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20

试玩真空拔罐

By xrspook @ 18:52:39 归类于:烂日记

买了新枕头,也买了真空拔罐器。为了就是右边颈部肩膀的问题不再烦扰我。昨晚第一次用新的枕头,那是宜家家私的记忆海绵枕,有特定的弧线设置用来承托颈部。昨晚感觉没睡好,大概是因为没有拆开枕头的包装,塑料袋和藤枕席之间不断地发生相对滑动。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后背部的某个点有点酸。也不知道是不是枕头真的没有起到我料想的作用,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睡得有点神经病、太小心翼翼了。

相对于真空拔罐来说,枕头是谁都会用的。真空拔罐这东西之前我就很想玩一下,但一直没有机会,几天前发现24罐的才30块钱不到,为什么不买套来试一下呢?买回来以后我才发现,其实用不着那么多的罐。里面的磁针也不知道是怎么用的。反正对普通人来说,找穴位肯定找不准,所以有磁针跟没有磁针都没区别。接近今天中午快吃饭的时候,手头上的检验工作基本已经做完。所以就马上在肩膀上试验了一个拔罐,那大概是肩井穴的位置。我觉得那里应该是肩井穴,但实际上是不是我不知道。因为那在我背上而且我没有看着镜子去对照。第一次用这种真空拔罐,我实在不知道抽吸的力度到底要多少。所以一开始的那个位置,我只是吸到我觉得有感觉就没有继续下去了,后来发现,原来大概要抽到里面的小活塞不再发生移动才算可以。要做到这样到后期可能就得忍受一点疼痛。但是那个也是在可接受范围之内,一开始的时候你可能感觉比较剧烈,但只要稳住几分钟,往后就没感觉了。在肩井穴做了第一次,在足三里又试了一次。我总算领会到应该怎么操作。所以,当我在左边肩膀的肩井穴再次放置拔罐的时候,显然我就知道了该如何做得更好。下午我在大杼穴又试了一把,那一次一开始的时候感觉比较大我甚至要用左侧的竖脊肌去对抗那种不适,但就像练瑜伽一样,你到达某个极点,只要放松,然后忍耐力会自己提升上去,往后就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了,你又可以冲击新的极限。所以在天枢穴我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灌了30分钟。根据我第二天醒来酸痛的那个部位,我觉得那应该是右背天宗穴拔罐。但那个位置比较尴尬,因为背部的肌肉比较发达,虽然我的左手能到达那个位置,但只要我的右侧身体发生移动,可能惯就难以吸住了。而且那个部位,也不能像肩井穴和大杼学那样,再不脱衣服的前提下就能做到。

真空拔罐给我的感觉是无论是过程之中还是之后,那个位置都会有发热的感觉,而且还能持续一段时间,比如说,我是中午睡觉之前,对左肩膀的肩井穴拔罐的。平时中午睡觉我会越睡越冷,尤其是脖子的位置,但今天完全没有这种事,我睡得很死。跟往常不一样,我觉得,肩膀和脖子的位置在弱弱地发热。我没有研究过拔罐的原理到底是什么,但是那个操作,的确可以促进,局部的血液循环。拔罐可以把某个区域的肉吸起来,这就让我想起了肌效贴。肌效贴是长效的,需要好几天才能完成,而且粘贴胶布有一定的手法要求。最痛苦的莫过于撕胶布的时候。真空拔罐买回来以后如果你不暴力对待,往后几乎零成本。在加快血液循环和快速起效方面,拔罐比肌效贴更好。拔罐完毕以后,我觉得那一片的肌肉有种放松的感觉。所以如果能沿着经络一溜拔罐,估计会很过瘾。

