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
25

看电视,看书

By xrspook @ 13:25:09 归类于: 烂日记

白天的时候和我妈一起看电视,准确来说是白天一整天和晚上到睡觉前。看的是《纵有疾风起》。有些时候会觉得挺磨叽,但总体感觉还行。到晚上10点过后。我妈终于不得不去洗洗澡,我也自己回去自己的房间里准备睡觉,睡觉之前我继续开始看kindle上的《人生海海》。刚刚看完莫言的《丰乳肥臀》,再看麦家的《人生海海》。会觉得重口味变成正常的风格,各种不习惯。因为《丰乳肥臀》的味道太浓烈了,所有东西都很夸张,所有东西都会让你很痛,相比来说,《人生海海》清淡许多,但如果之前我看的并不是《丰乳肥臀》,可能《人生海海》的感觉会刚刚好。之前已经看过麦家的三部曲,正是因为看过那三部,所以我已经成为了麦家的粉丝。但是麦家的这部《人生海海》好像跟他的三部曲的风格有点截然不同。没有那么夸张的描述,虽然里面还是有各种光怪陆离的故事,但跟《丰乳肥臀》比起来,已经算是很正常了,但是跟三部曲比起来,好像没有了之前麦家之前那些斗智斗勇的夸张。虽然《人生海海》里也有个天才,但是这个天才跟三部曲的那些还真有一点区别。可悲的是三部曲里的天才,最终都没有一个好结果,我希望这本书里的主角结局不会那么悲凉。虽然我也不是那种看不得悲剧结果的人。如果是那种接受不了悲剧结果的人,千万不要看《丰乳肥臀》。但是为什么就不能有悲剧结果呢?其实除了正就是反,不可能人人都有一个美好的归宿。归宿这种东西,要不就是好,要不就是不好,平平淡淡毫无感觉。反倒让人觉得这辈子好像没什么意思,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现在的小说家会用口述的方式去创作吗?还是说依然会使用敲键盘或者写字的方式。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对话有很多,用口述的方式,估计之后得改很大一篇标点符号。

之前我觉得《丰乳肥臀》怎么看都还剩下很多,后来才发现,原来《丰乳肥臀》真的是一本很厚的书,甚至我觉得如果去书店买那本书的纸质版的话,可能得分上下册甚至是上中下册。普通的书也就200多页,准确来说,现在的书通常200页为一本,而《丰乳肥臀》接近600页,于是这就导致了我一直努力在看,但是却一直没感觉听到的百分比进度条在移动。除了到最后20%的时候,我每天都花很多时间,看得很快,一天到晚就躺在床上不断看,而平时通常我只会在睡觉之前看半个小时。《丰乳肥臀》很残忍,也很魔幻,我睡觉之前才看,我的同事疑问我看了那些东西,我还睡得着吗?怪异的是,即便看了那些东西,我依然想睡就睡,闭上眼就睡着了,而且越那样,我的深睡时间就会越靠前。所以说睡觉前看半个小时那个东西,我反而睡得更好了。所以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那些东西居然对我的睡眠质量毫无影响?

静静地在那里看,我一直是这种人。

2022-12
17

抢抢抢

By xrspook @ 12:03:41 归类于: 烂日记

在这个魔幻的时代,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下一个抢的是什么。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当我首次听说智能手机、首次听说小米的时候就知道了,他们的手机只在互联网上发售,所有新机都得抢。那个时候每到发售日,我们就蹲点在那里抢,用电脑抢,用手机抢,各种策略抢,很多人同时抢。我除了抢自己的手机,还抢我爸妈的手机,也帮忙抢网友的手机、同学同事的手机。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抢过什么东西。对别人来说,每年春运都有一个抢车票的烦恼,但我没有这个烦恼。因为我家就在旁边的城市,蹭同事的车就可以回去了,如果没得蹭的话,自己倒几轮公交车也能回去。在那之前,生活中的所有东西好像都不需要抢。只要你有钱,你就能买你想买的东西,当然房子跟车除外,那可不是随便像买颗菜那么简单,之所以这样,纯粹是因为我太穷了,如果我是一个亿万富豪的话,买台车、买栋楼也是随便就能实现,不需要抢。

新冠疫情所有东西都被颠覆了。一开始的时候是抢口罩,然后是抢酒精、抢84消毒液、抢含氯消毒液、抢防务服、抢护目屏、抢手套。这是一开始新冠让我们觉得必须抢的东西,毕竟这些是专业用品,有些人可能有一点,但更多的人完全没有。接下来,当封控越来越严格、时间越来越长,已经不仅仅是把确诊的拉走,官方上去消杀这么简单。有可能很多人被困在一个地方,很长一段时间。要活下去,除了不发病以外,还得有吃有喝,所以抢菜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蔬菜要抢、肉类要抢、主食也要抢,这些非抢不可,但是如果还想改善一下生活,还得抢水果、抢零食。明明这些东西如果在一个正常流通的市场,完全不必要恐慌,完全不必要抢购,但是一旦被封起来,东西在店里,那是别人的东西,在自己家里才能安稳地睡觉。一天到晚都定个闹钟,一天到晚都拼手速。抢的时候你还不能有任何的犹豫。虽然永远都有加入购物车和立即购买的选项,但是到那个时候你根本顾不上价格,你必须毫不犹豫地点立即购买,然后提交订单,最后刷脸按指纹输密码给钱。

