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1

人与人

By xrspook @ 23:59:14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会想,要多长时间的谈话才足够呢?真说不清到底要多久。今天我昨天跟同学去看了一部电影,然后逛了半天,接着吃了顿饭,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散步回家。她是直接走回去了,我坐了一趟公交车,因为实在太远。除了看电影的时候,我俩一直都在说,好像永远都来不及把话都说完就得分开,所以可能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十天半月,东西还是说不完。不过,当我俩不见面的时候,我又会觉得可能我们没什么话特别要说。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听她说就好,但实际上我有没有全部都听进去,又或者是听着听着就开小差了,我不知道。

不是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化学反应。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但我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有些时候,我也会跟网友谈好久,但通常我们都是围绕一两个话题,但是和我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她任何话题都可以一直说下去。于是到了分手回到家的时候,我会莫名地感觉到自己有点喉咙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平时我是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我把我要表达的东西大部分都用敲键盘去解决了。我这辈子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那样可以一直说下去的人。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但起码不会有冷场。

回到家以后,一开始我只是想去看看单位的数据,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带出了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慌乱的问题。因为如果那个真的是问题,要解决掉就得付出我们前所未有的努力了。希望这不是问题,但是还是会让人觉得很恐怖。在提出问题过了接近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人出来答复。幸好那是虚惊一场。但与其说那是一场误会,不如说那是一个人为造成的事故。有些事情,明明只要你做到位了,别人就不会有那种担心,但就是因为他们想东西的时候不够全面,完全没有把一些因素考虑进去,所以造成了今天的问题。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大家都退一步只做自己的事。显然这次是一个衔接方面出现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在他们以外的局外人,尤其能看出他们的逻辑错乱。最恐怖的是,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这种事情是可以完全避免的,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当然也就不会去做进一步的措施保证这种事不会再发生。话说回来,这种事今年以来已经不只发生过一次了。记忆之中,这之前已经有两次,不过那些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但这一次实在太吓人。中国的那种先人情后规律的管理模式简直太恶心了。有些人懒掉一些步骤,另外一些人觉得我也不如一起懒吧。别人要懒,我不好意思站出来让他不那么做,况且这样我也可以一起懒,何乐而不为呢?人人都退一步只为自己着想而不按照规则办事,最后就导致了今天发生了让我慌得一逼的事情。或许这种事只是因为我太认真了,我没必要那么纠结,但如果我不认真不纠结,我就不是我了。这个单位应该很庆幸,他们还有一个会为他们的全局慌张的人,而这个人还不是他们的顶层领导。

或许有别的地方能让我的这种属性得到更好的发挥。

2018-11
6

没水

By xrspook @ 8:33:43 归类于:烂日记

周末开始,单位的人就在说宿舍没水,实际上办公室也没水,准确来说是生活区的用水全部不靠谱。这种事情发生不只一次了,每次变天都会发生这种事,但有些时候即便不变天也会这样。至于为什么,没人知道。可以明确的是这种事一再发生,到最后不知道怎么稍微没那么严重,于是也就没人去管。来这个单位的时候,我记得一开始我们用的并不是市政用水,好不容易都上了市政用水,但实际上并不比之前的好多少,因为会出现各种奇怪的事故,至于水的质量,我感觉跟从前没多大区别。这么大的一个单位,让我觉得很惊讶的是居然所有用水都是靠水泵的,楼顶没有蓄水池,所以一旦没水,就真的玩完了。我这边有些时候恢复了水,打开水龙头的时候你只会听到轰鸣,不时喷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出来。有水没水这种状态并不是一个时点说结束就结束,非常有可能是一天之内无数次在有水跟没水之间重复,于是每当有水的时候,又得放好长时间,水才稍微不那么黄,所以有些时候我们都不确定到底是因为那个水来的时候就是黄的,还是因为我们自己内部水管里的污物导致水黄。黄水的几率比清澈的水还要高。

