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
28

隐藏的洁癖

By xrspook @ 9:45:05 归类于:烂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洁癖,但起码这种事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会很在意。在一些我知道肯定不能改变的环境,在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会主动去改变。比如说从前检验的办公室每次都是我忍无可忍的时候就去拖地了。也不管那是什么天气,哪怕是非常潮湿的天。我会把空调温度开到最低然后拖地。拖地那种事我绝大多数都会在我的搭档不在的时候进行,甚至有时我会把他撵去检验室,等我拖完地,而且地完全干了以后再让他回来。因为他从来不拖地,所以我把他撵走的时候他没有意见,甚至还有些乐意。但一旦和一些会主动去拖地和搞卫生的人“捆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依赖,因为即便我不去做,他们也会去做,虽然靠他们不如靠我自己。大概是因为被我妈唠叨了一辈子,而她又是那种非常严格的人,所以我对搞卫生这种事的要求也很高,因为随随便便地搞肯定会招来一顿臭骂。当我和那些会主动搞卫生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绝大多数时候会直接不搞,即便我不是很满意他们搞卫生的程度,但我会尽一切所能忍着,忍着那些我不太认同的成果,也忍着不自己出手。日积月累之后效果就会有点恐怖,因为估计别人心里也不爽,会觉得怎么只是他们搞而我一点都不干。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当我一个人住一个宿舍以后,我的行为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那种搞卫生的频率和范围简直超乎了我自己的想象。哪怕小学暑假的时候我妈给我的任务是每天都用抹布檫地板,虽然当时家里的地板也不多,但我所涉及的层面和范围远远都不够现在来得神经。从前是我妈逼迫着我必须做,而现在是我自己觉得得这么做。每天洗澡完以后都用水刮把挂有水珠的墙面、玻璃都刮一遍。每天拖地(房间、阳台、洗手间),每天都把挂衣服的柜门、大门后、冰箱顶、组合柜、书桌、床头柜、窗台、阳台的不锈钢护栏、阳台护栏下的台阶、铺在洗衣机上改版的纸皮、洗衣机的“衣服”全部都擦一遍,选择性擦的是阳台门和阳台窗。变态成什么样才会每天都做这些事?现在我搬进新宿舍已经超过21天(如果只算工作日,昨天整好是第21天!)。据说坚持21天就能养成习惯,我觉得自己的确养成全方位搞卫生的习惯了。但这种事我在办公室不会做,因为即便我不做别人也会做,如果我都做了,她们可能就不做,我心理不平衡。在家里我也不会做,因为我妈会包办一切,只有当我心血来潮的时候才会突然大搞一番。比如说今天夏天我把从前学生时代所有的教科书、练习册、各种卷子之类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全部都归类,该卖掉的卖掉。如果这种事不是我自己主动去做,无论我妈怎么要求,我都不会动手的。

我的自觉不是做给别人看的,反而有可能是你所看到的并不是我自觉的最高境界。在这方面,我藏得有点深。

归档:2017-12-28 PK

2017-12
21

鸡腿往事

By xrspook @ 9:47:5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下午招行的理财经理打电话过来,因为昨天是我的生日,他打电话过来祝贺一下是情理之中,而且快年末了,他问我要不要去拿个日历。其实我以为他还要提醒我26号有笔理财到期了,因为他之前做过类似的事。让我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问了一句有没有跟家人去旅行的计划。对其他人来说这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因为别人一到各种小长假黄金周之类的就往世界各处跑,但对我来说显然不这样。我没有这样的心,也没有和我一起去疯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旅游是件比较痛苦的事,长时间地“困”在交通工具上,可能是汽车,可能是火车,也可能是飞机,我就差没去过游轮被困在船上了。但实际上最让我痛苦的是不规律的作息,且不敢喝足够多的水让我的消化紊乱。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是在我小学三年级升四年级的那个暑假,妈妈带我去北京,那是小时候妈妈带我去的第一次长途旅行,去的时候坐飞机,回来的时候坐火车。出了火车站后我马上就要找厕所,那一个早上我的肚子都痛苦不堪。第二次是我工作了以后单位组织去云南,也是离开的那一天,那种想拉肚子但拉不出来的感觉简直要命,在上飞机之前我已经很痛苦,飞机飞行的途中我全程都半死状态。之所以那样是因为整个旅途四五天的时间里我都没有便便过。一个是因为时间紧迫,要经常赶下一个景点,另外一个是在非常规状态下我的肠胃就很难正常运转。每天过了某个特定的时点就再难排出。小时候我觉得旅游非常好玩,人人都说自己的梦想是周游全世界,我当时也觉得那样挺不错,但在经历了那两次以后,我已经心有余悸,所以我觉得自己有点畏惧长途旅行。旅游是件好事,但旅游不可能适合所有人。

