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22

专业点,行不行

By xrspook @ 8:54:2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断地去八卦各种新信息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话题,没事干的时候想到要写点什么都挺头痛,但是当话题多起来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该用哪个了。虽然无论哪一个,其实我都是很喜欢的。但是为什么选择这一个而不选择那一个呢?又或许我可以安排一下今天这个明天那个,但问题是时间一久了,感觉就不再一样了,所以我得趁着我还有感觉的时候写下来。如果我不断接收新的信息,我的话题几乎可以这么说,根本停不下来,所以怎么可能安排得过来呢?

星期天的晚上一直在纠结周一到底要不要上班?到底要不要三天两检,在单位怎么做到三天两检?最后我我还是去上班了,然后开始了所谓的宿舍隔离。说就天下无敌,做就有心无力。理论上说隔离,实际上早餐的时候根本没人理我,也没人打包,所以我只能堂食。午餐的时候我看到饭堂已经有很多人,所以我赶紧拿了打包就走人,下午快晚餐的时候才说隔离的人不应该出门,所以要找人负责处理隔离者的送餐问题。送餐其实不仅仅是送餐一个操作,你把东西拿过来,但实际上上一顿依然是会有输出,比如说盒子,比如说吃剩的东西。所以垃圾该由谁处理呢?只能是送餐的那个人了,但估计几乎所有送餐的人都没想到默认自带着一条,因为他们就只是按照指令完成上级的任务而已,完全没有从事实的角度出发去考虑,原来送餐还默认得收垃圾。垃圾不收行不行呢?那可是湿垃圾哦,剩饭剩菜是餐厨垃圾,余下的那个盒子是其它垃圾。餐厨垃圾不及时处理掉的话,那是挺麻烦的一件事。所以我相信在那些真正的隔离区域,比如说隔离酒店送餐是一回事,每天到一个点肯定也会有收垃圾这个操操作,而我们的人就只想到吃,而没想到收。

什么叫做三天两检呢?三天之内去做两次核酸吗?显然我们办公室的人就是这么理解的,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三天两检的意思是两次核酸检测的间隔期大于三天,也就是72个小时,所以如果我星期一上午检完核酸,最早的窗口期是星期四早上,而不是星期三。办公室根本就没算过,又或者说他们觉得就是这么整的,他们根本没有从这个词的定义上去理解,曲解了还觉得理所当然,正如他们对收到短信的人实际上要分情况考虑一样,纯粹瞎掰。为什么要三天两检呢?为什么要72个小时呢?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的潜伏期大概就在三天,而把这个东西设定为三天,肯定是保守估计的,你把这个三天缩成了两天有意义吗?在某些命令的执行上,他们过于严格,完全没有必要,但在另外一些上面则相当随意,明明错了也完全不知悔改。

如果不是我亲身遇到这样的事,大概我也不会上心,但是既然我遇到了,我就得认真对待,而他们的这种做法,让我非常上火。但是跟他们吵架又没什么意义,因为他们默认凌驾于你之上,除非上面有个领导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要求他们必须改过来。万一上面的领导也不上心,那就只能呵呵了,而现在我们的状态就是呵呵。

单位的早餐时间是730-800,现在已经850,我的早餐还没到,送餐的人也没给我任何应答,果然渣渣!

