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2
5

有网的日子

By xrspook @ 23:47:1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根本没睡好(应该说今天早上),脚好像一直都不暖,然后就是有根本睡不着的感觉,因为电脑一直开着。上网上网,这就是上网的副作用。

然后就是一个月没上,许多连接都不知不觉地不灵了,特别是储存东西的地方。好像一个个都离我而去,什么“广州视窗”根本上存不了,即使以前并没有储存任何东西,只是开了;“DUDU相册”根本登入不了,然后就是“永硕硬盘”无法新注册;存放歌曲的地方,突然没有了。我都不知如何是好。我突然间没辙了,想起从前的冲劲,现在似乎没了,我老了吗?我傻了吗?

另外一个打击就是朋友没了,我许多连接里的blog都是blogbus的,但他们要么打不开,要么只剩下可怜的几页,blogbus,我该怎么说你呢?友谊建立的地方,友谊垮掉的地方。建立的时候是那么的轻松,垮掉的时候又是那么的简单,我只能“一笑看风云过(一句很久以前的歌词,出自《笑看风云》郑少秋)”。

eMule看上去很慢,但我一开就是12小时,结果都有700多MB下载,其实也不是很慢,不过一定要把握时机。

看到eliaose的一个评论说JEA胖了,的确,胖了,但我没有多在意,因为我见证着他胖的过程,甚至有“肚腩”了,对一个37男演员,这应该是不太可能也不太允许的。但我没有在意,反而我在随之进行。胖了又怎样呢?我自己都控制不了我自己发胖?我即使不想他胖又有什么用呢?JEA是JEA,他曾经是Armando,但Armando不是永远的他。在我们的心目中Armando可以永远放荡不羁、花花公子又一心一意,但JEA是JEA,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编出来的,是个由血肉构成的人,我们无法控制其生长,即使是他个人也未必可以,要不为什么要有减肥药,运动员要吃类固醇保持体型呢?这就是人,一种半客观,半主观的东西,我们可以控制一半,自然控制着另一半。看着他发胖,难道我要告诉他“嘿,你胖了!”有用吗?很无聊吧, (我绝对不是在讽刺你啊eliaose,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在顺着我的思维乱吹)如果有人对我说,“xrspook,你胖了”我能有什么反应呢?一笑置之,还是仇视那个人?还是开始努力做运动和节食减肥?我能有什么反应。所以我很同意eliaose的观点,JEA胖了,但与此同时我们对这个现象只能表示无奈。还有其实我觉得JEA的发型也丑了(我不喜欢他现在的发型),但作为一个看相片的人,我们说这些和写这些对事情的改变有什么用呢?

哈哈,上面一段说了一大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自己跟自己诡辩,然后就连我最初的中心也忘记了,这也许就是哲学吧,哲到连自己都哲了起来,不辨东南西北了。真的很好笑。

刚才和同学用MSN聊了几乎3个小时,现在也差不多没口水了,所以不说了,没洗澡,没看电视,什么都耗在这里了。

可能是有心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当我想知道我的考试成绩的时候就老是看不到。在网上就说学号错误,信箱里又迟迟不见踪影,奇怪吧。还搞得我今天心惊肉跳地开了两次信箱,然后空手而回。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人应该敞开胸怀。

2005-02
4

面对新blogbus

By xrspook @ 20:15:06 归类于:烂日记

一个多月不见,变了好多,变得连我都不认得了,什么东西都是新鲜的,什么事情我都要重新探索,就像我第一次接触它一样,新的生命,我希望她能走得更高,更快,更远(什么时候变成了奥运了:)不过与此同时,也使我这个老用户十分困惑。游人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我的确很希望很多东西都有很好的提高,但事实上,我都不会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首先是编辑页面,我不知道是不是要遵循其它blog的风格,所以样子和其它的blog差不多,没有了从前的亲切。对我来说,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样子,虽然样子不怎么,但蓝色的页面,上面的浅黄色和雪花,如此的亲切,我又怎么能忘记。当然,人总是要接受新事物的现在blogbus的绿色黄色风格无疑是一种清新。还有旁边的一大堆操作功能,显示了她的专业。特别是新的功能,我知道各个工作人员都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但也许是我念旧,我还是喜欢以前蓝色主调的blogbus编辑页面。

