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8

最后一程

By xrspook @ 23:42:16 归类于:烂日记

当老人躺在殡仪馆礼堂的玻璃棺里,我实在分不出他们谁是谁,因为看上去都差不多。所以今天,即便我看得很仔细,但我仍不能很确定那就是我的外婆,因为她跟我印象中的那个模样实在相差太远了。今天化妆师已经把外婆弄得很好看,基本上好像没怎么打粉,因为外婆本来就很白,腮红也没有很夸张,只有淡淡的一点粉色。虽然不能说那是外婆睡着了的模样,但是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安详。在我记忆之中,有些老人的化妆就好像在脸上抹了很多粉底,但显然外婆不这样,她的皮肤仍然很光滑,而且还有种水灵灵的感觉,甚至你会觉得,自己的皮肤还不如躺在那里的一个已经去世的人。虽然从面部的轮廓,我实在已经认不出那就是我的外婆了,但她要比很多躺在那里的人好看。其实我不仅仅认不出躺在玻璃棺里的外婆,她最后几个月,越发消瘦的时候,我甚至困惑过那个躺在家里床上的老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外婆。过去的几个月,她真的变化很大,瘦了非常多,而这种变化大概是在中秋节之后发生的。她在农历十一月三十去世,所以这一切是在三个多月里快速急转直下的。从胃口很好到最后连水都喝不下,这个过程不是一天发生的,但即便这是渐渐形成的,也会让人心里很不好过。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所有人都见证着外婆从微胖变成非常消瘦。虽然还不至于像现在的那些小女孩那样皮包骨,但是跟从前的她相比,已经判若两人。在我的印象之中,外婆从来都是肉肉的,尤其是她的屁股跟大腿,但是到了最后的日子,她的大腿跟屁股已经瘦到跟我一直都很瘦的外公没什么区别了。脂肪几乎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肌肉还在,你还是不能看到清晰的骨头轮廓。从一天吃几碗饭到一天喝几碗粥,再到最后的一天就只吃几勺米糊。这些变化发生在一个月之内。不是当事人,我们看着都觉得很惨。不知道当事人那种饥饿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今天有接近60个亲人来送别外婆。大厅里放满了花篮和花圈。虽然那是个严肃的地方,但是当我们都在那里,仪式还没开始,大家在聊天的时候,我感觉到的是热闹。我们极少这么多人都聚在一起。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在追悼会结束以后,还有一个扶灵的过程。这个东西是我们之前都没经历过的。在预定项目的时候我不知道妈妈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可能她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个东西,但她们还是选了。因为她们觉得要送老人最后一程,虽然这个服务之前那些已经去世的亲人从来都没有做过。扶灵到达某个地方的时候,司仪让我们全部松手,我们只能走到那里,余下的由工作人员把外婆送去火化。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了这么个感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我们去外婆家,看看她,或者吃个饭,然后离开。这一次,是她离开我们,而不是我们离开他。这次轮到我们依依不舍了。可想而知,每次当我们离开,她一个人坐在家里,孤身一人目送我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她跟我们说,有空就多回来看看的时候,每次我心里都很不好受,现在仍然一样。

反过来想,外婆是家族里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人,现在,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终于团聚了。

2019-01
7

统帅

By xrspook @ 23:53:44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床上,我犹豫了十分钟,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过去这几天,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很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而实际上,或许不能算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对我妈来说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们还有长辈指导,但现在,她们就是最高指挥官,而她跟其他指挥官又有各种矛盾,谁也说不服谁。大家肚子里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又不太一致。每个人都是想到一些做一些,却没有看到事情的全局。具体的事情或许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实际上,有很多事她们都只是做了个开头,然后画风一转,又去做别的事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所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把她们的管理权抢过来。显然她们都是很好的兵,但问题是她们从来没当过将军,不知道如何指挥,所以每次都只是在一些很细端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如果有一个人说了算,显然这些事都可以很快解决,比如说统计人数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搞定,但现在,她们却走了无数弯路。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做某些事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当计划要进行下去的时候,她们又必须厚着脸皮做之前她们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

我妈那代人都70多岁了,显然他们的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尤其是在这些一辈子大概只会遇到几次的事情上面。从前还能找个老人指点,但现在老人都走了,她们就只能靠自己残存的记忆。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完全不需要从她们那些记忆的角度去处理事情。东西摆在那里,只要你把它做好就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是一个做统计的,显然你要我列清单,然后计算次数和总数显然非常简单,但是,如果靠她们的老一套办法,即便她们通宵不睡觉也整不出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她们的思路不清晰。明细数据只有一个,但汇总方法有无数种。很多时候,你不仅仅要一个汇总结果。所以如果用手抄的方式会非常累人。但显然,按照我的思路,只要原始数据录入完毕,各种汇总都相当简单,那就只是一个拖拉鼠标刷新数据透视表而已。一直以来他们都全凭记忆排列出来的各种亲戚关系如果按照一定的脉络排序,那是相当简单的事。哪个有,哪个没有,哪个差多少,一切都清清楚楚。不需要抄N张纸得出汇总数据又或者用更为不可理喻的画正字盲数方法计算。这不是什么选举,这不是什么计票,不是不记名的,做某些汇总的时候,你必须得记名,虽然那个汇总数据就只是一个总数,但如果你的明细不清晰,你根本没办法再复核。在我的统计逻辑里,汇总出错这种事不存在,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所以只要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只要跟我核对好原始数据,其它东西可以水到渠成,所有汇总都可以在弹指间获得最终结果。

