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1

需要这样的人

By xrspook @ 20:59:1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到家以后我就开始继续写我的代码。到晚上12:00多的时候总算搞定了和代码和整理出我需要的数据。写代码的过程是漫长的,但是之后进行数据处理的过程是秒杀的。我把所有工作都放在前头了,也许有人会觉得,如果只是处理几年的数据,我大概一个个人肉去做会快一点,但是从心理上说,我更愿意把时间耗在程序编写上,而不愿意纯粹考验考验自己做重复工作的准确性。

这几天我在处理过去10年来单位的数据,里面有一些是我积累出来的,另外一些则是接替我那个人整出来的。从现在的眼光去看,当年我做了很多把明细和汇总糅杂在一起的事情。你的确能从中找出你要找的东西,但显然这很麻烦,但起码,我的东西是可以找出现在我需要统计口径的数据的。但是,接替我的那个人的那些数据里,就跟她文件夹的嵌套的方式一样,是混乱的。她在用Excel,但实际上所有的工作,其实都是她人肉去做的。人肉做最终结果就是会出错。在整理她的数据的时候,我很多时间都花在纠结她这个表和那个表数据不一致,到底问题在哪里上面。台账的数据跟她私底下明细的数据不一样,让人最抓狂的是明细数据被她分散到各了个地方,有些根本是找不到的。某些数据是空穴来风,因为那个业务根本不曾发生过,她在台账上记录了,却没有任何的备注。显然那个台帐她的那种记录方式就是没想过要被别人去查。也就是说,那只是一个记录,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写明原因,再过几年没人能搞得清。

还记得几年前,当领导要我选一个人接替我工作的时候,我是不情愿的。我不愿意把工作分一半出去。当时我跟领导叫板,如果要交的话就全部交出去,我彻底不干了。之所以有那样的想法,并不是因为我在闹脾气,而是因为我知道两个人都搞这些没有套路的事情是完全不行的,最后责任根本都说不清。

在这个单位做了这么多年的统计,我得出一个结论。要把这份工作,做得让我满意,首先这个人需要很有耐心、很细心。善于执行各种规定,要明白别人到底叫你做些什么,其次,这个人应该视野开阔。仅仅按照游戏规则执行远远不够,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你必须走在前面,当别人的开路先锋。我觉得,我给别人制定规则总比别人给我制定一些根本执行不了的垃圾好。这个人必须具有前瞻性,首先是完成这份工作本身需要掌握的技术上的前瞻性,比如利用好各种工具软件或者新颖的思路等等,同时也要对单位的整体状况了如指掌。这个人并不需要具体知道别人在做些什么,但他必须知道单位整个流程有些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干,有没有不合理的地方,不合理要怎么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动、不受牵连。因为说不准某些猪一样的队友会在什么时候坑你一把,所以在他们挖坑之前你就必须提醒他们这样做是错误的。如果他们不听你的劝告,甚至要直接给最大的领导上报。要做好这份工作,必须智商、情商都足够高,而且还得脸皮够厚、足够霸气。

很多时候别人都觉得我闲庭信步,很悠哉的样子,但实际上,只是他们没看到我的必要时非凡的专注和认真。

2019-05
31

瑜伽又开课了

By xrspook @ 8:21: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单位终于又开瑜伽课了,参加的只有4个,让人有点意外的是其中有一个是男同事,之前他从来没有来过,是今年才报的,但实际上从他昨天的表现看来,他貌似比之前参加过瑜伽课的男同事更积极,虽然他做出来的动作让人哭笑不得。很多动作,他都没办法做到位。当然了,瑜伽这种东西到位与否,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那不是一个跟别人攀比的过程,也不是一个纯粹模仿标准动作的过程,那是在一次又一次战胜自己。对别人来说很轻松的东西,可能你就是做不到,比如说昨天4的人里,就我一个没办法做到并膝全蹲。对其他三个人来说,他们觉得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是对我来说,就是下不去。也不一定说我这辈子肯定都做不到,但在经过一定的训练之前,我只能说天生我是做不出那个动作的。看到过胖子也能做以后我明白到,显然这种东西跟胖瘦没有关系,是韧带的问题,是肌肉太紧张的问题。

