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23

又突然发烧

By xrspook @ 17:47:2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思绪很多,但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感觉脚很冰冷,但实际上昨天晚上根本不冷,盖了两张被子,仍然觉得很冷。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在两张棉被下哆嗦,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发烧了,但为什么会发烧呢?没有任何呼吸道的症状,就像上个月我发烧的情况一模一样,当时也是没干什么事,突然就发烧了。上一次的发烧是第一步,接下来的感冒症状,折腾了起码两个星期。想想都觉得这相当恐怖,如果这种事情每个月要进行一遍的话,那就更加恐怖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昨天晚上,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终于睡着了,感觉人暖和了,但是今早醒来的时候却感觉全身酸痛。完全没有呼吸道的症状,不咳嗽也不流鼻涕。如果不是现在武汉肺炎闹得沸沸腾腾,我肯定又会觉得是大姨妈该来却没有来惹出的祸。今天早上起床之前,我测了一下体温,37.4℃,今天下午,醒来的时候也测了一下,37.9℃。也就是说一天下来我的体温不降反升,但是个人的痛苦状态却减轻了。平时一到早上,到一定的时点,我就会感觉肚子饿,但今天肠胃完全不在状态,东西放在那里,我一点食欲都没有。这种情况也跟上个月的那次发烧一模一样,要等我的烧退下来,然后才会出现感冒的症状,食欲才会恢复。

上个月我没有去看医生,这个时候去看医生,只会遇到更多真的有各种毛病的病人。现在医院的发热门诊一定人满为患。发热及有类似症状的话,非常有可能会被他们留下来做各种检查,甚至被隔离,显然这种事大过年的时候发生非常的不好,但是每个月都这样的话,实在太痛苦了。我在发热,但我不想去看医生,相信很多真的有冠状病毒肺炎的人也有一样的心态。正是因为大家都这么想,所以最终自觉的去看病的病人实际上数量估计仍然不多,所以其实身边潜伏的危险还是挺多的。为什么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突然中招,这个我完全说不上是怎么回事。昨天我们也没干什么特别的。一整天下来都感觉良好,唯一跟往常不一样的就是晚餐我们吃了一条海鱼以及几个海螺,这些东西都是亲戚送的。如果说是因为那些海产品导致我过敏反应,理论上我应该有瘙痒湿疹之类的症状,但我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真心不知道。出现这种症状,我还没跟我的家人说,他们只知道我一整天都在睡觉。现在比一个月之前好一点点的是这次我没有头痛。一个月前那次,第一天发烧我头痛得死去活来。当时我是坐在那里,也会迷迷糊糊睡着的节奏。昨天晚上我在哆嗦,但今天白天基本没觉得冷。

人体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有时候牛逼得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但脆弱的时候,你也搞不懂为什么这样都能崩掉。

2020-01
22

吃腻了

By xrspook @ 19:16:37 归类于:烂日记

在外面吃饭,看到琳琅满目的菜单,我根本不知道想吃些什么、该吃些什么。其实上面什么都有了,猪牛羊鱼虾鸡一应俱全。基本上,普通的能数出来的动物都有,但是我却不知道自己想吃什么,貌似我什么都不怎么想吃。这个春节准确来说,还没开始,我们一家三口暂时只在外面吃过两顿,现在我觉得自己已经词穷了。懒惰的方法是在外面吃,但实际上在外面我什么都不想吃。这是一个挺悲惨的状态,因为不在外面吃,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之所以这样,大概我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把关注放在吃这个问题上,我宁愿把时间精力放在其它地方,但是,即便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别处,但吃饭这个程序还是不能避免。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现在我已经不知道了。有些时候我不想吃,是因为看到那个价格我觉得不合适,但更多时候,是我看到那个东西根本没有任何食欲。之所以这样,大概因为让我选择去吃什么的时候实际上我还没有饿。

