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13

第一次照肠镜(下)

By xrspook @ 20:02:02 归类于:烂日记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昨天说虽然我肠镜的预约时间是15:00,但实际上我和我妈14:00不到就已经到达医院的肠镜服务台。当时只有一个阿伯坐在那里候诊。15:00的那个预约夹子上一张单都没有,我是第一个。后来陆陆续续的来了越来越多人,但大多数人都把单子夹在耳鼻喉镜或者预约时间14:30那里。过了一些时候,14:30以及15:00的肠镜预约单越来越多。之前我就已经听我妈说过,要在那里的自助售卖机买一条一次性的肠镜裤子,但是医院里无论是那个售卖机还是那个肠镜检查室的门上都没有很确切地要求你必须这么干。直到医生们开始工作,男护士出来收单叫人进去的时候才告诉大家做肠镜的人必须买一条。广医二院是个非常与时俱进的地方,在内窥镜的服务台卖肠镜检查裤的地方没有现金收款,服务台里也没有一个人主持,如果碰上不会用微信,不会扫码支付的老人,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14:38就已经被叫了进去了,换好裤子坐在那里静静等待。我以为可以提前完成任务,但是我在那里坐了接近一个小时才终于被叫进去开始做肠镜。据说昨天早上有5个检察室在工作,而昨天下午只剩下2个。所以跟上午比起来病人少了很多,但是医生少得更多。

护士只是让我进去检查室,并没有说到底是哪一间(我猜起码有6间),所以我只好到处张望。直到被检查室的护士把我叫进去。女护士让我躺在一张床上,但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躺,因为无论是检查室外面还是检查室里面,都没有相关要怎么躺的图。我以为做肠镜是趴着做的,但实际上女护士叫我左侧睡,而且上面那只腿弯曲下面那只腿接近伸直。我睡好了以后,女护士把那台机器折腾了一番,终于把某个接线接上去了。给我做肠镜的是个年轻的男医生,因为从他们的交谈可以得知,男医生的老婆准备生第一胎。

把肠镜戳进过肛门的那一下,我觉得自己已经放松了,但是男医生居然说我没放松。戳进去以后,他又把那个拿了出来,因为居然没有灯,于是护士又过来折腾了一番那个机器,有灯了,医生再次把那根东西插进我肛门,检查总算开始了。

之前我就听我妈说过,做肠镜要往肠里鼓气,所以当我觉得很胀的时候就得跟医生说。在把那根东西插进肛门之前,我是有点怕的,因为几年之前单位的体检项目里面有指检。那个医生把手指戳进我肛门的那几下,简直痛得我死去活来。那种痛持续了好几天才终于过去。所以当肠镜没插进肛门的时候,我是有点怕的,但没想到跟手指相比,肠镜的那根东西插进去相当顺利,但大概插之前医生已经抹了一些可能跟做B超类似的凝胶之类的东西在肛门做润滑之用,所以顺利得很。

肠镜顺利插进去后我弱弱感到肚子有点胀。直肠刚进去的那一段,感觉一路平川没什么感觉,镜头里分红的肠子相当漂亮,但接下来突然很痛,肚子也胀大了,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过去了。医生跟我说,做肠镜主要有三个转弯,刚才过的是第一个乙状结肠。成功过弯之前痛了我一番,但还算可以忍受。过了第一个弯之后,是爽歪歪的一段,貌似那个大直路叫做降结肠。接下来,肚子的疼痛感开始增加。我下半身虽然保持不动,但是我上半身已经痛得在不断挣扎。在一旁的女护士叫我不要动要放松,但在那时我已经控制不住了,我跟她说,痛的时候人无论如何都放松不了。于是医生让我转了个姿势,从左侧卧变成翘二郎腿的平卧,又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从降结肠到达了横结肠。进入横结肠那一段,我感觉显然没有之前那么顺畅了。因为跟一开始比起来,肚子那个时候已经充了不少气。又过了一段以后,疼痛感再次增加,到达了顶峰,那种痛不是胀肚子,而是肠胃炎蹲在茅坑肚子绞痛,但却拉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在那种情况下,我跟医生说很痛,叫他放一放。这时男医生叫女护士过来按我的肚子,虽然她已经很努力,但根本没用,疼痛在增加,护士叫我放松下来不要跟她的斗力气,但实际上我根本做不到,因为人在痛的时候自然肌肉就会紧张收缩,而且她按的那些部位刚好是核心肌肉群所在。女护士跟我说要像瑜伽那样放松,但我非常清楚除了瑜伽大放松,其它瑜伽体位其实基本上都要用到核心肌肉群。瑜伽高手非常懂得控制肌肉群,很多时候这种控制还是无意识的,是条件反射的。虽然我不是个瑜伽高手,但是我的核心肌肉群的力量还是很够意思的,在我痛得无法放松的前提下,你的按压又怎么可能起得了作用呢?!折腾了几次以后,我还是痛得不行,于是护士就开始说我这么怕痛的话就不应该来做普通的肠镜,应该去做无痛,否则就不会有人多交600多块钱去做全麻了,我跟她说,医生根本就没跟我说有这样的选择。她继续对我说,即便医生不说,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我也应该知道。那句话以后,我不再跟她怼了。做肠镜尚且不是我意料中的事,刚开始便血看医生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先来个指检,确认那是痔疮以后就不需要做肠镜,但是医生一听到便血后就二话不说马上噼里啪啦地敲电脑,然后丢给我两张交费的单,他重复多次的时候清肠很重要,一定要处理干净,我有什么选项可言?!当我痛得生不如死的时候,女护士叫我不要动,可以跟医生说,但不要喊。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谁还管得了那么多。在年轻的男医生和中年的女护士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之前我在肠镜服务台见过她跟病人讲述病情,告诉他们还要继续交钱做进一步检查的女医生过来接手了。她接过了男医生的肠镜,然后让我从平躺回到了左侧卧的体位。女医生开始操纵机器,让男医生开始按我的肚子。我几乎没有感觉到胀肚子和疼痛的情况下女医生就已经过掉了那个之前把我痛得死去活来的第上个弯,也就是横结肠与升结肠的交汇处。过了那个弯之后,感觉只用了几秒钟就到达了肠镜检查的镜头。一路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女医生把肠镜控制还给男医生,叫他可以退镜了。这时,女护士还是不依不饶地跟女医生说刚才我跟她说看门诊的时候医生没跟我说有无痛的选择,女医生的回答温和很多,她说如果医生之前没有告诉我可以无痛,那是医生的问题。

