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11

薄荷再上路

By xrspook @ 9:18:53 归类于:烂日记

自从我把耐克的背心带到单位,我们就再也没有上过瑜伽课,估计这个时间有超过两个月了。他们默认,参加的人数要超过六个,才叫老师过来上课,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报名的人中,男同事基本不会来,要凑够六个人,就等于女同事全部都要参加。我觉得他们最不可理解的一条是先看看别人去不去,然后再决定自己怎么样.如果一开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别人怎么就不会跟你有一样的想法呢?!因为看到别人不去,所以自己也不去。大家都不去,最终的结果就是老师可以直接不来上课了。今年单位用在体育经费上瑜伽这一块的钱可以减少支出了。这样真的好吗?我不明白现在的人为什么总是喜欢随大流,最后问的不是自己要不要这么干,而是看别人是不是也是这么干的。

昨天我折腾了一番,把花泥重新找出来,然后用水泡了,结果发现,已经非常干的营养土要重新把它润湿,实在有难度。即便你把土装好,然后从上面浇水,下面都已经出水了,但实际上营养土之间的间隙还是干的。没有办法之下,我把下面有洞的花盆直接放到了水桶里。这就不会有那个从上面浇水下面都漏光的问题。之所以这样肯定是因为水漏下去,沿着一条最快捷的间隙通道全部流走,但我直接把花盆坐在水里,只要时间足够长,营养土就应该能吸收到足够多的水分。我唯一没有做的就是在把它放到水里之前称一下重量,然后从水水里拿出来以后再称一下重量,但从手感上说差别已经很大。营养土如果不够湿润,要进行成功扦插,是相当困难的事,因为本来移植过来的东西已经非常需要水分了。如果营养土过干,甚至有可能要从植物那里把水分平衡过去,那么扦插当然就不会成活。除了土培以外,我还凑出了一个水培装备,我把一瓶一块钱买回来的东古酱油倒掉了,那个已经放了很久,已经过期,实际上我只吃过一次,因为我发现那个酱油加在冷面上会有一股酸味,不好吃,所以我吃了一次以后酱油就永远的放在那里了。我把酱油倒掉,把酱油瓶洗干净,最后把酱油的盖子揭开,因为酱油的盖子就只有一条缝,显然我很难把植物塞进去,把盖子掀开以后,酱油瓶就像一个迷你的饮料瓶。之所以选择它是因为那看上去是个挺合适的细口瓶。之前我也试过在水杯里进行水培,结果是剪下来的匍匐茎好一段都泡在水里,叶子也泡在水里,久而久之叶子就会变黄,会出根,但速度很慢,大概这是因为茎一直都贴着水杯的底部。从网上的资料看来,别人长三天就能长出的水培根,我得花一周以上,别人一周能长出的根进,我花三个月也做不到。所以我估计那是我培养方法的不对,所以这次我就换了个思路。在小酱油瓶里水培薄荷,这种感觉挺过瘾。有点小文艺的节奏。

昨晚去我种猫薄荷的地方剪猫薄荷的时候,居然发现还有一些还没有完全死掉的胡椒薄荷。其中一颗还是之前我看到它开过花的。花已经焦了,但叶子还是绿的,摸上去还是有点软,虽然进的大部分都已经干了。天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它是如何吸收养分的。更让我惊讶的是,沿着土上一点点小叶子,我一直往下挖,居然挖出了一条超过20厘米长的白色根。那是软软湿湿的,显然还没有死,植物真是个奇迹!其它胡椒薄荷的根早就跟旁边的泥土那样干了。但是那一条居然还活着,显然我扯出来的估计只是它的一部分。因为虽然我已经挖得比较深,但还是没有挖到像胡须一样哦部分。我只是挖出了主根的一部分。我把这一条东西上面有绿色叶子的截了一段出来,扦插到小花盆里,然后把余下的大条,埋进了大花盆里。不知道只有根,没有绿色的部分,薄荷会不会长起来。

天气不热得发疯,我又开始有心情料理花草了。

2016-06
17

被叫停

By xrspook @ 13:11:41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10K跑着跑着被叫停,而且不是一个人在叫,是好几个人在一路上逐个把我叫住,以防我叫不住直接又跑走了。当时我只跑了6.36K,稳定的心率都还没升到152。被叫停的时候我简直就想找个人揍一顿,马勒戈壁!!!!!剩下的距离正常来说应该能在24分钟内搞完。他们把我叫住,我回去穿了一件衣服再在办公室门口等待“被接见”那些时间加起来不只24分钟了好吗!!!!!!!上班时间你是我领导,下班时间我们可以是朋友,但更多时候我们只是路人甲乙丙的关系。我不是军人,我不是7*24待命的,我下班时间可以完全不听从你们的指挥。虽然一肚子火,但我还是停止了跑步。因为昨晚要上我们的第一次瑜伽课,晚上7点开始,所以我必须在下午530下班就开始10K,即便这样我只是仅仅能赶上,突然间杀出一个领导谈话程咬金,我不发火才怪!就是因为昨晚突然间变卦的6.36K,导致这个月的余下日子即便把大姨妈那种事剔除在外按照工作日每周2个10K,周末1个18K,我这个月都还差1K才能完成月跑量160K的任务。

我非常讨厌计划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虽然非常讨厌这样,但我觉得昨晚的谈话还是有点意义的,意义多大很难说,但起码基层员工的看法直接传递到总公司高层那里了。这个特殊通道让我发现我的很多上级领导曾不知道贪污了多少东西。这里所说的贪污不特指经济利益,连一些纯粹的意见和建议都一律被抹掉了。几周前,上面的人要死要活地催着要按照国家级检验站我们单位还需配备的仪器及费用清单。我报上去的那个表是1000多万RMB,1000平方米的实验室占地的。但昨天总公司高层跟我说我们单位就只报上去了一台30多万的仪器。我那个去!1000多万变成了30多万!这钱还完全不是由我们单位自己出的呢!到底报上去的是神马仪器不知道,但显然那绝对不是检验人员的意思。三四十个仪器变成了一个,上千字的内容变成了可能15个字搞定。如果把这折算为经济上的贪污,那简直就是“极端恶劣”的层次了。仪器是一个问题,人员配备也是个问题,检验从来都没有被询问过有没有增加人手的必要,他们只会在某些时候从这里顺理成章地把人挖走,当然不会在考虑单位招人的时候把人往这个地方放。如果领导还有那么点良知的话,他就会做点什么。在门口等待“被接见”的时候我顺便也听听前一个人的谈话,其问题针对性以及工作的实际性跟我说的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他“得体”地表述一些宽泛的东西,可操作性不强,而我说的一律都非常的直接,那都非常有必要去做,至于最终做不做,我有心无力,因为决定权不在我这里。没有多少人会像我这样把工作上的根本性问题直接挑明,一方面是因为他们会觉得那样肯定会得罪人,另一方面是因为或许他们就没有在他们的本职工作上注入多少认真。

昨晚的瑜伽课总体感觉还行,不过节奏慢得让我觉得有点憋闷。我知道了一些非常基础的东西,那是我从前完全不了解的细节,而有些部分嘛我觉得那么干是不对的,有些老师让我们那么干的动作在非标的情况下会造成伤害。虽然我在瑜伽方面是完全的新手,但其它运动的常识和作用我还是有一定基础的。尽信师不如无师。

连续六天的工作日终于到尾声了啊啊啊~~~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