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
15

pizza和跑鞋

By xrspook @ 20:08:39 归类于:烂日记

看到万国广场的恺撒pizza开业并看过他们的价格后妈说她很想去吃尊宝的榴莲pizza。她说路过赤岗路的尊宝的时候看到上面说59元的特惠价到11月30日,所以上周她就想等我回来就去吃。昨天姨妈没有回外婆家,早上外婆、我妈和我都很晚才吃早餐,所以中午我和我妈就去逛了。她提出想去吃,那我们就去吃呗。掏出手机,打开4G,用大众点评搜索“尊宝比萨”,最近的店都全部列出来了。最近的600多米,在中海名都附近(接近滨江路?),第二近的800多米,在南田路广州药学院对面,妈妈选择了药学院对面的。那家店再向西走一点就到宝岗大道了,不过真的就在药学院门口对面。今年我考完职称计算机的那个下午曾经在回家的路上在赤岗路的尊宝买回了一个榴莲pizza,全家人都觉得很好。pizza神马,从前只去必胜客,但其实我们对那些肉不怎么感兴趣,妈最喜欢的是厚装的饼底,那次以后我们才发现相比于加了乱七八糟那么多东西的pizza,我们还是喜欢尊宝10寸的榴莲王,10寸才56元,不能再强求什么了。吃pizza很有罪恶感,但半年才吃一回也没所谓了。想吃就去吃,又不是吃不起,偶尔放纵是生活的彩蛋之一。运动狂和偶尔放纵不冲突,只要我的心不在吃上就可以了,而实际上我的心即便在吃上也不过是在入手低脂牛奶上。经过一段时间喝进口的脱脂、低脂和全脂牛奶,我选择的是低脂。全脂牛奶太罪恶,脱脂牛奶略有的怪味我还倒不如喝白开水……

万国广场负一层的Nike估计在上星期完成了升级改造,店面大了起码1/3!卖鞋的区域大了许多~ 我看中了Nike Free 3.0,那是一双最接近于赤足的赤足跑鞋,前后掌落差是Nike赤足跑鞋里最小的。之前试过5.0,感觉很糟糕,但3.0一上脚,就对味了,当然了,还是有一点点感觉后脚跟有一点不完全贴合,因为鞋面完全是织出来的,而后脚跟可能为了增加强度不会软趴趴所以有块加强的胶?整双鞋都很贴合,除了加了胶片的地方,感觉就像穿着双袜子。跟Vibram的Bikila比起来,如果说要进行赤足过渡的话,中间加个Nike的赤足系列会更好,因为Free系列鞋底有一点点落差且鞋底足够厚,可能鞋垫也有点缓冲,不至于像Bikila那样穿上去跑步连路上的沙子都能痛苦地感觉出来。大多数时候我穿的都是工鞋,有落差,但落差很小,硬底鞋,虽然加了康威的跑鞋鞋垫(已经很多年了,其性能,呵呵呵),但几乎是实打实的。在家我通常都赤脚,所以就短距离日常生活来说我很习惯赤足。但出于谨慎考虑,我不会穿赤足跑鞋长跑(超过1K)。它们的设计原意不是在硬邦邦的粗糙且倾斜水泥地上跑步的!人家的设计最多是在柏油路,更多的是在小土路、塑料田径场、跑步机上折腾的好吗!这些都不是我平时跑步的场地。Nike Free 3.0万国工厂店的售价是¥599,看上去不便宜,但我知道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因为通常来说3.0很少拿去特价场。回家后一查Nike的官方网站,3.0的售价是¥1099。那是一双很好看且很舒服的鞋,但599买双鞋只是用来走路,有这个必要吗?!理性地说,还真没这个必要,我大把已经/即将退役的Mizuno跑鞋等着我用来刷街呢~ 喜欢是一回事,真正买下来是另一回事。我也喜欢Mizuno和林宝坚尼合作的超顶级跑鞋呢(售价¥2000多),光是看一眼就喜欢上了,但这有必要嘛!那个跑鞋是基于Mizuno的顶级预言系列的,在鞋的某些及细节上加入了顶级跑车的元素。喜欢,但不是说我就得拥有。走出万国广场的时候,我妈跟我说,找个男朋友吧,然后她补充道,找个有钱的男朋友,让他把你喜欢的买给你。我很认真坚定地回了句:“痴线!”首先,跟有钱人交朋友我很有压力;其次,他有钱是他的事,我自己买我喜欢的,如果我暂时买不起我就努力攒钱去实现愿望,为什么要依赖别人,一切都来得不费吹灰之力有什么意思。我妈这是想钱想疯了吗!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是不是顶级不重要。

