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12

垃圾分类真的来了

By xrspook @ 14:21:25 归类于:烂日记

之前总觉得垃圾分类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东西,毕竟我感觉广州的垃圾分类还没怎么到真正实施的时候,但昨天就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广州的强制性垃圾分类这个月就要开始。这样一来的话,晚上收垃圾的怎么办呢?是以后都没有人收垃圾了吗?还是说垃圾还是不分类,继续收回去,然后靠那么一两个人把整个小区的垃圾进行分类。垃圾分类是一回事,人们真的把垃圾正确分好类又是另一回事,肯定会有顽固分子拒绝分类,还是一袋垃圾解决所有,估计还会有第4种人,他们创造垃圾却从来不以正常的模式丢垃圾,而是直接打开窗或者门丢到相对来说他所处位置的外面去。所以如果要强制垃圾分类的话,会不会出现更多的高空砸物呢?虽然这只是我的幻想。垃圾分类这种东西若真的能在中国正确铺开,那将是一个奇迹,将被永远载入史册,但是这个对发达国家来说尚且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真的可以做到吗?我并不觉得我们一定会做不到,因为中国的移动支付已经达了全球领先的级别。在别的国家,尤其是欧美国家,还主要用信用卡或者现金的时候,一个手机一个二维码,甚至到往后的人脸识别支付,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非常普遍的事。既然我们能在那个领域开创先河,为什么垃圾分类我们就一定做不到呢?

但是也要明白,垃圾分类和移动支付不一样,移动支付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只需增加一些设备和工具就能实现,因为之前大家还没有任何的认识,所以从无到有新增规范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是垃圾分类非常不一样。长久以来对我们来说,能用的东西我们就会继续使用,不用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是垃圾。垃圾是一个随便丢在一个地方的东西。习惯好的人或许还会把垃圾丢到某些地方,习惯不好的人就有可能只是把那堆放在那里,或者他们觉得放在自己的地方不好,于是就塞到了别人那里。在强推垃圾分类的现在,有多少人会在家里设几个垃圾桶?再看看现在的情况,年轻人连吃饭这种日常操作都通过外卖解决,已经懒到了这个程度,垃圾他们真的会去认真对待吗?还是说或者以后或许有这么一个职业。你付费把垃圾交给他们,然后他们把垃圾分类好,再送去收集的场所。这会增加懒人的垃圾处理费用。图方便的人估计会愿意付费给这些职业分类员,但是这些职业人能不能尽忠职守,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从前,如果我们家里有可以卖钱的废品,我们会拿去某些地方,虽然就价格来说,那简直就是贱卖,但起码我们还能换几个钱,但是往后当垃圾分类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估计我们连那几个钱都没有了,因为我们理所应当要把那些可回收的垃圾放到某个地方。现在如果家里有一个旧电器,或许是不好用或许坏了,我们可以叫人收购旧电器的人上门,把那收走,换几个钱,但往后会不会把旧电器收走也要向我们收取回收的费用呢?

垃圾分类,从宏观的角度考虑,是人类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的必由之路,但是,从次宏观的角度考虑,或许一定程度上社会因此生成新的利益输送,由此而产生某些职业以及产业链是必然的。

