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
14

自作孽不可活

By xrspook @ 10:07:44 归类于: 烂日记

一天之内,我把我想做到的东西全部都做到,这样的效率,实在让我太惊讶了。而实际上这算不上一天,只能说半天,因为上午根本没有时间。上午粮食局的人过来检查。今年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来过,而现在,他们居然说这是季度例行检查,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检查居然成为了季度例行。我们毫不知情。上次我还看到检查前发下来的通知,而这一次,连通知的影子我都没见到。无论什么时候来检查,无论检查的是什么东西,我一点都不慌,因为所有事情都在需要做之前已经全部完成。对我来说。最忙碌的是月底和月头的前一两天。之所以说一两天,是因为有可能月头的第一天不是工作日,所以月头的第一个工作日,我要忙着把所有报表拿去签名盖章扫描上传,然后把所有账本都打印出来,打完以后把那些东西拿去给该签名的人签名。

昨天的检查,我那块照样没有问题,储备科找出了好几条问题,居然是质检方面。首先专家觉得客户提供的质检报告里的指标已经过时,但是那是别人提供的报告,我们无权要求他们要怎么改,只能建议他们。专家说,现在的国标已经不那样,那个企业提供的质检报告用的是老国标的指标,现在已经失效了,但万一他们用的不是国标,而是参照老国标自己制定的企标呢?那是别人的东西,怪在我们头上,不合理,所以只能是个建议项。但另外一些,完全是我们的过失。比如说我们自己的检验报告居然审核人没签名。因为那个专家是质检站从前专门检验油的,所以他对那些东西非常熟悉。一直以来,其他人过来检查,基本上只是看一下质量台账,看一下质检报告,不会要求检查原始记录,但是原始记录这种东西是必须有的。既然你可以打印出检验报告,原始记录就必须得填。检验报告是打印出来的,但原始记录是手写的。现在号称要进行智能化,用系统代替手写,但实际上这个只是个倡导。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数字系统和原始记录得并行。说不准那个系统什么时候会歇菜,尤其当我们的系统的开发商是浪潮。数据放在浪潮那里,说没就没的节奏,实在让人心惊胆战。该签的名没有签,理论上应该很爽快就拿得出来的原始记录首先在嘴皮子上推搡了半天,然后又磨蹭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终于拿出来,显然会让别人觉得你很不正常。实际上,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可以避免的。人家过来检查,为什么你觉得没有签名的报告可以拿得出手呢?其次,明知人家过来检查,为什么质检方面却不留一个负责人在这里?也不是说质检真的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来的人也已经来了一年多,理论上该知道的东西她都得知道,但显然在面对这种检查方面,她几乎没什么经验。所以归根到底,导致这一大堆被人家挑刺的问题都是自己拿来的,说白了就是负责人根本没上心。这里应该负主要责任的是科长,因为他没有向上面的领导反映有上级的检查要来,也没有给下面的人明确分派任务。前天已经让大领导给他擦了一次屁股,接下来他的吊儿郎当又让下面的人躺着中枪背锅。这样的恶心事情肯定会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发生,因为他就是个这样的人。一个单位的中层工作态度和能力都有问题的时候,你还能指望什么呢?

2020-04
24

拉卷纸的熊猫

By xrspook @ 9:19:00 归类于: 烂日记

循环和递归,对路人甲来说那是差不多的玩意,反正就是在那里转圈圈。但是,虽然已经认识递归好些时间了,但我依然非常害怕这个存在。之所以害怕递归,是因为我很难想象到底递归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而我又非常明白,达不到递归的头,就不能把东西返回出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这个玩意就像一个无底洞。于是每次当我遇到递归,我都会在那里瑟瑟发抖,大概要克服这个,我需要非常大量的递归练习,让理解这个东西变成我的条件反射。

