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
28

一个进化了的特例

By xrspook @ 18:49:1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整整花了一个下午照相,各种方法,自动档手动档,各种搭配,无所不用。可以说,我没试过花那么多时间,耗费那么多快门在意见作品的照相上的。我不过是想照出我肉眼看到的点点瑕疵而已,但居然,佳能A620头像了。这个作品是什么呢?

对头,你已经见过类似的了,黑色的VIVA ALBERTO标语!这是811的晚上,Single弄丢的那个。我应该提前告诉他我交给他的是4个,红、黑、黄、绿白红,那么他就不会只把3个收回来。还在上海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琢磨,我要重新做一个黑色的。黑色那个是我4色标语里第一个设计的,最开始我只想做这么一个,但后来效果不好,就衍生出了后面的2个。黑色那个是耗费我最长时间完成的。

2011-11-12,我完成了黑色VIVA ALBERTO的第一版,2012-08-27,我完成了,黑色VIVA ALBERTO的第二版。

第二版是这样的。

第一版是这样的。

可以明显看出区别。颜料填充的均匀性第二版远胜第一版,但第二版的字母和图形锐度下降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第二版的纸模已经是第5次使用了,棱角已经远没有从前第二次使用的好,而图案的勾边,我是把图形盖在上面画的,所以,锐度下降在所难免。

第二版。

第一版。

无论什么角度,能明显看出图案上色均匀性的巨大差别。所以,昨天晚上我完成以后用烂烂的手机照相给石头的时候,她就已经明显看出区别了,但后知后觉的我,直到今天照相后才恍然大悟。

第二版。

第一版。

我已经尽力了,但第二版我怎么都照不出第一版的那个清晰度,因为黑色底色上的白色对比实在强烈,于是,周围的其它图案的清晰度都只能将了一个等级,即便我已经用了最小的F8.0。

四联版第二版。

四联版第一版。

最后是手持照。

第二版。

第一版。

第二版我已经尝试过不下10次自动档自拍,但永远的过曝,我投降了。

这是第二版里均匀的鹰头。

这是第二版里最逊色的,主要是细节的粗旷,但就颜色均匀性而言,没有任何问题。

第二版要比第一版优秀!这毋庸置疑。但第二版我在描图的时候犯了一个错误,我把鹰的眉毛倒过来了。细心的你对比上面的图应该已经发现。

不过,就让这个倒过来永远存在吧!因为其余3个都是2011年11月的产物,这个是2012年8月的产物,本该有不同,应该有区别。这个完全不影响大局的倒转仿佛是冥冥中注定一般。

于是,你应该能明白我为什么说“一个进化了的特例”了吧,哈哈。

2012-08
17

腼腆地过塑去

By xrspook @ 23:06:4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没啥暴惊喜的,但惊喜依旧有。比如说,Alberto Del Rio的弟弟Memo Montenegro在facebook居然把评论者的评论都like一个。

以为这周要加班了,但居然不用,比平时大概晚了1个小时回家,回家之前当然要把昨天收到的ADR签名照先拿去过塑,一走进照相馆我就把大书包往椅子上一放,店员默认我要充值了,因为原来我刚好停留的位置上方就是羊城通的充值系统。“不,我是过塑的。”好亲切的粤语!神马地方都在普通话,回到广州,回到家附近,即便只是在一个普通的照相馆,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过塑操作,我都能感受到亲切。店员拿出过塑的套子来比划一下,宽度足够,但长的话貌似刚刚好多一点,我多嘴问要不要用大一点的套子,显然经验丰富的她把我不专业的问题忽略了。等待,等待,等待,等待加热的机子预热。这种年代,照相的人都少,证件照除外,就更加不用说过塑的了。我拿了一个穿得很少,几近全裸的男人的签名照过塑,她会是神马感觉呢?不知道,我一直没看她,不敢看。所以,回来以后我才仔细看,才发现有个地方有点皱了,于是现在拿出了牛津高阶压平去。过塑后签名不同角度会显金色也看不出来了。黑暗圣斗士果然只是黑暗圣斗士哈。