2019-06
23

四部电影

By xrspook @ 15:32:30 归类于:烂日记

过去几天我看了好几部电影,有印度的、韩国的、中国的,还有英国的。但其实准确来说,刚才数的那些之中,第一部电影并不是印度人拍的,应该是个欧洲人拍的,但具体是哪一国的我没去深究。有点出乎意料的是,这四部电影里,我最喜欢那一部居然是韩国的电影。不是我不主动去接受一些新鲜的事物,而是某些东西真的让我觉得挺无语。那部韩国电影是一部恐怖片,但里面有一些宗教的元素。说不准里面谈到核心的那个宗教是不是佛教,但里面肯定穿插了一些杜撰的成分。一头一尾两部电影是传记片。第一部是《甘地传》,最后一步是讲述女王乐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相对而言,我觉得《甘地传》好一点。传记片这种东西,总会让我觉得有点痛苦,运动传记片除外。我也说不准为什么。女王乐队的那个传记片我感觉一般,大概因为我对摇滚这种音乐也感觉一般吧。在看《甘地传》之前,其实我不太了解甘地到底做过些什,看完以后我的感觉是,怎么会这样?!大概在那个特定的国度,他做的那些事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成功了,但如果换了个国家,估计就不会有那个效果了。女王乐队的故事,估计他们非常忠于历史本身,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这挺让人心痛。我们无法模仿,更不应该学习,难道要把那件事当做是引以为戒吗?看过《爱乐之城》、《绿皮书》以及波西米亚狂想曲以后,我觉得大概我对欧美的音乐不怎么感冒,后两部电影我还可以接受,但是《爱乐之城》,真的看得我很痛苦。所以其实现在我真不知道如果要我看美国电影,有什么片子是可以引起我的兴趣。英雄主义片,比如那些什么漫画改编的,我没有兴趣,科幻片我一直不怎么感冒,文艺片看得我非常痛苦。无论是他们的流行文化,还是他们的风俗习惯,又或者是他们一些觉得比较高尚的东西貌似都不能打动我。相比之下,美国的电视剧还好一点,尤其是剧情类的电视剧。

上面说的那部中国电影是贾樟柯的《江湖儿女》。虽然我想看这部电影,但是我就从来没想过要去电影院支持,这样做是对的。贾导演的电影我看了不下三部。基本上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女主角是赵涛,说的是山西话,里面又有disco的场景,基本可以肯定,这是贾导演的作品。赵涛基本可以说是贾导演的御用女主角。男主角可以变化很多,但是女主角通常都只是她。《江湖儿女》反映出来的那种压抑让人感觉挺不好受。江湖听上去明明应该是男人混的世界,结果那个所谓江湖上的男人却是一个窝囊,关键时刻女人不得不挺身而出,但男人不只是窝囊,而且他还不愿意接受被女人帮助这个事实。明明是自己不行,却放不下那个面子,有本事你牛逼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贾樟柯的电影老是有之前我说的那几个元素,感觉就像那是一个系列片一样。他的电影跟其他导演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创造的那个场景很真实,让你仿佛回到了那个特定的时代。因为我是那种看电影经常关注重点错的人,所以在其他中国导演的作品里面,我经常会发现一些不符合那个场景或时代的东西,接着我就会莫名地感到厌恶。

印度电影看多了以后,貌似我已经很难回到所谓的主流电影调调里了。

2019-06
2

吃吃吃

By xrspook @ 17:19:39 归类于:烂日记

记录当代中国的纪录片里面,总少不了吃这个元素。几乎可以这么说,大家看了又看、不知疲倦,可以重播无数遍的那些纪录片,通常都是跟吃有关的。每个地方都可以拍一个纪录片出来,有关食材、某种食品如何制作以及吃的人如何陶醉。相比之下,中国其它话题的纪录片要少得多,也不是说真的没有,但是你却很少会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电视频道里反复看到。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可能大家都看过《舌尖上的中国》,或许不是每个人都全部看过,但通常大家都会记得其中的某些画面或者某些食品。于是,当你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新的城市的时候,你会回忆起你曾经看过这个地方那些关于食物的故事。同样是拍食品,不同地方做出来的纪录片感觉可能很不一样。有一些拍得很唯美,有一些甚至你感觉不到其中的美感,又或者觉得那跟流水账没什么区别,但因为里面说到的东西是吃的,所以,你还是会看下去。即便说到的那种食品你不感兴趣,又或者你看完以后实际上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怎么去烹调的。

如果那是一个历史的纪录片,又或者是一个解密某个事件原因的纪录片,你有可能一看再看吗?通常来说看完一次,你就算是知道其中的缘由了。除非你是那个纪录片的制作人员,你要进行剪辑,又或者你负责翻译,所以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看。但那种看并不是普通观众的纯粹感受,而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比如纠结每一个发音和每一个字幕出现的时间是否完全吻合,又比如那些高级内嵌的字幕的显示的方式、角度、大小合不合适。一个关于解密某个事件的纪录片,如果要我一看再看,我肯定会崩溃掉,但是《舌尖上的中国》你一个星期看个两遍,又或者半年之内看过几遍,却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与其说这是拍片的人技术很高,不如说中国人或许对食品这种东西永不厌倦。这永远都是我们活着的时候必定会讨论的话题。虽然对我来说,食品这种东西我是无欲无求的。好吃的,可能我不会记得如何好吃,不好吃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还是得吃下去。不过采用的方式是囫囵吞枣,就像喝中药一样,塞到肚子里。绝大多数时候。吃饭我都只是食物吞进去,于是我经常不记得今天较早时候我吃过些什么。对我来说,不是因为那个食物让我产生了记忆,而是那个食物所附带的故事,让我狠狠地记住它。

