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
23

语记你为什么要作死

By xrspook @ 9:11:59 归类于: 烂日记

语记的升级总是让我觉得摸不着北,比如现在最新版本的语记,无论我怎么设置软件,APP打开以后默认给我的列表都是全部信息,但实际上我想显示的只是默认的而已,其他文件夹里的那些是在某些场合才打开。所以到底那个设计者什么思路呢?把所有东西都摊出来,要用户从大量的资源里寻找他们想要的东西吗?我个人觉得把所有资料都全部摊开的这个思路是很奇葩的,因为我很认同某些阅读器那种上一次我在哪里打开这一次你就给我从哪里开始的习惯。那有可能是某个文章,也有可能是某个目录,而不是进去你就给我展示总目录。对我来说,语记这个APP里没有总目录这个概念,因为我从来都不会为日志设置标题,所以我看到的只是一大堆缩略部分。过去好长一段时间我都用语记记录我的日志,通常我都会删除前几天的日志,只保留最后三天。因为实际上用语记录入以后,我还是得把那东西复制到我的记事本进行校对、编辑,然后发布到网页上,语记只是日志生成的一个步骤,一个替代完全敲键盘的快捷方法。

估计会有人把语记当做是日记本,往上面不断的积累东西,要查找什么资料的时候也在上面,但随着语记不断的升级,其中有一个恶心的功能让人很烦恼的。每次你打开某篇记录,哪怕你根本没有编辑,但是只要你进去复制,然后离开,下一次再看这篇记录的时候你会发现最后的修改时间变了。这让人绝望,难道我每篇东西都不能打开吗?打开了就会改变最后编辑时间,而每次打开语记的时候,都会以一个全盘托出的方式给你展示资料,所以某个资料到底是什么时候记录的无法得知了,因为那不以一个我们所期望的方式记录信息。如果是在手机APP上打开,不按保存估计没有这个烦恼,但如果是通过网页端打开的,当我点开某篇日志的时候,会自动保存,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点开那个东西就意味着你编辑了。自动保存这个功能,很适合手残患者,但是手残患者也会有一个不小心把需要复制粘贴到别处的东西直接删除掉了,那该怎么办呢?网页端自动保存的功在这个情况下会让你很绝望,或许可以尝试一下在脱机情况下打开手机 APP,希望那里还能找到那篇东西,复制出来,在新的页面保存。所以我觉得自动保存这个东西最好还是让用户自动设置要不要这么干,而且自动保存也应该给予后悔药,比如说Notepad++就做得很好。我可以设置自动保存,但即便自动保存了以后,仍然可以继续撤回。对我这种手残患者来说,我觉得还是如果修改了,我亲自去按保存键比较靠谱,起码这能保证万一某一次我在网页端复制变成删除以后,我还可以直接把网页关掉,重新打开找回我自己的东西,而不需要在那里慌张。

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非常强大,但是发展到今天的语记好像已经不是从前我喜欢的那个样子了。

2021-09
11

稳定核心

By xrspook @ 12:40:06 归类于: 烂日记

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如果我的语记不升级,我在那个高版本语记里记录的东西在低版本的APP里看不到,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至今我都没搞懂,同样让我没搞懂的还有我在多个设备里面都安装了语记的APP,有些版本新一点,有些版本旧一点,旧一点的那些还好说,因为我显示的是默认的分类,但在新一点的那个版本,每次进去显示的居然都是全部内容,完全不理会我的分类,哪怕这一次我选择了,只显示默认分类,但下一次进去的时候依然给我展示全部,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一些最基本的功能反而变成了永远的bug。之所以不进行语记的升级,是因为旧版本一直都用得好好的,没什么问题,为什么要升级呢?让人纳闷的是,同样是安卓是的系统,有一些手机能用有一些手机不能用。我害怕某一次升级以后不能用了,所以如果现在这个版本用得还好,我不会主动去升级。之所以我最常用的那个手机里面的语记会升级,是因为升通常我都是顺便全部都一起搞了,没有特殊对待。之所以升级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其实我也走那种想尝试一下新东西。虽然那些所谓的新功能可能实际上根本不好用,又或者我根本用不着,但见识一下也无妨。

我好像已经在办公室坐了两个星期的瑜伽球。可能因为我比较矮,虽然我买的球是匹配我身高的,但如果我的气打太足的话,我会觉太高,所以如果要坐在球的重心轴上,我的脚碰不了地,碰不了地就意味着我肯定做不稳,但是如果不坐在那个轴上,我同样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保持平衡,所以挺矛盾。所以虽然说坐在球上,但很多时候我都是找个地方撑着借力,否则的话根本不能稳稳地一直坐在那里。