2021-06
7

第二个周末

By xrspook @ 8:49:37 归类于: 烂日记

连续两个周末没有回家。周末的大部分时间我都待在宿舍里,有些时候会去一下办公室。刚过去的这周稍微好一点,没那么热,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连风扇都不用开,但上周真的很闷热,所以我逃回办公室是因为真的热的不行了。但那个时候,虽然我只做了第1次核酸,但是依然是东莞疾控的盯防对象,所以能不到公共空间我就尽量不去。这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已经超过了东莞疾控要求的7天,实际上我可以在麻涌转一下,但实际上我没有。这几天单位工地的围墙在慢慢地拆掉,垃圾也在清理之中,所以我又可以回到那一片从前我很熟悉的地方。以前在单位跑一大圈就有1.6公里,后来现场那边不让去了,但是绕着办公楼前面的花坛一圈,也有那么300多米。但是就是因为工地不断扩张,最后我能跑的户外场地变成了直线折返一次只有200多米。这200多米里面还有一些区域是没有灯光的。那个时候大米加工厂的人还住在某个地方,他们那条狗从来都是不栓的。所以当我跑到那一片区域的时候,我是有点怕的。某次是那条狗直接追我了,于是我去保安室投诉他们。再往后我就没有在那里跑步了,转而买了台跑步机放在办公室。几乎每周我都在跑步机上跑,但是如果要反推什么时候我在户外跑过步,年我自己都已经彻底算不清了。可能2020年至今根本没有过吧。

周六我第一次一个人在拆掉围墙的库区里转悠,感觉很熟悉,也很陌生。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地方,以前我们就是这么大的。陌生是因为那片地在我印象之中好像不是这样的,但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模样我不知道。还记得单位那块地很大,与其放在那里丢空不如做一些副业,比如说把那块地租给放车的。厉害的时候那块地上我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台新落地的小车,但是在放车之前,他们首先要把我们那块链烂地硬化了。我还记得地面硬化了,但是他们还没开始放车之前,某个值班的周末,我穿着李宁的新跑鞋在里面跑了好几圈。也不知道是因为那是一双新鞋我不习惯,还是说我选的时间是在自己折磨自己。那块地上一点遮阴的地方都没有,我选择开始跑步的时间是早上9点多。所以那次跑步经历不怎么愉快,之后我就再也没溜进那块地跑了。那块地再租给人家不久之后我们库区建设又有了新的进展,那块地不得不全部要回来,搭工棚给库区的其它工地使用。

400多亩地的库区,这是一个很大的面积,但是可以让我跑步,可以让我安心跑步的区域却没能数出一个。于是我就变成了在办公室里、在跑步机上一边看电视或者电影一边跑步。这是一个无奈之举,但这样的好处是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外面刮风下雨还是艳阳高照,只要我想跑,我就可以。一开始的时候,在跑步机上,跑完步下来的时候我会感觉自己好像踩在云上一样软绵绵的、脚步有点虚,但现在已经彻底不会有这种感觉了。大概现在如果你让我重新回到户外跑步的话,我会感到莫名的吃力。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跑步机上履带的助力。

如果不是微信上噼里啪啦不得不发的言,我一个周末真的可以不跟一个人说一句话。有时我觉得自己还真挺喜欢这种孤独。

2021-06
6

不能去添乱

By xrspook @ 9:53:26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去年武汉在解封之前,全城的人民一共做了多少次核酸,反正我是连续两周都各做了一次。接下来这个频率我可觉得会一直保持,可能得一个月?广州的核酸检测从一开始只是某个区域到一整个行政区,再到好几个行政区,最后到现在广州所有行政区。海珠区到昨天为止,已经全域做了第2次核酸。至于一开始发现新冠确诊病例的龙津路某小区,他们到底做了多少次核酸就不知道了。同样不知道的还有现在芳村区的两个高风险地区,除了完全禁止人员外出以外,他们是不是每天都要做核酸?不做核酸,无法排查,要等一个一个无症状变成有症状,治疗的时机就延误了,你根本不知道那些无症状到底去过哪里。所以核酸检测的范围只能不断扩大。核酸检测范围扩大以后,会进而发现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这就像一个好像根本停不下来的死循环。离广州发现的第一例本土新冠确诊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流调的人员一直都非常努力,但至今都没有一个确切源头的说法。也正是因为源头没找到,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的恐慌。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源头抓到了,现在我们做的那些事依然还是要坚持去做,因为从源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多时间,发生了很多人员的流动。