从前我爸能吃很多,吃不完的东西丢给他就可以了,但显然,这几年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他再也不能吃过去那么多了,所以当我饱的时候,可能他也已经差不多,所以点菜的时候该如何把握,这是一个比较让人头痛的问题。我尿酸高,我爸直接是痛风。我完全不忌口,但我爸却忌口得要死,出去吃饭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海鲜及菌类不能吃,剩下能吃的还有多少呢?如果再加一条辣的不能吃,火锅没兴趣,西餐没意思,我们还能吃些什么?还有一点让人头痛的是,临近春节或者春节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关门休假,虽然新闻上说广州还有很多餐饮企业春节不打烊,但实际上那些不打烊的只占很少一部分,即便大家已经把价格提上去了,但可选择的菜式却少了很多。对我这种本来就选择困难的人来说更加麻烦。不想在外面吃,也不想在家里吃,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吃,实在让人感觉非常苦恼。

还记得小时候我很期待过年,因为有很多好吃的,只要回外婆家,什么有好吃的都有,无论是糖果还是别人送过来的各种拜年礼品,又或者是外婆做的一满桌的菜。如果天气比较热,外婆会做很多个菜;如果天气比较冷,我们会打边炉,虽然翻来覆去也就那几样,但是那却有家的味道。外面的东西不可复制那个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我这么回味,大概是因为本来外婆就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她这辈子,几乎可以这么说,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做吃的上面。虽然她不在外面开小店,但是她可以让家人们全部都吃得回味无穷。外婆的菜色每年也就那几个,但是光那几个菜足够让人日思夜想。现在到底我在想念她的人,还是在想念她的出品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主动的当她的继承人吗?

2020-01
21

寻味到佛山

By xrspook @ 18:38:3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妈又去了佛山,又是去那个地方,本来我们的目标是去吃那里的一种甜品,但因为现在临近过年,那个卖那种甜品的那个店现在完全把重心都放在送年货上面,所以根本没做那个东西。没得吃那个,让我觉得挺失望,但我们却在那条路上的一个网红甜品店吃到让人很意外的东西。难怪那家店会变成网红店,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他们的出品,因为价格低,而且质量好。那家店只要开门,任何时候都是满座的状态。如果是到了饭点,老人小孩相对会少一点,主要都是年轻人,但不在饭点的时候,任何年龄的人你都会看到。跟其它甜品店不一样,在那里吃甜品的人往往都不仅仅吃一碗,尤其是年轻人,通常都是两份起。我和我妈合计吃了4份。那家店除了一些经典甜品以外,还有一些非常经典的存在,比如单球雪糕,比如菠萝冰。吃完以后我和我妈继续向前,到达了平时我们吃煲仔饭的那个地方。正如我所料,那家店基本可以说是我们走过的那些街道里卖年货卖得最热烈的一家。卖的人很多,买的人也很多,跟其他店比起来,那家店非常豪爽,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随便让你试吃。你把摊在那里的年货都吃一遍以后,会觉得自己已经饱了,不用吃其它东西了。其它店都只有一个小门面放他们的年货,很多卖货的只有一两个人,但那家店卖货的起码有8个人。还有一些人在那里开粉,揉面,炸年货。看到那个之前,我已经料到在过年之前,那个店会很热闹,因为我在百度的街景小车里面,翻到某一年历史街景照片时已经见过那家店的这一幕。几乎可以这么说,雅园餐厅的卖年货跟快子路一年火爆一次的写挥春是那个地方最大的特色之一。我觉得那里的老街坊没有一个不知道那里会这么热闹。

短短一条快子路,先从街头到街尾,都摆满了写挥春的摊档。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间就蹦出了那么多技艺精湛的挥春老人。当然写挥春的人不一定每个年纪都很大。公正路的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年轻人,而快子路的另外一个摊档,写挥春的是一个中年大叔。他们感在一路都是老人家的挥春摊档那里竞争,肯定有他们存在的道理。那些经验爆棚的挥春老人根本不需要打什么广告,把自己的作品贴在柱子上、贴在墙上展示,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快子路上有一个摊档,打广告吹那个老人是清华的什么什么。显然,只有外行人的人才需要在快子路打这样的广告。那一家的确因为打广告的原因,有不少人在排队消费,但是地道的佛山人不会信那些东西。要选择在哪一个档写挥春,得靠自己的眼力,其次要看自己的荷包。正是因为满街都是写挥春的,而且绝大多数都在用金字写,所以一路都是香蕉水的味道。写挥春的老人多,买珲春的路人多,用相机记录下这一些年味风俗的摄影师也很多。我在广州从来没见过这种气势。在一年的其它时候,快子路是一条被拆得支离破碎的弯曲老街,但每年必到的春节年俗让这个地方像凤凰涅槃一般迸发活力。希望这个写挥春的快子路永远存在,但社会的发展是不可逆转的。当这条街也经过了修旧如旧的微改造,但很多新店铺引入了以后,这条快子路,还能像现在这般让人感觉时光倒流吗?