当我看到实用工具的时候我心头一热,但点进去一看,“即将推出”我又失望了一次又一次。我一头冒水的还有“发布重建”功能,我如果没什么大事,是不是就不用管呢?我老是看不懂其中的解释:

为什么要重新发布站点?
  BlogBus.Com目前是使用静态发布技术实现用户数据的浏览,在下列情况需要重新发布站点以获得正确的浏览效果:
  • 修改Blog设置;
  • 更换模板或是修改自定义模板代码;
  • 数据导入;
  • 进行某项操作后发现显示效果不正确,并经过相同的尝试操作失败后。

一头冒水之中的一头冒水。

还有一种奇怪的事就是我上不了其他blogbus用户的网页,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最奇怪的是连我自己的都上不了,我真的是超一头冒水。我自己在blogbus里面的blog只能上:http://xrspook.blogbus.com/http://xrspook2.blogbus.com/而其他的http://remembrance.blogbus.com/http://regalo.blogbus.com/ , http://511.blogbus.com/就一律去不了,即使是在我自己的编辑网站也无法完成,我的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连最基本的都去不了?

还有一个奇迹就是居然在我的编辑页面和主页都无法到达blogbus的论坛,但显然用我以前的连接是可以到达的,但只要我一登入就又回到新的页面,我的天!论坛还有人在说话,而我则无法进入一起干,真的好失落啊!

还有就是帮助,不是进入以前的帮助blog,而是进入一个页面,里面的帮助寥寥可数,如果有问题还不能留言,要直接发e-mail给斑竹。

还有的就是这个“写新日志”页面没有了我当年熟悉的取消连接功能,但最令我郁闷的是没有了“br”键,要知道我选择blogbus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br”键,为我省了不少事,因为其他的都没有,而我的浏览器(Sleipnir,绿色软件)面对我在编写日记的地方用“回车”又毫无反应,现在,现在,我看到页面就想哭~~~~~~我的天!!!!!虽然速度提高了不少,但是……

面对这个重大变革,我都不知是笑是哭,希望能尽快适应吧。blogbus,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同时blogbus,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2005-02
3

我等我等,我等等等

By xrspook @ 23:01:02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等着修电脑的,但等啊等,我没等到,明天吧,明天会有好运气的。我没有埋怨的意思,因为我根本没有埋怨的权利,我只是个nobody, I am not Geogle Bush, I don’t have my own army, at least, I am not a prinecess, no one will work for me.

昨天晚上终于熬完了《青春》,看到最后,主人公终于有一点发奋图强的意思了,所以速度加快,昨天晚上一共看了6章,同时文章里作者也没有XX和XX的念头了,舒服好多啊。然后今天开始看《小毛驴与我》。看来我这次完全的误打误撞,然后买了本应该会开始流行的书了。

看到现在,我也不大搞懂里面要说的。虽然说是与《小王子》和《夏洛的网》并称的儿童都懂的书,但我还是一头冒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里面的人和驴的关系一定非一般,驴好象是人的朋友,但我看的那几个章节,并没有看到驴是多么的伟大,反而是人老是有胡思乱想。同时我到现在也搞不懂到底主角的人到底年龄如何,为什么要和驴走一段旅程。

书的前面有一大批前或推荐之类的话,我对中国的翻译和著名作家一头冒水,当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当然也不会轻信他们的“好话”,我相信,这会使我更客观公正地看完这本书和作出评论的。
注:翻译的是林为正(当然不是翻译原来的西班牙文,而是翻译翻译了西班牙文的英文),校订的是苏正隆,有严文井和余光中说了话。

令我一头冒水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我看的是英文,看上去好象很简单,不会的单词不多,但要理解全部的确有困难,特别我觉得怪的就是不搞不懂它的文体,到底是诗还是散文,还是小故事,我真的不懂。看那些人说的话,这应该是诗,但从来就没有人肯定地说过这就是诗。每个章节都很短,一页就好了,而且都是写得很疏松的,上面有一大截留空的画。然后是把书打开,左边一版是英文,右边一版是翻译的中文。你简直无法理解中文的翻译为什么可以如此文绉绉的。我想翻译的人员和校订的人员一定为此付出了很多很多。但同时,我觉得这也许是个败笔。因为他们好象忘记了这本书的主要读者是谁?

