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
29

摆烂可耻

By xrspook @ 11:06:1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个单位的某些人会那么的躺平、那么的摆烂、那么的得过且过、那么的应付工作,因为一直没有被批评,更不用说处罚。他们一直都这样,他们的工作纯粹是为了满足领导各式各样的要求,仅仅为了完成任务而已。怎么做得好一些不是他们的考虑范围,首先是因为他们没有时间想,其次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他们所做的也仅仅是应付要求。高中的时候我的数学老师有句很经典的话用来概括学习数学的几个境界——不懂不会,会而不对,对而不全,全而不好。对其它单位来说,他们的规模少,他们的人也少。他们的人员构成远远没有我们这么丰富,所以他们各种能力的储备显然跟我们很有差距。他们其中的有些可能仍然处在最初级的阶段“不懂不会”,只是跟着做,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有些稍微好一点,可能可以做到,属于“会而不全”,因为相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的业务简单一些。当然这种简单不是绝对的,比如我们单位没有储存大米,而他们有,储存大米有各种需要注意的地方,我们在这方面一片空白,但是他们已经摸索了好些时间,已经得出了一些心得。在筒仓的储存,在大型机械设备的运行及维护,以及码头的运作与调度方面,我们比他们多太多经验,因为正如我们没有储存大米一样,他们有些库点根本没有码头。

筒仓出入对机械设备要求很高,筒仓储存对他们有些单位来说仅仅是这几年才刚刚起步。他们所处的水平是学习怎么用这些东西,而我们则是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研究怎么提高效率,怎么节省费用,怎么解放人力,怎么提高智能化水平。用我们的优势去跟他们相比,这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如果要在这些方面对比,我们要和国内顶级的物流企业对比,我们要和国内最优秀的散粮码头企业对比。在起点不一样,实力悬殊的较量中占明显优势,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我们当然要知道自己的闪光点,但是让我们一直进步的是我们孜孜不倦地对自己做得不够好的地方不断地琢磨改进。我们要做到最好,但是我们仅仅是“全而不好”。为什么我说不好呢?作为一个这么大的粮食企业,必然得经历非常多的各种检查,这是显而易见的,那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我们要以常态化的心态去对待,但实际上我们现在表现出来的是每次都手忙脚乱、战战兢兢、乱七八糟,毫无组织可言。最要命的是作为门面的自查报告居然一团糟,而这个一团糟还从未被重视过。没有人因为这个被批评,所以这个一团糟的状态一直持续下去。

前几天的新闻里介绍了中国第一位导弹驱逐舰的女舰长。这位神奇女侠说了一句意思大概差不多是这样的话:不是因为她戴了一只价值百万的手表,所以别人觉得她身价百万,她要做到的是,她戴过一只普通的手表,但因为她戴过,所以那只手表价值百万。我非常认同这句话。不是因为我在这个貌似牛逼哄哄的单位工作,所以我就很牛逼,我们每个人要做到的是因为我们都很牛逼,所以这个单位牛逼哄哄。在这个稀奇古怪的单位,到底是谁沾了谁的光我不知道,可能是互相沾光吧,但是到底是为什么发光,可能归根到底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摆烂躺平的人一直存在,从未被处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最终那都被我们与生俱来的那些优势闪光掩盖掉了,但是他们的得过且过、侥幸主义的心态给我们埋下了非常大的隐患。我们是一条贼船上的人,但问题是,他们的这些老鼠屎会搞坏我们这锅粥。甚至可以这么说,他们的这种故意不作为,已经不仅仅是工作态度的问题,是道德上的问题了,因为在接受批评的时候,我们是陪同他们一起被丢脸的。一个稍微有良知的人,怎么可能一再允许自己犯这种错误?他们就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这些工作态度会拖累别人。

