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31

如果可以再选一次编程初恋

By xrspook @ 8:59:02 归类于:烂日记

编程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显然对我的很多同学而言,那是一个别人给你的任务,要你去实现它。那就像是一次测验或者一次考试,把那东西拿下,他们就会有成就感,或者那根本谈不上成就感,完全是因为那跟成绩挂钩,那跟学分挂钩。任何东西和那扯上关系,他们都会觉的有满满的肾上腺素。他们不是为自己而变成。情况就像那些沉迷于游戏的人。当然我之所以这么说,大概因为我不玩游戏,我是一个游戏渣,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看法。当我的同学花很多时间听歌、看电影、看电视、看综艺的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我的blog上,有可能是回忆某天我干了些什么,有什么感悟,也有可能我正在改进blog的。有可能是版面装修,也有可能是某篇日志里某个图片的PS。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挺神奇的,为什么我每天都可以为自己的日志配张图呢?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是不是每篇日志都这么干了,但的确很多日志我都用心地配了图。有些简单一点,直接是照了个相,然后处理一下,修改一下大小也就可以了,顶多是加个滤镜什么的,但更多的那些是集合了好些操作的。

相比于PS,我更喜欢写代码。但实际上,当时我接触的代码不过是CSS而已。网站的基本结构很简单,因为高深的东西已经被BlogBus封装起来了,所以我能操作的不过是最基础的HTML代码。以及可以随意让我修改的CSS。当时我可以修改CSS,但我不可以随意增加或者减少CSS的起效位点。有些东西他们没有把控制权放出来,所以某些部位我是没办法通过CSS控制的。当时,甚至可以这么说,我没有接触到真正的编程。因为什么判断循环都是不存在的,又或者格式输出也是不存在的。更加不用说什么变量参数之类的东西。

为什么我大二的时候会对C语言那么着迷呢?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还可以选的话,我会主动选择C语言吗?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居然有那么多编程语言。直到后来,我终于见识到了各种各样了强大的东西,比如说昨天我上的那节课,说Python居然不需要用大括号把语句框起来,只通过缩进就能判断,那是同一个层级的。这简直把我脑子里的编程语言给颠覆了!如果那是在其它语言,无论是C还是PHP,又或者是其他东西。根本不可能运行成功,但Python通过4个空格的缩进就实现了。于是我不得不问一句,为什么我们当年要学习C而不学Python呢?当我用过VSCode以后,我觉得debug的过程很爽快,写代码也很轻松,因为你写好一半,另外一半就蹦出来了。前面你对某个东西定义了,后面当你打出一点点,余下的东西你可以通下拉把它选出来。当你写出判断之类的东西,回车后自动缩进是自然而然的事。代码写出来以后,不同类型的东西有不同的颜色,一眼就看得出来。正在写或者保存以后,如果某个地方出现了红色波浪线,意味着那里通常出状况了,有可能是静态的语法判断把你冤枉了,但对我来说,通常那都是我的粗心大意。如果当年学习C语言的时候也有这么多帮助,大概我们就不会在语法和格式上面纠结半天。实际上,我们的脑子应该用在天马行空上,而不是死在那些花括号对碰上,不是吗?当年,我可是用txt记事本写C语言的。更多时候,我身边没有电脑,我是拿草稿纸写的。的确,这样白手起家锻炼了我,但我觉得,用VSCode写代码,才会让我真正感受到写码的快乐。

34岁才开始和Python交朋友,我觉得这还不算太迟。

2020-03
30

第一次上外国网课

By xrspook @ 10:48:33 归类于:烂日记

我星期五晚上开始看微软的一个Python入门视频。那个视频是由微软的两个专业工程师主讲的,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都是有家有孩子的那种。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两个都是跑马拉松的。为什么在他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要把他们是马拉松爱好者也说上,我不知道,但我个人觉得,有运动习惯的人,脑子通常都会好使一点。当然我说的不是那种专业运动员。专业运动员把绝大多数时间都放在了训练上面,到专业用脑的时候,可能就会差那么一点了,因为他们在运动以外的训练相对少一点。

