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
28

单位断网了

By xrspook @ 11:59:51 归类于: 烂日记

周六下午来了个突发情况,单位的网络断了。这意味着要通过那条中国电信的光纤与外界联系的所有都中断了。不仅仅是单位的主力光纤,连宿舍的那些也断了,所以中国电信到底是怎么了呢?这意味着单位的作业可以正常运作,但是我们在外面的人就没办法连回去了。那些留在单位又或者宿舍的人只能靠自己的手机网络跟外界交流,但幸好这次中断的只是中国电信,绝大多数人手机用的是中国移动,所以不怎么受到影响,但万一有一天中国移动的信号也被故意干扰了呢?那该怎么办?今年总公司为每一个直属库都配备了卫星电话,因为我们单位比较大,所以配备了两部卫星电话,这样的准备大概就是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吧。

没办法通过网络连回单位,意味着我根本没办法干活,所以好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终于不用周末在家里加班了,因为根本没法加班。但其实如果硬是要访问的话,还是有办法,比如说让单位的某台电脑连接手机发出来的热点信号,然后安装远程控制软件,接着就可以继续干活了。某些电脑上的确已经配备了软件,只不过缺少了一个人工给予的热点。但是真的有必要这么干吗?不知道电信的网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前段时间我们那一片区的工业用电中断了,找不出原因,折腾了起码两天以上才终于搞定。所以那几天里我们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发电机满足办公用电的,而这一次电信网络的中断要修多长时间呢?

要正常干活,对我们说,高压电以及网络都非常重要,在这两个问题上,我们到底有没有备用方案呢?比如我们通常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用一条主力的供电线路,但如果遇到了突发情况,我们没有没有备用的线路可选呢?哪怕那条线路只能给我们供应可能不到50%的电量,又或者供电时间做不到24个小时,每天只有10个小时左右,我们有这种选项吗?同样,在网络方面,一直以来我们用的都是中国电信的网络,但是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有没有确切的网络可以到达我们那里,只要启动应急预案,可以随时接入使用?至于费用,可以特事特办去处理。当然,无论是哪个网络都不会愿意让自己成为备胎。但是从大局方面考虑,这样不是应该更合理吗?但也有一个可能性,中国移动可能在那里已经具备了网络,虽然可能网络的稳定性没有中国电信那么好,但是中国联通在我们那一片的网络布局可能非常糟糕,所以如果找备胎的话,非常有可能是中国移动。从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角度考虑,这样的布局简直是他们不可接受的,但是从重要企业最基本重要功能的方面考虑,这样的布局绝对有必要。如果我们不是一个国企,是一个私企,会有这种双线的布局的考虑吗?如果是外资企业,他们有可能不这么双线布局吗?

这是因为我想太多了,还是因为这这种策略真的很有必要?不用加班,理论上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但是我却会为这个瞎操心,摊手。这些神马停电断网是低概率事件,但发生起来真要命。

2021-09
26

一晃就一天

By xrspook @ 8:45:26 归类于: 烂日记

天还没亮我就醒来过一次,天亮了以后好像云层比较厚,所以我纠结到底会不会是个晴天。7点10闹钟响起,云好像减少了,我看到了阳光,所以匆匆做完几个必定的任务以后我就爬起来,把空调被丢到洗衣机里洗了,因为我的计划是这个周六不回去留在单位,刚好应该是个晴天,所以我可以把床上用品洗了。把空调被丢到洗衣机以后,我继续爬回床上睡觉,迷迷糊糊之中我醒过来好多次。我用的是56分钟的强洗程序。大概56分钟之后洗涤结束,音乐响起。我再次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先去把抹布打湿,然后从洗衣机里挖出空调被,接着从抽屉里抓起三个大夹子,最后睡眼朦胧地爬到3楼的晒场。无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我们单位的人总是不太积极,所以如果不是前天晚上他们就把东西晾在那里,通常我都是第一个。果然晒场上面什么都没有。要在哪个杆子上晒,完全由我决定。

把空调被晒好以后,回到宿舍。把蚊帐、床笠和枕套都丢到洗衣机开始第2次洗涤。之前我试过很傻很天真地把这一床东西一次性洗,结果发现根本装不下。东西的确可以塞进去,但是加水以后好像有些地方没法泡到。所以在需要洗空调被的夏天,我只能分两次。如果没有空调被而只是一个棉被的被套的话我可以一次性。但问题是当我冬天要洗棉被的被套的时候,通常我都要先把棉被拿去晒一下,晒棉被的时候我不会吧需要换掉的被套拆掉,因为灰尘太大,我只会在被子晒好了以后才会把被套摘掉,换上干净的,所以即便当洗衣机的容量足够,我还是得分两次洗。

开始第二轮洗涤以后,我没有马上对床垫吸尘以及擦一下蚊帐架之类的东西,而是在地面上铺开垫子,又在地上躺了一下。当第二轮东西洗完以后我才继续搞卫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吸尘器的声音很大,我们那些人休息日肯定不会那么早起床,如果我大清早就在那里轰鸣,肯定又会被投诉。虽然他们不会真的投诉我,但是肯定会咒骂一番。如果我休息日的好梦被别人这般打搅的话,我也会这么干。

