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28

老屋

By xrspook @ 22:29:42 归类于: 烂日记

80年代的香港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昨天我看了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做《鬼战》,是一部1984年的电影,主角是任达华。之所以看这部电影,是因为我的一个网友说这部电影是他童年的阴影,找了很多年,终于找到了。我的网友他人在美国,但却接近给我留的言,所以他那边应该半夜了,他说他在油管上看完这部电影以后睡不着了,于是他就去找与这部电影相关的东西,发现原来还有其他小孩子跟他一样。这个电影是他童年的阴影。因为他知道我不怕恐怖片,尤其是不怕鬼片,所以就把片子丢过来,考验我的胆量。鬼片这种东西,我还真不怕,但前提是,我必须完整的看完,看一半就不看了那是最恐怖的。在我印象之中,让我觉得害怕且感触很深的只有麦浚龙的《僵尸》。任达华的这个《鬼战》我真心觉得不害怕。这是因为我没找到让我觉得害怕的点。看电影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么假,怎么可能怕呢?!虽然那个音乐以及飘来飘去的东西的确有点恐怖。看完以后仔细的思考,我才发现这部电影不是真的有鬼,而是反应一个精神分裂者的心态,所以总的来说。《鬼战》跟《僵尸》挺类似,因为《僵尸》也是主角钱小豪精神分裂的表现。《僵尸》比《鬼战》更进一步。但我明白,《鬼战》是一部80年代中期的电影,尚且有这种构思,已经很不简单了。

《鬼战》这部电影里有一个西关大屋的场景。最后,主角也是在那里毙命的。因为电影比较久远,所以我即便已经找得很努力,顶多只找到了480p的版本。我努力找过,但真心没找到粤语的版本,只能凑合着看国语的。对我来说,故事在西关大屋里开展,对我来说又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初中时的研究性课题,我们那组人研究的就是广州西关的老建筑。但实际上,我却只有一次上过西关大屋的2楼,那是在荔湾公园附近的西关文化博物馆。虽然我们在书上找到不少资料,但是只是文字,跟现在比起来,当年找到的图片和视频简直几乎没有。我对西关大屋的构造还是不太清楚的。当时我只能在广州市老城区里转悠,站在别人家的门口观察他们的门面,至于里面是什么结构,我不太清楚。这部电影让我可以窥探那到底是什么样子。破败的西关大屋,在电影里有另外一种含义,大概是代表社会萧条。导演从前在那里可以拍出好片子,哪怕那只是一个广告。但是在那个情况下,导演身心俱疲,老板的压力,自己艺术追求的压力,还有来各个地方无名的压力。那个破败的西关大屋,就像是导演内心的反映。看着那破破烂烂的屋子,让我想起了佛山筷子路附近的那些。谈起破破烂烂的老屋子,必须得讲起那条街。整条筷子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已经被清空了。人搬走了,只剩下破烂的屋子,之所以一直没有拆。大概领导觉得那里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所以得保留下来。但保留下来,它就得花钱维护。我猜新升平路那边从前也跟筷子路差不多,但现在那边现在已经被买下来了,已经被拆掉,重新开发。而筷子路这边的破房子,就只能在春节时候写挥春的时候红火那么几天。那条路,经常给我我穿越时空的感觉。破败的老房子有种莫名的阴森,曾经灯火辉煌热闹非凡,现在冷冷清清、漆黑冷清,我更多的是心痛而不是害怕。夜幕降临时路过那里,我总在想象这里当年是多么高大上,那些可是大富大贵的人才住得起的房子啊!

我真的很想看看,当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2018-07
26

RUN NOTE

By xrspook @ 23:35:42 归类于: RUN NOTE

星期四 2018-07-26 22:26
平均心率156,最高心率173,平均配速619。练完两个多小时的篮球再来跑个5K,而且是接近晚上10点半才开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但实际上,身体完全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摧残,跟平时一样,越跑越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每一程折返都很长。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注意力无法集中,大概是平时那个时候我都在准备睡觉了。这样的加码,与其说是身体受不了,不如说是心理上有点畏惧。#xrspook未行够#