吃晚饭的时候荤菜是炒鱿鱼或者鸡腿,我双拼各要了一些。在吃鸡腿的时候我回想起那次从北京搭火车回广州,当时全程需要1天半的时间。还记得经停武汉的时候妈妈和我下了站台,她给我买了个鸡腿。之后的肚子痛妈妈觉得可能是鸡腿导致的,但实际上鸡腿的卫生状况大概只是其中一个诱因,更多是因为我多日积累下来的祸患。为什么妈妈会在火车站台的小摊给我买鸡腿呢?大概她觉得我们已经在火车上吃了很多顿自带的方便面,所以要改善一下伙食吧。当时我很纳闷为什么其他人带的都是桶装的方便面而我们要带袋装,需要弄在自己的饭盒里才能吃,吃完还得洗碗呢。在往后独自搭火车去上海的路上我带的是桶装方便面。当时的北京火车站、广州火车站到底是什么样的我已经不记得了,那个武汉站的站台是怎么样的也不记得了,但我还记得那个鸡腿,虽然已经完全忘记了那是什么味道的。每当吃卤水鸡腿的时候我就会回想起当年武汉火车站台上的那根。我很偶然地遇到那个鸡腿,之前或之后妈妈都没有给我在路边小摊那里买过鸡腿。如果有一天我成为妈妈了,我也不会给我的孩子买那个,因为我觉得卫生很靠不住。大概当时妈妈觉得同事们都给他们的孩子买那些,我也来一根没什么问题。如果她当时不给我买,我不会发脾气赖死的,因为她平时就不会给我买,但她买了,所以当时我真的非常高兴。一根鸡腿就能换来满满的幸福感,想想都觉得非常神奇。

有一天我也要给我的家人出乎意料地带去他们很想要的东西。

归档:2017-12-21 呃…

2017-12
14

阴天遇上酷毙灯

By xrspook @ 9:32:36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几乎一个小时就醒一次,但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居然这样的状况早上醒来时觉得睡眠质量要比平时一觉睡醒还要好,起码醒来以后我没有继续想睡了。我觉得自己今天比之前几天早了几分钟起来,但实际上今天去吃早餐却比平时晚。即便是到办公室的时间貌似也跟平时差不多,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因为今天早上我磨叽的东西比较多?

住进新宿舍两周多,每天我都会拖地,可能一次,也可能两次。如果是周一我会中午就回去拖一次,晚上洗完澡以后再拖一次,平时则会在晚上洗完澡以后拖一次。连续不知道多少次,我都觉得拖完地那个水脏得要死,尤其是星期一中午,尤其是阳台区域。昨晚我第一次觉得房间里很干净,拖完一个大概10平方的房间我根本就不需要换水,因为我知道水一定是清的。所以我又把阳台也都拖了一遍再洗拖把换水。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昨天的湿度比之前大,虽然到处都是灰蒙蒙的,感觉空气质量一般般,不好的空气不容易扩散,但好处是等于周围都喷了水,所以灰尘不容易扬起来。很快就冬至了,冬至过后据说广州地区就会从干冷转变为湿冷。干冷也好,湿冷也好,从前我没有这个感觉,现在我觉得只要冷空气据说要来但实际上没来,天气就会处在一个阴天貌似雾霾的状态。冷空气一到,干冷万里无云也好,湿冷淅淅沥沥也好,那些混沌的东西就会彻底滚蛋。印象之中我小时候天气不是这样,到底是因为从前我没有认真观察没感觉,还真的是从前这些不存在呢?小时候的注意力会在写作业、考试以及看电视上,极少会看天思考人生,唯一让我有不同感觉的唯独是下雨,因为那意味着要打伞和湿鞋了。阴天是很正常的天气现象,但现在的阴天总会让我马上觉得空气质量不好。广州这边冷空气即将到来之前天气不怎么好,北方就更甚,因为他们冬天要供暖,而供暖大多仍需要通过燃烧不清洁能源实现。没有大风把那些脏东西吹走,他们的冷空气前夕肯定比我们糟糕。据说这个周日温度会降到最低只有6℃,不知道是真是假。温度高也好低也好,如果决定要出门还是要去的。

