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
30

我懂她们

By xrspook @ 8:15:43 归类于: 烂日记

无意之中在微博上看了一篇南方窗的长文,说的是某些女孩从小县城里出去读书,最后又考公回到了小县城,结果发现她们所经历的那些,可能根本不是她们想要的。

对老一辈来说,如果在小县城,只有在有编制的地方工作才算是稳定,才算是脸上有光。以她们的学历以及所读学校的名气,她们知道自己很难在大城市混好。可以养活自己,但是要在那里成家之类的,简直是空想,所以她们就只能通过考公,回到小县城。但是小县城的公务员的职位又不是她们想象的那种,一杯茶一张报纸然后上班等下班,总有无数那么多的事情,重重复复、形式主义、除了工作本身还要替领导干不计其数的私活,所有的这些全部都只能默默承担。这些工作,根据她们的描述,随便找一个高中生过去也能做,但是为了那个公务员的职位,她们得通过笔试面试一系列筛选。工资只有那么一点点,饿你不死,但是也没什么希望。虽然说是小县城,物质生活客观条件肯定没有大城市好,但关键是物价水平一点都不比大城市低。对女性来说,当然还有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需要。小县城的有志青年,尤其是男性,如果是出去读书了,出去闯荡了,也就不会回来了。留在小县城的那些可能跟自己差不多,正在从事一些有编制的工作。

结婚讲究门当户,有编制的瞧不起没有编制的,有钱的看不上穷光蛋。某个统计调查发现小县城的编制女性剩得越来越多。所以这可以怎么办呢?在决定到底要往哪里发展?要从事什么工作的时候,家人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会让女孩选择稳定的那个,但是稳定的那个实际上又原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混过去,又或者其实女孩也不想一直在那里混。她们可以接受辛苦,但如果这种辛苦是没有尽头没有结果的呢?

我不知道其他人到底是怎么看的?就我工作的这些年,我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这种东西越发深恶痛绝,可能因为我在体制内,但估计即便我不在这个体制内,也有其它让我厌恶的东西,比如各种小团体。体制内也有各种小团体,只不过我主动忽略而已。

一个普通女孩的人生,应该是怎样的呢?在工作之前,其实我没有认真的想过。快毕业的时候,我就只想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能养活自己,不要再给父母负担。虽然那个时候,我隐约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自己想在什么方向努力,但实际上,在生活面前,你毫无选择余地。因为在那个时候,其实人是有点担心的,万一那个选择是空想呢?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我,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别人就能遇到那个人。我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爱好,也能轻而易举地沉迷进去和抽身出来。但是我却觉得遇到那个人的概率跟中彩票,而且是头等奖没什么区别,所以为什么别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我来说会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呢?当然,前提是我也从未主动的在这方面发起进攻。

可能对某些人来说,理所当然真的不是理所当然的。

2024-05
29

不得不这样

By xrspook @ 8:23:42 归类于: 烂日记

四线贯通的那一天,好像在抖音上,有人发布了麻涌站停车的壮观情景,静态的小汽车停满了一圈道路。麻涌站的设计,小车的停车位加起来不到30个,但实际上麻涌站那个鬼地方,不开车过去,根本不行,除非你叫网约车。要通过公共交通去那个地方,也不是不可能,但只能说只对少数人可能。因为公交车覆盖的范围就只有麻涌大道和广麻大道的一段。那段路是什么呢?那段路是我从第1次到麻涌就知道那是镇中心的主干道,是最旺的道路,其它地方完全被忽略了。又或者其他可以这么说,要去麻涌站,要不就是有去无回,要不就是有回无去,反正就是单向能到达,双向你得自己想办法。既然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当然是各家各户把自己的车直接开到那个地方。麻涌站的那个选址,可以称之为鸟不拉屎的地方。把那个站选在这里的时候,旁边就只有麻涌大道以及水乡大道,旁边是一个漳澎村的墓园。至于那片地方现在有没有挪位,是不是依然在那里我不知道,反正每到那种时候,你就会看到很多小车停在那里附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那是一个墓园,反正麻涌站谁去最方便,我感觉应该是墓园里的仙人,但是仙人都有超能力,他们为什么要去坐车呢?他们飞去他们想要去的地方就可以了。

