10

RUN NOTE

By xrspook @ 22:22:04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8-10-10 20:18
平均心率152,最高心率170,平均配速614。天气凉的时候跑步真好!即便温度只有20℃出头,跑完以后我的腿部居然会有汗!于是可以肯定今年我腿部的汗腺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发达了。以前我以为汗都是从头部和上半身流到腿部最终把袜子弄湿的,但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所以如果要不弄湿袜子,估计夏天我得穿长裤跑步了,我那个去!#xrspook未行够#

2018-10
10

若有若无的船坞

By xrspook @ 8:54:25 归类于:烂日记

翻译这种东西做多了,我觉得词汇量不够不要紧,根本没有某个方面的专业知识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有一颗想把东西做好的心。只要你认真去做了,遇到不懂的,你总会找到方法把那些东西都弄懂。互联网发达的今天让这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我觉得最要命的不是你不懂那个东西,而是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首先第一个反应是去找人,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先试着找一下答案。没有人可以帮你一辈子,你的人脉也不可能让你可以涉足所有领域。与其把自己吊死在别人身上,不如自己寻求出路。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在翻译的时候,有自学这个本领非常重要。

做过好几部电影的幕后花絮翻译后,我发现越是到专业的东西有时候我越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因为那些一个不小心瞎掰就错了,相反,如果那只是一些感情相关的东西,再天马行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因为感情类的东西可以通过我们的经验感同身受理解出来,只要说出来的话符合逻辑,别人通常找不到什么毛病。但如果遇到一些技术类的东西,你就必须得翻查资料。虽然有些时候,无论你多么努力,出来的结果还是会被专业人士一眼识破,但如果已经尽力了,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国庆假期有一天,我跟我妈去了新洲码头,然后搭船去了长洲,然后搭车去了深井,最后从深井又搭船回到新洲。在深井码头等船回新洲码头的时候,看着对面的黄埔船厂,我妈问我,是否还记得小时候她带过我去她单位那个船坞。其实那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并没有什么船坞的概念。我大概知道那个东西就在那里,但实际上我想象中的那个东西是不是就是我妈说的船坞我不知道。船坞是用来造船的,而我妈的工作不是造船。所以当年她带我去那个地方,肯定只是想让我见识一下而已。我妈说,每次船坞放水的时候,会找到很多大鱼,各种鱼都会有。每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爽歪了,因为可以加餐。我不记得我妈是在我几岁的时候带我去看船坞的。在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妈也退休了,最后那几年,我妈从一个比较远的车间搬到了一个比较近的车间。远的车间旁边才是船坞。所以认真算来,她带我参观船坞的时候,我顶多不超过小学三年级。小学三年级之前能有什么深刻记忆呢!我唯一还记得清楚的是我在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在我妈工厂,在地面上放了很多用来造油罐车油罐钢板的路上,学会骑自行车。那个自行车是个二手货,车架其实是有点歪的。之所以要在那个时候教会我骑自行车,是因为说不准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得骑车上学了。在那个年代,骑自行车上学再正常不过,但实际上,我的整个学生生涯都从未试过骑自行车上学。因为要不就是离学校太近了,步行只要十多分钟,要不就是离学校太远了,坐车也得大半个小时,这样的路程,不适合骑自行车。于是,我骑自行车骑得比较多反而是在中国街头出现了共享单车以后。当年几乎可以说自行车是中学生的标配,所以每个学校都有单车棚。虽然我的初中很小,但是在工厂区外的某一条路的两侧,学校有个很大的单车棚。

如果当年我的年纪再大点,我的好奇心再强一点。如果现在能再去一趟,我一定会好好参观船坞的。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