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
4

摩拜红包车+AR

By xrspook @ 16:13:28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坐在公交车去拜山的路上,我跟我妈谈起了刚刚开始新版本能在中国内地合法使用的Google翻译,其中有一个很神奇的功能是你拿着手机的镜头对着你需要翻译的文字,然后就能自动转换为你设定需要翻译为的那个语言。这个过程非常神奇,而且毫无PS痕迹,你看到的底图还是那个,但上面之前你看不懂的语言已经翻译成你能看懂的版本。下载了那个app以后,我马上就掏出一本书,用封面标题试验了一下。有些时候的确能做到,但是如果手抖,同一个标题,会翻译出来好多个版本。其中出现得很多的都是无厘头的东西。显然这个功能只能用在最基础的信息方面,比如说找卫生间,又比如说找出入口之类。你想用这种功能去翻译一本书里的一页纸,显然动态直接翻译是不可能的事。当然,你也可以通过照相,然后OCR识别,但貌似Google翻译我们暂时不能用。如果你试过把手机对准一个句子,就会发现翻译只是针对某一个单词,所以,一句话出来的意思会莫名其妙。

最让我觉得好玩的并不是翻译出来是什么东西,而是这个技术本身。AR辅助技术跟现在热火朝天的VR虚拟技术相比起来,我更喜欢AR。这种AR已经能进化到不需要额外戴着Google眼镜,而只需要用手机镜头对着你需要的物体。情况就像你可以举着手机走路,那就像只是举着个透明玻璃,但实际上这块玻璃又不是普通的玻璃,透过这块玻璃,你能看到实际上不存在的某些画面。这种效果就像是风靡世界的口袋妖怪AR手游。可惜口袋妖怪不让进入中国,所以中国人也就只能暂时用自己的方式,玩自己的AR。

现在的摩拜单车,推出了红包车。你需要打开a p的地图,找到地图上某辆红包单车,然后点开查看车号,接着去寻找。虽然你能从地图上看到单车的定位以及具体的车号,但实际上,地图上的情况,跟实际路况不一样。因为GPS会有漂移。而这种漂移也没什么规则可循。这个地方的某辆红包车,可能比实际情况向南漂移了五十米,但是在另外一个地点,另外一辆可能变成了是向东或者向西漂移二十米。更多时候这种漂移并不是准确的东南西北。而是有可能出现在坐标的任何一个位置。共享单车的GPS在你所见的地图上发生漂移,你自己的手机位置也会在摩拜单车的地图上发生漂移,于是这就会让人很头痛。如果那是传统的越野寻标,确定了一个经纬度,就不会有其它的变动,能不能准确到达是你的能耐,但寻找红包单车这种事,有两个变数,一个是单车自身GPS漂移,另外一个是手机GPS漂移。在寻找红包单车之前,我已经玩过支付宝的寻找企业AR红包,以及中国移动的小区找红包。支付宝的AR红包最流氓的地方在于同一个品牌的红包,一天之内你只能打开一次,所以从远处看,某个地方有很多红包,但当你走进到适合的范围之内的时候,那些已经抢过的品牌红包就会消失,这会让人觉得非常沮丧。而中国移动的小区抢红包,第一次上线的时候,你必须进入红包投放点20米的范围之内。红包投放点是固定的,是一个信号源,但是你的手机GPS会发生漂移,有些小区是封闭式的,即便你走到围墙外,也达不到那个20米的要求。移动的小区抢红包第二次上线的时候放宽了这个要求,一个是允许的范围扩大了,另外一个是投放的小区更多了。无论是支付宝还是中国移动,他们的AR红包特点都是信号源是固定的,所以你有个非常确切的奔头,漂移可估计。但是摩拜的红包单车,信号源不固定。有可能你还没到达红包车,那就被人开走了。手机信号不稳也会产生各种不确定的GPS漂移。所以从理论上来说,那红包车应该就在你视线范围5米之内,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所以是不是可以有一种辅助的app,当我们拿着手机开着镜头,去看摩拜单车的时候,在红包单车上面就会跳出个图标,告诉你我就是红包车。而不需要在看到一大堆超过二十辆摩拜停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你得点开app上面的红包车,记住上面的车号,然后再在那一堆车里寻找。因为车的数量多,而地图放大的能力有限,所以你不可能把所有红包都点开,看其中的车号。只能尽可能点开几个,记住车号,然后再人肉在车海里寻找。聚集的摩拜单车多,寻找到红包车的几率理论上当然更高,但实际上试过的人就知道,那是相当的费劲,明明就在那里,但你就是找不到!如果在固定的区域里,红包车只有少数三几辆,而且混淆视线的非红包车几乎没有,理论上更容易找到,但实际上,那些红包车可能会被人藏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或者是找到以后才发现原来那是一辆故障车。如果能有手机对着单车不需要扫二维码就能直接看出是不是红包车,我们也就不需要记住什么车牌号,而需要用手机当成红包车的照妖镜。