这是我第一次听外国人讲网课,用的是B站,那是中国人把视频从外面搬运回来的,至于是不是从油管搬,这个我没有考究过,但是可以下载视频,而且能把字幕也下载回来,不是油管,会是什么呢?一开始我觉得B站的中文翻译应该是靠谱的吧,后来我发现大概因为上传视频的人上传了外挂英文字幕,所以中文是靠机器翻译出来的。有些句子直白得让人无语。在电脑上看的时候,字幕比较大,所以我的眼睛会不时瞄到那个东西,但是,当我在时躺在床上。用小米平板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完全忽略了字幕的存在。因为相对于电脑显示屏,平板上字幕的字体小很多。与其关注着那些小字,不如把目光放在更恰当的地方。于是我就变成了直接看屏幕上的东西,听两个老师解说。我肯定不是每一个字我都听明白了,但是我能理解大概。当我看不懂屏幕上的某些词语的时候,通常是因为它们对我来说是一个生词,那个时候我会瞄一眼下面的机器中文翻译。我已经忘记了是哪个视频,反正字幕是乱套的,大概是外挂挂错了。

视频一共有44个,每个视频几分钟而已。我已经看了15个。前面14个都很顺畅,因为很多东西我都已经知道了,虽然不那么详细,但是完全可以理解。前面说的是一些入门安装之类的东西。一开始说的是字符串,然后说数字,第15个开始说日期。相对于前面两个变量来说,日期麻烦很多。也不知道是因为我之前没有怎么接触过日期这个变量,还说这的确比前面难一些。这个函数要求你必须按规矩来录入,否则就玩完。看日期这一节课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比较困,我是在迷迷糊糊看完的。所以看完了以后,我只能说我知道这是说时间的,但具体怎么操作我完全不知道,所以,我肯定是要重看的。在上一节课之前,我觉得自己,如果能一直看下去,3-4天我就可以把44节课全部看完,但是经历过日期这门课以后我明白到,如果我不够100%认真,后面的课程我都得看一遍以上,而且不只是要看两个老师讲解和实操,我也要自己动手做一下。所以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这44节课就比较难说了。或者我不会把这44节课看完,我就会同时开始其它书籍,有可能是电子版的,也有可能是纸质的。现在我手边就只有电子版的,纸质的书我还没买。买纸质的书可以让我安心,但我也明白的,纸质书买回来以后,其实我是不怎么看的。

看了几十分钟的教学视频以后,我明白到Python是一门很自由的语言。要实现一个功能,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我这里说的倒不是因为什么架构不同之类,纯粹是把一件很简单的东西实现,比如说打印语句。这种个性化的自由是我在其它语言里从来没见过的。

2020-03
29

国外

By xrspook @ 17:34:00 归类于:烂日记

现在新冠病毒的风暴中心毋庸置疑地已经转移到了欧美国家。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说不准现在的风暴的中心到底仍然在欧洲,还是已经转移到了美国本土,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武汉再也不是风暴中心。

两个月前,中国本土所经历的东西,现在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着。但庆幸的是,当时中国国内的新冠病毒几乎就只有一个来源——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所以当我们把武汉市封闭起来,把湖北省也封闭起来以后,各省市自治区的人把自己关在家里,憋了大概两轮14天以后,我们看到了曙光。最终,我们在4月之前做到了非输入性病例为零,当然,这会有反复,因为今天就新增了一例被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的人。但是,相对于外国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很幸运,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感染者是如何进入,如何感染,国民就中招了,而且患者的数量是以指数式增长的。这就意味着,在他们采取措施之前,那个东西已经在社区传播了。之所以之前不知道,是因为根本没有检测。

世卫组织官员最害怕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真的发生了。几乎可以这么说,这次新冠病毒的感染程度可能超过了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感染人数和感染程度而言,我觉得超过是确切无疑的,至于死亡人数能不能控制住,这就要看各国有多大的决心。同样是欧洲国家,德国跟意大利比起来,德国的死亡病例就低很多。因为意大利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而德国感染的通常都是年轻人,而且德国的检测能力非常强,所以跟他旁边的欧洲国家比起来,德国的确诊数的确很高,但是德国的死亡人数和死亡比例都很低。

