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0

一波又起

By xrspook @ 16:28:11 归类于:烂日记

过去的一个星期,我去了三个医院,第一次是去看外科,第二次是去看发烧,而第三次也就是今天是为了去体检。在家里睡了四天,明明感觉已经好很多,但是今天去体检,觉得病情又有点反复了。早上起来没有问题。体检完毕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声音都变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但除了声音变了以外,其它感觉还是差不多。但坏消息是我的药今天就已经全部吃完。抗生素已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所以理论上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至于其它的。不去医院,当然也什么都没有。在家如果一有痰,我肯定会去洗手间吐掉,但是在外面不能这么随便。很多时候因为情况不允许,我只能把咳出来的痰又呑回去。小时候我经常做这种事,但是现在这样做,我觉得自己很恶心。我之所以有点变音,可能是今早上搭去体检的公交车空调温度太低了。我完全是一波未停一波又起的节奏。

测血压的时候,我先咳嗽了一轮,然后坐下去。结果低压95高压136,内科做完以后,医生叫我出去坐一下再测。坐了几分钟没有咳嗽,再去量血压,就回到了80多和120多。今天的体检另外一个神奇的地方就是抽血的时候,通常针扎进去就可以松拳头了,但是我把手放开,护士叫我握拳。怎么居然会这样???献血的时候护士都没有要求必须得握拳,针扎进去就可以放松了。区区抽血而已,但我还是照做了。结果就是针拔出来,我还没走到B超的地方,血已经流得一塌糊涂。于是我又不得不回到抽血的地方,再拿一根棉签。那个时候我的胳膊肘和我的手指已经都是血了。痛倒不痛,就是看上去有点恐怖。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这家体检中心的护士扎针很准,但这一次真的让我大跌眼睛。今天的B超项目里面多了一个甲状腺,之前没检过。所以我当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脖子上那些B超啫哩。还有一个神奇的地方是今年我们单位居然把普通的胸片变成了CT。检验项目变得更高级,当然是好事。但问题是CT这种事一天只能排两个人。每天都安排两个人过来做CT,油费都亏了。所以从方便的角度考虑,这也说不准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是我们单位到得最早的人,但我却是我们单位你第一个验血的人,因为比我早的那人还得负责去拿检验单之类的东西。抽血和照B超的速度基本决定了整个检验流程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大概早上9点半我就完成了全部流程。我比单位绝大多数员工都早完成所有项目,但是直到早上11点我才离开。因为搭我回单位的那个人倒数第二个完成体检。如果这不是一个工作日,体检完就能走人,我早就走了。那里的早餐永远都是豆奶面包和鸡蛋。自从上星期一晚上摔烂双手以后,虽然我很喜欢吃鸡蛋,但是我再也没吃过了。但今天我不得不吃,因为如果不吃的话肯定会饿晕。到早上11点,还没开车回去,我就已经觉得饿了。在路上颠簸的一个多小时里,想咳嗽、昏昏欲睡、各种怪异的感觉都袭来。通常,如果我要咳嗽,我应该用手捂住嘴,但实际上我的手不能这么做。所以要不我尽可能不让自己咳嗽。实在忍不住就只能用胳膊挡着。但咳嗽这种事不是说希望能忍就能忍住。一路上我都觉得相当折磨。好不容易到单位了。结果中午的菜我只能吃两份青瓜炒肉片加一份青菜。明明有我最喜欢的鸡,但是做的是姜葱鸡,太热气了,我不能吃。也有鱼,但问题是那个鱼是炸的,我也不能吃。平时无肉不欢的我现在看到肉却不能吃。所以今天早上换衣服的时候我发现工裤穿上去还真轻松。

