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
6

寻觅合适的容器

By xrspook @ 20:39:54 归类于:烂日记

这个国庆假期感觉过的好快,貌似没做些什么就已经过去了。大概原因是第一天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看电视,然后接下来的两天去看了两场电影,然后又有两天我们又去爬了两次山。今天我哪都没去,一整天都在家里。今天我本打算要出去走走的,但具体去哪个地方没想好。今天我耗在淘宝上面的时间超过了4个小时,最终下单了三样东西。如果我先打算买后两个的话,第一个其实没有必要买了,但因为我花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都仍然没找到我心仪的东西,所以在被迫无奈之下,我买了第一样东西。

这三种东西我都是打算用在火车上的。这个月的15号,我们早上8:00搭高铁从广州南到杭州东,要搭6个小时。从单位出发,显然我们6:00多就得走了,所以这就意味着那天的早餐和午餐我都要在高铁上解决。正常人的思路是之前买一些面包蛋糕牛奶之类的东西,或者还能带个雪梨苹果之类。中午我可以用一桶泡面解决。但现在我想到的是带一个容器,早餐我继续吃我的麦片牛奶;午餐吃泡面,但不是一桶的,而是袋装。为什么我会想到这样干?是因为早上我不想吃面包或者蛋糕。因为如果要吃那些东西,最迟星期天我只要买了,然后带回单位,星期二早上再吃。

记忆之中,我在火车上用自己的容器吃泡面要追溯到我小学时跟我妈从北京出发搭绿皮车回广州。当时我们用的是一个不锈钢杯,今天我翻了半天,的确从厨房找出了那个杯子,但显然,如果要在那个杯子里吃泡面,我就得把袋装的泡面捏碎。今天纠结了我半天在研究到底多大直径的容器才能放得下泡面。适合的直径是个问题,容器太高是第二个问题,容器的密封性是第三个问题。一开始我用的关键词是泡面碗,这没什么问题,但是搜出来的结果大多是那些内部是不锈钢,外部是塑料的,这就会有不锈钢与塑料之间分离,然后夹层进水的问题。搜索结果也有完全是不锈钢带把的碗,但那个东西相对来说我觉得太高了。所以最后,我买的是一个陶瓷浅碗,那个东西是包含塑料盖子的。那个东西没有把手,所以加热水的时候肯定会很烫。其中一个让我不满意的地方是那个看上去密封的盖子其实不靠谱,而且洗的时候比较麻烦。所以接下来,我买的第二样东西是硅胶碗盖。硅胶碗盖清洗方便,而且密封性能绝对好。买完硅胶碗盖以后,我又纠结了一番,以不锈钢碗作为关键词去搜索。和早上类似,搜出了一大堆的双层不锈钢碗,但我不要双层,我只要单层。所以最终我的关键词变成了304不锈钢盆。以碗为关键词,搜出来的东西通常是双层的,但以盆为关键词搜索,结果几乎都是单层的。碗和盆的区别在于,单层的不锈钢除了可以泡面以外,还可以直接当作一个加热的容器,放在明火或者电磁炉上折腾。我家的好几个不锈钢碗就是这种用途的。

以前我从未考虑过路途上的吃饭问题,但今年我真的是有点闲得蛋痛了。

2017-12
21

鸡腿往事

By xrspook @ 9:47:5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招行的理财经理打电话过来,因为昨天是我的生日,他打电话过来祝贺一下是情理之中,而且快年末了,他问我要不要去拿个日历。其实我以为他还要提醒我26号有笔理财到期了,因为他之前做过类似的事。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问了一句有没有跟家人去旅行的计划。对其他人来说这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因为别人一到各种小长假黄金周之类的就往世界各处跑,但对我来说显然不这样。我没有这样的心,也没有和我一起去疯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旅游是件比较痛苦的事,长时间地“困”在交通工具上,可能是汽车,可能是火车,也可能是飞机,我就差没去过游轮被困在船上了。但实际上最让我痛苦的是不规律的作息,且不敢喝足够多的水让我的消化紊乱。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是在我小学三年级升四年级的那个暑假,妈妈带我去北京,那是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去的时候坐飞机,回来的时候坐火车。出了火车站后我马上就要找厕所,那一个早上我的肚子都痛苦不堪。第二次是我工作了以后单位组织去云南,也是离开的那一天,那种想拉肚子但拉不出来的感觉简直要命,在上飞机之前我已经很痛苦,飞机飞行的途中我全程都半死状态。之所以那样是因为整个旅途四五天的时间里我都没有便便过。一个是因为时间紧迫,要经常赶下一个景点,另外一个是在非常规状态下我的肠胃就很难正常运转。每天过了某个特定的时点就再难排出。小时候我觉得旅游非常好玩,人人都说自己的梦想是周游全世界,我当时也觉得那样挺不错,但在经历了那两次以后,我已经心有余悸,所以我觉得自己有点畏惧长途旅行。旅游是件好事,但旅游不可能适合所有人。