当防控松绑,羊羊满大街以后。我们的确可以去买菜了,的确可以去超市了,也的确可以逛街了,但街上反而人更少,车更少,大家宁愿把自己关起来。市场的东西琳琅满目,但你敢去吗?在这个时候,新冠的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再也不公布了,只公布确诊的,但是街头没有愿检尽检的核酸采样点。医院的发热门诊已经不再做核酸而改做抗原。做核酸只能在医院做,而且只能针对某些人做,比如说要去某个医院做某些治疗或住院的。别的医院不会给你开,别的医院即便给你做了,你去的那个医院也未必会承认。在这种不在很多人做核酸的前提下,确诊数字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时候,发热门诊很多人,异常多人,每天的数字都在突破我们的想象力,这些数字里面又有很大一部分抗原是阳性的。于是官方开始宣布无症状的轻症不要去医院,要在自己家里熬,但我们凭什么熬过去呢?于是开始抢药。一开始是连花清瘟、布洛芬。接下来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够抢了,所以官方又推出了108款药物名称。但中国人的购买力绝对超乎你想象,双11买了不发货,双12同理,所以这些临近圣诞节的日子大家绞尽脑汁在抢药、抢抗原、抢N95口罩。退热的必须有,所以布洛芬这个名字早就被大家铭记于心,但布洛芬名字太短,关键词很容易搜索,所以很快就没了,于是出现了对乙酰氨基酚。对乙酰胺酚名字很长,开始那几天我永远说不全,到后来完全习惯了,除了名字很长以外,这个东西还有很多变体。比如一旦复方,组合就无穷无尽。有一些是西药里面加西药,有一些是中药里面加西药,反正就是,反正就是总会有对乙酰胺酚。除了镇痛退热,因为是上呼吸道感染,所以还得备那些降火解热的消炎药。连花清瘟绝对是大热门。但万一症状出来不是风热感冒而是风寒感冒怎么办?于是感冒清热颗粒、正柴胡颗粒这些就开始被大家所熟知。一开始的时候你能还能买到几块钱10粒12粒的氨咖黄敏胶囊。最为人熟知的那个款式就是白云山禾穗牌,昵称速效伤风胶囊。4.8元12粒的速效伤风胶囊很快就被抢购一空,接下来你会看到搜索界面出来的那些结果是15块钱的,那是抢完三天以后的结果,如果一周之后升到30块,我也一点都不惊讶。好不容易终于在大参林给我妈买了一盒感冒药的那天。大参林的天猫旗舰店还有小柴胡冲剂,还有清开灵胶囊,还有氨咖黄敏胶囊,还有加味藿香正气丸,还有999感冒灵,还有通宣理肺丸。后来,这些东西都没有了,都下架了。较早前我庆幸自己在没货之前已经下单,但问题是那个订单永远都等不到发货,于是现在变成了不是你抢到了那个下单的机会就万事大吉,你抢到了之后他们会不会发货、能不能在你中招之前把药送到你手上才是重点。连花清瘟之后,999感冒灵变成了最热门的抢手货,接下来小柴胡冲剂也没有了。连众生丸这个根本没有被专家放在列表上的玩意也渐渐消失。每一天虽然都不抱任何希望能抢到什么药,虽然仍然只是那几个关键词,希望有一天能碰上那个东西没有写“售罄”两个字。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一个熟悉的药厂搭配某个熟悉的药名,而那个东西之前没出现过。

我不是读医的,我也不是专家,我想都没想过要在那里费什么神,但现在我不得不成为脱口而出说背出药名的人。

2022-12
3

魔幻在继续

By xrspook @ 14:19:21 归类于: 烂日记

11月30日的魔幻还在继续着,而且变得更加匪夷所思。江泽民同志去世已成事实,新闻里宣布12月16日要举行追悼大会。估计那个时候全体人员都得参加,都得默哀,都得怀念这位伟人。在我印象之中,在胡锦涛之前,我们的国家主席就只有江泽民。后来才发现原来他从1993年开始就当我们的主席,做了10年的主席,难怪我觉我有记忆以来,江泽民就是我们的主席。对从前的我来说,除了毛主席以外,最熟悉的那个就是江主席,但是我们通常都不会直呼毛主席的大名,但我感觉我们却老是直呼江主席的大名。