还记得大四那一年,有个室友生日,她的男朋友送了个芝士蛋糕和红酒过来。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宿舍6个人就吃蛋糕和喝红酒,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争着要吃大块的芝士蛋糕,但是后来,因为那个蛋糕实在太大了,所以余下的那些不得不通过非常艰难的劝说才终于分派出去。本是很美味的东西,但是吃多了,显然人就感觉不好了。在我的记忆里,我不记得那瓶红酒和那个芝士蛋糕是什么牌子的,但我记得那天晚上吃到后来我们都很痛苦。那明明好东西,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却让我留下了痛苦的回忆。那次以后,我仍然会吃芝士蛋糕,但我非常明白,少量就好,绝对不能贪多。

在中国,“民以食为天”这句话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吃在广州”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2019-05
25

开挂的神与实在的人

By xrspook @ 14:55:37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看完了美国电影《传奇的诞生》,今天看完了中国电影《流浪地球》。感觉自从我开始看印度电影以后,我越发觉得自己和美国电影不是一个频道上的。几乎可以这么说,他们的电影,尤其是真人的电影很难做到全片都和我在同一个频道上。文化上的差异造成了道德价值观上面的差异。有些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东西,对我来说无所谓,但有些对我来说非常看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传奇的诞生》和《流浪地球》是两部性质完全不一样的电影,为什么我要把他们放在一起谈,这是因为里面体现了之所以造成现在我抗拒美国电影的东西。

每一部电影都肯定会有英雄,在《传奇的诞生》里绝对英雄只有男主角一个,那就是贝利,但是在《流浪地球》里谁才是唯一的英雄,是很难说,因为全部人都是英雄。有别于其他电影,《流浪地球》貌似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反派。电影最大的冲突是人类与自然的抗争。在《传奇的诞生》里,英雄的突然爆发基本上都是如有神助一般,突然开挂。情况就好像他被某个神在某个时间打通了任督二脉,然后他就天下无敌了。他开挂的原因就是这么无厘头,而他开挂做出来的事,也让本该写实的运动电影变得就好像设计好剧本的作秀一般,于是,其实所谓的高潮根本没有跌宕起伏。那些本该细腻表达,有纠结、有抗争的地方因为开挂是那么的突然,所以你也觉得无关紧要。在《传奇的诞生》那部电影里,男主角的开挂就像是天神附体。天赋秉异再加上遇到了恰当的时间与地点,于是一触即发,挡也挡不住。最让我觉得超无语的是全片用的居然是流利的英语,而实际上,主角出生在一个都说不上到底是哪里的一个巴西小地方。光是语言这一关,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觉得那实在假得太离谱了。配音这种东西我可以接受,但问题是那根本不是配音。就像多年以前,当《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在奥斯卡的大舞台上星光闪耀的时候,印度人却非常不高兴,因为贫民窟里的孩子绝对不可能说出那么流利纯正的英语,听着外国人讲着瞎掰自己的故事,光是语言这一关,就已经让人觉得假得让人无法接受。

在《流浪地球》这部电影里,我们没有贬低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人,我们甚至没想过自己在暗暗提升中国人。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不是为神而战,也不是为什么非常高尚的东西战斗,而是为了我们骨子里最心爱的东西。那可能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地球。我们因为某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为了要保护她,而不得不奋发图强。在抗争的路上死了很多人,牺牲了很多东西,最后人类苟且活下来了。虽然其实所有人都不确定到底还能活多久,又或者能不能实现最终目标,但起码有些人活下来了。如果最后时刻主角死掉,大概他会马上被灌以英雄主义的名号,但但刘慈恩没把他搞死,而让他继续活着,继续做一些再普通不过的事。于是,虽然经历了一些非常不平凡的事,但最终,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他仍然是那个渺小的路人甲。