几乎可以这么说,全程我们那位男同事都是我们的笑点,但貌似他应该不会因为这一次他囧了,下一次就不来了。因为对他来说,减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之所以要减肥,是因为要改善身体素质。尤其跟我们对比起来的时候,会明显发现在我们还没有感觉到累的时候,他已经要歇了。我们觉得有些动作有难度,需要坚持的时候,他或许根本做不出应有的幅度。即便好不容易搞出来了,也维持不了一定时间。据我的观察,可能他的柔韧性还不算太糟糕,但显然某些部位的肌肉太弱了,而某些部位的肌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比如肩颈。

瑜伽就是一个考验控制力的运动。有时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称之为运动。因为跟其他运动不一样,他的竞技性貌似不能放在不同人之间,瑜伽的竞技性体现在自己跟自己竞争上面。有些运动到达了一定程度,技术动作都变成了条件反射,可能你根本不需要思考,肌肉已经能做出应有的反应。但我觉得瑜伽和健身都是讲求控制性的运动,所以当你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你能感觉到某些地方拉伸或者收缩,只有准确地调动起某些肌肉,才能提高某些动作的效率。某个动作设计出来就是为了锻炼某部分的肌肉,但是你要完全体会不到,要不是因为你根本用错力了,又或者你在练的时候走神了,第三有可能是你没有尽力,你只是大概模仿了样子。从前不知道听谁说过,如果在锻炼的时候把专注力放在应该锻炼的部位,锻炼效果会好很多。我觉得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大概是因为这就保证了其他肌肉不在代偿状态,帮那个目标肌肉的忙。

显然我的柔韧性不好,但是某些肌肉的控制力上我还是不错的,而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在其他运动上我早已锻炼过那些肌肉协调性。肌肉协调性这种东西,我感觉那是一个条件反射的过程。

看过《摩诃婆罗多》之后,我明白到瑜伽这种东西不是用来炫酷的,而是用来苦修的,所以如果你以为那个东西很轻松的话,你就注定遭殃了。

2019-05
30

调调错

By xrspook @ 9:11:4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领导突然跟我说单位要搞个10周年的活动。我觉得这种事情是应该的,但听完他的一番陈述以后,我觉得那肯定又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因为从构思已经决定了那根本逃不出老套,而重点是,这个框架反映出来的东西很多都是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但他硬要把我拉过去,说我在这里的时间很长,见过的东西很多,所以筛选图片的时候我会有印象。我觉得很纳闷,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我到底见过什么世面呢?当他们接待高层的时候,我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我知不知道那些高层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具体在工程的哪些地方出现过,因为我根本没有陪同过。甚至可以这么说,在这个单位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完全地走遍过我们的地盘。有些地方是新增的,而有些地方一般人无需到达。所以筛选图片的时候,我能辨认出些什么呢?10年的照片那是一个相当大的量。即便你要做厚厚一本,像字典一样的图册,你也用不着那么多照片。理论上,一页纸顶多放两张照片。如果你一定要在每页纸放下6张照片的话,我建议你不如别放算了。如果要把照片做得够意思、有美感的话,我觉得一页纸只能放一张。以200页纸计算,也就顶多400张照片而已,分摊到10年,每年40张,但实际上,不可能出一本200页的图册,那个图册如果有100页已经很了不起了,也就是200张照片,最终下来就是每年20张。有大领导光临的,肯定要来一些,有工程开工或者完工的,也要来一些,最后当然少不了那些年会、安全会议或者到哪里活动。所以实际上,用年去选图片就太死板了,我觉得应该以一个事件、非常大的事件为重点去筛选照片。于是最终照片是如何筛选呢?肯定得从事件入手,而不是打开照片的文件夹一个一个去搜索,而且是人肉搜索。

