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1
20

老字号小店还在

By xrspook @ 23:11:18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情这三年我一直在等待着某个机会说出行再也不需要报备,也不需要做核酸了,不需要因为去过某些地方,我要进行某些隔离。那么我也就可以去我想去的地方,我最想去的地方,应该说我最想回访的地方是佛山禅城区。我惦记着那里的老房子,也惦记着那里的美食,又或者说是老字号,又或者说是之前我在那里吃过东西的地方。

终于放开了,终于不需要报备了,终于不需要因为你去过某些地方要被隔离了,所以春节假期的第一天我就去了佛山。幸好我去的是年二十七,所以到处都很热闹,同时哪里都还没关门。让我发下心头大石的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些老字号都在,而且完全看不出受疫情影响的样子,他们还是老样子,为什么可以这么厉害呢?老字号的小食店都在,那些说不准是什么的眼镜店或者钟表店居然也都在,让我很震惊。东莞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但从广州的情况看来,小店死了一轮又一轮。以前是小店的地方,现在早就已经可能贴着正在招租,又或者直接换了个老板。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呢?大概的就是网红消费跟传统老字号的区别。当然,我去的那些老字号可能就历史上算起来不算太老,但起码人家也有几十年历史。现在我看到广州街头关掉一轮又一轮的,通常是那些这几年雨后春笋般爆发出来的奶茶店,还有一些零食店,又或者是一些做小本生意的各种小店。总的来说,那些经营了几十年的店,通常都屹立不倒。几十年的店为什么他还在,而别人都倒了,显然有他的道理。只要还能堂食,只要还能外卖,他们就可以生存下去。广州的小食店绝大多数都有外卖功能,但是我去佛山吃的那几个小店。我没见过他们准备好打包,外卖小哥在他们那里停留,没有专门用来放外卖的桌子。难道佛山的外卖业务并没有广州这么普遍吗?作为老广州人,其实我也不怎么习惯外卖,如果要去吃的话我会换个衣服然后下去,我不会躺在床上操作手机,然后等待外卖上门。首先是因为我抠门,因为还得付配送费这种东西。其次某些食物如果通过外卖就不是那个感觉了,比如说我们经常去吃的那家煲仔饭。煲仔饭的那个饭焦是必须用勺子挖出来才有感觉的,外卖的盒子怎么能吃出煲仔饭的韵味呢?如果吃的是蒸饭,或许还凑合着,但是再大冷天如果只用普通的饭盒蒸饭,送到的时候已经凉了。如果那是一家专门做外卖的小店,或许他们会做一些保温措施,但是如果那是一家主打经营堂食的店,他们真不会在那里花任何心思。煲仔饭做外卖显然不划算,也很难做到的,所以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有个食客说突然间想吃煲仔饭,于是就过来了。为什么老字号依然存在?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大家已经习惯了那个味道,很好那一口,去那里吃并不会在乎价格怎么样,而是觉得那就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不会眼花缭乱,不会选择困难症,直接穿上衣服就往那个地方奔,甚至不需要看菜牌有什么东西。老街坊老字号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人情味,也是一种信任。街坊不想老子好倒掉,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日常需要,老字号如果能撑下去也舍会不得丢弃那一帮多年来的捧场客。

真希望那些老字号能一代一代地传下去,起码在我有生之年都依然活着。

2016-06
10

小店带来的小确幸

By xrspook @ 21:29:00 归类于: 烂日记

出乎意料地,今天和我妈去了一家小店解决午餐,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多接近3点了。我是早上530吃早餐的,我妈是早上7点多吃。10点多的时候我一个人无聊逛华润万家的时候买了一盒1L的牧牌脱脂牛奶。10点多到下午接近3点我和我妈一直耗在去迪卡侬、逛迪卡侬和离开迪卡侬上。1L的脱脂牛奶难道就真的那么的厉害?我们都完全不觉得饿。饿是不饿,但副作用是我放了一个下午的屁。从前我试过某个下午喝完1L的全脂牛奶,结果是那个下午、晚上和第二天我都不停地放屁。原来不只是全脂牛奶那么牛叉,脱脂牛奶也很厉害!不过呢,之前那次我足足放了一天的屁,但这次到晚上放屁基本就结束了。我的副作用是放屁,我妈的副作用是直接轻泻。回到一开始,午餐(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下午茶?)是在前进路的辣辣寿司解决的。那是一家非常小的寿司店,价格基本上都是按件计算的,遇到小卷那种真的很难一个计算的就3个为一组。一件寿司的价格在1元到几元之间,单价最贵的寿司(手卷除外)好像是花之恋,5元。我们要了6个新香小卷(3元),2个鸭胸寿司(3元),一个鳗鱼三吃(共6个,每款2个,18元),一个招牌乌冬(13元)以及两杯玄米茶(4元)。合计41元,显然我俩都够了,如果再多喝两杯水的话肯定会感觉吃撑。招牌乌冬猪骨汤底,有3块吉列炸鸡扒,2片鸭胸肉、3片火腿、2片紫菜、一些海带及玉米粒。这个份量一个人吃绝对够了,才13元,如果是拉面的话更加只需12元,这些东西除非你在家里自己做否则在外面绝对吃不到。和大的寿司店不同,这家完全不起眼的小店今天算是给了我们一个不小的惊喜。前进路的辣辣寿司我以为只有一层,但进去以后发现他们原来还有二层。虽然一层只有几张桌子,从我们进去到我们出来的整个过程都保持了半满状态,除了我妈以外其他都是年青人,显然这个价位和出品在其它地方肯定没门。从前我和我妈也去过江南大道和南田路交界的小禾寿司,也是一家小店,但去过一次以后我们都觉得不会再去第二次了,但这个辣辣寿司或许我们还会有下一回。他们的拉面/乌冬几乎是每座必点。

购物广场、大品牌通常保证了品质,但我这里说的只是“通常”,生活中不经意的小遇见才是让人窝心的小确幸。

为了做好一个别人要求的面包昨晚我1130才睡觉,虽然11点过后我就已经处在半睡半醒状态,脉冲按摩器的定时成了我的闹钟。好不容易挺到了面包做好,好不容易等到面包稍微放凉,我赶紧把那东西装进保鲜袋然后睡觉去,但睡觉之前还得把小米运动的步数全部都同步刷新确认完成。晚上10点过后其实我已经困了好吗!昨晚把面包赶出来,今天再把面包送出去,我的端午作业就算完成了。除了我妈我的其它家人从未要求过我做这种事,被迫接受这种订单是第一回。昨晚的汤种面包感觉还不错,这是我第4次做汤种,汤种+后油法暂时我还没有经历过重大的滑铁卢。昨晚的牛奶糊化面粉我自感很到位,是这么多次汤种以来我最满意的。往后的操作都在意料中,唯一让我烦的是昨晚有飞虫,面包最后整型的时候有两次那玩意粘到我卷好的面团上了我不得不恶心地再掰出来。虽然我还不完全确定软面包要求的扩展面团应该怎样,因为我没放过一次黄油,但我完全明白恰到好处的面包面团在整型的时候和恰到好处的馒头面团的巨大差异,二者的软硬相差太远了好吗!!!直接发酵的面包面团太硬(跟馒头面团没啥差别,因为水量增加就会粘得一塌糊涂),老面或者说中种的面包我就没做成功过,现在汤种是我的唯一法宝,我用面包机做一个550g的汤种面包需要起码4个小时,面包机里总和面时间超过50分钟,发酵时间长短由温度决定,一次发酵用常温,二次发酵用面包机的酸奶档温度。

今晚我总算可以来一发早睡了。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