广惠城际四线贯通开通的那一天,火爆的不只是麻涌站,莲花山站一样火爆。相对来说麻涌这还好一点,因为麻涌站旁边的那些附属措施早就已经建好,前段时间在开通之前就仅仅是收拾一下,搞一下卫生而已,但莲花山站连通向那里的道路都是加班加点赶工铺设的。现在的莲花山站,跟麻涌站有得一拼,同样是鸟不拉屎的状态,麻涌站还有个三条公交线路,虽然不能覆盖麻涌,但是莲花山站就只有一条改线才到达那里的线路。莲花山站听着好听,但实际上离莲花山风景区的入口还有很远很远。公交车肯定没有,摩的可以到达,如果要打个网约车,真不知道要等多久。

之前我就说过,这些城际铁路开通,公交接驳也得跟上去才行,否则根本没什么客流可言。为什么广州长隆、番禺能天然牛逼,因为那里附近就有很多客流。同理,为什么西平西站会成为了四线贯通那一天旅客发送量最大的车站?因为那里没多远就连接了东莞唯一的地铁。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拯救这个麻涌站,但是莲花山站只要跟琶洲支线连到了一起,跟广州地铁8号线的东延段连到一起,莲花山站就肯定不是现在这个荒山野岭,让出站的乘客不知道怎么办的地方了。但是麻涌站能怎么办呢?把那些断头的道路都修通,可以让更多的车从四方八面都到达那个地方吗?以前麻涌车站是所有麻涌公交车的交汇点,现在我觉得这个交汇点该变一变了。如果无法改变公共交通的现状,大家就会觉得只有开车去麻涌站是唯一的选择,那么麻涌站附近,搞些大型的立体停车场我感觉是刚需。

麻涌真的已经憋很久了。

2024-05
28

可能上不了车

By xrspook @ 8:33:23 归类于: 烂日记

好不容易等到了佛莞城际开通,但是开通那一天,我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之前我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时并没有把这作为是重点之一,因为感觉应该没那么严重,但是开通首日的情况让我觉得这的确是一个挺严重的问题。

广东城际的百度贴吧很多人用文字和图片的方式直播了那一天开通的实况,其中就有人说到,首趟从东莞开往广州的城际列车在麻涌站,人根本上不完,所以那里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限流。不少人虽然已经在站台,但实际上登不上那趟首发的列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据说在常平的时候,车已经基本坐满,在西平西的时候已经有人得站着,到东莞西的时候,那趟车更加是挤成了广州地铁3号线的样子。东莞西下一个站就是麻涌,也是最后一个东莞的车站,所以到麻涌的时候人就不能再上了。就承载重量来说,我感觉应该没有超标,因为车上的人通常都不携带很多的行李,因为坐那趟车的人更多是想凑个热闹,但是城际所用的列车跟地铁所用的列车座位排布很不一样。车上的重量不超,但我不知道如果用人数去算,会不会超员。如果那是一趟高铁列车,超员车是无法启动的。

常平有动车去广州东站,东城南城离常平也不算太远,他们可以去虎门坐高铁去广州南,但麻涌就只有这么一条铁路。理论上一个站就是广州莲花山,就到广州了。6分钟的车程,只需要5块钱,就可以到广州了,但非常有可能,麻涌的人根本上不了那趟车。为什么麻涌总是成为炮灰的那一个呢?的确,现在广东城际列车,如果你上不了这一趟,还可以上下一趟,只要是当天的车次,全部都有效,但关键是广东城际现在的列车间隔是40分钟左右。万一下一趟、下下一趟都上不了呢?上了那台车,我的时间是全部可控的,但如果上不了,那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在麻涌,在我的单位,总有公交的方法可以到达广州黄埔开发区的地铁5号线黄埔新港站。那是地铁5号线的始发站,发车间隔是5分钟。你永远都能搭上那趟车,你永远都不用担心要等很久。相比之下,要在这个近在咫尺的城轨麻涌站成功上车,简直就像赌博一样。

