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6

装逼加班

By xrspook @ 8:49:12 归类于:烂日记

真搞不懂现在的电商为什么每个节日都可以被他们变成买买买的日子。从前我们只有一个双十一,后来我们有了个双十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618,现在816也有了。816的出现,难道就只是为了跟618倒挂吗?如果说要倒挂的话,是不是也要来个918呢?不知道那些节日是如何出现的,反正电商就是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让你买买买个不停。唯一的遏制方式是把手机丢一边,直接不去看,但即便这样,如果你要用电脑,再加上你清闲的时间很多,没事可干到处乱逛,最终还是会被各大电商掏了腰包。没有闲暇的时间、没有浏览就没有往后的购买,对女人来说,一次浏览意味着接下来无数个小时的纠结。因为当我们看中了一个商品以后,还得到处去比较。要纠结价格,纠结型号,纠结颜色,还得纠结如何凑单。这些纠结的东西加会填满我们所有生活。无论是无聊的时间,还是应该做正经事的时候。

在上班时间,在没完成工作之前,我是不会到处乱逛的。即便有时我已经逛到天涯海角了,只要有工作,我还是会马上回来。至于下班时间,如果手头上的工作还没搞定,我会继续把它做完,而不会下班了就真下班,但前提是那是我上班没搞定的。我最讨厌那些晚上九、十点,甚至十一二点给你发个东西。通常我会对那些完全置之不理,因为显然那已经不是工作时间该去整的东西了。如果他们真的想把工作做好,就应该在工作的时候把东西摊出来,而不是神经病一样占用你的时间。之所以这样,以我狭隘的胸襟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故意整你的,遇到这种人,我的做法是不理他们。稍微脑子正常的人都不应该在那种时间折磨别人。如果他们觉得其他人这么折磨他们,他们也要这般折磨我,这是一直流传下来的传统,对不起,我就是不吃你们那一套,因为那是不对的。上班的时候在浪费时间,不提高工作效率,只是在那里装模作样地度过那7、8个小时。下班时间给我搞各种下班玩意。我非常蔑视这些人。他们喜欢把生命浪费在这一份所谓工作上面,但我不会这么干。上一代人总跟我说,不要做得太特别,因为枪打出头鸟。但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年代了。温水煮青蛙,一直觉得自己没问题其实就是最大的问题,没办法把自己独立出来,用旁人的眼光去中纵观整个事件,揪出已经出现或者即将出现的问题。这必将导致最后的失败。总觉得之前没错,一直沿用下去就好,实际上是没有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因为得过且过的心态一直占主导,所以当然不存在什么创新精神。从前我还有点忌讳,但现在完全没有了,因为我知道他们不能拿我怎样。因为他们的传统决定了他们没办法拿我怎样。一方面,我们蔑视他们的潜规则,而另一方面,我在利用他们的潜规则。

开心就好,我把这些都吐槽完毕以后,又可以清空脑袋搞一些天马行空的东西了。

2019-08
15

给我关照

By xrspook @ 9:46:47 归类于:烂日记

前晚我梦见了外公,我们没有说话,但是有一些动作上的交流。我们主要都只是在各自的睡觉,我还记得外公睡在他床上的时候向我这边扔来了一顶貌似是草帽的东西,因为他觉得我睡觉的那个角度刚好会被夜灯照着。梦里除了外公以外,还有我的姑婆和丈公,但是却没有我的外婆。姑婆和丈公睡在下面,外公是在他们上面。他们睡在一张很简陋的床上,我很确定睡在上面的只有外公一个,那是手脚非常灵活的外公。我梦里的那个场景,大概是结合了前进路以及南园新村那两个家。因为方位布置是南园新村的,但是上下铺这个结构是前进路的。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当我们从前进路搬到南园新村以后,姑婆和丈公回来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个睡法。那个梦里所有场景都很昏暗,其实没多少个场景,那更像是某个镜头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外公给我扔了一顶草帽以后我的梦就结束了。半夜里我醒了过来,意识到昨天是星期二,是外公的生忌,虽然大概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期三的早上,但是,在我们大多数人心里,只要天还没亮,晚上还是属于前一天的。之前我从来没有梦见过这种东西。夜里醒来以后,我莫名地哭了,我也不知道是在梦里我哭了,还是醒来以后才开始的。倒不至于哭得很凄凉,但是已经到达了那种有点鼻塞的状态。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但怕也没用,因为屋子里只有我一个,我无法求救。从前做噩梦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求救,因为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那些东西是梦。