我已经不奢望有什么奇迹发生,只希望一切都顺顺利利,别再来什么惊喜了。

2017-04
16

有木有重点错

By xrspook @ 9:01:05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星期天,通常我都会在家里睡到自然醒,但是今天却要上班。昨晚我忘记调闹钟了,今天早上醒来时天已亮,鸟在叫个不停,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603。比我平时在第一个闹钟晚了三分钟,接着我掏出手机,开了一个十分钟的倒计时,然后放下体温计,十分钟后,开下一个十分钟计时,进行一次贪睡。虽然完全没有调闹钟,但实际上我的生物钟跟闹钟相差无几。今天的天色阴沉沉的,让人有慵懒的感觉。从云层看来,今天估计不会有什么风,所以不会有大太阳,但因为云层很厚,地表的积热也散不掉。所以即便是清晨,也不觉得凉爽.估计今天白天会很热。据说今天我们的任务是去扫地拔草之类。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回,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开始怀疑人生,到底我做的是检验员还是环卫工。而且他们还把卫生当作是理所当然我们工作之一,如果那是在搞检验室的卫生,我认了,但是现场跟检验室相差十万八千里,那么远,跟我有啥关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包到我的头上。因为从检验室到要搞卫生的地方已经超过五百米了。

前天晚上做了跟数学有关的梦,昨天晚上,做了个跟面瘫有关的梦。我第一次在梦里计算数学是那么的精准清晰。显然,题目是我出的,答案也是我出的,,但我为什么可以这般预判出来呢!昨晚梦里去医院看面瘫,也不是因为我又犯了面瘫,而是我觉得我有这个迹象,就去医院挂个号问一下我的处理方法对不对。一开始我以为接诊的是个男医生,后来我才知道坐在我旁边那个才是,她是个很健谈开朗的女医生。医院的布置也很神奇,是一个开放式的,大厅里有不同的分隔,就像经典办公室布局那样。要诊断出有没有面瘫我还脑补出一个很简单的肌电图,那个东西被我想象为跟做B超类似,不过在脸上做。但显然,肌电图估计不是那样的。让我觉得最好笑的是我看完离开的时候路过一些候诊的人,其中有一个大爷手里拿着一本纸质的杂志,但是他的手指却在不断地滑动,情况就像他正在看平板一样,他身边的人告诉他,这不是智能设备,这是纸质杂志,滑动是没用的。然后大爷才恍然大悟,进行普通的纸质翻页。

昨天在看米兰·昆德拉的《不朽》里面的一篇我看到了这么个片段,歌德跟海明威说起他的故事。歌德在一个小剧场里,演《浮士德》的木偶剧,他一个人同时负责牵线和背诵剧本。舞台上没有演员,只有他一个,所以他觉得挺爽。接着他瞄了一下台下,居然一个观众都没有,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因为那不至于把观众都闷走了吧?他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到处都是人,原来观众都跑到后台去了,他们要看的不是《浮士德》,而是歌德。歌德觉得很紧张,没说什么,放下手上的木偶,戴上他的帽子,然后就回家了。一路上他都不敢往后看,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还在跟着他。回到家里,关上门,他觉得应该安全了吧。但是当他点了灯,走到窗边往外一看的时候,发现那些人正在外面看着他。所以,他只能把灯吹灭,然后一整个晚上都缩在房间的角落里。他永远都摆脱不了那些人。《不朽》这一篇让我正视了偶像和粉丝的关系。粉丝因为想不朽,所以用尽各种手段跟偶像拉上关系。当一个伟人去世的时候,别人记住他的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一些八卦花边事。他的私人生活、他的为人处事、他的各种小动作等被当作是他的全部,而相比之下,他那些如雷贯耳的作品反而都不重要了,都慢慢地被忘却淡忘了。一个人想死很容易,但一个人一旦被不朽拉上了船,那就是一艘你永远都下不了的贼船。情况就像,你死了,灵魂已经走了,但肉体还在那里,你无法控制,只能任由身边的人各种猜测点评,你对此无能为力。看完这篇以后,我开始审视自己,我是不是那些疯狂重点错的人呢?对我来说,偶像的周边八卦真的比偶像本身的作品还重要吗?思考了半天以后,我觉得虽然有时我也会跑偏,但起码我没有犯严重的重点错。我的主要时间都耗在作品本身上,即便有些时候是用在花边,但那也是官方途径,是偶像自己说的,不是我根据各种渠道明地暗地里搜集回来瞎猜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当我成为粉丝的时候,我已经接近十八岁,心智算是有点成熟了。我不知道如果我不渴望知道那些东西还算不算一个粉丝,如果那不能算,那我就不当粉丝罢了。我不是为了要当粉丝而当粉丝,我只是觉得做某些事,能让我开心,跟大家分享一些好的东西会让我觉得快乐,仅此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经典粉丝要做的那些去机场啊酒店啊蹲点,我都觉得很无聊,没意义。合影了签名了,那又怎样呢?你可以把那发到社交网络上炫耀一番,然后呢?签名拿到的时候很开心,回到家可能就随便丢一边,即便你找个相框把它裱起来挂在墙上,那又代表什么呢?在没有做到的时候我们都渴望做到,但实际上做到了以后,那又有什么意义?从前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我第一次收到偶像的签名以后,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就有了以上的疑问。有些人拿签名是为了放在淘宝上高价炒。干这种事的人能称得上是粉丝吗?那不过是个卑鄙的投机者而已。

