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
4

什么鬼注释

By xrspook @ 9:45:52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很神奇的,我不到晚上10点半就去睡觉了,而且几乎是闭上眼睛就马上睡着,也说不准为什么会这么困。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晚上9点多我就把电脑关掉了,开始只是拿着平板看书。因为感觉真的没什么干,也不想看电视。昨天一整天我都没看书,所以就看看书吧。

《摩诃婆罗多》是一个奇怪的存在,当他们数人名的时候,你简直可以飞快地忽略不计。因为无论如何你都不会记得那么多。那些人名很多都是出现一次以后就没有然后了,又或者不是出现一次,而是出现多次了,但问题是那只是个超级路人甲的角色,只是名字被提起而已,本身没什么故事。看书的前半个小时,基本上都列举人名,可以说非常没意思。有时我会很惊讶,到底写书的那个是怎么编出这么多名字的,不过话说回来,其实那些名字也是翻来覆去的。他们的确没有编出那么多独一无二的名字。所以这个名字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国家的这个时代,然后也现在其它国家的其它时代。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但我想了半天,的确这个名字不是之前看到的那个人。看了半小时后才算是有点故事情节。那种情节是让你有点着迷的。

这本《摩诃婆罗多》的注释非常奇怪,基本上一半以上的注释你几乎都可以忽略,因为每次诗歌的格律变化,他们都会作为一个注释。但实际上,作为一个翻译作品,你从中文字里行间就能体会格律的变化,根本没必要说明。如果中文不按照人家改变的格律来,你就更没必要说明了,读者即便知道,又能怎样?拿原版来对照一下行文节奏吗?读中文版本的人最重要的了解其中的故事,不会在乎那个故事的表达形式。所以我个人觉得那些注释是毫无必要的,但问题是,在你点开注释的链接之前,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是不是只是无聊的提醒格律变化。如果他们真的是要认真翻译,要认真对待这本书,他们就应该把里面出现的人名整理出一个完整的谱系,中文英文梵文对照,而不是满书给你注释格律变化。看到这些东西,我猜想翻译的那个人估计是个非常八股的存在。他跟我重视的东西完全是两回事。有些时候,我真的很生气,甚至想揍那个翻译的一顿。

昨晚我才发现,在亚马逊kindle上面卖9块9人民币的《罗摩衍那的故事》的纸质书已经绝版了。那是一本2007年出的书,有400多页。说不准是不是全彩印印刷的,反正从前的定价是68块钱。我一直看到的都只是kindle上的电子书版。显然现在要再次入手那本纸质书已经不可能了,因为68块钱的纸质书绝版超过十年,现在的价格已经被炒得很高,而且几乎已经很难买到全新的版本了,即便买到了价格也很贵,大概到达了十倍。知道这个恐怖的事实以后,昨天我赶紧把那个9块9的电子书买下来。因为谁知道那个东西会在什么时候升价,就像我之前买的《摩诃婆罗多》,我买的时候才一百多块钱,现在已经变成300多了。《罗摩衍那的故事》现在的定价大概是从前纸质书的1/7。估计他们过一段时间会觉得这不划算,要把那提到20块钱左右。如果这是一本还在卖的纸质书,我会把《罗摩衍那的故事》买下来,但显然,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近期我在印度神话史诗上花费了很多。

2019-03
3

疼痛再来

By xrspook @ 17:26:52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会出现一些你根本说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疼痛。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很诡异,因为一回到家就会发生,但是在单位的时候却从来不会这么明显。记得今年春节的时候,这个问题烦恼了我好几天。回到单位以后,我也继续被这个困扰着,后来我好像吃了一些维生素B1,然后就没什么感觉了。在没有感觉之后,我当然不会继续吃下去,而这周回家,这个问题又来了。

