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
3

快过年了

By xrspook @ 9:19:55 归类于: 烂日记

马上就要过年了,年休假我都已经走完流程了,前4后3,所以2月6号开始休假到2月22号上班,中间一共有16天。之所以是16天,因为春节假期7天,我放了7个年休假进去,再加头尾两个周末。如果是平时,大家一定会觉得我大概要去哪里玩,但今年哪里都不能去。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单位就要求报行程卡这种东西,所以到了某个地方就不能再去别的地方,比如我回了广州就不能去其它地方,哪怕只是搭地铁去佛山。因为在行程卡上肯定会显示出佛山。其它地方我倒没有想过要去,但是说到过年,无论是吃的还是看的,我都想去佛山。过年之前。那里的老店肯定在街头卖年货,是自家做的年货。筷子路那家我跟我妈从前好几次去吃煲仔饭的店肯定又会在店铺外面搭起炉灶,卖他们家新鲜出炉的东西。那条筷子路肯定又会有很多大师在那里手写春联。虽然平时那条路静悄悄的,但是从街道上贴的那些红纸就能感受到过年之前那里的热闹。我不知道那条路的手写春联习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能一直保持至今很不容易。去年我去见识过了,但或许今年那里再也不让这么搞了,虽然其实相比于花市。那里聚集的人不算多,跟岭南新天地比起来,那里根本是冷冷清清。我在那里找到了某些穿越时空般的过年味道,这种感觉在广州我从未感受过。

手写挥春这种事,对我来说,一直都有个情结。因为在我小时候前进路外婆家的楼下,有个人长期在某个店铺门口写挥春,为什么那个店铺一直不开门,那个人又一直在那里写呢?我不知道。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某次写暑假做作业的时候,我不知道“乖”字该怎么写,问外公,外公也不知道,所以他就到楼下问那个写珲春的人该怎么写。显然那时我还是低年级,因为提笔忘字这种事大多数时候只会在低年级的时候发生到高年级,通常如果不会写那个字,就直接换一个了。在暑假作业里得写乖这个字比较奇怪。所以我已经记不起当时为什么要写这个字。如果是在家里,可能我会直接问我爸,我爸会立马告诉我,他是我的人肉字典。如果遇上我妈,她会直接叫我查字典。只有外公,才会把我这个问题放在心里,然后马上去请教别人。外公只读过几年小学,但在家里,所有要写字的地方都是他的笔迹。虽然我爸是大学中文系毕业,但是我不觉得外公比他差多少。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外公写文章,但是外公的算盘打得很好。小时候我会看着外公打算盘,那个时候,他绝对不会允许我骚扰他,我只能在一边看着。在外公的抽屉里,有一个太阳能的卡西欧计算器。我会偷偷拿来玩。那个东西,真的用的是太阳能,因为把太阳能板遮住,就不显示了,但是那个东西也很脆弱,如果光线不够,上面的数字会若隐若现。虽然有计算器,但外公一直用的都是算盘,至于他在算什么帐,至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算的数不需要记下来呢,如果他记下来,是记到哪里呢?为什么我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过年是什么?过年就是一家人聚在一起。所以现在为了控制疫情,尽量不要那些家在外省的人回家,可想而知这有多痛苦。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