重点错这种事谁都有过。所以,如果最终能回到正路上,什么时候都不算太晚。

2016-12
20

要去医院

By xrspook @ 8:34:58 归类于:烂日记

31岁的第一天早上,醒来以后我不想起床,脑子里出现的念头是今天我得去买鼻炎药。钱花在吃上,我觉得无论好不好吃那都是值得的。如果花在运动装备上,那是自己找来的犯贱。但如果钱花在买药上,那是真的悲哀。前两天我才刚看过平时我买琥珀酸亚铁的那个网站,看有没有什么优惠券之类的,一直都没有。今天早上再去看,发现居然有10元20元和30元的优惠券。是会员的生日优惠券,买满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可以使用。我那个去,这不是一号店买食品,这是医药网站买药的啊!顿时觉得自己很悲哀。

现在我真的想去医院看一下,到底我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如果是普通感冒,一周应该已经自动好了。但问题是现在的状况,好像并没怎么改善,除了没有发烧。

昨天下午拖地的时候,鼻涕不可控制地不停往下流。甚至连拖一把的时间都坚持不了。那种东西完全就不受控制。之前我还觉得那只是脖子以上,咽喉跟鼻腔的问题,但今天早上,我觉得连气管也有点不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鼻部的分泌物流到下面进入气管,造成我可以咳出痰,但我的确感觉到,气管是有痰音的。如果是器官本身生成的痰,应该没那么容易能咳出来,但是。颜色很黄的分泌物很容易就可以被咳出来。一边的鼻子在不停地流鼻涕,另一边的鼻子几乎没有,有时甚至连血都出来了,这是典型的过敏性鼻炎症状。但为什么我居然可以一开始什么炎症都没有,再到有鼻炎症状,继续发展到过敏性鼻炎,然后甚至是上呼吸道感染。这还是在我一直用药的情况下,为什么居然会发生这种事?!难道真的是不吃点西药吃点抗生素就解决不了问题吗?如果是细菌感染,必须使用抗生素,很快会见效。于是又回到原点,为什么一开始,我发烧的时候不去看医生?这个偏僻的单位,自己坐车去医院要一个小时,来回就两个小时,不算看病的时间。而且那个医院还是非常糟糕烂透多。我还没去过东莞比较不烂的医院,但是那就意味着更远,起码二十公里以上。如果我的医保广州市可以使用,回广州的时候我早就去医院。莲花山就在我们单位对面,在这个地方,去东莞市中心跟去广州市中心一样远。我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住房公积基金里的钱,在东莞投保可以在广州使用,但是在东莞投保的医疗保险,即便是自己存款的部分,也不可以在其它地方使用,除非你是住院。为什么会有这种限制呢?难道说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赚取的人民币在中国其它地方就不能使用吗?如果只是人民币,还没有这种分辨效果,但是把人民币收集到一个你必须每个月积攒的地方,却有种限制。医疗保险不就是为了生病的时候,可以使用吗?我也不强求,你这个城市能给我什么优惠,我只想我自己的钱能让我自己支配。但光是这样,也不可以。我实在想不明白,那些制定政策的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屎。他们一心就想着,拿群众的钱去干他们的投资吗?!我已经在东莞这个地方工作了快十年,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归属感。因为我来自广州,一个超大型城市,广州的便利跟这里相比,简直会让人哭。