第一次遇到的时候,我还说不准那个痛点到底在哪里,但现在我有点知道了。那个位置刚好在臀部,只有特定的某些姿势才能把它暴露出来,所以也只有那个时候才会觉得痛,最明显的感觉出现在睡完觉起来的时候,无论是晚上睡觉还是一天其它时间睡觉,反正起来的时候感觉最明显。尤其是当你起来,坐在床边的时候。因为无论是人和腿直角坐着,还是把双膝盖弯曲,整个人团着坐,那里正好是受力点。但是,如果把腿稍微换一个角度,那种疼痛就会马上消失。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疼痛很隐秘,也导致了上一次,我根本说不准痛的是哪里。当我双手抱着双膝的时候,很明显能感觉到右边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左边的那个位置就会痛,睡的时间越长那种疼痛会越明显。

我感觉那不是神经痛,因为那种痛,不是放射状的。站立行走都不会有任何感觉,唯独上楼梯的时候某些角度会有感觉。理论上那个位置是臀中肌的地方,但问题是压痛点我感觉不是肌肉,但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骨头。如果这种事只发生一次也就算了,但是在一个月之内多次发生,显然,我就得好好的找找原因。网上有人说这是因为腰间盘突出,也有人说这是神经性关节炎。虽然不论哪种说法,显然都是不靠谱的,最应该做的是去医院检查一番,但我又是那种很懒,不想往医院跑的人。其实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如果要检查出原因,估计拍个普通X光是不行的,所以可能要让我照CT之类的东西。麻涌医院的CT我实在不太信任,但如果在广州搞,全部东西都得自费。还年轻的时候,通常不会考虑这种问题,但对我来说很早以前这种医疗方面的不便已经早早暴露。医保卡里的钱都是我自己的人民币,但问题是那些钱只能在中国的某些地方使用。在其它地方,即便你是某种特别需要,也没办法让你用的,这到底是什么霸王条款呢?为什么就不能在工作地以外享有权利呢?!只要一天这个不放开,那么这就永远限制了你的整个生活圈只能限定在你的工作地的范围内。连住房公积金都可以异地提取然后使用,但是医保却做不到,这实在让人太心累了。公交卡可以全国通用了,只不过你这个地方的公交卡到了别的地方不能享受那边的优惠,只能全额支付而已,但医保还是不行,异地只能在住院的时候结帐,门诊或者药店买药的时候无法做到。情况就好像医保卡里面的钱根本不是人民币,而像购物卡里面的充值金额,只允许指定门店使用。

或许我是个需要长期补充维生素B1的人。

2019-03
2

不再

By xrspook @ 18:21:24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办完外婆的事以后我就极少去前进路的家乐福了,今天去的时候感觉就像我很久都没去过。虽然那些东西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区别,我还非常清楚我需要买的东西放在哪里,货架在什么地方。没去的时候,我的确觉得自己好久都没去了,大概一个多月都没去过,但是,当我在里面晃悠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好像那一直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不曾离开。

过去的一年比较奇怪。当外婆还没请24小时保姆的时候,周六我们会在她家呆上一天,但自从有了保姆以后,我们都是周六吃过午饭就走了。这样的区别就在于一年多以前我们去完家乐福还会回外婆家,还得操心晚餐。但自从有了保姆以后,我们的行程就变成了去完家乐福就直接回家或者去别的地方。就时间来说,这样的确省了不少,但在我心目中,这样的仪式感好像差了一大截。外婆家就我来说周六无论中午或下午去了什么地方,晚上还是得回去吃饭,但是没有了晚饭那个操作以后,再也不需要那样了。理论上更自由,但实际上这只会让我的安排更加散漫。没有逼迫就没有效率。时间太自由了,很多时候你就会做一些不必要、浪费时间的事情。

我还记得那些下午我和我妈去完家乐福,然后我一个人再去信和好又多,富力海珠城,又或者江南新地,广百新一城的日子。我不一定要到那些地方消费,又或者我有很明确的购买目标。我随心所欲的在那些地方瞎逛,看到什么合适的就入手。但现在这些瞎逛都不复存在了,因为我一个人显然不会那么闲搭个车去那边区域逛,但如果和我妈在一起的,她肯定不会答应跟我在那里万无目的。那些本来在家附近的娱乐场所现在感觉都离我很远,因为那里再也没有家。

