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
12

一切都因Yo soy Betty la Fea

By xrspook @ 2:05:50 归类于:回忆录

高三和对Betty热情是种很玄妙的关系,对我来说几乎是同时出现。
刚上网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上网没有方向。也许冥冥中注定,我在央视发现了Betty la Fea,犹如救命稻草,我有了追求、有了方向。大大小小的搜索网站都是我的工具,当然最常用的是Google,从搜索“丑女贝蒂”到“Betty la Fea”再到“Jorge Enrique Abello”,搜索的范围从简体中文到中文再到什么文都有的web,我从无聊成为专业再成为痴迷,一切都在慢慢形成。
在CCTV找到只是偶然。
当我找到danzhu的Yo soy Betty la Fea我开始进入爱的状态。当我知道中国也有这东西的时候,我足足一小时没睡着觉(不夸张,平时三秒钟睡着)。看见众多的片段,丰富的资料,我的眼光开始转向世界。从国际互连网上找资料,这是我最大的收益,使孩子的短浅眼光转向世界。
我一直很害羞,不敢在木棉的Betty论坛(永恒死连接)上发言,尽管天天都必看木棉的贝蒂网(永远的道别) ,天天都必定要看那上面的剧情,看了又看,最后把喜欢的保存为word,当时我已很满足,但从现在看来,这远远不够,不把她整个网站拷贝下来是个错误,但这错误已无法挽救,网站不复存在了。当我鼓起勇气在论坛上注册的那天我异常兴奋,但第二天,论坛就“该页无法打开”,我沮丧后悔了好久。过了好一阵子,论坛又出现了,我几乎大叫,但这只是回光返照,然后论坛就永远消失了。它让我学会了珍惜眼前的东西,任何事物失去就再也不能挽回,世上没有后悔药。
然后在“Thu Oct 2, 2003 10:38 pm”,我在danzhu的留言本上发出了第一个讲话,然后讲话越来越多,交到了d1215这朋友,最后在2003年12月29日收到了danzhu在blogger的邀请,成为了blog的一员,在“Sunday, January 04, 2004”发出我第一个在网上发表的东西,我从下载别人的东西到找东西给别人下载,都来得如此自然,顺理成章。我在网上算是找到了归宿,又直到06-May-2004 23:11:28 IRENE在留言本上感谢我,我感到十分恩惠,劳动成果终又回报了。
Betty la Fea更确切应是JEA,我真的为你尽力了。上网-JEA 已成了可互换的东西,我现在在网上的一切都因你,Yo soy Betty la Fea(丑女贝蒂)。

2004-06
12

走过高三

By xrspook @ 1:21:58 归类于:回忆录

时间飞快,高考已成过眼云烟,终成了回忆。这让我想起JEA的一句话“Recuerdos, sólo recuerdos, los que destrozan las balas cuando matan a un hombre.”(English:Memories, only memories, those destroyed by the bullets when a man is killed.)(中文:记忆,仅仅是些记忆,那些当一个人被杀死时由子弹所摧毁的东西。)
我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呢?说真的其实也不算是“熬”,比起高一高二,高三可算是天堂了,没有测验,考试成了家常便饭,根本不用特地抽时间复这复那,正如“破肖”所说,高三就是“演绎归纳”,温故而知新,没有新课,天天的任务就是“查缺补漏”(龙哥)。试考多了,没感觉了。反而令我有更多的运动时间,但无论怎样还是剧烈增磅10斤,天啊!你怎么可以这般对我?!
虽然肉体上的压力不大,但精神却很有问题。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晚上晚自修回家已经十一点,天天盼可怜的星期天,但星期天却有永远做不完的功课,休息,no way!!!没有精神支柱,我真不知怎么活。
上网让我找到了Betty,找到了Jorge Enrique Abello,没有他们我不知为何而活,活得那么痛苦,渐渐Betty成了我战斗的精神食粮,看着丑女变凤凰的故事,我似乎有了在重点班也可以有一番作为想法,因此,我暗自鼓励。JEA成了我努力的精神支柱,我立下志愿要为JEA做个中文网站,让哥伦比亚人重新认识中国,让中国的fans们在世界上也占一席,并非跟着别人,靠翻译机器,靠一知半解的西文,而胡乱理解JEA。我一定要做,我非做不可,因此我要加倍努力学习英文,因为英文几乎是世界各种语言的桥梁,然后一通百通,不知为了如此私人的理由学习和立志,又算不算爱国呢?
上网、运动、学习成了我高三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三者合一,助我“走过高三”。

2004-06
11

冤!!!