刚过去的那个周末,每到晚上我就闻到祭祀的味道,有可能是点蜡烛,也有可能是烧各种东西,因为农历7月对中国人来说是阴间的节日,7月14被我们称作鬼节。外公是7月13出生的,所以当他还做寿宴的时候,我们订房间都很容易,因为那个时候通常别人不会办喜事。我已经不记得外公的寿宴是什么时候开始办的,反正就是办了好多年,但最后为什么又不办了我没有印象。正是因为我闻到了祭祀的味道,所以我知道外公的生忌快到了。上个星期我们刚刚过完七夕,其实这对我来说没什么,但就是因为现在的电商会拿各种节日来搞活动促进消费,所以我知道了七夕的存在。七夕之后一周之内就是外公的生日。当我意识到这个以后,我赶紧去看了一下日历,发现原来是这周二,也就是前天,然后我问我妈她们三姐妹要不要聚一聚。我妈说好像死人的生忌不要年年搞,因为据说对后人不好。我不知道这个传统到底是怎么回事,搞生忌对后人不好,但年年搞死忌却没有任何问题,这到底是什么逻辑?难道我们就不应该记住前人的好,而要记住那个让我们悲伤的时刻吗?当死者还在生的时候,他每年的生日我们都很开心,我们记住那些时光不好吗?

从前,我对外公的念想也就只能是在清明节庆后扫墓时见他一面,但现在他和外婆的灵位都放在了海幢寺,只要我想去、只要我有时间,我随时都可以去看看他们。虽然去看一看也就只是个形式。他们一直都在那里,即便只是照片,也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窝心。他们在某个时刻停止了,不再老去,也没有痛苦。过去,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在他们百年以后,总算是有了个归宿。有人觉得这么干纯粹是浪费钱,但我觉得这挺好的,比直接放在家里每天都供着好。因为那是一个大社区,如果用现在的楼盘换算,那绝对是个超大型的楼盘。和其他人在一起比孤零零地丢在家里的角落好。

跟我爸比起来,我更爱外公。

2019-08
14

主动做某事

By xrspook @ 9:22:18 归类于:烂日记

义气这种东西,有时我真的不知道跟谁才能真的去谈。但我发现一个现象,越是有钱的人,你也不能跟他们谈那个东西,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几乎所有东西都是用钱去衡量的,而义气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不计成本,无论付出多少金钱、精力或者时间。

我觉得义气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大概是因为还是少年的时候,我武侠小说看多了,但实际上,在我看看武侠小说之前,那个东西早已扎根在我心里。之所以发生这种事,大概是因为我还是少年的那个年代社会主流的风气就是那样,所以当时的电视剧和动画片潜而默化地就会给我们灌输那种东西。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怎么才完美?

