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
28

争一口气

By xrspook @ 4:00:52 归类于:烂日记

不像我爸,我天生不是个体育白痴,学什么都很快上手,但这次我真的碰壁了。在学校,我从来没受过体育老师的任何“特殊教育”,因为在他/她教之前,我就会了。从他们那里,我得到的向来是赞许。特别是实心球,他们对我只有发呆,突然有这样一个学生那么厉害,感到愕然。所以在体育课上,我没受过任何有关批评的东西。

但今天,我被迫接受现实。网球,我从小没接触过,没认真看过的东西,对它,我没有半点经验可言。一个班有40人,我不是最棒的,更不是最有前途的,但我不愿意当最差的啊!他亲自教的,没有我,他赞许的也绝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很烂的新手。看着被教的人,我知道永不会是我,因为她们都bonita,而我fea我的秋要么就不过网,要么就出底线。

今天练的是在底线把球打过去,开始老下网,没什么感觉。后来好一点,几乎都落在好球区,但对面的人好象很怕我,因为我的球都很“劲”,有一个甚至在躲闪我的没一个球。不知什么时候,老师站到了对面,把我的球都挡了过来,不知是赞许还是在“保护”她。那时我是在定点放球打。然后我就开始抛球打,但问题马上来了,一球达过去,如子弹一般落到了对面底线的地方,老师也得躲闪,结果就冲着我大吼:“对面的,不要那么大力!”我只好小力,但小力又把球全打下网了,只好转身捡球再打,然后老师又冲着我大吼:“对面戴帽子的(我)转过身来,看着我,记得收拍!”边说边做我没收拍的动作。那么小力,根本没有可以收拍的惯性。大家看着我一个人出丑,收拍,收拍,收拍!!!我知道,但我没做。那一刻我觉得丑死了,我从来没有如此差劲的感觉,当时我对天发誓,无论如何我也要学好这东西,为自己争口气,在老师面前威风,给看我出丑的人下马威,向JEA的弱项迈进。

¡¡¡No te rajes!!!要争一口气!

2004-10
27

剥夺时间没情讲

By xrspook @ 4:00:03 归类于:烂日记

大学的时间经常被无情地剥夺,没有半点理由,无须向你作出任何解释,只要有安排,所有时间都是它的,你别无选择,除了如军队纪律一般无条件地服从。所以我宿舍总结出一个大学放假定律“晚上,周六日所有时间——待定”我们只能随时stand by,比医院的救护车和消防局的救火车更紧张,要你在休息时间干什么,你不可不干,因此随时都得高度戒备。对我们这些学生来说,不可以有任何计划,因为时间不确定,根本没有计划可言。

就今天晚上来说,突然叫你晚上7“00上党课,我又不入党,干嘛要浪费时间啊!但它要你100%上,无聊死了!于是就坐在那里发呆。开到8点多,然后又开班会,开到几乎9点,一个大好的晚上全浪费掉了。所以说我的大学生活为什么要12点才睡觉,其实是因为在好的时间都被强迫剥夺,只好越搞越晚。剥夺你的时间,就是没情讲。

以后开始要晚上11:00关灯,早上无论有课与否都得6:10起床,7:20之前到教室早读,岂有此理,还是大学生吗?连小学生都不用在7:20之前吃好早餐开始早读啦!简直就在折磨人啊!我对这臭死的学校越来越讨厌!!!如果它偏要我早读,我一定会把《现西》带过去早读西文,你逼我的,我无路可走,不可怪我捣乱,如果这样下去,我的西文应该会有进步。

等着瞧吧!面对剥夺时间这样可耻的行为,我一定会作出我个性化的抗争,坚持自己的立场到底,西文,你又有机会了,上位吧!