每年的重大事件有哪些呢?那必须是要找每个月的大事记啊!每个月的大事记大概就一张纸,一年下来就12张纸,这么多年下来就120张纸,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一闪而过的,但也有可能在某张纸上会有多件很重要的事,而昨天领导说的那个寻找资料的架构就像在写一篇流水帐,所以听他说的时候,我的心里一直呵呵。他没见过那个框架以外的东西,就没办法想象出别人到底是如何做事的,而他又觉得一直都活在这种调调里没有问题。我觉得这就是他们最大的问题!当他说每一个技术管理人员都要写一篇心得的时候,我更加觉得这简直是超级搞笑。难道你还要让一个你根本不重视的普通人讲他的故事,而你又会真的用心的去听吗?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好吗?坐在那里的人,如果你觉得我们很重要,我们是元老,我们知道这里的一切,为什么我们之中的绝大多数都只是科员呢?!嘴上说你很重要,实际上到升官发财的时候却没你的事。平时我不会考虑这种事,但当他说那些无聊事的时候,我感到莫名的愤慨。

明明是值得开心伟大的时刻,居然可以被他们弄得我感觉不屑一顾,醉了。

当他们把题目定为,我和这个单位共同成长的时候,我觉得,实际上,你们有在乎我们个人的成长吗?你们到底在帮助我们成长,还是在一直压制着不让我们施展所长。

2019-05
29

自动图表索引

By xrspook @ 8:39:31 归类于:烂日记

用了这么多年的Office,昨天是我第一次用插入题注以及交叉引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一次我写的那篇统计分析里面的图表实在太多,加起来接近有20个。整篇文章的正文我用的是三号的方正仿宋简体,1.5倍的行距,有18页纸,字数大概是5700。再编一编,我可以轻轻松松写够6000,但是我觉得没有凑字数的必要了。现在已经18页纸,如果我再写点,哪怕再写一行,就会超过18页纸。写那么多又有什么必要呢?在写完一大堆以后,我要把文章缩短,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够在结束的地方写个日期,否则以现在的长度,某一段话只要再多几个字就会分到第19页了。因为里面的图表多,所以做编号也会把人做疯掉。如果我改变了文章段落的编排,图片的序号及定位肯定会非常痛苦,加入或者删掉其中一个都绝对会让人疯掉,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软件自身的序列功能。之所以从前没用过是因为读大学的时候老师对论文有严格的格式要求,而自动生成的图表序号格式不符合老师的要求,所以虽然毕业论文我写了很多字,也用了非常多的图表,但最终所有图片序号我都是手工编制的。

图表的顺序改变不仅仅是图表的说明文字需要改变序号,连正文的引用也需要改变,但现在,如果我用好了Word的功能,所有改变只需要更新一下域,就能解决问题。我不知道用过Word的人有多少个懂得这个东西,之前我知道有这个东西存在,却一直没用过。我觉得知道这个东西且一直在用的人显然不多,毕竟对普通人来说,一篇文章不需要写那么长,插那么多图表。如果要搞那么多图表,还不如用个PowerPoint。其实我觉得统计分析这种东西,除了用Word去表达以外,用PowerPoint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对读者来说,Word就像是以文字为主的杂志,而PowerPoint则更像是看一个图册。谁说图册就不能说明问题,看看《国家地理杂志》!他们的书里图片是重点,文字是点缀,我觉得统计分析也应该这样。同样一个图表,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虽然我是作者,但我跟读者看到的是一样的图,大家都可以由此发表感想,我的表述只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所以,那些文字只是一个意见的表达,甚至你可以说那只是一个有感而发。数据不会说谎,但当然如果我有主观的意向,同样的源数据能造出完全不一样的后期图表,并不是因为我对数据本身做了什么手脚,而是因为不同的排列组合以及数据筛选方式会得出完全不一样的结论。我觉得统计分析这种东西我看中的不是里面的文字说明,而是上面展示出来的大数据。也正是因为我觉得图表本身比说明文字重要,所以我觉得有更的大图表展示空间的PowerPoint更合适。当然了,PowerPoint本来是用作展示的,所以除了里面的内容以外,还应该配合人去讲解。如果我连一个Word都写不出来,即便全部都是我做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在展示的时候有话讲呢。