2019年的秋天开始,我和我妈去过很多次佛山,绝大多数都是去禅城区的老地方。昨天我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喜欢那里,因为那里的人说粤语,无论是买东西的人还是卖东西的人。那里的房子那里的环境就像是20年前的广州老城区。现在的广州老城区,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说普通话的人比说粤语的多得多。街头巷尾卖的那些东西也再也不是熟悉的那个味道。我们的老街还在,但里面的人变了,我记忆之中那些熟悉的城市灵魂已经不复存在。

我还记得从前广州前进路凉茶铺的味道,大同饼屋蛋挞的味道,山货铺竹子的味道,还有那个在街口摆摊的挥春人。不开玩笑,这些东西全都能在现在的佛山找到。

2020-01
20

什么鬼银行

By xrspook @ 23:28:08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五我第一次用单位的账号,给别人代发工资。之所以要我这个路人甲去做,是因为这对我们单位的出纳会计来说,这也是第一次用那个银行的U盾发工资,而且那个工资还不是我们自己的,而是帮别人代发。对谁来说,都是这都是一次摸索。显然对年轻人来说,这会相对简单一些。我们的出纳已经快到了退休年龄,而且她用的是五笔输入法,敲键盘的时候是一个一个手指按的,所以很慢,于是我就顶替了她去帮别人发工资。

那些工资是农民工的,因为我们单位里其中一个建设工程单位破产了,他们所有账号都已经被法院冻结,我们单位还有一些钱还没付给他们,但是却已经没有办法把钱打进那些账号了。经过协商以后,大家决定让我们直接给那个施工单位的农民工发工资,以此支付我们应该付给他们的钱。平时,我们单位是通过工商银行发工资的,但为什么这一次不可以也从工商银行发工资,而必须从我们的基本户农发行发工资呢?其中的原因我不太了解,而之所以平时我们不在农行发工资,正是因为那个银行直到2019年才有了U盾,而且在支付的前一天你还得先报头寸。在没有U盾的时候,如果要在那里给员工发工资,还必须跑银行,而且还要填很多单。所以当总公司强迫我们必须把基本户放在农行的时候,我们想都没想过要在那个地方发工资,而是直接咨询工商银行,能不能把钱转到他们那里继续发工资。但显然,用我们自己的账户给自己的员工发工资是一回事,但这一次,是我们这个单位为另外一个单位发工资,所以估计就不能在一般户里面进行了。

农发行是一个极端屌丝的存在,因为在地区、银行及网点的定义上,他们跟其他银行的风格完全不一致,也正是因为这些信息他们设定得很奇葩,所以即便你已经录入好了花名册,最终要带入信息的时候,还是会全部错误。于是为了让钱可以正常发出去,你还必须把所有银行信息,全部手动录入一遍。更奇葩的是当你连续付款,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即便信息完全正确,系统还是会显示那个银行不存在,但如果你把页面刷新一下再进去,手动录入一遍账号信息以后,又可以选择银行和银行的网点了。前后的信息完全是一致的,但一个撞板一个没问题。出现这种问题,显然只能是农行的系统有毛病。正是因为他们这种选择地区选择银行根本没办法批量操作,只能逐个手动录入,所以即便是农发行自己的员工操作效率也很低。要手动录入一堆信息本来就很慢,外加如果遇到那些农民工用的不是自己的银行卡,而是找家人或朋友的卡号,又或者报错开户行的名字等等就更加让人抓狂无语。38个人的工资我们足足花了接近2个小时才全部操作完成,但这都只是发出去了,能不能真的发放成功仍是个未知数,因为农发行的银行回单不像其它银行那样立马显示,银行回单的延迟很严重,等到最后一个银行回单的时候,同事说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离我们最后一个发放操作已经过去了2个多小时。不是批量发工资,是一个个手动发尚且这么慢,如果是批量发那就更加不堪设想……