我想视而不见,但是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这么干。

2022-04
26

连续多波检查

By xrspook @ 9:18: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星期要迎接很多个检查,有些检查是之前就已经知道的,而另外一些是直到检查前的一天才知道原来第2天要来检查。检查的那些东西大多已经准备好,其实就是照单抓药的过程,但实际上即便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也是需要有一个收集,尤其是当数据你都有,但是他们却要以某种预定的方式组合起来的时候就要额外做一些工作。照单抓药这个东西本来很简单,但问题是如果一天之内有三波检查,他们要的东西还是互相重叠的,那些资料不可能一式三份,因为那些东西只有一份原件,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呢?于是你不得不把一份资料掰开分清楚要给哪些人,哪些资料跟哪些叠加起来又得给哪些人。幸好对我来说,这一次抓药只是一个不断的嵌套的过程。如果检查之间有交集,但也有互不相干的部分的时候,估计这三波一起来就很郁闷了。在我印象之中,从来没有试过一天之内搞三轮这种事。但这样也好,在4月底就结束一切,我还有个安稳的五一假期。我甚至可以在五一之前就请一两天年假。因为这个4月自从清明节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五一之后的那个周末肯定又是不回家,因为那个周末同样只有一天时间。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5月会有什么幺蛾子,因为幺蛾子这种事实在说不准新冠疫情这个东西什么时候会炸雷。这个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上海的疫情好像根本没有结束的意思,北京突然间又冒出个高风险。除了北京以外,山东好像也出现了状况。虽然从新闻上说这都是省外的事,但是东莞这个死变态要求通勤人员签承诺书,要做到两点一线,也就是说只要广州不清零,回到广州回家那就真的只是待在家里那么简单。广州很大,我想去很多地方,我想去吃吃喝喝,但这些都不能做。当然如果我胆子大一点的话,做这些事一点问题没有,但是我不是那种在这种问题上耍小聪明的人。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不允许我们存有半点侥幸心理。东莞行程卡让带星的时候。广州对东莞从来没有通勤这个说法,但是他们也没有强制要求你一定不能走。你只要把该做的核酸都做完了就OK,而且做核酸,尤其是他们要求你去做核酸的时候做核酸都是免费的。当然,其实现在东莞做核酸几乎每个核算采样点都可以选择单管或者混样。混样的价格已经降到6块钱,这已经是非常白菜的价格了。但是如果要做5次核酸,即便在这么低的价格的时候,还是得花30块钱,就更不用说我这个工作的地方,步行15分钟之内没有核酸采样点,最近的那个核酸采样点要步行30分钟以上,而且据说这个点很快就要取消,甚至已经取消。

新冠疫情没完没了,核酸检测也没完没了,刚一缓过气来的广州继续有确诊,只不过是在隔离管控人群里面发现,广州的领导已经迫不及待给我们推来一波又一波的检查。所以有时我感觉挺矛盾,如果一直有疫情一直要封闭的话,根本无法检查。那个时候我们每天要做的只是不断地去做核酸,不断地被推送各种新冠疫情相关的消息。

过去的两个多月的新冠操作,已经让我着迷于那个慢节奏了。

2021-11
29

是时候报仇了吗

By xrspook @ 9:40:49 归类于: 烂日记

哪都不想去,哪都不想做,就只想躺在家的床上睡到自然醒。但实际上我也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这样,只要不下雨就一定会出门,虽然不知道要溜到哪里去。我已经不记得了从前周末的晚上我是怎么可以用来煲电影的了。煲到简直都不知道要看什么了,而现在周五到周日的晚上感觉都很忙。运动如果要做全套的话,没有一个小时搞不定。之前好几个月,我都让自己每个晚上都躺在地板上往天花板丢球,但是周六的晚上我没那么干。周日的晚上我依然在考虑着要不要那么干。还没开始变冷,我已经进入了一种慵懒的状态,显然这不是一件好事。