By xrspook @ 2:54:07 归类于:烂日记

表姐来我家上网报学科,她却早了一个站下车,害得我来回奔跑大半个小时,太阳、汗水、担心、急噪……把我重重包住,最笨死就是没带手机,当我带着后悔、绝望的心情跑回家的时候,她却出现在我面前,叫我去带路,自己又找上门来,除了无奈、愕然,我还能说什么,骂她,有用吗?冤!!!
    以为厄运该结束,但痛苦才刚开始。61.144.70.22,我绝对不会忘记这可恶的网站,上了一整晚,不但徒劳无功,该页无法打开,而且被表姐抱怨因上不了,而让好科目都让别人给强走了,上不了,我有什么办法,近些日子,我连21CN和招考网都上不了,你的61.144.70.22上不了能怪我吗?虽然她没说,但从语气面色我已经感受到那股埋怨的气味,是你要来我家的,不是我逼你的,能怪我吗?冤,奇冤!

2004-06
11

语文——电话之后

By xrspook @ 2:13:52 归类于:想当年的作业

电话之后

我已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准备开始与“周公”见面。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过了一会儿,妈去接了,又过了一会儿,没来叫我,那肯定不关我事,我又开始大睡。但正在这时妈冲进我的房间,说:“外婆病了,我要到她家去。你明天要上学,别来了。”说罢又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一下子,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外婆怎样了呢?我一下子不知跟妈一块儿出去好,还是留下来睡觉。折腾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决定还是睡觉。于是又躺了下去,躺下了,但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外婆,脑子里那些外婆的东西都泻了出来。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小时侯的我跟表哥打架,外婆过来维护我。左邻右舍的小朋友不和我玩,外婆来陪我。我病了住医院,外婆整夜不睡看着我。从前的回忆像哗哗的流水,源源不断地涌现。
张开眼睛,发现眼睛模模糊糊,本来白白的蚊帐早已不见,出现的却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这次我看见的却是外婆一个人坐着小板凳在黑漆漆的厨房里,面对着小小的火炉,正在烧药,那药可不就是我的吗?她小心地拿着扇子一扇一扇地,希望火能大些,药能快些好,她对着火炉,轻轻地说:“希望火灶爷爷保佑我的孙女快些好。”
我眨了眨眼,厨房不见了,我又回到我的房间,眼前仍是白白的蚊帐。我半闭了眼睛,眼前变成了一条白缝,白缝慢慢地成了一个白发,但眼前的东西却只有一线那么窄。对了,是我和表哥那次在厨房门外,透过门缝看外婆。外婆背对着我们,她面对着被煤熏得黑黑的墙,我和表哥静静的,我们听到了她正在小声哭泣。外婆在我心目中一向是乐观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一个人哭,并且是偷偷地哭。这时表哥小声告诉我:“外公又骂她了,我已好几次见她这样了。”我听完马上想冲进去,可表哥把我拉住了,并对我摇了摇头。我只好又透过门缝,继续看着她独自抽噎。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连这个都帮不了她。
我用手擦了擦眼睛,原来是我哭了。这时,我再也睡不着了。外婆那么勤劳、善良、大方……一切中国传统女子的美德她都有。她不会写字,却教会了我们三个孙子孙女做人,做一个好人。她的钱不多,但她会让我们吃最好的。我们没有玩具,她用布碎给我们缝娃娃……她这样的好人,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是我所遇的最疼我的人,甚至比妈妈还疼我。人总会有分离,但起码也让我报答她之后,疼她之后,才离别吧!一大串话语不知不觉地出来了。最后,我坐了起来,合上双手,对着窗外,诚心地祈祷:“希望她没事!老天爷,这是我第一次求您,请您答应我吧!”

(作于:2001年11月25日 高一)

欧卫国老师评语:情挚动人!语言表达仍待加强 优+

(一些同学看后眼有泪光,表情都严肃起来,自己写这东西的时候也湿透了大堆纸巾,当然这作品是有虚构成分的,但却把我自己都感动了,这就是亲情的力量。)

2004-06
10

PP针,爽

By xrspook @ 23:52:57 归类于:烂日记

好久好久都没试过打PP针了,因为看病不是只开药,就是开吊针,让我似乎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些叫PP针的东西,现在,事隔十几年之后再打,真的有点~~今天在我前头的那个年轻女性,大声地呼喊起来,好象真的很疼的样子,搞得原本很自在很享受的我也有点紧张了。但事实上,我是在笑中度过这几十秒的,怀念兴奋多于害怕紧张。

    遥想当年,我抱着药煲过日子,一星期两小病,一个月N大病,终日与PP针与苦茶为伍,但呼喊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嘹亮”。只要见我的“倩影”,医生护士们的耳朵都会有所准备。然后打PP针的时候家长更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我牢牢按住,否则,哼哼哼,针头就会嘣的一声,然后……或是出来的时候成了C字型(幸亏没试过),说实在的,当年的我会有那么厉害吗?还是家长在骗人,who knows?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