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

加班强迫症

By xrspook @ 21:25: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当单位的领导过了零点在微信群上发红包的时候,我仍然还在工作。其实那些工作我完全可以等到明天工作日再去干,但我已经等不及了。如果是只有我一个人,或许我还能拖一下,但是我知道我的数据提供出去,服务的不只是我一个,所以我必须得快。但我也明白,无论是晚上干还是今天白天干,都不会影响别人,因为其他人不会像我这样完全不分工作日和休息日,也不管什么国家节假日,反正想干单位的事的时候我就会干,无论我身在何方。昨天晚上领导大概是在00:20的时候发红包的,微信在电脑右下角闪动,我还在想哪个神经病半夜还在那里发癫。因为微信PC端是抢不到红包的,于是我赶紧掏出手机,连上家里的WiFi以后,发现无论如何我都刷不出单位的群。我第一反应是,难道哪个鬼把我踢出去了?这不可能的啊。为什么微信的PC端有,但我的手机却没有呢?紧急情况下我赶紧切换到4G信号。又刷了一阵,终于刷开了单位的微信群,抢到了红包,其实我也知道那个红包根本不必抢,大领导在那个时候发的红包,几乎可以这么说,是人人有份的,哪怕你第二天早上才看到。拿红包的人很多,但是在群里回复的人却很少。如果这是在过年的时候,通常都不会这样,但这也很难说,单位的人多了,什么样的都有。

还记得某一次,我们的科室在外面吃饭,领导不知道怎么就发红包了,结果我连续发了好多个自定义表情上去,因为我没有意识到,自定义表情不会出现在输入框里,而会直接出去。之所以没发现是因为我几乎不发自定义表情。我的表情包里,几乎没有存货,而且吃饭的那个地方手机信号真的不怎么样。当我看到输入框里没有东西的时候,我就死命按,结果就中招了。而且还不是我自己发现的,是跟我一起吃饭的人发现的。昨晚,当单位的同事都在群里各种新年快乐的时候,我还在默默地算着我的数。昨天算是比较仁慈,单位晚上8点多作业就结束了,但实际上,如果不是等待那传说中的两台车,下午不到6点多就应该结束了。2019年我们交上的那些客户,的确一定程度上他们让我们有活干,也有钱赚,但另一方面,也把我们搞得像狗一样。在没有交上他们这些好基友之前,通常来说顶多六七点,单位的作业就结束了。最糟糕的情况大概是到9点左右。但现在,在晚上接近11点的时候结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当然这里所说的只是车的部分,如果有船的作业的话,肯定是通宵。我这个有强迫症的,觉得不把那些东西干完,我就不应该去睡觉,被他们搞的天天像神经病一样。如果他们干得很晚,我在家里或许会好一点,因为电脑就在我的房间里,搞完我就可以上床睡觉了。如果在单位,要不我要猫在办公室等待,要不我得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回宿舍。去年底,我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宿舍的概率很高。一个星期下来,我会在宿舍睡四天晚上,估计有三天我都得带笔记本电脑。如果我不住到新宿舍,而且饭堂也不搬到新宿舍旁边,大概我还有第二天早上早点起床到办公室干活,然后再去吃早餐这个操作,但现在不复存在了。

2020年将会怎样?我不敢奢望。会不会从2019年的晚上11点,延迟到晚上12点呢?这很难说。能让我真正解脱的,唯有我自己戒掉这种强迫症。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