我不知道,在实际编程过程之中,到底会不会真的经常用到递归这种恐怖的东西。在Think Python 2这本书里面,很早就已经在说递归。还记得递归这种东西他们是结合小海龟一起折腾人的。现在回想起来,这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因为小海龟是一个画图的东西,会让你用更直观地去理解递归到底在做什么。我还记得他们要我们理解的那个树杈和雪花。树杈那个图还算是一个比较正经的东西,雪花那个图案,简直是让我头皮发毛。每次说起递归,我就会想起小时候家里那个卷纸筒。黄色的卷纸筒上面,有一个卡通熊猫在拉卷纸的图案,而它拉的那个卷纸筒上面也贴着一个熊猫在拉卷纸。每次看到纸筒上的那个图案,我就会盯着看,然后脑子就会不断想象,熊猫卷纸筒,熊猫卷纸筒……想着想着甚至会觉得好恐怖,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这跟俄罗斯的套娃不一样。我总觉得,俄罗斯套娃无论套子多精细,总会有个头,但是,拉卷纸的熊猫,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噩梦。我觉得,拉卷纸的熊猫是递归,而套娃是循环。

昨天我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查单位的某些账本。查出了一箩筐的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他们检查居然没发现。绝大多数都是弱智的问题,不弱智的问题则代表了他们做事的时候根本没用脑子去思考。那些莫名其妙的错误几乎到达了一种人人都有永不落空的境地。这也实在是太强大了吧!归根到底,是因为根本没有人去统一他们。每个人都看着那个规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又或者他们没看规则,只是按照上一个人的方法去做,但是他们对上一个人的做法的理解又各不相同。情况就像一个人不断地传话给下一个人,当人数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原本的故事就会变得乱七八糟。我还记得第一次发现这个现象是在翡翠台的综艺节目超级掌门人上。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地去揪他们的错误。不只是核对核心数据,也看了格式上到底合不合要求。有时我真的不明白他们,这样干活,他们觉得自己对得住自己的工资吗?他们晚上为什么居然能睡得着觉?换个说法,为什么他们这般吊儿郎当却没有东西惩罚他们?即便不是金钱上的惩罚,但起码也要让他们心里不好过,比如批评一下。但或许批评根本无效,就像你妈妈骂你一样,左耳进右耳出,就只是一阵耳边风。既然不能用惩罚,能不能用奖励的机制呢?在这个单位,爬上去的那些人你也说不上到底牛逼在哪里。没有惩罚,也没有奖励,于是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不是人人都能自律,对不自律的人必须用铁手腕。

2020-01
9

检查与被检查

By xrspook @ 9:58:2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貌似年前需要完成的工作好像我已经全部都做完了,而且还挺休闲的样子,余下来的事,我也可以继续完美搞定,也可以慢悠悠地等我有心情的时候再去处理。今年的过年来得早,但是我工作赶进度速度更快。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从前我一个人做的事现在可以找个人分担,比如说以前我需要一再核对的事情,在我核对了两遍以后,我就可以交给我的同事,进行最后的核对。通常这些从前我都需要连续好多遍,连续好多天,至于最终是不是真的一定正确,我不知道。起码在别人检查的时候,暂时还没发现有什么高端或者低端的问题。之所以这样,首先是因为我已经对过很多遍,其次是因为真正吹毛求疵检查我工作的人至今为止几乎没有。我反倒是有过变态地检查别人的工作,但是即便真的看出了些什么我也不会把那个问题白纸黑字写下来。首先是因为问题的严重性,其次是因为虽然在那种场合我也是个检查者,但是我明白被检查人的心情。既然是一些非常容易就能改正的东西,何必让他们搞什么整改报告之类的呢。但显然,不是人人都这么想,比如说某些政府部门某些公务员,他们过来发现你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就会很认真地全部都记录下来,要求整改。到年底了,可能会来个秋后算账,来看一下你到底搞好了没。之所以这样,有时并不是因为他们做事真的非常认真,而是因为也就只有这些小问题他们能确保你能改正,然后他们也有业绩,一些很大的问题,涉及面很广,且即便用尽全力也无法搞定的东西,如果他们把那些报上去,最终对方还是无法改正,于是你的业绩就很难看了。我去当检查者的时候,我就没想过我的业绩怎样,如果被我监管的人的确做得很好,我为什么还得硬要编出一些无所谓的问题出来呢。长期以来,检查者的上级都觉得如果去检查的人没找出些什么毛病,肯定是因为工作不认真,要挨批评。如果人人都严格按照条条框框去执行,其实也根本不需要人肉检查者这种角色。完全按照逻辑利用计算机、利用AI去判定就好。这样也就不需要检查者为了不让自己受批评而捏造一些东西出来,同时也不会因为检查者和被检查者某些暧昧关系发生包庇之类的情况。中国人总觉得法理和人情很难兼顾,那些违法的人如果有考虑过保护他们执法者的人情的话,为什么还会堂而皇之地伤害自己人呢。既然他们干出那种事,显然他们就没为你着想过,你为什么要为他们着想?

