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
27

梦里的唱歌报幕

By xrspook @ 17:33:31 归类于:烂日记

在开始这篇之前,我看了几段话,很想吐槽,但还是算了,人生苦短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和别人斗嘴上。某些争吵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有些则只会让自己不爽,我一开始思考要为其耗费那么一点时间的,属于后者。正如今天下午我宁愿呆在检验室做检验也不去看神马关于感恩的电教片。电教片嘛,看神马反腐倡廉的还能让人惊讶一下,神马数目居然这么大,神马人员居然这么多,神马境界居然这么高,但那个关于感恩的,几周前我已经见识过一次,纯粹是一个很会吹的人在那里吹牛皮。坐在那里听他说会让你有种恨不得去把投影幕砸掉的冲动,那人可是一个境界非常高的吹牛大王。而这种事情跟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

估计是因为这两天一直在听Alejandro Fernández的歌,结果昨晚神奇了,我梦见了ADR在house show里当主持并跟着各种出场音乐唱歌报幕…… ←这孩子完全没救了!其实我并不懂AF在唱什么,但音乐本来就是不需要语言就能懂的东西嘛。从节奏,从力度就能feel出点什么。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老师强迫我们要有各种联想,感受神马音乐的意境。但那时,尤其是屁孩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大脑数据库里的东西极少,你希望我能感觉出什么来呢?即便我感觉出来了,但却无法用类似的事物或恰当的词语表述出来,结果还是徒劳。所以有时啊,我真的有点羡慕那些会做白日梦的人,我做梦可以,让我分心思考某事可以,但大白天的就在幻想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今天一个中午不停息都没有完成全部的刷屏,亚历山大!估计今天单天刷屏量一定会超过20篇!(因为现在已经20了……)

没有蓝天,铁灰的天空,再不然就是昏天黑地狂风大作雷电交加倾盆大雨。这个2013年的春天没有多少常规的潮湿却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其它。

不知道现在的人都在想什么,不知道老天爷都在安排些什么,反正我管不着,不理了。

2013-04
25

教路耳机驳线

By xrspook @ 18:02:4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觉得坐下后开始blog时视线模糊,今天我终于明白了,不是我身体出了毛病,纯粹是因为我做了一天很大灰尘的工作,而办公室的光线和实验室的光线不一致,我没适应过来。今天回办公室之前把眼镜洗了,因为洗把脸后发现重新戴回眼镜,完全的一片模糊。搞科学的有几个不用戴眼镜?戴眼镜那是诸多的不便!我们之前的那代人,戴眼镜会被笑话,但我们这代人,不戴眼镜简直就是奇葩。太多的学习太多的功课太多的电视太多的电脑,我们已经几乎忘记了在蓝天白云下各种嬉戏是什么感觉了。即便是运动,也大多是室内的,目的只有一个——出出汗,减减肥。本来运动是快乐的,但现在,早已变为纯粹的任务。

我的午饭晚饭三口米饭策略已经取得成效。在吃完饭3个小时之内我就会感到饿了,但饿饿不会死,从来不饿,到吃饭也不饿才是不正常。不饿就去吃饭,吃饭也变成了一个任务。

今天放了全新的一个Alejandro Fernández专辑到MP3里,因为MP3里的基本听烂了,下一首是什么我几乎都能猜出来(我不用随机播放),至于今天放的那个专辑到底叫什么名字,我还真说不出来,我只是看看哪个专辑的封面感觉好一点就放哪个而已…… 经过查证,今天我新放的专辑叫做VIENTO A FAVOR,是2007年的专辑。感觉还好,但没有哪首歌在我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也就是说我没有特别钟爱的曲子。

继昨天把耳塞不小心掉到水里后今天一个蹲下起立动作我强行把耳塞的线给扯断了!普通的线当然不会那么容易断,但那是我自己接的阴阳耳塞好不好,断的就在脆弱的接口处…… 幸好,我已经完全习惯如何接驳这玩意了,所以,也就10分钟的功夫。把耳塞接口处的电工胶布弄开,把线的外皮扒掉,把两条音频线用火机烧去绝缘层,然后用镊子刮到每丝铜线都光亮,把4根线分两组接起来(肿么接都无所谓,你不要一组的两个接一起就好了←你以为人家是白痴啊!),然后在接口处上点锡。用电工胶布分别捆好固定。为什么要上锡呢?在上次之前我是没上锡的,结果就是刚接线的那天效果很好,但过了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就会出现接触不良,感觉是我工作环境太恶劣,虽然缠了电工胶布,但还是容易各种受潮氧化,但上锡了,尼玛的被那个啥的地方必须的一直稳妥,效果棒棒。

这个工作周理论上还有3天才结束!