2018-05
8

痒疯了

By xrspook @ 8:37:00 归类于: 烂日记

其实现在我真不知道是什么让我痒,又是什么让我不痒。中午吃饭之前下了雨,吃完饭以后又出太阳了,地还没有湿,所以我在正午的太阳下走了十几分钟。相安无事,直到中午午睡起来,我又觉得痒了,而且这不是幻觉。因为的确上臂内侧出现了红斑,于是自然你就会去抓,一旦开始抓,那绝对是失控完全没办法按住的。我正在写这篇的时候也正在努力忍着手臂的痒。为了不让自己过于疯狂,我直接换上了长袖。大概如果我换一件纯棉的会好一点,但我根本就没有纯棉的长袖。如果还这样下去,估计今天我就得被迫戴上了手套了。对抗瘙痒是很烦的一件事,因为你会不断的去整抓,越抓越痒,相比之下,疼痛反而会好过一点。因为总有一个姿势会让你没那么痛,然后你就尽可能地保持那个姿势吧。我有强烈的愿望,不如今天请半天假,去看个医生吧,但问题是今天又是大大暴雨的天气,实在不想出门。为什么会偏偏在这种日子遇上这种问题,让我很烦恼。暂时来说,基本上搔痒都集中在上半身,手臂,脖子,脸部,暂时还没有扩展到身体的其它部分,大腿小腿也有痒过,但那些都只是暂时的,很快就没感觉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部搔痒呢?头部不只是脸,连头发遮盖的部分也要抓了。这到底是什么问题?骚痒的时候,你越是抓越是痒,因为局部皮肤温度升高又会产生更多的让人搔痒的物质。

虽然我33岁都不到,但现在我貌似在经历着更年期的事。什么大姨妈不来啊,什么光过敏啊,什么莫名其妙的各种事情啊。一个如此年轻的肉体,理论上应该没这么快遇到这些问题。我跑了好几年的步,一直以来都没试过体重控制不住往上增。但大姨妈不来,一两个月内就可以让你爆表。所以什么中年发福啊,我完全能体会他们的郁闷。新陈代谢减缓,喝水也会胖。虽然一直有跑步,但也觉得自己的有氧能力在不断地下降。有时我会想,自己可能比中年人还了解中年人。但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还只是个少年而已。心智上我觉得我还很年轻,肉体上体现出来的事情证明我已经不小了。如果我还去做小年轻的事,会有什么后果呢?

但实际上,现在我做了很多事是我年轻的时候想都没想过要去做,也有可能做不到的,因为那时没那么多的时间和空间。如果可以重来,我会在大学上课的时候摸鱼吗?我敢在高中或者初中的课上摸鱼吗?那些时候,我从来都没在课上摸过鱼,除非是偶尔的几门课。比如说大学哲学,那个老师非常自恋,她基本上每堂课就是拿这个暖水杯在那里自吹。她完全没有觉得我们跟她不在一个调调上。当时的时间不可控,我也没想过要让那些时间可控,所以我从来没想过要逃课。摸鱼尚且不会了,更何况是逃课。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我在法律基础课上做线性代数的作业,但那个东西非常容易就算不对,所以两节课下来也没做完多少题。大概现在没那么烦恼了,因为总有一步一步把全过程都解答出来的方法。现在跟从前不一样,时间都是我控制的,做完应该做的余下时间我就可以随便摸鱼,摸各种的鱼。反正摸鱼也这样,不摸也这样,时间多出来不能就这么浪费掉。在学生时代,我从来没想过要去摸鱼,为什么工作以后反而会这样呢?从前我根本就没有这个习惯,但显然,现实生活跟学校不一样。你或许会说,那大概因为我命好,选了一个比较闲的单位的一个比较闲的职位,但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自己争取回来的。从前我忙的疯掉的时候,别人依然觉得我没什么干。我讨厌在他们面前装模作样。现在我几乎完全不用装了,因为即便我表面上闲的要死,我还是做得比你好,你能拿我怎样?当然我也明白,这种做法等于是拉仇恨。