首发车,麻涌站的人有些上不了,周一下午18点下班的时候,我的同事第1次坐那趟车回家,她家就在莲花山汽车小镇附近。周一傍晚,当她从麻涌上车的时候就发现车上基本坐满了。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周一下班时间,这还是一个才开通了第2天的城际线路。我简直无法想象,周五下班的时候,会是什么个状态。我没办法往好的方面想。我只会焦虑到底会不会限流,我上不了车。虽然上不了车这个问题,我感觉一定不会一直存在,如果长期都是这个情况,广州地铁肯定会在这条路线上加车,加密班次,但到底有多少车可以加进去呢?这条线上又有多少站点是可以暂存一些车,短线发出的呢?

佛莞城际这条路线一定会火,但估计很多人都没想到,居然能火成现在这个样子。大家怎么就忘记了东莞和广州都是广东千万级人口的城市呢?除了广州东莞,广东千万级人口的就只有深圳了。东莞的地铁太糟糕,所以东莞人也就只能把城际当成地铁使用。

我只希望麻涌这个东莞边缘的镇不会永远都被排除在外。一直遥望着莲花山的望海观音,实际上却咫尺天涯。

2024-05
27

艺博院真厉害

By xrspook @ 9:55:07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居然没有下雨,所以前一天晚上我就约了广州艺术博物院的门票。五一假期的时候,实际上也约了一次,但是那一次因为下雨的原因,在去之前取消可。那是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国家一级博物馆,也是国家的重点博物馆。我是看着那个东西建起来的。还依稀记得那个地方建艺博院之前是什么。那里以前是海珠区的办证中心。港澳通行证、护照什么的都在那里办。因为要起这个艺博院,所以办证中心搬走了,搬到了海珠区市中心江南西。从旧的房子拆掉,到新的工地,从什么都没有,到大型的建筑拔地而起,最后开馆营业。

那是一个非常大的馆子,在我印象之中,好像我还参观过这样的美术馆,但实际上我是参观过的,当这个艺博院在旧址在麓湖路那里,我就去过。当时是一家三口一起去的,至于去那里看的是什么我没有什么印象,但我对那个艺博院的构造没有太多的印象,因为我只去过一次。

现在这个离我家很近的艺博院离我家步行不到2公里。里面的构造和外面的造型同样让人震撼,跟上周去的那个海事博物馆相比,二者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平时也去过博物馆,但是是没有去过艺术博物馆。现在这个艺博院正在进行一个大型的展览,大部分的作品都是油画,但是也有其它表达形式。我对那些东西实在不怎么了解。说起美术作品,最不能让人让我引起共鸣的,大概是国画,但是广州文化馆里面的某些作品除外,因为那种气势磅礴的感觉,实在让我很震惊。那现在这个艺博院正在展览的那些是广东的某些作品展的。无论是创作方式还是表达内容,我感觉都挺好,但是也会有一些让你完全看不明白到底在做什么的。这就是艺术,如果我能完全看懂那些东西,估计我也会搞一些艺术,但显然我不是那样的人。

新馆一共有5层楼,第5层没有展厅,是一个环形的雕塑展,但是那些雕塑我感觉都是微缩的,其余的那些楼层,有固定的展厅,也有可变动的展厅。

感觉去那里走了一趟以后,让我忘却了生活中的某些烦心事。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东西会有那么强烈的治愈效果,我估计不会再预约去那里参观了,除非听说有什么我很感兴趣的展览。我从来就不是一个热衷于看展览的人,无论是古董还是艺术。我好像没有去过科技展。去得最多的是美食节。关于食品相关的博览会,相对来说会去得比较频繁,因为我妈喜欢那个,所以琶洲那边,无论是广交会展馆,还是保利展馆,一旦有那些东西,我妈就会很热衷要去那里凑热闹,但是那些类型的展览,跟这些博物馆的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艺博院1楼大堂的中央放着一台钢琴。一直有人在那里弹奏。跟其它地方钢琴只是摆在那里,不让人碰不一样,那个钢琴非常受欢迎。美术和音乐,我感觉一直都是很好的搭档,虽然你不能保证弹奏者的水平一定如何,反正我对美术这种东西也是没什么头脑的,同样没有头脑的还有音乐。所以对我来说,视觉和听觉都有了,感觉也就可以了。