昨天我的酷毙灯终于送到。昨天我一共收到3个快件,酷毙灯估计是最后一个到的,也正是因为我觉得那东西昨天会到,所以昨天的早些时候我一直都没去保安室拿快件,直到晚上跑完10K我再去拿。那东西真的很小巧,比我想象还要小巧,22cm长的灯管只有手指那么粗,但却很亮,直接盯着那看非常刺眼,你能清晰地看到灯管罩里面的贴片LED。把灯条直接插在电脑USB口就能用,插在手机充电器插头也可以。送过来的配件3M双面胶是和铁片分开的,所以你可以直接把双面胶贴在墙上,然后再把灯管贴上去,也可以把双面胶贴在铁片上然后再让灯管两端的磁铁和铁片互相吸引。灯管很轻,灯管上的磁铁很强,所以只要找到铁灯管一定就能牢牢吸住。我把那一堆东西都带回宿舍,打算回去测试一下放哪里合适再贴双面胶。本来我的床就有个蚊帐架,那东西很轻,卖的时候吹的是不锈钢,但实际上昨晚酷毙灯轻松就吸牢蚊帐架的柱子了,简直完美!无论是吸四周的立柱,还是吸上面的横柱,一律都轻松稳当!幸好那蚊帐架是铁的而不是不锈钢的,否则我还得在墙上或者柜子上绞尽脑汁贴双面胶固定酷毙灯。现在我把酷毙灯吸在蚊帐架接近床头的一条立柱上,因为立柱是圆柱型的且直径不算太小,所以能吸稳,且可以让我随意改变灯的角度,免得那东西辣眼睛。货不对版的蚊帐架让我因祸得福啊啊啊~~~ 铁蚊帐架和酷毙灯简直就是绝配!这两个东西相结合比任何形式的床头灯都便宜实用。

生活中任何时候都会突然有东西成为你的阳光。

归档;2017-12-14 龙仔

2017-12
7

小猫小狗

By xrspook @ 8:50:3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吃完早餐散步的时候,看到树头有个猫。我叫了它一声,它吓了一跳,马上就窜到草丛里去了。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是一只小猫。我没叫它之前,它正在樟树底下,天真地看着天空,被我一叫吓了一跳。它蹿得很快,但是相比于我们这里的老鼠,它蹿得还不够快。小猫跑开后我又走了没两步就看到远处保安拉着晚上在码头上值班的小黑回来。小黑的鼻子就像我同事所说,铲地雷一上一样一路贴着地面走。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那条小狗发情了?因为据说我同事家的那条狗在那发情的时候,你带他去散步,就会一路就像踩地雷一样。但实际上我又观察了十几米,结果发现,他突然停下来,然后屁股一沉,原来他是在一路寻找便便的地方。其实我觉得挺纳闷的,为什么狗要找便便的地方找那么久呢?他们留下气味的时候完全就是看到一根柱子就过去,撒一点尿。如果是人,便便找个隐蔽的地方就可以了,在拉便便这个问题上,狗要比人挑剔很多。虽然那个拉便便的地方是狗精挑细选的,但是人却很难理解。比如在马路中央,又比如在人行道中央。如果他就喜欢拉在路的中间,为什么必须一定是那个位置而不是另外的位置呢?毕竟一条路那么宽那么长。狗的嗅觉器官跟人的不一样,所以,我们只是用视觉判断他拉在那里,但实际上狗不是用眼睛去判断的。如果我们要理解他们为什么得那么干,估计我们得有一个气味识别系统,把看不到的气味形象化变成可视的东西。然后估计我们就会发现,就像动漫《圣斗士星矢》里面瞬用的那个星云气流一样,原来气味是那那个样子的。

昨晚我终于没有很晚才开跑,但实际上开跑时间也已经晚上7点多。我完全可以再早一点,但是我却没这么做。昨天也是第一次我没有在新宿舍折腾出什么新玩意。因为我对现在的状况已经很满意。昨天唯一特别的是我在蔬菜跟猪里脊的那堆东西里面又加入了几条螺丝粉。螺丝粉完全没有味道。所以幸好只有那么几根,再多的话我肯定吃不下。如果没有肉类和蔬菜只有螺蛳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吃得下,番茄酱也好,千岛酱也好,都是有很高热量的,显然不合适,虽然加了那些东西后会好吃很多。所以难道我要往后我要加个牛奶进去煮?之前我从来没试过在螺丝粉里加牛奶和麦片,但估计这个组合会挺有趣,问题只是几乎没什么味道。所以往后估计我要把姜黄粉拿回宿舍。虽然姜黄粉也没什么味道,但起码有点颜色。但姜黄粉也不是完全没有味道,那种特殊的味道很难形容,光靠它自己表现力可能有点差,但是姜黄粉加上牛奶,我觉得真的是味道好极了。中国的医学博大精深,印度的香料也一样,顺手拿来就能煮出一锅美味的东西,就像中医一样,对外人来说貌似是随手一抓一把不知道什么草药,但就可以治百病。人可以学习、需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