今晚,我想好好地看上个把小时的书。

2014-12
23

冬至日偷鸡提前跑步

By xrspook @ 21:41:2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冬至,下午3-4点很多人已经走了,4点多我去张望的时候所有领导都已经走人,于是我就下午5点不到就开始跑步。难得的晴天,难得的领导都滚蛋了,难得的还有太阳(虽然太阳在我跑了一半的时候就再也照不到我了,尽管天没完全黑)。平均153的心率,我仅跑出了601的配速,圈长是369米,好吧,这个数是有点低,但也不算非常低。为什么会601的配速呢?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用一种比较舒服的方式去跑,最后几K遇到烧垃圾的,尼玛的在东边烧,正在吹着东北风,一开始我快被呛死了,但随着微风的扩散,烟雾没那么浓,却变成了我整个“操场”都是那个味道。直到我跑步完毕,完成拉伸,双侧髂胫束泡沫柱放松各50下,腹肌九部曲+超人飞所有这些都做完我躺在防滑垫上休息时,我仍能感觉到鼻腔里那股烧垃圾的味道。在那种情况下,我不应该还继续跑,但都跑了一大半了,不继续下去很亏啊,我就是这种神经病的人。如果没有烧垃圾,我可以跑出比601快的配速吗?太难说了,如果身体要跑快自然就会快,烧垃圾刚好成了我昨天的借口罢了。我已经半个月没试过跑出600开外的配速了,对上一次是2014-12-09,虽然这段时间期间在单位绕圈我就不过跑个55*的配速而已,10秒以内的差距我不必放在心上,但神经病的执拗总让我觉得5**变成了6**不一样。如果我希望自己的跑步都是5**就应该自己去争取,比如说做更充分的热身,做到微微出汗才去开始跑步,而不是换上衣服就直接开始。

提早了大半个小时开始跑步就让我晚上有了2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做ADR shoot interview的翻译,2个小时完成大概12-13分钟,速度还凑合着,但我感觉我已经没有怎么思考在行云流水般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12分钟的音频需要听译敲打出3000多接近4000的字。敲字很费时间!即便是看着文字做翻译,一小时2000字也已经几乎是极限了。要知道,我平时写blog,每次大概半小时,大概就1000字的样子。我的敲键盘不算光速,但也不算慢。听译的话,除了不停地在视频播放器按暂停,还得Alt+Tab快速切换到记事本敲写。我有个执拗的要求,除了写下谈话内容外我还得记录下每个问题的起始和终了时间,输入00:00:00的格式也需要时间,要需要准确获取这个时间需要把结尾部分每次都用“←”回放听清楚。不是每句话我都需要用“←”去回放听清楚,但结尾都需要做这种事。非结尾的谈话一次OK不回放就完成的几率有多大呢?应该有60%以上,对其他人我的反应会明显迟钝,尤其对RF SHOOT INTERVIEW里的那个不知道谁提问者,但对ADR,我的辨认度会挺高,首先是因为我熟悉那个声音和调调,也不管有没有口音了,有口音我也已经习惯了,其次是因为他说英语很慢,很多时候还会说完一遍又说一遍,在不是做shoot这种超长interview听译的时候,做那些5分钟不到的interview翻译里,我甚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虽然做不到一字不差,但大概是绝对能估出来的。多年以来,几乎可以说是他的专职中文翻译训练已经让我熟悉那个人的常规思路和“标准答案”。翻译不就是要这样么,不能把自己融入角色,怎么能翻译出那种调调出来。我会用比较通俗的词汇去做ADR的翻译,因为虽然很多时候他面对媒体说话的时候已经很克制斯文了,但有时你还会暗暗感知到他的粗话就到嘴边了。说话的是个粗人,看我翻译的摔迷估计也细不到哪里去,而我自己也不是什么文绉绉的什么大家。针对读者,用我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去翻译是我的风格。

今天最好在上班时间内能完成这周橡皮章的雕刻。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