相比于坐在瑜伽球上,现在我更喜欢跪在瑜伽球上。还记得第一天晚上听说有跪在瑜伽球上这个操作以后,我尝试了一下,结果发现30秒都无能,哪怕颤颤巍巍,过几秒钟就找个东西平衡一下。感觉很累很累,整个人都在颤抖。现在已经根本没有了这种新手的痛苦。几天前我还挣扎着在上面连续个5分钟,一开始的时候还挺稳的,但越往后就越是需要找个东西摸一下保持平衡。昨天晚上,我跟我妈一起看电视,我一直跪在瑜伽球上,不知不觉就10分钟了。虽然过一段时间我还是得找个东西摸一下保持平衡。一开始的时候我得平展双臂找平衡,但越往后反而越稳,我甚至可以把手臂收回来。跪在瑜伽球上这个操作我发现必须得核心收紧。让你不痛苦的唯一方式是你的膝盖几乎跪在瑜伽球的重心上。你的大腿跟你的整个上半身要在同一直线上,且和地面垂直,当你的整个重心都跟球的重心都在一条轴上,你才有可能保持平衡。你的身体必须尽量和重心在同一条直线上,很多人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应该让小腿和瑜伽球完全接触,大腿跟瑜伽球成一角度,这样的话会让你跪在上面的时候非常的累,没过多长时间必然会颤抖得很厉害,因为大腿受的力实在太大了。明明不需要在水平方向上受力,却不得不把一部分力分在那个地方。在做平板支撑的时候,过一段时间,当你逐渐支持不住的时候,你就会颤抖。颤抖在平板支撑的时候可能只是比较难看一点,但颤抖核心不稳,这种东西发生在瑜伽球上会直接让你失去平衡摔倒。当你在瑜伽球上已经非常牛逼地可以保持住的时候,再去做平板支撑,你会发现原来颤抖这种东西也是可以控制的。

核心力量这种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呢?我觉得那是一个维持稳定性的一个重要利器。核心不稳,会出现一些过度的弯曲旋转;核心不稳,当你发力的时候,力可能不用在你希望的那个方向上。为什么直到大概近10年我才听说过核心这种东西呢?为什么我小时候的体育课上,老师从来没有跟我们强调过无论男女都必须重视这个东西呢?核心力量、核心稳定性上去了,做所有运动的时候你都必将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飞跃,但如果我是一个大胖的橘猫、是一个长期葛优躺的人,核心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结论就是:我们不能希望别人必定觉得我们做的事有意义,但我们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必须找到坚持下去的意义。

2021-09
9

口述blog

By xrspook @ 10:11:4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会觉得如果别人能对着摄像头不停地在那里说很厉害,但实际上每天我都拿着语记搞blog已经好多年了,唯一的不同之处在于我只对着手机讲话。我不需要在乎自己的表情、肢体语言,又或者其它东西。如果我对的不只是手机的麦克风而是麦克风加摄像头的话我就要在乎其它。纯粹对着麦克风,或者加一个镜头是没什么本质区别的。还有一个区别就是因为我用的不是付费版本的语记,所以我只能一段话接一段话录入,我不能一直说下去。如果我录制的是一个视频,我就不需要这样干,但如果没有停顿的话,我能连续不断地说吗?我不需要来些暂停来进行某些东西的构思吗?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需要说一段停一段造句,但慢慢地我已经养成了习惯,没有那个必要,只要在开始之前我想好话题,我就可以一直说下去。我不知道自己每天要说多少分钟,但是如果要完成1000字的话,估计5-10分钟是必须的。如果我不用说这个方式进行输入,而用敲键盘的方式,这将消耗我更多的时间。因为已经习惯了说,所以你要我纯粹敲键盘,有时候我会大脑短路,不知道某些句子应该怎么写。

之所以可以如此快捷地完成口述blog这个操作,得归功于科大讯飞的语言识别引擎。在科大讯飞还没有这么强大之前,我已经在用语记了,而在语记之前还是之后我也试过用讯飞的输入法,但发现那个的方便程度不如直接用语记,毕竟在用其他APP的时候,我觉得那个输入法真的很逆天,非常不适应。以前的语记是有离线识别功能的,虽然效果挺糟糕。讯飞输入法当时也是有离线功能,这两个东西虽然都在用讯飞的引擎,我不知道离线词典到底有什么差异,反正语记的效果会好一点。

