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
11

语文——电话之后

By xrspook @ 2:13:52 归类于:想当年的作业

电话之后

我已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准备开始与“周公”见面。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过了一会儿,妈去接了,又过了一会儿,没来叫我,那肯定不关我事,我又开始大睡。但正在这时妈冲进我的房间,说:“外婆病了,我要到她家去。你明天要上学,别来了。”说罢又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
一下子,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外婆怎样了呢?我一下子不知跟妈一块儿出去好,还是留下来睡觉。折腾了好一会儿,我终于决定还是睡觉。于是又躺了下去,躺下了,但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外婆,脑子里那些外婆的东西都泻了出来。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小时侯的我跟表哥打架,外婆过来维护我。左邻右舍的小朋友不和我玩,外婆来陪我。我病了住医院,外婆整夜不睡看着我。从前的回忆像哗哗的流水,源源不断地涌现。
张开眼睛,发现眼睛模模糊糊,本来白白的蚊帐早已不见,出现的却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这次我看见的却是外婆一个人坐着小板凳在黑漆漆的厨房里,面对着小小的火炉,正在烧药,那药可不就是我的吗?她小心地拿着扇子一扇一扇地,希望火能大些,药能快些好,她对着火炉,轻轻地说:“希望火灶爷爷保佑我的孙女快些好。”
我眨了眨眼,厨房不见了,我又回到我的房间,眼前仍是白白的蚊帐。我半闭了眼睛,眼前变成了一条白缝,白缝慢慢地成了一个白发,但眼前的东西却只有一线那么窄。对了,是我和表哥那次在厨房门外,透过门缝看外婆。外婆背对着我们,她面对着被煤熏得黑黑的墙,我和表哥静静的,我们听到了她正在小声哭泣。外婆在我心目中一向是乐观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一个人哭,并且是偷偷地哭。这时表哥小声告诉我:“外公又骂她了,我已好几次见她这样了。”我听完马上想冲进去,可表哥把我拉住了,并对我摇了摇头。我只好又透过门缝,继续看着她独自抽噎。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连这个都帮不了她。
我用手擦了擦眼睛,原来是我哭了。这时,我再也睡不着了。外婆那么勤劳、善良、大方……一切中国传统女子的美德她都有。她不会写字,却教会了我们三个孙子孙女做人,做一个好人。她的钱不多,但她会让我们吃最好的。我们没有玩具,她用布碎给我们缝娃娃……她这样的好人,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是我所遇的最疼我的人,甚至比妈妈还疼我。人总会有分离,但起码也让我报答她之后,疼她之后,才离别吧!一大串话语不知不觉地出来了。最后,我坐了起来,合上双手,对着窗外,诚心地祈祷:“希望她没事!老天爷,这是我第一次求您,请您答应我吧!”

(作于:2001年11月25日 高一)

欧卫国老师评语:情挚动人!语言表达仍待加强 优+

(一些同学看后眼有泪光,表情都严肃起来,自己写这东西的时候也湿透了大堆纸巾,当然这作品是有虚构成分的,但却把我自己都感动了,这就是亲情的力量。)

2004-06
10

PP针,爽

By xrspook @ 23:52:57 归类于:烂日记

好久好久都没试过打PP针了,因为看病不是只开药,就是开吊针,让我似乎忘记了世界上还有些叫PP针的东西,现在,事隔十几年之后再打,真的有点~~今天在我前头的那个年轻女性,大声地呼喊起来,好象真的很疼的样子,搞得原本很自在很享受的我也有点紧张了。但事实上,我是在笑中度过这几十秒的,怀念兴奋多于害怕紧张。

    遥想当年,我抱着药煲过日子,一星期两小病,一个月N大病,终日与PP针与苦茶为伍,但呼喊的声音还是那样的“嘹亮”。只要见我的“倩影”,医生护士们的耳朵都会有所准备。然后打PP针的时候家长更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我牢牢按住,否则,哼哼哼,针头就会嘣的一声,然后……或是出来的时候成了C字型(幸亏没试过),说实在的,当年的我会有那么厉害吗?还是家长在骗人,who knows?

2004-06
10

Sierva María

By xrspook @ 9:28:32 归类于:论尽

2004-06
10

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By xrspook @ 9:26:58 归类于:论尽

标签:
2004-06
10

cover evil hour

By xrspook @ 9:25:34 归类于:论尽

标签: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