吃晚饭的时候荤菜是炒鱿鱼或者鸡腿,我双拼各要了一些。在吃鸡腿的时候我回想起那次从北京搭火车回广州,当时全程需要1天半的时间。还记得经停武汉的时候妈妈和我下了站台,她给我买了个鸡腿。之后的肚子痛妈妈觉得可能是鸡腿导致的,但实际上鸡腿的卫生状况大概只是其中一个诱因,更多是因为我多日积累下来的祸患。为什么妈妈会在火车站台的小摊给我买鸡腿呢?大概她觉得我们已经在火车上吃了很多顿自带的方便面,所以要改善一下伙食吧。当时我很纳闷为什么其他人带的都是桶装的方便面而我们要带袋装,需要弄在自己的饭盒里才能吃,吃完还得洗碗呢。在往后独自搭火车去上海的路上我带的是桶装方便面。当时的北京火车站、广州火车站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武汉站的站台是怎么样的也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那个鸡腿,虽然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是什么味道的。每当吃卤水鸡腿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当年武汉火车站台上的那根。我很偶然地遇到那个鸡腿,之前或之后妈妈都没有给我在路边小摊那里买过鸡腿。如果有一天我成为妈妈了,我也不会给我的孩子买那个,因为我觉得卫生很靠不住。大概当时妈妈觉得同事们都给他们的孩子买那些,我也来一根没什么问题。如果她当时不给我买,我不会发脾气赖死的,因为她平时就不会给我买,但她买了,所以当时我真的非常高兴。一根鸡腿就能换来满满的幸福感,想想都觉得非常神奇。

有一天我也要给我的家人出乎意料地带去他们很想要的东西。

归档:2017-12-21 呃…

2017-04
14

大家都操心了

By xrspook @ 8:48:2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搞了一个下午的卫生,其它的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全程专注,什么都不理会,不看手机也不看电脑,甚至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对我来说,我之所以能很快完成任务,是因为我脑子只能单核运作,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所以,当快到下午5点,我终于上个厕所掏出手机的时候,短信才发现网友紧急地在找我。幸好前两天我给另外一个网友发了个快递,上面有我的手机。无论是谁,如果只是在QQ或者微信上留言,我肯定看不到。当我看到的时候,估计那已经是接近5点半的事了。

情况非常紧急,的确没什么时间了。我被告知我的某个网友将要从台湾直飞北京,因为他被安排了一次和米叔单独见面。无数粉丝做梦都想遇到这种事!但这一次,我的网友他终于成功了。而他首先想到的,是我曾经说,要送米叔礼物,也曾经托他,问能不能找人帮忙送过去,但最后我放弃了。因为我们默认大家都不会去北京,上海或者成都,能放心的人不确定要不要去,而其他人我都放心不下。这一次正是因为被安排了这样一次见面,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从台湾飞到北京。被告知这样以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我能不能把礼物寄给他,接着他就可以亲手交给米叔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曾经我觉得做这个应该比较简单,所以很多个月以前,我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在一两个月以前,我也的确什么都已经做好了,只等那一刻。直到一周前,我知道那简直就是奢望。于是几天前我把从前为米叔准备的礼物送给了其中一个米粉。现在台湾的网友问我能不能再准备另外一份,显然这是做不到的,其他资源都好说,但是相框我没办法在短时间里买到。于是,我们甚至考虑要不要厚着脸皮去找收到礼物的那个米粉,让他先把东西寄去北京送给米叔,过后我再补一份给他。这些这种话需要多厚的脸皮才说得出,但是最终我还是去说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以后,他答应了。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的人,所以即便是很厚脸皮才说得出的话,我们还是干了。因为把礼物寄去台湾已经不可能来得及,所以要在台湾网友和米叔见面之前收到快递,必须把礼物直接寄去北京。台湾朋友找他的北京联络人要地址的时候,他却告诉我们来不及了。如果他能早一天告诉我们,这肯定来得及。但即便是礼物能昨天下午或者晚上寄出,也可以赶到。我觉得那是因为那个北京的联络人连帮忙收个快递都不愿意。这就是外人跟自己人的区别。所以最终,我们取消了那个念头,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