811的那个晚上,Single丢失了我花费了最长时间制作的黑VIVA ALBERTO标语(一共4个,绿白红、黄、红、黑)。于是今天,我着手重做一个。材料上周日回家时我已经备好了,就是打算这周做的,但一直没动手。今天早上出奇的有空,所以就干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刻东西多了,手感有了,控制折子刀的技术越来越高。今天一开始是用活动铅笔的,但那玩意容易短,所以换成了经典中华牌铅笔,手边没有削笔刀,于是折子刀上。效果还可以哦!还记得小时候用削笔刀经常笔没有削尖,却断N次,所以,笔不是写没的,是被削没的。为啥我要铅笔?在黑色卡纸上留痕迹神马颜色中性笔都没有存在感啊,最有存在感的只有铅笔。第三次在黑色卡纸上涂纺织纤维颜料,同样的让人沮丧。我到底要肿么才能做好呢?!无解。今天貌似发现了一点点窍门,首先要涂上一层薄的,然后按照一个纹路去涂,接着在第一个纹路的垂直方向再涂,反复2、3次,会好一点。但均匀神马,那简直是奢望。涂这种东西,可远观不可近看!今天中午加班做检验,下午开什么清正廉洁的动员会,所以今天就只是用铅笔画好了全部轮廓,用黄色涂了ALBERTO这7个字母而已,下周继续努力。

上海回来,感觉自己轻了,不算很多,大概1公斤。这是吃饭、喝水、睡眠神经病的原因。直到今天早上醒来,我终于确信我的睡眠已经补偿回来了。至于吃饭喝水,只要是正常上班就会非常正常。但我真不希望我那1公斤长回去啊!去一次上海,掉1公斤,一年多去几回也无妨。下次嘛,能有神马出差是去上海的吗?哈哈。我对上海的第一感觉不错。

今天上午无聊,主动向坐在我办公室的新来的同志暴露了自己。写blog就是在裸奔,这是斌斌说的。我不介意裸奔,但我介意身边的人用神经质的眼光看待我,让专业人士觉得我不专业。我会神经质,经常性习惯性神经质,但前提是我必须我把应该专业搞好的东西搞得妥妥的。那么,我才可以安心地去神经质/花痴。

今天要开CorelDraw重新设计个玩意送石头,但却发现CD开不了,急死,已经用流氓雷重新下载了安装程序,但在卸载之前我还是先用修复功能,居然好了!谢天谢地。用X5保存的东西我用绿色版的其它版本开不了的啊,所以我只能继续X5。石头的东西,最快可以下周动工,但下周有PPV,有3小时RAW,压力不是一般大,除非,上班时间我又能狗屎运的很闲,哪怕只有一个上午/下午。但现在这个情况,我半点不敢期望会很闲。

今天算做回一个普通人了。

2011-11
22

ASLTW

By xrspook @ 16:53:19 归类于:烂日记

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

今天起来就觉得全身发软喉咙痛,发感冒的症状,但你知道么,人往往在这些情况下更能激发潜能。比如说今早的RS我绝大大多数练习做出了98%以上的高分,其中包括平时我很水很纠结的speaking。又比如,我今天我做了我很早以前就计划要做的事。

就是它,黄色的Viva Alberto!

早在10天前,我就已经做了这个计划。

今天,我实现了!10天前,我只完成了上面的两个,10天后我完成了一整套!

这不是什么神奇事,这只是一个信念,一种承诺,无论上海那遥远的伤心事是否还让我耿耿于怀,无论我支持的人还是不是WWE头号顶级腰带的持有者。这有关系么?这的确没关系,哪怕Alberto Del Rio现在要沦落到去Superstars里jobber JTG,到NXT里争露面时间。这有关系么?支持就像某种誓言,无论顺境逆境都应该义无反顾。而且,ADR现在的处境还都挺好的,我没啥需要吐槽。我没做什么惊天地的大事,我只是做了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傻事。从前,我连做这种傻事也懒掉了,但现在,我宁愿傻一点,起码往后回望的时候,我有一些那得出手的实物凭证。