让我觉得很不解的是美国。那个向来很骄傲的国家。他们至今为止做出来的很多东西,都让人非常难以理解。比如我就看过某一条消息说,纽约市的医务工作者被要求一个N95口罩要佩戴5天以上,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资源。这样真的可以让口罩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吗?如果一个N95口罩经过某些处理以后可以用5天也没问题,为什么那个东西要设置为一次性的呢?而如果经过一些处理以后,N95口罩的确可以这么干,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N95口罩就不加上这种设计?这样的话,大概全世界都不需要为口罩而慌张了。

大概一个月前,上海说研发出一种纳米级材料的口罩,可以反复使用。如果真的有那些口罩的话,我觉得口罩这种东西走进百姓家,成为大家的生活必需品,在必要的时候随手都能拿出来戴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起码这在中国可以做到。理论上,现在这个春天时节,忽冷忽热,是流感及其它疾病的高发季。我没去过医院,没路过医院,也没有从新闻上看到医院新冠以外的报道,但我觉得,和平时相比,今年的病例数下降了,因为前段时间大家都窝在家里,出门的时候人人都被迫严格地戴着口罩。

同样让我觉得挺费解的是美国总统动用应急法案,要求美国的好几家制造业巨头生产呼吸机及其它防护用品。昨天的新闻还只要求了一家,但是今天已经扩大到了好几家。呼吸机是新冠病人病情到达一定程度后,活下去的必备维生设备,但是,如果不是发展到重症或者危重症,是不一定需要呼吸机的。为什么美国在远远没达到他们国内新冠高峰的时候就做出这种事呢?特朗普是不可信的,但是美国的科学家和资本家不会无端端地做事。之所以我们不知道,大概又是因为某些条例禁止他们把真相公诸于世。

这次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让全世界的人都体会到了原来健康地活着,也很不容易。连英国首相都能中招,意味这新冠病毒真的很一视同仁,感染的时候没有种族、性别以及贵贱之分。上帝据说是这样的,原来恶魔也是。

2020-03
28

为什么要睡弹簧床垫?

By xrspook @ 19:33:2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8点多开始看电影,那是一部韩国电影,名叫《新世界》。大概是两个星期以前我已经看了大半,剩下的那些直到昨晚才看完,因为前半部分看得我挺郁闷,没什么看下去的欲望,所以也就把那忘了,但是我的忘记又不完全是忘掉它的存在,因为我还知道自己没看完,但是当我有其他想法的时候,这部电影的优先级永远是最低的。一边看电影,我就一边觉得好困,看完以后,我就躺到了我妈的床上,几乎秒睡,但是在10点之前我又醒了,因为那个时候我爸该去睡觉了,于是我迷迷糊糊地溜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回自己房间睡觉,躺下了以后,我又觉得自己的睡意没那么浓了,而且总觉得有蚊子咬,做好了防蚊措施以后,很快我就睡着了。所以准确来说,我从昨天晚上9点多,一觉睡到今天早上9点多。感觉好久都没试过这么早睡觉。睡了接近12个小时以后,我觉得起来的时候腰都酸痛。

我总觉得这是因为床垫,所以很早以前,我就想过要把床垫换掉,哪怕叫我睡木板,我也愿意。现在睡的床垫也是历史悠久,我在这个屋子住了这么久,就用了这么久,11年了!虽然相比于单位的床垫,这张床垫的质量实在好太多。单位的那张床垫,只用了两年不到,但是当我踩在上面的时候,床垫的某些部位我已经感觉到一个一个的弹簧,可想而知那个面板有多么的薄。或者不是那个面板薄,而是里面的那些材料受到挤压以后就不能回弹回去了。对女的来说,我的体重不算轻,但是,把男的也算进去以后,我算是一个比较轻的存在,真不知道那些体重大的男同事睡在床垫上面是一个什么感觉。当然我说的是踩在上面,踩在上面受力面积小,压强必然大,躺在上面,肯定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可以肯定的是,我家的床垫无论是踩在上面还是躺在上面都不会感受到一个个弹簧。