为了得到那个最高的管理权,让她们都听我的,这几天我真的拍了不少桌子。但最后,连我最牛逼、最习惯性说了算的妈妈也终于臣服于我,配合我的工作。话事权这个东西,我真不喜欢要,但是如果我的管理能让一切都更顺畅,为什么不把这个权力给我呢?的确,我可以让他们更高效,更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宁愿做最基础的工作,但这几天我发现,在某些特殊时候,我必须担负起管理的责任。

2019-01
6

干架

By xrspook @ 23:45:06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人总喜欢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但是,想象力真的是因为贫穷而不如别人吗?如果你根本不觉得自己很穷,你有梦想,你想创造些什么,你对某些东西有非常强烈的兴趣。你确定你的想象力就一定不如那些比你有钱的吗?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我表哥跟一些亲戚吵起来了。一开始我没有插话,但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忍受他们在公开场合用一些歪论来评判现在社会的一些政策。我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是因为他们完全只是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在他们眼里,他觉得自己穷,所以在竭尽所能的为自己争取些什么。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只是一个挣扎,因为靠争取你永远都达不到中等水平,更别说富有。因为你看问题的角度已经错了,所以当然你注定一辈子都这样。从他们说话的口气里,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不满意现在的社会现实,宁愿倒回到几十年前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那个吃大锅饭的年代。他们看不出这个社会的好,这就是个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表现出这种愤世嫉俗。我不知道一直都生活在这种心理状态之下的人怎么会快乐,他们到底是通过什么获取快乐的。难道就因为赢过了别人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比如说多年以前,一个正值壮年的男性长辈跟一个只是读小学的小妹妹掰手腕赢了。又或者是当他已经步入老年的时候,跑步居然可以比一个30多岁的年轻妹子跑得快而沾沾自喜。赢我一个人没什么,有本事你去找世界纪录去拼。他甚至不可能拼得过他的同龄人。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就非常不喜欢我的这个亲戚,但我一直都没说。我不知道他的智商有多高,但我知道他的情商有问题,而我自己的情商也有问题,因为我居然会因为他这样的人而生气,虽然我知道生这样的气一点用都没有。在我冷静的时候,不跟他说话。他或许会找我聊,但我会躲得远远的。因为他的话题永远都是通过对比,显得自己比较厉害,或者是挑刺社会上的各种现象以及上级的管理很有问题。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会莫名产生一种怨气,显然,这对身体不好。

我是个压不住自己火气的人,所以我非常容易就会跟别人吵架,但对我来说,我不会无端端跟一个陌生人吵架。在吵架之前,我肯定已经观察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我觉得忍无可忍的时候,我才会出动。今天,大概我就到达了这种地步,所以我火山爆发了。都一把年纪的人了,都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们就没感觉到这个社会在进步呢?大概也是因为他们一直都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接受新事物,不与时俱进。这只会让他们一辈子都活得低人一等。

15年前去世的外公是我的榜样,刚刚去世的外婆也是我的榜样,但显然,我的某些亲戚不是。对我来说,他们是一些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2019-01
5

发生了

By xrspook @ 23:59:5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一大早,当我还在被窝里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对我来说,肯定是某件事发生了——外婆即将去世,或者已经去世了。这件事情迟早都要发生,过去好几周,我们都宁愿这快点发生,因为再拖下去,只会让外婆更加痛苦。而这件事居然发生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2019年的开年。我妈跟我说,这或许是命中注定,因为外婆生于1920年,2019刚好是她出生年份四个数字倒过来。2019必定只能是她的终结数字,因为从过去几个月几周几天的情况看来,必须一定是2019。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尽管如此,到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有些情况还是在我们的料想以外。

