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11

除夕抢红包

By xrspook @ 23:05:24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除夕的晚上变成了单位同事群里的抢红包大战,所以一个晚上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早知这样,很多事情我就不会等到晚上再安排,我会白天就把它做完,比如购物APP的打卡,比如我自己的日志。红包这个东西,其实也没抢到多少钱,数量再多的红包,也不如家人一个那么大,但是单位的同事微信群却会闪个不停、响个不停,你可以把那屏蔽掉,但那样的话如果之后忘记开启,问题就大了。单位微信群的抢红包晚上7点多就开始,持续到9点多。当然到了后面纯粹调侃的多,真正红包的少,因为群很大,红包数量很少,都是几秒就没有的节奏。显然我不是那种快手抢红包的人,所以如果红包数量不很多,人人有份的那种,基本上是跟我绝缘的,哪怕是人人有份的红包,我的运气也一般。以前单位抢红包的这种事会发生在吃团年饭的时候,有可能是中午,也有可能是晚上,反正是吃饭吃到一定程度,领导就开始发红包,然后就开始一轮接一轮地传下去,但问题是因为新冠疫情,今年单位没有团年饭。今天和明后几天单位都有作业,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农历新年的正日有作业,也因为疫情,有不少同事春节没有回老家。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单位作业的关系,他们无论发生什么还是会回去的。于是,这也有了除夕晚上单位的茶话会,也有唱K,不过跟平时比起来,参加的人少了很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单位的大会议室里面配备了唱K的机器,其实就是一个点歌的东西,因为大屏幕音响以及麦克风我们一直都有。大领导今天没有在单位,不过他远程视频了。前所未有地,单位今年的除夕反倒有了年味,而之前,在没有八项规定之前,顶多是领导中午回去和留在单位值班的人吃个饭而已。

外婆不在以后,重大节日再也没有大型的家庭聚会。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打过边炉,所以今天晚上我一家三口吃得很普通,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甚至比普通的周五还要简单一些。过年给我最大的感觉是,路上的小店几乎都关门了,所以那些留在广州过年,但是单位又没有任何节目的人,甚至可能叫个外卖都不行,因为那些提供外卖的小店都关门过节了。我搞不懂是因为小店都关门了,所以外地人没饭可吃,非走不可,还是因为外地人都走光了,做外地人生意的小店不得不关门休息。无论到底是鸡先还是蛋先,反正哪怕现在宣传就地过年,媒体也在说多少人留在了广州,但实际上呢,虽然我不知道到底走了多少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已经走了不少。不过,可能今年走了的人,再也不是去国内国外游山玩水,而是回家和家人在一起了,因为其它地方通常都不能去。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