昨天晚上,我本可以很早就睡觉,因为没什么安排,本以为今天才到我们本库区的秋普,但实际上昨天就把我的账本全部要走了,我连再次复核的时间都不用花在上面。因为大姨妈而且屁股痛,什么事都做不了,我只想早早的回宿舍洗个澡,早点睡,但是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单位的人才通知市政用水有问题,正在抢修,估计要两个小时。过了一个多小时,可能是来水了,但问题是我们生活区的供水有问题,所以供水了一段时间以后,我们自己又停止供水了。当我在单位的微信群里发了一句是不是我们今晚要当咸鱼的时候。管这个事的人回了一句旧宿舍一楼的水龙头有水,有需要的人可以去那里打。我那个去,单位生活区那么大,只有一个水龙头有水,想想都觉得这很疯狂,而且这证明了其实并不是没水,而是他们把供水的管道全部截断了。既然那个一楼有水,其他的一楼不需要水压打上去也应该有水,为什么就没水呢?所以我一直觉得这个单位的规划非常有问题。由此可见,估计那个有水的水龙头是唯一一个市政水接入而又直接输出的位置,其它地方的水管都必须连入某套管道,而这套管道一旦不加压,即便一楼理论上有水但实际上也同样没有。我去过办公楼的一楼,也去过饭堂的一楼,都没有,旧宿舍的一楼到房间没有钥匙进不去,无法验证有没有,但显然新宿舍的一楼肯定同样没水。其实这样没水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既然可以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不直接把旧宿舍的一楼空一个房间改造变成一个公共浴室?当其它地方没水,我们的生活区到出状况的时候,起码能保证市政接入直接输出的一楼有水。想想都觉得很疯狂,这是一个城市啊,这是在珠三角啊,一个水量丰富的地方!居然可以没水,而且不是一天,而是几天下来问题都没解决。如果这是在广州,估计市长电话肯定会被打爆了,但问题是这主要不是麻涌政府的问题,而是我们单位内部的问题。我之所以水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是因为我们单位管事的人都不住在单位。既然那并不关系到他自己的利益,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既然你不在乎我们宿舍里有没有水,那我也不在乎自己在哪个地方洗脸洗头洗澡洗衣服。

2018-09
27

回归麦片餐

By xrspook @ 9:13:17 归类于:烂日记

从昨天起,我又开始了自己的麦片模式,因为感觉晚上都吃单位的食堂,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食量,也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体重。在不需要如果饿了就坚持不下去做不了正经事的时候,我选择了回到一开始的燕麦片当晚餐,好长一段时间我都那么干,但是也有好几年,除了燕麦片以外我还有猪里脊或鸡胸肉加胡萝卜跟青瓜。这样的晚餐搭配让我过去几年体重都能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但是今年开始,我的体重又不受控制了。最让我觉得不可接受的是过去几个月即便从理论上说我的运动量更大了,但实际上体重上蹿得更过分。已经到达了让我觉得忍无可忍的地步,体重上升人就不想做运动,不想做运动体重就升得更离谱,我实在太明白这种恶性循环。

过去几个月,一周四个工作日晚上的其中两天要进行篮球训练,余下的两天用来跑步。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不敢选择麦片作为晚餐,因为无论是哪一项,饿着肚子去做显然都不好。吃饭的时候总希望分菜的师傅越慷慨越好,但实际上,当你站到体重秤上,发现数字又往上蹿的时候,你真心失望那个师傅分菜的时候吝啬点,那么自己就不会那么头大了。我不是那种会轻易吃剩饭菜的人,准确来说,这种事几乎没有发生过。因为分菜的师傅很豪爽,所以即便我饭量再少,吃下去的东西还是很多,油多盐也很多。所以今年体检我也有甲状腺结节了。去年体检,当大家都有的时候,我还庆幸自己还没有。晚上也在饭堂搞定另外一个让人不爽的地方就是把钱充到饭卡里,感觉很快就没了。单位的饭钱算是很便宜了,早餐一块钱,午餐跟晚餐分别是三块,从四块钱的消费变成七块钱,当然饭卡的余额就会快速消失。我不是那种自己吃过饭,当闻到别人饭菜香就毫无感觉的人。我是那种即便吃饱了还是能继续吃的人。所以如果我选择在饭堂开饭的时候跑步,每过一分多钟就路过一次,那种感觉真的很糟糕。别人在吃饭也好,师傅在做饭炒菜也好,那种香味飘过来对我来说是种折磨。虽然我能控制住自己不去吃,但实际上,我的内心还是想去的。之所以去饭堂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很懒,我不想自己做,去饭堂吃饭,通常10分钟,最多20分钟就搞定了,但如果在宿舍自己做,即便是煮个面条,等水烧开也可能花掉了10分钟。做的过程你还得担心如果边烧水边去做其它事,火力太猛那个水会烧出来,喷到到处都是,于是又得搞一番卫生。做饭的时候得搞卫生,做完以后还得洗,又得搞卫生。吃面条对我来说就是5分钟的事,吃5分钟的面条搞15分钟的卫生,太不划算了。但是如果在饭堂吃,吃完以后我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

