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4

20年后

By xrspook @ 21:26:3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早上穿我平时的袜子,觉得黑指甲的那个地方不舒服,所以我马上又换了一双薄的袜子。基本可以确定黑指甲不是顶出来的,而是压出来的。所以当袜子不太厚,脚趾不碰到鞋面就不会有异样感。和脚趾相比,我觉得右膝盖和右手感觉更强烈,在上楼梯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如果按照我平时的方式,右膝盖就会不适。至于右手,我觉得主要问题不是看上去破损的地方,而是那些瘀青还没出来的地方。如果没有破损,我早就用上跌打药了,但问题是有皮肤破损,我不能用。这样的组合看上去不严重,但实际上你却让人觉得挺纠结。

因为感觉不好,而且昨天晚上单位的人还没有给我报数,今天等到了八点多还是没有数,所以我就选择了今天不去跑步。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果今天跑步穿新鞋,也穿那双厚袜,会有什么后果。我觉得不应该跑18K。160K那个月跑量,现在我觉得能做到最好,不能做到,也就那样了。

今天我选择了骑摩拜去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最后停车的时候显示我骑行了13K,用时74分钟,这其中有我临时停车拍照的时间,所以其实我骑得不慢。从我出生到初中毕业我都在那里度过。到现在为止,可以说,那就是我前半生生活的地方。对上一次去那里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但我很清楚,当时我去的时候用的是11路车,但今天再去我用的是膜拜。上一次去的时候很热,我穿着件背心,今天再去的时候有点凉,所以我穿的是一件速干的长袖。工业大道从名字就能看出来从前那是一个工业区。我生活的那个地方,除了工厂就是工厂配套的宿舍,还有一个已经把农田都卖掉以后剩下的小村落。几乎可以这么说,那里生活的都不是有钱人。因为谁都不富裕,所以也无所谓什么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对我来说,可能当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富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让我觉得很心虚的是现在那片区域,几乎没剩下多少工厂,剩下来的那些也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些了。从前的那些标语还挂在墙上,那些熟悉的建筑结构,还模糊地能认得出来,唯一留下来的大概是破旧厂房里面那些植物,岁月静好。从前我妈那个单位的宿舍还都在那里,外观大体跟从前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我的照片里面,有好些共享单车,真说不清那是一张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唯一让我很不是滋味的是从前我读的小学和初中都已经换了校名。小学的校名成为了一大串字,因为它成为了另外一所学校的分校。初中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就已经不办初中,而成为彻底的职业高中。为什么小学要成为别人的分校,初中也不会存在,大概是因为那一片从前的工厂宿舍聚集区再也没有那么多学位需要。我这批人当时刚好撞上了生育高峰。现在那边的工厂早就已经被改装成各种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有可能还是烂地一片,也有可能是用作各种餐饮或者体育馆之类的。从前住职工宿舍的人有能力的大概都已经搬走了,余下的子女也都大了成家了,大概只剩下老人家。不知道小学旁边从前卖包子那家店现在是不是还在卖包子,起码他们的铁门跟从前没啥区别。可以肯定的是小学对面的好几家零食店已经不复存在。南边路的北边没有文具店,也几乎没有小士多,真不知道学生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从前那片乱七八糟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漂亮的庄头公园。我还住在那里的时候,盼望了那个东西很久,现在总算起来了,而且美得让人羡慕嫉妒恨,但是那东西却再也与我无关。

找不到根,找不到过去,这种感觉真的有点恐怖。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