上周五早上同事就转发了一个截图过来,说广州的某个医院的护士在发热门诊确诊新冠。那个护士在几个月前已经完成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接种,都是北京生物的。一个普通人接确诊和一个护士确诊完全是两回事。那个发热门诊离我们理论上下周将要去体检的那个医院直线距离不到300米。星期五晚上,单位的人居然还继续拉了个体检群,计划下周去体检。我马上那个就吐槽了,为什么我们非得去添乱呢?如果那家医院就是那么牛,不让我们改期的话我们不去那个医院不行吗?又或者是我们直接放弃今年的体检也可以啊。体检机构这么多,为什么要吊死在这棵树上?广州的很多体检机构,尤其是社区类的,已经全面停止。因为现在工作的重心是做核酸检测,做完核酸检测,这一波过去了以后,工作重点是接种疫苗。体检这种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找个靠谱的体检中心,在东莞、在广州都一样。现在广州都已经如此水深火热了,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人拉去那里?!在那里体检完以后,我们所有人的穗康码肯定会变黄。我们回到了东莞,广州疾控的人就头痛了,东莞疾控的人也很头痛。我们为什么非得制造这个麻烦呢?而且那个体检我们只是约了,一分钱都没交,反悔是绝对可以的。从我们的角度考虑,我们只是在做普通的事,做着我们应该做的事,但从大局的层面考虑,现在真的不适合去广州做这件事。我吐槽了一大轮以后,又过了一两个小时。负责人宣布了体检暂缓,具体时间另外通知(我不是和负责人吐槽)。

表面上我们是一些暴风雨以外的人,但是我们的亲戚朋友全部都在暴风圈里,我们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这个周末我依然没回家,下周就端午节了,感觉下周也很悬。

2021-04
17

就是打不着火

By xrspook @ 19:24:56 归类于: 烂日记

先后买了两个增压花洒,结果在家里都是用不了,因为家里用的是燃气热水器,而我妈又经常会把家里水的总开关不开到最大,所以只要其他水龙头开水燃气热水器就无论如何打不着火。即便打着了火一直在用,火也会马上灭掉。我买的增压花洒,完全没有什么高端的东西,纯粹是喷水的那个面板用激光打造,所以孔很小,正是因为孔很小,所以要把水喷出来,就得有一定的力。大概正是因为孔很小,所以阻力也很大,连上同样水压的水以后喷出来的水要比之前在用的那个花洒强很多,喷出来的力度很大,也喷得很远,但问题是燃气热水器无论如何都打不着火。我买第1个的时候觉得会不会是因为花洒太大里面储水太多,所以压力过大呢?于是我买了个很便宜的,除了花洒头那个面板跟之前那个是一样的以外,其它都是最廉价的。结果之前贵一点的花洒头我放掉一点水还能打着火,但便宜的那个彻底完全打不着。这两个花洒头没有一点问题。之所以我要换掉之前的是因为现在用的那个是方形的花洒喷水的面板没办法拆下来清洗,里面如果有沙的话,就会导致喷出来的水柱岔开乱飞。虽然相对于单位来说,家里的水很干净,而且洗水池也只是间歇性偶尔发生的事件而已。单位说不准什么时候出来的水就黄了,又或者里面夹杂着沙子,不知道是单位自己水箱有问题还是来的那些市政水已经有毛病,又或者是我们自己加压的那套装置里面脏得无以言表。水池洗过、市政的水无法改变,但我们间歇的黄水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所以单位用的那个花洒头面板必须是可以拆卸的。单位那个花洒头我用了一年多觉得很好,所以决定要给家里也换上,结果买了同款回来发现燃气热水器打不着火,结果我把那条燃气热水器的进水管拆了下来。发现里面的确有些脏东西,但是拆下来以后,却无论如何装上去都漏水,所以那天晚上我又不得不去买了两条管,一条是软管,一条是波纹管,因为我不确定那条波纹管会不会跟之前那条一样装上漏水,结果买回来的那条管软管连上去没问题,但我妈说那东西不耐用,波纹管买回来的确是比原来的波纹管短一点的,但是我却没料到。居然就差那么不到两厘米,太短没用,所以最终我妈把新买回来的那根波纹管的垫片拆下来,用在旧的那个上面,总算旧的那个终于安装了回去且不漏水了,但是经过这番折腾以后,燃气热水器依然没办法在新花洒头装上以后打着火,于是前几天我又买了另外一个超级简便式的,最后发现依然不行。