从第一个做到第四个,心态不一样了,第一个,是测试的,我允许自己犯错,但实际上第一个我很小心,基本上没犯错;第二个,是我的设计原稿,我的梦想,但泡汤了,真打击;第三个,惊心动魄了我起码两回,第一次是上色,第二次是报纸和油墨粘在上面;第四个,也就是今天这个,也应该是最后一个了,我希望自己不犯错误,但你知道么,偏偏我犯了挺多错误,有大有小,有些大到必须很傻地修正才行。

这是我这辈子(过去26年来)第二次在这些美术活上那么费心,第一次是刻ADR的LOGO,在打印纸上,在卡纸上,在胶板上,我刻了6回!而这次,这种A2大小的标语,我做了4个。

不是要证明什么,不是要叫嚣什么,我只是要对得住青春,想干就去干,哪怕过程令人很纠结,结果令人很蛋痛,SO WHAT,那就是年轻,痛也是一种不错的感受,当我们老去,感觉失灵的时候,对一切都无所谓认为有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时候,那就真悲催了!!!!

我有一点点钱,但我不乱花,我有心,大大的红心,所以我选择自己DIY。

把喜爱说在嘴皮子上没用的,做出来吧!

2011-11
15

很假并真实着

By xrspook @ 19:14:38 归类于:烂日记

一大早看到了Alberto Del Rio一批很漂亮的照片和一篇较长的采访,这来自于一个叫做Hombre的杂志,挺兴奋的,哈!今天的Raw是3小时,包子兄在CM Punk & Big Show vs. Alberto Del Rio & Mark Henry之前告诉我,ADR上Hombre杂志封面了,我不惊讶,因为我的确看到了一批照片了,肯定是上某杂志了,至于封面么,我不确定。

就在些这篇日志前15分钟,我去Hombre的网站找杂志的封面,封面没找到,但我找到作为被背景的杂志封面小图。但为什么是某个我不认识的呢?疑问?????至于ADR,的确在封面的某行小字里提到了。于是,惯性地去翻20111114Raw的视频,既然包子在今天直播里看到了,必然是在视频里以图片的形式出现,拉了一下视频,找到了图片,然后,我笑了。

左图是WWE RAW 2011-11-14的截图,右图是Hombre杂志的官网2011-11-15(背景时间)的背景图片。你懂我什么意思的,哈!对比两张图,你可以发现里面的文字内容基本是一致的,但是,封面人物以及字体最大的内容不相同,你懂我什么意思的。哈~~~ PS什么的向来是WWE美工的拿手好戏。不过,我想问,如果拉丁粉丝要到报摊找杂志来瞧瞧,那会有多囧呢,找半天没找到,偷笑。WWE的意图很明显,也可以理解,但这无异于睁开眼睛公众撒尿,开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玩笑。不过话说回来,Hombre的确不是国际影响性的杂志,虽然在某些地方应该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糊弄一下全球不关心时尚不看实体杂志的人民也是非常可以的。毕竟,这也不完全错,因为Hombre的确出了一个ADR封面故事的页面,而我也对那个封面故事做了全文翻译全文翻译PDF)。

采访(封面故事)中有这么一段我是印象深刻且喜感的:

H:如果不当摔角手了,你会去做什么?

ADR:我也是一个建筑师。我在墨西哥完成学业,但这都归功于我的父亲。非常庆幸我完成了大学课程,大二的时候我曾试图疯狂地辍学去当摔角手,父亲强迫我回到学校。他跟所有的墨西哥联盟通牒“除非他完成了学业,否则谁也不能给他工作”。当时我还年轻不懂事,非常痛恨父亲的这个做法,但现在我非常感谢他对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Del Rio。所以,如果现在我不当摔角手,我可以在墨西哥设计/建造房子。

哇咔咔~~~ 这孩子太逗了,都大二了,还想干这种傻事。不过,正因为他大二了,所以他才够胆量去干这种傻事,之前是迫于父母(尤其是父亲)的压力,但大学过后觉得自己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直接追梦去了。加西亚·马尔克斯也是这样,大学辍学,他读的是法律,直接辍学去当他的家去了,摊手。