今天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去一趟医院。即便我知道麻涌医院相当的糟糕。

2016-08
30

脑建筑

By xrspook @ 13:08:39 归类于:烂日记

阴沉沉的天让人不想起床,现在的温度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所以不用跟炎热做斗争,也不用因为太热,而不得不起床。之所以到点了也不想起床,我觉得原因并不主要是天气。该起床的时候不想起床,还想睡觉,大多时候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我的睡眠质量不好,深睡时间不足够,休息时间,当然也就不到位了。连续两个晚上我的深睡时长都一个半小时不到,但是我的睡眠时间却有7个多小时,这说明我的睡眠效率很一般。我从来是躺下就能睡的人,但睡的质量怎样我就无法把握了,判断标准只能是我醒来的时候到底是精神抖擞还是困得要死想继续睡。

昨晚做了个比较神奇的梦,梦里的场景相当复杂,其中包括一个很大型迷宫一样的医院,以及出了医院以后坐在车上路过的一条城市马路。梦里的那个医院很大,但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我需要找到的那个科室,现在我实在想不起来,当时我要找的是什么科室。整个医院都是昏暗的,看不太清楚,但里面有很多人,那个电梯简直得用古典去形容,是那种欧式风格的,而且是烂烂的。也说不准,那到底是个什么医院?反正跟我现实中遇到的医院,相差挺大。因为我从来都没见识过那种电梯的医院。为什么要去医院呢?因为妈妈收到了居委会发的一份通知,说那些乙肝抗体为阴性的全部都要去进行抗体注射。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经常得做这种事,大学的时候也做过。我是那种,经常抗体全部为阴性,经常需要重新注射的人,但这次区委的通知里面说的并不是打针,而是需要吊针。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事,因为那些免疫注射基本上都是通过在手臂上打小小的一针,但通知上却说我们那些抗体为阴性的人需要打点滴,而且还不止一次。在梦里我发飙说,即便你在我体内注入超过两双的疫苗,也不会起作用的。我和我妈只是去医院逛了一下。在离开的时候,我进了一部电梯,但我妈没进,具体原因已经不记得了,反正电梯出来我就马上进入了搭在车上走在城市路上。那个城市的风景好神奇。跟医院的古典电梯相类似,到处都是有点旧旧的感觉,广州没有这样的街道。显然那个地方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那个创作的原型大概源于我对广州街道的一些想法,以及在印度电影里看到的很多场景。印度被英国殖民了很多年,所以他们的建筑里有非常多的欧式风格,老房子不少。那些建筑跟广州某些地方的老房子的感觉有得一拼,但不同的是,他们的老房子,依旧正常生活住人,无论室内室外都是,但广州的那些老房子,现在大多从前的业主已经不存在,现在很多是72家房客,甚至已经租给了租户做生意,或者纯粹摆放货物之用。虽然那些是民宅,但早已不是民宅的用途。我一直都想进那些老房子里面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从几岁开始就已经有这个愿望,但却一直没有实现过,我真的很想上那些砖木结构的楼梯,里面的屋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呢!高中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关于广州建筑风格的研究课题。但实际上我们的资料也都只是从书籍上搜罗回来,毕竟那个时候互联网还相当不发达,上面的资料远远没有现在这么海量。西关大屋、东山小洋房,还有一些时代的产物,比如说竹筒屋。但其实我们忘记了一些非常经典的,特殊建筑,那就是六七八十年代的公租房,那些房子遍布在广州老城区的各个角落。现在居住在那里的,绝大多数都是,老人,于是就成了一个个老人的聚居点。