照肠镜最高难度的就是把那根东西插进去,退出来几乎没有难度,但不时我还是会感觉到肚子胀气。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插进去的那根东西除了可以往肠道里鼓气以外,还可以把肠道里的气体吸走,但是那已经是晚上回到家后,我搜索资料后得出的结论了。退镜的时候,医生会一边退,一边在到达某个位置的时候拍照。显然我结肠和直肠都没有问题,肠子非常干净,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肛门内侧有内痔。

照完肠镜以后我还得去交一次款才能拿到报告,拿到报告以后我又赶紧看了一下门诊还有没有可以挂的号。结果发现只剩下一个20块钱的副主任号,我赶紧抢了一个,免得往后又得重新请假回来看门诊。结果是刚坐下把东西说完,医生瞄了一眼报告以后就说,如果大便的时候没有出出血了,就不需要处理,所以连药也没开,她只是要我注意饮食。

这套恐怖的经历总算是到达终点,但其实恶心的事情还在继续,因为肚子里还有做肠镜时鼓进去的一堆气体。又过了好多个小时,蹲坑里放了无数个屁以后,总算那些不舒服的东西才算真的过去了。

我妈过去做的肠镜加起来估计超过10次,都是在这个医院做的,但是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肠子过弯的时候居然会有这种痛感,她只跟我说做肠镜的时候肚子会感觉胀气。我是15:38走进检查室的,在床上躺好以后我还得在那里看着他们折腾的机器好些时间。检查完成叫我拿两个单子去交费的时候是15:55。所以整个肠镜大概只做了15分钟。除了那些很折磨人的弯,其它部分我感觉不到15秒就能过去一段。

当我看到报告以后,我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会被折腾得死去活来。因为报告上的医生名字是女的,但显然帮我做肠镜的那个是男医生。所以这是否意味着或许帮我做肠镜的医生只是一个住院医生之类呢?于是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过第3个弯的时候他努力了好几次都不行,但是那个女医生过来不到10秒就过了,而且还是我完全没有痛感的情况下。不只是没有痛感,甚至肚子胀的感觉也很轻微。在过不了第3个弯的时候,男医生叫女护士过来按我肚子的时候,女护士按的是我的下腹部,但实际上当时过不了的那个弯道是横结肠和升结肠,如果要按的话,应该是按肋骨附近,而之所以要按,我猜非常有可能是那两段结肠的折叠成了锐角,所以很难通过。如果单纯只靠胀气,没有麻醉的病人会很痛苦。护士按的位置完全不能减轻我的痛苦,那种感觉真的让我很绝望。当女医生操镜,男医生按肚子的时候他就按对地方了,因为他按在我右侧腹部肋骨附近的地方。他没按多大力,但因为我不痛,所以他能轻松的按出他要得到的肠道效果。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做肠镜的时候最郁闷的就是遇到那些拐弯处成了锐角,如果那段肠道还处在痉挛状态,那就跟菊花闭合一样恐怖,即便肠镜高压气体再厉害也难以通过。我不知道我的情况到底有没有混合锐角和痉挛,但我非常确信那种痛肯定不是胀痛那么简单。

男医生肯定非常明白肠镜过三个弯是高难的技术点,以及那几个技术点分别所处的位置。有些医生做肠镜的时候会让病人变换不同的体位。男医生明明知道自己过不了的那个弯是第三个,女护士却按错了地方,他为什么不提醒她呢?大概因为男护士很年轻,女护士是中年大妈,他不好意思说她的不对。男医生知道他被卡在哪里了,所以女医生接手肠镜以后,他按得很到位。

之所以会发生这么郁闷的东西,我觉得其中一点是现在的肠镜没有一个立体效果的指示,比如说除了那个镜头视角以外还有一个画面展示,肠镜在大肠里的大概位置。如果有那个东西辅助的话,大概护士就不会按了一个她觉得已经很努力,但是却完全没有效果的位置了。未来的肠镜,如果可以根据那种视图,在做肠镜的人的肚子上捆绑一个可以从各个方向施压的东西。肠子内部鼓气,外部有一定的力量与之抗衡,必要时制造一定范围一定强度的外力压迫,使肠道的拐弯从锐角变成钝角,那么做普通肠镜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

这个普通肠镜之所以把我弄得死去活来。原因有好几个,首先是我遇到了一个自我感觉相当良好的中年大妈护士,其实是我遇到的可能是一个暂时还没办法在报告上填上自己名字的,而且操作时有点腼腆的住院/实习男医生。跟我的遭遇形成明显对比的是,过去我妈做的那么多次肠镜遇到的基本上都是经验丰富、起码中年以上的老手医生。

肠镜这个东西,做过一次以后,绝对不会想再做第二遍,但如果还有第二次,我仍然会选择普通肠镜,但是在做的时候我不会在随便任由医生护士做无效的蹂躏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