回看我的大学,大一大二被虐得最厉害,每天为了上基础课疲于奔命,从上午8点上到晚上9点半,高中痛苦?高三痛苦?你试过大学一天上课,每周五天,不是固定教室每2个小时奔走于不同的科室/教学楼/校区么?我自己都觉得很神奇,到底是我怎么挤出时间来做作业和沉迷其它东西的。

关于建筑,很早就听说华南理工的建筑专业的本科是要读5年的,和读医的一样多。我身边也有读建筑的同学,大一大二的她们被虐啊~~~ 各种作业,各种模型。还有,读建筑是烧钱的,完成作业需要各种材料,为了增长见识需要看各种铜版纸的书籍,所有的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还记得我的一个好朋友告诉我,学建筑,首先你要买台很好的相机,那么你就可以不用买书,直接照下来解决了。还记得她跟我说她们不眠不休做模型的故事……当然啦,她是个非常热爱设计、建筑的人,跟ADR这个无心向学的小子有本质的区别。

回到那段文字,Dos Caras老爹不容易啊~~~ 他知道儿子从小崇拜他,从小就想入行,估计不是老爸逼着他不准进入,他高中毕业或者初中毕业就摔去了,但老爸的坚持总算让儿子有了摔角以外的一技之长。很多摔角手,尤其是墨西哥摔角手15岁左右就debut的,基本没读过什么书,的确,他们的动作可以很漂亮,但说到做人,说到学习能力,在学校多呆还是很有必要的。大学教会你的不一定是一技之长,当然,如果你大学毕业没有一个高精尖是你的不对,但我觉得,大学最重要的是教会你如何学习。为什么ADR 23岁才debut?大学毕业呗。我看的故事不多,但摔角手老爸居然禁止儿子入行直到儿子真真正正完成学业,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都说摔角手在家的时间不长,关心孩子们的时间不多,但Dos Caras这种正确坚决的政策震撼我了。他太明白当摔角手的辛苦,他太明白拥有除了摔角外一技之长的重要。所以他的两个儿子一个读建筑一个读法律。估计ADR的亲生弟弟现在也已经23岁+了,也完成学业了。他们是传奇的家族,但从细节处却透出了浓浓的亲情和人情味。再次感叹,Dos Caras靠着奔走表演,撑起一个6口之家(1老婆+2儿子+2女儿+自己)的温饱体面,同时又能在教育上到位,非常不容易。或许他很多细节没有到位(比如说他没教好儿子该怎么把胡子刮干净),但他真的教育好了孩子们该怎么做人,该怎么做个好人,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还需要奢求什么?这已经很厉害了。教育我这一切的,不是我爸,而是我妈。

Alberto Del Rio是被捧上天上的星星,但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采访里还有这么两段:

H:你是怎么把摔角训练融入到你日常生活的呢?

ADR:我乐于干这个,每天24小时,每周7天。我是个非常专业的摔角手,经常训练是迈向成功必不可少的:如果你要有所成,就必须下功夫,没有不劳而获的捷径。这是我的格言。从小我就我很努力,每天我都围着擂台转。这或许就是我在摔角尤其在这个对职业摔角来说就是NFL/NBA的公司成功的原因;如果你不曾到过这里,那么即便你在日本或墨西哥多么的出众你都不能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在墨西哥、欧洲、日本我曾经是巨星,现在,我在摔角界最大的联盟工作。所以,我一直都很努力,无论在台上还是在台下。

H:能给你的粉丝们来些建议么?

ADR:努力工作,正如我刚才所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每天都早起,像对待那就是你人生最后一天那样珍惜每一天,无论你的工作是什么——无论你是个酒吧招待,医生,律师,摔角手,跑步者,还是其它的什么——努力就好,因为不劳而获是浮云。

他们或许在编故事,他们或许在PS神马图,但我的经验告诉我,真能这么坚持绝对不会错。

所以,我明天早上必须的7点起床学习我的Rosetta Stone Español去,已经不能在拖了,必须行动起来!