一个上午的时间,空调被就已经完全晾干了,其间我还去翻过一次身,翻身的时候我有点纠结,因为飘来了一块乌云。现在的天说不准什么时候会下雨,可能天气预报根本没有任何征兆,但一块云过来了,突然之间下个几分钟的雨是很正常的事。明明已经是秋天,理论上应该是秋高气爽,应该逐渐干燥。都说一层秋雨一层凉,但实际上现在下的雨跟盛夏的那些突然就下突然就停,而且下的时候会很猛,没有任何区别。所以我跟我妈都觉得今年我们过了这个9月就像是个假9月一样,从温度湿度和天气看来跟盛夏7、8月没有区别。

上午完成了洗刷刷,下午我本打算只是躺一下,结果一趟就躺了接近三个小时。没开空调,但关着门窗,前天晚上的空调余温还在,70%左右的湿度,28℃左右的温度,开着两档的风扇,居然不盖被子会觉得冷。

总觉得休息日在单位时间过得好快。事情稍微做一做,就耗费了好几个小时。躺在床上,睁眼闭眼之间也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我不是那种喜欢找乐子的人,所以平平淡淡其实挺舒服。

2021-06
22

专业点,行不行

By xrspook @ 8:54:2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断地去八卦各种新信息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话题,没事干的时候想到要写点什么都挺头痛,但是当话题多起来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该用哪个了。虽然无论哪一个,其实我都是很喜欢的。但是为什么选择这一个而不选择那一个呢?又或许我可以安排一下今天这个明天那个,但问题是时间一久了,感觉就不再一样了,所以我得趁着我还有感觉的时候写下来。如果我不断接收新的信息,我的话题几乎可以这么说,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怎么可能安排得过来呢?

星期天的晚上一直在纠结周一到底要不要上班?到底要不要三天两检,在单位怎么做到三天两检?最后我我还是去上班了,然后开始了所谓的宿舍隔离。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理论上说隔离,实际上早餐的时候根本没人理我,也没人打包,所以我只能堂食。午餐的时候我看到饭堂已经有很多人,所以我赶紧拿了打包就走人,下午快晚餐的时候才说隔离的人不应该出门,所以要找人负责处理隔离者的送餐问题。送餐其实不仅仅是送餐一个操作,你把东西拿过来,但实际上上一顿依然是会有输出,比如说盒子,比如说吃剩的东西。所以垃圾该由谁处理呢?只能是送餐的那个人了,但估计几乎所有送餐的人都没想到默认自带着一条,因为他们就只是按照指令完成上级的任务而已,完全没有从事实的角度出发去考虑,原来送餐还默认得收垃圾。垃圾不收行不行呢?那可是湿垃圾哦,剩饭剩菜是餐厨垃圾,余下的那个盒子是其它垃圾。餐厨垃圾不及时处理掉的话,那是挺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我相信在那些真正的隔离区域,比如说隔离酒店送餐是一回事,每天到一个点肯定也会有收垃圾这个操操作,而我们的人就只想到吃,而没想到收。

什么叫做三天两检呢?三天之内去做两次核酸吗?显然我们办公室的人就是这么理解的,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三天两检的意思是两次核酸检测的间隔期大于三天,也就是72个小时,所以如果我星期一上午检完核酸,最早的窗口期是星期四早上,而不是星期三。办公室根本就没算过,又或者说他们觉得就是这么整的,他们根本没有从这个词的定义上去理解,曲解了还觉得理所当然,正如他们对收到短信的人实际上要分情况考虑一样,纯粹瞎掰。为什么要三天两检呢?为什么要72个小时呢?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的潜伏期大概就在三天,而把这个东西设定为三天,肯定是保守估计的,你把这个三天缩成了两天有意义吗?在某些命令的执行上,他们过于严格,完全没有必要,但在另外一些上面则相当随意,明明错了也完全不知悔改。

如果不是我亲身遇到这样的事,大概我也不会上心,但是既然我遇到了,我就得认真对待,而他们的这种做法,让我非常上火。但是跟他们吵架又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默认凌驾于你之上,除非上面有个领导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要求他们必须改过来。万一上面的领导也不上心,那就只能呵呵了,而现在我们的状态就是呵呵。

单位的早餐时间是730-800,现在已经850,我的早餐还没到,送餐的人也没给我任何应答,果然渣渣!