2004-10
26

花了无谓的时间

By xrspook @ 3:59:08 归类于:烂日记

时间已经很少,还要无谓地花掉。

今天上午去上课的路上,突然想起当年的的同桌一起练颤音的情景,心里一阵欣喜,一片快乐。但马上想到她有法文学,而且有时间学,而我,却……心中就一阵难受。天啊!为什么要这般对我!我这么想学却偏偏路途坎坷!英雄处于乱世,但我不是英雄,我只是个小女孩啊!早上到教室“霸位”时间早,没事做,就拿出《西班牙语初学手册》读背默课文,突然好怀念几个月前苦苦跟读课文的情景。为什么我这人老想当年呢?

今天的化学课是最精神的,2堂课都十分专心,因为咖啡的浓度大了一半,水少放了一半。又有早读西文,精神爽利。然后2节课后就去打网球。本来那个场只有我室4人,谁知道那些可恶的男生拿着足球来“踩场”,只好让出一半,但也很开心,拿着自己的拍子,感觉就是不一样。最后大家还打“双打”,每一拍都得轻轻的,以防要捡球和打伤人(因为场地真的很有限,且没有铁丝网围着)。虽然每一球都超搞笑,简直有乱来的感觉,但为表我们是专业的,准备动作还是要做足:双手持拍,双脚分开且微内八。如果记得的时候一定会打完一拍后收拍挂于背后,虽然乱来,也要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现在真的很讨厌英语课,她那水平简直差得无法形容。难怪本来和我们一个班上课的软件工程3班要单独上课,不用她教了,因为她实在太臭了!

晚上写了一篇有关同桌RBC与我的文章,还发了好多短信。

然后一天就被我花消完了。

2004-10
26

同一样的雨季,不一样的路

By xrspook @ 2:42:36 归类于:回忆录

曾经同窗共度,因为一个高考,各走各路。她成功了,乘上了自己梦想的翅膀,飞向了自己向往的地方;而我,飞机失事,坠落到一个难顶的地方。她去了外省,而我仍旧留在离家不远不近的地方。她有机会在新世界中闯一闯,而我有时间却时刻想着上网。同样的年龄,却有着不同的路。

那天她说她正在学法语,我疯了!为她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发疯,同时为自己实现不了的梦想而发疯。1年,足足一年,我从接触西文到下决心学习西文已经一年了,但雷声大,雨点小。我为了强迫自己,曾经在高考后的暑假(就是2004年暑假,今年的暑假)关了自己一个个下午,几乎连续4小时不断地学着跟着读西文教材,然后每当上网又花去几乎4小时的时间浏览西文的网站和在西文论坛上探索。无奈无系统的学习收效甚少,唯一最大的收获就是使我面对一大堆不知所言的西文不再望而生畏而是懂得取舍,学会了懂得了其中的一点点意思,不用每一个词都找翻译,可以猜个大概意思。但要真正理解就仍旧少不了翻译机器。

而她,却在我之前开始了她的法文之路。利用星期六、日和平时晚上学习,因为她只有英语和数学没有公开课,而我则满是令人头疼的课。一到五晚上和周末周日的休息时间还是待定,不定时被剥夺,如果真的有机会,再辛苦我也会去正规地上课,但我真的没有机会。

她的成功决不是偶然,她的实力为她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我相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半桶水的家伙。六级还是八级的钢琴,羽毛球、乒乓球、毽子、排球……差不多所有的体育一样都不烂,应该说很好。虽然有深度近视,但却丝毫对她没有影响,她依然好动、文静。自爱听她的《野花》 ,手指在钢琴上飞舞,而且在轻柔之间弹出了厚实的音,真的是一种享受。闭上眼睛,我几乎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了。即使在学习上我与她的距离是那么的大,但她从没鄙视过我,更多的是鼓励。特别当我问问题的的时候,她好象有求必应。对我来说,她多方面知识的海量是无法形容的,从新闻到历史人物再到外国任何类型的音乐,她都好象无所不知,所有的外文音乐几乎都是她的心头好,自己爱的东西有知音,有更懂它的人,感觉超好!记得晚修之前曾和她还有另一位女生在楼梯上恐怖地唱Scarborough Fair
by Sarah Brightman
(.wma文件,不用缓冲)