这周的工作日已经开启,预计我需要连续上六天班。

归档:2017-07-20 龙猫

2017-07
13

撕掉结痂

By xrspook @ 14:37: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前天我已经发现结痂那里裂开了一道,昨天裂开的位置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3/4个。结痂是很坚硬的,但是里面刚长出来的皮却很嫩。如果我任由其不管的话,可以移动的结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戳破那很嫩的皮,造成二次伤害。结痂刚刚开始裂了一道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因为天知道那是因为伤口愈合了,所以结痂裂开,还是因为伤口里面感染,所以结痂裂开,这两种情况之前我都遇到过。据说从前用紫药水和红药水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外面已经结痂了,但里面还在发炎的情况。直到后来我知道结痂里面是干的,结痂裂开越来越大,已经能看到里面的小鲜肉了,我才终于觉得安稳。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两只手的多个伤口,居然是之前伤得最重的地方先开始把结痂撕掉。因为那个地方的结痂首先自动裂开分离。其它地方的结痂还都贴得紧紧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开始的时候,伤口的那个部分流出的组织液是最多的,一直保持在湿润的状态。难道湿润真的非常有利于伤口愈合?如果这样,为什么不开发一些凝胶状的半固体的涂抹在伤口上面呢?都说伤口结痂这种东西要等它自己剥落,而不是手动撕开,但是几乎每一次我都忍不住。出于职业习惯,一开始的时候,一些很细小的东西就已经被我留意到。显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那些东西。所以当手上有伤口的时候,我忍不住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去看,其实看不看都一样。如果双手是好的,我肯定不会去看。不只是看,我还像狗一样用鼻子去嗅。尤其上周当一只手在不停的流组织液,而另一只手几乎不流的时候。我总是嗅完这一次就嗅那一只,试图从气味上分辨出二者。正常来说,没有发炎的手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因为无论是碘伏还是那种很贵的抗菌敷料,都没有味道。如果闻到了蛋白质的味道,就意味着可能有麻烦了。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组织液还没有收干的时候,有些时候,那个伤口会有点味道,弱弱的蛋白质味,但有些时候却没有。一天之内,这种情况可能会出现交替出现。在消毒换药的前后,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我实在说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有细菌附着在组织液上,但那只是很表层,甚至只是液体表面的微生物繁殖?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那个味道即便组织液还没有完全收干,也会自动消失呢?这个东西很费解,我至今都没想明白。

昨天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小鲜肉露出来了,但问题是露出来以后,我又有另外的烦恼,因为小鲜肉太脆弱,所以,某些手指的动作会导致那里有不适的感觉。尤其是小鲜肉外围一圈的其它结痂还没有掉。硬邦邦的结痂和软绵绵的小鲜肉碰撞,会出来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与其说那是痛觉,不如说那是触觉。看到新长出来的皮就只有非常薄的一层,感觉一戳就会破的样子。昨天下午撕掉结痂后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贴上了止血贴,覆盖住那个柔弱的地方。然后在晚上洗澡之后,把它撕掉,因为基本上晚上不会有太多的动作。今天早上我再次贴上止血贴。记得上一次烂手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也不得不进行这个操作。大概这种事要持续一周或者以上。

时间是神奇的魔术师,一切都会好起来。

归档:2017-07-13 舞王

2017-07
6

烧软了

By xrspook @ 17:50:27 归类于:烂日记

身体太虚,连烧也发不起来。但是如果身体太好,指标还没出现异样,就已经觉得烧得整个人都晕乎乎,全身都酸软。昨天下午觉得喉咙不舒服,但纯粹只是那种甚至不会咳嗽的状态。想都不会想到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会发烧。早上4点多量基础体温,37.2℃,要是这个体温在平时估计还得加上个0.5℃或者以上。但是我还是爬起来吃早餐,然后继续睡了。希望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会好一些,但实际上不然。到七点多醒来的时候貌似那种晕乎乎的感觉比四点多的时候还要糟糕。七点多的时候量体温37.5℃。到九点的时候再量体温已经38.0℃。在七点多快八点时候,我吃了一支抗病毒口服液以及两粒红霉素。抗病毒口服液是家里本来就有的,而抗生素是前两天摔跤的时候麻涌医院开的。但即便吃了这两种药以后,我的体温还在上升。所以当时我决定还是得去一趟医院。

以最快速度换了衣服,公交车转地铁去到广医二院的时候刚好十点多一点点。我预约挂号的时段是10点到11点。在那个大屏幕前,我看了半天才终于发现我没有过号。之所以有这种纠结,是因为在普通医生那里居然有一个160多号的。但余下两个只是100零几号。找个位置坐下,等了一阵我才发现发热的要先探热。于是我就去护士台拿了个体温计。量体温的十分钟里,我看了无数次手表,因为天知道我会不会在那过程中就被叫号,但这种事最终没有发生。十点多再量体温的时候已经38.5℃。那个时候我觉得去医院这个决定实在太对了。但问题是按照一楼大堂的指示,38.0℃以上就要被分诊到发热门诊。我这样的体温该不会也会也被安排到那个地方吧。幸好这种事没有发生。全身酸软,整个人都有点模糊,只想有个东西靠着或者直接躺下。好不容易到10:45的时候终于叫我了。按照惯例先去验血。现在验血单有个好处就是那张单可以通过扫二维码用支付宝或者微信付款。所以总算做那个步骤的时候,我不需要去收款处排队。但问题是后来戳手指验血的那个地方相当多人。站在那条队上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完全站不住。不是因为我太兴奋了,而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整个人有点晃。到那一刻为止,从早上起床到那时我完全没有出过汗。