虽然一直在用Office,但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渐渐体会到Office三剑客的伟大之处。

2019-05
28

当个捡屎的

By xrspook @ 10:12:03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一回到宿舍发现墙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很多黄色透明的小飞虫。我觉得那个东西不是白蚁,但到底是什么,我说不准。招惹那些东西的唯一可能性是宿舍潮湿。为什么以前没试过这种事,但现在会这样,究其原因可能是在高温高湿的时候,我在宿舍里面运动。可能是原地跑,有可能是HIIT,也有可能是kick boxing。这些东西的持续时间起码有半个小时,长的话会接近一个小时,而通常做这些的时候,我不会开空调,而只会开着窗和风扇。之所以逼迫着到宿舍里搞,是因为可能外面下着雨,也可能是当时办公室里有人,我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那么干。如果空间大一点的话,做这些事无所谓。如果空气是对流的,也无所谓,问题就在于我得关着房门这么干,空气不对流,而且外面的温湿度也很高。光是潮湿导致的水汽已经很多,再加上我散发出来的汗、热量以及某些气味,更容易招惹那些说不准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那些东西的个头很小,只有一两毫米。在某个开关旁边,我看到了一圈不知道什么东西,像蜘蛛但又不是蜘蛛,印象之中我见过的所有蜘蛛都要比那个东西大。但你分明能看到一个黑点,外面有很多脚。而那个黑点跟落在那里的灰尘没差多远。所以,有段时间我曾经怀疑那些黑点是不是某些卵。我不知道那些黄色透明的东西是不是那些像蜘蛛一样东西的成熟版,但显然,看到一大堆那些东西,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墙上会这样,墙角更会这样。于是上周一我就拿出了吸尘器,狂吸了一把,有些虫子不是被吸尘器吸进去的,而是被吸尘器的吸头整死的。把吸尘器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的时候,的确有不少尸体,但也有一些尸体在被吸尘器吸进去通过旋风分离器的时候甩死在吸尘器的通道上,如果我会料到有这种事,我还会用吸尘器吗?不用吸尘器,难道要让我一个一个捏死?那些东西虽然小,但移动的很快。因为个头太小,手机照相几乎看不清。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曾担心那是不是白蚁,但实际上白蚁应该不是那样的。墙上有很多这些东西,有些是黄色的,有些颜色偏深一点。但无论如何都不是图片里我看到白蚁的那个模样。白蚁最大的特点是头部有一个很大的鳌,但显然,我看到的那种东西没有那个器官。白蚁也好,其它蚁也好,都是群居的,理论上我应该能找到一条蚁道,而我看到的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昨天回到宿舍,我觉得墙上和天花板上的那些东西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有好几个壁虎屎。在我拖地之前,我起码捡了5个。其实我也觉得挺烦恼的,如果宿舍里有壁虎的话,蚊子又或者是那些东西会少很多,但是壁虎又很能拉屎。虽然拉出来的屎没什么味道,但你还是会觉得很恶心。遇到老鼠屎,我肯定不会徒手捡走,但遇到壁虎屎,尤其是在宿舍遇到的话,我会这么干。以前在检验室搞卫生的时候经常遇到壁虎屎或老鼠屎,我的策略是小刷子加吸尘器,但也只有公家的东西我才那么无所谓,另一个原因是公家地方那些东西多,而且要求的卫生程度高。壁虎屎是新拉的,就非常有可能黏在小刷子上。吸尘器把壁虎屎吸进去以后,清理的时候就呵呵呵了。在不图快和方便的时候,不能用检验室的清洁方式。

如果要我选,是让那些数量极多的小动物在我宿舍里分布,还是天天捡壁虎屎,我宁愿当个捡屎的。

Page 4 of 1,094«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