从前我只是一个被检查者,无论谁过来检查,免不了还是会有些紧张,但是当我经过检查别人以后,我发现原来去检查别人依然会有点紧张。不知道我这种任何时候都可能紧张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掉。

2019-12
27

吐槽某人

By xrspook @ 11:42:3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人我第一感觉就看不起她,在某次接触以后,我更加验证了我的想法,而且还证实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幻觉。昨天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事,之前我只是跟那个人打过交道,但昨天她过来检查我们单位。检查过程中没有提出任何问题,没有疑问,也没有把他觉得有问题的东西跟我这个被检查人反馈。接着在总结会上她说了一句模棱两可,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这就让我很怀疑那个人的能力。首先这种不跟被检查人反馈,就直接把问题抛出来的行为,让人感觉非常的有问题。以前我没试过去检查别人,但2019年一整年下来,我已经去过很多次代储监管,虽然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单位而已,当发现问题的时候,该如何处理这显然是应该斟酌的,是直接白纸黑字写在那张检查表上,还是私底下跟别人沟通。让他们去修改一些小问题这些事,根本没必要提出来,比如写错字之类的这种鸡毛蒜皮。显然,每个人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而且这些无伤大雅,写出来即便让他们顺便去整改,这有什么意义呢?某些比较重大的问题,是我做不了判断,或者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改的,首先我会跟那个当事人说清楚情况,然后在最后的反馈上面再重复一遍。如果大家都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也就只能把问题报上给上级,让上级帮忙决定到底该如何处理。跟他们对我们的检查不一样,他们对我们的检查是一个要打分的,要评名次的,让我们去代储监管这只是一个管理的过程。虽然据说以后的代储监管也要把考核加进去,但是把一个你管和的单位搞得很低分,把很多弱智的问题也写上去,这能代表些什么呢?反过来说,如果你在最后的反馈会议上,提出一个别人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比如说她说我们提供的资料不齐全,是因为今年的作业还没有完全结束。我当然要反问你一句,为什么你不明年再过来呢?哪怕你1月2号来,我也可以把东西准备给你,但你为什么要12月26号就过来呢?是你们选择了这个尴尬的时间,怎么可以把这个不能提供尴尬数据的问题放在我们头上!如果这是因为我们业务量大,每天都有数量变化,而别的单位不会,这完全是躺着中枪。你把这个也当作问题,你的水平也太高了吧。任何统计部门,任何报送东西都会有一个期限,而且截止时点和报送限期之间肯定会有一段时间。如果那只是一个月报,可能是5天,但如果那是一个年报,可能会是半个月。你说我无法提供2019年所有的数据,现在2019年还没结束呢,你居然把年报的时间还给我提前了5天。这个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神仙回路?!