往后的事都按照一贯的正常步骤进行。什么拿报告回去找医生开药付款拿药。为什么开验单的时候可以用支付宝付款,但是拿药的时候却不行呢?其实我觉得如果他们一旦宝绑定了一个医疗账号后可以所有费用都从那里显示。你在不在那里付费提交是一回事,但是所有的付费都可以在那里显示。

在出门看病之前,我还想着可以之后和我妈一起去逛宜家和迪卡侬,但从医院出来以后我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而我妈也已经默认今天我们的行程已经结束,接着就赶紧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妈又买了两个馒头,我在公交车上啃了,然后吞下一片退烧药。大约中午12点半回到家,回到家的那一刻,我总算感觉很热,出了一身汗。把衣服换掉的时候开风扇,即便只是很温柔的风,还是觉得有点凉。接下来的事就是把医院开回来的药全部吞下,然后去睡觉。第一觉醒来,原来还不到下午3点,第二次再次醒来已经快五点了。

我两个星期累加起来的四天假期的第一天,在发烧中度过了。撞邪这种事真不知道是怎么撞上了,但是如果真中招了,你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

归档:2017-07-06 WWF

2017-06
29

继续纠结枕头

By xrspook @ 11:43:34 归类于:烂日记

每天我都希望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落枕会消失,但这个希望一直落空。每天早上起来你甚至觉得比前一天晚上还要糟糕。在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把很多时间都用在挑一个新枕头上面。到底是枕头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如果是我的问题,我应该怎么去解决?显然一直只是耗在那里等时间去修复一切是非常不靠谱的。第一天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按自己的手三里按得酸得不得了。以前我只知道足三里穴个概念,但原来还有手三里,而且那种酸痛感还会一直持续到手指尖。也不知道是按手三里起了作用还是怎么的。反正从第二天开始症状的确有点缓解,但第二天以后我就几乎没有按,所以那个挥之不去的余下痛感还在持续。星期一下午已经测试过跑步会加重这个,所以我也有预感。昨天的10K以后我也会有更想死的感觉。果然不出我所料。昨天晚上睡得不怎么安稳,今天早上醒来感觉很一般。昨天做了个奇怪的梦,不知道为什么去京东买东西的时候我的脖子就不会那么痛,但是去天猫的时候就怎么整怎么都痛。我也搞不懂买东西和落枕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大概是我的潜意识在发挥着神经病的作用吧。

本来只打算买个记忆棉的枕头,上网一搜发现原来最便宜的30块钱不到。我记得宜家家私最便宜的那款是99块钱。再看看小米的,他们卖的是乳胶枕头。推销的旗号为那是纯正的泰国乳胶。有两种款式,对颈椎支撑的高端款现在特价199,标准款现在特价149。于是这又让我进入了一个选择困难的境地,我觉得买个枕头要花两百块钱,那显然是太过分了。但想想都知道200块钱的枕头跟30块钱的枕头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个时候我会想起妈妈的那句话,不要把钱浪费在试验上面,买就得买合适的。过去,我的确做过很多尝试,希望用一些便宜的东西能替代掉价格比较贵的,但几乎最终结果都是便宜的我买了,那个钱花掉了,但最终我还是得买贵的。但我真的要买那个199的乳胶枕头吗?去宜家家私买他们99的不行吗?虽然现在我几乎已经默认那个30块钱的枕头不靠谱。因为我不喜欢软枕,而且夏天睡软枕,那绝对是热死的节奏。从图片看来小米的乳胶枕头不太软,从我实际的感受看来,宜家家私99块钱的枕头也不太软。那些所谓太空棉我感觉上不过是一个回弹性非常好的海绵。于是就可以想象如果海绵非常容易被压缩和回弹,那就意味着躺下去的时候一定整个头都陷进去。可想而知那种感觉会非常糟糕。从前我家的坐垫是高密度海绵的,不怎么容易变形,即便你用手指戳。但是这样的后果就是你会感觉有点硬邦邦,虽然坐在海绵垫上,但是那感觉不过比坐在木沙发上软一点点而已。