的确我可以肯定,他们翻译的十分完美,无懈可击,把中国博大精深的词语都融汇其中,我对其中的翻译只能目瞪口呆。但这本书的读者应该是小朋友吧,但小朋友能明白吗?太诗化的词句只能让小朋友烦躁,因为他们暂时没有能力去欣赏。我是从小朋友的路走过来的人,我明白小朋友对那些东西的接受程度。他们会努力去吸取但当他们措手不及的时候,那将成为他们的负担,成为他们厌恶之物。对小朋友来说,那就是耍花招,不现实。故事如何花繁叶茂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故事有没有一个吸引小孩的情节。我不会写书,我不会编故事,但我有一点评论故事的直觉。而如果说读者是成年人,那么我可以更肯定地说,这对他们也许是败笔。成年人为什么要看这种号称是小孩子看的书呢?为的就是要追求自然追求最基本的,最纯洁的,从一个单纯的角度去看待他们已经过得厌恶的烦乱世界,他们看这本书是为了放松自我,醇化自我,但太字斟句酌的东西,我觉得又会显得累赘,没有了原始的风味。没有了一点“弱智”的味道。太成人化,太花巧了。(这段完全是我个人的意见没有任何恶意,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和贬低任何东西,我只是说我自己的感受)

所以我会想,当底一个老练的翻译好呢?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翻译好呢?

无论怎样,我还是觉得翻译出来的东西真的要看读者,即使是讲课都要看学生,大学生和小学生的讲课方式显然就不同,更何况是不是面对面的讲解而是靠文字的传递呢!我的语文水平不高,中文的水平特别低,母语也成这样,我无话可说,对于描写我简直就是个傻瓜,所以我做翻译一定会笑死人。因为翻译出来的东西我都觉得无法理解,为什么可以如此的烂。连一种语言都不能流畅很好地表达根本不可以期望第二种语言有什么奇迹发生,这东西我是深深地明白的。但这我觉得并不是我理解的障碍,所以我不会写,但也许我懂道理,我会评。就像我不懂马克思主义但我做出来的东西可以完全合符马克思主义一样。特别是对最基本的东西,我可以用十分十分单纯的角度去理解,这就是我的弱点,也是我的优点。

Platero, I believe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2005-02
2

我无奈,他无奈

By xrspook @ 23:00:1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是天要我历经72难还是别的,我的电脑今天又进入了困难时期。人为?天意?我不知道。

今天和同学去买书挺高兴的。到省图批又去扫货,终于我又买了库切中国出版的最后一本书而且出版社和以前的都不同,以前的是浙江文艺出版社,而这次是译林出版社,名字经典得要死——《耻》,这是库切在中国出版的第一本书,也应该是世界上除了《等待野蛮人》以外(或者有超过)库切最出名的一本书。但自从郁闷的《彼德堡大师》和《青春》以后,我已经开始对他失去了信心。我的天!他为什么写东西可以如此郁闷。但无论如何,我会把所有他的中文书看完的,无论真的多么郁闷。看来我的希望也只有放在这本《耻》身上了。

同时也是很偶然遇到,买了一本《小毛驴和我:安达路西亚挽歌》(原名是:Platero y Yo) 作者是:Juan Ramón Jiménez(胡安·拉蒙·希梅内斯),我买它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原文它是西班牙文的,作者就是一个西班牙人。而他曾经获得1956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虽然出版社的名字我从没听过,但从它的介绍和西班牙作者,我把它买下来了。书面介绍:
一部感动无数成人,更受到世界不同肤色孩子喜爱的诺贝尔文学经典与《小王子》、《夏洛的网》齐名继《圣经》、《唐吉诃德》之后,西班牙语世界最受欢迎的作品。两岸著名作家严文井、余光中撰文倾情推荐,无可比拟的希梅内斯,他看到的美是我们一百双眼睛加在一起也看不到的。
更令我惊讶的是这本书竟然是2005年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我真的很好运气啊!