在用燃气热水器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原来那个东西水压不够的时候是打不着火的。在用这个热水器之前,我们用的是液化石油气的热水器,接着是电热水器,之前那两个热水器都没有因为水压过低而找不着火的问题。还记得没搬到这个家之前我家的热水器连的还仅仅是一条管,因为上面的花洒头坏了。花洒头坏了,但爸妈居然没想过要买个新的,于是我们一直都是拿着那条花洒的管子洗澡。

燃气热水器这种东西被设置为水压不够就无法点火,这完全是出于安全的原因。但是现在市政的水压都降下去了,如果不是自己外加加压泵的话,住在3楼以上的人家难道就没办法用这种热水器了吗?

2021-04
10

为什么是号召而不是强制

By xrspook @ 22:49:24 归类于: 烂日记

前两天单位的一把手居然号召大家去打新冠疫苗,他自己已经打过了。在他宣布这件事之前,我已经打过新冠疫苗,几乎可以这么说,在放开可以打新冠疫苗以后,我第一时间就去了,倒不是因为我真的很怕死,而是因为我觉得新冠疫苗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强制性要求。与其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不如自己走在前面。我预约的时候,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将要打了新冠疫苗是哪个厂家哪种型号的。预约得靠抢,我可以预约到某个合适的时段以及某间自己可及的医院已经很不容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会不会主动去挑选疫苗的型号呢?我知道新冠疫苗需要打,而且打的一定是国产的新冠疫苗,但是哪个厂家的好,哪种疫苗比较好,我一窍不通。从预约的界面看来,估计在广州打的那些疫苗都是一个型号一个厂家的,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除了这个厂家以外的疫苗又去了哪里呢?打完以后我才知道我打的那款疫苗是灭活疫苗,但是跟中国送到外国的那些不是一个厂的。广州打疫苗的地方,貌似用的都不是出口的那个牌子。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呢?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知道哪个好哪个不好,即便我知道,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把那些别人觉得好的用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单位的一把手号召大家去打疫苗,而不是总公司下一个文件之类的要求,让全体员工只要身体合适就必须打疫苗呢?打疫苗这种事,应该单位去预约集体去接种。我们只是一个百来号人的单位,分几批去接种完全是可以的,因为人数太少,所以医院肯定不会派专人过来布置场地然后接种。所以我们跟医院约个时间,然后就可以把人直接拉过去了,很简单的事。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领导希望大家自愿主动地去接种,而不是单位费这种心呢?如果说这种新冠疫苗是一种担当,国企不是应该更有这种担当吗?难道就因为我们人少就不这么干?或许有一天某个直属单位或者直属库会发一个简讯说单位组织大家集体去打新冠疫苗,到那个时候,其他单位也会开始争相效仿。如果是那种不愿意当出头鸟的从前,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因为其实很多人还是挺忌讳这个东西的,能不打就不会去打。不去打的人,理由总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说不确定这个东西安不安全,又或者是打了之后会有什么副作用,还有一种就是纯粹是害怕打针。在新冠疫苗开发之出来之前,大家还担心这个疫苗会不会很贵,出来之后能不能人人都能打上,还是说只有少数有钱有势的人才能接种。现在,国家宣布疫苗免费接种,大家反倒有各种各样的不愿意。我觉得这种赖皮是很无聊的,毕竟大家都不是小孩。适合接种习惯疫苗的人是18周岁以上的,如果成年人,正值壮年的成年人都没法保护自己的话,我们怎么保护我们的孩子和老人?如果适合接种的人都不去做这种应该做的事,我们国家怎么可能实现群体免疫?即便有后遗症,大家都这么干,大家都有后遗症,也就没什么烦恼了。如果只是你例外的话,某一天大家都不在了,你还活着,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相比于死,我更害怕别人都死了,只剩我一个。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