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太多,我需要探寻的东西简直得用海量去形容。

2015-11
26

检验记录电子化

By xrspook @ 12:53:40 归类于:烂日记

终于做完了检验,终于可以拿着一大堆的记录本在办公室悠哉地输入数据。实际上如果每次检验完以后都及时输入数据,我根本不需要累积到一大堆才苦逼地敲键盘。但有些事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至今我不明白为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经典,什么都是手动抄写,其实像Grey’s Anatomy里SGH用平板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大家也就不需要像很多年前GA里的医生那般抱着一大堆的病例写了,拿着个平板就可以。医生查房拿的不是病例,而是平板,一个人是一个平板,一堆人也是一个平板。对检验室来说也一样,现在来说只有2个人,两个人各配一个平板就好,什么指标什么样品都可以在那里面完成。我曾经想过要当医生,后来因为学习成绩太糟糕,那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只好转当另外的。对我来说,另外的意思就是当个低配的科学相关,最终我的屌丝职业是检验员。我跟医生的差别在于他们折腾的是人,我折腾的事。同样是用标准化的流程来处理事情。大多数情况下,我走到得出结果也就完事了(持续探索性的事在实际工作中实在不多,如果真的是科研项目,那是必须的!),但对医生来说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第一步,怎么去处理,而且处理得当才是重点。我这么个脑袋瓜也就只能处理这么点小问题了。

写到这里,我真的很想把我们的原始记录电子化,节省纸张这是肯定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只管录入,计算那些事完全由计算机完成,多省事!在平板电脑没有流行起来之前,实现检验原始数据电子化几乎不可能,但现在这个已经很成熟了,低配置的安卓平板几百块钱就能有。至于数据处理,基于PC机的编程很简单,因为我需要进行的数据运算是没什么难度的,对我们来说,有增加、删除和修改操作就可以了,默认自动保存时间可以设置为5-10秒一次,也可以手动保存。程序分为2个部分,一个是样品登记和样品检测,检测里面的分类分为基础指标以及特殊指标。基础指标包括水分、容重、杂质、不完善粒和脂肪酸值;特殊指标按照品种分类,小麦的包括面筋含量、面筋吸水量、小麦硬度指数,食用油的包括酸值、过氧化值、色差。没有添加选项,因为所有公式设置都得预先完成,需要提前在软件里定制。检测界面指标的选择可以通过分类目录点选或者模糊搜索进入。检测具体指标时软件可以进行脱机保存操作,但最佳的模式是一直都可以wifi覆盖实现实时同步。样品登记功能必须在有wifi的时候才能使用,免得多人同时使用的时候样品编号出现重复。检验的样品必须先在样品登记里记录。数据每天都进行自动备份,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除外。这里我觉得需要解决的主要有2个问题,第一是基于平板的软件编程应该怎么做???第二是软件编写出来了怎么实现同步和备份???如果只是单机操作,一个数据库+一个VB或C++就可以了,但如果我要写的是安卓上能运行的软件呢?同步和备份的问题,如果是利用现有的程序,利用坚果云就能实现多设备的同步,而且那玩意自动具有备份功能,但如果那是基于我自己写的脚本呢?

电子化是必然会发生的,问题只是我们能不能成为走在最前头的那个。

归档:2015-11-26 嘿嘿。

2015-11-26_stamp01

2015-11-26_stamp02

2015-11-26_stamp03

2015-11-26_stamp04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