纠结来纠结去买什么枕头,归根到底就是在纠结该花多少钱买什么质量的东西。所以首先我得问自己我的预算是多少。能给出多少钱几乎就已经确定了能买什么质量的东西。纠结于高质量和低价位是完全不靠谱的行为,是在浪费时间。枕头这个东西估计我是非买不可了,但是最终我肯出多少钱我至今没想好。从前这个时候我都会找我妈谈谈,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没跟她说发生了这事。老人家的经验在这个时候是最有效的。

我想回家了,离开这宿舍、这张万恶的床。

归档:2017-06-29 Mangal Pandey

2017-06
22

这到底是什么问题

By xrspook @ 8:19:4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本来我的计划很休闲,但实际上却被突如其来的各种事占满了,比如说突然杀出来的装空调,又比如说3点多才打电话过来说修仪器,实际上4点半才到。要知道现在我们单位5点就下班了。

那种高端的东西,怎么可能一时半刻就修得了。如果容易修的好的话,在电话上估计他们就直接说出为什么会这样了。从昨天修仪器的状况看来,这种情况他们可能没有遇到过。“连接已断开,请重新连接”这句话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这一点都不简单。从一个外行人的角度考虑,我会觉得发生这种事是不是因为他们对机器设置了一个过载保护,运作一定时间或一定次数以后,就必须要求你进行保养,在那之前机器是无法正常运行。昨天来的工程师貌似是我见到过深圳派过来最专业的了。从他的样子看来,估计他也是苏州那边的一员,只不过是长期派驻深圳而已。几乎可以这么说,这个机器的面板几乎都被他拆掉了。先是拆了左侧的,然后是右侧的,最后连后面的也拆掉了。依旧没有发现到底是什么问题。当机器赤裸裸地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是一部复杂的小电脑。各种部件通过各种各样的线连接在一起。,排线得我觉得已经很整齐了。理论上你应该能分清楚谁是谁,但是你只能分出一大片,至于某个小片区里面的某条线到底是干嘛的,貌似还是很难猜。从那些线的情况看来,那些大概都是电源线,如果是数据线应该会用排线,排线的传输速度肯定要比一般的好很多。但昨天就我看到里面除了电线就只有网线。,网线不多,就两三条,余下的都是密密麻麻的电线,以来满足机器里各种元件的供电需要。工程师觉得大概是这个机器的继电器坏了。在奋战了三个小时以后,现场操作的工程师和他电话联系了工程师都放弃了。他们决定把机器拉回去慢慢研究,明天再把深圳的一台拉过来,先用着。算上今天即将拉过来的那台是已经是这个公司拉过来给我们试用的第三台这种仪器了。可以肯定的是这家公司的售后服务非常到位,而且人员非常专业,但问题是这台机器的稳定性貌似必须得有这样专业的团队才能搞定。一开始是门关不好,然后现在是没有发现是什么问题的问题。无论是制造商还是用户,大家都在摸索中前进。现在机器里的排线不算混乱,但相当的复杂,我相信如果这机器能有一定的市场,他们肯定会把一些东西组合起来。这样的好处是大大减少里面的复杂程度,但不好的是一块大板坏了,整个机器也就瘫在那里了,维护成本高。还记得从前的电脑里面也非常复杂,主板显卡声卡网卡一个都不能少,但现在显卡声卡网卡一律都集成到主板里了,事实证明这也没造成多大的问题。因为那些东西极少发生故障,即便是发生故障,通常也会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察觉了,主板被整个换掉。现在这台机器里也存在这个问题,比如说光是电源就两个,一个负责电脑供电。另一个负责检测部分供电。所以当出现连接断开的时候,电脑是运作的,但里面的检测软件则处在瘫痪状态。就是因为这样很容易会让人联想到会不会是他们设定了运行限制。但从昨天维修的情况看来显然不是那么回事。会不会是某个检测元件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设定了那个限制而他们不知道呢,这很难说。低端的东西都没有这个门槛,但高端的东西大概不会让自己坏掉的时候才提醒你我出状况了,而是提前就给你心理准备。

其实,我有点喜欢这般折腾。

Page 1 of 55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