每次路过南园大街以前外婆住的那个公租房我都会多看两眼,至今那个房间还是空的,还没被分派出去。不知道要等多久,那里才会重新住人。

家这种东西对我来说真的不是有个房子就可以。房子本身的质量、房子所处地区的环境、以及房子周边的配套,这些都很重要。我这辈子都生活在广州市中心,虽然家并不安在核心商业区。有段时间会觉得自己家离那些有点远,但后来我意识到,即便再怎么远,我住的地方始终是市中心。交通发达到我可以搭乘公交去我想去的所有地方,而那些公交在正常运行时段顶多十分钟就有一辆。去过广州的非市中心以及在广州以外的地方生活过以后,我才意识到原来一直以来自己那么幸福。所以如果为了买个新房子要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肯定不干。因为对所生活地区的归属感远远大于我对那些新住宅的期望。我买得起那些房子,但我却不喜欢,为什么要花钱去买呢?难道就因为我买的起吗?情况就像我随便买得起奶茶、买得起车厘子,但是为什么我要去买那些东西呢?

我需要,比我可以要重要。

2019-03
1

对自己负责

By xrspook @ 10:52:05 归类于:烂日记

当我看到一个视频,我的第一个反应会是我要不要做翻译。当然,这里的视频肯定是有特指的,因为我知道那些东西估计不会有人做翻译。这里我说的是估计,至于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去探求,别人做我也做也没关系。这是我对自己的考验。至于别人做成怎么样,我不关心。我只需要做最好的自己。至于出来的那个结果能不能超越我以前所做的,我也不去考虑,毕竟视频是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表达的方式也不相同。不是同一个东西。,无法很客观地评价好还是不好。但有一点是可以判定的,我有没有尽全力去努力的做好它。当我开始干的时候,我会希望自己快点。因为如果东西放时间长了,新的意义就荡然无存了,那便成了旧闻。别人看过了其它版本再看我的,会感觉怪怪的,就像我做完自己的东西再去看别人的。有些地方我可能会觉得他们做得比我好,但有些地方我会不自觉地有一些不屑反应。但这东西着急也没用,我的确想快点,但实际上当你专心的时候,那些都会抛到九霄云外。

我知道自己是个丢三落四的人,所以我只能接受自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修改和压制,甚至上传完以后还得继续两三次重复。我觉得视频翻译校对压制上传的过程,对我来说就像一门考试,但是这门考试的评卷人不是其他人,而是我自己。即便已经上传完毕,我的脑子里会依然会想着那个视频,在不自觉的时候,自己还会挑里面的刺。跑步的时候肯定会想,走路吃饭洗澡的时候也会想。准确来说是只要我脑子有空闲,我就会不自觉想。但那种想是无意识的,我不能像播放器那样可以把整个片子播一遍,我没有那个记忆力,但是里面的某些句子我会突然觉得是不是用别的说法会更好。如果发现里面的某些句子,之前理解错了,又或者有更好的表达方式,我会修改字幕文件,重新压制视频。去年之前,还没有人能帮助我减少这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工作,但去年我认识了个朋友,他的确能减轻我这方面的神经质。虽然有别人的帮助,但最后判定要不要重来的还是我自己。一方面我没有对自己做什么非常明确的要求,但另一方面,其实我对自己非常严格。这种严格体现在我不能容忍自己目空自己已经知道的错误。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一再强调我们不能有侥幸心理,觉得这道题我不会做考试就不会考,所以希望能蒙过去。当时的我也想不蒙过去,但我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又或者有个大神来指点我让我不在那些问题上面有困惑。当我自己能掌控一切之后,如果某个东西我不懂,我一定会搞到懂为止。如果那个东西做不好,我会反复练,直到能做出我期待的效果。但有些时候就是做不到的期待的样子,因为我的目标设置有问题。那个时候,我会重新审视是不是其实那个终极目标是不可行的。我遇到过这种事,当时我在优化网站,发现某些需要做的步骤是我根本没办法做的,所以那一步优化只能跳过。那是主机的问题,那是服务商的问题,我们购买的那个服务不能实现那个功能。