跟外公去世的时候,我有心灵感应,莫名其妙感觉到不妥不一样,外婆去世,我觉得自己挺平静的,尤其是我妈接到电话后,喊我跟我爸起床的时候。我知道那一定是那件事,但我还是觉得没有我妈喊的那么着急。今晚回家的时候,我妈说她彻底忘记了今天原来是周六,其实我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今天就像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外婆选择今天早上离开而不是昨天早上,肯定有她的道理。很长一段时间,她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夜晚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肯去睡觉,白天的时候却呼呼大睡,整天都迷迷糊糊。但是她还能分清人,她还能辨别出每个人的每个特征。她耳朵不好,很久以前就有白内障,天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分辨人的。她会经常把白天跟黑夜反过来看待,但她却从来不会数错工作日还是周末。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她选择了一个相对来说不寒冷的周六早上离开。在她被送走之前,家里三代后辈都可以送她最后一程。如果这是因为她会计算的话,那么她比外公真的要精明很多。虽然外婆是个文盲,不认识字,但她会认数字,她也会把她每一次消费的金额都计算和记忆得清清楚楚。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跟我的家人忙着处理外婆离开以后的事。做那些事全部都得靠理性,靠逻辑,根本不容得有动情或伤心的时候。120的医生确定了外婆已经死亡后,我们把外婆从床上搬出来,放到一个脚朝门口的地方,然后我妈开始帮外婆做最后清理。我知道她在哭,虽然都戴着口罩,我看不到,我也听不清楚,但我知道。今天晚上回到家以后,我在统计今单位的生产数据的时候,当我一个人对着电脑的时候,突然间我无法控制地哭了起来。其实我的脑子里没有想太多,但是眼泪鼻涕就是无法控制汹涌出来。明明最后只剩下几个步骤了,但我还是无法顺利地继续下去。因为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擦眼泪,眼前一片模糊。天知道为什么一整天我都没哭过,但是当我对着电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这样。谁让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直以来都这样,看个电影都可以让我哭得稀里糊涂,更何况这次是我的外婆。

去年的冬至,外婆刚过了98岁的生日,所以今天她已经99岁。99岁的老人去世,真的不是一件伤心事,那应该是笑丧。作为当事人,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对的,但是,当回忆涌上心头的时候,哭也是难以避免的。哪怕是一边笑一边哭。

如果有轮回,如果还有下辈子,我们还要当亲人!

2019-01
4

我的长处

By xrspook @ 10:04:38 归类于:烂日记

有没有认真自己知道,别人看到的可能是你认真了,他们不觉得那有什么;你不认真,是剽窃回来的,他们居然没看出来。但这种事,人在做天在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过得了自己良心的那一关。

从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但是现在我却慢慢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又或者在学习上。从前我的这个特点并没有很好地展现出来,因为大家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人太多,空间太小,时间太紧迫,根本出不了什么特点。这个事实一直贯穿于我们的学生生涯,从进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都是这样。大学的时候,可能会好那么一点点,但是被束缚了那么久,即便给你自由,你也搞不出什么花样。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是认真,在某一个问题上不断地钻进去,并不是因为领导要求我这么干,也不是因为这么干了我知道自己能拿到什么好处,我纯粹是觉得我应该这么干,我觉得这么干有意思。所以,当我耗费几十个小时做一件事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考虑过效果会怎么样,我只是让自己竭尽全力地做,做到不会有后悔,至于往后的事,到底别人觉得怎么样,那就与我无关了。要做到别人也觉得好,首先我得把对自己的要求提高,而且理论上要高到有点超乎他们的想象。显然,要判断别人到底想要些什么,别人最期待的是什么,什么才会超出他们的意料,这实在太难了。所以实际上我没有考虑过。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我不讨厌抄袭,长大了写文章的时候,我也不喜欢参照自己从前的作品,除非某些情况下,我觉得那根本没意思,想糊弄一下。但即便这样,我参照的也不过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不会直接在百度上搜索然后复制粘贴。

我最大的特点是我会喜欢不断地刷新自己的极限,无论那件事是不是我真的没办法做到。从前我以为大概别人也有可能这样,但是从我现在的观察看来。当他们遇到问题,更多时候,他们选择的是退缩,是丢包袱,直接不管,直接把本应该是他们做的事全部丢给你,或者在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找各种借口让自己离问题远远的。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承担,重大责任?!简直是想想都让人心慌。别说大责任,即便是小任务,在那种不断丢包袱的人,小事情也会出错,小事情错了,积累起来就会有大问题。我真心不知道如何改造这种人,这种人应该放去哪里才能把我们的风险降到最低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他们只是在混日子,他们在得过且过。我觉得如果天天都活在自己犯错,可能会被挨骂的氛围里,日子舒服吗?其实他们明明只需要再多做一点,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人人都想少做点,人与人之间的那个间隙就会变得越来越大,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之所以会有别于他们,是我不仅把自己要做的全部做好,而且我还会没有限度地往四面八方扩充,于是即便他们在不断缩小自己的责任,但有些时候,我把我扩张的东西直接伸到他们那里去了。我觉得跟他们合作我很辛苦,但是他们觉得和我在一起实在太舒服了。有些时候,我会觉得非常的心理不平衡。他们既然这样,那么发工资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应该把一部分钱给我呢?幸好这种心理不平衡只会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干扰我,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至于提升之后能不能打胜仗,显然,那就不是我的考虑范围了。

Page 3 of 1,064«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