据说12月6日我又要开始上路去检查了,这一次不是总公司内部的检查,而是粮食局监督检查处整出来的。之前我一直没有参加过粮食局的检查,所以有点小紧张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以什么制度去检查什么东西。这一次据说要去检查广州市粮,具体的地点好像是广州以及清远。要去检查广州市粮,我是有点小兴奋的,因为那就像是去报仇一样。为什么去检查广州市粮会让我有这种感觉呢?因为感觉好像这几次粮食局派人过来检查我们,只要里面有市粮的人,他们都会故意跟我们抬杠。为什么我们会成为他的攻击目标?我自己都搞不懂。不仅仅是过来检查我们的时候他们在搞事,当我们的人跟他们的人都被抽调去检查别人的时候,他们依然在那里有意无意地搞事。到底是多大的仇恨才会导致这种东西发生呢?在我印象之中跟其它单位一起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试过这般不和谐,比如说从前跟中储粮的人打交道的时候,感觉一直都挺好。我们没有去抢广州市粮的生意,也没有跟他们争什么头衔之类的,为什么他就要针对我们呢?在我的理解范围之内,我们没有明显的竞争,但或许从他们的角度考虑就是这么个状态。为什么非得要把同行当作是敌人?他们是市属的,我们是省属的,虽然广州是省会,但理论上我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曾经有段时间,据说广州市粮要在我们这里放一些他们储备粮,但最后据说是某个副市长不同意,所以就没有然后了。在省直属的粮库放广州市的储备粮,这感觉一点问题都没有。把粮食放在我们这里,比把粮食放在花都从化清远等地方调用起来更方便。因为我们跟莲花山就只隔着一个狮子洋而已,船运飞快就能到达。之前广东省分多个片区,深圳跟东莞是一伙的,广州跟佛山是一伙的,但是现在无论是深圳东莞广州还是佛山,都是大湾区的。的确每个城市,尤其是超大城市,比如说深圳或者广州都必须保证他们的储备粮数量质量。深圳一直以来都有异地储备,所以其实深圳的储备粮在广东省的好几个地市都是有储备点的,但为什么广州就必须要求储备粮一定得放在广州市内呢?所以大湾区的这个词难道就只是在说起大湾区的时候才被调用起来,其它时候就只是一个理论上的空间吗?

说起检查,省直属的粮库从来都是首先被检阅的,而我们又是广东省,或者说华南片区最大的省直属粮库,被针对是肯定的。

2021-11
21

浓重的一笔

By xrspook @ 17:57:57 归类于: 烂日记

回到广州回到家里,葛优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切都好像回复到了从前。过去那一个月就像做梦一样。时间在我的家里好像不曾流动过,我依然过着我的生活,我身边的东西也都是老样子,只不过好像我的记忆缺了中间的某些东西。那些我很想记住,但是好像我不应该记住的经历。毋庸置疑,这是我人生之中很浓重的一笔。谁会想到我居然可以在中巴车上,尤其是中巴车的最后一排上拿着个笔记本电脑工作。谁会想到我会一边检查一边人,一边还得准备着自己被检查,每天晚上都干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如果我只需要考虑检查别人,而不需要考虑自己的话,那该多好,但实际上,生活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当一切都尘埃落定。我又回到了我从前的地方,好像有点空虚得不知所措,手头上的东西堆积了一大坨。那些也都只是最基础的东西,深层次的东西,那些我计划好要在11月完成的东西,连头都没有开,我连一分钟都分不出来放在上面作任何的思考。

遇到这种突发,谁都不会有所准备,但至少在生活中如果我们提前对一些我们肯定可以预判的东西做出规划,那么起码我们还有空闲的一部分能耐去应对。这种突发除了让自己的生活更紧凑,除了没有限度地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实在没有其它办法。

有时我会想到底我是不是应该这么拼呢?理论上我不需要这么拼吧。这么拼到底是为了什么?有时候我觉得其实领导并不想我这么拼。因为有些东西不被挖出来反而是件好事,因为这其中不知道涉及了多少人的利益,而这其中被涉及的人还不知道有没有我的领导。曾经有人暗示过我,的确某些东西里隐含着某些因素。那次某人居然直接跟我说,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的好。我也不想淌你们这滩浑水,是你们逼迫着我非得这么干的。我是个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很认真的人,所有事情要不就不去干,要干就竭尽全力,是我的风格。如果你们根本不希望某些东西浮出水面,就彻底不应该叫我参与做那些事。还是说你们决定要这么干的时候,低估了我倔强?的确可能一开始他们要我做那些事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大的能耐,但是我最大的能耐在于我会在不断尝试过程中永无止境地变强,没有上限。我会用任何方法让自己变得更强,哪怕那对别人来说根本是不愿意尝试的手段。大家都拿同样多的钱,为什么你要做得比别人多?实际上我干活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过我拿到多少钱,我只是完全把自己投入到某件事里面,然后以我的方式去理解去解剖。有时会有一个固定的套路,当固定的套路不再适合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就会发散出一些其它思路,用一些在传统套路中根本不会用到的方法继续解密。之所以具备这样的能力,是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兴趣发散得让人目瞪口呆的存在。当某些人某些事逼迫着我不按套路出牌的时候,我最强大的一面就表现出来了。