也不知道是不是派瑞松起了作用,没到晚上十点我就觉得很困,想睡觉。

2017-01
28

穿越时空的费纳大战

By xrspook @ 21:04:36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年大年初二的澳网男单决赛将上演费纳大战!两位最终打进决赛的选手在半决赛都经过了5场大战才淘汰了各自的对手。事隔5年后两人再次在大满贯决赛相遇,这是他们的第35次交锋。如果费德勒赢了,他的大满贯奖杯将是18,如果纳达尔赢了,他的大满贯奖杯将是15。无论是那个数字将成为事实,两人都配得上神一般的记录。在他们巅峰的时候,只要他们参赛各自绝对统治力的大满贯,基本上冠军都不会旁落。2003-2012年的温网,费德勒拿了其中的7次,纳达尔拿了2次,余下的一次是2011年被德约科维奇拿走了。2005-2014的法网,纳达尔拿了其中的9次,费德勒仅在2009尝过冠军的滋味。这样的统治力,你只能用神一般的存在来形容这两个人,在他们两人巅峰期的时候,每到法网和温网决赛我们永远都只能轻轻地叹一句怎么又是这两个人,虽然我们知道他们两个一定会上演绝佳的好戏。还记得当年我们最感兴趣的永远是到底狂野热情的法网费德勒什么时候才能赢,到底温文儒雅的绅士温网纳达尔什么时候才能登顶。后来,年轻的网球运动员逐渐抢了两位大神的光芒,一方面是因为年轻人们真的成熟长进了,但我看过今年澳网两位大神的两场半决赛后我更倾向于觉得是时间这把杀猪刀让两位大神逐渐走下神坛。是年龄,是体能,是伤病,总的来说是他们自己击败了自己。当两位大神都处于状态大好、没有伤病或者伤病不严重的时候,年轻人再强大也难撼动他们的王者地位。

费德勒和同胞瓦林卡的半决赛看得我心惊肉跳,两人都是单反型选手,在某些时候你会觉得这是两个费德勒在打球啊亲!因为两人经常是代表国家参加比赛的队友搭档,所以非常了解对方。费德勒巅峰的时候我简直不需要看比赛就知道瓦林卡会输掉,但显然前天的半决赛两人势均力敌。我无数次纠结费德勒是否真的能撑住。如果说瓦林卡还有什么得必须改进我觉得是他的心理素质,那还不完全过硬,尤其是当对手顺风顺水的时候。王者需要有霸气,但王者不能有过多的脾气。

如果说前天费德勒和瓦林卡的比赛很精彩,昨天纳达尔和迪米特洛夫的比赛得用很很很精彩去形容。在昨天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有个保加利亚的90后网球选手迪米特洛夫,因为现在他的世界排名才15,曾经最高的世界排名才第8。但经过一场和纳达尔的比赛以后我狠狠地记住了这个年轻人!相比于瓦林卡,我更看好迪米特洛夫将在不久的将来称王。如果他昨天对阵纳达尔的表现不是昙花一现,我预言这孩子的成就将超越现在的穆雷和德约科维奇。这孩子已经具备了王者的技术和王者的心理,他缺少的仅仅是他得在未来积累回来在关键分上的神级经验而已。昨天他和纳达尔的比赛有些时候我真的有点不敢看下去了,在号称跑不死的纳天王的比赛里居然这孩子跑得比天王还狠,而且不是疲于奔命瞎跑而是有速度也有质量。纳达尔是左手持拍,迪米特洛夫是右手持拍,这就必然会出现纳达尔不断用正手强攻。可能我说得不对,但我觉得当今男子网坛火力最猛的左手正拍仍然得数纳达尔。纳达尔的强力左手正拍高转速上旋或加压球曾经是天王的唯一法宝,尤其是纳达尔刚成名的时候,他经常用跑不死外加侧身正手来击打明明是反拍位的球,可见纳达尔对他的左手正拍是多么的自信满满。随着年龄渐长,纳达尔的双反水平也渐渐提高,于是他就不需要再用那么多的侧身正手,但毋庸置疑,他的正手仍然是他的绝对杀伤性武器。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的迪米特洛夫居然顶住了纳达尔狂轰滥炸的正手!评述说在昨天之前,迪米特洛夫的比赛里他反手的制胜分只有正手的1/5,但昨天他反手的制胜分我觉得只比正手少一点点而已。在一场神级对决里,我相信迪米特洛夫的反手已经得到了巨大提升,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心理上,要做到这个唯有在比赛里遇到健康威猛的纳达尔。纳达尔是非受迫性失误非常少的球员,所以他最经典的做法是留在底线和对手不断抽球,神马神奇角度他都能救回来,直到逼迫到对方犯错下网或出界。但昨天的情况居然是如果只停留在底线耐心对抽纳达尔占不到半点便宜!好多不可思议的球迪米特洛夫都居然接回来了,而且还出其不意由守变攻。这是纳达尔和纳达尔+费德勒合体的怪物在打球吗?!我最欣赏的是昨天迪米特洛夫的体能和心理素质。这个年轻的90后据统计打持续3.5小时以上的网球比赛的数量屈指可数,但昨天那场球他们差几分钟就打了5个小时,这孩子体能居然完全没问题,最后时刻还能轰出时速超过200的发球,这根本就是开挂了…… 整场比赛,我完全没有看出迪米特洛夫有明显的心理波动,他一直都保持了高度的专注。昨天纳达尔险胜我觉得有运气的成分,如果再来一场,未必还能赢。所以在看那场比赛的时候我无数次觉得即便纳达尔赢不了,最终进入决赛的是迪米特洛夫他也实至名归。

2017年的澳网决赛,女单是大小威对决,男单是费纳大战。这真的是2017而不是2007吗?!!!