昨晚7点要开始加班对账,所以我理论上530就应该开始跑步,然后我才能在7点之前吃完饭和完成拉伸。但因为这突然插一脚的事,开始跑步的时候已经超过了545。当时我还没放弃,10K的过程中,我脑子里一直都是与这件事相关的思绪。相框我真的不能搞定吗?我在北京朋友,但不能算很熟,更准确地说我们曾经很熟,但因为我已经很长时间不看WWE和摔角了,我不好意思麻烦他们,但如果麻烦他们真的能解决我相框的问题,我很愿意那么做。相框问题如果能在北京解决,但里面核心内容的问题呢?除非我能在昨天晚上顺丰下班收件之前就把所有东西都凑齐准备好,否则如果今天早上才收件寄出去,16号之前到不了北京,即便我用最贵的快递方式。如果我要把东西直接寄去北京,我应该准备些什么呢?什么是代表我的?什么是我觉得好玩的?我甚至有想过,要不要即便不睡觉也半夜把橡皮章给赶刻制出来。然后我又想到,我单位有个同事家住在广州宜家家私附近,如果他昨晚回家的话,我可以让他帮忙,今早带个相框回来,而昨天晚上我只需要把相框以外的东西准备好就可以。但跑步绕了六个大圈以后,我确信,他昨晚没有回家,因为他的车还放在单位。相框我没办法搞到,而里面的东西,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在时限之内寄到北京,所以在昨晚跑步10K的最后几百米,我终于放弃之前所想,得出了一个肯定能做到的方案。也就是让我的台湾朋友带上我数个月前寄给他一封信里面的小卡片去北京给米叔看,甚至让他拿着来合影。那两个小卡片是我相框的主体部分,是网友肯定就在手边、能带上的资源。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我们都尽力了。我们输给了那个作死的安排者。他们做事没有条理,也导致了我们全盘计划完全没办法按部就班。

台湾网友要去北京,但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想送给阿米的礼物。光是这一点,已经觉得非常感动。和米叔一对一面对面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你或许会问我,会不会羡慕嫉妒恨?一点都没有!!!因为我就从来没奢想过能得到那个机会,我的朋友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为他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他的确有资格代表我们所有人。昨晚他告诉我,他粉了米叔十年,这次他终于能在老婆面前找回些面子了。作为一个粉丝,我累积起来的时间也超过十年了,但是我却没有把这些时间都用在一个人身上。十年的专注相当的不容易,所以他真的是实至名归!

衷心希望我的台湾网友这次和秘书的面基之旅一切顺利。

2017-02
6

沉迷纪录片

By xrspook @ 11:00:38 归类于:烂日记

想想都觉得很疯狂,前天我用在睡觉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但昨天我的睡觉时间才六个小时多一点。即便如此,我也并不觉得今天起来的时候太痛苦,甚至在闹钟响之前我就已经自然醒了。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跟之前好几个晚上一样,昨晚我也有做梦。梦中的细节,跟之前有点不一样。之前好些天,我梦里的主题都跟建筑有关,但昨天的梦,却跟学校有关。老师布置的作业,即便纯粹只是抄答案,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中有个搞笑,老师要求我们写作文,然后把作文,拿去给一些编辑修改。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拿去给编辑修改的文章,是用复写纸誊写的,字迹模糊。我自己的那篇文章,被改得乱七八糟,只有65分,但评价却是优。同样莫名其妙的是我同学的那一篇,编辑叫她把某件事写详细,但那根本就不是我同学文章的重点。所以最终我们得出结论:那些评语简直是神经病。关于一开始说到的那个作业,本来我想提早一点做,但我却记得那个练习册我放在某个地方,但那时正在放假,我拿不到,所以,想快点开始做也不行。梦中老师责怪我们,练习册上面的东西我们应该按照学习的进度自觉完成,实际上我们没有,到老师催促我们的时候,才疯狂地把那些东西都补回来,所以才弄得很痛苦。清醒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到最后时刻才补作业的人。在梦中那种必须赶时间补作业的感觉让人非常不好。

今天早上回单位,我们科室十几个人里面有三个女的,只有我一个上班,平时我可以搭我两个同事的顺风车,所以今天早上我就得另找别人了。但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平时,她们一个人搭车的地点我得硬生生走一个公交车站,另外一个则是很晚才开车走人,恶果是可能到达单位的时候几乎迟到。虽然昨晚睡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但今天在车上我居然没睡着,一路都是醒着的。和平时不一样,今天走的是沿江高速,所以路上的时间又短了一些。