我觉得现在的人的价值观跟我们那个年代完全不一样。现在我该怎么跟00后,10后他们谈什么是义气呢?他们还小的时候,家长就用无数物质上的奖励诱导他们做些什么或者不做什么。比如我的一个同事,儿子四年级了,有一次家里吃饺子,她出20块钱让儿子包10个,也就是包一个饺子两块钱。我跟我的同事说,我可以给你包100个,你给我200。她跟我说用不着,因为他们吃不完。在我那个年代,孩子为家庭做事是理所应当的,当你不自觉去做的时候,你就会被责备。孩子的天性是贪玩图新鲜,所以看到大人干那些的时候自己也会恨不得帮一把。我小的时候,更多情况是大人不让我帮忙包饺子,因为他们觉得小孩子包的不好,老是散开,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但是,当我读小学以后,尤其是初中以后,家里包饺子的操作基本上都由我一个人负责,如果我躺在床上没及时起来干活,我妈一定会把我骂死。我妈从来不会恐吓我说如果我不去包饺子我就没得吃,要自己顾自己。在她的狮吼之下,我也不可能一直躲在被窝里不起来。在家里,我妈没有一天是不吼,所以我觉得被她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从来没想过吃饺子的时候我不亲手去包。从前我妈觉得她包得比我好,但她后来觉得无所谓了。还记得大学某次班级活动包饺子,我居然成为了同学的师傅,原来无论男女都有很多没包过饺子。但这也说得过去,因为我们是南方的孩子,所以我们没有在某些特定节日吃饺子的习惯。我熟练的手法把他们吓了一跳,因为他们觉得这跟我平时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场很不一样,在他们眼里包饺子是很女人的事,但在我心中,工作无所谓男女,只要力所能及,那份工作就可以做。为什么包饺子这种事情就一定是女性独有的活儿呢?虽然在包饺子这个问题上,我包得很在行,但我不会擀饺子皮。在南方,我们的饺子皮是从外面买回来的,不需要自己擀,所以如果你让我整套流程下来,包括馅料调味以及从面粉开始做饺子皮,这些步骤我肯定不在行。但只要给我几次学习以及练习的机会,我必定能把那掌握好。倒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或许在以后会成为我的谋生手段之一,而只是觉得掌握这种技能挺有趣。

如果孩子必须得用各种物质奖励的手段诱使才会主动去干某事,我觉得这个社会就没救了。

2019-08
13

不懂你

By xrspook @ 8:58:0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说不准自己到底是什么情绪,不想学习也不想看书,觉得没什么要买的,所以也没怎么逛网店。体育方面没什么新闻,米叔那边也一样,所以一整天我都处在无所事事的状态,这样显然非常不好。或许是我的周末综合症还没缓过来。刚过去的那个周末,我两天都待在家里,哪里都没去。我没有踏出过家门一步,同时也没有做任何运动。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把原地跳变成了跑跑步机上,显然这样的运动量更大,但对比起来持续时间会短一点,同时,我没有加入其它交叉运动。就心肺能力而言,的确如果规律地在跑步机上运动的话,能提升我的心肺能力,但问题是,通常我都只是星期一到星期三很努力,顶多星期四也很努力。星期五从前对我来说是一个无奈的堕落日子,因为实在抽不出时间做运动。几年前我会选择在星期五早上上班前做一些15分钟相对于其它来说算是轻量级的运动,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荒废了。至于从前周末做的18K早就不复存在,别说18K,现在连3K都没有。现在对我来说,从家里跑到琶洲算是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从前那条18K到大元帅府结束的线路现在对我来说就像是梦一样,我再也不需要跑到大元帅府结束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在那里再也没有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近期的blog写着写着就会进入一种莫名悲情的调调。外婆离开了,我开始这样,而且持续了半年以上。如果我的父母离开了,我会这样吗?

对比我爸跟我妈,我跟我妈相处的时间要比我爸多很多。我见过我妈小时候的照片,但我却从来没见过我爸小时候的照片。我爷爷奶奶的照片也都只能是在清明节去扫墓的时候把骨灰盒拿出来,看到上面两个小一寸的黑白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爸没有留下爷爷奶奶的照片。我爸妈谈恋爱之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奶奶是在我三岁的时候离开的。我对奶奶一点印象都没有。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又或者因为从前年纪太小我无法记得起来。我爸可以通过照片给我讲从前的故事。可以是他自己的故事,也可以是爷爷奶奶的故事。在我记忆之中,我爸几乎没跟我讲过他的过去。所以可以这么说,我对一个明星童年的了解比对我爸还要多,而且是多得多。当你完全不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你不可能跟他真的建立一些联系。我不知道我爸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是怎样的,他读书读得怎样,又或者但他还是学生,尤其是只是中小学生的时候有什么兴趣爱好。我同样不知道他大学以后做了些什么工作,那些工作他完成得怎样。我只知道在我有记忆以后,因为我爸内向的让人觉得出乎意料,所以他最后那段工作的日子过得并不好。理论上大家都觉得,工作年限上去了,自然就会升级,但是他却降级了。我爸的同事我一个都没有印象,他没有去参加过同事私底下的活动,无论是退休之前还是退休之后。对我爸来说,工作就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事,他的那些兴趣爱好一直都在不温不火地缓慢发展着,从前这样,现在也这样,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爆发的时刻。