这样的银行居然还存活,简直让人绝望。

2020-01
19

肉肉肉

By xrspook @ 23:59:2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好多年以前,春节前我在当时南村的广百,也就是从前的南丰商场的一楼买了好多的肉脯。那貌似是我工作的第一年。想买肉脯已经很久了,因为是过年,所以终于有借口可以买一些。当时好像是买多少送多少。结果买了好多回家,一大袋,怎么吃都好像吃不完的节奏。虽然已经挑了很多口味,但是吃多了还是会觉得吃腻了,不想吃。接下来的好多年,我都再没吃过肉脯。那一次吃肉脯的经历堪称是经典,也只有一次性吃下去把人吃腻了,才可以让我彻底打消那个念头。在那一次之前,我印象之中我再没花过钱买过肉脯。还记得小时候的士多店,尤其是学校附近的那些,总有猪肉干之类的东西,很便宜。透明袋装着,上面的封条是用订书机的,纸皮是红蓝色的。也不知道那些到底是不是肉,反正是很薄很薄一片。那种东西我吃得不多。首先因为我没有零花钱买,其次是因为我根本没想过要吃那种东西。士多店里的那种肉脯是我小时候对肉脯的唯一记忆。多年之后,肉脯这种东西变成小块的独立包装,进入各种零食商店。和我小时候吃的肉脯很不一样,现在的肉脯有很多口味,而且还可以分各种肉类,见得最多的是猪肉和牛肉。专门卖肉脯的店,他们的肉脯是一大块的,要多少片就给你多少片,如果太大了还可以剪开给你,但是那种通常只有老铺才会有。还记得我妈从新加坡旅游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了好几包肉脯。自从那一次吃肉脯把我吃腻了以后,路过那些零食店时,我对那些东西再也没有兴趣了。

某一年的生日,同学送给我的那个大礼包里包含了两根妈妈的牛肉的肉干。那个东西不是肉脯,是肉粒,感觉靠谱,因为肉脯是碎肉压成的,只能是真正的规整的肉才能裁成一块一块。去年夏天,我认识了风干牛肉这种东西,先买的是风干牛肉,后来又买了超干牛肉,对比之下我更喜欢后者。超干牛肉这种东西,好几年前我妈在博览会就买过回来,当时买的是散装。超干牛肉就像柴一样,直接放在口里咬,几乎咬不动,于是你只能把纤维慢慢地撕扯下来。那种东西越嚼越有劲。跟从前的肉不一样,现在的风干牛肉,如果让我选的话,我全部都只会选原味,所以除了牛肉本身的味道以及盐的味道以外,很少吃到其他香料,虽然成分表里面还会有很多其他东西。从前的肉脯是我的零食,只要一开始我就完全停不下来,一块接一块,直到把我腻得不想再吃。现在的风干牛肉,几乎是等于我的一个代餐,当我在单位晚上只吃麦片的时候,我就会补一块风干牛肉。第一次吃那个东西的时候,我的确有点停不下来,但时间长了以后,虽然每天只是一根,但也已经没有了冲动。有些时候吃那个东西只是在完成任务。总的来说,我觉得现在我吃的那些科尔沁的风干牛肉跟当年那个零食牌子的肉脯好多了。绝大部分人都嚼得动肉脯,但风干牛肉这种东西,尤其是超干牛肉这种东西,牙齿不好的人根本搞不定。

我不怎么喜欢嚼甘蔗,但小的时候我嚼了很多口香糖。如果是蔗渣骨或者是软骨头的话,通常我都会咬碎并吞下,所以暂时我还hold得住风干牛肉和超干牛肉。

Page 1 of 1,143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