2016-12
14

为了厚积薄发

By xrspook @ 9:12:4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的第一个广马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这是我2016年来,第一次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且这个愿望还持续了好多个月,可以说是2016年我的终极愿望。年中的时候,一切都来得那么的顺畅,简直感觉像不会吹灰之力就能实现。包括一些我计划之内的,还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所以最终,年终生日之前,没有实现的这个半马愿望的确对我挺打击的。星期天早上10点之前跑完,直到今天早上,我才终于有点缓过气来,把那股怨气转化为其它东西。从理论上来说,我的确有可能实现愿望,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那有事实层面的,还有心理层面的。事实层面的,包括赛道的一些不足,那是客观的问题,我没有经验无法预测。如果再跑一次,半马的这条赛道,只是我个人的计时赛,估计成绩会好一点点,但是仍然不能SUB2。。我不应该在半马前一天,耗费那么多的体力走那么多的路,那么晚才休息睡觉。这是因为前一天我过分消耗、过于兴奋,导致半马前一天的晚上我的觉睡得非常糟糕。为什么从前的跑步比赛我就从未有过失眠,但半马却会这样呢?前一天过分消耗是我策略的问题,那天晚上睡不着觉是我心理的问题,对上一次参加比赛,已经是2015年5月的事了。比赛可以让人积累经验,也可以让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进一步的磨练。不就是早起去比个赛嘛,没必要那么紧张,但显然我没做到。因为我把这次半马看得实在太重。除了200那条线,我根本就没有再给自己定下任何的目标,因为之前我就没想过,自己会做不到。从前参加比赛,我不这样,要不根本不设定目标,要不会给自己划定两条线。

昨天我才知道,原来业余运动员女子30到49岁年龄组半程马拉松一级的线是02:06:00。而我的成绩是02:06:22,就只差22秒,我就能达到业余女子运动员我这个年龄段的最高标准。如果之前我知道这个,我会把这列为我的第二条线,到最后时刻,再努力一点点,我肯定能实现.少进一个水站或者在全程半程分道那里不傻乎乎的又往回跑了一段,22秒肯定能拿回来。但显然我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02:06:00这回事。10公里的一极线是58分钟。我第一次参加李宁10公里路跑已经是跑56分多,往后的两次10公里比赛跑得更快。所以用10公里去评价,我早就已经是一级的料,但为什么半马我如此挣扎才不过是在一级的边缘线上呢!现在我这个状态,就像得了89.9分,就差那么一点点,拿不到90分,得不到优秀。当然了,那个标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按照现在人们的状况再去评价,要实现业余选手的优秀,起码得比这条一级线快十分钟或者以上。优秀不优秀,实际上都无所谓,因为跑步是一个自己战胜自己的过程,但为什么要纠结这个?是因为,我知道最后广马的完赛证书上应该会写出是业余选手的什么级别。我这个年龄组半马二级的线是02:12:00。显然,我跟一级线就只差那么一点点,离二级线好远好远。但在10公里的路跑,我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级线,如果还有什么争取的目标,我是要努力向专业运动员的三级48分钟靠拢的。半马为什么可以这般天意弄人?

今天早上我突然明白了,如果我的第一次半马就能SUB2,就已经达到了业余女子选手的一级水平,我还有什么目标呢?难道是向广马的精英级选手免抽签的01:05:00迈进吗?显然,那不是我的菜,所以我非常有可能再也不去参加什么比赛了。于是广马会是我的第一次,也会是我的最后一次,马拉松比赛也一样。但正是因为有了第一次的不如意,所以赛后我才非常有决心,我还要再来,我还要在这同一条赛道上刷新自己的新成绩,这不是我的最终PB!我肯定必须要做得更好。如果我一开始就赢了,我不会再燃起任何怒火欲望,但现在的不甘心肯定能让我下次做得更好。这一次训练比赛犯过的错误,不会再出现第二回。

如果下一次,大姨妈还在我广马比赛的时候光临,那就尽管来吧,我已经做好赛后再发烧两天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