虽然我已经毕业工作十年,但因为在这个单位,因为单位有食堂,所以我的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而且单位的消费居然比在学校还要低。还记得在华农的时候,他们的一碗瘦肉面3块钱,但是如果去吃个饭,也要个汤,3块钱是包不住的,起码得3块2。当然,如果去素菜的窗口2块2就搞定了,因为那些菜品每个1块钱,饭钱是2毛钱一两。如果没有了单位食堂,家里也没有了父母,我的日子要怎么过呢?大概我每顿都会白开水煮各种东西,蔬菜是这样,肉类也是这样。对我来说,家里可以没有酱油没有醋也没有食用油。别人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烹调方式我也能吃得下。之所以这样,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因为吃饭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很短暂的步骤。美味也好难吃也好,我也只是把它们塞进肚子里。又或者到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用烦恼这个,因为我会把自己寄托在老人院,老人院也是有饭堂的。

貌似我想的真的有点多了。

2018-07
11

不就是个阳台封闭

By xrspook @ 9:33:11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星期,终于宿舍的阳台又多安装了一块玻璃。我真搞不懂,只是封闭一个阳台,为什么那些步骤要拆散那么多次?首先装一个框,然后是按块玻璃,接着扇两扇窗户,最后是装纱窗。如果不是集体做这个工程,而是单独几间宿舍去做,我觉得那些工程队绝对能够在一个小时里搞定一套。但是,当这些任务变成要在一百多个宿舍里进行的话,就要拖上好几个月,每个步骤之间还间隔很远。一开始安装那个框的时候本以为我们已经看到希望了,但是,安装以后等那块玻璃又等了很久。理论上玻璃到了,无论是放在下面一整块密封的,还是两扇窗的玻璃,应该很快就搞定了吧。但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这些步骤在无极限拖长,拖得让人觉得没感觉了。之前或许还会问,什么时候才安装?什么时候才安装玻璃,但到了后来,甚至连问的欲望都没有了。如果一个小时就能搞定一个宿舍,一百个宿舍需要一百个小时,每天七个小时工作。14天两个星期就搞定了,但实际上呢,光是等待不工作的时间就超过了两个星期。昨天回到宿舍我检查了那个封闭的金属框打的玻璃胶,有些部分没有打,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那些位置打玻璃胶的枪很难到达。如果努力一下,我觉得是可以做到的,但现在他们没有做,我也不打算叫他们翻工了,我打算以后自己再找来玻璃胶,找单位专业人士动手。

那些玻璃胶也有个很郁闷的后续。回到宿舍我就搞卫生。在擦阳台瓷片的时候,我不小心摸到的那些东西,我开始以为那些应该干了,实际上还没有干,所以呢,抹布就沾上了玻璃胶,吸附住了。因为那些不是透明的玻璃胶,所以污渍很碍眼。不知道用什么洗涤剂才能把那个洗干净,反正一般的洗衣液是无能的。又或者我只能等它们彻底干掉后用物理手段刮掉。玻璃胶的风干需要一定时间,这个我懂。因为我自己也打过一些玻璃胶。所以当我昨天犯了错误以后就恍然大悟。为什么犯错误之前我就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呢?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他们安装那个框的时候理论上就应该马上打玻璃胶。这个玻璃胶应该是两个星期前打上的,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没有打,直到把密封的玻璃装上了以后才打胶。于是,这也就导致了昨天我搞卫生时的失误。那些玻璃胶留在抹布上很难洗掉,掉在地板上也很麻烦,地板上的玻璃胶我打算等所有东西结束了以后再用小刀刮。要不就是沾上的时候马上擦掉,否则的话只能到完全干透了以后再去处理。