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普通话准了,还是科大讯飞的AI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已经非常牛逼,所以即便我用正常语速去说,识别率依然非常高。以前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他们的引擎还不够强大,每句话我都得放慢速度说,于是说着说着我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句要说什么了。以前最让我头痛的是我说的时候语记在转圈圈,是说完一段以后,语记继续转了好久的圈圈,接着告诉我识别失败,于是那一段话就这么没了。要我重新回忆起刚刚说了些什么,而且要比较类似地重新再说出来,好为难我。有些时候情况特被糟糕,我甚至要把一段相同的话说上个3、4遍,简直让人崩溃。遇到那种情况的时候,我会直接关掉APP,老老实实地回到电脑前敲键盘。每天都要写blog,每天都要对着语记说,之前我会当天的日志当天完成,但现在我已经习惯前一天晚上完成第2天的那篇blog。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因为第2天有什么突发的事件而没有时间做。第2天我需要做的是把语记已经记录下来的东西复制到电脑上,然后进行进一步的校对,毕竟有些词语还是不准确,尤其是当我中文英文和其它外语混用的时候,又或者当我在说一些比较专业的词语的时候,语记会识别不出来。

现在的人喜欢用多媒体,比如说照片,vlog之类的去记录他们的生活,但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最原始、最长久、最稳妥的还是用纯粹的文字,毕竟文字体积小,到处放都无所谓。还有就是字里行间能表达出一些我觉得其它多媒体没办法表达出来的东西。多媒体你肯定得编辑,有些人是不后期处理前绝对不发图的,你得用滤镜或者特效之类,但实际上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表达纯粹的自己。

已经做了17年的文字blog,我依然觉得这很有意思,我会一直做下去。哪怕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写在纸上,接着用键盘敲到电脑里,然后是我直接用键盘敲日记,再到现在我通过口述记录日志,然后通过键盘去编辑。方法多种多样,但目的从未改变——用文字记录真实的我。

2021-03
30

没有,就是没有

By xrspook @ 8:34:49 归类于: 烂日记

终于语记从春节的红色色又回到了经典的蓝配色。我一直都不喜欢红黑色,因为我用的是暗黑模式,红黑出来的效果有点恐怖,而且他们做的暗黑模式好奇怪,鲸鱼商城你所有东西都会很暗很暗,效果就像直接在上面加了一块灰色的滤镜。他们要不要这么懒惰呢?那块滤镜做得过于明显,于是你连商品本身都看不清了。所以得出一个结论,他们做测试的人根本没想过用户会在暗黑模式之下访问那个商城,因为如果他们哪怕测试过的话,就会觉得他们现在做的效果实在完全不可以接受,又或者是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用的是苹果测试,于是他们不知道安卓上的效果很糟糕。不知道为什么,暗黑模式之下,我还是比较喜欢语记的蓝黑配色,大概因为蓝色才是海洋的感觉,才是鲸鱼的感觉,红色的鲸鱼那是因为已经熟了吗?不知道是不是我个人的偏见,我总觉得语记的红黑配色让我想起了某些恐怖的东西。理论上红黑也能做出喜庆的效果,但实际上,他们给我的不是那种感觉。他们什么都没改,只是改了个配色而已,我觉得挺难接受。所以是不是以后能有这么个选项,即便有春节的红黑皮肤,也可以让用户选择要不要更换。毕竟支付宝就是蓝色的,微信就是绿色的,无论过什么节,给钱的时候,他们依然是他们自己的颜色,不会把什么红色搞在上面,尤其是微信的logo,支付宝的logo或许还会为各种节日加上一点标语,但是微信一直都那样。在我心目中,语记就是鲸鱼,鲸鱼就是蓝色的,为什么他们要把鲸鱼变成红色的呢?红色底中的鲸鱼就像是在火山的熔岩里游泳,显然那是不合理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一个app的logo以及配色,我也可以吐槽这么久。

昨天同事告诉我今年单位又搞篮球比赛了,对上一次篮球比赛是2018年,为什么我会居然记得这个年份呢?因为那一年在路上我一直都在搞TOH,去的路上再搞,到达梅州在搞,回来的路上也在搞,但显然今年我不会搞了,因为科技上网对我来说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我已经没有出去瞎逛,然后把资源带回来的那种热心劲了,而且米叔今年的那部印度版《阿甘正传》也说不准能不能上映。那一年的夏天我一直忙于做各种预告片翻译,也记得那一年的圣诞,那部电影在印度上映,第二年的年初在中国上映。我把那个电影刷了三遍以后就没怎么留意了,也是在同一年,也就是2019年初,外婆去世。外婆在我把电影刷了三遍以后才去世,也正是因为她的离开,让我在刷三遍之后就再也没有对这部电影有太多的关注。另一方面是因为这部电影的排片很少,因为那个时段竞争很激烈,而且离过年没几天了。春节档的电影一上映,这部电影几乎可以这么说,很快就消失了,没在大家心目中留下什么印象就离我们而去。因为我记得外婆走的那年是2019年,所以反推一年上的篮球比赛是2018年。