我想去芳村新开的大湾区展览中心。

2024-05
26

暴雨中

By xrspook @ 8:50:59 归类于: 烂日记

回到家里,我妈就开始跟我说表姐的去世详情。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因为老母亲第二天早上叫她起床的时候,首先发现她的脚是凉的,但是她的脚一直都是凉的,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然后就再去抓他的手,发现好像僵硬动不了。然后估计就马上去感觉脉搏呼吸,一切都好像不太好。当时表姐睡在子母床的下面,她的小儿子睡在子母床的上面。老母亲赶紧让我小儿子去上学,并没有告诉他下面发现的不对劲事情。

不幸中的万幸是小儿子在上学之前完全不知情,上学的时候也不知情。大儿子几天前就因为癫痫发作住院了。屋子里只剩下老母亲以及去世的表姐。首先做的是打120,120过来确认死亡以后,因为死者太年轻,所以又把110叫来。据说110过来的时候把尸体的衣服全部剥掉,然后照了很多相,主要是为了证明这不是他杀,不是自杀,而是意外自然死亡。法医说,她大概是半夜的时候去世的。

外婆去世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复杂的手段,首先打电话给120,打电话的时候说家里的老人好像快不行了,要120过来,过来了以后发现没有生命体征,医生直接开了一张单,让我们去派车的那个医院开死亡证明。死亡证明开得很快,殡仪馆的车也很快就过来了。在这过程中,完全没有110的参与。最大的区别在于,外婆去世的时候已经99岁,但是表姐还不到外婆年龄的一半。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年轻人去世的时候,110都得做这个步骤,当然,如果她是在医院,估计就不需要这样。对一个已经心衰了好几年的人来说,突然猝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110却要过来做这么一个手续。

本来,家里只有一个活人,一个死人,就已经让人觉得窘迫了,110过来了以后,还要立即把老母亲带去派出所笔录。笔录还花了不少时间。笔录完了以后还折腾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才开出了证明。派出所的证明出来了以后得去开死亡证明的医院。这一切都结束了以后,才能打电话去殡仪馆,叫人过来把尸体拉走。外婆是一大早的时候保姆发现外婆不行的,老婆被拉走的时候还不到中午。表姐最终被殡仪馆拉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老母亲做完一切手续回到家的时候,也已经3点多快4点了。老母亲去办手术的时候,是跟他的弟媳一起去的。她们去办事的时候,家里有弟妹和两个堂妹。简单来说就是在家里等待她们办手续回来的,都是她们那一代的人。

要送走一个人,本来就很不容易,现在的情况是,要一堆白头人把黑头人送走。没人知道该怎么做。派出所的人慢吞吞,开死亡证明医院的人好像完全不熟悉业务,把那两个去办手续的老人折腾得不轻。让他们的不幸更进一步的还有那天无论是东莞还是广州,都下了着很猛的雨,雨一直在下,而且都是大雨甚至暴雨级别了。番禺市桥很多地方排水很差。据我妈说,老母亲住的那个地方,楼下的积水最高的时候没过了膝盖。在风雨交加的天里,路上已经没有了公交车,即便有公交车,也去不了那个可以开死亡证明的医院以及派出所。去办手续的那两个人老人家好不容易叫过来了一辆摩托车,把她们带到他们要去的地方。我的某个舅母口直心快,她总结了那句“表姐连死都不让他们好过”。外婆去世的那一天是阴天,偶尔飘着小雨,那天气,就像我们的心情一样,但是跟表姐去世的那一天下暴雨,完全不一样。外婆是爱我们的,一直都很爱,我们也很爱他。但说起表姐,很多人对她的是恨。

某一天,当我们不得不成为办死亡手续的人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呢?

© 2004 - 2024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