前面说到魔幻在继续,我指的是防疫政策。其实二十条并不是这几天才发布的,但二十条的神奇却在12月爆发。前一天广州海珠区的加强管控区域还封得死死的,处在一个静默的状态,过去一个多月天天都做核酸,突然之间就说不做核酸了。有些人想做核酸都找不到做核酸的地方,便民的核酸点没有了,去医院做核酸排了很长的队之后告诉你做不了。所以如果我做的那些事是必须有核酸阴性报告的,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出行?我该怎么上班?我该怎么去某些有核酸阴性要求的地方,比如说医院?核酸采样点消失的速度比这些地方执行新政策快,于是大家都很彷徨。我之所以说这非常的魔幻,是因为临时管控区都取消了,高风险地区不能随便画一个圈,封死在那里。必须精确到某个门牌某个楼栋,于是海珠区一夜之间有8000多个高风险地区。以前之所以没有那么多,是因为如果那几个号都连着或者很接近,就直接把那个地方圈出来。一个合围的区域里面包括了非常多的楼栋和门牌。现在必须单列出来,结果就非常的壮观了。如果你想截那个国务院高风险地区的图,估计会非常的费劲,不仅仅截图的时候很费劲,打开查看的时候也很费劲。8000多个高风险地区显然不是给路人看的,不是给你去了解的。同时,这么多高风险地区就意味着没办法对那些地方进行严格管控,一开始是8000多个,如果是8万多个呢?难道每一个高风险地区都派一个大白去守吗?一个大白守得住吗?高风险地区的人要外溢,他们总能想到方法,比如说城中村里的握手楼跨一步就过去了。也比如说他明明就是高风险地区那个门牌的人,但他就是不认,你有什么办法?红码的人大摇大摆在大街上晃,让他去扫场所码,他还理直气壮不干。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可以怎么办呢?所以我妈说现在其实比静默的时候更危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突然之间潘多拉宝盒被打开了,我们这些一直虽然很麻烦却是一直被保护起来的人现在瑟瑟发抖。潘多拉宝盒里面的妖魔鬼怪喷涌而出,他们觉得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完全没有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有多么的惊恐害怕。

官方说法是现在的政策叫做“精准防控”,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这样的状况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躺平,但我们的管理者一定不会承认我们正在干这种事。增强自己的体质,尽量让我们即便真中招了也少遭罪,我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2022-12
1

魔幻的11月30日

By xrspook @ 10:10:30 归类于: 烂日记

2022年11月30日,这是一个魔幻诡异到极点的日子。跟往常一样,月末我都是忙得要死,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全部都遇到了。比如11月29日傍晚靠泊了一条省储的船,30日早上扦样,30日下午检验结果出来可以卸货。这就意味着这条船肯定得做到晚上11点,11点肯定没有卸完,于是月末的数据我至少得等到晚上11点才能全部得到,前提是其它都在这条船结束前结束了。正常情况下再往后,凌晨1点之前能睡觉已经算是个奇迹。之前我已经预测到了这种焦虑,但当你真遇上的时候,还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这仅仅是诡异事件的开始,到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和同事突然跟我说江泽民去世了。这个消息挺震惊,但是考虑到曾经的领导人现在已经96岁,所以差不多也就这样了。还记得邓小平去世的那一回,那天早上我像平常那样早起看电视,却看到每个电视台都在播着各种形式的讣告。我还记得那个早上是某次期末考之后,是个阴雨天。这一次江泽民去世,我们刚好遇上寒潮,24小时之内气温骤降,温度湿度都下降剧烈。前一天才冲破30℃,湿度达到90%,而现在湿度直接打了个5折,温度到半夜的时候估计不仅仅是5折那么简单。

最让人觉得意外的是广州多区突然宣布要严格执行二十条,所有临时管控区全部解封。前一次当我看海珠发布的时候,还说要严格执行二十条的精神,下一次当我再看的时候,就发现海珠区那一片已经封了一个多月的区域终于全部解封了。除了高风险区域,整个海珠区都是低风险区域,但起码意味着人和物可以流动,生产也恢复正常了,但这是因为疫情真的好转了吗?我觉得从数字上说不是这样的。每天广州出现的那些社会面感染者数字一直在高位波动。起码我个人觉得那是一个高位,厉害的时候接近三位数,一般般的时候也有50人以上。海珠区那些重点区域,每天的新冠阳性接近7000人,怎么保证这些区域旁边的区域解封了以后不会出现失控扩散呢?当初没有把海珠区这片区域静默下来,没有用一些很强硬的手段封闭,扩散很严重,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可以这么说,花了一个多月,效果依旧不是太显著,虽然的确是有效果的。所以现在的放开我感觉就像是给这么长时间这么努力的那些人打了一个大大的耳光。他们拼死拼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没日没夜工作,最后换来的居然是突然躺平。管到没法管的时候就直接不管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多年以后,当我们回看个这段经历的时候,不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感受。快下班的时候我妈跟我说,理论上他们今天下午3点到5点要做核酸,但实际上没有做,后来通知不用做了。连续一个多月。天天都要做核酸,突然解封了,没有临时管控区域,低风险区域的人也不用做核酸。大概还有愿检尽检,但是那些大规模的应检尽检没有了。

这真的是一场梦吗?这是愚人节的某个恶作剧吗?最终是大家有病就去看医生,没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真的这样吗?因为据说连时空交集者也不会被判定为密接了。那么也就是说不会有很多黄码了,即便是密接你也可能不用被拉去集中隔离了。在这种貌似躺平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用什么去保护我们的老弱群体呢?

难道现在我们就要做好双十二的血拼计划——人手一台制氧机吗?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