回到办公室,搞完了一大堆的东西,发现居然还没到8点半。通常来说,春节之前和春节之后的一大段时间,都会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因为领导要开会,天天开,可能要足足开一个星期。今天早上我没有什么确切的事要做,所以干脆搞卫生去,首先,把办公室的地拖了,然后把称量室的地也拖了。放假的时候在家里除了睡觉就是看电视的纪录频道,一个春节下来,我把纪录频道的电视号码都记住了。看得最多的是,上海卫视的纪录频道,是88,北京卫视的是90。金鹰卫视的是91,CCTV-9,也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纪录频道是35。我看得最多的是上海的纪录频道,其中看得最多的是他们关于西藏,名叫《第三极》的纪录片。北京的纪录频道主要以说历史为主,我的兴趣不大,金鹰卫视的纪录频道,主要以旅游为主,但是那些看上去更像是在卖广告,没有深度。至于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的东西,比较广泛,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但简单来说,关于科技原理本身的说得很少。几个纪录频道的特点是大概每十五分钟就会卖一次广告。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可以接受上海纪录频道的广告。上海纪录频道的节目有科技的,有人文的,有历史的,几乎涵盖所有方面,而他们的节目单不会让你有那种随便拼凑起来的感觉,他们有属于自己自行制作的纪录片,在卖广告的时候,主要都是在做他们自己纪录片的广告宣传,而不是插播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北京上海都有记录频道,为什么广州没有呢?其实,广州或者说广东电视台们自身一年也制作了不少纪录片,但是他们却没有放在一个特定的频道播放,这是为什么呢?

把放假的时候发呆的时间,工作日都用在清醒上面,突然间觉得时间多了很多。

2014-10
19

为北马心痛

By xrspook @ 18:06:27 归类于:烂日记

在空气污染指数为350+甚至400+的情况下跑步是个什么状态?对我来说这简直无法想像,估计情况可能是在标准400米运动场的弯道这头看不到弯道的那头?或许是我太夸张了。但这种天气条件下,人人都应该躲在家里,连门窗都少开的不是么?但偏偏,北京马拉松就是在这种恶劣中开始的。跑者们多充足的训练准备、多辛苦的报名经历、多激动难眠的飞机火车汽车自行车千山万水刹那间让我有这种感觉——老天爷真会开玩笑!一大早,网友就@我说“也许半马没中签也不是完全的坏事”。呵呵,北马3W人的马拉松大军为帝都当人肉空气净化器!!!跑者们牺牲自己成全赛事的做法实在让我感到很心痛。本来,跑步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天时地利人和,但在帝都这种地方,当严重雾霾袭来,跑步立马变成了to be or not to be去死的重要选择。在东莞/广州,左右我跑不跑的是身体是不是严重抗议或者外面是不是在打雷闪电,其它天气状况,虽然最好的当然是晴朗且温湿度适宜的天,但其实遇到其它也可以克服一下,毕竟我自己感觉那不会死,因为在我生活的地方,空气污染指数200多一点已经封顶了,说情况糟糕也不过是100+而已,这种天气要是放在帝都,那根本不叫雾霾,那简直就是非常适合跑步的日子。我很幸运,真的。

今天的围脖被铺天盖地地刷了很多关于北马的东西,我不想再看了,怎么看怎么心痛。马拉松在中国是个突然崛起的新事物,但真的不是有钱就能在任何地方任何天气下举行的,人啊,要有良心啊!要尊重科学啊!估计今天之后,帝都可以被称作“室外跑步自杀圣地”了。

话题一转,咱不说帝都了。

我觉得自己的增肥项目该告一段落了,现在我的体重已经在110左右,空腹的时候低于110,吃饱的时候绝大多数高于110,超过110对我来说有点过分了。空腹和吃饱时的体重位于108左右我觉得是最合适的。从视觉效果上看,差那么1公斤没啥区别,但估计我的膝盖和脚踝会感觉到这种差异的!从空腹最低的103到现在的空腹接近110,我用了约4个月的时间,这比我减肥还要漫长啊啊啊~ 脂肪肯定是有增加的,尤其是近一个月,至于肌肉有没有就不知道了。从科学的角度考虑,我要准确地控制住一切我应该买一个可以测定肌肉含量和脂肪含量的仪器,但那东西,靠谱的,价格都不低,而更重要的是,我搞那么准确有必要么?大概差不多也就OK了,毕竟这不是在做痕量分析,人的状态一直都在变化,没必要做过于精密的分析。事实告诉我,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啦,但理科生的数据控惯性思维让我对这些数据很感兴趣,真该死。不能吃那么多零食了(消化饼/腰果),或者说我不能天天吃,隔天差不多。看到肉类我不能再发狂了(所以我觉得增加的体重除了肥肉还有肌肉,臀部手感貌似有所区别),碳水摄入也需要控制好。减少1公斤,就等于我跑步时的负担少1公斤,少一点我肯定不会因此跑得更快,但却可以让我的关节轻松那么一点点。控制是个科学。

随心所欲很爽歪,但懂得取舍才算成熟。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