PS:我昨天完成了绿白红版的VIVA ALBERTO。

2011-11
12

正式大囧版

By xrspook @ 23:59:43 归类于:烂日记

非常用心,最终却得到个令人巨囧的结果,试过么?我试过了,那种感觉不好受,但我还是要继续。

刻过不下5个ADR LOGO,大中小都有,但刻到好像第六个的时候我几近疯狂了。同样,从昨晚开始我就在为最后的黑色正式版标语冲刺,但结果却让人想哭。

昨晚,分别用了黑色、红色、蓝色笔试图在黑色卡纸上“留下痕迹”结果很悲惨,然后最后拯救了我的是最原始,我们学写字画画首先接触到的——铅笔!铅笔痕迹是黑色的,如果在白纸上,但在黑色卡纸上,铅笔对比其他颜色的水笔来说,它是闪亮亮的银色!

昨晚梦里就在想这事,我到底能不能保证自己不涂出界呢?上颜色一直是我的致命伤。

一大早起来,干完该干的事马上就进入重点环节。从中午12点多干到下午4点多,内牛满面。

从第一笔开始,我就叹气了,纺织纤维颜料无法盖过黑色卡纸!!!!!!颜色直接透过去了,即便我的颜料已经没有添加任何的涂料或者水作稀释。第一个字母是“A”,A的第一个斜面没涂完,我就找出了从前买下的丙烯颜料,但是,但是,但是,同样的方法,丙烯颜料居然比纺织颜料更加没有存在感,更透了~~~ 世界上还有更坑爹的事么?!这是最大路的两种,两种防水、坚固且鲜艳的颜料,已经不可能退回用水粉了,而且我手边也没有水粉,水粉不鲜艳,而且还容易“裂”。虽然才迈出第一步,我已经无可奈何了,错,错,错……

最终我还是坚持完成了,虽然从第一步之后我已经预知到它将会很失败。

黄色,被透过了,无论我涂多少层,你知道么,每一道线我都涂了不下10次了,但还是透过。白色,你能看出其中的不均匀,但透性没有黄色明显。绿色,算是最不透的了,但或许根本不是透不透的问题,是这种绿色在黑色上本来就不亮眼。橙色,跟黄色的情况类似,橙色同时也跟绿色类似,难以在黑色下存活。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的恐怖?!最后,为了让绿色和橙色凸显出来,我只好用白色的油漆笔勾边了。说起油漆笔,又是一件搞笑事,昨晚买卡纸的时候顺便看到了,顺便买了,那一堆里貌似只有金色和银色,我随便挑了个不是金色的,但回来才发现,原来那不是银色,是白色!至于黄色和白色的部分,我则重新盖上硬纸板图案,黑色油性笔勾边,否则,以我那上色技术,不可能不出界的。勾边,让颜色凸显了,让棱角分明了。但必须说明,油漆笔在吸水力极强的卡纸上很蛋痛,效果跟在报纸上画油漆笔差不多,存在感不明显,或许啊,用涂改液效果会更好呢。

正式版比测试版更蛋痛,而且是蛋痛很多,这情何以堪?!如果我不是先做了测试版而是一开始就做了这货,估计我要抱枕头痛哭去了,但起码,我曾经尝过甜头。

往后怎么办?我要就此放弃?

NO,怎么可能!

如果继续要黑色纸板的话,我还有3个选择:1、剪贴。用亮眼的纸,什么荧光的啊,什么闪亮亮的啊,剪好,往上一帖,嘿,一定木问题,如果还想有立体感我们还可以借助乳胶和卫生纸,想怎么立体就怎么立体;2、粉笔。粉笔这货最适合对付黑色了,作为学生多年的我们早就深有体会,特别是经历过黑色毛玻璃的90前;3、银粉。胶水一涂,银粉一洒,这是必须的华丽啊。

如果放弃黑色纸板我还能怎么着呢?1、用黄色的卡纸,操作如测试版,那么标语将只有2个眼色,但黄黑配,必须的亮眼,而且黄色是ADR的颜色;2、用白色的卡纸,等分3份,其中两份涂上绿色和橙色,接着在上面做继续做黑色图案,简单来说,就是在背景上做文章,把单纯的黄色变成墨西哥国旗的绿白红。

我今天失败了,但我肚子里还有很多点子等着我去尝试,在获取全面胜利之前我仍需加倍努力!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注定是一个经常杯具的小强!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