快乐就此结束然后恐怖就接踵而来。正打算到别处买书,但妈一个电话打来,说长宽的人来搞电脑,说怎么搞着搞着我的电脑不行了,网是能上,但现在连电脑都打不开,修的人说是里面的风扇坏了。我的天!!!!当时我唯一能想到的,看得到的风扇就是CPU上的风扇,我的其它部件应该没有风扇,那么坏风扇牵连到的又是什么呢?CPU、主板……我几乎气晕了!一个月之内让我接受如此多的电脑挫折,我快不行了。然后一个星期之内又把电脑搞坏了,我能说什么?但这次罪魁祸首不是我,我今天临走的时候电脑还好好的,于是放下了一切好心情,马上赶回家。

回到家,那人还在正在准备把箱子的盖子盖上和把线插上。我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真想先把那人打一顿,然后要他赔偿我全部的损失。接电话的时候我根本就在大街上roar,目无旁人地yelling,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我知道很多人看着我(在车站),但我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当猴子就猴子吧。但过了一段时间我终于平静下来,我不是要骂人,我只是要回我的利益,我要保持平静。回去以后,我的确烦躁了一段,特别当他说得好象没有他的事,不是他的错的时候。不过几口冷水下肚子,我冷静了。我选择不是跟他对骂,而是理智地捉他的语言,然后用冷冰冰的反问对付。

妈不在,对于这种情况我只能独当一面。我不能示弱,机是我的,是我的亲密战友,我不能丢下他一个。我要和谋杀他的凶手周旋到底。经过打电话的询问,我几乎他也知道了是电源的问题。但在他的语言当中,他应该付责任,但不是全部。首先他说电源已经是2002年的,而且他说我前几天开过机箱,电脑突然在开着开着的时候突然不行,他也没办法。不是他的全部责任。然后我的回答是东西当然是用着用着的时候坏的,难道放着放着就无端端坏了?不是你的责任,难道是我的,我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机子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你也知道,的确不是你全部的责任,但你为什么这种事发生在你身上?而不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为什么不在我身上发生呢?机就在你手里坏的,你无法摆脱。

然后他作出了要把我的电脑拿去电脑城的方案,但我绝对不同意。然后他又表态绝对不会马上就出钱解决问题的然后我们就僵在了那里。和他谈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正在搞我的网球拍(把线搞好),然后挥来挥去,他就有想脱身的欲望,我就在无视他,搞我的球拍(嚣张地抗议),他和我几乎成了对立,就僵在那里。然后又借口说屋里太热,然后到门外等,我只好找我爸(监视)。

妈终于回来了,让妈跟他说,他居然主动说马上用钱解决,50块,放他走了。当然50元,那里能买一个P4的电源,但既然他已经让步,我就算了。对我爸我妈的态度,远没有对我的恶劣。因为我小?因为我是个女生?因为我还懂一点电脑?因为我还有懂电脑的朋友?而父母可以由他乱点?事情没有搞定,但不得不告一段落了。

爸妈不断地说他肯赔钱,不走人已经很好了,但他们那里会懂,我即使不上网,我也要保住我电脑里的东西的急迫。不是买过一个电脑就能解决问题的。即使他们愿意,我也绝对不行。我好长好长时间里的一切都在那里了。他几乎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另一半。他们又懂多少。是他教会了我做人,让我又有了人的感觉,他们知道吗?是他把我带回了充满家庭温暖的人间的,他见证着我的成长,他们又知道吗?……

也打电话暂缓了ADSL的安装,因为既然长宽可以用,有不许退款,我就只能暂缓了。然后又打电话问了我上个月捐血的结果,通过了,血液没有问题。我舒了一口长气啊!同时也证明了一点,就是乙肝的疫苗对我是没有半点影响的,没有用的,打在我身上就如石沉大海,没有反应。所以,我以后也不会打乙肝疫苗了。

现在我仍然很无奈,有得和我亲密的战友分开了;我知道赔钱的他如今也一般无奈。谁叫他是“上帝之手”我不是幸灾乐祸,因为我也是受害者,没有任何人得益,这就是我今天的遭遇了。

2005-02
1

长宽退款没相量

By xrspook @ 22:58:32 归类于:烂日记

好容易,熬到了2005-02-01,好容易抑制住自己的上网欲望,没有对着人大喊大叫,昨天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我还在欢快地上网,你知道吗?我也不想结束和长宽的关系,因为我也怕麻烦,但现实如此,我,没有办法。