在美国人的故事里,在关键时候,总会有英雄出来打救你,那通常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但在中国人的故事里,开挂本不存在,但是当你把人逼得毫无退路的时候,就有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会发生,没有超级英雄来拯救我们,我们会成为自己的超级英雄,但对我们来说,超级英雄只是刹那间的闪现,最终我们仍会变回普通人做普通事。之前做过那些牛逼的事,就像梦一样,仿佛不曾存在过。

2019-04
14

如果从前不是那样

By xrspook @ 14:22:39 归类于:烂日记

在看完了第一册《摩诃婆罗多》以后我明白到其实这部印度的长篇史诗之所以让人受益,并不是因为里面的设置有多么的精彩,又或者故事的描述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里面所讲述的道理包含了很多哲学。几乎可以这么说,那是一本牛逼加强版的《苏菲的世界》。还记得高中学哲学的时候,老师跟我的同学无数次提起《苏菲的世界》,但实际上跟《摩诃婆罗多》比起来,那只是小巫见大巫,而更重要的是除了一些纯粹哲学的观点以外,《摩诃婆罗多》里面还包含着很多印度道德层面的东西。因为我看的是中文翻译版本,所以那些很羞涩难懂的东西已经通过了比较通俗的方式表达出来。中国古代文学里肯定也有很多这些有用的东西,但之所以这难以被消化很大程度是因为但我还是个学生,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的人把原文搬出来让你去理解。但那个时候我们根本不清楚不明白,当然不理解,其实不同朝代的古文理解方式是不一样的。虽然那些字你都认得,但拼起来你就不知道该怎么去体会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古文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些比较缥缈的存在。我甚至觉得那比外语还要外语。大概如果有人把中国的古代重要文学以白话的方式演绎出来,那么孩子学习那些东西的时候估计会更有兴趣。现在的幼儿教育经常会融入国学那种东西,但我并不觉得那些穿着汉服摇头晃脑背着古诗词的小朋友真的全部都理解其中的含义。他们只是在音调节奏上模仿,到他们真的学会那个意思并实行拿来主义,那又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起码对我来说,能模仿背诵出那些发音,跟我去理解记忆并运用故事后面的意义完全是两回事。正是因为这样,如果老师布置一个作业,要我们以古文的方式叙述我们身边的一件事的时候,我会无从下手。据说现在的老师的确会布置这样一些作业。应试教育的我们现在看来,当年的我们真的错过了很多。

近期我用Word编辑了一页楷体的汉字,然后以浅灰色打印出来,接着拿钢笔在上面临摹。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小学一年级我们开始学拼音和写汉字的时候用的是铅笔,那是一个多么不靠谱的做法。因为用铅笔写字的时候,你永远都不可能使出真正的力度。如果用的是活动铅笔,那完全是一使劲就会折断的节奏,即便你用的是最普通需要削的那种铅笔,你还是不能使劲。但写钢笔的时候不一样,你可以使劲,你可以通过笔画的停留时间来控制出墨量。写得快和慢,出来的效果完全是两回事,所以我觉得写钢笔的感觉跟写铅笔和中性笔完全不一样。当然也有一些很厉害的人,无论写什么笔都能写出那个味道,但起码对我来说这些是不一样的。所以为什么在一开始写字的时候我们必须用铅笔呢?难道就因为写错了可以重来吗?如果当时老师的作业变成用钢笔写,写错了就重新写,直到每次作业里同一个汉字连续写对多少个为结束。当年就因为我们的抄写作业用的是铅笔,但可能因为那个字写的不够好看,我们被家长要求把已经写好的作业一次又一次擦掉重来。这些重来可能最终改作业的时候老师不会察觉,但实际上我们已经走了很多弯路。与其都要写很多很多遍,为什么要多一个擦掉的过程呢?直接再写就好。

我们都错过,但无论已经到达了什么地步,还是可以纠正过来的。

Page 1 of 12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