从今年过年之前开始,第一次玩AR红包至今已有大概两个月。我越发沉迷不能自拔。其中有我抠门的因素,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玩这个需要斗智斗勇斗体力,不惊险但很新鲜。

2015-02
4

生活在“AR”之中

By xrspook @ 15:17:0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AR”级别之中。“AR”啥意思?我在实验室里用到的试剂绝大多数都是分析纯的,偶尔有2种是必须基准级的,因为那时标定用的基准物。因为我们没有高精尖的神马色谱质谱原子分光光度计之类,检验的方法除了物理就是基础化学,所以用的试剂当然大多是“AR”。哈哈哈,这种缩写的巧合真过瘾。可能在实验室一辈子的人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级别的试剂去做事却没有意识到每个瓶子上面印有的“AR”分析纯标识,同时更难找到一个是Alberto Rodríguez的粉丝是刚好是个做检验的,日对夜对那些鬼东西。缩写神马,在一定范围内那是一个很重要的标识,是一个唯一的标识,但就全世界全宇宙的所有信息来看,别说缩写,即便是全称都未必能确定指代唯一的东西。

今天穿了个背心,天气预报说明天开始转冷,而且是阴冷,但实际上今天已经那个啥了。我高估了今天的状况,如果按照前两天的趋势发展,今天穿背心是没问题的,但今天显然节奏变了。同样变节奏的还有这周五的值班。本来我是这周五值班的,但和别人调了,所以我是下周五才值班。这就使得这周五晚上我不需要跑步,周六正常。但下周二显然要进行单位聚餐,所以周二晚上肯定没得跑。于是下周的节奏是一四五跑步,下下周日跑步。到底下周六(周五值班的打卡最后一次是周六早上)回去以后还有没有必要再回来呢?这就很难说了,毕竟,下周六已经是廿六了,下下周三是法定节假日的除夕。从理论上说下下周日是要上班的,但谁知道呢?已经不记得前几年的假到底是怎么放的了,反正放与不放对我来说就只是跑步到底在哪里进行以及在什么时候进行的区别而已。在广州,我会在实体店消费,在东莞我会在网购上豪爽。我有很多东西想买,但那些都不是非如此不可的,现在我没有很强的购买欲望,所以,随缘吧。

大姨妈按时离去,我松了一口气。之前怕她老人家不来,之后怕她老人家赖死不肯走。准时光临准时离去对我来说是个莫大的恩惠。也终于挤掉了额头上的两个暗疮,尼玛的那个地方被抓破过无数次,但暗疮未熟挤不出来,于是就没办法愈合,是个问题。现在好了,一切都解决了。

今天中午吃饭前我和我的搭档又讨论起了我们那个恶心领导的问题,他让我小心点不让那个鬼人有挑刺说事的空间。我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我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但别人却喜欢在我身上找麻烦,这对我来说是种严重的挑衅,尤其当那个人是你的领导。为什么非得逼我非常讨厌你呢!为什么非得逼我非常认真地跟你较劲呢!我的能力不应该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人生真搞笑~ 工作6年多后,我才意识到Yo soy Betty, la fea是一种多么神级的理想状态,别说和领导乱搞了,天天都相对不觉得那个领导神烦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有新鲜感没有进步,女人不是外貌党俱乐部的不是么?怎么可能因为脸蛋而容忍掉所有的不是?不知道如果现在重新翻出BLF来看会是什么滋味,这么多年来,我就从未看全过,到20周年的时候我再看吧,过几年就是了。说来挺可爱,直到认识BLF之后我才知道了阉割版这个概念,才知道了CCAV真应该被称呼为CCAV,那些审剧和做剪切的人多么的伟大啊!为了大家的纯洁而天天英勇就义。

今天的workout轮到做上肢力量训练。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