书呆子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存在,因为见识过我爸以后我已经完全心累了。

2019-08
12

又听到“丹绳”这个词

By xrspook @ 11:02:04 归类于:烂日记

上个星期看了一部香港电影,叫做《沦落人》。里面说的是一些普通人,或者说是一些非常不幸的人的经历。我们通常觉得社会的底层人群,人生谈不上什么梦想,但这部电影却给了人希望。小时候在我印象之中,黄秋生是那种让人非常厌恶的存在,因为他演的通常是反派,而且是让人非常憎恨的那种。小时候我总觉得他这个人很可恶也很可怕。长大以后我才明白到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不是每个人演反派都会让你有这种感觉。他是一个非常棒的演员,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演普通人的时候,他会让你觉得很自然,就像那不是一个塑造出来的角色,而真的是你身边的人。在《沦落人》里,他演的是一个瘫痪的人,腰以下完全动不了,双手算是还有点活动能力,但也很不自如。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他得请工人,虽然自己已经住在公屋,但那还是得花那笔钱。因为如果没有工人,他根本无法活下去。之所以会瘫痪,完全是因为突发的某个事故。他觉得自己这样的状况会连累儿子,所以就和老婆离婚,让她再婚,然后儿子就可以到国外读书。他只是社会里非常不起眼的一个普通人,但是他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无论那个是他的儿子,还是那只是他请回来的工人。儿子理论上是捧在手心里的,很多人都这么干,但是,在对待工人这个问题上,人们又是否真的把他们当作是人,而不只是一个干活的机器呢?工人有梦想,一个瘫痪的人也有,而之所以大家都觉得自己不没资格有,完全是因为大家没有真的很迫切地追求过。梦想这种东西准确来说不是别人剥夺的,而是自己放弃的。如果自己从来都没想过梦想,又如何谈得上别人不给你机会呢?而且机会这种东西我觉得根本不应该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争取。

这部电影让我觉得很窝心的地方除了故事本身,还有男主角说的语言。我是一边在跑步机上跑步一边把电影看完了,用了两个晚上。我看的是粤语的版本。因为跑步机会制造一些噪音,所以即便我的音量已经开得不算低,但还是有一些会听不清,但即便如此。黄秋生说的那些对白,让我有种泪流满面的感觉。说的是粤语,那就像是我小时候听到的那些。在我印象之中,那就粤语的一部分,是我的母语,但现在说的人越发少了,他说的那种语言让我想起我的外婆,我的外婆讲的就是那个感觉是粤语,但那些语言的里包含了某些英文单词的发音。那些东西原本是英文单词,但实际上又不用英语的标准发音表达出来,所以这种词大概只能口口相传。因为如果要用汉字表达,是无能的,把两个音译的汉字写出来,你不可能理解出那到底是什么意思的。直到多年以后,我妈才恍然大悟出这个道理。她终于明白到,外婆某些奇怪发音的词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这一代的人已经极少听到这种词,我妈那一代人说的也很少,随着外婆那一代人的逐渐离开。这些粤式外来词会被时间慢慢吞噬掉。当黄秋生说“丹绳”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时候在外婆家玩耍的时候,我和表姐在床上乱跳,外婆会说我俩在“跳丹绳”。“丹绳”是英语dancing的粤语音译,外婆不会说我们在跳舞,但会说我们在跳丹绳。我不知道外婆为什么懂得这个发音和这个意思,她没读过书,不会写字,她自己肯定不知道某些她挂在嘴边的词居然是英文。外婆没去过香港,这些我们大都觉得是香港那个讲半英文半中文的地方才会有的词其实不然。

我只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故事更能打动我。

Page 1 of 1,111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