昨天晚上我睡得很好,但是也做了个不算很好的梦。具体内容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其中一个主角是我的外婆。显然她出现的方式不是完全正常,但也不能说不正常,准确来说那应该是百岁老人的正常状态,虽然跟普通人有点区别。

归档:2017-12-07 Dhoom 3

2017-11
30

折腾柜帘

By xrspook @ 11:41:36 归类于:烂日记

不是说好今天开始,又有新一轮的降温吗?但是今天却是个让人出乎意料的晴天。有种让人喜出望外的感觉,所以如果今天有空,我会把鞋子洗了。因为天知道往后还有多少个这样的晴天。

昨晚我12点半才睡觉,原因是因为我又创下了我最晚开跑的记录,超过了晚上9点才去跑10K。原因很简单,我又去折腾新宿舍了,而主要内容是为新宿舍的组合柜搞两个帘子。因为前两周刚好把所有T都带回家了,所以我手边根本没有多余的布。收拾床笠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一个不用的枕套,那个东西已经用了十年,虽然真正使用的时间不长,但那东西会是什么一个效果,想想都会知道。从前也不完全不用,某段时间我的床上会有两个枕头,一个用来睡,一个用来抱。那个枕套装的就是我用来抱的那个枕头。纯棉的料子,花式还不错,但问题是早已洗得皱巴巴,而且上面有一些黄点。拿到枕套后,我比划了一下发现刚刚好,无论是高度还是长度。我把一个枕套拆开分为两片,一片用来做长形的帘子,一片用来做横形的帘子。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要实现这个功能,我们可以做很多东西。但是该用什么策略呢?即便打算好了用某个策略,那真的可行吗?一开始的时候,我想的在柜子两侧打两个螺丝,然后再布的两端缝两段绳子,然后直接把帘子张紧。但显然这样的话,张紧力度会不够,而且布的宽度要比柜子大。两边都转了一个90度以后显然张力就没那么好了。后来我打算竖着的帘子中间同一条绳穿过去,横的那个帘子除了两边张紧以外中间也来一个张紧装置。这样是可行的,但是,因为要做到很紧很紧,所以,本来横竖都正常的图案被我拉扯变形了。所以最终我还是放弃了在布上面直接做文章,我必须用穿绳的方法。做穿绳就必须先弄出一个套,然后绳贯穿其中。这就要考验我的针线活了。这个过程并不痛苦,很简单,因为只是一个平针。但这最简单的活,也最考验人,因为好长的一条,要怎么才缝得整齐呢?显然缝线整齐这种事我从来都没做到过。而之前之所以没看出来是因为平针是放在里面的,还要把东西翻出来。所以看不到明显的不整齐。帘子做好了,但是手边的绳子不多。准确来说只有两条,一条是鞋带,是那双凡客的帆布鞋我洗鞋的时候,不小心丢了一根,那一根是剩下的。另外一根是我从前做橡皮章的时候顺便买的麻绳。跟鞋带比起来,尤其是跟凡客的鞋带比起来,麻绳感觉实在太脆弱了,尤其是我把它们绕在螺丝上张紧的时候,我真担心它会断掉。最后出来的效果还可以,问题,只是那个整套其实已经洗变形了,而且我拆开的时候,有些部分是暴力操作的,所以并不整齐。棉布本来就不垂坠,所以用来做帘子,感觉会怪怪的。其实如果我懒得话,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我只需准备两个大夹子,分布在柜子两端,把布夹上,简单粗暴。但暂时我还不想那么做。当然我也有双面胶加透明胶的备用方案,那个会稳一点。如果封柜子用的是纸的话,透明胶加双面胶绝对是最佳方案,但问题是,我用的是布,双面胶胶透明胶就有点太过于一次性了。因为灰尘大,我觉得那个东西我过一段时间得拆下来洗。昨天跑步之前做出来的成品是我当时想到的最佳方案,但跑步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另外一种张紧方式,我可以用晾衣绳,那个东西绝对容易张紧,而且非常结实。作为遮挡的的东西,我可以随便找一件T,什么时候换都可以,因为那是非破坏性的,把绳子和T结合起来的装置是长尾夹。当然我也可以用塑料夹子,但问题那种东西如果需要还得买。这三种东西结合的好处是我可以随时拿下来洗。装紧装置,肯定靠谱。很简单很机动也很实用。小时候估计每个人的家里都有自己做的帘子,各种方式各种型号,无论是窗帘还是柜帘,但问题是现在要回想起来要自己家从前那些东西的模样,就会感觉各种有难度。

生活中从来不缺让你烧脑的东西。

归档:2017-11-30 双鹿

Page 1 of 5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