2018年我们的三期已经开始,那一年我们把篮球场拆了,开始在原来篮球场的地方建一栋接待楼。三年过去,现在楼建好了,但是我们的篮球场还只是在我们的梦里。如果项目推进得快,估计明年篮球场能回来,但显然总公司的篮球比赛今年6月就要来,也就是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之后总公司的篮球比赛,我们单位里居然连一个篮球场都没有。这在其他直属库和直属单位是不存在的羁绊,哪怕工地再多。一个篮球场才占多少地方而已,有些工地里面甚至板房之中也会有个篮球场,但是我们400多亩地,有作业区有办公区也有很多工地以及很多空地,但是我们却没有留下一个篮球场给自己。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挺可笑的。领导很喜欢篮球,领导很重视篮球,但为什么年轻人招了一大批,却完全不为他们的激情留个释放的地方呢?我们没钱吗?我们没地方吗?我们没有很喜欢打球的员工吗?为什么我们就没有一个篮球场呢?正经事很重要,这谁都知道,但让来年轻人保持活力保持兴趣也很重要。中国要发展,但前提是中国人必须健康,要健康就必须得运动!

没有篮球场这种事在我的这一生中,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比如说初中的时候为了建那栋教学楼,但旁边的那块平房的征用又迟迟没有进展。我读的那个初中也是一个职中,一共6个年级,有1000多人,连一个篮球场都没有,体育课得拉到附近工厂的煤渣操场。现在我们单位才百来号人,没有篮球场是很正常的事。

我是篮球场的克星吗?

2021-03
29

手机架拯救世界

By xrspook @ 9:41:17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家里床上进行,语记的时候我终于不用用手拿着个手机。我可以先打开放在床上的小桌子,然后再放上一个可调角度和高度的手机架子,然后我就可以开始说了。那种手机架子,就是现在直播间里面直播用的那种款式。单位我先买了两个,第一个是白色的,第二个是黑色的,是同一家店买的,我觉得白色不错,所以又买了个黑色。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不敢买黑色。是因为怕可能黑色在灰尘大的地方比较容易脏,但当我买了一个黑色以后,我觉得无论白色黑色都很好,于是第二天我又买了两个放家里,一个我自己用,一个给我妈。最后那一次是一次买了两个,而且换了一家店,总的来说,比一开始买的那家每个便宜一块钱。当东西买回来以后,我马上觉得一分钱一分货。显然最后买的那两个细节处理得不好,比如某些明显是他们用双面胶之类的东西贴上去的部分明明零件都很匹配,但是他们就是贴歪了,显然没有认真贴。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这完全可以避免,又或者正是因为他们贴歪了,所以价格才会正品卖得贵一点而这些残次品卖得便宜一点卖。我不知道为什么评论里没有人吐槽这种事,大概因为那些都是刷单的吧。贴歪了我还可以把它贴下撕下来重新贴,但是伸缩杆比较松这个就没法救了,不过幸好通常我不会用到伸长这个功能。因为把杆伸长了,意味着手机就不稳了,我觉得用这种折叠式的手机架,手机的重心必须在底座的中心部位,否则当你点手机的时候就会出现摇晃,晃到你眼花。手机离你底座越远,晃的几率就越大,所以通常情况下我不会把手机架拉长,而且那根杆一直都要保持一个倾斜的状态,手机越大倾斜角度越大。比如说我的手机跟我的妈的手机倾斜度就不应该一样,因为我妈的手机比我的大。当然了,如果只是把手机放在架上,保持静止状态,什么角度都无所谓,能放稳就可以。就静止时的稳固程度来说。两家买的手机架都没有问题。别说手机,我试过把平板放上去也没有一点毛病,平板放上去无论是静止状态还是点的时候都没有问题。

之所以要买这种手机架,是因为我觉得自己左手的拇指好像某些角度的时候会疼痛,右手没那么明显,但是也会有那个感觉。之所以会这样,我觉得大概是因为通常我都是用左手拿手机,右手触控。我玩消消乐的时间通常很长,短则十几分钟,长的话可能连续一两个小时。有了手机架,我就没有了这种烦恼,我可以把双手彻底的解放出来,尤其是当我语记的时候。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应该把手机架高的原因是如果我不拿着手机玩的话,我会把那平放在桌面上,但是那样的话我就得低头,久而久之会对我的颈椎不好。有了手机架以后,我就无需低头做很多事了。我觉得我脖子痛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会含胸,如果我双手正在玩手机,含胸这个动作是必然的。当含胸持续时间达到一定程度,我的脖子就会开始痛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已经远远不是富贵包引起美观这么简单的问题了。

手机架这种东西很便宜,5块钱左右就可以买到,虽然不是那些质量非常好的,但起码够用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