小时候,家里没有弹簧床垫这种东西,从来都是睡在木板床上。冬天就在上面铺一个褥子。那个褥子也不是专门的东西,而是旧的棉被。一直以来都这样。大学的时候,我依然这样。我的大学同学用的可能是买回来的薄床垫,但我用的依然是旧棉被。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睡硬床板,对身体好。起码我睡硬床板的时候,就从来没试过长时间睡觉后感觉浑身痛。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换掉家里的床垫。我家床垫下有一块夹板,或许那个时候我会直接睡在上面,又或者在上面垫一张很薄的床垫。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默认睡床垫的这个习惯。这个肯定是外国带进来的,但为什么非得这样呢?

在经历过这一次新冠之后,我会重新审视生活中的很多东西。从前我一直觉得外国的都比较高端、现代、合理。但现在,我觉得其实他们也有很多陋习,那些陋习流淌在他们的血脉之中,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外国人我看得很明白,但是他们自己却完全不觉得这些是问题。我们不进行拿来主义,选择照单全收的话,肯定会出状况。

2020-03
27

在家办公

By xrspook @ 15:43:01 归类于:烂日记

工作日的时候休息在家,我觉得挺让人忐忑。或许我可以起得比平时晚一点,但是上班时间还得担心各种人会过来找我,所以无论是微信还是QQ,都要随时保持在线,无论我是在家里又或者是在外面,都必须这么干。虽然已经做好了所有休假的手续,但是别人打电话过来,是不会考虑你是否正在休假。我一直觉得,一般情况下,坐在办公室一整天,没多少人过来找我,但是休息的时候,通常这些都会络绎不绝。从去年开始,我的年休假就从5天变成了10天,今天是我2019年年休假的第8天。2019年的年休假理论上在2020年第1个季度结束之前要休完,但实际上,我无论如何搞不定了。对我来说,2019年年休假最终已休假的部分会定格在8天。如果不是突然冒出了个新冠肺炎,10天我可以完全消化掉。但现在,也就只能这样了。过年那些天憋在家里,放假我是放到有点慌了。什么都不做,又或者说什么都做不了的日子,没病也会憋出病。

虽然还在严防死守,今天我还是不得不出门,但在出门之前,我已经先微信确定不会白跑一趟。一月份剪过头发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出门剪头发了。首先是店铺没有开,其次是师傅没有上班,第三就是我窝在家里没出去。今天好不容易三个条件都不成问题。今天之前或许还有第4个障碍,据说今天会发生强对流天气,狂风暴雨。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看外面,还好,再看一下彩云天气,那里显示我这个区域要晚上8点以后才会下雨,而且也不是那种非常狂暴的级别。

今天我终于成功地去了理发。戴着口罩理发有点为难,因为无论怎么防护,头发还是会掉到口罩里面。果然不出我所料,所以理发完了以后,我还得找个没人的角落处理一番。因为头发的碎屑掉在口罩里面不清理掉,回家的路上必定会各种囧。理完发以后赶紧回家洗澡洗衣服,半天就没了。在外面的时候,我只能一直开着流量,把微信和QQ都挂在后台。过一段时间就去瞄一眼。还记得从前我发现QQ的app会偷跑流量,而且跑得很惊人,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卸载了手机上的QQ,安装了QQ lite,理论上二者的主要功能差不多,该有的东西都有,但实际上我不确定会不会有一些信息漏掉了。有这样的感觉大概是我太多心。

信息时代,各种移动设备上的APP能满足我们几乎所有功能,的确是很便捷,但这也意味着我们的工作会无处不在。以前上班就只定义在某些场所的某些时间,而现在,场所和空间都不再是个问题,但如果你不在线、不能及时完成任务,你的态度就有问题。这样的日子实在太难了。

过去几天我都觉得自己好困,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每天早上闹钟就必须起来。我感觉自己没睡够,因为晚上通常都要拖到12:00左右才睡觉。而今天,我终于可以在一个工作日睡到了早上8点多才起来,于是几乎一天下来,我都不再觉得困了。

为什么早睡对我来说就这么的难?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