我不明白办公室是怎么想的,让一个工程队进进出出宿舍起码四次,这也太不安全了吧,而且那些时间都是宿舍里的人不在的时候。如果他们要偷东西的话,一次也就够了。即便有四次的机会,也不会增加什么损失,但问题是,为什么要多给那三次机会呢?工程队施工的时候,相关的项目负责人应该去巡查跟进。与其说我们的人对工程队百分百信任,不如说我们的人真的是懒到了极点,根本去不看。阳台封了半块玻璃以后,感觉风显然没那么大了。风没那么大,灰尘也没那么大,但是对流就没那么顺畅。

这个单位的什么能让人放心的呢?!

2018-03
15

不就个三八活动

By xrspook @ 22:24:50 归类于:烂日记

明天原本说好是三八节活动出去玩。今天早上我们这里下了很大的雨,而且还是打雷的那种,于是组织者就怀疑明天到底能不能去,然后我们打消她他疑惑的念头,因为从天气预报而且是精准的时间轴天气预报看来,明天的天气不成问题。但后来我才意识到,其实她担心的不是天气,而是领导在OA上有没有成功提交同意。这种事我觉得真的非常搞笑,今天之前突然蹦出来说这一周去不了,可能要下周。好不容易确定了明天应该可以去,但今天下午下班之前又突然蹦出明天行程取消。原因是领导的确在今天下班之前都还没有加签。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三八节的活动,不只在三八之后才开始,别人三八的时候就已经在活动了,别人活动的时候从来就没有问过其他单位,他们要做些什么。然后他们就直接去了,也都从来不觉得他们的安排有任何的问题。而我们不只是在三八之后,而且还要问过所有人,他们做了些什么最终才做出我们的怎么样,这到底是什么决策?如果你根本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费神费事,直接给所有女员工半天假就好了。甚至那半天假根本不需要写假条或者上什么OA,直接口头就解决问题。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三八活动不可能没有的时候,蹦出来的居然是领导怕我们的活动触犯了什么条款。不就是人均几百块钱。如果不想花那么多钱的话,甚至只需要把我们拉出去大吃一顿肯定也能解决问题。但是我们的人做的是先问我们有什么需求,然后还问我们除了自己以外,还想让哪些家庭成员要参加,然后好一起报给旅行社。做完了这么一大堆以后,才到最后的写签报给领导告诉他行程如何价位如何。这种套顺序不是反了吗?不是应该一开始的时候就问清楚到底有多少时间经费是多少,然后再做后面的打算吗?有些人的三八节不放假,有些人直接发200块钱,也有一些单位抠门,直接送上一束花就算了。相对于他们来说,我们这种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而且还不停地折腾,这又算是什么呢?

不过单位的事情一拖再拖这也太平常了。因为从来都是这样的。在任何事情上都会发生一拖再拖这种事。几乎可以这么说,这是这个单位的特色所在。归根到底,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因为他们没有抓住最关键的步骤。有些人很懒,一拖再拖是他不想做,想别人帮他做。有些人做事情的时候没有抓住重点,只是在旁边一些不太重要的地方不断地折腾。这些事情日复一日地发生在我身边,我觉得很憋闷,但是又无可奈何。有时我会想,为什么他们忍得住天天都做这种傻事呢?大概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傻事。因为身边做傻事的人太多,于是我甚至不敢跟他们说,你们如果这样做可能会更好。因为说不定他们在故意装傻呢。

我是个很有脾气的人,如果明天活动取消,今年的三八活动,我宁愿选择不参加了。因为我觉得希望又失望非常糟糕。

Page 1 of 1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