如果可以重来,可能我的学生生涯会变得优秀点。但我跟其他人一样,一天只有24个小时,让我变得优秀的前提是我得付出比别人多很多,在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下,我真的能做到吗?

2019-02
28

即将达成目标

By xrspook @ 10:43:21 归类于:烂日记

2月的一开始,农历新年的九天假期,我只跑了一个6K。在一年的月份里,天数最少的月我居然做了这种放弃治疗的操作,所以在农历新年假期结束的时候,我真的有想过2019年的2月我没办法实现月跑量100K这个最低目标了。一年多以前,我的月跑量任务还是在160K,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成100K了,这是三位数的底线,不能再低。或许我还可以继续减下去,把100变成80,因为80K是NRC里单月获得金牌底线,但为什么我要把那个当作是我自己的标准呢?!从160变成100已经是很大的妥协了,更不用说从前我曾经试过单月200K以上。的确那些时候有点疯狂,160K也憋得我够呛。100K正常来说我完全可以做到,如果我实现不了,肯定是因为我太懒了。如果连月跑量100K都做不到,那个时候大概我是彻底放弃不去跑了。

2019年的2月只有28天,也就是四个星期,我废掉了一个多星期以后,接下来的三个星期我必须保证每周有30K或以上的周跑量。这是完全没有退路的,每一周都必须做到,有一周做不到,余下的两周就要跑更多。对以前的我来说,这太轻松了。简直不在话下。工作日轻松地两个10K,周末一个18K,一周下来,随便38K很正常。但我非常明白,自己跟从前不一样,回到家我就非常懒惰,能在楼下跑个6K已经算很给力。哪天心情好要去阅江路跑个13K,那简直是中彩票的概率。更不用说18K几乎已经跟我绝缘。不能用单次长跑凑数,就必须多跑几回,所以每周30K以上意味着每周我至少跑三个10K。到昨天为止,离这个月100K的目标我只剩下不到10K了,再搞一个晚上就能完成。而今天,也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昨晚完成10K之前我依然觉得这个2月份,要完成百公里的目标,不太稳妥,但到今天,我总算踏实了,因为我知道最后这个十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它啃下来。

就跑步这件事来说,这个2月的情节发展有点跌宕起伏。一开始是完全放弃治疗,接下来是凤凰涅槃重生。你越是懒惰,越是不想跑,越是不想跑,身体的状态越是会下滑,但是一旦动起来,莫名其妙就会有无比的动力,你想去做的更多,而且与此同时你居然不想吃了。即便东西摆在你前面,你也没兴趣了。脑子里经常会想起的只是水、茶或者黑咖啡,其它甜的东西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前有空的时候我会去口碑翻一翻他们的特价,但现在连翻那个的欲望都没有了。之前的某一周,我去华润万家买了包山药薄片,过年的时候我几乎至少一天消灭一小包,但那天当我跑完13K回家以后,我彻底对那个没兴趣了,完全忽略了它的存在。当你憋着一股劲要去做某件事的时候,到达一定程度,其实你会上瘾的。我很清楚当人觉得累的时候其实最该做的不是睡觉,而是换个方式继续虐自己。因为那可以让你的某根神经松弛下来,转移注意力是最好的方法。电脑看累的时候最应该去运动,运动做完不想动的时候可以做一些文案的东西,因为那个时候你的效率更高了、点子更多了。

人是犯贱的生物,不虐不行。在30多岁的时候才悟出心里或生理上总有一个要在被虐,我觉得还不算太迟。

Page 4 of 1,076«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