2021-06
7

第二个周末

By xrspook @ 8:49:37 归类于: 烂日记

连续两个周末没有回家。周末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宿舍里,有些时候会去一下办公室。刚过去的这周稍微好一点,没那么热,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连风扇都不用开,但上周真的很闷热,所以我逃回办公室是因为真的热的不行了。但那个时候,虽然我只做了第1次核酸,但是依然是东莞疾控的盯防对象,所以能不到公共空间我就尽量不去。这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已经超过了东莞疾控要求的7天,实际上我可以在麻涌转一下,但实际上我没有。这几天单位工地的围墙在慢慢地拆掉,垃圾也在清理之中,所以我又可以回到那一片从前我很熟悉的地方。以前在单位跑一大圈就有1.6公里,后来现场那边不让去了,但是绕着办公楼前面的花坛一圈,也有那么300多米。但是就是因为工地不断扩张,最后我能跑的户外场地变成了直线折返一次只有200多米。这200多米里面还有一些区域是没有灯光的。那个时候大米加工厂的人还住在某个地方,他们那条狗从来都是不栓的。所以当我跑到那一片区域的时候,我是有点怕的。某次是那条狗直接追我了,于是我去保安室投诉他们。再往后我就没有在那里跑步了,转而买了台跑步机放在办公室。几乎每周我都在跑步机上跑,但是如果要反推什么时候我在户外跑过步,年我自己都已经彻底算不清了。可能2020年至今根本没有过吧。

周六我第一次一个人在拆掉围墙的库区里转悠,感觉很熟悉,也很陌生。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以前我们就是这么大的。陌生是因为那片地在我印象之中好像不是这样的,但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模样我不知道。还记得单位那块地很大,与其放在那里丢空不如做一些副业,比如说把那块地租给放车的。厉害的时候那块地上我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台新落地的小车,但是在放车之前,他们首先要把我们那块链烂地硬化了。我还记得地面硬化了,但是他们还没开始放车之前,某个值班的周末,我穿着李宁的新跑鞋在里面跑了好几圈。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是一双新鞋我不习惯,还是说我选的时间是在自己折磨自己。那块地上一点遮阴的地方都没有,我选择开始跑步的时间是早上9点多。所以那次跑步经历不怎么愉快,之后我就再也没溜进那块地跑了。那块地再租给人家不久之后我们库区建设又有了新的进展,那块地不得不全部要回来,搭工棚给库区的其它工地使用。

400多亩地的库区,这是一个很大的面积,但是可以让我跑步,可以让我安心跑步的区域却没能数出一个。于是我就变成了在办公室里、在跑步机上一边看电视或者电影一边跑步。这是一个无奈之举,但这样的好处是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外面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只要我想跑,我就可以。一开始的时候,在跑步机上,跑完步下来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云上一样软绵绵的、脚步有点虚,但现在已经彻底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大概现在如果你让我重新回到户外跑步的话,我会感到莫名的吃力。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跑步机上履带的助力。

如果不是微信上噼里啪啦不得不发的言,我一个周末真的可以不跟一个人说一句话。有时我觉得自己还真挺喜欢这种孤独。

2021-06
6

不能去添乱

By xrspook @ 9:53:2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去年武汉在解封之前,全城的人民一共做了多少次核酸,反正我是连续两周都各做了一次。接下来这个频率我可觉得会一直保持,可能得一个月?广州的核酸检测从一开始只是某个区域到一整个行政区,再到好几个行政区,最后到现在广州所有行政区。海珠区到昨天为止,已经全域做了第2次核酸。至于一开始发现新冠确诊病例的龙津路某小区,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核酸就不知道了。同样不知道的还有现在芳村区的两个高风险地区,除了完全禁止人员外出以外,他们是不是每天都要做核酸?不做核酸,无法排查,要等一个一个无症状变成有症状,治疗的时机就延误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无症状到底去过哪里。所以核酸检测的范围只能不断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扩大以后,会进而发现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这就像一个好像根本停不下来的死循环。离广州发现的第一例本土新冠确诊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流调的人员一直都非常努力,但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源头的说法。也正是因为源头没找到,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慌。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源头抓到了,现在我们做的那些事依然还是要坚持去做,因为从源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时间,发生了很多人员的流动。

上周五早上同事就转发了一个截图过来,说广州的某个医院的护士在发热门诊确诊新冠。那个护士在几个月前已经完成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接种,都是北京生物的。一个普通人接确诊和一个护士确诊完全是两回事。那个发热门诊离我们理论上下周将要去体检的那个医院直线距离不到300米。星期五晚上,单位的人居然还继续拉了个体检群,计划下周去体检。我马上那个就吐槽了,为什么我们非得去添乱呢?如果那家医院就是那么牛,不让我们改期的话我们不去那个医院不行吗?又或者是我们直接放弃今年的体检也可以啊。体检机构这么多,为什么要吊死在这棵树上?广州的很多体检机构,尤其是社区类的,已经全面停止。因为现在工作的重心是做核酸检测,做完核酸检测,这一波过去了以后,工作重点是接种疫苗。体检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找个靠谱的体检中心,在东莞、在广州都一样。现在广州都已经如此水深火热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人拉去那里?!在那里体检完以后,我们所有人的穗康码肯定会变黄。我们回到了东莞,广州疾控的人就头痛了,东莞疾控的人也很头痛。我们为什么非得制造这个麻烦呢?而且那个体检我们只是约了,一分钱都没交,反悔是绝对可以的。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只是在做普通的事,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但从大局的层面考虑,现在真的不适合去广州做这件事。我吐槽了一大轮以后,又过了一两个小时。负责人宣布了体检暂缓,具体时间另外通知(我不是和负责人吐槽)。

表面上我们是一些暴风雨以外的人,但是我们的亲戚朋友全部都在暴风圈里,我们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这个周末我依然没回家,下周就端午节了,感觉下周也很悬。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