在出门口前,打电话报装了ADSL,程序简单,我想都没想过原来可以如此顺利。然后就进行了今天4小时没结果的等待。

到了长城宽带,里面已经有一部分人聚集在那里。来到工作台,根本就没有半点要做退款或退款登记的迹象。男的女的就围在那里跟那些所谓“长宽工作人员”“理论”!一问之下,全部都是来退款的,当然当事人是死活不肯退。他们说他们的网络现在变成了“长鸿”的网络,用旧的密码(自己长宽的密码)根本无法上网。那我就更过分了,根本连长鸿的页面都进不了。然后就是男的女的大骂,大骂有用吗?说什么道理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没有半点反应。那些所谓人员只是个陪衬,站在那里给人骂,说到解决办法根本无能为力,我的天!这根本就是人肉雕像,完全是废的。

早就有警察在外面,都不知道是人民报警,还是长宽的人报警,反正警察在不在场结果都是一样,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也成了人肉雕像。因为人民没有要打人和砸东西的意向他们的任务就是静观其变,他们的任务就是以防任何暴力事件发生,至于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半点帮助。所以我会想,他们真的是“为人民服务”吗?代表“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吗?他们是长宽的傀儡吗?

曾经有一段最多人的时候发生过一场骚动。有些人开始砸东西(没砸烂),还有人要把东西带走,但最后还是因为警察的出现而一切恢复原样。还有警察拍摄被砸的现场,听说是海珠区刑侦局的,然后人就开始等待所谓“老总”的出现。但时间流逝而人不见,所有都成了谎话。

看电视的时候说电视台怎么怎么神通广大为民请命,但电话打了不知多少,无论是电视台还是报纸,记者一个没来。难道长宽就那么后台坚硬吗?当然啦,海珠区、东山区、番禺区的用户都无法上网,长宽还是中国挺大的网络,能后台不坚硬吗?但也不能把所有的媒体都封锁的如此严密吧?是地方保护主义?官官相卫?我不知道。曾经有段时间,有长鸿的人来说平息一切,能继续上网,不过要登记。太好笑了,剪断长宽光纤的是长鸿,然后欠长鸿巨款的是长宽,长鸿会有那么好吗?实在太好笑?听说有人就用了,的确前15天免费,然后就要你交钱。如果长鸿真的那么好接纳我们这些所谓“难民”的话,那么他当初为什么要我们成为难民?分明长鸿和长宽之间就有无限的阴谋,太太太太太黑暗了。一句话就是要骗老百姓的钱。

在等待的4个小时里,听别人说起广州视信宽带,速度超快,1000元1年,就是80一个月,当时我真的好后悔自己前几个小时报装了ADSL,因为中国电信的ADSL虽然绝对不会带款潜逃,但是某些时候都是超慢的,而且也不是100%的稳定。

最多人的时候超过30个用户都聚集在海珠区营业厅,当我走的时候也已经差不多了,就剩下不到15人,今天老总是绝对不会来了,款也不可能今天退,那么多人的时候尚且不能解决问题,难道现在就可以?根本不可能。于是我就带着没有结果走了。天又下起了小雨,冷,难道天也知道我们的不公?

回到家里,妈居然埋怨我没有搞定长宽就报装ADSL,难道真的要长宽退款了再搞吗?看他的架势是不见电视不会退款的。妈说她没有那么多钱,那我有吗?谁也不想这件事发生。她问我如果长宽不退款只允许继续使用怎么办,根本没有怎么办,根据法律它必须退款,难道人民的时间就可以无了期地被侵占?网络就是时间,时间就是网络的生命。在网络上失去了时间就是失去了一切。网络的资源不是永恒的,失去了,就不会再有了。无论它承诺要补偿我们多少上网时间都是没用的,资信和机会不是给更多的以后的上网时间就能解决的。那些东西不是放在图书馆的书,这次看到可以下一次,网络上错过了一次就意味着永远的失去。我深深明白这个道理。1个多月没有上网,并不是它再补偿给我2个月就能解决的,我已经为此失去了很多,已经对我造成了无法补偿的损失,钱和时间根本无法与我的损失相比较。但我无法对我妈大喊出以上的东西,我不想跟她对骂。之所以要退款我就是不想这种事情再发展下去,我不想再痛第二次。

正如一个用户所说,她的儿子今年大四,汇丰银行录取了他,录取是通过电子邮件的,他失去的就是他的一生!!!别人的一生,你就能用补偿2个月上网时间来填补?我呸!

长宽根本就是骗钱的人渣!!!!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