是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有了想法,各种各样的新问题让我实现了自己的价值。

2021-11
19

广东一月游

By xrspook @ 8:33:13 归类于: 烂日记

对上一次打篮球已经是2021-10-18的事,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一个16号,然后三分球从一直都很糟糕到最后的突然打通任督二脉开挂了。接下来我经历了一个月的广东省一月游。几乎可以这么说,把广东省都跑遍了,虽然覆盖面还不算非常的广。首先从广州去顺德。然后去湛江罗定。接着画风一转去到韶关,韶关之后是中山珠海,然后画风再次大变,去了梅州和汕头,最后回到东莞。正常人是不会走这条路线的,但之所以路线是这样,大概是因为他们是以广州为中心设计这条路线,所以就会出现一些很反常的折返。也正是因为那些很反常的折返,我们经历过了好多次500公里的车程。因为我们坐的是中巴车,相对于小车来说限速会更严格。如果在高速上小车能开120,中巴只能开100。所以500公里的路程,我们非常的折磨。更让人觉得心累的是,实际上当我还在第一趟旅程的时候,我就已经暗暗感觉到一定会有第二轮。

刚出去检查完别人,回到自己单位,马上就是接受别人的检查,仅仅一个星期之后,当别人还在检查我们单位的时候,我就已经被叫去继续检查别人,所以11月8日我经历了一天一边接受别人检查,另一边催着我一定要去检查别人的纠结时光。本来我打算星期一晚上在宿舍睡,第二天早上才去酒店跟他们会合,结果是星期一的晚上检查别人到晚上11点多。在那之前,我只好打包好所有的东西,跟着他们一起去住酒店,然后第二天早上7点30开始坐中巴去蕉岭。

因为一开始没有做很好的安排,所以去蕉岭的路上,两个胖子挤在1.7个位置上相当囧。后来座位和行李做了调整,我们才终于实现一个人坐一个位。

第二轮的路线是东莞去蕉岭,蕉岭去河源,河源去连平,连平去新丰,新丰去翁源,翁源去韶关,韶关去乳源。到达乳源的时候是周六,被告知我们要查看的资料在他们公司又或者在检查组那里,反正就是周末不能看,所以我们只好周日在韶关原地休整一天,于是就有了星期六晚上我夜逛韶关12公里,第二天白天继续瞎逛。周一的早上我们回到了乳源,然后下午去了乐昌,第二天去了南雄和始兴。在韶关待了5天以后,我们终于离开了粤北,回到了江门。江门是我们的最后一站,江门之后我们就回广州,当天晚上终于回到了东莞。

过去这一个月的行程卡实在太壮观。虽然这么壮观,但是一直都是绿的,运气太好了。

一直在路上,最让我焦虑的是排便不畅,所以第二趟旅程每天的早餐,尤其是吃自助餐的时候,我都会吃很多青菜,因为五天都在韶关,都在韶关碧桂园酒店,所以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会吃一盘满满的蔬菜沙拉外加一碗烫的青菜。这样的蔬菜分量其实已经足够我一整天,但是在接下来的两顿饭里面,我依然会继续很努力地吃青菜。平时我是一个不怎么吃青菜的人,又或者说我对吃青菜不抗拒,但不会主动吃很多,但过去一个月的旅程,让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习惯。除了吃青菜以外,我还喝很多水。每天打扫房间之后,他们都会把两瓶免费的饮用水放回去,我每天都会把那两瓶水干掉,除了那两瓶水以外,我还要自己烧水,在酒店用他们的水杯又或者是我自己的保温杯喝水。每天下来我起码得喝三杯以上的温水。除了那些水以外,吃早餐的时候我必定会喝咖啡,尤其是意式浓缩咖啡。如果时间允许,我还会继续喝牛奶和橙汁。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天早上出发去第一个库点的时候,我第一时间都是先找卫生间,而且每次都是那种非常急迫,再等一下就忍不住的状态。我不知道自己第二轮下来胖了多少,但起码一路下来我都能保证正常的排泄,挺让人欣慰的。

第一轮检查开始的时候,我大姨妈的第二天,第二轮检查到一半的时候,我感觉大姨妈有来的征兆了。女人就是这么烦恼,男人就从来不会有这种问题,所以要女人一直都在路上,真的很不容易。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