,真的万分恐怖,三重唱,都装着女高音的样子扯嗓子,再加上本来就挺压抑的歌词,简直就是鬼夜哭。唱完后,大家大笑了好久好久。

当时也喜欢吃完晚饭后去打乒乓球,虽然是冬天,但也会打得满身是汗,于是她就习惯把一条毛巾塞在背上。在打完回课室的路上,她就自然的把毛巾扯出来,我们不以为然,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声,原来“小施(施永红老师)”在后面,她把所有经过都看到了,脸上露出一片惊讶的表情。当时不明为什么,但马上想到,老师可能以为她扯出来的是underwear之类的东西,因为黑暗中看得不太清,况且毛巾的大小差不多,结果又是引起我们一阵站不起来的笑。她当时的窘相,以后我不能在见了。

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心情不好,找人出气的时候。她是我交往的人中EQ最高的,真的很厉害,相处一年半,没见过她无缘无故发脾气的。刚接触的时候样子的确不太习惯,但绝不可以以貌取人,她真是一个大好人。

记得我教她发颤舌音的那个散学礼的早上。当时我们高三,其它年级散学礼,而我们就依然自习。整个班乱成一团,我俩没心情做作业于是教她发颤舌音rr。当时我也不会发,但我知道方法,于是2人就开始在那里“喷口水”,不停地喷了一个小时,喷得头晕眼花。于是只好停下来做作业,但她写了一会又停下来喷,不知不觉中又停下来喷。她真的好用心,好着迷。结果在下午放学之前,她发出来了,虽然听上去很别扭,很用力,还有很强的dd音,但舌头总算颤起来了。但我这个“老师”还没做到反过来,她成了我的老师。就在那天下午放学出了校门以后,我突然做到了,dd声,很用力,简直整个人都颤起来了,眼看的世界都在不停地随着我的dd音而颤抖,算是有点做到了。当时,我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就是她。到现在已经大半年了,我唯一的进步是随时可以发出,并且不用太用力,但仍旧dd音很重。我那时还为她录了录音带(因为我妈当年学俄语,会发那个颤音),我对她也是用尽心思了。

用the bottom of heart对待朋友,即使我们走的不是一样的路,仍希望她一路顺风,也许某一天取得更大的成功,我会默默为你终生骄傲!

2004-10
25

抢钱

By xrspook @ 2:41:53 归类于:烂日记

大学的生活是怎样的呢?不定的睡眠时间,又长又臭的课,无休止的班会,烂死的老师,冷死的冻水,还有经常无端端的抢钱。

交这个交那个。社团要交费,班会要交费,还有收音机、计算机、报纸、杂志,还有不时的捐款。周末到学校运动场要交费,连院运会借器材也要交费……交费交费,再交下去,我真的要费了,分明就是明明白白,光明正大的抢钱。

没有了家长的时刻约束,本来年轻人就会有乱花钱的习惯,但即要乱花钱,又要被人抢钱,人到底还活不活?人到底还要不要吃饭?生活的吃饭费都要被学校的阿捐杂税抢光了,叫人怎么活?现在想起来,那些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的钱可能有70%是这样被无理抢掉的,烦死人了。看着钱包里的红色毛泽东一天天减少,减少的速度还那么惊人,心, 痛啊!痛得厉害啊!自问不是一个大花洒的人,钱还是如流水一般。一个月家里给的生活费(全包)才400,我哪里可以根那些名正言顺抢钱的人抗衡啊!10月份加起来几乎用了1000,实在太太太太太恐怖了,我不是百万富翁啊!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军训的时候省钱。没有自由时间就不用多花钱。这可不是吝啬,这是真理。

居然有人来找我登记说我进了校运会,太惊讶了!我那些成绩,连在广附拿前8,为班拿一点分也不可能水平太低了!但却不知道是100米还是铅球,真是的。现在腿还在酸软。11月5日就校运会了,现在还不知自己赛什么,还叫不叫人练习啊!

大学就是乱来,大学就是抢钱,耳蜗这个大学就是多加一点——没计划。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