2012-03
21

终于被部分撤职了

By xrspook @ 19:52:1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被告知我不用再做“兼职的保管员”。关于我现实生活中的工作,头衔实在多,检验员、统计员、保管员,今年还差点把档案员也当上了。今天,我那个最虚有其表的“保管员”头衔终于被拿掉,这一刻,我等了3年+,从一开始我就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干那个,难道就纯粹为了填一些文字东西以及当有人来检查的时候分摊一点“背书”责任?检验有问题,我必须扛,统计有问题我必须受死,如果我填的那些表格或者“背书”有毛病,依旧是我的责任,我又不是科长,但我却一个人压了好些担子,这到底为啥?不要把自己当作female看,因为这个单位除了我以外没有一个female会被派去卸粮坑扦样,也没有一个female试过是连上2班12小时。开花结果会有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今天一边检验一边听Alejandro Fernández的Dos mundos: Evolución / Dos mundos: Tradición(2009),4小时+。我比较喜欢Evolución的部分,比较接近我平时听的风格,Tradición顾名思义,就是传统一点的了,传统没啥的,可能是我不太习惯,所以觉得传统那里的每首歌之间的差别不太大。暂时为止我最喜欢的是他的Se Me Va La Voz,我这小屁孩净喜欢这些小年轻风格,原谅我吧。正在下载Alejandro Fernández的另一个专辑A Corazón Abierto,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一紧,跟哥伦比亚版的Grey’s Anatomy同名!然后,当我找A Corazón Abierto肥皂剧的时候我震惊了,居然有一个墨西哥版一个哥伦比亚版,改编的编剧都是Fernando Gaitan!稍微留意了一下两个剧的时间,算是搞明白了,哥伦比亚版的先播(2010年),播了大概一年,结束了,然后墨西哥版开始(继续在哥伦比亚和墨西哥拍摄),现在仍在继续中,编剧没变,演员变了。囧翻鸟~~~

明天下午妇女活动,广州购物半天。说真的,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没什么要在广百买的,我宁愿到联合书店喝一个下午的咖啡看一个下午的书。有时我会觉得我妈的孩子生错性别了,如果我是个male的,很多东西都会更加恰当。明天还有至少7个样品要干掉,fight不能停的说,没有了下午并不意味着我会清闲,这只意味着我要为此把工作都超寻常地压缩到早上完成。这跟单位里其他female的处境截然不同,所以不要比,千万别。

今天我有冲动搞定RS第三级第一单元第四课哦,但这样的话,明天早上我干嘛呢?也睡懒觉么?

不知为啥这几天的学习心态如此具有侵略性。

2012-03
18

得来些辅助语法学习

By xrspook @ 20:11:59 归类于:烂日记

周末舒服地看个电影,然后悠闲地睡个午觉真舒服。

今天重新从书柜里挖出了《西班牙语自学课本》、《西班牙语初学手册》以及《初级西班牙语会话》,随便翻了翻,对这些“初学”、“自学”的东西,我已经可以一目十行30%了。起码,看《初级西班牙语会话》的时候,前三个单元我的句法是全部懂的,超过50个单词,我只有5个不到不认识。Rosetta Stone是有用的!翻翻这些书也解开了我单纯靠RS沉浸法所无法透彻了解的东西。的确,我们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们从来不理会什么语法不语法,说出来就是法则。不过,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开始学中文语法了,从小学学到初中!所以,由此可见,语言学习的低级阶段的确不需要怎么在乎语法,但如果要加深,不能逃避语法这些刚性死记硬背基础。所以,今天我拿起一本《初级西班牙语会话》翻看了起来,然后一直以来我都很困惑的东西算是有了个确切的了断,感觉好极了。看来就需要这样,RS主攻,其它辅助。

今天看了John Cena 2010年的电影Legendary,感觉还行,不是说John Cena还行,他的那个角色实在是味道严重不足。当然了,忙到发疯的John Cena能抽出时间拍电影已经算很奇迹了。主要是那个角色的深度不够,而且,作为一个前任All American,Cena的身材我感觉是过于壮实了。这是一个励志的经典美国英雄故事,至于那个英雄是电影里Cena的弟弟Calvin。乐观向上、善良好学外加有点羞涩的爱情故事。我是抱着看看到底业余摔跤是怎样的心态去看这个电影的,感觉还行。很久以前我就想看了,一开始是没有时间,然后有时间了,却没找到片源,今天终于看了,结了我一个心愿。

又到周末晚上,明天又开始新的工作周了。现在我的心情不错。

PS:今天在听Alberto Del Rio最喜欢的歌手的“最新”studio专辑,和大家分享——Alejandro Fernández – Dos mundos: Evolución / Dos mundos: Tradición(2009)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