还记得之前这个人跟我有接触的时候,她就问过一些弱智到爆的问题,当时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当时我觉得这个人的能力很有问题。昨天我又再次感受到了这么厉害的神逻辑。这种这么厉害的人物领导喜欢抱在怀里没关系,但千万不要让她干一些实际的工作。她专门负责签名是没有一点毛病的,但是要她解决一些具体问题,给出一些具体方案的话,大概下面的人真的无法干活了。

国企里养着一些中年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调过来的高级神经,这种奇葩操作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

2019-04
18

真的是硬菜吗

By xrspook @ 8:57:23 归类于: 烂日记

通常人们都觉得检查这种东西是洪水猛兽,首先是因为准备检查要做很多工作,其次是因为如果被检查出什么问题那就问题大了。我所在的单位总的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一些小状况是通病,肯定大家都会有。这么多年检查下来,对我来说就像是个例行公事,尤其当我在做检验的时候,准备那些检验方面的检查,我们早已习以为常,但那个时候还没到逼迫着我必须使用Excel VBA去解决问题。那个时候我们还能根据国标去判断对与错,黑与白我们分得很清,至于某些灰色的地带,之所以会存在,倒不是因为我们做了什么亏心事,而是上面一级一级压下来的任务。我现在我所做的统计对比从前的检验数据麻烦了很多。因为有些时候我觉得那是对的,但其实别人并不这么觉得。即便是上面白纸黑字写下来的东西,某一天他们也会说你不应该这么做,应该那么做,那时候你会感觉到很无奈,因为实际上他们布置下来的东西一开始就是错的。

今天的春普总结会上,我们以前的主任说了一些很经典的话,而这也是我觉得他很厉害的其中一个原因。我这辈子遇到的人里面只有几个能做到这境界。他们能把一些本来很苦逼的东西说得让你觉得很有希望,很有动力去克服它。大学里的教授很多,但却只有几个人能做到这种境界,而那些人通常都已经到达了院长的级别。大清查对别人来说是一个让人敬畏三分的东西,因为大家都害怕自己会出什么错,但我们以前的这个领导却把大清查当作是别人来我们家吃饭,我们要给别人准备几道硬菜。无论谁过来,我们准备的都是一桌好菜。那不是一个被别人挑刺的过程,而是一个极好展现自己的机会。一直以来我们从来都没有从这个角度去考虑问题,只有把大局思维上升到一定程度才会有这种觉悟。如果我们是对自己的东西非常自信,那绝对就是这个比喻里面的东西。说起硬菜,我马上会想起西贝莜面村,又或者是九毛九。还记得西贝的菜单上会写着类似这样的一句话“菜单上的菜无论你怎么点都好吃”。如果自己的菜做得好吃,你会恨不得一些吃饭很挑剔的名人过来品尝你的东西,因为只有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你才能显得与众不同。如果我们的工作非常到位。这样的全国性大清查绝对是一个提升形象的大好机会,这种机会几乎可以说是10年一遇的。但我们真的有这个底气吗?我们的领导很自信,但貌似他下面的人不这么觉得,尤其是主任科长级别的那种。他们愁得要死,至于他们晚上会不会愁的睡不着觉,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对我这些最基层的人来说,我没什么愁的,把该干的都干好,其它的随缘。一些粗心大意的东西我没办法保证我一定不会犯,但显然那些东西非常容易就可以整改过来。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过可能领导不希望别人过来查出一堆低级错误。

昨天检查的那些表格里,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但实际上那个低级错误也不算非常低级,因为从软件的层面去考虑,某个数据是无法自动汇总到某个地方的,但实际上我数据出错的地方是一个自动汇总的位置。而我之所以出错是因为我没有用软件的自动汇总,那个东西是我手填的。之所以没用自动汇总,是因为总公司根本就没有把那部分填进去,自动汇总当然也就没办法正常生成。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肯定会觉得有点遗憾,但毕竟人不可能一直都不犯错。

据说下个星期东莞市要过来检查,而且要持续一周。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